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5969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February 02, 2011 02:00PM

七、江湖郎中方舟子的真相

本来,中药具有副作用,既不是方舟子首先发现的,也不是他首先总结的。事实是,“是药三分毒”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常识。而在今天的中国图书市场上,介绍中药副作用的书籍更是比比皆是。比如,仅在1998到2008年这十年时间,中国就出版了至少十部关于中药不良反应的书籍:

竺叶青:《常用中草药不良反应及其防治》(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1998年出版)
陈达理、周立红:《常用中药与不良反应》(军事医学出版社1998年版)
俞尚德:《中药不良反应防治》(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年出版)
欧明、王宁生:《中药及其制剂不良反应大典》(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
李玉琴、郭守琴:《常见中药不良反应及治疗》(中医古籍出版社2002年出版)
张冰、徐刚:《中药不良反应概论》(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5年出版)
卢海儒、文友民:《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6年出版)
苗明三:《中药不良反应及救治》(人民军医出版社2006年出版)
沈丕安:《中药不良反应与临床》(上海第二军医大学2007年出版)
张伯礼,翁维良:《中药不良反应与合理用药》(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出版)
周德生:《常用中药不良反应与防范》(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8年出版)


不用说,这些书的作者或者编者都是一些或者通晓中医中药理论、或者具有临床经验的专家学者。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像方舟子那样先编造一个“生物医学出身”,然后再谎称自己读得懂古文、“翻过中医典籍”,最后干脆宣布对中医“无需了解太多它的细节”就可以“批评中医”。看看这些作者的身份:

陈达理,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教授
竺叶青,上海医科大学教授
俞尚德,著名老中医
欧明,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
李玉琴,中卫市医药药材公司主管中药师
张冰,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
卢海儒,青海省人民医院医生
苗明三,河南中医学院教授
沈丕安,上海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
张伯礼,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教授
周德生,湖南中医药大学教授


显然,上面每本书中,都少不了甘草这个“国老”。比如,竺叶青的《常用中草药不良反应及其防治》就说甘草能引起“恶心、呕吐、头昏”等不良反应。并且,它还说:“大剂量仅少数患者出现一时性皮肤潮红、尿血等。亦有个别血压偏高,甚至出现抽搐或四肢肌肉轻度强直。”(77页)。在陈达理、周立红编著的《常用中药与不良反应》中,编者把甘草引起的不良反应分为三类:1,过量或长期服用;2,过敏反应;3,配伍不当。其实,只有第一类才是甘草本身所具有的特性,其余两类反应都是通过与其他因素互相作用而产生的。在第一类反应下面,编者说:

“甘草成分甘草甜素具有肾上腺皮质激素样生物活性,长期或大剂量服用甘草制剂会引起甲醛固酮增多症,出现高血压、低血钾以及因此而引起的头痛、浮肿、心肌损害、四肢无力等症状。有报道每日煎服5-10克,连续服用一年而引起上述症状。直接服用甘草甜素或甘草酸也会出现上述现象,动物实验中亦证明上述症状由甘草引起。”(《常用中药与不良反应》164页)。

在欧明、王宁生编写的《中药及其制剂不良反应大典》中,甘草引起的不良反应被分成毒性反应和过敏反应两类,而前者包括对内分泌系统、心血管系统、神经系统、生殖系统、对水、电解质的影响五个方面。(见该书53-54页)。

实际上,不仅关于中药不良反应的书籍遍地皆是,而且关于甘草不良反应的文章也多如牛毛。仅看看笔者随机找到的这些“综述”:

张萍、祝希娴:《甘草及其制剂药理与临床应用研究新进展》,《中草药》1997年9期
郑萍、晏媛:《甘草及其制剂的不良反应》,《中医药学报》1998年5期
姜卓、李孝成:《甘草的合理应用》,《药学研讨》2001年2期
徐会选:《甘草酸类药物的不良反应》,《药物不良反应杂志》2003年3期
王冬梅等:《甘草及其制剂的不良反应》,《中国药房》2004年1期
滕军:《甘草及其制剂的不良反应》,《临沂医学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5期
徐孝麟:《注意中药制剂的不良反应》,《医院药讯》2005年3期
李晓静、赵彬:《注意甘草及其甘草制剂的不良反应》,《内蒙古中医药》2006年2期
丁领娟:《浅谈甘草的副作用》,《实用中医药杂志》2006年2期
袁翠英、孔红:《甘草酸类制剂不良反应研究进展》,《农垦医学》2007年5期


也就是说,甘草的“真相”,早在被方舟子“揭露”之前就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个“比老中医还懂中医”的假冒伪劣“生物医学出身”来炒馊饭!换个方式来说,方舟子揭露中药的“真相”,就像是一个江湖骗子办班讲授“人生至理”,但其内容不过是“白天不用点灯”、“暴食容易撑死”之类妇孺皆知的常识。假如方舟子仅止于此,那也就罢了,他不过就是一个骗钱混饭吃的人而已。但实际上,他的所作所为就是在肆无忌惮地炫耀自己的无知、明目张胆地盗卖偷来的赃物、丧心病狂地摧残中华传统文化。

八、中医杀手方舟子的真相

那么,方舟子的这篇千字短文到底是怎么写成的呢?大致说来,他使用的是“双管齐下”、“三手齐伸”方法。所谓“双管”,一管是对中药的无知,一管是对中医的仇恨;所谓“三手”,就是抄袭剽窃偷文章。

1、嫁祸于人

前面提到,方舟子揭露的第一条真相就是:

“复方甘草片中起镇咳作用的有效成分是阿片,因为阿片能够抑制咳嗽反射中枢。阿片即著名毒品鸦片,因此临床发现服用复方甘草片能够成瘾,形成药物依赖。”

众所周知,毒品鸦片的“有效成分”是吗啡。而根据《中国药典》,“复方甘草片中起镇咳作用的有效成分”也是吗啡。那么,方生物医学出身为什么不敢把“罪魁祸首”吗啡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呢?这是因为,吗啡是货真价实的“西药”:由西人Friedrich Sertürner在十九世纪初发现,由西药公司Merck首先进行商业化生产和销售。(见英文维基百科“吗啡”条,[en.wikipedia.org])。不仅如此,在《中国药典》、《美国药典》(The United States Pharmacopeia,USP30-NF25)、《不列颠药典》(British Pharmacopoeia 2007)中,含有吗啡的药品更是屡见不鲜。所以,“能够成瘾,形成药物依赖”这样的罪责,本来应该由西药来承担。方舟子怎么肯做这样的赔本买卖!所以,他一面给复方甘草片扣上使用“毒品鸦片”的罪名,一面再反过来把“毒品鸦片”的罪过推到中药的头上。一个人得和中医中药有多大的仇恨,才会这么做呢?

实际上, 在《不列颠药典》中,有一味叫做Chlorodyne的药,其“有效成分”与复方甘草片完全几乎相同:不仅含有吗啡(Morphine Hydrochloride),而且还含有甘草浸膏(Liquorice Liquid Extract)。方舟子为什么不去揭露这味西药的“真相”呢?

2、指鹿为马

也就是出于对中医的刻骨仇恨,方舟子吝啬得不肯对甘草说一句好话。在列举该药的功效时,他偏偏要说那是“声称的功效”。可是,在罗列甘草的坏处时,他却把“西北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沙化日益严重”这样和中药本身沾不上边儿的滔天罪过都扣到了复方甘草片的头上,由此可见其居心有多么险恶。

实际上,尽管方舟子罗列了22篇文献,但可以肯定地说,绝大多数文献他不过就是读了标题而已,有的文献他连标题都没有读。比如,方舟子列举的第一篇文献是“[1]余明,中国内科实用杂志,1995,15(3):148”。但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中国内科实用杂志》。什么叫“内科实用”呢?由此可见这位生物医学出身,连基本的医学常识都没有。后来,复旦医学院边建超教授从《中国实用内科杂志》上找到了这篇文献,原来不过是一篇仅有200余字的病例报告,《复方甘草片成瘾1例》。

那么,方舟子把自己引用的刊物名称写错,是偶然的失误吗?当然不是。方舟子列举的第十篇参考文献是“[10]孙明,江西医学院学报,1995,30(4):255”。可是,查《江西医学院学报》1995年第四期目录,根本就没有这篇文章。(见:[www.cqvip.com])。倒是在“知网空间”,笔者查到有一篇孙明的《甘草甜素片致儿童乳腺发育1例》,出处是“《江西医药》1995年4期”。([www.cnki.com.cn])。

最让人惊讶的是方舟子引用的最后一篇文献,“[22]孙秀芝,中华儿科杂志,1995,15(3):148”。用这个字串搜索互联网,几乎全部是来自方舟子的这篇《复方甘草片》,连文章的标题都找不到。到《中华儿科杂志》去找,则1995年第三期上根本就孙秀芝这个作者,也没有关于甘草的文章。笔者通过interlibrary loan渠道索取这篇文章,尽管再三尝试,最终也还是无功而返。

事实是,不仅中文文献被方舟子搞得乱七八糟,即使是英文文献,方舟子也能够搞错。比如,他列举的第五篇文献是“[5] Sigurjonsdottir HA et al, Hum Hypertens. 2001, 15:549-552”。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Hum Hypertens”,倒是有一份J Hum Hypertens。看方舟子排列文献的格式,可以肯定地说,他使用的是“拷贝/粘贴”方式。那么,像这样的错误,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按照方舟子口口声声的“奥卡姆剃刀”原则,“在对同一现象有两种解释时,应倾向于采用简洁的一种”,则“偷来的”这个解释就是最简洁的。

3、鸡鸣狗盗

方舟子当然不会仅仅偷窃别人的参考文献。就在他的《复方甘草片》出现的第二天,就有人指出了方文下面这两段文字是抄袭自他的文献“[3]孟宪泽等,中西医结合学报,2006,4(6):556”。且看这位没有留下姓名的作者所作的比较:

方文:中药使用的甘草药材是豆科植物甘草、胀果甘草或光果甘草的干燥根及根茎。中医认为甘草有益气补中、缓急止痛、润肺止咳、泻火解毒、调和诸药的功效,是中药中的“国老”,是最常用的中药药材之一,大部分中药药方都搭配了甘草,所谓“十方九草”…

文献[3]:科学利用甘草,保护我国生态环境和药材资源甘草为豆科植物甘草、胀果甘草或光果甘草的根及根茎。作为传统中药,始载于《神农本草经》,被列为上品,应用历史悠久,是中药中最常用的药材之一,中医界素有“十方九草”之说。中医理论认为甘草具有补脾益气,清热解毒,祛痰止咳,缓急止痛,调和诸药等功效,可用于治疗…

方文:甘草是生长在干旱荒漠区的一种耐旱、寒、热和盐碱性的良好的固沙草本植物。近年来由于对甘草的市场需求量大,我国出现采挖甘草的狂潮,使我国西北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沙化日益严重[3]。

文献[3]:1甘草的生态价值甘草是生长在干旱荒漠区的一种耐旱、寒、热和盐碱性的良好的固沙草本植物…2甘草的资源状况近年来,由于市场需求量大,价格不断攀升,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我国出现了采挖甘草的狂潮。同时由于对西北环境资源的不合理开发和利用,甘草的生存空间日益减小,使我国野生的甘草资源遭到极大的破坏,当然也使我国西北的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的破坏…滥挖甘草等固沙植物以及过度放牧等原因,造成大面积草场沙化,导致我国西北地区沙化日益严重…

(佚名:《想到哪写到哪》。这个帖子在2008年12月13日被一个ID是bigcat的人转到新语丝读书论坛,网址是[www.xys.org],但马上就被方舟子删除了。它现存的地址是:[xys.cnhub.net])。


方舟子的《复方甘草片》总共不过一千字左右,但是,即使是写这么短的文章,他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双好偷的手!

九、“中医骗子”方舟子的真相

众所周知,方舟子如果不偷窃别人的文字,他根本就无法“科普”,所以他的“科普”文章几乎从来不敢开列参考文献,其原因就是怕被别人抓住剽窃证据。可是,在写作《常用中成药的真相》时,方舟子却反常地篇篇引经据典,句句有出处,并且还有不少外文文献。据笔者统计,方舟子的17篇《常用中成药的真相》,共引用了8篇新闻报道,101篇中文科技文献,59篇英文文献。而《复方甘草片》是引用文献总数(22篇)冠军、引用中文科技文献总数(14篇)冠军、引用英文文献总数(8篇)并列冠军。

问题是,这些文献真的能够证明方舟子所揭露的“真相”吗?

1、“复方甘草片能够成瘾”真相

前面提到,方舟子引用的中文文献,几乎全部是个案。而按照他否定中医中药疗效的惯用招术,“个案不能说明问题”,则这些文献的作用为零。实际上,即使我们不学方舟子的这种胡搅蛮缠的无赖手法,我们也可以十分容易地看出这些文献并不能证明方舟子所要揭示的“真相”。比如,方舟子引用的第一篇文献就是那篇他连刊物名称都写错了的“[1]余明,中国内科实用杂志,1995,15(3):148”。全文见下图:



方舟子引用的文献[1]全文
(见:《中国内科实用杂志》1995年3期148页。感谢边建超教授帮助查找这篇文献。)


事实是,在复方甘草片的说明书上,明明有这样的文字:“本品不宜长期服用,如服用3-7天症状未缓解,请即时咨询医师。”不遵医嘱,不遵药品说明书,连续服用三个月而成瘾,有什么可奇怪的呢?实际上,很多不含“毒品”的止痛西药都可以成瘾,这在西方已经是严重的社会问题了。方舟子怎么不把它们打成“毒药”呢?

可笑方舟子引用一篇文献还觉得不够,又引了“[2]汤明启,医药导报,2003,22(3):195”来证明“临床发现服用复方甘草片能够成瘾,形成药物依赖”。可以肯定地说,方舟子或者没看“文献[1]”,或者没看“文献[2]”,或者这两篇文献都没看。因为“文献[2]”是一篇只有几百字、参考了三篇文献的“综述”。它的三篇参考文献,每篇介绍一个成瘾病例(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第一个病例就是方舟子列举的“文献[1]”。

方舟子引用的第三篇中文文献就是他从中抄袭了大约二百字的“[3]孟宪泽等,中西医结合学报,2006,4(6):556”。本来,这是一篇为甘草唱赞歌的文章,看看这段话: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甘草具有类固醇激素样作用,能调节免疫反应,还有抑制溃疡、抗炎、抗菌、抗病毒、抗肿瘤、解毒、降脂、保肝、镇咳、祛痰、抗利尿、解痉、镇痛等作用[2,3],同时甘草制品还作为食品和化妆品添加剂在世界范围广泛使用[4]。”

方舟子当然不会把这样的“真相”告诉读者。他引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要给甘草扣上“破坏生态环境”的罪名。

2、“甘草能致心肌损伤”的真相

方舟子引用的第四篇中文文献是“[6]张永生等,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0,10(10):68”,它被方舟子用来证明“甘草能致心肌损伤”。查这篇文献,《甘草甜素致心肌损伤的电镜观察》,原来这是用老鼠做试验得到的结果。再仔细查看这篇文献,猫腻又出来了:供试老鼠被按照每公斤体重每天饲喂200毫克甘草酸、连续饲喂了六周,然后测量血压,检查心肌。这样的剂量,相当于60公斤体重的人,每天服用1600片复方甘草片,连续服用了42天!就算是吃大米饭,这么吃也会吃出病来吧?(著名的beriberi病就是因为吃大米饭而导致的)。从另一方面来看,在这么大的剂量之下,老鼠竟然没有死亡,这岂不说明甘草酸并不像方舟子说的那么可怕吗?

事实是,在文献[6]发表之前一年,已有意大利人发表了更为详尽的研究结果。他们的结果显示,即使按照每公斤体重每天给大鼠腹腔注射2000毫克甘草酸,也没有发现心脏异常。(见:Rossi T et al. Correlation between high intake of glycyrrhizin and myolysis of the papillary muscles: an experimental in vivo study. Pharmacol Toxicol. 1999 Nov;85:221-9.)方舟子为什么对这样的结果视而不见,却一反常态地拿他看不起的中文论文当证据?

3、“导致乳腺发育”、“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真相

方舟子引用的第五篇中文文献是“孙明,江西医学院学报,1995,30(4):255”,用来证明“儿童服用甘草甜素片能导致乳腺发育”。笔者没能找到这篇连方舟子都不知道发表在什么杂志上的文章,但是,通过一篇综述,窥见了其中的端倪。原来,在网上有一篇署名“徐孝麟”、题为《注意中药制剂的不良反应》的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孙明[9]报道,1名8岁女患儿服用甘草甜素片75mg,bid,3mo 后 乳房胀痛,查体两乳腺肿大如贰分硬币大小,触之疼痛,停药1mo后,患儿两乳腺恢复正常。该文作者认为,此作用可能与甘草的雌激素样作用有关,需在临床应用中注意观察。”(见:[www.scyjw.com])。

徐孝麟开列的[9]就是“孙明.甘草甜素片致儿童乳腺发育1例[J].江西医学院学报,1995,30(4 ):255.”也就是说,连作者都不敢肯定地说,所谓的乳腺肿大与甘草直接相关,可是,方舟子却铁嘴钢牙般地咬定“儿童服用甘草甜素片能导致乳腺发育”。再者说,“乳腺肿大如贰分硬币大小”,和“乳腺发育”是一回事吗?(作者余明是江西医学院口腔医院的医生。)

方舟子引用的第六篇中文文献实际上是一本书,“[12]张冰等,中药不良反应概论,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5:179”,用来证明甘草能“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笔者没有找到这本书。但是,根据欧明、王宁生的《中药及其制剂不良反应大典》,其说法是:“甘草含雌二醇,有雌激素样作用,可致女性乳腺肿大,男性阳痿,睾丸、阴茎萎缩。”显然,这段话只不过是在说一种可能性,但方舟子却把它篡改成了现实性。截止目前为止,笔者尚未发现一例甘草“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的病例报道。

4、“婴儿急性呼吸衰竭”真相

限于篇幅和资料来源,笔者无法逐一评价方舟子所引用的中文文献。下面再分析一篇。方舟子引用“[21]吴伟群等,临床荟萃,2000,15(4):185”来证明复方甘草片能够导致“婴儿急性呼吸衰竭”。原来,这篇文献的标题是《过量复方甘草片致婴儿急性呼吸衰竭1例》。过量用药出现事故,怎么能归咎于药品本身呢?再看看它的摘要:

“患儿,男性,40天,体重3.5Kg,因咳嗽2天,呼吸浅慢6小时伴呼吸停止10余分种入院。该患儿于2天前因咳嗽到某一私人诊所就诊(具体不详),经治疗后上症未见明显好转,并于第2天继续于原诊所就诊,医生予加用‘复方甘草片’2片,嘱分次服用,其家属回家后未按医嘱,予复方甘草片2片一次性口服,约 30分钟后,患儿出现呼吸变浅变慢,6小时后出现呼吸停止,10多分钟后急送到我院。”

假如方舟子真的是“生物医学出身”,仅从上面这一百多字就可以提出这样的疑问:那家“私人诊所”曾经怎样“治疗”这个婴儿的?既然复方甘草片是“加用”,那么在此之前服用的是什么药物?就算“婴儿急性呼吸衰竭”是由复方甘草片直接导致的,并且我们不去为“过量”来辩解,方大夫怎么就没有想到起“慢慢地毒死”作用的“有效成分”可能是西药吗啡,而不是中药甘草呢?

总之,如果应用“Naranjo不良药物反应评价系统”来衡量方舟子举出的那些中文文献,不要说在西方现代生物医学刊物上不可能被发表,即使得到发表,它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也不能证明那些不良反应病例是复方甘草片的本身特性——特别是其中的甘草成分——,所导致的。可是,就是这样的东西,却成了方舟子攻击中医中药的“致命武器”。

十、“假洋鬼子”方舟子的真相

那么,方舟子引用的8篇英文文献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吗?下面,笔者就逐篇分析,看看“真相”如何。

1、“假性醛固酮增多症”

方舟子引用的第一篇英文文献是:Licorice-induced pseudoaldosteronism (甘草诱导假性醛固酮增多症),发表在1968年8月12日出版的JAMA上(205:492-496)。根据这篇文章,方舟子说:

“甘草的主要成分是甘草酸(甘草酸的钾盐和钙盐俗称甘草甜素,是甘草的甜味成分),它具有和人体肾上腺皮质产生的激素醛固酮相似的作用,因此长期或大剂量服用甘草可引起‘假性醛固酮增多症’”。

如果仅看文献的标题,方舟子说的似乎不错。可是,一看论文,“真相”就暴露出来了。原来,根据这篇文献,所谓的“长期或大剂量”是这么回事: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在过去六七年中,每天要吃含有500毫克甘草酸的甜食。按每片复方甘草片含有7.5毫克甘草酸计算,这相当于他每天吃67片复方甘草片,连续吃了六七年。这个病人在停食甘草酸食品之后,病情得到好转。而医生为了证实他的疾病确实来自甘草酸,就又拿他进行了10天这样的试验:第1-2天,每天给他1克甘草酸铵,第3-5天每天2克,最后五天,每天4克。(Ammonium glycyrrhizate was given in doses of 0.5 gm every 12 hours for two days, followed by 1 gm every 12 hours for three days, and finally 2 gm every 12 hours for five days.)。这相当于让他分别每天服用133片、267片、533片复方甘草片,十天内总共吃了3733片!即使是换算成“方舟子牌”复方甘草片,每片含22.5毫克甘草酸,也相当于吃了1244片!这样的“大剂量”,什么样的药能够不产生“不良反应”呢?【注:甘草酸能够诱导假性醛固酮增多症,是医学界的共识。但方舟子引用的这篇文献,并不能证明合理服用复方甘草片会产生这样的副作用。】

2、“连续服用2周就能导致高血压”

方舟子引的第二篇英文文献就是那篇把刊物名称写错了的文章,标题是Liquorice-induced rise in blood pressure: a linear dose-response relationship (甘草诱导的血压升高:剂量—反应线性关系),发表在2001年8月的J Hum Hypertens上(15:549-552)。根据这篇文章,方舟子说:“实验表明,即使每天服用甘草的量只有50克,连续服用2周就能导致高血压。”【注:方舟子号称自己在美国生活了多少多少年,但他实际上并不知道上述医学文献所说的“Liquorice”是指以甘草为原料制成的甜点,而非“甘草”本身。】

而事实是,根据这篇文献,连续两周每天食用50克甘草甜点,血压仅仅升高3.1。并且,在连续食用四周后,血压比不食用甘草的对照组仅升高1.9,统计学测验表明,差异不显著。实际上,在方舟子引用的第四、第八篇英文文献中,都明确记载长期食用甘草对血压没有影响。(下详)。但方舟子是绝对不会告诉中国公众这样的“真相”的。【注:甘草酸能够导致暂时血压升高,是目前医学界的共识。但同样的,这篇文献并不能证明合理服用复方甘草片会导致高血压。】

3、“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

方舟子引用的第三篇英文文献标题是Estrogen-like activity of licorice root constituents(甘草根成分具有雌激素样活性),发表在2004年7月的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 上(91:147-155)。根据这篇文献,方舟子说:“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吗?当然有。原来,他接着连引五篇文献说:

“孕妇服用甘草能导致早产[8][9]。有临床报道,儿童服用甘草甜素片能导致乳腺发育[10]。甘草能降低男子血液中睾酮的含量[11],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12]。”

显然,方生物医学出身是要把这几条罪过都算到“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的头上的。而事实是,这篇论文所说的“甘草根成分”,已经不是方舟子说的“甘草的主要成分”甘草酸了,而是光甘草定(glabridin)和光甘草素(glabrene)。不仅如此,这篇文献实际上是在为甘草唱赞歌:这两种甘草成分有可能替代治疗更年期反应药物中的雌性激素,因为后者能够引发心脏病。所以,这篇文章的作者在摘要的结尾说:“we suggest the use of glb with or without E2 as a new agent for modulation of vascular injury and atherogenesis for the prevention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我们建议,利用光甘草素,与雌二醇合用或者单独使用,调节血管损伤或粥样动脉硬化,以防止更年期以后妇女的心血管疾病。)也就是说,对于甘草的好的“真相”,方舟子不仅不敢“揭露”,他反倒要竭力掩盖。不仅如此,他还要利用人家文章的标题来耸人听闻,制造甘草有害的“真相”。什么样的人,会这么邪恶?!

4、“甘草能导致早产”

在制造了“甘草有类似雌激素的作用”这样的恐慌之后,方舟子连引两篇英文文献来证明“孕妇服用甘草能导致早产”。这两篇文章都来自芬兰赫尔辛基大学的同一组科学家,题目分别是Birth outcome in relation to licorice consumption during pregnancy(在怀孕期间食用甘草与婴儿出生的关系)和Preterm birth and licorice consumption during pregnancy(怀孕期间食用甘草与早产),分别发表在2001年6月1日和 2002 年11月1日的Am J Epidemiol上(53:1085-1088; 156:803-805)。这两篇文章是所谓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人员怀疑孕妇怀孕期间食用甘草甜点,会导致新生儿体重下降,于是通过问卷调查方法来验证这个假设。他们把孕妇分成三组:怀孕期每周摄取不到250毫克甘草酸为低组,250-499毫克为中组,超过500毫克为高组。按道理说,方舟子刚刚说完“即使每天服用甘草的量只有50克,连续服用2周就能导致高血压”,那么,高组的孕妇应该都患有高血压吧?事实是,他们的调查结果恰恰相反:在没有高血压病史的孕妇中,摄取甘草酸的多少与血压高低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三组孕妇完全一致,都是118毫米汞柱。而在有高血压病史的孕妇中,血压高低与摄取甘草酸的多少呈负相关:低组129,中组123,高组118。也就是说,方舟子引用的文献[8],是在抽他引用的文献[5]的耳光。

那么,“甘草酸能导致早产”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研究人员得到的数据是,低组的怀孕期为40.1周,中组为40.0周,高组为39.7周。也就是说,与低组孕妇相比较,高组孕妇的怀孕时间缩短了2.5天。可是,即便如此,在三组之间,出生婴儿的体重也没有明显差异。

实际上,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这篇论文的数据,就可以看出这个结果的可疑之处:在高组中,有数例(具体数目不详,大约是三、四个。见下图)早产,分别为33.5周和35周。由于高组人数只有110人,这几个特殊的例子,就可以把全组的数据拉下来一天。如果刨除这几个特殊的例子,则高组和低组的差异就很难说是否具有统计学意义了。(低组和中组的孕妇人数为896人)。



孕妇怀孕期间甘草酸食用量与怀孕期长短的关系
黑点为每周摄取甘草酸低于499毫克的孕妇,白点为每周摄取甘草酸超过500毫克的孕妇。
纵坐标为累积百分率,横坐标为怀孕期(单位为周)。
见:Am J Epidemiol. 2001 Jun 1;153:1085-8.



5、“甘草能降低男子血液中睾酮的含量”

方舟子引用的第六篇英文文献是“[11]Armanini D et al, N Engl J Med. 1999, 341:1158”,用来证明“甘草能降低男子血液中睾酮的含量”。这篇文章的标题是:Reduction of serum testosterone in men by licorice (甘草降低男人血清中睾酮含量),作者为意大利帕多瓦大学(University of Padua)的研究人员。他们的试验是这么做的:七位22-24岁的男人,每天摄取500毫克甘草酸,四天和七天之后测血清中的睾酮。他们得到的结果是:食用甘草酸之前,睾酮平均值为740;四天后,平均值为414;七天后,平均值484。停止食用四天之后,睾酮含量回升到704。按道理讲,这样的结果确实很让人震惊。

也就是因为如此,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的科学家才又重复了他们的试验。可是,这组科学家试验了20个男人,却没有得到意大利人那样的结果。换了不同品牌的甘草再次试验,结果还是一样。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美国人注意到,意大利人的试验数据,标准差变化很大:食用甘草酸之前,标准差为216;停止食用甘草酸四天之后,标准差是42。这不符合统计学规律。很可能在那七个试验者中,有至少一个人的睾酮含量过高或过低,结果他一个人的睾酮变化就可以影响整个试验的结果。(见:Josephs RA et al. Liquorice consumption and salivary testosterone concentrations. Lancet. 2001 Nov 10;358:1613-4.)

到了2006年,又有两篇文章发表证明甘草对雄性的睾酮含量没有影响。一篇文章来自瑞典的科学家,也就是方舟子文献[5]的同一组研究人员。他们的结论是:适量的甘草酸对性甾醇类激素的含量没有什么影响。(见:Sigurjonsdottir HA et al. Liquorice in moderate doses does not affect sex steroid hormones of biological importance although the effect differs between the genders. Horm Res. 2006;65:106-10.)另一篇文章来自南韩的科学家。他们用老鼠做试验材料,按每公斤体重饲喂不同剂量的甘草酸,长达13周。他们的试验结果是:即使是按每公斤体重饲喂2000毫克甘草酸,老鼠也没有出现什么临床异常现象,包括血清中的生物化学指标和精子质量。(Sang-Bum Koh et al. Thirteen-Week Repeated-Dose Oral Toxicity of Licorice Root in F344 Rats. Laboratory Animal Research 2006 22:1-8.)

最好笑的是,方舟子这位生物医学出身,好像一听说甘草具有雌性激素作用就以为它能够“导致(儿童)乳腺发育”;一听说甘草能够降低睾酮,就以为它会“导致阳痿、睾丸和阴茎萎缩”。对他来说,只要是转基因食品,他看到的都是阳光一面;只要是中医中药,他看到的都是阴暗一面。实际上,即使是意大利科学家的试验结果得到证实(他们后来又重复出了自己的试验结果,见:Armanini D et al. Licorice consumption and serum testosterone in healthy man. Exp Clin Endocrinol Diabetes. 2003 Sep;111:341-343),但这也并不能说明这是甘草的“毒性”。有人就指出,甘草的这个特性,可能会对防治前列腺癌、男性型秃顶有用。(见:Bergner, P. Glycyrrhiza: Licorice root and testosterone. Medical Herbalism 2001 11:11-12.)2007年,这组意大利科学家尝试利用甘草的这个特性来治疗妇女的“多囊性卵巢综合症”(见:Armanini D et al. Treatment of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with spironolactone plus licorice. Eur J Obstet Gynecol Reprod Biol. 2007 Mar;131:61-67.)不仅如此,他们还发现甘草酸具有减肥的功能。(Armanini D et al. Glycyrrhetinic acid, the active principle of licorice, can reduce the thickness of subcutaneous thigh fat through topical application. Steroids. 2005 Jul;70:538-542. )

方舟子会告诉你这个“真相”吗?

(方舟子引用的最后两篇英文文献,是关于日容许摄入量的,已经在前面讨论过了。不赘。)

十一、小结

方舟子说中医是伪科学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中医在两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没有什么发展,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本经典著作。而我们知道,方舟子在1997年就开始反中医,到2008年,已经有了11年的反中医历史。以方全才三个月就能够通读廿四史的绝世神功,到了2008年,他岂不应该对中医中药的理论和实践了如指掌吗?可事实却是,他连什么是中药、什么是西药这样的基本事实都搞不清楚。

假如方舟子批中医真的是为了不让中国人民被“中医骗子”害死,被中药“慢慢地毒死”,我们也还是能够对他的任意妄为给予宽容和原谅——他不过是才疏学浅、无知无畏、好心办了坏事而已。但实际上,方舟子早就盼望着中国出现“一次奇迹的毁灭”(见方舟子《最后的预言》),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地震学家预测预报地震恨之入骨,如同祖坟被掘。他怎么肯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而 “打假”、“反伪”。其实,只要看一看方舟子及其信徒们在反中医时所表现出来的穷凶极恶、丧心病狂,我们就可以知道,方舟子反中医的目的只能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

确实,从其陷害甘草这个案例来看,方舟子反中医的手段和方式与他陷害肖传国几乎是一模一样——那就是专门寻找对其不利的“证据”,而对那些有利、有益的证据则坚决予以封杀。实际上,为了把甘草打成“毒草”,把中药打成“毒药”,方舟子连栽赃的手段都用上了。幸亏复方甘草片没有导致集体中毒事件。否则的话,连生产这类药品的厂家都肯定要被方舟子株连进去。中医中药到底怎么得罪他了,会让他如此痛恨?反过来说,一个人得怎样的邪恶,才能够如此地痛恨一个自己不懂得的知识体系?

在《中医批判小问答》中,方舟子曾说过这样的“名言”:

“我得感谢中医没有在我的祖宗留下后代之前就将其毒死。”

对此,亦明兄只能对中医的“无能”发出“真遗憾”这样的感叹!

【注:“真遗憾”是方舟子在得知死对头老刘没有在汶川地震中遇难而发出的感叹。详见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99页。】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2/03/2011 07:47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12750 查看) 亦明 02/02/2011 01:59P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2801 查看) jed 06/08/2011 11:47P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 (2351 查看) jed 06/08/2011 11:47PM
修改稿见附件。 (2383 查看) 亦明 02/04/2011 05:40AM
《想到哪写到哪》不能算佚名写的吧? (2531 查看) 星探 02/03/2011 10:31AM
这两篇文章的影响当时蛮大的,我怎么一点而印象都没有? (2737 查看) 亦明 02/03/2011 03:54PM
原来方中医在2008年科唬,使用的是2000年药典。 (2492 查看) 亦明 02/03/2011 12:29PM
Re: 原来方中医在2008年科唬,使用的是2000年药典。 (2384 查看) 星探 02/03/2011 12:52PM
纳米说szp是luye,我怎么看都不像。不过,方舟子对复方甘草片 (2722 查看) 亦明 02/03/2011 01:53PM
对亦明方学研究的几个建议 (2499 查看) idear 02/03/2011 05:00AM
Idear 兄请看短消息, 有事相求! 谢谢! (2391 查看) 圆排骨 02/03/2011 04:25PM
babyfat看了方舟子科普后有呕吐反应 (2410 查看) idear 02/03/2011 01:18AM
我看了方舟子科普后会生气,越看越气, (2612 查看) 爱玩儿 02/03/2011 05:28AM
亦明说得很对、驳得有理有据。美国最大药店之一CVS就有各种甘草药品出售,方舟子敢来“打假”吗? (3797 查看) zhiyan-le 02/02/2011 04:38PM
方肘子的确无知,中药和西药根本没有本质区别 (2798 查看) FooBar 02/02/2011 03:17PM
当然,如果方肘子是为了卖西药,那就容易解释了 (2468 查看) FooBar 02/02/2011 03:19PM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5969 查看) 亦明 02/02/2011 02:00P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2250 查看) 老北京人 06/11/2011 10:05A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2593 查看) 源泉流长 02/04/2011 10:59PM
哈哈,看亦明兄耐心细致地剥壳,是一种艺术的享受thumbs upthumbs upthumbs up (2320 查看) babyfat 02/02/2011 06:14PM
确实写得好! (2571 查看) 圆排骨 02/04/2011 04:43PM
baby同学新春快乐,你把你的大作《栓系松解术、脊膜修补术和肖氏术》 (2808 查看) 爱玩儿 02/02/2011 06:47PM
爱玩儿兔年快乐! (2857 查看) babyfat 02/02/2011 08:26PM
兔年快乐!期待着你的新作! (2772 查看) 爱玩儿 02/03/2011 05:30AM
Re: 方舟子“废医验药”的真相——“复方甘草片”篇(续) (2982 查看) 圆排骨 02/02/2011 03:07PM
方肘子推销的那么多中医药书籍,有没有介绍复方甘草片的? (2943 查看) 圆排骨 02/02/2011 02:48PM
那些“参考文献“都是从别人那里抄来的参考文献标题, 方肘子自己并没有去查阅。 (2859 查看) 圆排骨 02/02/2011 03:22PM
关于“中国内科实用杂志”和“江西医学院学报” (3018 查看) 洪荞 02/03/2011 07:47PM
证据确凿:方肘子根本就没有亲自查阅他"引用"的 (2783 查看) 圆排骨 02/04/2011 04:21PM


对不起,您在本论坛没有发帖或回复的权限。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