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13393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February 02, 2011 01:59PM

【目录】

一、《常见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
二、《复方甘草片是西药还是中药?》
三、甘草浸膏是中药吗?
四、甘草的真相
五、“可接受量”的真相

1、“可接受量”vs.“ 日容许摄入量”
2、冯京vs.马凉
3、100 vs. 1000

六、药理学家方舟子的真相

1、信口胡诌的甘草酸含量
2、半致死剂量
3、药物不良事件vs.药物不良反应

七、江湖郎中方舟子的真相
八、中医杀手方舟子的真相

1、嫁祸于人
2、指鹿为马
3、鸡鸣狗盗

九、“中医骗子”方舟子的真相

1、“复方甘草片能够成瘾”真相
2、“甘草能致心肌损伤”的真相
3、“导致乳腺发育”、“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真相
4、“婴儿急性呼吸衰竭”真相

十、“假洋鬼子”方舟子的真相

1、“假性醛固酮增多症”
2、“连续服用2周就能导致高血压”
3、“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
4、“甘草能导致早产”
5、“甘草能降低男子血液中睾酮的含量”

十一、小结




早在1997年,方舟子就曾刻意要把中医打成“伪科学”,宣称“中医能治病不能说就不是伪科学”。为此,他还专门把两年前抄袭自己的MSU老师的文章,《科学是什么?》,翻了出来,当作打中医的棍子。方舟子对中医的仇恨到底因何而起,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的是,从1998年底起,因为要通过自己的汉林书城向中国海外留学生推销、贩卖中医书籍,他就给了中医四、五年的“免打期”。而到了2006年,陷入四面楚歌、面临灭顶之灾的方斗士再次把打斗的矛头指向中医,籍此他终于杀出重围,并且摇身一变,成了中医黑们的领袖。显然,方舟子对中医的态度,是由他本人的利益来决定的,就像他拼命推销转基因食品一样。

方舟子在反中医之初,还是承认“中医能治病”的。可是,为了彻底毁掉中医,方舟子在2006年提出了“废(中)医验(中)药”的口号。(见:方舟子《中医小问答》,XYS20061004,[www.xys.org])。显然,方舟子所说的“废医”是真,而“验药”不过是个幌子。具体地说就是,方舟子说“验药”,并不是要由医学、科学、政府等机构通过科学的、正规的程序和手段来检验、评定中药的成分、有效性、及毒副作用,而是要由他们这帮中医黑在网上搞口诛笔伐来“验”。这就像是他的“灭肖(传国)验(肖氏)术”战略一样,灭肖是“无可置疑”的,而“验术”则要听凭他们找到的不满患者的口述,坚决“不用花钱测什么尿动力学。”

很可能是不满于信徒们没有把自己的真实意图落实到行动上,到了2008年8月,方舟子亲自出马,赤膊上阵,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内连续撰写了17篇《常见中成药的真相》,逐一“验药”。那么,对中医一无所知、对西医一窍不通、但却谎称“生物医学出身”的方舟子,到底是怎么“验药”的呢?下面,就让笔者通过他的一篇“验药报告”来揭示其中的“真相”。

一、《常见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

2008年12月11日,方舟子的“常见中成药的真相”写到了第五篇,被揭露的是复方甘草片。在这篇文章中,方舟子引用了21篇参考文献(后来又增加一篇),来揭露复方甘草片的“真相”:

“复方甘草片中起镇咳作用的有效成分是阿片,因为阿片能够抑制咳嗽反射中枢。阿片即著名毒品鸦片,因此临床发现服用复方甘草片能够成瘾,形成药物依赖[1][2]。”

“甘草是生长在干旱荒漠区的一种耐旱、寒、热和盐碱性的良好的固沙草本植物。近年来由于对甘草的市场需求量大,我国出现采挖甘草的狂潮,使我国西北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沙化日益严重[3]。”

“甘草的主要成分是甘草酸(甘草酸的钾盐和钙盐俗称甘草甜素,是甘草的甜味成分),它具有和人体肾上腺皮质产生的激素醛固酮相似的作用,因此长期或大剂量服用甘草可引起“假性醛固酮增多症”[4]:由于尿量减少、体内水分储存量增加,导致水肿;身体积存过量的钠引起高血压;血钾流失过多引起低血钾症,导致心律失常,肌肉无力。实验表明,即使每天服用甘草的量只有50克,连续服用2周就能导致高血压[5]。电子显微镜观察表明甘草能致心肌损伤[6]。”

“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7]。孕妇服用甘草能导致早产[8][9]。有临床报道,儿童服用甘草甜素片能导致乳腺发育[10]。甘草能降低男子血液中睾酮的含量[11],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12]。”

“有临床报道,口服复方甘草片导致过敏性休克[16];药疹[17];低血钾[18][19];过敏性喉头水肿[20];成年男子阴茎缩小、阴毛脱落、睾丸萎缩至蚕豆大小[12];婴儿急性呼吸衰竭[21]、新生儿中毒[22]。”(见:XYS20081211,[www.xys.org])。


方中医的“真相”一出笼,方粉们马上群起响应。一个ID是ContiConti的人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声嘶力竭地高喊,“复方甘草片太可怕了”:

“斑竹新到里讲到复方甘草片的这几种后果太恐怖了:

‘成年男子阴茎缩小、阴毛脱落、睾丸萎缩至蚕豆大小;婴儿急性呼吸衰竭、新生儿中毒。’

“手头上正好有一种常见的止咳药,抄下文字介绍:

“复方甘草口服溶液,方圆牌120毫升,北京海德润制药有限公司生产,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11021176)。成份:本品为复方制剂,其组分为每1000ML中含甘草浸流膏120ML,复方樟脑酊180ML,甘油120ML,愈创木酚甘油醚5G,浓氢溶液及水适量。

“这是国内的医生(西医)开给儿童止咳用的,中药简直太恐怖了!”(见2008年12月11日新语丝读书论坛:[www.xys.org])。


还有一个叫Jason的人,把方舟子的文章转载到自己的新浪博客,其标题是《狠毒的复方甘草片》,其按语是:“这样的药都不禁止,药监局该如何向百姓谢罪。”(见:[blog.sina.com.cn])。

事实是,现在用“复方甘草片”这五个字来搜索网络,在前一百个搜索结果中,绝大多数是方舟子的《常见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由此可见这篇文章在中医黑眼中的分量。

二、《复方甘草片是西药还是中药?》

其实,按照2005年版《中国药典》,复方甘草片是被收入二部的,该部专门收载“化学药品、抗生素、生化药品、放射性药品以及药用辅料等”,而“药材及饮片、植物油脂和提取物、成方制剂和单味制剂等”则被一部收载。(见2005年版《中国药典•前言》)。也就是说,药典一部收载中药,药典二部收载西药。因此,“复方甘草片”是被中国权威方面认定的西药。

可笑这位自称比老中医更懂中医的方万能博士,在揭露“常见中成药的真相”时,竟然把西药当成了中药来揭露。可想而知,他会受到怎样的嘲笑和奚落。例如,安徽中医学院药学院周建理教授以“神农之后”的笔名发表了《号外!号外!方舟子改骂西医西药了!丑态百出哦!》,其中说:

“方舟子就是小丑一个,无知无识还喜欢瞎嚷嚷,见了窟窿就拉巴巴,见了甘草就说是中药,原本是想说中药有毒,反到骂到西医西药头上了。你不是一直在说西医如何如何好吗?这也有毒了!是不是把西医西药也全废了?呵呵,又出丑了吧。”(见:[blog.sina.com.cn])。

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12月27日在新语丝上发表《复方甘草片是西药还是中药?》一文,为自己的无知进行辩护:

“复方甘草片被《中国药典》列入第二部(收载化学药品、抗生素、生化药品、放射性药品及药用辅料等),在《国家基本药物》中被列入《化学药品、生物制剂品种目录》。我将其做为中成药介绍,是出于以下理由:

“一、复方甘草片的主要成分甘草浸膏被《中国药典》列入第一部(收载药材与饮片、植物油脂和提取物、成方制剂和单味药制剂等);

“二、许多中药专著(例如《中华本草》、《中药不良反应与合理用药》、《中药及其制剂不良反应大典》、《临床各科中成药精选手册》、《中成药安全应用手册》、《家庭常用中成药500种》)和论文都将复方甘草药列为中成药;

“三、许多医药网站、药店、患者都把复方甘草片当成中成药;

“四、甘草是中药最常用的药材之一,《常用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一文主要是介绍甘草;

“五、平常说的西药指的是纯化或人工合成的化学药,有明确的化学单体,不包括草药制剂。”(见:XYS20081227,[www.xys.org])。


方舟子不是说“复方甘草片……的有效成分是阿片”吗?怎么又变成“复方甘草片的主要成分甘草浸膏”了?按照FDA,一个药品的“成分”只有两类:有效成分(active ingredient)和非有效成分(inactive ingredient),哪来的什么“主要成分”!如果方舟子所说的“主要成分”是指药品的“组成成分”的话,那么很多药剂的“主要成分”是淀粉、滑石粉等“无效成分”,按照方舟子的逻辑,这类药品连“药”都算不上了,还谈什么中药、西药。最可笑的是,方舟子在这篇文章中,竟然一直没有回答自己提出来的问题:复方甘草片是西药还是中药?显然,他没有那个胆量。

三、甘草浸膏是中药吗?

实际上,即使按照方舟子的说法,复方甘草片的“主要成分”是甘草浸膏,这味药也还不能算是“中药”。这是因为,和中国人一样,西方人也一直拿甘草当做药材。不仅如此,西方人还拿甘草当食品来吃。查《牛津词典》,liquorice (或licorice)除了指甘草这种植物之外,还特指“a sweet, chewy, aromatic black substance made by evaporation from the juice of a root and used as a sweet and in medicine.”(一种来自根部的甜、粘、芳香的黑色物质,用于甜味剂和医疗。)在互联网上,有一家位于加拿大的甘草网站,专门介绍甘草的食用和药用价值,其中说:

“Since the 14th century, Licorice has been used to soothe coughs, colds and bronchitis. …… It is still used for these reasons today and it is one of the ingredients found in many European cough preparations.”(从十四世纪起,甘草就被用于治疗咳嗽、感冒、支气管炎。……至今,它还被用于同样的目的。并且,它还是欧洲众多止咳制剂的成分之一。)(见:[www.licorice.org])。

据著名的《马丁代尔氏大药典》(第35版),欧洲13个主要国家,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南非、阿根廷、巴西等国,都有以甘草为原料的药品,药品总数达三百多种。在美国的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网站,有一篇介绍甘草根的文章,其中说:“Licorice has a long history of medicinal use in both Eastern and Western systems of medicine.”(在东方和西方医学系统中,都有使用甘草的长久历史。)(见:[nccam.nih.gov])。即使是在正规学术刊物上,这种说法也司空见惯。看看这篇发表于1999年的综述:

“Glycyrrhiza is part of both Western and Eastern herbal traditions. Traditional uses include the treatment of peptic ulcers, asthma, pharyngitis, malaria, abdominal pain, and infections.”(甘草根是东西方草药传统中的一部分。传统中,甘草根用于治疗肠胃溃疡、哮喘、咽炎、疟疾、腹痛、病菌感染。)(Luper S. A review of plants used in the treatment of liver disease: part two. Altern Med Rev. 1999 Jun;4:178-88.)

查MedPub数据库,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该数据库目前收录文献的最早期限),共有160篇论文涉及到甘草,其中,除了两篇中文论文之外,其余的论文没有一篇把甘草当作中药来研究。

实际上,在方舟子的《复方甘草片》引用的8篇英文文献中,上述说法也是屡见不鲜。比如,他引的第一篇英文文献的作者是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该文的第一句话就是:

“The solution known as licorice extract, obtained by aqueous extraction of the root of the plant Glycyrrhiza glabra, has been used for many years as a flavoring agent in foods, beverages, and certain medications.”(光果甘草根的浸取液长期被用于食物和饮料的风味剂,并且用于医疗。)(Conn JW, Rovner DR, Cohen EL. Licorice-induced pseudoaldosteronism. Hypertension, hypokalemia, aldosteronopenia, and suppressed plasma renin activity. JAMA. 1968 Aug 12;205:492-6.)

他引的第二篇英文文献的作者是瑞典哥德堡大学附属医院和冰岛大学的研究人员,该文的第一段话就是:

“Liquorice has been well known by mankind for along time and was used medicinally long before the time of Christ.”(甘草长期为人类所知,并且早在公元前就被用于医疗。)(Sigurjónsdóttir HA, Franzson L, Manhem K, Ragnarsson J, Sigurdsson G, Wallerstedt S. Liquorice-induced rise in blood pressure: a linear 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 J Hum Hypertens. 2001 Aug;15:549-52.)

方舟子引用的另一篇英文文献,文献[13],开篇即说:

“The licorice (liquorice) plant has a long and storied history of use in both Eastern and Western cultures pre-dating the Babylonian and Egyptian empires.”(甘草植物在东西方文化中具有悠久的应用历史,可以上溯到巴比伦和埃及帝国时代。)(见:Isbrucker RA, Burdock GA. Risk and safety assessment on the consumption of Licorice root (Glycyrrhiza sp.), its extract and powder as a food ingredient, with emphasis on the pharmacology and toxicology of glycyrrhizin. Regul Toxicol Pharmacol. 2006 Dec;46:167-92. )

事实是,即使是现在,在西方国家的超市,以甘草为主要原料制成的糖果——商品名称就叫做“甘草”(licorice)——仍旧大模大样地摆在货架上。而作为药材,甘草对一些疾患的有效性也没有被否定。在美国NIH官方网站,有一个网页专门介绍甘草。其中说,甘草对“烧心”可能有效:

“Possibly effective for: Heartburn (dyspepsia), when a combination of licorice and several other herbs is used. …… The combination is packaged as a product called Iberogast or STW5. It was developed in 1961 in Germany. ……”(当甘草与其他草药结合使用时,可能对烧心有效。这些草药被包装到一起,叫做Iberogast 或STW5。它是1961年在德国开发出来的。)(见:[www.nlm.nih.gov])。

在NIH的“补充及替代医学国家中心”的网站,有一篇介绍甘草根的文章。在“科学家怎么说”(What the Science Says)之下,有这样一句话:

“An injectable form of licorice extract—not available in the United States—has been shown to have beneficial effects against hepatitis C in clinical trials.”(一种可注射用的甘草浸提剂——在美国没有——的临床试验表明,它对抵抗丙型肝炎有效。)(见:[nccam.nih.gov])。

总之,甘草或甘草浸膏既是中药,也是西药,它实际上是全人类所共同使用的药材。而在西方,甘草还是常见的食品或食品添加剂,应用的领域更为广泛。方舟子揭露甘草的有毒“真相”,岂不应该首先面对西方人吗?

四、甘草的真相

显然,方舟子撰写《常见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宣传中药有毒,不宜服用。而他在《复方甘草片是西药还是中药?》中说,他之所以拿西药当中药来批,是因为“甘草是中药最常用的药材之一,《常用中成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一文主要是介绍甘草。”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看看甘草这个“常用西方食品的真相”。

那么,甘草到底安不安全呢?

根据美国FDA 1985年的一个文件,甘草、甘草衍生物、甘草酸与咖啡、大蒜、柠檬、洋葱、柑桔等一样,划在“一般认为是安全的”(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GRAS)这一等级,可以作为食品、食品添加剂、饲料。在糖果中,甘草酸的容许含量可以高达16%。(见:21 CFR 184.1408, [edocket.access.gpo.gov];21 CFR 582.10,[edocket.access.gpo.gov];21 CFR 582.10,[edocket.access.gpo.gov])。这些文件,至今有效。

1991年,欧洲理事会(Council of Europe)的食品科学委员会将甘草酸的日摄取量定为100毫克。这个决定在2003年又被重申。在重申这个决定时,该报告说:

“The Committee considers that this upper limit for regular ingestion of 100 mg/day provides a sufficient level of protection for the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本委员会认为,这个每天100毫克的食用上限对绝大多数人提供了足够的保护。)(European Commission Scientific Commmittee on Food. Opinion on glycyrrhizinic acid and its ammonium salt. SCF/CS/ADD/EDUL/225 Final.见: [ec.europa.eu])。

2005年,国际粮农组织和世界健康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席专家委员会(Joint FAO/WHO Expert Committee on Food Additives,JECFA)公布对一些食品添加剂的评估结果。对于甘草的“主要成分”甘草酸,它是这么说的:

“The available data suggest that an intake of 100mg per day would be unlikely to cause adverse effects in the majority of adults.”(现有资料表明,每日摄取100毫克甘草酸对绝大多数成人来说,不太可能造成不良后果。)(WHO, 2005. Evaluation of certain food additive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echnical Report Series 928.见:[whqlibdoc.who.int])。

不论是欧洲的科学家,还是联合国的科学家,都根据一个荷兰科学家所建立的数学模型推测,按照每人每天摄取100毫克甘草酸这个剂量,出现“假性醛固酮增多症”副作用的几率大约是万分之四。(Ploeger BA, et al. Physiologically based pharmacokinetic modeling of glycyrrhizic acid, a compound subject to presystemic metabolism and enterohepatic cycling. Toxicol Appl Pharmacol. 2000 Feb 1;162:177-88.)

总而言之,不论是被方舟子称为“举世公认的最严格、最有威望的药监机构”美国的FDA,还是平均生活水平最高的欧洲共同体,还是联合国下属的专门机构,都认为甘草和甘草酸基本上是安全的,是可以作为食品或食品添加剂的。

可是,假冒伪劣的方生物医学出身却比这些机构更严格、更权威,在列举了甘草的诸多罪状之后,做出如下宣布:

“根据实验和临床的证据,为避免出现不良反应,甘草甜素(甘草酸的钾盐和钙盐)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015~0.229毫克[13]。另一项研究认为甘草酸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2毫克[14]。根据后一项研究,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每天服用的甘草酸不应超过12毫克,甘草酸占甘草的含量大约是5%[15],即每天服用的甘草不应超过0.24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五、“可接受量”的真相

1、“可接受量”vs.“日容许摄入量”

原来,方舟子所说的“可接受量”,是食品科学中的一个常用概念,英文是“Acceptable Daily Intake”(ADI),中文一般译为“日容许摄入量”。可笑这位生物医学出身,连这样的基本概念都没有听说过,就敢张牙舞爪地批中医。据百度百科:

“日容许摄入量又称日许量,是指人在一生中每天摄入某个化学物质(如食品添加剂、残留农药等)后,以现代手段未能检出各种急性、慢性有害作用的剂量,通常以每千克体重的毫克摄入量表示。人容许摄入量系由慢性毒性试验中试验动物的无作用剂量[除]以安全系数来得到的。ADI的确定是制定食品中外来化合物容许量标准的关键性步骤,根据某种食品的每日摄入量,再计算该外来化合物在此食品中的最高容许量。”(见:[baike.baidu.com])。

而方舟子所引用的那两份文献,[13]和[14],其目的就是要确立甘草的ADI标准。ADI一般用于食品,而复方甘草片是药品,因此,拿规范食品的标准来规范药品,怎么能不“超标”呢?假如用ADI来规范西药的话,那么可以说,绝大多数西药——包括复方甘草片的“有效成分”吗啡——都是超标的,因为它们的ADI根本就不存在。

2、冯京vs.马凉

除了上述原因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ADI的制定程序来看看拿它来规范药品是多么的可笑。如上所述,要建立某种化学物质的ADI,首先就是要确定一个“No Observable Effect Level”(NOEL,无可见作用水平),然后再将这个数据除以一个安全系数,一般是10。如果NOEL数据来自其他动物,如老鼠,则还有再增加一个物种之间的差异系数,一般也是10。总而言之,在现实生活中,即使长期服用ADI剂量的十倍,绝大多数人也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比如,在一篇1993年发表的论文,有这样一段话:

“In the most sensitive individuals a regular daily intake of no more than about 100 mg glycyrrhizic acid, which corresponds to 50 g liquorice sweets (assuming a content of 0.2% glycyrrhizic acid), seems to be enough to produce adverse effects. Most individuals who consume 400 mg glycyrrhizic acid daily experience adverse effects. Considering that a regular intake of 100 mg glycyrrhizic acid/day is the lowest-observed-adverse-effect level and using a safety factor of 10, a daily intake of 10 mg glycyrrhizic acid would represent a safe dose for most healthy adults. ”(对于最敏感的人,每天食用不超过100毫克甘草酸,相当于50克甘草甜剂——假设甘草酸的含量是0.2%——,似乎足以产生不良效果。绝大多数人每天食用400毫克甘草酸也没有出现不良反应。考虑到每天100毫克甘草酸是最低观察到的不良效果水准,应用安全系数10,则对于绝大多数健康人来说,每日摄取10毫克甘草酸应该是安全的。)(Størmer FC, Reistad R, Alexander J. Glycyrrhizic acid in liquorice--evaluation of health hazard. Food Chem Toxicol. 1993 Apr;31:303-12.)

而在方舟子引用的参考文献[14]中,其说法大致相同:

“A no-effect level of 2 mg/kg is proposed from the results of this study, from which an acceptable daily intake (ADI) of 0.2 mg/kg body weight can be extrapolated with a safety factor of 10.”(根据本项研究结果,我们认为每公斤体重的无不良效应水准为2毫克。根据安全系数为10,可推算出每公斤体重0.2毫克的容许日摄入量。)(van Gelderen CE, et al. Glycyrrhizic acid: the assessment of a no effect level. Hum Exp Toxicol. 2000 Aug;19:434-9.)

上面这篇文献实际上是一个双盲试验报告。研究者选用了39名女性志愿者(据他们的前期试验结果,女性比男性对甘草酸反应敏感),分别按每公斤体重给予1、2、4毫克甘草酸,连续八周。结果表明,只有每天每公斤体重接受4毫克甘草酸的志愿者产生了可以观察到的生理变化,其余的组分完全正常。实际上,所谓的“可以观察到的生理变化”都是通过化验才检测出来的,在临床上根本没有症状表现。所以这些研究者将这些变化称为“亚临床型”(subclinical type)。更有趣的是,即使是每公斤体重每天接受4毫克甘草酸的志愿者,在试验期间,她们的血压也没有出现变化。按照他们的结果,一个60公斤体重的人,每天服用10片复方甘草片(大约含75毫克甘草酸,下详)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尤其是根据说明书来服用。反之,如果采用方氏标准来服用,则复方甘草片几乎注定不会有任何疗效的。而到那个时候,方舟子肯定又要根据它没有疗效来大骂中医是骗子了。

3、100 vs. 1000

那么,方舟子举出的文献[13]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是一篇文献综述,文章的通讯作者是一家食品安全咨询公司的老板,专门为食品公司与FDA打交道提供服务。(见该公司网页:[www.burdockgroup.com])。它所提出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015~0.229毫克”,既不是根据“临床的证据”,也不是根据人体试验证据,而是根据对老鼠的试验结果。原来,这篇文章的作者查到,老鼠对甘草酸的NOEL在每天每公斤体重15-229毫克之间。于是,他们把这个数字除了一个“种间差异”(interspecies differences)系数10,再除一个“种内差异”(intraspecies differences)系数10,结果就得到了方舟子所说的“可接受量为每日每公斤体重0.015~0.229毫克”。(Based on the feeding studies in rats and mice, it is safe to assume a NOEL for purifed glycyrrhizin is in the range of 15–229mg/kg/day. Using this experimental data and applying uncertainty factors of 10 for intraspecies differences and 10 for interspecies differences, an ADI for glycyrrhizin of 0.015–0.229mg/kg/day is posited.)

细心的读者也许会发现一个问题:15-229毫克除以100,不应该是0.15-2.29毫克吗?怎么变成0.015~0.229毫克了?原来,这篇文章的作者或者是有意,或者是无意,把原始的NOEL数据又多除了一个10,但却没做任何说明。据“‘十一五’高等学校通用教材”《食品毒理学》:

“人体ADI值的确定就是根据被评价物的毒性性质、人体接触资料和风险评估情况选定合理的安全系数(SF),将在实验动物所获得的NOAEL值除以SF,即可得到该物质的人体ADI值。国际上承认非致癌物的SF取100.若为致癌物或具有其他特殊毒性作用物质,其SF值需视其具体情况取值,一般要远远大于100。”(李建科:《食品毒理学》,中国计量出版社2007年版202页)。

在王向东主编、东南大学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食品毒理学》中,关于“每日安全摄入量的确定”条目下是这么写的:

“通过毒理学试验获得的数据,外推到人,算出人体的每日允许摄入量ADI值(对于食品),即以无作用水平(NOEL)除以安全系数,通常安全系数为100。”(317页)。

总之,被方舟子奉为尚方宝剑的那个“根据实验和临床的证据,为避免出现不良反应,甘草甜素的可接受量”,是一个错误的计算结果。实际上,那两位作者自己也承认,他们建议的ADI比美国公众的甘草酸日常消费量,0.027-3.6mg/kg/day,低了很多。但他们解释说,人体对纯化的甘草酸吸收率高,而对甘草提取液(浸膏)中的甘草酸吸收率低,所以,目前的消费水平,对美国人的健康不构成威胁。(From these data it can be assumed that current levels of consumption of licorice extract products and glycyrrhizinates presents no concern for safe use.)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提出更低的标准呢?

六、药理学家方舟子的真相

也许有人会说,方舟子撰写《常用中成药的真相》系列文章,是在揭露中药的毒性,因此,他对食品毒理学一窍不通,情有可原。亦明兄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

那好吧,我们就看看药理学家方舟子的根柢。

1、信口胡诌的甘草酸含量

在搬出那个用于食品的、计算错了的、并且不过是一个公司老板建议的甘草酸日摄入量标准之后,方舟子摆出一副中药太上皇的架势说:

“一片复方甘草片含112.5毫克甘草浸膏,含甘草酸不少于20.0%,即至少含22.5毫克甘草酸。复方甘草片剂量成人一次3~4片,一日3次,即每日摄入甘草酸至少202.5毫克,是可接受量的17倍。”

查2005年版《中国药典》(一部)274页,甘草浸膏“含甘草酸不得少于8%”。根据2010年《中国药典》(二部)575页,每片复方甘草片“含甘草酸不得少于7.3 mg。”(2005年《中国药典》没有规定复方甘草片中甘草酸的含量。)实际上,就在方舟子撰文之前两年,就有人对市面上的复方甘草片进行了测定,发现每片的甘草酸含量恰恰是7.5毫克。(见:刘晓娜等:《复方甘草片中甘草酸、异甘草苷、异甘草素的测定》,《黑龙江医药》 2006年1期1-3页)。 天知道方舟子是根据什么说出“一片复方甘草片含112.5毫克甘草浸膏,含甘草酸不少于20.0%”这样的鬼话的!

也就是说,把食品安全标准拿来当作药品安全标准,再顺口胡诌出几个数据,这就是方舟子说“复方甘草片剂量……是可接受量的17倍”的全套把戏。

2、半致死剂量

其实,哪怕是对药理学稍微有一点儿了解的人,都会听说过LD50这个术语。它的英文全称是Lethal Dose 50,中文是“半致死剂量”,定义是“能导致中毒人员或动物半数死亡的剂量。”这才是衡量药物毒性的通用标准。当然,这个标准的数据,多数是通过动物试验取得的。现有资料表明,老鼠口服甘草提取物质,其LD50要超过4000毫克甘草酸/公斤。(见方舟子引用的文献[13])。如果把这样的数据外推到人,则一个体重为60公斤的正常人,至少要一次服用三万二千片复方甘草片(4000X60/7.5),才能够有被其中的甘草酸致死的50%几率。

严格地讲,任何一种物质对人体都有可能产生副作用。有人对花生过敏,有人对蜂蜜过敏,糖尿病人对糖分敏感,缺乏乳糖分解酶的人对牛奶过敏,难道能够据此把这些物质都打上“有毒”的标记?实际上,在欧明、王宁生主编的《中药及其制剂不良反应大典》(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大枣、山楂、大蒜、生姜、木耳、黑芝麻、蜂蜜等日常食品都被举例证明能够产生不良反应。而在张克义、赵乃才主编的《临床药物不良反应大典》(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年版)中,列举了九百多种西药的副作用,常见西药如阿司匹林、苯巴比妥、阿托品、硝酸甘油等都榜上有名。

事实是,确定某一种药物是否能够产生一种药能否产生某种副作用,或者反过来说,确定一种不良反应到底是不是某种药物导致的,需要通过一套非常严格的程序。这是因为,患者在药物治疗期间出现不良症状,其产生的原因,并非一定就是因为这个药物“有毒”。例如,可能的原因是药房抓错了药,也可能药房的药是假药、劣药,也可能是患者没有遵照医嘱服药,还有可能是因为患者本身的体质或者遗传特征使他对某类药物特别敏感。显然,如果导致出现不良症状的原因有如上述,则不能归罪于药物本身。

3、药物不良事件vs.药物不良反应

确实,在医药界,对于药物治疗期间产生的不良反应,有非常清晰的界定。抓药失误叫做“药物错投”(medication errors)。在没有确定导致不良反应的直接原因之前,患者服药之后出现不良症状,只能被称为“药物不良事件”(Adverse Drug Event,ADE),其定义是:“药物治疗期间所发生的任何不利的医学事件,但该事件并非一定与用药有因果关系。”只有“合格药品在正常用法用量下出现的与用药目的无关的或意外的有害反应”,才能够定性为“药品不良反应”(Adverse Drug Reaction, ADR)。(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2005年颁发的《药品不良反应手册报告和监测工作手册》)。下面这个图,清楚地显示了上述三者之间的关系。



药物不良事件、药品不良反应、药物错投之间的关系
(见:Nebeker JR, Barach P, Samore MH. Clarifying adverse drug events:
a clinician's guide to terminology, documentation, and reporting. Ann Intern Med. 2004 May 18;140:795-801.)


其实,这样的道理,对于任何一个稍有常识的人来说,都不难理解。假如有人在读了方舟子的一篇科唬文章之后,发生呕吐,他能够据此指控方舟子的文章具有导致呕吐的“毒性”吗?当然,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在确定这种可能性之前,我们必须设法排除导致呕吐的其他可能原因,以及这种现象是否还出现在别人身上。这种排除其他原因、确定药物本身是否直接导致不良反应的过程,在药理学上,一般遵循Naranjo等人在1981年制定的不良药物反应评价系统(Naranjo Scale)。详细步骤见下图。



可笑方舟子在批中医不科学时,张口闭口“个案不能说明问题”,动不动就拿出“双盲试验”这块大牌匾来否定中医中药的疗效。可是,当他要宣传中药是“毒药”的时候,他马上换了一副面孔,跑到另一个极端,不但不需要“双盲试验”了,他连国际学术界通用的鉴定程序都弃之不顾,而专门拿个案来“说明问题”:他证明复方甘草片有毒害作用的中文文献,几乎全部是“个案”:

[1]《复方甘草片成瘾1例》
[2]《复方甘草片成瘾3例》
[10]《甘草甜素片致儿童乳腺发育1例》
[16]《复方甘草片引起过敏性休克1例》
[17]《复方甘草片致药疹1例》
[18]《复方甘草合剂致低血钾症1例》
[19]《口服复方甘草片致低血钾下肢软瘫1例》
[20]《复方甘草合剂致速发过敏性喉头水肿1例》
[21]《过量复方甘草片致婴儿急性呼吸衰竭1例》


难怪他罗列这些文献时,连它们的标题都不敢写出来!

实际上,如果使用方舟子的这种方法,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证明,方舟子的每一本书都是“毒书”,每一篇文章都是“毒文”。          



被编辑4次。最后被学评网编辑于08/24/2011 09:17PM。

附件: .pdf (708.3 KB)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13393 查看) 亦明 02/02/2011 01:59P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3013 查看) jed 06/08/2011 11:47P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2564 查看) jed 06/08/2011 11:47PM
修改稿见附件。 (2602 查看) 亦明 02/04/2011 05:40AM
《想到哪写到哪》不能算佚名写的吧? (2742 查看) 星探 02/03/2011 10:31AM
这两篇文章的影响当时蛮大的,我怎么一点而印象都没有? (2952 查看) 亦明 02/03/2011 03:54PM
原来方中医在2008年科唬,使用的是2000年药典。 (2708 查看) 亦明 02/03/2011 12:29PM
Re: 原来方中医在2008年科唬,使用的是2000年药典。 (2594 查看) 星探 02/03/2011 12:52PM
纳米说szp是luye,我怎么看都不像。不过,方舟子对复方甘草片 (2949 查看) 亦明 02/03/2011 01:53PM
对亦明方学研究的几个建议 (2713 查看) idear 02/03/2011 05:00AM
Idear 兄请看短消息, 有事相求! 谢谢! (2601 查看) 圆排骨 02/03/2011 04:25PM
babyfat看了方舟子科普后有呕吐反应 (2629 查看) idear 02/03/2011 01:18AM
我看了方舟子科普后会生气,越看越气, (2838 查看) 爱玩儿 02/03/2011 05:28AM
亦明说得很对、驳得有理有据。美国最大药店之一CVS就有各种甘草药品出售,方舟子敢来“打假”吗? (4037 查看) zhiyan-le 02/02/2011 04:38PM
方肘子的确无知,中药和西药根本没有本质区别 (3033 查看) FooBar 02/02/2011 03:17PM
当然,如果方肘子是为了卖西药,那就容易解释了 (2675 查看) FooBar 02/02/2011 03:19PM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6367 查看) 亦明 02/02/2011 02:00P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2469 查看) 老北京人 06/11/2011 10:05A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2818 查看) 源泉流长 02/04/2011 10:59PM
哈哈,看亦明兄耐心细致地剥壳,是一种艺术的享受thumbs upthumbs upthumbs up (2534 查看) babyfat 02/02/2011 06:14PM
确实写得好! (2801 查看) 圆排骨 02/04/2011 04:43PM
baby同学新春快乐,你把你的大作《栓系松解术、脊膜修补术和肖氏术》 (3027 查看) 爱玩儿 02/02/2011 06:47PM
爱玩儿兔年快乐! (3078 查看) babyfat 02/02/2011 08:26PM
兔年快乐!期待着你的新作! (2984 查看) 爱玩儿 02/03/2011 05:30A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3213 查看) 圆排骨 02/02/2011 03:07PM
方肘子推销的那么多中医药书籍,有没有介绍复方甘草片的? (3161 查看) 圆排骨 02/02/2011 02:48PM
那些“参考文献“都是从别人那里抄来的参考文献标题, 方肘子自己并没有去查阅。 (3069 查看) 圆排骨 02/02/2011 03:22PM
关于“中国内科实用杂志”和“江西医学院学报” (3243 查看) 洪荞 02/03/2011 07:47PM
证据确凿:方肘子根本就没有亲自查阅他"引用"的 (2999 查看) 圆排骨 02/04/2011 04:21PM


对不起,您在本论坛没有发帖或回复的权限。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