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苑求真(大庆商江)- 中国学术评价网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胡言乱语何时成为“烂尾楼”? (140 查看)
日期: February 02, 2017 01:44AM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胡言乱语何时成为“烂尾楼”?

【仅供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讨论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百度百科》解释,烂尾楼,是指已办理用地、规划手续,项目开工后,因开发商无力继续投资建设或陷入债务纠纷,停工一年以上的房地产项目。烂尾楼形成的原因较多,如在建楼盘的开发商破产、缺乏建设资金、项目涉及经济纠纷、开发商违法违规导致工程停工,其中多半是因为资金链条断裂,工程未完,开发商已拿不出钱来,银行也不愿继续贷款,而项目又无法转让给其他投资人。烂尾楼破坏城市形象,浪费土地资源,破坏投资者信心。对居民生活带来不便。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利用媒体把教育改革、大学生村官、研究生科研比喻为烂尾楼,或许是不恰当的。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胡言乱语何时成为烂尾楼?
举证如下:(仅举3例)
第1例
2009年7月20日,《南方都市报》(熊丙奇)《教育改革不能总成为烂尾楼》:在《人民日报》16日报道湖南以“全国首次”之势,取消文理分科之后,国内不少舆论特别兴奋。有媒体在报道中甚至宣称“湖南的新高考方案已经上报教育部审批,将从明年起执行”,意思很明白:湖南这次动真格了,取消文理分科终见实质性进展。而对于笔者撰写的质疑这一改革“换汤不换药”的文章,也有网友质疑笔者为什么就不愿意相信湖南的改革,给基础教育带来了福音。舆论的兴奋只有两天——18日的《京华时报》报道,湖南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湖南高考仍然实行文、理分科考试,不存在一个考生同时要考文、理科目的情况,并否认了媒体宣称湖南要出高考新方案的消息。高考仍旧要实行文理分科考试,而中学却不能文理分科,大家于是恍然大悟,这不过是又被教育主管部门折腾了一把。同样的“重大改革”,还有几桩,都引起舆论骚动。一是重庆市教委决定,从今年起,将逐渐全面取消各类学科奥赛的升学加分。二是成都市出台四条“铁令”,准备对奥数进行“最严厉、最彻底”的整治,用一年时间让学生告别被奥数摧残的“旧时代”。对于教育部门的上述做法,家长和网友高度赞成,认为如此一来,中学生的负担将要轻很多,“裸分考试”将捍卫高考公平。同样,对于笔者认为“取消奥赛加分,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的意见,有网友质疑我是不是自己办了奥数培训班,在为奥数教育的既得利益者说话。不得不承认,政府部门的上述改革行动,确实挠到了舆论的痒处,所以得到的正面评价远多于负面评价,但是,如若仔细分析上述改革的推进,就会发现,由于没有配套政策、无法突破当前的高考制度框架,改革其实很难有成效——除了湖南已经主动承认没有改革高考的打算。就取消奥赛加分来说,2006年,江苏地区就在高考中取消了奥赛加分,但据媒体的调查发现,民间的奥数培训热并没有消退,原因有三,一是教育部仍旧保留奥赛获奖的保送生政策;二是高校的自主招生,评价学生的特长,要看相关的竞赛证书,高校的意见是,在没有其他指标的情况下,竞赛证书显然是比较便于评价的指标之一;三是一些家长送孩子上培训班,并非冲着获奖加分(获奖加分的名额其实十分有限),而是让孩子接受这种更大难度的培训,以便提高高考成绩。所以,奥赛热之根,表面上是获得加分,其实,还是高考强调分数的考试录取制度。对此,教育部门不是不明白,但是一方面可以顺应“舆论”,另一方面,也可增加改革政绩——在一些地方教育部门看来,只要做出“改革动作”,而不管改革是否能推进、是否能取得效果,也算是政绩,所谓“说过了,就是做过了;做过了,就是做好了”,这才导致有的地方每年都有新改革方案的出台:今年调整是“改革”,明年取消今年的调整也是“改革”。其实,对于影响广泛的教育政策来说,是十分忌讳经常调整、变动的——到了学生高二时,才告诉他即将面对的高考新政策,他怎么准备?——我国的教育政策,频繁变动,主要原因就在于变动的权力掌握在有关部门手中。只要有关部门想变,不需要调查,不需要听学校、教师、家长、学生的意见,不需要提交人大机构讨论、听证、审议,就可以推出。这种决策,不但使教育政策受到行政领导的强烈影响,而且也使教育政策缺乏充分的论证,而在推行中遇到各种的难题,往往使改革变为“烂尾工程”,推行不下去又推倒重来。在教育决策机制不变的情况下,对政府部门贸然推出、缺乏配套的新政“喝彩”,是不理性的。更重要的是,当前的教育改革,如果以政府教育主管部门为主导,将无法触及改革的真正命题,即教育放权问题。上述三项改革,都无一例外没体现政府对学校的服务,而只是强调政府对学校办学的直接干预。拿湖南的取消文理分科来说,政府应该做的是探索建设合理的考试升学制度,具体的教育教学组织,应由学校按照《教育法》的规定进行,政府不改革高考制度,却把管理的行为具体到学校该怎样给学生上课,这是典型的管评办不分,违背管评办分离的改革方向。拿成都取消奥数的几条“铁令”来说,真正的铁令应该是政府部门切实履行教育投入责任、调整教育资源配置模式、促进各义务教育学校办学质量均衡,当各中小学的办学质量大致一致时,还有择校吗?还有围绕择校而来的奥数热吗?而且《义务教育法》已经明确规定政府部门有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职责。政府不履行法律规定的职责,却去对学校、教师、培训机构下“铁令”,会有怎样的效果呢?事实上,在义务教育资源无法均衡这一问题上,真实的原因,不是历史欠账过多,而是政府部门不愿意加大教育投入,而是以学校间的不均衡发展,制造收费空间,以弥补自身教育投入不足;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势交易空间,当各校资源已然均衡,政府部门将完全从管理者转为服务者,手中将没有了优质资源可供寻租。不要让改革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总成为“半吊子工程”、“烂尾楼”,就必须建立科学、民主的教育决策机制,赋予受教育者、办学者在教育决策中的主体地位。政府部门主导教育政策的制订,同时不愿意放权,除了留下“说过了,就是做过了;做过了,就是做好了”的所谓改革政绩之外,很难对现实的教育发展,有真正意义的促进作用;受教育者、办学者除了被这种“改革”折腾之外,并不能从中受益;而教育的问题,在这样的“改革”中,日益严重。回顾过去20多年时间我国教育所推出的各项促进中学素质教育的政策,再对比当下应试教育以及学生能力与素质的现实,这种教训还不够多吗?是应该对教育改革模式和思路进行全面调整的时候了。(作者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news.sina.com.cn]
《高中教改不能总成“烂尾楼”》
[edu.sina.com.cn]
第2例
2010年1月18日,中新网(熊丙奇)《大学生村官计划又成烂尾楼?》:最新一期《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在辽宁新民当大学生村官已经9年,因为政府拖欠工资近万元,且改签临时工合同,7月13日,邢曼丽等10名大学生村官来到国家信访局再次上访,却被有关方面“劝”回。“村官”之一邢曼丽的话,令人动容——“签临时工合同?那就意味着随时可以被解聘,这跟扫地出门没啥两样啊。”她这句话,得到众多响应。大学生当村官九年,想继续在农村发展,却成为“临时工”,这一事件再次表明,在大学生村官计划轰轰烈烈推进之时,一些地方的大学生村官计划,缺乏长远规划。分析一些地区的村官计划,从根本上说,就是“临时”性质——按照相关政策,“村官”在农村工作三年,三年之后,如果当地公务员岗位、事业单位缺编,当优先录用村官(进入公务员队伍,要参加考试);如果村官不愿意在当地继续工作,可以升学考研、可以报考公务员,考研和报考公务员时有一定政策优惠;如果当地没有公务员岗位、事业单位编制,村官考研无着,可自谋出路。三年时间转瞬而过,不少大学生村官们却发现,留给自己的选择,只有自谋出路这条路。当地公务员岗位、事业编制,似乎一直不缺编,农村这些岗位却对“对农村充满感情的村官”没有感情;考研之路,也很难走通,虽然有适当优惠,但首先得在考场上拿到高分,而高校是否执行优惠政策,还很难说。当然,按照现代人力资源管理理论,政府和用人单位,不可能包办大学生村官的职业生涯,先聘用三年,之后允许村官们另作选择,也是尊重人力资源本身的流动性规律。但是,一方面有农村工作经验的大学生不能留下,而另一方面却继续动员新大学生去农村,这种大学生村官的尴尬处境能说明的,无非如下几点。其一,大学生村官计划对于一些地方政府来说,是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临时工程”。一些地方把大学生到农村、基层工作作为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途径,却没从当地的实际需要、大学生的长远发展,来规划大学生的农村工作,这样的村官计划更像是一个就业蓄水池,只是延缓了这些学生的再就业时间,“新村官招募红火,老村官前途迷茫”,这不但影响未来大学生的选择,还影响农村面貌的改善,进一步创造更多的大学生需求。其二,大学生村官计划对于一些地方政府来说,是表明自身重视人才的“政绩工程”,地方政府关注招募远胜于关注村官的培训、使用与管理。村官计划本身,应立足新农村建设,但一些地方立足点却是为了完成上级的任务,把每年聘用多少村官作为当前的政绩,招募村官之后,往往没有有计划地组织培训,也没有按照大学生的专业特长,配备合适的岗位,对如何长效使用这批大学生,更缺乏长远考虑。有的大学生就在农村打杂,混日子熬时间的也不在个别,现实与大学生想在农村有番作为的理想,相去甚远。而这也导致一些本有意愿继续在农村工作的大学生,却无法继续在农村工作,不能用三年的农村工作生活积累,继续为农村建设服务。“临时”性的大学生村官计划,这是对大学生和农村的双重损失。对大学生而言,正如报道中所说,这些在农村工作近10年的大学生,面临被农村“扫地除门”的处境,感觉自己的九年青春被荒废了;而对于农村来说,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这正是当初推出大学生村官计划,以及现在正在推进新的大学生村官计划的根本原因。近年来,不少政府官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教育界人士,在谈到解决大学生就业难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时,都提到大学生“新上山下乡”,认为此举可以形成解决大学生就业难、实现大学生自身价值、促进农村发展的多赢局面。从理想设计看,确实如此,但是,大学生村官在农村的遭遇,却让我们不得不从理想设计回归现实:政府部门,究竟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大学生村官计划?农村,又给大学生村官创造了多大的事业空间?高调推行、“进口”不断扩大的村官计划,“出口”在哪里?离开对大学生自身成长的关注,村官计划将难以多赢,而只会是一段不堪的记忆。大学生村官解决自己的出路,闹到上访,被有关方面“劝回”的地步,其中有多少无奈,需要有关部门多多思量。
[edu.163.com]
第3例
2014年1月17日,《新闻晨报》(熊丙奇)《调整培养定位,科研才不会烂尾》: 有种说法,是大部分高校研究生的研究工作成了鸡肋,找到工作之后,就“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学生不再有投入的积极性。如果让后来的研究生接替,多半又要从头开始。这类似于一幢幢盖了一半的烂尾楼,被称为“科研烂尾楼”。在研究生毕业季,不少高校都有大大小小的“科研烂尾楼”。在笔者看来,这种现象有三方面原因:首先,与研究生培养定位有关。按照研究生培养定位,学术硕士可要求研究生做学术研究、撰写论文,而应用型研究生则应关注学生的实践能力,不必要求学生进行学术研究、撰写论文。在英国和美国,有的研究生培养项目就只有10个月、1年,学生读完十几门规定的课程,获得足够的学分就毕业。但在我国,对所有学生都要求搞学术研究、在校期间发表论文,可有的学生根本就没有学术兴趣,结果必然是找到工作之后就应付科研了。其次,与导师制没有真正落地有关。我国虽然建立了研究生导师制,但在目前的研究生培养机制中,导师无法在招生、培养、管理过程中真正承担导师作用,为学生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有时也是应付学校的统一要求,随意给学生一个课题,本身没有多大学术价值,学生也只是为毕业而硬着头皮做。再次,有的学校由于人才培养与学术研究的错位,导师和学生的关系已异化为老板和打工仔的关系,学生就是为导师干活,做导师交给的科研任务,至于这一科研任务是否与学位论文以及学生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吻合,是经不起追究的,不少学生被动地参与科研,缺乏积极性也就在情理之中。包括做学术硕士的学生,有的经过这一过程,也失去了学术理想。与我国大学相比,国外大学人才培养有较为清晰的定位,建立了完善的导师制,充分发挥导师的作用。在国外,学校对不同培养定位的学生有不同的要求,应用型硕士往往一年就毕业,根本不必做学术研究,也不必撰写、发表论文,而导师也可以用自己的学术声誉保障学生的培养质量,根据不同学生的特点为其设计适合的培养模式,即便学术型研究生参与导师课题,也是为了提高科研能力、得到学术训练,而不是为老师打工——那些与学位论文无关的任务,学生是可以拒绝的。总之,学术研究与人才培养的关系是:学术研究为学生成长提供锻炼机会,而不是人才培养为学术研究服务,把学生作为学校发表论文、做课题的生力军,这是本末倒置,不但会降低人才培养质量,也会扼杀学生的科研兴趣。为此,有必要调整我国研究生的培养定位。近年来已启动相关工作,但调整并不到位,一些人还以学术人才培养方式看待应用型人才培养;与此同时,要建立真正的导师制,通过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理顺研究生培养与学术研究的关系、导师和学生的关系,由此才能切实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消除包括研究生“科研烂尾楼”等异化现象。(作者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www.qstheory.cn]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是否想过自己何时成为烂尾楼。
2008年7月2日,搜狐教育(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我们需要更多的熊丙奇》:熊丙奇先生跟我素不相识,但他的文章我早就读过。他是一个教育界圈里的人,也是用心来盯着自己的这个圈的人,这样的人,对于我们的有关部门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令人愉快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命运,就是古希腊神话里那个报信的乌鸦,总之没有好果子吃就是啦。
2009年6月4日,网易 来源中国江西网(作者不祥)《熊丙奇:“论文情结”谋杀学术研究》:熊丙奇:上海交大教授,一个被套了“教育问题研究专家”之名的业余教育研究者,因所写文章,只谈教育,故而成为“专”家,因早前出版《大学有问题》,进而得名“问题”“专家”。文章不离“教育为本”,可所写内容,所谈之事,全是“不教育为本”,既折磨自己,也折磨读者。
[news.163.com]
2009年11月14日,《新京报》《熊丙奇:评论犹如启蒙,需要耐心》:在这种祥林嫂般的言说中,我被套上教育“问题”“专家”的头衔,所曾说过的旧观点因一次次教育新闻事件而“新生”,真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
[media.people.com.cn]
2010年,熊丙奇在与网易教育的对话中坦言:(熊丙奇的)很多时评文章,反复说的就是基本的教育常识。读者都不耐烦了。
[edu.163.com]
2014年6月24日,百度贴吧“青凤文艺社”《熊丙奇是大骗子》:只知道骗钱,什么狗屁第一高考网,到现在都不正常,熊丙奇,你为什么不去死呢,活着干什么,不要再害人了,去死吧!
[tieba.baidu.com]
2015年2月12日,【百度贴吧】南方科技大学吧“楼下我的小伙伴”发帖:“熊丙奇就是个一不小心混的好的骗吃骗喝的写手”;“楼下我的小伙伴”发帖:具体哪年我忘了。他来那次之前就已经靠评论南科大捞了不少钱了。现在还要跑出来骗钱。
[tieba.baidu.com]
2016年1月9日,百度贴吧梁宏达吧网友“没希望啊没希望”发帖:“即便是专攻某一领域内评论的一些所谓的学者,比如熊丙奇就专攻教育领域,也因为他凡是教育领域出现什么热点就随着进行评论,思考的时间能有多长?能有深度吗?而且也是涉及教育领域的方方面面,请问他对教育领域的各个方面都懂的很深很精吗?还是那句话,他也只有一个脑袋,哪能对教育领域的众多方面都能考虑的面面俱到且有深度?虽然他的博文一篇篇的出,有的还上与他有勾扯的报纸,但都是没什么深度的忽悠,况且他有为既得利益子弟说话而忽悠一般民众的目的性!”
[tieba.baidu.com]
2017年1月26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敲锣打鼓给100分学生送猪后臀真的好吗?》
网友“左岸古槐”跟帖:“该文章调子高,不接实际!只喊口号的假大空,练笔杆子,耍嘴皮子,在生活中要防备这种恃才的小人,即聪明又善变(辩)。”
[www.toutiao.com]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E-mail:hljshangjiang@qq.com
QQ:3391607971

authentic
中国互联网协会 京ICP备05006316号-2 互联网真实身份认证平台*认证码:10005616
动态IP:亚太地区43.224.213.110 中国106.39.248.110 黑龙江111.40.52.110 大庆60.218.21.110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并非“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杀鸡不用刀,水平比猴高。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也不指望得到国家教育部党组嘉奖。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Authority
欢迎主流媒体采访教育部新闻发言人
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新闻发言人续梅 电话:010—66097225 010—66096612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处长 赵建武 新闻处副处长魏亚平010—66096143,66097225;传真:010—6609661 信箱:xw@moe.edu.cn
教育部办公厅新闻处负责与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的沟通、联系,落实有关部门关于教育新闻宣传工作的要求,协调、接待、安排新闻单位采访。

主流媒体咨询中国教育问题,请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联系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46号
邮政编码:100088
电话:010-62003408
传真:010-62003408
电子邮箱:zjyb@nies.net.cn zjxxzx@nies.net.cn

当您利益受损时,请先尽快向所在地教育部门举报。
教育部设立统一监督举报电话和邮箱接受社会监督。
电话:010-66092315/3315(7×24服务,全年无休)
邮箱:12391@moe.edu.cn

你如果想了解熊丙奇,请咨询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领导班子成员
宣传部部长、新闻中心/文明办主任 胡 昊 34206226
宣传部副部长(兼)、医学院宣传部部长 闵建颖 63846590*776346
宣传部副部长 谈 毅 34207614
文明办副主任 王琳媛 34206278
宣传部副部长 朱 敏 34206264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办公室迁往闵行校区宣怀大道行政B楼,
室号 部门 新电话号码 传真
717 党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34206221 34206231 34206278 34206223
708 党委宣传部 34206226 34206223
709 新闻中心(含交大新闻网、校刊编辑部)34206274 34206264 34206254
721 网络宣传与管理办公室 34206266 34205021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上海自由撰稿人熊丙奇胡言乱语何时成为“烂尾楼”? (140 查看) 大庆商江 02/02/2017 01:44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