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探专栏(星探)- 中国学术评价网
 
我所了解的反转历史 (1591 查看)
发布: 星探
日期: February 26, 2014 09:34PM

  左派的抗争把转基因问题提起来了
发布: 星探
日期: February 26, 2014 04:43PM

记得本世纪初开悉尼奥运会期间,本来是看比赛什么的,结果电视新闻里有中国转基因的报道,采访的陈章良,我都根本没往心里去。现在好像没这种新闻看了,在美国电视里对转基因基本上也是避而不谈的。

记得有个童增是反转基因的,注意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见过他,他一直搞对日民间索赔,原来是老龄委的干部,结果因为提慰安妇问题在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被赶离北京,不许参加会议。后来他又指出哈佛医学院的姓徐的一个研究人员在安徽对老人进行基因采样是偷盗基因资源,这样老龄委他也呆不下去了,因为这事儿老龄委是参与组织的。这事儿肘子一开始还是和童增一个战线的,熊蕾也参与了报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熊蕾还介绍了一个受害者到奕豹的公司去治病。奕豹那时候和熊蕾的关系不错,经常写帖子炫耀的。然后SARS出现了,童增出书说SARS是美国研制的基因武器,肘子对童增开骂。有意思的是XYS的文章精选里还有自愿要当美国兵的焦国标的奇文,题目为 《美国是中国的垃圾堆吗?》
([www.xys.org])。两位在支持美国侵略伊拉克方面确实志同道合,都借骂童增向美国干爹表白忠心。

在XYS的转基因事件专题里([www.xys.org])还有一篇熊蕾2007年的文章,属于“正面”支持转基因的:07.03.07, 熊蕾《转基因食品:不是非黑即白》([www.xys.org])该文采访了欧洲的转基因管理,认为欧洲管理太严影响推广,然后陈章良在文章里抱怨了:

“中国农业大学校长、转基因作物专家陈章良教授在会上谈到,同样的想法也阻碍了转基因水稻在中国获得商业化生产的批准,尽管农业部的生物安全委员会已经在2004年11月就同意了一种抗叶枯病的转基因水稻安全释放。”

我在网上能找到的熊蕾最早的反对转基因纪录是2009年8月9日参与恩道尔《霸权背后》一书的发行活动后写的文章,恩道尔系列著作中文版的译校和编委之一就是顾秀林。(《了不起的恩道尔》:[blog.sciencenet.cn])而顾秀林在新浪博客上的第一篇文章是2009年8月14日发表的《绿色革命和转基因种子的另一面》,是对恩道尔的《粮食危机:运用粮食武器获取世界霸权》一书的评论。我原来以为熊蕾反转基因比顾秀林早,现在看来她反转可能还是受了顾秀林的影响,当然她对这个问题关注很久了。

2010年熊蕾和肘子一起参加一个电视节目辩论转基因问题,但是作为对立面出现的,把肘子推到国际舞台代表中国的熊蕾不知道在面对面的时候后悔没有。熊蕾这时候已经从新华社退休了,没用了,方舟子妻刘菊花已经羽翼丰满直通工信部长了。

童增因为组织反日活动一直被政府边缘化,熊蕾则是扶植肘子的恩人天生有缺陷,这时有理论准备、留美出身的农业经济学家顾秀林的出现就顺理成章了。

2009年的一大重要事件就是农业部为张启发研发的含转基因抗虫水稻“华恢1号”及杂交种“Bt汕优63”颁发了安全证书,触动了转基因主粮化的底线。而之前一年奥运会前的火炬事件,激发出一批痛恨资本主义国家、痛恨买办资本及其代言人南方系媒体的左派青年。同时,文革时的热血青年,这时已经进入退休年龄,被国家化资本主义折磨了十多年,为国企奉献半辈子却在分红的时候毫无所得。好在总算有了福利,儿女也长大成人,他们终于可以出头而不必害怕被下岗了。

反转本来不是左派的专利,张鸣、朱学勤、韩寒都在此前发表过反转的言论(因此被肘子攻击),但他们都是单打独斗,软弱无力。其粉丝也往往是易被洗脑的崇洋民国粉,缺乏建设性和凝聚力。左派以比较极端的方式聚会、抗议,引起了注意。被政府打压,被海外媒体妖魔化,引起了更强烈的反弹。网络上原本是自由派控制舆论,渐渐地有名的网人或被收编或到电视台挣钱,只把网络当成了一种个人奋斗的台阶。而左派除了网络无路可走,只有坚持。反转,不是一时一地的话题,贵在坚持。左派在网络上找到了抗争之地,也促成了话题的持久。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