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 中国学术评价网
 
别了,方舟子先生 (1264 查看)
日期: December 24, 2010 06:02PM

  尊敬的方舟子先生:

与你争斗十年的肖传国教授,最终因愚不可及的雇凶伤人而锒铛入狱,顷刻间,举国震惊,继而掌声雷动,一片狂欢。恩怨十年,十年恩怨,竟然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宣布了你的完胜而谢幕。你再一次被聚焦于闪光灯下,你再一次步入人生的辉煌之中!

你的荣光,如同日月,映照在你每一个拥趸的脸庞上;

你的魅力,如同魔杖,让众多的节目主持人都争先恐后的把你传扬;

你的影响,如同明星,你一颦一效、举手投足,都有人细细回味,津津品尝。

你踌躇满志,踱步在科学的神坛上,环顾四方。

可是,方舟子先生,在你春风得意、如日中天之时,我们却还记得,当年你以万能之身,与同样是万能的何祚庥先生联手制造了三大科学冤案,将徐业林、张颖清和蒋春暄的研究项目打成伪科学,并直接导致全息生物学家张颖清教授遭到全面封杀而英年早逝。对此,你内心可曾有过丝毫的愧疚?

你扭曲科学的内涵,疯狂反对中医和人体科学探索,你可曾知晓自己的荒唐?

你四处捉拿学术小偷,可是你自己不也抄袭《科学》杂志了吗?对此,你的良心可曾有过几分不安?

你跨学科、跨专业的搞学术打假,误伤了大量的学者,而这些学者在与你澄清了事实之后,只是要求你不要再胡闹,说声抱歉即可,而你道歉了吗?

你与何祚庥、司马南一起,接受利益相关方的资助,三驾马车在云南惬意的巡游一番后,就大肆攻击环保人士,并诬陷环保人士有海外政府资金背景,对此,你可曾察觉到自己内心的阴暗?

在转基因食品的影响尚不能确认的情况下,你声嘶力竭、天花乱坠的鼓吹转基因食品,对此,你可曾有过一丝的难堪?

你同何祚休、司马南一道,与当局配合默契,以反伪科学、反迷信为由,攻击民间信仰,践踏思想自由,对此,你可曾意识到自己的猥亵与卑劣?

你挟科学教皇之威,将打假的大棒延伸到宗教领域,恶毒攻击基督教,你可曾明了自己的无知与虚妄?

你对自己心理、性格中严重的缺陷,又可曾有过半点自我反省、扪心自问?

是的,方舟子先生,对这一切的一切,你的回答是:“没有”。你没有内疚、没有道歉、没有不安、没有难堪、没有罪感 - - - - -

  你雄踞在《新语丝》论坛、甚至是国家的某些媒体上,一呼百应、一言九鼎、大手一挥,谁可抵挡?你享受着科学教皇的尊严,你就是真理,你就是道路,你怎么可能有错误?你怎么可以有内疚、道歉、不安、难堪、甚至是罪感呢?

然而,不平则鸣,方舟子先生,尽管我等人微言轻,却还是要斗胆与你论道论道。


一, 肆意扭曲科学内涵

方舟子先生,在学习你的科学理念之前,让我们首先简单的探讨一下两个重要问题:

1,人类到底能否彻底认识世界?

2,如果现象与现有的科学理论不相符合,那么我们该咋办?

随着现代科学日新月异的发展,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人类可以无限逼近地认识世界、却不可能彻底认识世界。这可以通过以下几点来加以说明。

⑴ 从微观的角度来看,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量子是测不准的,人们不可能客观、真实地观察到量子的状态。光量子的波粒二象性,到如今都不能被完全理解。对量子“崩塌”现象的解释,虽然不断有新的理论出现,却并未得到物理学家们的一致首肯。

⑵ 从中观的角度来看,生命现象蕴藏着巨大的奥秘,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生命的起源问题无法破解,况且,如果涉及到人类意识,则更是一个无底深渊。

⑶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对浩瀚无垠的宇宙,对距离我们动辄数亿光年的遥远的天体,人们对其进行观察的手段非常有限,比如说,直到今天也不能确认黑洞的存在。宇宙的奥秘极其巨大,对天体的观察,实际上主要是在复杂的数学物理模型的指导下来进行的。

⑷ 然而,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告诉我们,任何数学系统都是不完备的,其中必定蕴藏着悖论。数学中确定性的真理已经丧失了。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实际上是用人类理智证明了人类理智的巨大局限性。如果数学本身就蕴藏着矛盾,那么如何还能指望对它须臾不可分离的物理学就能绝对正确的破解宇宙的秘密呢?

⑸ 霍金的量子宇宙理论表明,经典的量子、引力和热理论都是不完备的,霍金证明了时空奇点的存在。在奇点处,因果律和科学的预见性失效了。霍金再一次用人类理智证明了人类理智的矛盾,因为他正是在因果律有效的基础上证明了在奇点处因果律失效的。

⑹ 人类认识的历史表明,任何对自然的观察结果,都部分含有人本身的主观意向,不存在绝对排斥人类主观意识的观察结果,人与自然界是相互规定的,此即所谓“人择原理”。但是,人类自我意识的本质就是自欺,自我意识可以无限认识自己,却永远不能彻底认识自己,从而就决定了人类理智永远也不能绝对把握世界本质。

结论:或许存在一个柏拉图式的、永恒理念的世界,人类可以无限逼近这个理念,可是永远也不能完全把握它。因而就不存在永远正确的物理理论。

明白了上述道理之后,我们在再来看第二个问题。

如果观察现象与现有理论不符,就可能有两种情况,其一,理论是对的,只是人类观察出现了极难分辨的误差,这样的话,如果能从中找出细微的误差所在,那也是对科学的贡献。其二,现有理论不能解释事实和现象,那么应该修改、完善的就是现有理论。无论是那种情况,都不可以轻易的判定观察者及其观察结果是伪科学。

宇宙的出现,超过了150亿年;人类的出现,不到300万年;而现代科学的出现,仅有300多年的历史!现代科学的确已经表现出了强大的威力,它急剧地、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然而,科学的局限性依然是很大的,科学已经取得的成就,与自然以及人本身的巨大奥秘相比是非常微不足道的。科学愈是发达,知识愈是丰富,智力愈是强大,人们就愈觉得自己的无知与渺小,就愈加对科学采取了更加开放、更加宽容的态度。唯有如此,才能进一步推进科学的发展。事实上,科学恰恰就是从迷信、巫术和不成熟的宗教中产生出来、在不断试错中逐渐发展壮大的。

现在,方舟子先生,我们再来看看一下你对科学的理解。

2005年9月,你在北京涵芬楼作了一次《科学时代的伪科学》的演讲,详细地阐述了你的科学理念。

首先,你谈到且列举了两种科学的定义,并说:“各种各样的定义都有它不够完备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科学没有它精确的定义。”这无疑是正确的。

紧接着,你说:“我举一个例子,人是什么?人是会使用工具的动物,发现有的动物也会使用工具。人是会制造工具的动物,发现有的动物也会制造工具。人是会使用语言的动物,发现类人猿也会使用语言。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实际上,有些动物也有感情。人是有自我意识的动物,黑猩猩有自我意识。对人都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但是不是说我们就没办法判断某个东西是不是人了?一般情况下,判断是人还是不是人是没问题的。所以没法给科学下定义,并不是说我们没法辨别科学与伪科学了。”

你举的这个例子真是精妙极了!你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虽然没法给科学下精确定义,但我们还是能辨别科学与伪科学的,这就如同我们虽然没法给人下定义,却依旧可以辨别某种动物是不是人一样。

不过,且慢,方先生,我们知道你是进化论的忠实信徒,你是绝对相信人类是从类人猿进化而来的。那么,从类人猿过渡到人,其中必定有一种或多种过渡物种,总不能说类人猿是在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人的吧?人总有一个形成过程,这样的话,请问方先生,这种正在形成为人的中间物种,到底是人还是类人猿呢?

显然,这根本就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我们不能用人和类人猿这两种概念来判定这种中间物种的归属,就像白与黑之间还有一大片灰色地带一样,在伪科学与科学之间,同样也有一大片模糊地带,不能拿科学或者伪科学这两个非白即黑的概念来进行简单的分类。譬如中医,虽然它没有现代医学那样科学的体系,可是它的疗效却是确定无疑的,我们断然不能武断的将其打成是伪科学!

紧接着,你更为雷人的言论出现了,你说:“我对科学精神的理解:一是探索精神。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二是怀疑精神,就是不要轻信,不宽容。不是政治上的不宽容,是态度上的不宽容。”

那就是说,一旦被你判定为伪科学的东西,你是绝对不宽容的。

我们终于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其一,你多年的打假历史清楚明白地告诉我们,对于很多不能确定是科学或伪科学的中间事物,绝大部分就被你定性为伪科学。其二,一旦被你判定为伪科学之后,你就必定将其消灭而后快。

好一个活生生的邪教的真实样本!好一付邪教教皇狰狞的面目! 只不过你是打着科学的名义来干着邪教的勾当罢了!

方先生,“科学邪教教皇”的桂冠安在你的头上,是多么的恰当、多么的名副其实呀!

写到这里,笔者不禁感到一阵心绞痛。我痛心的不是你方教皇,戳穿你的真面目是轻而易举的事,我痛心的是,象你这样的人物,其逻辑,是如此的弱智荒谬;其判断,是如此的偏执荒唐;其不宽容,是如此的粗暴恶劣,你却竟然能在中国赢得这么多人盲目的支持,从而长期在学术界、传媒界呼风唤雨、兴风作浪!这实在是吾国的悲哀,吾民的不幸。

方舟子先生,倘若你对“科学邪教教皇”的桂冠还有什么异议的话,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你的辉煌假打业绩吧!


二,悍然制造科学冤案

7、8年前,由御封的、万能的、却没有任何科学成就的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先生一马当先,由同样没有任何科学成就的你和威猛无比的司马南大师哼哈左右,辅之以你的“恩师”皱承鲁,一起制造了科学界三大冤案。他们是徐业林首创的无偏二极管、张颖清教授的全息生物学和蒋春暄证明费马大定律的论文。

对于蒋春暄的一个数学证明,你方教皇竟然也称之为伪科学,这真可谓是你创造的一个世界奇观!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不禁要请问你,你看懂了蒋春暄的证明吗?2009年6月,蒋春暄荣获欧洲“特勒肖—伽利略科学院2009年度金奖”,颁奖理由主要是他对证明费马大定理的贡献,这岂不是扇了你一记响亮的耳光?

徐业林原创的“无偏二极管”,是经过反复实验验证,并通过国内外专利部门鉴定后获得专利权的科学发明,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可是你立即将无偏二极管打成是“永动机”。请问方舟子先生,你做过徐业林的科学实验吗?你不做科学实验,不深入了解实验详情,仅凭主观想象就宣判别人是伪科学,你比上帝还伟大?

张颖清教授创立的全息生物学,极有可能为中国争得诺贝尔奖,他还多次应邀在美国、英国、挪威、瑞典、俄罗斯、法国、新加坡、斯里兰卡、丹麦、香港等国家或地区讲学。如此出色的一个科学家,如此出众的一个科研项目,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方舟子之流活生生的打成了伪科学,致使他的研究资金、项目、小组遭到全面封杀,张先生郁郁而亡,逝世时年仅57岁。

张颖清教授含冤去世之后,激起了科学界正义之士强烈的愤慨,三套马车受到人们的口诛笔伐,可是,方教皇你竟然昧着良心炮制了一篇《当心有人借张颖清之死为伪科学喊冤》的臭不可闻的文章,声称“全息生物学在生物学界被公认为伪科学”。

请问方教皇,生物学界谁公认了全息生物学是伪科学呀?


三, 疯狂反对传统中医

前面已经说过,中医虽然缺乏现代医学一套完整的体系和方法,可是,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它却拯救和扶持了无数国人的生命,直到今天,很多用西医无法治疗的疾病,用中医却有很好的疗效,例如治疗复杂的风湿病等等。再例如针灸疗效显著,可是用目前的西医理论却无法解释,这明明就是西医理论还没有发展到能解释人体巨大奥秘的程度,明明就是西医的局限,可是到了三套马车那里,却反而变成了中医的错。

2004年,老中医陈建民成功绝食49天,创造了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本是研究生命科学绝佳的案例,可是,三套马车却睁眼说瞎话,无耻诬蔑陈健民对极限的挑战是伪科学,从而使中国的生命科学研究再次丧失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可惜在张颖清教授遭到他们沉重打击后,再也没有人敢于与他们作对了。

方教皇,如果说你是中国科学界的大敌,这一点也没有冤枉你。


四,公然抄袭《科学》杂志

2005年10月2日,北京大学哲学系刘华杰副教授撰文揭发,你当年把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上Greene 等人的一篇文章大段地翻译后署上“方舟子”的名字,拿到《南方周末》上发表,文章没有署“方舟子译”或者“方舟子编译”字样。《南方周末》上的此文后面没有以任何方式交待文中内容的来源。
  
  刘华杰教授质问道:这样一个光辉的、堂堂正正的打假英雄是否采用了两套标准:对己一套,对他人一套?方舟子行打假之义举的同时,是否也要把自己管好。

白纸黑字,铁证如山,你不仅没有勇气承认事实,拒不道歉,反而百般抵赖,说什么你写的不是科学论文,只是科普文章。

请问方舟子先生,世界上有哪一条法律规定,写科普文章就可以公然抄袭了? 
 

五,无耻诬陷环保人士

2005年4月,你与何祚庥、司马南三驾马车,在水电势力的资助下,到云南考察怒江,一番游玩之后,考察尚未结束,就开始对环保人士大打出手。你们不仅粗暴否定了环保人士大量翔实的论证,反而玩文字游戏,污蔑环保人士接受国外反华势力资助、要挟政府公布国家机密等等。主持此事的张博庭后来承认,水电势力之所以花钱供你们高规格免费旅游,就是要你们打击反对在怒江建坝的环保人士。你果然不辱使命。

方舟子先生,明明是自己接受不干不净的资助,却反过来倒打一耙诬陷别人,还有比你更不要脸的吗?


六,胡乱打假,遍伤无辜

对于你的打假或假打,亦明先生作了详细的跟踪和统计。亦明先生指出,方舟子一伙假打假、报私仇、谋私利,你“打假”只有三个目的:第一,求名;第二,谋利;第三,报仇。你号称打假十年,案例上千,可是,你却从来就没有、也不敢开列这上千案例的清单。不错,在新语丝上,有一个“立此存照”,其中有一百多个“专辑”。但是,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之外,其余的都是你以假打真、以无知打有知、以无耻打高尚的案例,因此,它实际上相当于你给自己的丑恶嘴脸“立此存照”。

亦明先生研究分析过几个典型案例,它们是杨焕明案,吴柏林案,李载平案,吴国盛案,韩健案,郭光灿案,刘兵案,野鹤案,环保人士案,于建嵘案,潘知常案,魏于全案,傅新元案,“天地生人”案等等等等。
  
  最典型的案例是于建嵘案,于建嵘先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农村问题学者。2005年,新语丝发表署名严晋的文章,对于建嵘提出五大指控,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于建嵘马上致信新语丝为自己辩诬。事实澄清之后,你不但不道歉,反而继续抓住于建嵘的职称问题与于建嵘先生胡搅蛮缠。于建嵘终于忍无可忍,于是对你破口大骂。你趁机转移视线,把这个事件演变成“于建嵘骂人”事件。可是,学术界很多人士对于建嵘先生却大加赞赏,纷纷表示支持,这充分表明,你在学术界激起的天怒人怨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七,盲目鼓吹转基因食品

多年来,方舟子先生,你把转基因食品吹得天花乱坠,仿佛已经成为孟山都公司的形象代表,不过请你注意以下三点,其一,转基因食品的长期影响并未弄清楚;其二,并不是只有中国的某些人反对转基因食品,欧洲人同样也是对其进行严格限制的;其三,随着非转基因生物技术的不断突破和推广,例如袁隆平先生杂交稻技术的推广,我国粮食并不缺乏。

不仅盲目鼓吹转基因食品,甚至还建议在食品标签上取消转基因的标示,意欲剥夺消费者的知情权,方舟子先生,你标榜自己是反伪科学勇士,在这件事情上,你自己的态度是不是科学的呀?


八,甘当鹰犬,践踏自由

方舟子先生,你的科学邪教教皇的荣誉,绝非浪得虚名,你的鸿鹄之志决不仅限于学术范围之内,你要借神教的威名,剑指人们的信仰领域,就连基督教这样成熟、理性、对人类文明作出巨大贡献的宗教,都不能躲过方教皇你的神棍,更别谈中国民间一些不太成熟的信仰或练功组织,神棍所到之处,哀鸿遍野。这时,方教皇,你与你的主子配合的真是默契。但是,说到底,这些不成熟的民间信仰,毕竟都是人们的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只要他们不干涉别人,不破坏社会,个人自由岂能容他人粗暴干预?

由于篇幅所限,加上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不能展开讨论,但是,你以反迷信、反伪科学为名,践踏中国人民的信仰自由,你所犯下的罪行,已经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九,恶毒攻击基督宗教

在你对信仰的攻击中,最无知、最无耻、最恶毒的就是你对基督教的攻击。

你自鸣得意地说:我本想写的《圣经百谬》,就编写了一份《错误百出的圣经》,列举《圣经》的破绽和自相矛盾之处。此后一发而不可收,从历史的角度否认耶稣的真实性,从教义的角度批判基督教的野蛮、邪恶。

对圣经的解释涉及历史、文学、哲学、考古学、解释学、语言学等学科,近两千年来,无数智者、哲人都为之殚精竭虑,使圣经解释学成为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这岂是你这个无知的小丑可以随意糟蹋的?

你又说:基督教一直是西方社会的一个毒瘤,是阻碍人类社会进步的强大力量。曾经给西方社会带来了无数的灾难,经过了几百年的思想启蒙、政教分离、科学发展,才总算遏制了其势力、减轻了其毒性。现在这个毒瘤有向中国扩散之势,而且还是最毒的部分。信基督教在许多中国人当中,特别是知识分子中,成了时髦。基督教将会是中华文化的一大威胁。我们必须注意,对基督教的反理性、反科学、反人道的本质加以揭露和批判。

你接着说:基督教最让我反感的,是《新约》的“信我者得永生,不信我者下地狱”的教义,达尔文说这是一条“可咒诅的教义”,我则认为这是最恶毒的、灭绝人性的教义,正是因为这条教义,使得中世纪的欧洲成了人间地狱。

从你这几段话中,我们看出你对整个西方文明的历史完全彻底的无知,其无知的程度到了令人惊骇的地步。

众所周知,当今被全世界都承认的自由、民主、平等、法治、宪政、科学、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等等普世价值,都是从西方文明中发展出来的,两千年来,直到今天,基督教依然是浸透着西方人灵魂的信仰,如果基督教是如此反动、如此恶毒的话,那么,我们就要问一问,为什么那么多普世价值观,都竟然能从浸透着这种恶毒信仰的文明中发展出来,而没有从其它没有遭受这种恶毒信仰侵害的文明中生长出来呢?

关于自由,首先是因为信仰自由的实现,它在世俗权力网上冲开了一道口子,才变成了近代个人所享有的一系列的自由的先导。政治哲学家萨拜因指出:如果伦理的和宗教的体制不曾被认为大体上独立于并在重要性方面超过国家和法律的实施,那就很难想象自由能起到它在欧洲政治思想中所起的作用了。如果没有中世纪宗教自治和宗教自由信念的“残存物”,则关于个人私生活和自由的现代思想就几乎是无法理解的了。正是在基督教信仰的基础温床上,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扎下了它深深的根。结论:没有中世纪的宗教自治和宗教自由,就不可能有现代自由。

关于法治,法学大师伯尔曼在其鸿篇巨著《法律与革命》中详细论证了,西方的法学传统,就是在基督教会复兴罗马法的基础上,通过格里高利的宗教改革和路德、加尔文的宗教改革后形成的。“没有对炼狱的恐惧和最后审判的希望,西方法律传统就不会存在。”

关于科学,著名的科学史专家霍伊卡在《宗教与现代科学地兴起》中指出:经典的现代科学之兴起于16---17 世纪的西欧地区。科学更多地是某种宗教观念的结果,而不是其原因。希腊----罗马文化与《圣经》的相遇,经过若干世纪的对抗后,孕育了新的科学。如果我们将科学喻为人体的话,其肉体组成部分时希腊的遗产,而促进其成长的维他命和荷尔蒙则是《圣经》的因素。我国科学史专家陈方正在其名著《继承与叛逆------现代科学为何出现于西方》中指出:为何科学革命只在西方,而没有在任何其它文明中出现?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宗教。毕达哥拉斯和牛顿这两位先后触发科学革命的人物都具有无比强烈的宗教意识和向往。因此,宗教与科学的密切关系也就可能是科学革命只出现于西方的原因。

关于民主与宪制,首先,凯利在《自由的崛起》中指出:永恒的上帝赋予他的子民反抗国家暴政的权力。经过清教徒和加尔文主义者在两个多世纪的抗争,最终在苏格兰、美国、荷兰的立宪共和体中结出了人类自由的果实。其次,如果没有中世纪教会与世俗政府的二元对立的传统,就很难想象有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的理念出现。

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韦伯在其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论述到,资本主义精神是从加尔文的预定论中奇妙的产生出来的。伯尔曼在《法律与革命》中论证道,资本主义精神,其实就是新教强烈的“共同体主义”的果实。总之,资本主义精神,就是产生于新教伦理中。

如果说上述观点还都是理论的话,那么再请看基督教影响文明的历史事实: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万恶的奴隶制的覆灭;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男女平等,没有妇女的自由与尊严,就没有一夫一妻制;

没有基督教,残酷折磨中国妇女达一千多年的裹小脚的恶习就得不到消除;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的医院与保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完整的教育体制;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红十字会 ;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大学的出现。

不错,基督教在历史上是有过不良记录,但是能因此就将其对人类文明不可磨灭的贡献一笔勾销,并颠倒黑白,篡改历史吗?

拿自己的无知当光荣,并招摇过市,大肆炫耀,大概也只有象你这类心理变态之人才会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十,心理变态,心智低劣

最后,方舟子先生。我们来考察一下你的心智状况。

智力状况:构成智力的因素很多,但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分辩能力,判断能力。在这方面,你还停留在幼儿园阶段,因为你只会作非白即黑式的最简单的判断,就象幼儿园的小朋友只能分辨出大灰狼与小白兔一样,你也只知道有科学与伪科学,而不知道两者之间还有广阔的灰色地带。

意识状况:你的自我意识依旧停留在幼儿园阶段,自我意识水平极低。因为自我意识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换位思考,要懂得用旁人的目光来看待自己,即:你想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应该怎样对待别人,但是你就不知道这一点,你犯错误之后从来就不道歉,你只知道有自己,不知道有别人,你依然处在儿童低级的自我中心阶段。

人格状况:你还停留在青少年的心理逆反期。例如,你是如何憎恨基督教的呢?就是因为有人想劝你信教,你偏不信。本来信不信都无所谓,但是由于老有人对你宣教,结果你就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进而开始仇恨基督教。不幸的是,你一直就停留在这种逆反心理状态之中,不能以理智、客观、平常的心理看待事物,这就是人格不健全的明显标志。

知识状况:除了你的生物学专业知识外,你的人文知识还停留在文革时期的初中生阶段,你不仅对西方文明历史一无所知,而且满脑子里全是“宗教就是人民的鸦片”,“宗教就是迷信”等一大堆垃圾。

心理状态:由于你的知识面狭窄,判断力低下,自我意识微弱,加之人格发展不健全,使得你对那些不符合你主观意向的东西极为排斥,并进一步强化为仇恨,最后,终于发展到了变态的地步。

悲乎,方舟子先生。


揭露你这种小丑式的人物并非难事,大多数有识之士也不屑于与你进行论辩,真正值得反思的是:是什么样的土壤才使得你这样的小丑长成个庞然怪物。回想起来,有以下原因:

1, 治国理念的不成熟

从文革极左时代遗留下来的“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宗教就是迷信”等错误认识,在很长时间内没有从执政党的理念中消除,致使象你这样的人可以以反迷信、反伪科学为由,肆意践踏人民的信仰自由。

2, 有关当局的不作为

对日益猖獗的学术不端行为,中国教育部一直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作为态度,致使人们对学术造假义愤填膺,而你恰恰就是钻了这个空子,这是你得到大众支持的直接原因。

3,人文教育的失败

我国高等教育的人文教育部分,一直颇受有识之士的病诟,其中,尤其是历史、西方文明史等部分,都极不客观,使得学生们从小就开始“吃狼奶”,一直吃到大学毕业。这些都为你这样的人物的疯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4,媒体的不成熟

我国媒体及其从业人员的素质良莠不齐,媚俗跟风,对上述现
象负有很大责任。


是的,方舟子先生,你就是错误时代的悲剧产儿,就像王洪文那样的小丑在荒唐年代也可以登上权力的顶峰一样。然而,乌云遮日总有时,当社会不断进步,人民不断成熟后,你在神坛上叱咤风云的日子就到头了。

是的,方舟子先生,你的日子到头了,现在就是人们将你从神坛请下来的时候了。人们不再需要你这个装神弄鬼的小丑了。

别了,方舟子先生,一路走好。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别了,方舟子先生 (1264 查看) 哲学农民 12/24/2010 06:02PM


对不起,您在本论坛没有发帖或回复的权限。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