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苑求真(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第六章 夏季风暴 (1488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31, 2015 08:22PM

  

第六章 夏季风暴



虽然方舟子在2015年3月黑徐黑得轰轰烈烈热火朝天,并且貌似大获全胜,但到了2015年年底回头再看,那不过就是“徐、方大战”的一个预演而已。时至今日,尽管人们还不知道这场大战究竟会怎样收场,但是,方舟子身败名裂的结局却早已毫无悬念了。

一、昏招叠出

应该说,徐波在2015年3月24日向美国驻华大使馆举报方舟子,是徐、方大战的一个转折点。在那之后,方舟子虽然发出种种威胁,但任何人都可以从方舟子的眼神和语气中察觉出“恐惧”二字。可惜的是,在那之后,徐波使出了三大昏招,结果使熊熊“烹肘”烈火很快就变得奄奄一息。

徐波的第一昏招就是忘记了他在3月22日所说的“只谈300万,方舟子若再谈吃饭类的小钱造谣,就是不要脸”这句话,重新堕入方舟子设下的圈套,即与方舟子纠缠于一年前广州无神论大会期间的鸡毛蒜皮。这直接导致众方粉纷纷跳将出来加入混战,结果在外人眼中,徐、方大战纯粹变成了“狗咬狗一嘴毛”般的闹剧。而方舟子则坐收渔人之利,因为他诈骗巨款之事就这么淡出了话题。

徐波出的第二个昏招就是宣布要起诉众方粉。显然是因为众方粉加入了混战,徐波觉得势单力孤,于是想要借助于法律。但实际上,这正是方舟子最盼望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方舟子从他在中国打的第一场官司(即野鹤案)中得到的最大教训就是,在中国打官司实际上是个两败俱伤的事情──损失金钱,浪费时间,消耗精力──,其结果就是“虽败犹荣,虽胜犹耻”。(详见亦明:《打架斗士方舟子之野鹤篇》。)也就是因为这个教训,在那之后,除非万不得已,方舟子绝不肯当原告──这一点,只需看看方舟子在被迫当原告时,也总是先把蓬头垢面的刘菊花推出来就一目了然了。而方舟子之所以会本能般地把自己的老婆推出来受辱,是因为他一直在采用“让教徒替我打官司”这一策略,因为一旦成功,这个策略就不仅能拖垮方黑,还能够把方粉打造成铁粉,即撕下面罩真枪实弹地与自己的敌人死斗。(详见亦明:《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七、网络恶棍,法庭恶霸》、《中国的法院不应该成为跨国流氓手中的的玩物》。)可惜的是,方舟子的这一策略在过去十余年间根本就没有取得任何实绩:除了那个傻头傻脑的韩黑方粉杨宏伟之外,至今也没有人真的为方舟子或者“方舟子事业”出面与人打官司。所以,对于方舟子来说,由方黑来起诉方粉,那简直比让方粉起诉方黑还要便宜省事。实际上,徐波的这个昏招就是八年前“昏教授”的昏招,而当时方舟子对此兴奋得直跳脚,曾化名“坚决反击”发表《关于〈北京、西安、武汉三家律师事务所将联合办理给方舟子为虎作伥的“签名涉案者”案〉的声明》来炒作此事。(详细分析、论证见亦明:《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第四章《啸聚》)。

徐波出的第三昏招就是为了证否方舟子说他“真的很在乎那点钱,钱再多也改不了穷相”这句话,就许诺送给新浪微博大V“作业本”一辆保时捷,然后又分别送给汪佳敏(网名“马锐拉”)、丁超(网名“希波克拉底门徒”)一人一个iPhone,以示自己对以前辱骂他们的赔偿。不难看出,徐波当时所作的这一切,都是在受方舟子的摆布,而方舟子的目的,就是要给人造成“徐波是弱智”、“徐波是精神病”的印象。关于这一点,方粉们说得一点儿没错:

勤劳十点:“老方你快别说了,你往哪儿指,土豪就往哪儿奔。这点上,他其实倒没变,只不过把骂人改成了散财。PS.我还是觉得老徐是在执行老方的秘密任务,看这一闹,马日拉作业本的LowB本色立马显露无遗。”(见:9:11 PM - 24 Mar 2015。)

高个儿:“老方再说自焚,以徐土豪最近指哪去哪的表现,没准真带可乐瓶去广场了”。(见:7:32 AM - 25 Mar 2015。)

再看看当时方舟子当时不小心说出的实话:

“然后被当成轮子送进精神病院了。”(见:8:04 AM - 25 Mar 2015、2015-3-25 23:06。)

显然,方舟子当时最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徐波对政治性问题说过头话,以便把他打成“轮子”,对他进行“政治迫害”。即使不得已而求其次,方舟子也要把徐波打成“具有反社会人格的流氓”(见:6:34 PM - 5 Mar 2015)、“症状很明显”的精神病(见:8:34 PM - 7 Mar 2015、2915-3-8 12:39)、“动不动叫嚣要杀人、吃人、极端歧视女人、炫耀打小女孩、要让亲生女儿去当二奶的……极度变态”(见:12:09 AM - 21 Mar 2015、2015-3-21 15:09),然后好唆使教徒们“把他那些恐怖主义言论报告国土安全部,让他这辈子别想再来美国”。

总而言之,主要是因为徐波走了几步错棋,所以摇摇欲坠的方舟子在2015年3月的最后几天又惊险过关,逃过一劫。

2015年3月28日,徐波将自己的新浪微博认证帐号“徐宥箴1”改成“烹肘大厨”(后改为“烹肘”)。4月1日,徐波在“新语直播间”转发了韩寒父亲韩仁均对付方舟子的置顶微博。这实际上也就把方舟子“乘胜追击”的路子给堵死了。也就是说,紧锣密鼓的徐、方大战在三月底、四月初就这么偃旗息鼓、草草收场了。半个月后,仙人指路做出了这样的观察和评论:

“种种迹象表明,肘子联手司马南,威胁要搞垮土豪的生意,收到效果了。土豪权衡利弊,以保生意为上,虚晃一枪,全线撤退了;三百万肯定是放弃了。肘子的独门绝技,就是带领肘子粉搅别人生意和名誉,采取匿名信举报、聚众上访、反复起诉等手段。做生意的人和有工作单位的人,都怕这个。肘子又一次胜利了。”(新浪微博原始链接: 2015-4-17 00:58。)

可惜的是,自命不凡的仙人指路低估了徐波的智慧和能量。


打狗棒的威力屡试不爽
2015年4月1日,徐波在“新语直播间”转发了韩寒父亲韩仁均对付方舟子的置顶微博。在那之后,方舟子基本上停止了对徐波的攻击。


二、暗潮涌动

2015年5月22日,方舟子突然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某个小学的阅览室收到了赠书。”(见:1:14 AM - 22 May 2015、5月22日 16:32。)

你都不用看方舟子配发的照片,就能猜到,那些被“赠”之“书”准定都是方舟子的烂书。问题是,它们都是被谁“赠”的呢?

原来,2015年2月3日,也就是在徐波“拜访”方舟子豪宅之后不久,方氏海外吸金会,即所谓的“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在其网站首页发了一个题为《捐一套方舟子图书给您的图书馆》的告示:

“为表彰方舟子博士在普及科学知识,揭露伪科学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提倡科学精神,提高国民科学素养,中国科学与学术 诚信基金会(OSAIC)决定拨款向中国各级图书馆捐赠方舟子著作。第一期工程计划捐出300套,每套共8种20册。任何一家中国大陆的大中小学图书馆, 各类公共图书馆均可免费获得一套方舟子著作。具体捐赠办法,请见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网站 捐一套方舟子图书” 。

点击其“捐一套方舟子图书”链接,你就会发现,这又是一个为方舟子敛财、洗钱的把戏。大致说来,这个把戏是这样的:每一百美元捐赠相当于买了“一套”方舟子的书赠给一个学校;该计划的首期目标是300套,即三万美元。这个计划的关键之处在这里:

“具体送书事宜由北京语丝书屋承办。技术问题和售后服务,请与语丝书屋联系。”

如果你知道“语丝书屋的发货点放在北人泽洋大厦 @彭剑律师 的事务所里”这个秘密(见:eprom:《语丝书屋,你在哪里?》、《语丝书屋,你在哪里?续》),并且知道语丝书屋贩卖的图书能比市场价格贵出几成甚至一倍,则你就会明白这个敛财洗钱游戏的秘密了。毫无疑问,方舟子不仅参与了这个“计划”的策划,他还很可能是这个“计划”的主谋──上面这个公告和详细计划都被方舟子在新语丝和推特上发表。(见:XYS20150130、3:34 AM - 3 Feb 2015、2015-02-04 02:05:30。)只不过是,徐、方大战打乱了方舟子敛财计划的战略部署。而方舟子在5月22日发的那个帖子,就是要把这个差点儿脱轨的计划重新纳入正轨。

显然是没有搞明白方舟子的如意算盘是怎么拨弄的,但却对方舟子的本性十分了解,李巍这样评论方舟子的那个帖子:

“有一点可以肯定:一定不是你送的,反正不管多公益性的事都不能少了你的一分钱。”(见:2015-5-22 21:05。)

而徐波则附和说:

“之前有很无耻的主张用安保基金的钱找他买书送人,我当时就批评过,不知道这些是不是那样弄的。”(见:2015-5-22 21:55。)

方舟子发那个帖子的目的就是施放诱饵,引起众人的注意,以便宣扬自己的“计划”。所以,他马上把上面这两个评论截图然后加以评论:

“当年向彭剑建议把安保资金解散改用来买我的书捐给学校的不就是徐宥箴自己吗?他现在骂自己无耻?安保资金当然不会用于捐书。这个赠书项目是中国科学与学术诚信基金会发起的,与安保资金毫无关系。愿意捐赠请联系osaic2006@gmail.com”。(见:5:32 PM - 22 May 2015、2015-5-23 08:36。)

方粉“poe fry”帮腔道:

“徐康敏当时信誓旦旦,建议把安保基金全部用于买书。老方的安保由他来出资。说这样可以堵住方黑的嘴。真是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见:5:45 PM - 22 May 2015。)

这是方舟子的回应:

“如果当时接受徐宥箴的方案,我现在死无葬身之地了。”(见:5:59 PM - 22 May 2015、2015-5-23 09:08。)

这是新华社刘主任(yinshanzi)的评论:

“对徐宥箴此一建议,方舟子当时毫不犹疑、当机立断、一口拒绝,不少网友都见证了这一历程。”(见新语丝之友帖子下面的评论:2015-5-23 09:08。)

“所言极是——【简单冲刺:记得当时徐嚎在新浪提到的要捐安保资金新形式——大家捐款买书,他捐同等金额安保,然后内含子给转发到搜狐,徐嚎跟到搜狐争辩,老方说根据以往经验安保不能靠某个大款,后徐在深夜按照以往模式捐款。】” (见新语丝之友帖子下面的评论:2015-5-23 09:08。)


显然是针对这些攻击,徐波发了下面这两个帖子,并且将之置顶:

“1、2014年1月时,徐宥箴被骗捐款时明明说买科普书,被方舟子造谣篡改为‘买方舟子的书’来诽谤徐宥箴。@三思柯南 你还没看见方舟子故意造假?这也看不出?还以为只是心理有问题或疏忽。2、刚又发现方舟子自打脸:他一面认为安保资金是生活赞助(图3),一面说自己生活没花别人一分钱捐款。”(见:2015-5-23 10:29。)

“1、如何判断故意造假还是疏忽记错?若方舟子这是‘记忆错误’,而误解导致伤害别人了,那么正直的人就会为此道歉,充分描叙真相并道歉。方当然不会如此。 2、假设别人说拿基金的钱买方舟子的书,也不能叫无耻,最多叫不合理不规范。但拿别人弄给他的基金的钱买自己的书中饱私私囊,还募捐就很无耻了”。(见:2015-5-23 13:37。)


方舟子马上就哑巴。

三、山雨欲来

据徐波后来透露,他在3月17日向武汉市警方举报彭剑操纵的方舟子安保基金骗了自己三百万元人民币。同是在3月17日,一位曾向方舟子的黑基金捐了十万元的金主、但后来被方舟子辱骂为“狗粉”的刘宇(“刘宇_中山”)也悄悄地朝那个黑基金捅了一刀。

据刘宇后来说,他曾在2013年2月3日向方舟子的安保资金捐了五千美元,但是,直到2015年3月,这笔钱也没有出现在“科技打假资金”网站的捐款公示页面。于是,刘宇在2015年3月17日向彭剑发信询问。刘、彭二人就这个问题前前后后交涉了两个多月,这是刘宇在7月13日发表的《一件小事》一文中所做的总结:

“彭后来又解释失误原因【工作人员解释:那款因为是结汇得来的,交易对手信息栏写的是‘彭剑’。统计人误会为是彭个人款项,当时就未列公示账。】我反问道:‘安保资金的账户难道不是专户?工作人员怎么会误以为是你的个人款项?’彭回复到【系专户。内部工作人员犯如此低级错误,是我也不曾想到的。】彭此后又多次解释道歉,而我与科普作家不同,一向不惮于以最大的善意来揣度别人,于是接受了他的解释。”(刘宇:《一件小事》,新浪微博:2015-7-13 22:13。)

根据上述经历,刘宇“思考”了五个问题,其中以第四个问题最重要;

“基金目前账上有数百万元,在广州无神论大会和广州书城签售期间却似乎没看到专业安保人员,难免让人对基金的使用效率产生疑问。”

刘宇的《一件小事》被崔永元转发之后,彭大傻子一声不吭,反倒是一直宣称“我不参与这两个资金的管理、运营”、“我只是安保资金受益人,又不是管理人”、“我不管理资金,别找我”的方舟子跳了出来给彭剑代言:

“‘理客中’们开始质疑安保资金了?老方黑的套路学得娴熟,下一步该是去和肖传国抱团了。因为一笔特殊的捐款(美元打到国内账户)导致的操作错误,竟以为抓住了什么把柄。把老方黑的车轱辘话重复一遍,要不要学罗永浩去报案让公安经侦再查一次账?”(见:6:01 PM - 13 Jul 2015、2015-7-14 09:13。)

“银行给的‘交易明细’把那笔款的汇款人写成彭剑(因为是从美元兑换的),工作人员登记捐款公示时以为是彭律师转账,就没有写它。但那笔钱一直就在捐款户头里,并没有少,只是没有公示而已。那不是彭律师的私人帐户,不会被误会成是他个人的钱。”(见:6:07 PM - 14 Jul 2015、2015-7-15 09:12。)

在那之后,对“安保资金”的质疑就成了新晋“前方粉”的大潮。(注:2015年这波“前方粉”主要成分是“三思科学”和“科学公园”的成员,他们属于方粉中的“科学帮”,他们也是继2012年年底“韩黑帮”方粉变“前”之后的第二大波“前方粉”。)这是“新晋前方粉”之一“七是”的几个评论:

“【钱重】对待罗永浩——谁要质疑安保基金,就拿他的钱砸回到他的脸上,还带利息。对待徐宥箴——“你要重诺守信”。区别呢?三百万和两三千的区别。——不是说捐与不捐一个样、捐多捐少一个样吗?自打脸带不带利息?”(见:2015年7月15日 10:40。)

“滥用网友此前的信任,涉嫌套现失去了信任而不做正面解释。拿着以前捐款时留言妄图堵嘴,我看这才叫业余。别闹了,不会洗地就乖乖地看热闹。别越帮越乱。”(见:2015年7月15日 11:38。)

“【有本事向有关部门举报】说得好听,从来不公开,只根据雪泥鸿爪质疑一下。那什么举报?——我质疑、你回应,懒得回应就公开,公开后我再要胡搅蛮缠你再说‘去举报吧。’这叫程序,懂吗?”(见:2015年7月15日 11:49 。)


难怪方舟子对他咬牙切齿、恨之入骨:

“科学公园那帮人中最早被我识破小人本性的是这个‘七是’,当年他装‘铁粉’装得死去活来时我也没给好脸色。当然现在也是黑得最露骨的,别人不敢说的话由他来说,刘宇还只敢加前言后语地暗示,七是干脆说安保资金‘涉嫌套现’,他以为那是炒股呢。”(见:7:03 AM - 15 Jul 2015、2015-7-15 22:18。)

到了7月17日,刘宇又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释义:我会公示累计支出金额。彭剑 2012年3月29日】O网页链接【截至2012年3月13日,安保项目累计支出590239.87元】O网页链接 今年是2015年。我捐款是出于信任,但你也得信守承诺吧?”(见:2015-7-17 11:45。)

这是一个曾经向方舟子“自愿的”捐了五百元的叫“牧云一叶”的人发表的评论:

“这事还有意思了:找方大师问这事吧,方和粉丝认为方本人和资金管理无关,找他就是碰瓷;质疑彭剑吧,彭剑死不吭声,还得防着方会不会说‘打不过我就去打我的朋友家人’。”(见:2015-7-17 12:30。)

这是一位曾向方舟子捐了九千多元的金主“我爱雨果”的评论:

“方舟子说过:【美国国父们为美国设计了一套权力制衡系统,英语称为check and balance,这才是美国体制的精髓所在。它有时很扯皮,但保证了不会出现绝对权力,也就不会有绝对腐败和邪恶。】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与安保资金的监管缺失上”。(见:2015-7-17 12:38。)

7月17日下午,刘宇将彭大傻子给他的转账截图公布了出来:

“这是彭剑错发给我的明细表,帐上的一万六千多元在2015年1月16日被取光。”(见:2015-7-17 16:26。)


彭大傻子又犯傻
上图为彭剑2015年4月10日发给刘宇的银行账单,显然是要证明刘宇的五千美元捐款没有被自己贪污,但他错发了截图。这两个截图被刘宇在2015年7月17日公布,从而引发对了持续至今的对方氏黑基金的质疑。



信用破产
从2015年7月起,方舟子的三位金主开始质疑方舟子的“安保资金。在2015年3月的徐、方大战期间,这三个人都没有对徐波的追款行动表示过支持。实际上,刘宇在最初坚决反对徐波索回捐款,所以他才会对另一个前方粉“grech”所说的“对方舟子到底有多忠诚,出血量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破口大骂:“方黑,你好。三万只是我捐给安保基金的一笔。彭剑退给罗永浩的是饭钱。你被拉黑了,滚。”(见:2015-3-3 19:47微博下面的评论)。并且,他对徐波的行为表示了“呵呵”。(见:2015-3-6 07:44)。自称“全程关注这件事”的“牧云一叶”对徐波的行为基本持否定态度。(见:2015-3-3 22:37、2015-3-4 11:04、2015-3-27 19:02、2015-3-27 20:54。)


此时,方舟子再次跳出来给彭剑揩屁股:

“我说那笔钱没有少,是说那笔钱并没有被单独取出来,又不是说募捐账号的钱不会定期转到别的账号。我不相信方黑们弱智到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无非是恶意抹黑罢了。”(见:5:35 PM - 17 Jul 2015、2015-7-18 08:51。)

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如果在那之前方舟子还没有给彭剑下封口令的话,在发出这个帖子之时,那道命令就已经同时发出了。实际上,从那时起,彭大傻子似乎从人间蒸发掉了──除了偶尔被方舟子上传几张照片,证明他还在喘气。

四、再次出手

虽然方舟子用自己的铁嘴钢牙为那个骗子基金建立防洪堤坝,但彭大傻子误传的那两张银行账单却像是堤坝里面的一个小小的蚁穴,洪水从那里潺潺不断地涌出。比如,有人马上就发现了方舟子的谎言:

“公布的银行账单上,有一笔200块钱的直付通交易,可见募捐账号上的钱并非定期归集,有的也被直接花掉,那么徐土豪的300万去哪里了呢?”(见:2015-7-18 08:59。)

“如果捐款账户是要被定期转存的话,为什么会有一笔小额的200元支付?”(见:2015-7-18 09:32。)


前面提到,从四月初起,徐波对方舟子及其“资金”基本上不再做出直接的质疑和攻击了。可是,因为刘宇的质疑及提前“泄密”,他只好“被迫”上阵。这是徐波对上面问题的解答:

“方舟子谎称安保资金捐款都定期入其他账户,结果彭剑错发给给刘宇的图就暴露了直付通花掉了,至少此没转到其他账户。难怪方舟子团伙禁止别人查账,变态仇视质疑者”。(见:2015-7-18 12:30。)

7月18日晚,徐波又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这些就是方舟子团伙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诈骗的证据之一,已全网公证过了,他们现在跑去修改都没用了。实话告诉大家吧,我是知道帐目的,知道被瓜分了。2014年1月13号晚上300万进帐,14号彭剑一新私人银行卡(当天开户的新卡,别说新卡是专户),14号转入新卡后瓜分。我暂时不会说怎么知道的,欢迎彭剑找我”。(见:2015-7-18 21:18。)

有人仿照方舟子的语气问:“这是真的吗?”徐波答道:

“保证真实,若有虚假,欢迎彭剑诉讼,这反证很容易找来嘛,若第二天钱没去新卡还在账上,去银行打个第三天的流水证明第三天钱还在即可,或者证明不是14号开户的新卡即可,太容易了 。方舟子伙同彭剑,诈骗至少300万,证据摆在那,等我慢慢千刀万剐”。(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18 21:23。)

“是第二天被转到他私人新开的卡,之后瓜分(还留了一点小额定期),里面怎么挥霍瓜分的,彭剑更清楚,既然我说这么准了,他也知道我知道帐的。再次强调:方舟子是伙同彭剑诈骗的骗子!我坐等方舟子以后抵赖撇清和彭剑‘鲜血凝结的友谊’”。(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18 21:28。)

“具体大家等以后吧,具体内容,警方公布或之后我提供给媒体公布。胜卷在握不要急(细节都说了,彭剑和方都懂,我已经拿到账,他们已经完蛋了),千刀万剐剥骗子,坐看他慢慢辩解惶恐,丑态百出。 大家先知道这个就行了。方舟子若再抵赖时,没图就是骗。”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18 21:53。)



夏季攻势正式爆发
徐波在2015年7月18日发的几个帖子,宣告沉寂了一百多天的“徐、方大战”重新爆发。


尽管徐波的帖子被转发了上千次,但方舟子却像是含恨去世了一般,恨不能把那又纯又美的双唇紧闭到牙床子后面。

11天后,徐波再次爆料:

“1、刑事案件不是自诉的,早报警了。2、方舟子团伙骗子安保基金在骗300万第二天就把300万转到第二天开设的银行账户中,之后没有一份转到安保公司或像保镖者,而各种挥霍,比如信用卡还款。3、彭剑各种躲避警方”。(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29 20:14。)

“几万几万的信用卡定期还款(不是刷卡,是月结还款),还有支付宝,然后大量取现金,总之没有任何表现得貌似安保的。方舟子所说的不公布是为了怕暴露安保细节,完全是谎言。”(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29 20:21。)

“他们还有个比较明显的骗子基金,是方舟子在海外弄的中国学术与诚信基金会,国外注册机构 很容易,他们弄成‘中国XX’这样的名字忽悠(大家还记得骗子禹晋永的中国世代投资集团吗),实际对国内宣传,在国内运作,所有资助都是给方舟子。这是很典型的利用境外机构名忽悠的骗子行为。” (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29 21:51。)

“彭剑律师事务所没人,门口贴欠费N久的催缴单”。(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29 20:53。)


不过,对我来说。徐波最大的料来自下面这条微博:

“因大额全到支付宝洗钱去了,我要求快查,民警原话说:‘我们网安部门说杭州网安把湖北网安协查的变相封杀了…… ’ 我党的部门真牛X,警察封杀警察”。(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29 20:39。)

为什么说这是最大的料呢?因为它再次证实这样的猜测:方舟子的老巢、黑窝在杭州。

原来,早在2011年4月8日,也就是方舟子两口子被抄袭丑闻缠得脱不开身、勒得喘不过气之际,方舟子被中共杭州市委组织部、市科协、市委党校请到杭州,给“杭州市领导干部和公务员”讲授“科学时代的伪科学”。当天下午,方舟子又“在市科协副主席张贵书等人的陪同下”,到杭州师范大学宣讲“学生造假有时候是被逼出来的”。这是当天《杭州在线》报道的标题:《如何辨别“伪科学” 方舟子给你支招》。这是次日《今日早报》报道的标题:《皮鞋擦得锃亮,裤腿烫得笔挺 方舟子昨天杭州开讲语出惊人 造假者地位越高 越有兴趣打假》。这是次日《钱江晚报》报道的标题:《打假斗士方舟子昨走进我省高校 回应“抄袭门”、“遇袭门”,更是语出惊人 本科生没必要写原创论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何时曾经有过一个海外无业游民、一个刚刚被中央政法委下属报纸揭露其长期剽窃历史的贼人,被一个副省级的党组织邀请讲党课的先例?

实际上,方舟子与杭州的关系远不止这些。早在2009年1月起,一个化名为“任知青”的人就在新语丝上散布了大量关于天津天士力集团的谣言,显然是要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学术造假案转移视线。2月3日,方舟子突然间将攻击的矛头指向最早揭露李连达造假案的芬兰医生祝国光博士(见:XYS20090203)。第二天,李连达亲自上阵传播任知青的谣言,结果导致天士力股价大跌,当天损失市值超过四亿元。(详见郑奇:《较量》,新世纪出版社2010年版45-52页。)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地公安机关对方舟子和新语丝展开了暗中调查,而就在关键时刻,他们接到杭州方面的指令:“关于方舟子的事情,到此为止。”网络恶棍方舟子因此逃过一劫。但李连达却没有那么幸运。2014年9 月 1 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李连达诽谤天士力的言论构成侵权,判令其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 30 万元。(尹烁、裴桂荣:《天士力诉李连达院士案终结》,2014年9月17日《证券日报》。)

明白方舟子为什么能够成为中国的网络恶霸了吗?因为他的背后有“杭州”当局,而它很可能就是那个被新语丝暴徒们津津乐道的“西康路”。


爆博




贼人招摇过市,妖孽横行公堂
一个刚刚被《深圳商报》和《法治周末》揭露为抄袭剽窃惯犯的贼人,突然间成了杭州政府的座上师爷,其行骗活动被当地媒体隆重报道。



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网络恶霸方舟子不仅以“学术打假”为名欺行霸市,打击异己,他实际上还与学术腐败分子沆瀣一气,暗中勾结。上图为语丝网站发表的六篇署名任知青的文章列表,当时正值中国工程院院士李连达学术造假案风靡中国媒体。据悉任知青的背后就是李连达。



一对骗子
2009年2月,学术骗子李连达与网络恶棍方舟子联手将战火烧向第三方,妄图转移视线。2014年9月,李连达因作恶而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一个月后,方舟子被中国政府踢出中国互联网。


五、方氏反击的方式:虚与委蛇

到了7月30日,从12天前起就对徐波的爆料装聋作哑的方舟子终于挺不住了。这是他对徐波爆料的第一个回应:

“徐波(徐宥箴)到其老家武汉报案,应是意图利用地方人脉关系以办案为名刺探我的安保情报。如果武汉警方敢徇私枉法向徐波泄露我的个人隐私和安保措施,对我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我必定追究武汉警方相关人员的责任。武汉警方对该案不具有管辖权。”(见:8:02 PM - 29 Jul 2015、2015-7-30 11:03。)

对,这个跨国骗子的本能反应就是威胁中国的警察。这是一个叫“反方之搏”的新浪微博用户的评论:

“你不是说安保基金不是你的,不由你管吗?徐壕报彭剑涉嫌诈骗,关你鸟事?不打自招承认你是诈骗主谋?案发地警方有没有管辖权,等到检察院逮捕了你,开庭公审时对法院说吧!若论管辖权,北京刑警对价值500元的街头流氓打架还真没有管辖权,石景山法院对海淀区的方玄昌挨打也没有管辖权。”(见:2015-7-30 11:56。)

不过,最奇的评论来自杂种博士李长青:

“奉劝武汉警方,不要看到土豪的钱就酥了。稍微了解一下土豪的德行,就知道他的钱敢不敢拿了。”(见:2015-7-30 12:32。)

也就是说,方舟科邪教的教主和教徒都认为警察如果受理徐波的举报就等于他们收受了徐波的金钱因此是犯法,但他们却同时认为,方舟子拿徐波的钱是合情合理的。你能理解其中的科学和道义吗?


主恶奴刁
在受害人徐波公布报警消息之后,当时已经潜逃美国的跨国骗子方舟子公开威胁中国警方;而山东杂种博士李长青也跟在主子的屁股后面狂吠,暗示武汉警方之所以受理徐波的举报是因为他们收受了徐波的贿赂。


方舟子对徐波爆料的第二个回应就是公布了彭剑彭大傻子的一张照片,题为“摄影师彭剑”。(见:10:34 PM - 29 Jul 2015、2015-7-30 13:47。)为什么说这是对徐波爆料的回应呢?这是因为,早在十多天前,就有传言说,“@彭剑律师迫于压力有自杀倾向”(见:2015-7-19 14:49)。而到了7月29日,继徐波宣布“彭剑律师事务所没人,门口贴欠费N久的催缴单”之后,有人还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晒晒方舟子诈骗团伙#【方粉揭露方舟子诈骗并报警】难怪捐款部长‘老老夏’在方粉们的强大压力下选择销号跑路了。彭剑律师事务所没人,门口贴欠费N久的催缴单。难道彭剑也开溜了?看来司马南劝教主跑路是真的!”(见:2015年7月29日 21:06 。)

还记得徐波捐款的第二天,老老夏就提心吊胆地说到“哪天老方进去”这样的话吗?事实是,在2015年7月29日前后,老老夏确实从新浪微博消失了好几天,所以才会有人发下面这样的帖子:

“我们对着长江喊 @老老夏 你在哪里?安保基金需要托;我们对着黄河喊@老老夏 你在哪里?@水舞刀 他妈需要人安慰。”(见:2015-7-30 12:18。)

而就在方舟子发布彭大傻子照片之前34分钟,“春来茶馆店二小”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紧急通告:防止网络流氓黑帮头领、诈捐骗钱罪犯@方Z子 的御用律师、方氏安保基金管理者@彭剑律师被自杀!”(见:2015-7-30 13:00。)

所以说,方舟子这是通过彭大傻子“被露面”来间接“辟谣”,实际上相当于宣布彭剑尚未被灭口。


千呼万唤死出来,犹抱相机半遮面
2015年7月30日,在网传方舟科邪教吸金敛财骨干彭剑和夏健已经畏罪遁逃多日之后,方舟科邪教主方舟子公布了彭剑的一张照片,算是辟谣。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全国各族革命人民时刻惦念彭大傻子的安危。
(截图来源:2015-8-11 17:53。)


方舟子对徐波爆料的第三个回应是转发曹鹏辉的这个帖子:

“徐土鳖把主动捐赠视为被诈骗,那么玩他游戏买装备打怪的人是不是也可以报案被徐宥箴的游戏公司诈骗?”(见:2015-7-30 12:54。)

方舟子的评论是:

“按照徐壕逻辑当然可以。”(见:12:36 AM - 30 Jul 2015、2015-7-30 15:47。)

这相当于向方粉发出指令:尽你们所能,捣毁徐壕的公司!

方舟子接下来的回应都是老套子,就是把徐波以前的帖子搬出来,证明徐波自食前言。比如前面提过的这个帖子:

“以前不关注徐壕,不知道他还表过忠心。这似乎都是闹得最凶的方黑们的套路。【徐宥箴:方舟子有知识有智慧无贪欲,造就了他冷静客观正直的性格品质啊。早知 道方舟子,我就不需要走那么多弯路了 2014-09-27 10:16:55】” (见:1:24 AM - 31 Jul 2015、2015-7-31 16:24。)

这是徐波的回应:

“感谢方谎王证明徐宥箴是陷入错误的认识而被诈骗的,方舟子显然疯狂、主观、邪恶、贪婪。知道方舟子后,徐宥箴终于被方舟子彭剑这诈骗团伙诈骗了300万。徐宥箴从来都说自己不是方粉,谈何忠心?骗子方舟子自作多情,好恶心”。(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31 16:40。)

这是网友“改不了名字笔士鸠路”的评论:

“是搞笑,骗子竟说对方是自愿的。这岂不是废话嘛,自愿才叫被骗,不自愿就成盗抢了”。(见:2015-7-31 17:17。)

最奇的是,早在2006年就宣布“我现在已没有了在中国当原告的兴趣”(方舟子:《声援老罗的维权行动》,新语丝2006年2月20日新到资料)的方舟子,还通过转发奇葩方粉“老乔”的一个帖子来怂恿彭大傻子起诉徐波。这是乔奇葩的帖子:

“徐波(徐有箴)在捐款前、中、后,很多网友给他解释、介绍安保资金管理方式以及使用方法。以其管理一个较知名企业的能力,他不可能存在不能准确理解的情况。如果能准确理解还声称被诈骗,就是报假案。没有法律制裁这种行为吗?”(见:3:36 AM - 31 Jul 2015。)

这是方舟子的转发评论:

“彭律师可以起诉其涉嫌诽谤罪。”(见:5:27 PM - 31 Jul 2015、2015-8-1 08:30。)

这是方粉吴福斌(网名“wufubin1818”)给主子的建议:

“建议方老师起诉徐壕,一来可以自证清白,二来可以借此重新审视彭剑。我觉得方老师现在也不是百分百相信彭剑,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意思说出来,那不如让法官去判别。”(见:2015-8-1 09:06。)

这是方黑“铁棍子医院童主任”的观察:

“现在无论方粉还是‘方黑’都建议起诉,但是有趣的是,之前方舟子一直在台前蹦哒,一提到起诉就让彭剑起诉,而彭剑又一直缩到壳里不出来。”(见:2015-8-1 09:12。)

这是新华社主任记者yinshanzi的搅混水:

“崔永元王志安等小人构陷方舟子用安保资金在美国购房,请看彭律师的原话—【彭剑cn:方先生没条件动我管理的资金,他也不会有这心思。退一步讲,若美国房产属实,则也是正常收入购得的普通房。必追究造谣诽谤者的法律责任。若法院院长、法官胆敢枉法裁判,则我必公开声讨、举报!2014-01-0823:40:40】”。(见新语丝之友帖子下面的评论:2015-8-1 08:30。)

“【徐宥箴1:我有个想法,把彭剑那的安保基金全部用来买任何科普书(指定在亚马逊中国买)捐赠到各地中小学,而我按安保基金每年收款总额承担方的安保及诉讼费用,无论安保基金收款多少,我每年出资不少于50万人民币,我与相应人员组织签署协议,按此先承担十年看情况再说,如何?2014-01-13 11:43:36】” (见新语丝之友帖子下面的评论:2015-8-1 08:30。)



方舟子化解世界之谜
面对徐波咄咄逼人的攻势,不论方粉还是方黑都认为“两袖清风,铁骨铮铮”的方舟子应该起诉徐波。对此,方舟子先是把彭大傻子严严实实地藏到深不见底的地窖里,然后庄严宣布:“彭律师可以起诉其涉嫌诽谤罪。”接着,圣人妻披着“yinshanzi”的马甲冒充良家妇女对着世人高喊:方舟子没有用安保基金购房,你们看彭剑是怎么说的,你们看徐宥箴以前是怎么说的。


六、全线出击

针对方舟子的诡辩和狡辩,徐波做出了一连串的反击:

“1、徐在武汉看到安保基金网站信息,在武汉被骗转账,案件发生地的公安没管辖权?好,你说哪管,徐去哪成不?2、你什么隐私?账目明细警方已经查到,没有一分钱显示花在可能是保镖或者安保的地方,你说的隐私是指没有安保吗?证明用安保为名骗了徐300万,对吧?3、果然来造谣武汉警方了,欢迎中央调查组”。(见:2015-7-30 11:35)

“若徐在广州报警,方骗子怎么说呢?在北京报警,再怎么说呢?你挑个地方好吗?免得老抵赖诽谤。徐若在武汉那么厉害,还穷到跑广州做1000块一月的客服吗?骗子方舟子毫无依据满口谎言的无耻造谣。300万里没有一分钱给任何保镖或保安公司,还胡扯什么隐私?”(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7-30 11:42。)

“@平安武汉 请尽快彻查彭剑方舟子诈骗案,若无声息,那么是在说明你们确实心虚,被徐收买吗?若不尽快查案,我会努力帮方舟子宣传这揭露武汉警方徇私枉法等内容 。你们磨蹭4个多月了,总得有点进展说法啊?无数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大量资金被彭剑团伙挥霍瓜分,还不快处理?”(见:2015-7-30 12:08。)

“警方答复报案人的信息里,没有提到任何保镖或安保公司,说300万第二天就被转到第二天新开的卡上,主要是信用卡还款、取现金、支付宝等地,被挥霍瓜分。这有什么安保隐私?请@平安武汉尽快依法查处彭剑方舟子诈骗案,若被方舟子揭露就无消息,那么应中央专案组来调查武汉警方有无渎职”。(见:2015-7-30 12:15。)


当然,对于这类帖子,方舟子的惯用伎俩就是“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不过,到了7月30日下午,方舟子是否回应已经无关紧要了。原来,那份被方舟子、彭剑隐藏了长达九年之久的黑基金账本,已经被徐波掌握。这是“春来茶馆店二小”的爆料帖:

“请看网络流氓黑帮头领@方Z子的安保基金管理者@彭剑律师 是如何倒腾诈捐徐土豪的捐款300万的:银行往来账目(截图)。”(见:2015-7-30 13:44。)

“更清晰大图。14年1月13日徐向方氏安保基金捐款300万。次日@彭剑律师 新开账户并将300万一次性全部转至该新账户。截至目前已查明300万去向:转入彭剑账户6次共135万,转入支付宝99万(净值,1入2出),信用卡还款7万,取现7万,网上支付2万,转入刘琳账户5万余,其余约45万尚在新账户中。”(见:2015-7-30 20:23。)



被公布
方舟子一伙隐匿长达九年的黑基金账目,在2015年7月30日终于被部分公布了。账目截图来自“春来茶馆店二小”的新浪微博,但其信息来源显然是徐波。


这是王志安发出的评论:

“方舟子这个从不参与安保基金管理的人好像真的急了,到底这是在怕什么?不会真的把钱都倒腾到美国买豪宅了吧?不过威胁警察一般没什么用。”(见:2015-7-30 20:00。)

“从这些账目看,涉嫌挪用款项,没有用于所谓的安保的嫌疑还是很大的。至于这算不算诈骗,静候警方的调查。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方舟子只能算嫌疑犯,简称方嫌犯。”(见:2015-7-30 20:05。)


7月31日,徐波接连发帖子说:

“彭剑方骗团伙以科技人士安保为由,虚构了大量信息隐瞒了不少真相,诈骗了徐宥箴300万人民币,不做安保瓜分挥霍,案发地在武汉,武汉警方受理报案后,却进展缓慢,徐发大量投诉信到检察院、纪委等,一直催促,图是之前发给武汉警方的内容,警方太磨蹭了,是想赖掉吗?请问一下,案发地难道没有管辖权?”(见:2015-7-31 19:25。)

“请方骗子说一下,应该哪管辖?你是诈骗团伙成员及代言人,听你的好不?能帮忙要求管辖权转移到广州好么?武汉这么磨蹭,广州至少方便去投诉。北京我知道那是你牛,能把肖的轻微伤治安案定成寻衅滋事罪,咱怕周老虎残党,最后才考虑。唱红薄粉周党毛左司马南都恐吓过我的。”(见:2015-7-31 20:54。)


到了第二天上午,王志安评论说:

“此事方舟子和彭剑诈骗意图明显,初步证据显示钱的确又被私分挥霍的嫌疑,警方应该迅速立案,成立专案组。证据一旦确凿,立即将方舟子和彭剑抓捕归案。以防其窜逃美国。”(见:2015-8-1 10:10。)

徐波附和道:

“呼吁中央成立专案组,彻查方舟子彭剑诈骗团伙案,我再次抗议武汉警方的磨蹭!不敢处理请上报中央请示好吗?”(见:2015-8-1 10:21。)

到了8月1日下午,徐波向潜藏的彭剑发出艾迪美敦书:

“敬告彭剑:你知道我嫉恶如仇的,知道我绝不放弃,长期追究的。你想清楚,到底想不想获得被害人谅解?你到底是主犯还是从犯?你想清楚这些。你觉得你跑得掉么?你知道你们多年作恶的后果么?帐没出来,你也许还可以投机下,现在呢?你觉得你真的是牛到可以颠倒黑白大律师么?从犯+谅解+自首,自己考虑”。(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8-1 13:35。)

“最佳机会貌似就是现在,等被逮捕,可就不算自首了,最多算坦白交代。虽然方骗子长期诽谤我信誉,但你明白我实际信誉可是非常好的。你现在自首,我肯定直接谅解。乖啦”。(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8-1 15:20。)

“我曾经给方骗子悔改的机会,他嘴硬放弃了,现在他欲哭无泪呢。联系警方自首才是出路,你知道骗子现在没保护伞了,对吧?”(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8-1 16:59。)



兵临城下,最后通牒


七、方氏反击的方式:浑水摸鱼

猜猜“中国正义人物”方舟子对徐波一系列爆料的反应?他对徐波置之不理,而是死死地咬住了王志安:

“我将对央视王志安提起损害名誉权民事诉讼和诽谤罪刑事自诉。”(见:8:07 PM - 31 Jul 2015、2015-8-1 11:21。)

在那之后,徐波果然变成了一个看热闹的人,而王志安却变成了主角。这是王志安后来发的几个帖子:

“方嫌犯的理论是,他如果强奸了妇女,偷了老丈人家的东西,别人只要指出来,就是诽谤。要告赶紧告,不告是拉布拉多。正好在法庭上你们把安保基金的详细明细给我汇报一下,我给你们公之于众。让公众看看你们是怎么到底是怎么转移所谓的安保基金,私分挥霍的。”(新浪微博原始链接:2015-8-1 15:21。)

“方舟子安保基金,哦,是资金出了这么多烂事,彭剑和方舟子一个人说一套,身为公众还不能质疑了?方舟子反复说这钱不是捐给他的,她急什么?这要是被私分挪用,广大捐款人的钱被骗,是否涉及公共利益?按说方舟子应该和质疑者一起去质疑有可能的诈骗,可却迫不及待替彭剑背书,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呢?”(见:2015-8-2 13:58。)

“安保基金长期面对各种质疑,方舟子的口头禅是:安保基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受益人。言下之意,即便彭剑干了诈骗的勾当,和他也没什么关系。方舟子这话成立的条件有二:第一,他本人没有参与私分挥霍滥用安保基金;第二,或,他对彭剑可能存在的犯罪行为完全不知情。真是这样么?别急下结论。呵呵。”(见:2015-8-3 10:34。)

“安保基金新闻发言人方舟子请正面解释一下徐宥箴捐款账户的疑点:1.为何捐款不放在安保基金的账户而另设账户?2.兴业银行的行用卡用于什么消费?3.转到支付宝的198万做了什么?4.频繁将大额款项转入彭剑的同名个人账户意欲何为?都做了什么?5.直付通交易是支付什么消费?6.还民生银行的钱是什么消费?”(见:2015-8-3 14:44。)


这是方舟子针对上面最后一条微博的答复:

“王志安同志拿着一份来历不明、不知真假的‘银行单’要我回答问题,他算哪根葱?倒是他该上法庭去回答他是如何诽谤我‘诈骗’的。我们就用王堂堂同志在初受之前对安保资金的评论来打他现在的堂堂脸。”(见:1:02 AM - 3 Aug 2015、2015-8-3 16:17。)

方舟子的胡搅蛮缠连一个有二十多年粉龄的老方粉“筋斗云windover”都看不过去了:

“不知真假这句话都点奇怪,至少彭应该知道真假的。”(见方舟子推特截图:2:06 AM - 3 Aug 2015。)

这是方舟子的狡辩:

“莫名其妙,我不是资金管理人,有什么权利和资格来确认‘银行单’的真假?用王志安3年前的比喻,你拿出一份所谓诺贝尔奖基金会银行单,要杨振宁确认真假指控杨振宁啊?我完全信任彭律师对安保资金的管理,没有兴趣也没有必要去核对帐目。”(见:2:06 AM - 3 Aug 2015、2015-8-3 17:17。)

这是王志安的反抽:

“哎呦,一问你关键问题你就开始莫名其妙了?过去怎么公众一质疑安保基金,你这个从不参与基金管理,也不知道质疑信息真假的受益人,总是赤膊冲上第一线率先辟谣呢?你见过杨振宁替诺贝尔基金背过书么?你这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什么坏事都是彭剑替你干的?”(见:2015-8-3 17:50。)




打架亲兄弟,骗钱夫妻兵
2015年8月3日,王志安根据网上公布的安保基金账目,向方舟子提出了八个问题。对此,方舟子以“他算哪根葱”作答。倒是在方舟子的答复下面,刘菊花披着yinshanzi马甲忙前忙后忙里忙外地帮老公的忙。


那么,方舟子所说的“我们就用王堂堂同志在初受之前对安保资金的评论来打他现在的堂堂脸”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三年前质疑方舟子黑基金的浪潮席卷网络和平面媒体之时,当时尚是铁杆方粉的王志安曾发了这么两个帖子来为方舟子站台:

“方罗基金之争我的看法:一、方舟子是受益人,不是管理者,对于基金的问题,老罗有质疑的权利,但应该把目标对准彭剑,而非方舟子。想想,如果我们对诺贝尔基金运作质疑,是找杨振宁呢,还是运作团队?二、基金设立时约定不公开,这是约定自由。但如果不涉及个人隐私和安保细节,公开比不公开好。”(见:2012-3-29 00:24。)

“公权力的信托是基于不信任,方的安保基金是基于信任。许多人没闹明白这个道理。捐助人有权利选择不监督和信任,要求捐助人必须监督,这也是一种专制。”(见:2012-4-3 12:10。)


这就是方舟子用来“打他现在的堂堂脸”的神器。方舟子当然不会告诉世人,方粉王志安的脸当年就被人打肿了。这是一个叫“李子暘”的人的评论王志安的“看法”:

“当初发起捐款时,显然是使用了方舟子的名义,才能募集到钱,并且,这种使用,是方舟子认可和接受的。如果用的是彭剑的名义,会有人捐钱吗?”(见:2012-3-29 14:14。)

这是罗永浩对“李子暘”的补充:

“诺奖如果是为资助杨振宁的事业而建立并且主要受益人也是杨振宁,质疑的时候当然会问杨振宁,王志安说这种话,不是人品问题,就是智力问题”(见:2012-3-29 14:14。)

对于王志安的第二个帖子,一个叫“张治峰binghuo”的人这样评论道:

“呦,传说中的一锤子买卖,真心傻逼了,你不就会舔裆的屁眼,60年前信任你,让你握了权柄,以后就丧失选择不信任,更换掌权人的权利了?”(见:2012-4-4 15:20。)

很可能是这个缘故,方舟子当年都没敢转王志安的这两个帖子。可是,三年后,它们却成了方舟子自卫的唯二武器。


黔驴技穷,慌不择路
方粉王志安2012年为方舟子黑基金辩护的两个帖子在当时就被众人驳得体无完肤。可是,三年后,教主方舟子却把它们捡了起来,当作攻击方黑王志安的利器。


在王志安的反复追问之下,包括发起了一个“方是民嫌疑犯威胁要起诉王志安,后来却不敢了,你认为”网络调查(其中只有7%的人认为方舟子敢于起诉)之后,方舟子才在8月20日隆重推出了《方舟子诉王志安名誉侵权案起诉状》。猜猜方舟子的“事实与理由”是啥?除了那恬不知耻的、千篇一律的“原告在社会公众里享有相当的良好声誉”之外,就是王志安三年前的那两条微博,因为按照方舟子,它们说明“被告王志安在今年发表涉案侵权微博,称原告是诈骗,与之前言论自相矛盾,且明显是恶意的。” (见:7:44 AM - 20 Aug 2015、2015-8-20 22:47。)显然,方舟子的逻辑是这样的:你既然被我骗过一次,你就得被我欺骗永远;你既然给我当过家奴,我就永远都是你的主子。

至于那个所谓的“刑事自诉”,虽然方舟子信誓旦旦地保证说,“我是立完民事,再刑事自诉。我说话一定算数”(见:1:23 AM - 19 Aug 2015、2015-8-19 16:28),但至今,世人还在等待方舟子采取行动的消息。

八、菊功进啐

在整个2015年,在新浪微博的所有方舟子推特“直播间”的下面,一直有一个蒙着面纱、穿着马甲的用户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地忙碌着。对,它就是yinshanzi。这是网友对它的观察:

“据黑客大爷最新爆料:新浪微博ID为@yinshanzi 者,实为网络暴力流氓团伙头领@方X子 的老婆刘J花,刘J花的另一个新浪微博ID是@田园将芜我自归去,在搜狐微博的ID为@田园将芜我自归。 ”(见:2015-7-2 06:56。)

“@yinshanzi 是位很奇怪的方粉,微博数为0,关注数为0,但积极参与,活动频繁,不过只在评论里发言。粉丝数到倒是不少,翻开还发现很多熟悉的面孔。”(见:2015-7-20 20:23。)

“yinshanzi是个神秘的ID ”。(见:2015-9-3 21:12。)


确实,从表面上看,yinshanzi就像是它的头像所显示的那样,是一具无头僵尸:在它的主页,没有一条微博。可是,你如果用刀子拨开它的尸衣的话,你就会发现这具僵尸的肚子里面翻滚着无数的蛆虫:至今,这具僵尸已经为六千多个帖子点赞,并且发表了不计其数的评论。不用说,它点赞的对象90%以上是方舟子的帖子,它评论的内容则几乎千篇一律:或者为方舟子唱赞歌,或者为方舟子当辩护士。显然是害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这个无头僵尸非常小心地只发评论,绝不转发,因为评论帖子不会出现在微博主页上,微博的搜索引擎也找不到它们;而转发的内容却全都会出现在微博主页上,那样就会很容易地被他人跟踪和研究。也就是因为如此,当它偶尔因为操作失误把评论当作了转发,在发现之后,它会忙不迭地把那个帖子删掉。


败柳已无黄珠脸,残菊尚翻死鱼眼
2015年6月23日,yinshanzi不小心把自己的一条评论当作“转发”发了出来,结果该评论出现在了它的微博主页。这很可能是该僵尸的第一次诈尸被活捉。在发现失误之后,该僵尸立即将这个帖子删除。注意它的对话对象是方舟子的肛嘴庐陵散人0219。



僵尸闹鬼徒忙碌,寡妇哭坟一剪梅
截止到2015年12月27日, yinshanzi在新浪微博总共为6451个帖子点赞,其中5727个是主帖(主要是方舟子的直播帖子),其余的是评论(该僵尸经常为自己的评论点赞。)因为方舟子推特的新浪微博直播间频频被销号,结果在yinshanzi的主页上就留下了将近四千个光秃秃的坟头。



孤彪现世为谁隐?美且纯兮为底藏?
从2015年7月30日到8月1日三天内,yinshanzi在方舟子推特的新浪微博直播间“新语丝之光”(已被销号)和“新语丝之友”(尚待销号)下面发表了至少55条评论,其内容全部都与方舟子拒不退还徐波的捐款有关。至今,yinshanzi发表了不计其数的微博评论,但是这些评论没有一条出现在它的微博主页上。



两袖清疯装不尽,八方脑残骗不完
从2013年6月27日到10月13日,搜狐微博用户shanyinzi(即新浪微博用户yinshanzi)共发了27个帖子称赞方舟子“两袖清风”。2013年10月15日,两袖清风、一直哭穷的无业游民方舟子在美国加州花巨款购置了一座豪宅。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三百万诈骗案纪实 (3737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0PM
终于上来了!Happy New Year ! (558 查看) catalysts 01/01/2016 12:26PM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502 查看) 爱玩儿 01/04/2016 07:17AM
新年快乐! (532 查看) catalysts 01/04/2016 04:23PM
Re: 新年快乐! (573 查看) 星探 01/04/2016 08:06PM
谢谢星探,这里有“一条小鱼”的3篇文章 (562 查看) 爱玩儿 01/05/2016 09:00PM
我最初注意到这条鱼是这篇看方的书如壮阳的文字 (495 查看) 星探 01/05/2016 09:55PM
转载:凯迪猫眼看人smiling bouncing smiley (782 查看) 体卫艺子 12/31/2015 09:21PM
第一章 从土豪到方粉 (971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1PM
第二章 从方粉到猎物 (628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4PM
第三章 网络大品《卖拐》 (1284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6PM
第四章 欠债还钱_1 (837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7PM
第四章 欠债还钱_2 (722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7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1 (1123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8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2 (928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19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3 (612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1PM
第五章 徐黑方舟子_4 (945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1PM
第六章 夏季风暴 (1488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2PM
第七章 圣诞攻势 (919 查看) 亦明 12/31/2015 08:23PM
精彩!这是一份很好历史记录。我注意到3点 (570 查看) 爱玩儿 01/05/2016 09:42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