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库()- 中国学术评价网
 
精神科医生的呓语—且看Psychina如何曲解“肖氏弧” (2915 查看)
发布: babyfat
日期: February 26, 2011 12:22AM

Psychina是何方神圣?

混迹新语丝的人都知道,此人是一名精神科医生,又名“赛中国”。据说,赛医生最尊敬的人就是“斗士”方舟子。近来,为了响应方舟子的号召,Psychina加入了围剿肖传国医生的大军,号称花了半支烟的功夫破解了 “肖氏反射弧”,居然还自诩“态度科学靠谱”!我们来看看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在错的最离谱的地方用蓝字显示)

引用[www.starlakeporch.net]
Quote

我的态度科学靠谱,还请你帮忙照老肖要一张SCI的尿动力图,我需要对照学习。
PETERS在文章里面给了2个图,这样就方便了非专科人员的学习。我对这个文章中描述的SB的人工反射弧本质上是条件反射的判断主要是来自于对2个图的学习和理解。
请先看图3,这个没有建立人工反射的1号病人,在主动加腹部压力以后,记录到的幅度不大,但是可以看到逼尿肌的压力同步增加,其幅度不亚于(乃至高于)图 2中建立了被认为是反射的病人受到大腿皮肤刺激所产生的逼尿肌压力,也就是说,对于SB这样的神经分布没有完全切断的状态,大脑是有一定的控制作用的。开头的时候2个压力不太协调,但是如果图3和图2的记录速度是一致的话,那么在约10秒后,腹部压力的毛刺读的变化就和逼尿肌压力完全同步了,直到最后结 束,持续时间为2-3分钟。
注意看腹部压力线的毛刺和直线之间的变化,腹部压力的整体改变不明显,但是毛刺是加压,直线是放松。
再看图2,LL3刺激需要5秒才开始检测到逼尿肌压力,10秒到高峰,注意它和腹部压力的同步性,腹部压力一旦放松,逼尿肌压力就消失,和图3的模式完全雷同:开头不够协调(腹部压力改变在皮肤刺激后立刻出现,即记录的毛刺),随后就是有腹部压力的毛刺就有逼尿肌压力增加,腹部压力变直线,逼尿肌压力就回落到零位。
根据肖传国的研究,(人工体神经2内脏神经反射弧的神经电生理研究  刘钊 刘长金 胡新武 杜茂信 肖传国 中华医学杂志2005年5月25日第85 卷第19期 NatlMed J China, May 25, 2005,Vol 85, No119),人工反射弧再生的传出神经较对照具有更快的传导速度。结论:躯体运动神经与内脏运动神经吻合后,体神经运动神经轴突可以再生替代内脏运动神 经,并通过盆神经节支配膀胱逼尿肌。
这个传导速度是以毫秒计算的,是迅雷不及掩耳的肉眼无法辨别速度差异的传导,逼尿肌的反应时间也是毫秒的单位,到记录压力的延误,应该低于5秒。
这2个图说明了,逼尿肌压力和腹部压力是一个主观的过程,是条件反射,是经过了大脑的高级神经活动。图2的右边刺激RL2-4的时候,膀胱逼尿肌压力没有与腹部压力同步,有腹部压力但是没有膀胱逼尿肌压力,这证明了SB不完全的神经损害,和我们正常人一样可以选择性地收腹而不至于影响逼尿肌导致漏出尿来。
图2也不知道是几号病人,在刺激RL3的时候,放松了警惕,本该没有反应的膀胱逼尿肌压力突然达到了一个短暂的峰值。

赛医生行文带有典型的“赛氏风格”,说的好听点是“高深莫测”;说得不好听呢,是深深地打上了“zhuangbility”的烙印。精神科医生看了Peters等发表的论文之后,提出上述质疑。他论证的过程外行当然看不懂,但结论却简单直白:所谓“肖氏反射弧”其实并不存在,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嘿嘿,看不懂过程不打紧,只要接受我的结论就行了,人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可惜的是,如果你稍加学习,就会发现这位赛医生没有任何神经泌尿外科的常识,这个“质疑”从过程到结果都是极其荒谬的。下面,babyfat就来给大家科普一下Peters论文的相关内容,顺带批驳一下赛医生的荒谬性。首先,我们得先学会分析尿动力学资料。

所谓尿动力学资料,是在排尿前后,通过运用现代计算机及传感技术测得的膀胱及尿道的一系列参数,藉以判断排尿过程是否合理。这些参数包括各部位的压力、尿流量和反映尿道括约肌收缩的肌电图资料等等。原理见图1。

图1:尿动力学检测

我们结合下面两张图来具体分析:(由赛中国提供)


1. Fig 3
Fig 3是一个压力-流量图,包含以下两个部分

【压力图】:包括膀胱内压(Pves)、腹内压(Pabd)和逼尿肌收缩压(Pdet)。
医生在病人的膀胱和直肠内放置测压导管,分别用来记录膀胱内压(Pves)和腹内压(Pabd)。膀胱位于腹腔之中,因此测到的膀胱内压是外来的压力(腹内压)和膀胱自身产生的压力(逼尿肌收缩压)之和。逼尿肌收缩压无法直接测得,但仪器会通过运算而输出这个数值(膀胱内压-腹内压)。为什么要检测这些压力呢?原来,膀胱内压是驱使排尿的主要动力,这个动力既可来源于逼尿肌主动收缩产生的压力,也可以来源于腹腔所给予的压力,分别检测这些压力就是为了明确“尿动力”究竟来自何方。(原理见图2)

图2:测压原理图

人的尿液在源源不断地产生,它们循肾盂归于膀胱,膀胱就是承接储尿和排尿的重要器官。膀胱充盈至一定程度即产生所谓尿意:分布于膀胱的牵张感受器受刺激而兴奋,并通过传入/感觉神经将冲动传至脊髓低位排尿中枢和脑干和大脑皮层的排尿反射高位中枢。这个时候发生的排尿行为中,膀胱内压既可直接来源于逼尿肌收缩所产生的收缩压(逼尿肌收缩受骶神经前根/传出神经支配),也有一部分来源于腹内压。压力图就是实时监测排尿时各部位的压力变化,以厘清各部位的contribution。(见图3中间的三条曲线,其中图中标出的数值对应的是左侧竖虚线时的压力值。)

正常人在静息状态下逼尿肌是放松的(收缩压为零),但在咳嗽或运动时腹内压升高,这样膀胱内压也就升高了,但我们可以通过收缩尿道外括约肌来“憋尿”;但若下尿道受损(盆底肌肉、尿道周围及盆底组织萎缩)时,“憋尿”的过程无法进行,膀胱压力高过下尿道压力,便会出现尿失禁,这种尿失禁又称压力性尿失禁(stress incontinence),通常发生于女性。这个病人在术前就有压力性尿失禁,在手术后得到了改善。

【流量图】:测压导管放置完毕后,医生让病人摄入水分,然后嘱咐病人排尿,并实时监测排尿量和流量(最上面两条曲线)。

【分析】:这个病人摄入了200毫升的水(VH2O,最下面的曲线),排出了185毫升的尿,残余尿量为15毫升(200-185),尿量和尿流率分别记录于Volume和flow rate两条曲线(最上方)。

再注意看中间的三条压力曲线,腹内压(Pabd)基本维持在30cmH2O,最初有一个32 cmH2O的峰值,随后回落至30cmH2O左右(赛文所谓的“毛刺是加压,直线是放松”乃无稽之谈,显然是在用读肌电图的方法分析压力图,压力以实时测得的数值为准);与此同时,逼尿肌收缩压(Pdet)稳步升高,并出现两个峰值(30cmH2O左右),在这两个压力联合作用下(即膀胱内压,Pves),排尿量逐步上升,最后定格在185毫升。

2.Fig 2

这是另一个病人的尿动力学资料,与Fig 3不同,这个病人成功地建立起了“肖式反射弧”(瘙痒皮肤-逼尿肌收缩-排尿),所以这张图的主要目的有两个:

① 确认瘙痒刺激能否激发逼尿肌收缩。在给予刺激后,实时记录逼尿肌收缩压,这部分资料反映在压力图中。.

② 确认逼尿肌和尿道外括约肌是否在协同运作。排尿动作由两部分组成:逼尿肌收缩“逼尿出胱”和括约肌舒张“请尿入壶”。所以不仅要有压力图来记录Pdet,还得借助肌电图(EMG)来记录尿道外括约肌的电活动,用来判定括约肌的收缩情况。肌电图中出现的毛刺即代表肌肉有活跃的电活动存在(即括约肌收缩),峰值越高,收缩的越厉害。

再来看图:从上到下以此为Pves(膀胱内压,洋红色)、Pabd(腹内压,蓝色)和Pdet(逼尿肌收缩压,绿色)。
需要注意的是, Pdet这张图同时叠加了括约肌肌电图(红色),以方便判断二者的协同情况。

从Fig 2可以看出,在给予瘙痒刺激后(上方箭头,stimulate LL3,刺激左腿皮肤L3感受器),逼尿肌在5秒后开始收缩,10秒时达到高峰,而峰值则位于括约肌收缩的两个峰值之间,说明在逼尿肌收缩的同时括约肌是放松的,这就是协同性(babyfat注:有些地方出现了二者同时收缩,作者解释了原因:瘙痒皮肤对肌电图记录产生了干扰;患者在检查时不合作等等。并提出了改善方案:使用双电极)。但腹内压的变化在整个过程中维持在16-20cmH2O之间,并无大的浮动。

赛医生显然看不懂这两张图。首先,他认为腹内压曲线中的毛刺表示加压,直线表示放松,这是不懂压力图和肌电图的区别所致,由此推论出的“腹内压升高与逼尿肌收缩压升高同步”自然是荒谬透顶;其次,腹内压的升高并不能增加逼尿肌收缩压,只能增加膀胱内压,赛医生显然不知膀胱内压和逼尿肌收缩压之间的区别。所以他的所谓“经皮刺激—腹内压升高—逼尿肌收缩”的【条件反射说】是在胡扯。(他的所谓条件反射,是指根本就没有“瘙痒—拼接的神经传导冲动—逼尿肌收缩”的“肖氏反射弧”,而是患者在经过训练后学来的“瘙痒—大脑指令—腹内压升高—逼尿肌收缩”的条件反射)

更为搞笑的是,赛医生居然从时间的角度论证了“条件反射”的存在,Fig 2中,从瘙痒刺激到出现记录到的逼尿肌收缩花了5秒钟,赛医生认为这是条件反射所需要的时间,而神经的传导应该以毫秒计,所以没有反射弧的存在(还引用了肖的论文,呵呵)。对此,秀才和伯乐兄已经驳斥了他,在这里,我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给个图让他学习一哈:

图3 上半部分示电刺激骶神经前根后逼尿肌收缩压的变化。
[www.urologyjournal.us]
这个病人切断了骶神经后根,用电刺激骶神经前根,从刺激到逼尿肌收缩压峰值出现的时间约为5秒,对于一个完整的反射弧,多给一点时间应该不过分吧?

“反射弧的成功建立”是作者和同行专家(包括批评者)的共识,赛医生没有任何神经泌外的常识,却以精神科医生之资,行跨行质疑之谬,实在令人啼笑皆非。精神病和神经病在市井间固然可以通用,但精神科与神经外科或泌尿外科之间却隔着一层膜,这层膜看起来很薄、实则很厚,需要license方可穿越。精神科医生显然没有这个license,但他却用了半支烟的功夫强行突破之,这是否可视为“烟后乱性”?在围剿肖医生的方家军之中,因是医生的缘故,赛中国常以专家自居,颇有鹤立鸡群之势,他的水平尚且如此,其他人对“反射弧”的了解也就可想而之了。这些人对肖医生的所谓“打假”,其实是:

你唧唧,我歪歪,七嘴八舌把人害。

参考文献:
Peters KM et al. Outcomes of Lumbar to Sacral Nerve Rerouting for Spina Bifida. Journal of Urology. 2010. 184:702-8.

    



被编辑1次。最后被catalysts编辑于02/28/2011 12:33P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精神科医生的呓语—且看Psychina如何曲解“肖氏弧” (2915 查看) babyfat 02/26/2011 12:22AM


对不起,您在本论坛没有发帖或回复的权限。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