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苑求真(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2 (927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31, 2015 08:19PM

5、“这个人该有多看重钱啊”

在方舟子的所有黑徐帖子中,他在3月4日发的第十二个黑徐帖子最能证明此人之毫无羞耻:

“这世界上,真的是有穷得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人。”(见:12:17 AM - 4 Mar 2015、2015-3-4 16:18。)

一天后,方舟子又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这个人该有多看重钱啊,说了多少次300万了?当初想拿千万收买我都被我严词拒绝,我倒去骗他300万?以为谁的智商都和他一样?不是扬言要报警追讨吗,又不指望了?当初捐款也是反复发声明、做承诺,现在故伎重演,这种人的声明、承诺值五毛钱吗?”(见:1:56 AM - 5 Mar 2015、2015-3-5 17:59。)

方舟子前一个帖子是在评论一个叫“荣耀天泽”的方粉的帖子:

“对这样出尔反尔,道德沦丧之人厌恶至极,老家已经遇上一个,不过是个女的。拥有这样阴险邪恶人性的企业管理者,也算是市场经济下的一朵奇葩了。相信经此一役,徐的人格信誉已经彻底破产,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明白世上某些人的人性之险恶,是没有底线的。”(见新浪微博:2015-3-3 23:57。)

方舟子转发这个帖子的真实意图就是要教徒们骚扰徐波的公司,这不过他当时还没敢那么明目张胆。方舟子的后一个帖子是评论徐波的这个帖子:

“声明:1、我从来都不是方粉,以前只是为了支持自以为的正义和方粉们混在一起被当方粉,被骗300万。2、我钱非常多,不在乎这个,我也没指望骗子们把骗去的钱退出来,骗子不需要急躁,不用说那么多去赖。3、我和任何人都没有仇,我承诺除合法方式外,不会任何方法攻击方舟子。若有相关自导的袭击与我无关”。(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5 16:57。)

徐波当时之所以要发这样的声明,是因为方舟子一伙正在谋划把徐波塑造成一个杀人狂(下详)。而方舟子之所以要把徐波上面这个帖子解释成“这个人该有多看重钱啊”,第一就是要转移视线,第二就是因为他本人实在是太“看重钱”了。事实是,在发“声明”之前,徐波提到“300万”的帖子屈指可数。倒是“老叫花子”方舟子本人把那三百万、甚至一千万念叨得让人耳朵生茧:仅在3月3日到5日这三天中,方舟子就在推特上提及“300万”11次。看看这个帖子:

“徐宥箴矢口否认他要年薪千万聘我,说只是给年薪百万,并悬赏500万要微博截屏。他把相关微博都删了,包括要聘为的那条微博,但我有截屏(见图)。是要无条件给我一千万预付款,比给年薪厉害,报酬另议。无条件给1000万我不要,骗他300万?”(见:5:01 PM - 5 Mar 2015、2015-3-6 09:07。)

原来,方舟子在一天前曾说,徐波“曾要以年薪千万聘我当监事,被我拒绝”。而徐波要他拿出证据。方舟子及他的人妖男宠把徐波当时的帖子找了出来,结果上面根本就没有“年薪”二字,所以方舟子就把那个帖子歪曲成“是要无条件给我一千万预付款”──你看“这个人该有多看重钱啊”!

早在2012年打奇虎360时,方舟子就把对方要“提供1000万元的资金,由权威机构成立基金进行专业管理”理解成“要拿出1000万来收买我当‘首席顾问’”(搜狐微博原始链接:2012-10-11 22:34)。你看他是不是穷疯了?

实际上,你只要看看方舟子对自己的敌人赚大钱时眼红成啥德行,你就可以知道他“有多看重钱”。2014年夏天,方舟子的死敌韩寒电影大卖,票房超过六个亿。当时方舟子虽然刚刚被砸──这次的凶器是饮水瓶而不是羊角锤,挨砸部位是脑袋而不是屁股──,但仍旧念念不忘叮嘱税务局按照路金波虚报的票房去收韩寒的税。(搜狐微博原始链接:2014-08-04 14:41。)


居庙堂之高则忧菊花;处江湖之远则忧韩寒
2014年7月27日,方舟子在广州被人用水瓶从高处击中头部。一周后,方舟子转发了韩黑方粉杨宏伟(“司马不忌”)的一条微博:“看到《后会无期》投资人@路金波在喜滋滋地庆祝票房过5亿,并为预期7亿下赌注的时候,俺就忍不住发笑:随手进入‘电影票房数据库’,点击‘后会无期’→明细→日期→时间→上座率……从7-25首映直到今天的8-4,中午1点至2点场次,居然还是华丽丽的满座率这票房统计数据还敢再靠谱一些吗?”方舟子在转发时发的评论是:“税务局能按这个收税吗?” (截图来源:2014年08月04日 14:41。截图中插入的照片显示方舟子一周前被砸之际的惊恐神态。)



贪柴妒火,泼夫沉舟
看到罗永浩锤子手机问世,方舟子五内俱焚,痛不欲生,发动教徒对罗永浩和锤子手机展开连番攻击,他本人甚至亲自出马,向北京工商局举报锤子手机做虚假广告。(截图来源: 2014-5-26 01:21、2014-5-26 17:13。)


这是新浪微博用户“建筑师在德国”的评论:

“方老师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一个被别人起诉了怕赔钱就要向社会发起捐款给自己的人,一个输了官司被判赔钱坚决赖账的人,一个被法院强制划钱不惜动用老婆新华社关系强行要回的人,一个向社会发起捐款保障自己安全的人,一个训斥那个给他捐了300万的人‘这人是有多在乎钱’的人。”(见:2015-3-6 09:39。)

“徐老板之前给方舟子老师的安保基金捐了300万,现在徐老板认为自己是被骗子骗了,想要回300万,两人撕逼。方舟子老师大义凛然地训斥道:‘这个人是有多在乎钱!’我真是直接把眼镜掉到了马桶里...”(见:2015-3-6 09:45。)


最奇的是,几周之后,方舟子还在念念不忘徐波的“穷相”:

“土豪老把海鲜、三百万、宾利、五星级宾馆、几十亿身价挂嘴上,以为谁都跟他一样土。在我看来,吃海鲜大餐和吃盒饭,捐三百万和一分不捐,开宾利和开夏利,住五星级宾馆和睡老乡土坑(我去登山时睡过几次)、亿万富翁和农民工,并没有实质区别,这是穷得只剩下钱的土豪打破了脑袋也不能理解的。”(见:3:11 AM - 23 Mar 2015、2015-3-23 18:11。)

“徐壕吝啬到觉得五块钱的烤红薯太贵,要买生的自己烤。还有人妄想他会无条件赠送豪车呢,他连几块钱的红薯、几十块钱的饭钱都计较,十几万的税都舍不得出,还真送你一百多万的豪车?我早说了,有些人再有钱也改不了骨子里的穷相。”(见:7:05 PM - 29 Mar 2015、2915-3-30 10:05。)

直到2015年的平安夜,也就是在他的骗子嘴脸已经暴露无遗之际,方舟子还在这样侮辱徐波:

“一个穷得只剩下钱的人,弱智地想证明自己聪明。”(见:1:19 AM - 24 Dec 2015、2015-12-24 17:25。)

一个“老叫花子”,一面死死抓住人家的三百万不放手,一面恬着一张臭脸骂人家“骨子里的穷相”。这位过了气的“语文状元”显然不知道,比“穷”更低的层次是“贱”,而他就是一个“下贱得连羞耻都没有的贱人”。

6、“我不管理资金,别找我”

方舟子在3月4日发的第十四个黑徐帖是这个:

“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捐款,怕的就是遇到徐宥箴这种人。我不会在任何企业、机构任职,怕的也是遇到徐宥箴这种人(他曾要以年薪千万聘我当监事,被我拒绝)。想支持我就去买我的书,以后不支持了想怎么处理我的书请便。想捐款就捐给彭律师管理的安保资金,有问题也找他去。我不管理资金,别找我。”(见:3:52 AM - 4 Mar 2015、2015-3-4 19:55。)

从2006年起,方舟子就在编造别人要给他塞钱被他拒绝的故事。比如,2006年11月,方舟子在和郭正谊到网易谈打假基金时,就这么说:

“当时就很多人提出要捐款,至少是替我赔这个赔偿,因为那个是一审,还没有实际要赔,如果二审还是这样的结果我就要赔了。就说要把钱捐给我个人,本来有人说我打假就是为了捞钱,现在有人把钱给我,不知道是怎么用的,肯定会有这种风言风语,所以我就避这个嫌,我说我不会接受这个捐款的,当然如果有人要搞基金会,由基金会出面来替我交这些费用的话,我当然是很乐意的。”(见:《方舟子、郭正谊网易谈科技打假(实录)》,新语丝2006年11月9日新到资料。)

方舟子当然不会告诉世人,早在武汉市江汉区法院作出判决之前,他就已经和彭大傻子策划建立“打假基金”来敛财了。方舟子更不会告诉世人,那个基金会就是他一手建立、全盘操纵的。(详见亦明《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第五章《吸金》。)方舟子当时之所以不肯直接接受捐款,有很多原因,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他老爸当年在云霄县当法院副院长时,经常在家中办案。方舟子耳濡目染,知道直接收钱后患无穷,所以他才设计了这么一个通过黑基金来敛财的机制,而它的好处恰恰被方舟子一口道出:“想捐款就捐给彭律师管理的安保资金,有问题也找他去。我不管理资金,别找我。”只是在黑基金成为众矢之的之后,方舟子才发现,通过卖书来敛财更方便、更“合法”,并且能够助他成名,可谓一举多得。所以,他改变了策略,从“由基金会出面来替我交这些费用”变成了“想支持我就去买我的书”。

那么,方舟子到底是否曾“在任何企业、机构任职”呢?

早在2001年,方舟子就告诉中国媒体他是“美国生物信息公司咨询科学家”,并且,这个“任职”是他当时收入的主要来源。(于彤:《直面中国学术腐败:在溃疡处撒“盐”》,2001年6月15日《科学时报·读书周刊》;苏庆先:《方舟子访谈:活跃在网络上的啄木鸟》,《新民周刊》2001年8月6日。)2006年前后,方舟子又成为610办公室主办的凯风网的秘密雇员。(详见亦明:《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二、溷兮龟来,螃蟹蛤蟆》。)2012年7月,方舟子被“千人巨骗潘海东”创办的互动百科聘为“首席科学顾问”。(见亦明:《潘海东的互动百科为什么要和方舟子“互动”?》。)2013年,方舟子又被北京商人周卫东创办的健康中国人网的“总顾问”。(见:贾天勇:《“健康中国人网”正式启动上线 方舟子任总顾问》,2013年7月中新网。)而从2015年年初开始,方舟子就疯狂撕咬医药界人士,其目的,就是要为他的老板“天天喜乐传媒”,即“90秒”节目的出资方,争夺话语权。这是王志安的帖子:

“当年健康中国人曾计划让方是民暗中持股,不知道这九十秒视频的股权是怎么安排的?方老师对90秒视频格外呵护,大有当年维护健康中国人的架势,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啊。”(见:2015-10-19 23:53。)

这是另一个前方粉“grech”(虹桥科教论坛的“提哥”、新语丝的“猎人”)的帖子:

“现在看来‘90秒’和‘健康中国人网’都是在利用通过伪劣科普和利用病患的弱势来盈利。这就解析为什么了方教的‘科普’是排他的。我提醒消费者一定要远离这些卖拐式的骗子科普网站,你一,没有得到你要的靠谱的医学知识,2,被他们用来敛了财。”(见:2015-10-20 05:30。)

你说方舟子到底任没任过职?

7、“在哪?谁见了?”

3月21日,方舟子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徐宥箴造谣说他捐款时声明‘除非被恶意欺骗,否则不要回’。他说有存档,在哪?谁见了?事实上他从未有过这样的声明,反而一再表示不会以任何原因索回款项,见其微博截图。这种满嘴谎言、无信无义无耻的小人,说的话除了方黑还会有人信?”(见:8:37 AM - 21 Mar 2015、2015-3-21 23:37。)

原来,这一天有个叫“八哥专用”的新浪微博用户把一个四年前的老帖子翻了出来,评论说:

“中学时读到他的事迹,他的善良惯出来一帮白眼狼。以前看节目,一个公司老板资助一家人的两个孩子上学,承诺资助到大学毕业,后来公司倒闭,老板把家里一些衣服打包送过去,表示以后没钱资助了。那家人把他告到法庭上…”(见:2015-3-21 11:04。)

徐波评论道:

“你们见过拿人300万好处,还整天找茬反咬的吗? 那个嘴尖皮厚啊 ”(见:2015-3-21 16:36。)

时刻盯着徐波的方舟子马上反唇相讥:

“你们见过主动捐钱,怕资金管理者不要,一再声明绝不反悔,然后满地打滚诽谤人骗钱的无耻小人吗?‘嘴尖皮厚’,说得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见:1:41 AM - 21 Mar 2015、2015-3-21 16:46。)

对此,徐波回复道:

“几十个方粉轮流煽动、辱骂,来刺激我,要我‘捐款’给方舟子和彭剑弄的非法基金(我有存档)。我说‘除非被恶意欺骗,否则不要回’,方舟子就在那造谣我承诺不要回。承诺大于合同吗?被欺骗的状态下合同都无效。方舟子不认识中文吗?看不见说的‘除被恶意欺骗外’?方舟子或彭剑退回了骗我的300万了?”(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1 22:30。)

而方舟子的那个“在哪?谁见了?”帖子就是“回击”徐波这个帖子的。

如前所述,在2014年1月14日上午9点43分,徐波确实在新浪微博发了一个“补充说明”帖子。实际上,那个帖子在2015年3月3日还被方粉“绿色电风扇”挖了出来截图留证。(见:2015-3-3 23:21、1:14 AM - 4 Mar 2015。)而“绿色电风扇”的这个帖子当天就被方舟子抄袭了:

绿色电风扇:“昨晚是11300多条微博,现在已经减少到8700多条。@徐宥箴 ,现在拼命删贴来得及吗?PS,我可没有骂过你一个字,甚至昨天下午之前还是为你说话的,相信你不会变方黑。没想到你对自己的誓言如同放屁。”(见:1:14 AM - 4 Mar 2015。)

方舟子:“方黑说我拿出徐宥箴捐款时发的微博打脸,可见我心机有多深,当时就截屏防范。这些智障,不知道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搜索。徐宥箴现在正拼命自宫微博,把12000条微博删得只剩8700。他不知道世上有种东西叫缓存,还有网站专门自动存储删掉的微博。说过的话,就跟捐出的款一样,是收不回去的。”(见:8:08 PM - 4 Mar 2015、2015-3-5 12:17。)

为什么说方舟子抄袭了绿色电风扇呢?因为方舟子的帖子比绿色电风扇的帖子晚了19个小时,而在那段时间,徐波正在新浪微博持续删帖,因此残余帖子数量肯定不会是8700。所以说,方舟子的“把12000条微博删得只剩8700”十有八九就是照抄绿色电风扇。

实际上,方舟子不仅仅能够从绿色电风扇那里看到徐波的“补充说明”,他还可能从刘菊花那里获得这个消息,因为刘菊花曾在新浪微博为“绿色电风扇”的扒粪帖点赞,并且留言(见上)。而彭大傻子之所以会在徐波捐款后第一时间将巨款转移到一个新帐户,极可能就是因为徐波的那个“补充说明”。总而言之,方舟子绝对不可能不知道徐波的那个“补充说明”。换句话说就是,方舟子一边通过构陷、恐吓来逼迫徐波删帖子;一面利用徐波将有利证据也一起删除之机,反问徐波“在哪?谁见了?”,恰恰说明自己的那套恐吓、构陷、反诬、抵赖手段是互为因果。



死不要脸地装瞎
2014年1月14日,徐波在被骗捐出三百万元之后做出“补充说明”,其中说“我对任何人已经给出的协助,都不会索回,除非对方恶意欺骗”。这个帖子的截图被方粉“绿色电风扇”在北京时间2015-3-3 23:21上传到新浪微博(右下)。北美时间2015年3月4日凌晨1时许(北京时间3月4日下午5时许),该方粉在推特上发帖子说徐波正在删帖,显然是在向方舟子通风报信(上左)。该方粉同时附上了徐波新浪微博几个帖子的截图,其中就有徐波的“补充说明(上左红色箭头指向该截图的放大图)。“绿色电风扇”发帖19小时之后,方舟子抄袭了他的帖子(上右),因此他肯定看到了徐波的“补充说明”。2015年3月21日,徐波发帖子回忆当时被骗情形:“几十个方粉轮流煽动、辱骂,来刺激我,要我‘捐款’给方舟子和彭剑弄的非法基金(我有存档)。我说‘除非被恶意欺骗,否则不要回’……”。对此,方舟子耍无赖道:“他说有存档,在哪?谁见了?事实上他从未有过这样的声明,反而一再表示不会以任何原因索回款项”(下右)。注意在方舟子的这个帖子中,他没敢将徐波的相应帖子截图,而是把徐波当时的打款凭证拿出来充数。


实际上,无论徐波说没说过“除非被恶意欺骗,否则不要回”这样的话,也不管这样的话在哪儿、谁见了,它都是存在的,因为它是一个世人普遍接受的社会契约,或曰社会道德底线,也是法制国家都会设立的法律条款。靠欺骗得到的财富是非法所得,更何况是“恶意欺骗”!而方舟子仅仅以徐波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没有人见过徐波的相应文字当作自己霸占徐波钱财的合理、合法依据,不仅凸显此人毫无道德底线,它更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大法盲,而他说出的话,就是他恶意行骗的证据。因为如果一个人当时没有恶意、没有欺骗的话,他的本能反应应该是证明自己的清白,而不是抓捕对方的疏忽和漏洞。

8、“我没花过他一分钱”

3月23日下午,方舟子发了下面这个帖子:

“徐宥箴追着问有没有花他三百万。众所周知,我从来不接受私人捐赠,没花过他一分钱。他去年主动捐给安保资金的钱属于安保资金,不属于他。安保资金的使用有严 格的限定,不归我掌握,我没有、无法也没必要将其用于个人生活费用。承蒙各位读者捧场,我的正当收入足以保证我的生活,不必靠接受捐赠为生。”(见:11:01 PM - 22 Mar 2015、3月2015-3-23 14:18。)

原来,从3月21日夜间起,方舟子及其团伙,包括不久后被方舟子打成“科骗公园”的科学公园成员,开始纠缠于陈年旧账,诸如谁请谁吃汉堡包、谁请谁吃海鲜、谁买的单、以及一年前广州无神论大会期间的花销问题。这个问题在3月22日纠缠了整整一天,用网友“分裂细胞o-0-8-oo”的话总结就是:

“肘子那些话给人的感觉就是你求着他去住五星级宾馆 你求着他去吃海鲜 他无奈的吃了海鲜 还无奈的住了半晚的五星级宾馆 ”。(见:2015-3-23 12:06。)

直到3月26日,方舟子还在纠缠此事。这是当时刚刚成为“前方粉”的“蕨代霜蛟”的观战感想:

“雾霾。柴静。无神论活动。酒店。饭局。你Pay。我Pay。到底Who Pay。实在是看不懂、实在是不明白、也实在无法理解这些事情有什么好争论的。”(见:2015-3-26 14:32。)

也就是因为意识到了方舟子是在故意胡搅蛮缠,徐波在22日晚上就发帖子说:

“只谈300万,方舟子若再谈吃饭类的小钱造谣,就是不要脸。”(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2 21:13。)

方舟子哪肯放弃这个纠缠细节、吹毛求疵的天赐良机。所以,他进行纠缠“吃饭类的小钱”问题。于是,徐波就反复追问方舟子这样一个问题:

“方舟子,请你明确回答,你有没有花过我的300万。”(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2 22:05。)

上面这个问题被徐波问了至少七次,一直问到第二天上午。在最初,方舟子还想要通过纠缠其他问题,诸如请吃饭、攻击徐波女友、女儿自闭症,等等,来转移视线。只不过是,这些招数都被徐波一一化解。这是徐波的一个帖子:

“方舟子污蔑说我造谣她女儿自闭症。大家自己看图吧。1、若是造谣,她女儿没有自闭症,为什么会认为我在说他?2、若他女儿是自闭症,他在说假话造谣污蔑我?3、一个自诩品德高尚的人,说绝不能辱及别人家人,结果跑来辱骂我女友,借口是我先骂他的?4、方舟子,#你到底有没有花过我的300万#第2天刷问”。(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3:13。)

65分钟之后,方舟子做出了“我从来不接受私人捐赠,没花过他一分钱”的回应。这是徐波在方舟子的回应之后连发的六个帖子:

“我被骗300万时转账记录明确写了‘徐宥箴用以方舟子的安保资金’给彭剑,现在方舟子作为受益人说明没有花过我一分钱? 若我捐款给红十字会,指明帮助鲁若晴这样的白血病患者,她是否会说没有花过我一分钱?定向定名定用途的钱,是专款专用,说不是我的钱了?那是彭剑的了?”(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5:38。)

“彭剑先说是公益基金,后辩称需要500万才能成立基金。若是合法基金,这的确可以理解我给基金的钱,在基金的账上,但这非法基金彭剑私人名,我被骗捐了 300万,说不是我的钱了,那么彭剑律师是做资金托管业务了??”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5:43。)

“2006年@彭剑律师 用给方舟子安保的名义建立打假人士安保基金www.dajiajijin.org(域名都是打假基金的拼音),14年我被他们隐瞒真相骗了我300万人民币。钱不是到一个合法基金账户,这不是合法收入,变成‘不是我的钱’了,那是谁的?彭剑的?在彭剑私人账号,这300万性质由我所有的,变成非法由彭剑占有”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5:54。)

“300万本来是我的,被彭剑以安保资金为由,变成了不属于我。这不是合法基金,是不能向公众募资的。我和彭剑素不相识,只知道他给方舟子做过律师。这没有 通过合法途径(非赠于给彭剑私人),变成彭剑私人占有(非合法公益基金)。方舟子说没花我一分钱,那么显然是彭剑诈骗了我300万”。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6:08。)

“我300万被彭剑以安保资金为由骗走,变成不属于我。这不是合法公益基金,是不能公众募资的。我和彭剑素不相识,这没通过合法途径(非赠于彭剑私人),被彭剑私人非法占有(非合法基金)。方舟子说没花我一分钱,那么显然是彭剑诈骗了我300万”。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6:19。)

“300万本是我的,被彭剑以安保资金为由,变成了不属于我。这不是合法基金,是不能向公众募资的。我和彭剑素不相识,只知道他给方舟子做过律师。这没有通 过合法途径(非赠于给彭剑私人),非法被彭剑私人占有(非合法公益基金)方舟子说没花我一分钱,那么显然是彭剑诈骗了我300万”。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23 18:16。)


猜猜“从来不接受私人捐赠,没花过他一分钱”的方教主是怎么回答的?当然是“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了。对,除了继续纠缠饭钱、继续攻击徐波的女友、继续泄露徐波的隐私之外,方舟子对付徐波质疑的唯一招术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般的装聋作哑。你一定要知道在三年前方舟子是怎么逼着韩寒自证清白、逼着韩寒反复回答他的每一个“质疑”的:

“我希望韩寒能够对我指出的这些疑点一一地进行反驳、澄清、解释,而不要挑出那么一两条出来说说——这是他必须要做的一步。他如果现在做不了,我想他可能永远也做不了,当然我们会认为他就是有问题的。”(贺莉丹:《方舟子:我合理怀疑》,《新民周刊》2012年2月8日。)


流氓恶棍
“和尚喝酒他来打,男女通奸他来捉,私娼私贩他来凌辱,为的是维持风化;乡下人不懂租界章程他来欺侮,为的是看不起无知;剪发女人他来嘲骂,社会改革者他来憎恶,为的是宝爱秩序。但后面是传统的靠山,对手又都非浩荡的强敌,他就在其间横行过去。”──鲁迅《流氓的变迁》


三、谣棍谎王,流氓黑帮

在与方舟子翻脸之后大约一个月,徐波就将“新语直播间”彻底停播,然后改建了一个“方谎王直播间”,直播方舟子的推特帖子。显然,徐波在当时已经知道了“方舟子撒谎成性,不说谎话就无法生存”这个我在2007年就已经指出的事实。可想而知,在黑徐之时,谎王方舟子肯定要撒谎,并且撒大谎。

1、“不是安保资金的退款”

在方舟子黑徐时所撒下的所有谎言中,他在3月4日发的第十一个黑徐帖是谎言之最:

“罗永浩当初没要求退捐款,彭律师给罗永浩退捐款和饭钱,是被罗永浩恶心到了自掏腰包去恶心罗永浩,不是安保资金的退款。哪个大款也大可自掏腰包给徐宥箴300万。”(见:11:52 PM - 3 Mar 2015、2015-3-4 16:18。)

这是方舟子在三天内第五次把徐波与罗永浩捆绑到一起。而在那之后的二十多天里,方舟子又把徐波与罗永浩捆绑到一起二十多次。比如这个帖子:

“徐宥箴跪拜罗永浩,还没见罗永浩回拜。罗永浩的微博被金主管起来了,身不由己啊。”(见:12:32 AM - 5 Mar 2015、2015-3-5 16:49。)

方舟子之所以要把徐波与罗永浩捆绑到一起,当然是因为这两个人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是前方粉,都曾向他捐款,并且,在翻脸之后都拿他的“基金”开刀。不过,他们二人让方舟子恨之入骨的相似之处却是这个:他们二人都是受教育程度低,但却比他方舟子更“成功”──对,在方舟子的潜意识中,“有名”和“多金”就是成功的标志。当然,对于这一点,方舟子是永远也不会公开承认的。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其原因就在于,在方舟子的理想社会(即所谓的“科学理想国”)中,人们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财富应该完全按照“智商”来决定,而反映智商高低的最可靠指标就是他们的考试成绩以及他们所受的教育程度。换句话说就是,与中国科技大学学士、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博士方舟子相比,从来没有上过大学的韩寒、罗永浩、徐波本来应该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这是方舟子自己的话:

“他的智力和学识与我的差距,约等于我的财产与他的差距。”(见:12:07 AM - 5 Mar 2015、2015-3-5 16:13。)

如果你知道方舟子对于财富和名望是多么的贪婪,则你就会从上面这句话中品味出方舟子对于这些“成功的被科普者”怀有多大的嫉妒和仇恨。也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方舟子才会产生极度仇视社会、尤其是仇视中国社会的心态。这就是方舟子反复地将徐波与罗永浩捆绑打包的心理背景。

那么,方舟子的那个帖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原来,徐波在索还捐款之际,说了这样的话:

“我学老罗。还钱,300万请捐出去,你也是流氓吗?”(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3 19:27。)

显然,徐波知道彭剑退还罗永浩捐款之事,但他似乎以为那是因为老罗首先提出了那样的要求,所以他要“学老罗”。但是事实,最早要退还罗永浩捐款之人是方舟子,而他的目的就是要使罗永浩丧失质疑黑资金的资格。

原来,早在2011年12月,《三联生活周刊》刊登了几篇包括方舟子和罗永浩在内的人物专访,但介绍罗永浩的文章排在了介绍方舟子文章的前面。妒夫方舟子的妒火因此腾空而起,叫嚣道:

“萧峰冷笑道:‘萧某大好男儿,竟和你这种人齐名!’”(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12-21 23:11。)

这就是他与罗永浩第N次大战之始。而在那场大战中,罗永浩的主要武器就是刘菊花抄袭案──在那之前,罗永浩曾反复咒骂方黑搞方舟子的老婆──,所以,方舟子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关于我妻子的硕士学位论文问题,我和我妻子本人在8个月前都已说明过,见:[t.cn] [t.cn] 这是最后一次回复该问题。我以前也说过,我从事学术揭假多年,最感愧疚的是连累家人,谁因此辱及我家人,我视为永远的私敌,绝不手软,绝不饶恕。这话永远有效。”(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12-27 23:31。)

而伶牙利齿的老罗则反讽道:

“怕死啦!怕死啦!你靠我们大伙给打假基金会捐的钱都雇上了保镖,我们可是孤身上路哦,锤影幢幢呢。论文剽窃的问题上,没人能辱及谁,每个犯事儿的人都是自取其辱。但重申一下,我们其实并不关心方太,我们关心的是‘对真相有洁癖’的打假圣斗士是如何在自己亲朋好友作假时公然耍流氓和耍黑社会作风的。”(见:2011-12-27 23:47。)

我曾多次说过,方舟子实际上喜欢别人拿刘菊花抄袭案说事儿,因为那可以给他造成“打不过我方舟子就打我老婆”的口实,这个口实不仅把方舟子本人的抄袭剽窃历史掩盖住了,而且还给他冒充英雄制造了一个机会。但是,对于那个黑基金方舟子的态度则截然相反,谁一提它,就像是拿锥子扎方舟子的G点,他马上就会屎尿失控。这是方舟子的回复:

“罗永浩说我拿了他捐给打假基金会的钱雇保镖。我不知道打假基金会是否接受过此人的捐款。如果接受过,我建议全数加上利息给他退回去。这种流氓的钱,要不得。如果没有接受过此人的捐款,我建议打假基金会起诉此人。”(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12-28 00:11。)

到了第二天早上,方舟子对此仍旧念念不忘:

“本人从未拿过罗永浩的一分钱,那是罗永浩的造谣。本人从未辱骂过罗永浩的妻子,那是罗永浩的造谣。打假基金并不是我的,那是罗永浩的造谣。打假基金从未在牛博网登过广告,那是罗永浩的造谣。罗永浩以为曾经主动给打假基金加链接,自称给打假基金捐过款,就要我感恩,正是流氓把捐款当保护费的证明。”(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12-28 08:44。)

第二天中午时分,显然是在方舟子的指使下,彭大傻子连发四条微博,其中一条说:

“通告说得很清楚:‘1.接收的款项仅用于以科技打假人士人身安全保障为主旨的活动;2.接收的款项主要用于人身安全保护、刑事案件线索悬赏等开支;3.接收的款项不用于受保护人士的任何个人生活开支、工作费用,也不用于对受保护人士的奖励、资助’……实践中,已严格履行承诺。因此,方先生没接触任何款项”。(见:2011-12-28 11:46。)

方舟子接碴说:

“这个人身安全保护资金是去年才有的,那时候收到过罗永浩的捐款吗?如果收过,我认为不应该要。他现在是在误导其粉丝我在滥用‘打假基金’雇保镖,有人还愤怒得不行,以为那是红十字基金会之类的公共基金呢。”(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12-28 16:44。)

两个小时之后,方舟子又发了一个帖子:

“现查出2006年罗永浩曾给我不参与管理的‘打假基金’捐过1千元钱,罗永浩从此认为我应该对其感恩戴德,不应该批他骂他。在同一年罗永浩为了拉我去牛博网开博客,请我吃过一顿饭,饭钱不详,应不超过1千元,罗永浩以此嘲笑我吃饭从来不付钱。请罗永浩留下汇款地址,我将把这两笔钱及利息合3千元还给他。”(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1-12-28 18:43。)

显然是因为罗永浩没有“留下汇款地址”──他当时仍旧认为方舟子“打假导致肖传国这样的流氓买凶砸人,用基金会的钱雇保镖是合情合理的”(见:2011-12-28 17:13)──,方舟子的3千元一直没有“还给他”。

进入2012年2月之后,因为构陷韩寒而臭名昭著,方舟子的黑基金被网上众人死死盯住。到了3月,要求方舟子公布黑基金账目的呼声震耳欲聋。而方舟子则采取“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来招架。3月7日,加拿大华人赵平波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敦促方舟子公布“打假基金”的账目的公开信》。在信中,赵平波根据方舟子上面那条微博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方舟子或许未参与‘打假基金’的管理,但他却可以查询得到每一笔基金之来源和用途的。”于是,赵平波问道:“既然如此,方舟子有什么理由不公开‘打假基金’的运作情况?”(见:2012-3-7 14:17。)

赵平波曾是一个坚定的方粉,而在当时,“前方粉”尚不多见。很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方舟子出乎意料地对他的公开信做出了答复:

“罗氏曾捐过1000元是公开的信息[t.cn],这个人竟把这作为我参与基金管理的证据,难怪会把‘方舟子保镖讨工资’这种弱智谣言当回事,还摆阔要包下我的安保费用。这种人的钱我敢要吗?他有何资格要求我公开安保细节?我的安保细节若被歹徒知道,因此出事,他赔得起吗?”(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2-3-7 22:29。)

紧接着,方舟子编造了一个这样的理由来拒绝公布黑基金账目:

“方黑……实际上就是想知道我的安保细节”。(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2-3-7 23:11。)

12分钟后,方舟子又转发一个叫“一顿_生活”的人的这个帖子:

“【严正申明】几个朋友在方知情的情况下以他们个人的名义接受的捐助。1,几个朋友对捐款人有遵守承诺的义务2,方本人与捐款人之间无权利义务关系。所以1,非捐款人无权利要求公开账目2,捐款人只对自己份额有知情权3,如果方背书捐款用途,捐款人无权利要回。”(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2-3-7 23:23。)

方舟子的评论是:“归纳得清楚。”一天后,这个“一顿_生活”(现改为“小胖子打呼-FORMAT江阴”)解释说:

“昨夜,逛方舟子微博,看其在解释关于打假基金的问题,翻看评论,好不热闹,于是也发评论在里面灌水。期间一陌生ID回复我:就是那‘严正申明’的东西。看似有道理。便转发之其他评论者。或许因言简意赅,被方舟子引用。本人在此表示歉意1、其内容本人没有考证2、本人不代表方和任何组织3、本人不认识方”。(见:2012-3-8 21:39。)

显然,那个“严正申明”是方舟子一伙暗中炮制的,而方舟子之所以要通过他人之手把它公布出来,就是要让旁观者以为这是“革命群众的强烈愿望和呼声”──这也是他惯用的招术。也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公开撒谎,先说“这个不是我说的,是网友发的微博,我转了一下”,然后马上补充说:“这个话是有道理的。”(拾年:《方舟子接受搜狐采访谈“基金”问题》,新语丝2012年3月30日新到资料。)


方氏大法
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但不论是国法还是家规,都大不过“方氏大法”,因为它会随时根据方舟子的利益和需要而制定、更改、取消。“方氏大法”的另一个独特之处就是因人而异,某些法规只适用于某些人。(截图来源:2012-3-8 15:49。)


这是罗永浩对“方法”的评论:

“非捐款人无权要求公开?!捐款者只对自己的份额有知情权?!这些流氓无赖的狠话募捐前你们说过吗?方舟子被质疑的时候才开始这么讲是不是有点太不要脸了?呵呵,看来这些话的意思就是你捐你活该,你捐你傻逼。”(见:2012-3-8 15:49。)

在那之后,方舟子一伙开始鼓动罗永浩英语培训学校的学生要求退款。最奇的事情发生在3月13日。彭大傻子在打假资金网站发了这么一条消息:

“截至2012年3月13日,安保项目累计支出590239.87元。”


傻气外泄
2012年3月13日,就在“公布账目”的呼声震撼网络长达一个月之后,方舟子海内吸金会大掌柜、贴身律师彭剑终于公布了账目。他一定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公布”导致罗永浩更为激烈的质疑,一直发展到正式举报。上图为“打假基金”网站的“安保项目支出”网页截图,空白处彩色照片为彭剑,黑框内为罗永浩一篇长微博的局部截图。


彭大傻子的壮举直接导致罗永浩转发了我的一篇文章《揭秘方舟子背后的基金》(见:2012-3-13 12:34),它实际上是《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的一部分。然后,罗永浩又“发起一个联合签名”,要求方舟子公开账目:

“1.非捐款人无权要求公开账目;2.你捐了款也休想问整个账目的明细情况;3.只要基金直接受益人方舟子点了头,后悔捐款的冤大头们也甭想要回钱了……你见过这么流氓的公募基金吗?没见过就帮忙转发一下,谢谢。”(见:2012-3-13 14:07。)

“好吧,既然在公开‘打假基金’和‘安保基金’的账目明细问题上,方舟子时而装疯卖傻,时而装聋作哑,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公众人物被质疑是应该的。那我就作为一个曾经无知捐款、现在也不想讨回、只想弄清真相的捐款者发起一个联合签名,请方舟子公开这个基金的神秘账目明细吧。同意签名的转发一下吧!”(见新浪微博:2012-3-13 15:38。)


猜猜“打假斗士”的反应?他又扯起了嗓子高喊要退款了:

“罗永浩是诈捐还是捐钱捐错地方了?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由我管理的基金了?还找我要公开账目?他把钱捐给了谁,有什么要求就找谁提去,别人理不理他关我什么事?找我干什么?他要是心疼捐给我不参与管理的打假资金的一千块钱,我早就说过可以连本代利连同他的一顿饭钱施舍给他,他怎么还不公布收款帐号?”(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2-3-13 20:18。)

一周后,罗永浩宣布自己已经收到退款并将“到相关部门举报”:

“方舟子打假基金搞五年半了,没公布过一次支出明细,方舟子的安保基金一年多花了59万之巨(无明细)!公众询问时,方表示没捐款的无权过问,捐款的只能过问自己捐的那部分。我对此质疑后,今天竟然收到这个流氓基金的退款汇款单,妈的!这是赤裸裸的公然挑衅,我已决定详细询问法务后到相关部门举报!”(见新浪微博:2012-3-20 12:28。)


连本带利如数退还
尽管罗永浩拒绝接受,彭大傻子在主子方舟子的指使下,仍旧强行把罗永浩的捐款退了回去,其目的,就是要剥夺罗永浩的质疑权利。上图为彭剑给罗永浩退款的汇款单。(截图来源:2012-3-20 12:28。)


这是彭大傻子的解释:

“罗永浩从来没提过退捐款的事,但他却在13日的微博里说‘后悔捐款的冤大头们也甭想要回钱了’…见此微博后,我给他发了微博私信说退他钱。但他又说‘不要退钱,我还要留着他质疑方舟子呢’…他收到汇款单后再说:‘我对此质疑后,今天竟然收到这个流氓基金的退款汇款单,妈的!’。到底是谁流氓?”(见:2012-3-20 18:25。)

这是彭大傻子帖子下面的前两条评论:

“方舟子”。(发帖时间:2012-3-20 18:27。)

“宁可退钱划清界限堵人的嘴,也不敢说钱到底拿来干嘛用了,你说谁是流氓?”(发帖时间:2012-3-20 18:27。)


九天后,彭大傻子在“打假基金”网站公布了在本书前面引用了的那条“释义”。

把上述“史实”与方舟子在2015年3月4日所说相核对,我们就会发现里面的猫腻。首先,是方舟子在2011年12月主动要自掏腰包3千元退还罗永浩的捐款的,而那笔钱一直没能逃出方舟子的口袋;其次,在方舟子的逼迫下,彭剑在2012年3月退给罗永浩2500元。那笔钱显然是出自“资金”,只是在众人的逼问之下,彭大傻子才做了这样的说明:

“邮局汇款汇给罗永浩的2500元中,有1500元的饭钱及其利息,当然出自我个人腰包。当年是他请我约方舟子先生见面,我安排的饭局,罗最后结的帐。罗在网上曾提到那饭钱,那我作为饭局召集人就付他饭钱和利息吧。”(见新浪微博:2012-3-20 18:41。)

而按照方舟子的说法,退款是彭剑的主张(“彭律师给罗永浩退捐款和饭钱,是被罗永浩恶心到了自掏腰包去恶心罗永浩”),并且花的都是自己的钱(“不是安保资金的退款”)。方舟子为什么要撒这样的大谎呢?因为根据这个先例,方舟子不仅完全没有理由拒绝徐波索还捐款的要求,他还应该在徐波提出要求之前主动把钱甩给徐波,外加利息。而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就是因为300万元比1千元多出2999千元。只有在撒下这个大谎之后,方舟子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自己的大款粉丝效仿彭大傻子:“哪个大款也大可自掏腰包给徐宥箴300万”。这就是方舟子这个帖子的全部意义所在。你一定要注意到,彭大傻子的那个“释义”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也就是说,老骗子、老谣棍方舟子的话,不是谣言,就是谎言,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欺骗。


端起碗吃肉,撂下筷子骂娘
就在拿着我发掘整理的材料殴打方舟子三个月后,罗永浩在北展剧场对着上千观众说:“他【指亦明】举的很多事实和例子,有一半以上是站不住脚的”。至今,罗永浩连一个“站不住脚的”例子也没有拿出来。(详见亦明:《给罗永浩的一封公开信》、《罗永浩果然“剽悍”》。)


2、“徐宥箴这是害怕我打他公司的假”

早在方舟子与徐波正式翻脸之前,有人就为方舟子“没有动员方粉去他公司闹”竖大拇指(见:2015-3-2 14:24)。可笑的是,在正式翻脸的第二天,方舟子就转发了一个叫“荣耀天泽”的方粉的帖子,唆使教徒们骚扰徐波的公司。但在当时,方舟子似乎既对徐波还抱有幻想,以为徐波会被他吓跑;又不敢在翻脸之后立即露出凶相,所以他的评论是:“这世界上,真的是有穷得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人。”(见:2015-3-4 16:18。)也就是在那之前,司马南向徐波发出了“你知道和方舟子闹翻之后的结果吗?你承受不了这个结果”的威胁。

3月5日,一个叫“王立峰律师”(现为“峰lawyer”)的新浪微博用户发帖子说:

“在@徐宥箴1 昨天公开道歉、洗心革面后,@舟子转推 从上午到现在连续13条微博都是攻击徐宥箴的,各位怎么去解读?”(见:2015-3-5 12:20。)

徐波回答说:

“当真理刚出现的时候,常常受到人们的质疑,甚至反对,只因还未形成常识。而我明白了不能因被蒙蔽双眼跑去攻击人,所以不再被鼓惑。我不需要找方的错去攻击他。我知道他一定会疯狂攻击我,超过对以前任何人的攻击,因为他害怕我,以前是,现在更是。”(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5 13:36。)

这是方舟子的评论:

“徐宥箴说我一直害怕他,我怕他什么?他的智力和学识与我的差距,约等于我的财产与他的差距。那个奇葩律师还跳出来称赞徐宥箴洗心革面当锤粉了。”(见:12:07 AM - 5 Mar 2015、2015-3-5 16:13。)

一个叫“涵尓尓的马褂儿”的方粉附和道:

“哈哈哈,现在最尴尬的应该是@多益网络的员工,之前为了迎合老板纷纷表决心,骂罗锤挺老方,现在这几天看了微博后都应该在骂娘,咋摊上这种精分的老板 ”。(见:2015-3-5 16:18。)

方舟子几乎是马上就转发了这个帖子,并且评论说:

“这简单,他的员工就都跟着骂我挺罗锤就是了,反正他的员工没有哪个敢不听他的。”(见:1:36 AM - 5 Mar 2015、2015-3-5 17:42。)

这是方舟子第二次剑指徐波的公司。

显然是意识到了方舟子的威胁,但又不知道那是方舟子投掷的诱饵,徐波发了这样一个“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造谣伤害商业信用罪,是要坐牢的,这可不是赔钱问题,不会如名誉权那样因为你在国内没有银行账户无资产而无法处罚。造谣个人是赔钱,造谣公司是坐牢”。(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3-6 16:15。)

方舟子发现猎物进入圈套,马上借机“成全”徐波:

“徐宥箴这是害怕我打他公司的假,吓唬谁呢?我揭露过的大公司多了,比如珍奥核酸、蒙牛、奇虎360,他那小公司算什么?网上揭露其公司真相的帖子一搜一大堆,比如:[www.zhihu.com]…徐宥箴赶快报警抓他们坐牢去。”(见:4:42 AM - 6 Mar 2015。)

一个叫“石斑鱼大爷”的方粉评论道:

“光看这么多人匿名才敢说,就知道这公司得有多下三滥的后手了。 [www.zhihu.com]”。【注:该方粉后来将自己的推特全部加密。引文来自方舟子的转发。】

方舟子回复说:

“前面发的那个前员工揭露多益网络知乎链接已被攻关掉了,再发一个让徐宥箴再破费一点公关费。”(见:10:43 PM - 6 Mar 2015、2015-3-7 15:02。)

一天后,方舟子又援引“一个游戏业内人士”攻击徐波:

“一个游戏业内人士在徐宥箴捐款的当天就发微博预言徐宥箴以后会闹翻来讨钱。毕竟是业内人士,知根知底,对其太了解了。”(见:11:19 PM - 7 Mar 2015、2015-3-8 15:33。)

原来,早在2014年1月14日,也就是在徐波将三百万元人民币打入彭剑的帐号之后,一位叫做“游戏业内人吐槽马甲”的新浪微博用户就连发两条微博:

“徐波童鞋做游戏挺有一套,可惜在其他方面就只是人傻钱多,丢游戏人的脸 ”。(见:2014-1-14 00:40。)

“另外预个测,徐波将来会因此事和方舟子闹翻…”。(见:2014-1-14 00:42。)


十四个月后,这两条微博被方舟子截图,既用来羞辱徐波,也用来把徐波的公司拉入战火。

其实,在当时,持“游戏业内人士”相同看法的人相当多,其中很多是方粉。比如,那个屡次被方舟子“提携”的方粉“石芯木鱼”就在徐波捐款之前这么说:

“看了下评论,不了解此人的人还真不在少数。对这种人抱有幻想是根本不切实际的。在我看来此人不过就是个投机分子而已,还是个脑筋很坏的投机分子,用他的钱后患无穷。”(搜狐微博发帖时间:2014-01-13 08:41:53。)

前方粉夏岚馨在捐款当天发帖子说:

“徐老板的本意是善良的,劝方舟子赶紧【出货】洗白。可惜没有看透安保基金的【本质】,提出个方不可能接受、又得罪了其他捐款者的建议 。”(见:2014年01月14日 17:52。)

三周后,夏岚馨有做出神预测:

“@徐宥箴1 背后显然有推手炒作,推手暴露过身份,正是从捐给方舟子300万开始的。感觉@方舟子 迟早有一天会在他手里栽跟头。”(见:2014年02月05日 02:41。)

可是,所有这些都没能阻止方舟子和彭剑将钱收下并且将之立即转移。所以说,方舟子的作为恰恰证明他是蓄意行骗。更可笑的是,当夏岚馨的预言应验之后,方舟子还嘲笑她:

“夏岚馨也凑上去求解封,得了个‘好人’封号,下半生有靠了。接下来徐宥箴该向木子美约炮了吧?”(见:6:46 PM - 4 Mar 2015、2015-3-5 10:52。)

你说这个老男人得有多贱?


头发长,见识长
方舟子和徐波二人之间的关系,完全按照女作家夏岚馨所预测的方向发展。(注:夏岚馨的新浪微博已不存在,上述截图来自自由微博。)


很可能是因为徐波的“温馨提示”对方舟子产生了威慑的效果,也可能是因为方舟子觉得把徐波构陷成杀人狂更方便,方舟子对徐波公司的第一轮“打假”在3月7日左右就这么悄悄地偃旗息鼓了。可是,到了三月底,徐、方之争渐趋白热化,徐波似乎打定主意要和方舟子对簿公堂。于是,徐波的公司再次成为方舟子的靶子。3月30日,方舟子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徐壕规定25岁以下男员工月薪不超1万5禁止在公司内找女友,女员工在公司外找男友要向主管报告评估是否适合继续在本公司工作。这不是军事化管理,而是奴隶制管理。他还不如规定男员工要向老板学习,28岁以前不准有性生活。”(见:6:33 PM - 29 Mar 2015、2015-3-30 11:07。)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坏水“luxluYang”从3月29日起开始疯狂搜索关于徐波公司的负面帖子,其中之一就是新浪微博用户“老鬼阿定”在2011年发的一个旧帖,“你们单位有这样的男女交往规定吗?”附图就是徐波公司的“关于公司内部男女交往的规定”。(见:2011-7-29 09:45。)坏水马上将帖子截图,发给方舟子:

“徐壕的前员工再网上对壕的剥皮,很多都在壕发的帖子里得到了印证。比如,壕在公司规定了男女交往的奇葩规定。此事还被人发天涯上了:[bbs.tianya.cn] …”(见:9:05 AM - 29 Mar 2015。)

九个半小时之后,“打假斗士”把坏水的“发现”据为己有,发了上面那个帖子。


京昆不挡,老少通吃
方舟子所谓的“打假”,不过就是把教徒送给他的材料重新包装销售而已。上图显示方舟子打假徐波公司的原料之一来自其走狗“luxluYang”,但方舟子一如既往地拒不道出材料来源。


俗话说,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教主剑指徐波公司,教徒就应该设法让徐波的公司破产。果然,方舟子的长期走狗、新语丝社三名终身理事之一邓子贤(网名“邓自闲”)用一口洋泾浜英语冒充专家说:

“His rule prohibiting employee dating, choices of friendship violates personal integrity. Labor protection needed even for profe”(见:6:38 PM - 29 Mar 2015。)【大意是、:徐波制定的限制雇员谈恋爱、交友规定违反了人身“完整性”。即使对小学西班牙语教师来说,劳工保护也是必须的。】

华北电力大学科技学院助教赵培楠(网名“克己明德”)大概以为自己看懂了邓自闲的烂英语,也附和说:

“实际中,中国哪来的劳动保护。光看为了讨薪自杀的就知道了。”(见:6:41 PM - 29 Mar 2015。)

而那个方氏海外吸金会大掌柜程鹗(网名“Eddie Cheng”)则说:

“赤裸裸的性别歧视。”(见:8:15 PM - 29 Mar 2015。)

这是教主的总结:

“有这种禁止员工谈恋爱的奇葩规定的公司如果在美国早就被告得破产,在中国大家也就当做奇闻笑笑了。”(见:7:39 PM - 29 Mar 2015、2015-3-30 10:39。)

“不仅性别歧视,还有年龄歧视、阶级歧视,每一条都足以让他在美国被告得破产。这种土财主只适合在中国作威作福,却妄想要生100个美国人当美国总统他爹,这不是自投罗网嘛。”(见:8:35 PM - 29 Mar 2015、2015-3-30 11:35。)

那么,徐波给自己员工立下的规矩到底合不合法呢?这是徐波当时的答复:

“转发给大家看,看看坦荡!规定是我定的,我从来不从公司内认识女友。 O网页链接 不知道收入的人可以看看 这规定写的很清楚,入公司1年25岁以上的男员工可以完全自由的在公司内找女友,这也不平衡?腾讯之内的公司是禁止公司男女结婚的”。(见:2011-7-29 10:28。)

有人附和说:

“很多公司都禁止内部恋爱的”。(见:2011-7-29 10:28。)

“腾讯之内的公司是禁止公司男女结婚的.这个现在真可以了”。(见:2011-7-29 10:29。)


事实是,在美国的很多州分,雇主禁止雇员之间谈恋爱都是合法的。(“Legally speaking, in most states an employer can enact a policy that prohibits employees from dating one another.”see: Bridget Miller. Can an Employer Prohibit Employees from Dating One Another? HR Daily Advisor, January 7th, 2015.)实际上,在美国的“就业科学”网站(jobscience.com),有一篇文章专门讲解为什么雇主应该禁止其雇员之间产生恋爱关系。(见:Nolan Gray. 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It? Why You Should Ban Workplace Romance. jobscience.com, April 25, 2013.)也就是说,“终生无业游民”方舟子对美国职场规矩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美国人力资源界关于职场恋爱危害的调查
(图片来源: jobscience.co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三百万诈骗案纪实 (3737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0PM
终于上来了!Happy New Year ! (558 查看) catalysts 01/01/2016 12:26PM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502 查看) 爱玩儿 01/04/2016 07:17AM
新年快乐! (532 查看) catalysts 01/04/2016 04:23PM
Re: 新年快乐! (573 查看) 星探 01/04/2016 08:06PM
谢谢星探,这里有“一条小鱼”的3篇文章 (562 查看) 爱玩儿 01/05/2016 09:00PM
我最初注意到这条鱼是这篇看方的书如壮阳的文字 (495 查看) 星探 01/05/2016 09:55PM
转载:凯迪猫眼看人smiling bouncing smiley (782 查看) 体卫艺子 12/31/2015 09:21PM
第一章 从土豪到方粉 (971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1PM
第二章 从方粉到猎物 (628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4PM
第三章 网络大品《卖拐》 (1284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6PM
第四章 欠债还钱_1 (837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7PM
第四章 欠债还钱_2 (722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7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1 (1123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8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2 (927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9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3 (612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1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4 (945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1PM
第六章 夏季风暴 (1488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2PM
第七章 圣诞攻势 (919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3PM
精彩!这是一份很好历史记录。我注意到3点 (570 查看) 爱玩儿 01/05/2016 09:42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