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 中国学术评价网
 
我给新华社打电话,颜秉光让我等着她 (1275 查看)
发布: 星探
日期: December 25, 2010 04:46PM

我给新华社打电话,颜秉光让我等着她,说她很快就来,我请了假本来要去医院的,可是既然新华社大记者说来,我想那就等记者来了再说吧,万一记者来了又找不到我,岂不又要怪罪我?可是我一天等到晚也没来,再等一天还是没来,我头疼得厉害,看书十分钟就觉得脑子特别累,我总是以为新华社可能快到了吧,可能明天就来了吧,没想到一等就是10天。10天,一般的骨科手术都出院了,颜秉光音讯全无,我看新闻上说的哈尔滨到呼兰的公路上一对男女裸死车中,我以为颜秉光已经死了,不会再来了,没想到她突然又出现了,可是我至今不明白颜秉光此行的动机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

11月20日星期六,我正要离开教室的时候,他们来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下来了这么多人,想必都是新华社派来长见识的吧,如果你说不是,你能告诉我他们都是来干什么的吗? 颜秉光骚逼哄哄的问我“看我长得好看不?”我强忍着呕吐的冲动说“好看。”颜秉光就自信满满的开始发飙了“我还以为把你打成啥样了呢!”我说“我正在班级学习,他们来了就打我。”颜秉光说“没事儿”。我说我头疼,颜秉光说“就打一下,没事儿。”我扭了一下脖子,说这么一动就疼,她说“那你就别动”。颜秉光翻着白眼,阴阳怪调地说“谁打你你找谁去呗。跟我有啥关系?找我干啥?”我说“他们打我白打了?”“颜秉光说“哼,那你还想咋地!”颜秉光一边搔首弄姿一边说“哼,真好!你做好你的事,我做好我的事,行不?”我说“老师总是说我,你家有亲戚是不?”颜秉光挤着眼睛说“那你就说没有。”颜秉光说自己有心脏病,不能受精吓,很容易突然吓死,然后给我一个电话号码,指着一个叫周大勇的人说“以后有事给他打电话,让他跟你说。”然后又对周大勇说“别管他,千万别管啊!千万别管!农村来的,见过啥呀,千万别管。”卢东兴也附和着说“别欺负别人就行。”颜秉光又转向我张牙舞爪、扭逼晃腚地说“你这个农村来的,见过啥世面啊!这点事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吧!你这个山沟里来的,山沟里的!”颜秉光一边说话一边在空中挥舞着双手,使劲挤她那本来就不大的眼睛,“你家有没有传染病啊?有没有乙肝啊?”然后又神秘兮兮地“告诉你一个秘密,咱拿个本,每天有什么事都记一记,过一段时间就总结总结噢”看得我眼花缭乱,恍如见到我们山沟里尖酸刻薄的骂街的泼妇,然而跟眼前的颜秉光一比真是天渊之别。

他们耍够了,拍拍屁股都走了,我自己回到班级,回到那个挨打的地方,想着颜秉光的骚逼嘴脸,想到了王成武因为电视被没收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茬,还有蒋国林的那副嘴脸“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打你了?他打你你就跑呗!”,想到那些个无法睡觉而在校园里游荡的夜晚,想到了柴芳一见到我就想疯狗一样“你家有亲戚是不?咱们系要开除你就开除你!”还有蒋国林、聂福林、常冀一见到我就摆出一幅死人脸……我越想越气,怒不可遏,一边走一边举拳就往墙上打,并且告诉自己,我要报仇。当我走到窗前的时候,我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就好像这些人都站在我面前得意的笑了,然后我使足了力气打过去,只听咔嚓一声,我面前的双层钢化玻璃被打出一个洞,我的三个手指也都被剜掉一块肉,然后我一直在教室待了2小时,我的手流血不止。五点多的时候我去呼兰县医院,医生又给我做了2个多小时的手术,由于流血过多,几次要休克,我差点死在那,等我做完手术,回到寝室已经晚上10点多了,如果颜秉光知道这些一定高兴坏了。

假如颜秉光有一点点良知,假如新华社领导对下属有一点点约束,假如颜秉光有一点点顾虑的话,也不至于这样吧?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颜秉光事件的另一种可能 (1287 查看) 星探 12/25/2010 04:44PM
我给新华社打电话,颜秉光让我等着她 (1275 查看) 星探 12/25/2010 04:46PM
幸好我没买到硫酸,否则颜秉光家人活不到今天 (1274 查看) 星探 12/25/2010 04:46PM
天涯上有关材料,如果是真的,有问题的不仅仅是这个孩子 (1157 查看) 星探 12/25/2010 04:56PM
致颜桑大记者 (1024 查看) 星探 12/25/2010 05:08PM


对不起,您在本论坛没有发帖或回复的权限。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