文库()- 中国学术评价网
 
缕一缕方舟子抄袭案 (4656 查看)
发布: 雾里看看花
日期: August 10, 2011 11:39PM

  
今年8月3日,方舟子当年就读的美国密执安州立大学教授Root-Bernstein(我们随刘实先生称其为“根伯”教授)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指责方舟子的文章《科学是什么》抄袭剽窃。 次日,方舟子回信表示: “我没有明确地提及你的名字是不妥的,我为此道歉”。 但是,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方舟子在8月8日接受该报采访时却“否认了抄袭的指控,称在引述时曾注明信息来源,并非剽窃”。 对于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态度,所有的人一定都糊涂了。 面对根伯教授的方舟子,小心翼翼,低头道歉。 可面对国内媒体的方舟子,趾高气昂,决不认错。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不同版本的《科学是什么》

据亦明先生考证,方舟子的《科学是什么》1995年5月16日发表在中文网(ACT)上。 1997年12月8日,该文又被方舟子拿出来发在“新语丝之友”中。 1998年这篇文章被方舟子收入新语丝网站的《方舟子作品》。 2000年6月,《方舟在线》出版,其中包括《科学是什么》。 2002年,方舟子授权三思网站将《科学是什么》收入“三思小百科”中。

2010年10月14日,亦明发文章指出,《科学是什么》除了开头结尾的八股文,文章主要部分讲的是判别一个理论是否科学的四套标准,而这主要部分恰恰全是抄袭了根伯教授的《神创论是科学的理论吗》。 在上面提到的五个版本中,有四个版本将这四套标准称之为“现在的科学学普遍认为”。 在2000年的版本中,“现在的科学学普遍认为”被替换成“根据路特-伯恩斯坦(Robert Root-Bernstein)的归纳”,但没有提到引文的标题和出处。 2010年10月19日半夜两点三十八分,方舟子对新语丝上的《科学是什么》网页进行修改,加入了“根据美国学者Root-Bernstein的归纳,”这半句话。 10月26日晚十点十八分,方舟子又对三思网站的文章进行了相同的修改。 至此,《科学是什么》就有了七个不同的版本。 值得注意的是,方舟子在修改网页之后,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和说明。 这表明,方舟子修改网页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消灭自己抄袭的证据。

根伯教授的四套标准还出现在方舟子的其它几篇文章中。 2005年11月9日, 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上发表《科学时代的伪科学》一文,其中叙述了《科学是什么》的主要观点,但没有提到根伯教授。 这篇文章于2007年2月被收入《方舟子破解世界之谜》一书成为其《前言》,仍然没有提及根伯教授。 2007年2月,方舟子的《批评中医》出版,其正文第一篇的标题是《中医学不是科学》,其第一节的标题是《科学是什么》。 这一节与前面提及的《科学是什么》大部分文字不同,文中提到根伯教授的文章以及出处。 尽管方舟子的这几篇文章也有抄袭之嫌,但由于它们不是亦明及根伯教授所指控的,本文将不再讨论这几篇文章。

指控及回应

2010年10月14日, 亦明在网上发表《方舟子早在1995年就抄袭MSU教授的英文文章》。 [www.rainbowplan.org] 2010年10月19日及26日,方舟子修改《科学是什么》的新语丝和三思科学网站网页,但是没有任何说明。 10月30日, 方舟子在微博上回应说:

《科学是什么》是我在1995年在中文网上跟人吵架时写的帖子,其中引用的科学判断标准只泛泛地说是科学学的共识,1999年收入《方舟在线》时则注明是根据Root-Bernstein的归纳。2007年出的《批评中医》更注明了Root-Bernstein文章的出处。“方学家”拿我的书按图索骥,还当成什么重大发现了。

这个回应后来成为方舟子对该指控的标准答案,并每每声称“都是陈年老账,他早已一一澄清过”。 不过这个短短的回应并没有澄清问题,因为它有好几个明显的漏洞。 第一,2007年的文章与被指控的不是同一篇文章,所以2007年时是怎么写的与《科学是什么》是否抄袭无关。 第二,1999年(其实是2000年)提到根伯教授并不代表1995年,1997年,1998年,和2002年都提到了根伯教授,因此这个证据与被指控的其它版本是否抄袭无关。 第三,即使提到根伯教授也不意味着文章就没有抄袭,根伯教授的公开信专门讨论了这个问题(我们后面会提到)。 对最后的第三点方舟子是比谁都清楚的,不信请看他两个月后在微博上是怎么打假吴晓波抄袭的:

注明了参考不等于就可以照抄或略作改动。照抄部分要用引号引起来表示是引语并注明出处。更不能把柳红的叙述抄成了吴敬涟的话。 //@xsk88wb:吴晓波已在书的后记注明参考了柳红的部分内容,这不算抄袭吧(1月11日)

“虽然吴晓波作为资料参考了柳红的著作,但吴晓波在后记部分已对柳红表示了感谢。”这口气和朱学勤很像。抄袭者的借口都差不多,在后记、参考文献里说了,所以在正文里就可以放手抄了。 (2月23日)


此外,方舟子1月28日在《新华每日电讯》上发表《抄袭的境界》时还有这么著名的一段:

国内不少人认为只要注明了出处,就可以照抄别人的文字。其实这也是抄袭,只不过不属于抄袭观点(因为已注明出处),而是属于抄袭文字。即使已注明了出处也应该用复述的方式介绍别人的观点,而不能直接照抄。如果直接照抄,就要用引号表示是直接引语,并注明出处。国内还有不少人认为要抄到一定比例(例如占一篇论文的30%以上)才算抄袭,这种看法也是错误的。抄一句有特色的话也是抄,抄袭量的多寡并不影响对抄袭性质的认定,只影响对抄袭情节轻重的认定。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方舟子的回应除了狡辩就是搅浑水,完全是在混淆而不是在澄清事情的真相。

2011年3月30日,法治周末发表《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www.legalweekly.cn] 其中一节就是对《科学是什么》和《神创论是科学的理论吗》进行详细的文字比较。 此外该文章还报道了根伯教授对方舟子抄袭的指控:

“是的,我认为那是抄袭(Yes,Iconsideritpla-giarism.)。” 2010年10月17日,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理学教授罗伯特·鲁特-伯恩斯坦(RobertRoot-Bernstein)在给网友“圆排骨”的信中,确认了方舟子《科学是什么》一文抄袭了他已经发表的文章。

两天后,4月1日,方舟子发博文《关于《法治周末》造谣诽谤的声明》。 声明对《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中的大幅文字比较闭口不提,但指责《法治周末》造谣,因为根伯教授“明确指出他从来没有认定我过抄袭其文章”。 方舟子的证据是根伯教授的一封电子邮件“我没有资格来决定方博士是否抄袭了我的作品,因为我不能阅读中文。该抄袭问题必须留给那些能够流畅地阅读中英两种文字的人去决定。” 从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的是方舟子的强词夺理。 用根伯教授一封邮件的内容怎么能证明根伯教授另一邮件的内容会或不会是什么样子呢?合理的猜测是根伯教授当时并不想当面指责方舟子,但这并不是说根伯教授认为方舟子没抄袭。 后来根伯教授的公开信更印证了这个猜测。

同日,方舟子在博客发表了作者eddie@新语丝的文章,论证《科学是什么》不是抄袭。 文章论点有两条,第一,尽管内容一样但只要文字表述不同就不构成抄袭; 第二,根伯教授的观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方舟子的使用不构成剽窃。

4月2日,在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方舟子除了重复上面的回应外还提到了另外一条“他写的这三篇都是科普文章,科普文章本来就是普及科学知识,展示科学界的成果,但哪怕按美国的做法,都是不用很严格地注明出处的。所以,按照论文的标准去要求科普文章是荒谬的,两者适用两个不同标准。

除此之外,方舟子关于该指控的其它言论基本属于抹黑对手,与其文章是否抄袭无关,因此我们不予讨论。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根伯教授8月3日公开信的部分内容,看看根伯教授是如何教育方舟子的(可以看出根伯教授与方舟子私下沟通毫无结果,教授想给方舟子留面子的想法已荡然无存了):

你以及四位你的中国同行给我寄送了四份不同的你的文章的翻译件。尽管译件语言各有不同,但都显示同样的论述结构,循着同样的逻辑顺序并使用了同样的例证。

你宣称因为你没有复制我的语言,你就没有剽窃我的作品。从一种语言把思想与文字翻译为另一种语言对剽窃案例产生一个特别的问题,因为语法与文化用语习俗的不同必然产生跟原文字的差别。再将译文译回本来的语言又会产生更多的变异。虽然采用译文难以证明文字的复制,你文章中大量的句子跟我的原文一样有同样的结构与相同的先后顺序,这高度提示你复制了我的原文。因此,在鉴别译文剽窃时我们不能仅仅只看精确地复制用词。

你的许多句子(译回英文后)跟我的原文一样拥有相同的逻辑结构与排列顺序。这高度显示了你在复制我的作品。

无论是否可以确证你简单地复制了我的作品,显然可以证明你所表达的论点与论据顺序跟我原文中的一样,提供的例证大多数也一样。因为这些论点与例证几乎是我原文的全部内容,也几乎是你的文章的全部内容,我只能结论说你的文章是我的原文的拷贝。从语言逻辑、论点排布、以及例证选择上说,你的文章复制了我的原文。

你及你的支持者也争辩说你的确在发表文章中提及我的名字,但你提供的唯一证据是从没有注明日期的一本书中的所摄的一页中文照片,其中显示了我的名字。此证据不足之处有二,一是我们争论的焦点不是你在书中是否提及我,而是你在你1995年的最初博文中是否引用了我。我得到证据表明你并没有在你最初的博文中引用我,而你在被揭发剽窃时才随后修改了你的刊登文章提及我的名字。即使你在最初的文章中提及我的名字甚至给出我原文文献索引信息,如同现在你的书中所示,剽窃指控仍然成立。因为你采用了我原文的同一逻辑、同样的论述结构、以及很大程度上同样的例证选择,还因为你除此外再无新内容。你的文章就是我的作品的一个翻版,你仍然需要获得我的书面明确授权,才能以任何形式发表该文。

你及你的支持者宣称我自己的原文《论界定科学理论》本身就是科普或者其他学者的著述的“总结”,因此不受学术作品一样的版权法方面的保护。我推测你相信你能在其它地方找到我的文章中所表述的内容,我的文章就是派生品,因此属于没资格享受版权保护的作品。从两个角度来说这都荒谬至极。首先,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确对我的文章进行了版权登记,它受法律保护。实际上,任何普及性作品都受版权保护。其次,我的文章不是普及性作品。它是一个重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学术著作。更进一步而言,你找不到其他作者论证一个科学理论需要同时满足四项要求:逻辑、证据、社会学、与历史学。你可能找得到其他学者讨论其中的一到两个要求,我知道没有人把其中三个并列,我确信自己是第一个提出历史证据也必须是系列要求之一的学者(请参见我的书《发现》牛津大学出版社1989年)。因此,我的文章代表着一个独特而重要的针对科学研究的学术贡献。通过剽窃我的著作,你因此偷窃了我的独特的针对理性思想的学术创造,它从未出现在其他学术或者普及性的作品中。换而言之,你不能在其它地方找到这些思想,你也创造不出这些思想。

你及你的支持者也声称普及性作品并不采用学术文章与书籍与引用规范。这个说法跑题千里。普及性作品作者不能剽窃任何他人作品,不管他是否引用该作品。

简洁地说,我认为无论你是否用了我的原有文字,你显然剽窃了我的著作,抄袭了我的独特学术论点、其内在逻辑、用来佐证的要点、以及我辛苦搜获的例证。我进一步申明因为你的全文都来自剽窃的内容,你在你的博客以及书面文章都实实在在地剽窃了我的作品。由于你剽窃程度如此之重,此种剽窃指控无论你在博客或者书面文章中是否提及我的名字都成立。换句话说,鉴于抄袭量之大以及你在我的著述基础上并无其它内容,你的文章是我的著作的一个不可被接受的抄袭之作。这种层次的复制,在你登出博文或发表文章前,你按律当求得我的明确的书面允许。

言至于此,我需要从你那里得到什么?答案很简单,一个道歉。我是一个教师,我很高兴用此机会教导人在智识产权保护相关的复杂性与细节。我们都会犯错。重要的是我们会从错误中学习。你需要学得的一课是你所需要的无非是寻求我的允许,让你将我的文章普及化,我肯定会说,“没问题!”毕竟,你在1995年写该文,当时我跟你在密西根州大学仅一墙之隔。进一步而言,我跟其他多数学者一样,非常高兴有人使用我的作品——只要我被认可做出了那份贡献!因此,我对你及其他学者的建议是我在事业起步之时认识的一个真理:把对自己思想的贡献归功于人,于已毫无损失;相反,忘记别人的贡献总让自己得不偿失。寻求版权许可从不于已有损,即使你可能并不一定需要它;但未得许可而试图蒙混过关则总是陷已于不义之中,难免召损。


根伯教授的苦口婆心换来方舟子8月4日的回复:

1995年我还是密歇根州立大学一名研究生时,我在一个叫alt.chinese.text的网上论坛张贴了一篇短文,当时在中国留学生中有一场关于伪科学的辩论。那篇短文是对一个网上讨论的一个非正式的、随意的跟帖,不是学术论文或作业。它部分地复述了你的文章中的科学判断标准。我把这些科学标准说成是“科学哲学界的共识”,并给出自己的例子解释它。我后来改写了这篇短文,在1999年我的一本书中正式出版,并注明来源为“根据Root-Bernstein的归纳”。2007年在我的另一本书中这些标准又被提及时,我给出文献出处为"On Defining a Scientific Theory: Creationism Considered, Robert Root-Bernstein, Science and Creationis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4"(如果没有这一文献出处,我不相信肖传国——这位外科医生由于我揭露了其不正当医疗行为而雇人用辣椒水和锤子袭击我——的支持者能在16年后追踪到文献来源并向你和密歇根州立大学校方举报“剽窃”。在这一答复中我删掉了四名肖传国支持者的电子邮址。)

我从未把那些标准说成是我自己的原创思想,也从未复制你的措辞。而且它正式出版时,已注明了引用出处和文献来源。因此根据你不同意但公认的定义,我不认为它构成剽窃或侵犯版权。但是在最初的网帖中我没有明确地提及你的名字是不妥的,我为此道歉。


对方舟子狡辩式的道歉根伯教授做出下面回应:

谢谢你承认在最初的网文中没有注明所引用的我的文章的来源,以及为此所做的道歉。但我认为你的答复并不足以回应我在公开信中的观点。问题不在于是否加了注释,而且既然你已经改正了这个错误(译者注:指在后来发表的某些版本的书中加注了引用来源),这实在只算是个较小的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你窃用了我全部的观点和大部分的例证。至于我们称之为抄袭还是侵权或两者兼而有之,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事实是你没有以任何方式修改我的观点,你也没有加入他人的观点,而且你用与原文完全一致的顺序和相同的文字(这里我必须强调这点)来表述。现在你说我在指控你抄袭时,错误地使用了抄袭和侵权的概念,这对我是又一侮辱,而你如此攻击我,说我无知,却完全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那么,在你看来,究竟怎样才算是抄袭和侵权呢?你什么时候征求过我或牛津大学出版社的同意,来使用我的文章,甚至出版发行?

请注意我把这封信发给了所有对此感兴趣的人。正如我在给你的公开信中说的,我希望以此起到教育作用。你试图阻止那些你认为的“敌人”在此讨论中发出他们的声音,这损害了我与你讨论的公开性,也必将适得其反。


8月8日方舟子的美国导师(根伯教授的同事)出面发言: 如果Root-Bernstein博士的指控有其合理之处的话,我没能看出来。方博士对Root-Bernstein博士已做出了合理而审慎的回应。

同日,方舟子发表博客文章《关于“方舟子剽窃美国教授”一事》,称对此事已数次澄清,然后又把标准答案重复一遍。

除此之外,方舟子没有任何新的辩解。 倒是他的一些支持者相继发言,为其抄袭辩护,但均为根伯教授驳回。 有兴趣的读者可在下面网站中找到这些细节。

尽管媒体视而不见,一场什么是抄袭的大讨论在根伯教授的主导下正轰轰烈烈地展开着。 这场讨论的结果尚未可知,但方舟子“科普抄袭不算抄袭”的谬论却必将遭到无情的唾弃。

本文引用及参考的文字和资料包括
中国学术评价网 [www.2250s.com]
方舟子博客 [blog.sina.com.cn]
刘实博客 [blog.sina.com.cn]
寻正博客 [blog.sciencenet.cn]          



被编辑1次。最后被学评网编辑于08/11/2011 08:30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缕一缕方舟子抄袭案 (4656 查看) 雾里看看花 08/10/2011 11:39PM
教授对 eddie 的辩护在别的场合回应。 (880 查看) 圆排骨 08/11/2011 07:54AM
下面这句是摘自给刘菊花的情书吧 (995 查看) redox 08/11/2011 12:03AM


对不起,您在本论坛没有发帖或回复的权限。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