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苑求真(孙恺钜)- 中国学术评价网
 
欲“洁”何曾“洁”,说“莹”未必“莹” (121 查看)
日期: July 30, 2017 12:46AM

  
孙恺钜 2017年7月30日

最近,连续出了两个离奇的案子,一个发生在西方最发达的美国,一个发生在东方最发达的日本。这两个毫不相干的案子,在姓名学的研究上,却不失为一篇很好的教材。
早在章莹颖在美国失踪之初,就有人要求恺钜预测一下章小姐的下落。
恺钜分析了章小姐的芳名,决定(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不把它付诸文字。没成想不久之后,又有一位90后女生在日本神秘失踪。
到目前为止,这地处一东一西两位花信年华的姑娘,音讯渺茫,生死未卜。虽然美国警方“相信”章莹颖已经遇害,但“死不见尸”,教人如何相信美国警方的“相信”?
刚才恺钜已经说了,之所以把章莹颖失踪案和万里之遥的危秋洁失踪案放在一起讨论,并不纯粹是为了预测,而是为了点出姓名学在此类分析中,运用上的差别。
从姓名学的角度,这两位当事人的名字所提供的信息,有其不同的意义,这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
恺钜先和大家一起把现有的资料整理一下。
章莹颖,1990年出生,福建南平人,2017年4月赴美交流学习,6月9日失踪。
危秋洁,1990年以后出生,福建邵武人,2017年7月18日赴日旅游,7月22日失踪。
以上内容,就是我们进行姓名分析的基础。
当然,这些信息是不完整的。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喜欢研究“数”,也非常善长“数”的运算。“数”的运用,已经刻录在中国人的“基因”里了。出过国的人都有过这样一种体验,商店里貌美如花的年轻售货员,面对一张大额的钱,往往算不清找零的数目,而在中国,即使是文盲,都可以把钱算得一清二楚,而且速度飞快。中国人数学好的原因,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沉淀。
太极两仪,四象八卦,莫不是在讲“数”,阴阳五行,四柱紫微,全都是“数”的运用。心里有“数”,其行为必然有据,心里无“数”,其行为也必然无措。
研究人的姓名,自然也离不开“数”。
姓名由字构成,字由部首字根构成,部首字根则由笔画构成。一笔一数,一画一数,故而笔画有数。
章字11画,莹字15画,颖字16画,姓名总笔画数是42。
危字6画,秋字9画,洁字16画,姓名总笔画数31。
根据以上所列出的二组数字,经过不太复杂的演算,我首先肯定了一件事,章莹颖已经度过了她27岁的生日,生肖属马,她属蛇的可能性虽然存在,但基本上可以排除了。
对于危秋洁小姐进行类似的运算,恺钜基本可以确定,危小姐出生于1993年上半年,生肖属鸡,同样地,她虽然仍有可能属猴,但这种可能性也被排除了。
这里演示的是恺钜根据姓名倒推出生时间的独门功夫,读者诸君大可以求教于当事人的家属,以证恺钜所言不虚。
章莹颖这个名字,锋芒毕露,容易冲动,暗含短寿的因素,这就是恺钜在案件刚发生时不愿意对此置评的原因了,在这枪支泛滥、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国度,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恺钜实在不愿意雪上加霜。
再看危秋洁这个名字,一片肃杀,毫无温情,她为人自我,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虽然她突然失踪,而且是在本命年失踪,预兆不好,但恺钜却认为这是她和一个“老男人”私下约定,故意安排了这么一场失踪“游戏”。
至于这场精心设计的“游戏”玩到什么程度,一取决于日本警方的能力,看警方能否快速破案,二取决于这个神秘的“老男人”的本性。恺钜真心地祈祷她不要在这“变态”的国度里遇上一个变态狂魔。
同样的来自福建,同样的花信年华,同样的出生于90后,同样的失踪案件,结合当事人姓名中数的变化,就会有不同的结论。
说是“我命在天”,其实,一切都是天“数”使然。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欲“洁”何曾“洁”,说“莹”未必“莹” (121 查看) 孙恺钜 07/30/2017 12:46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