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苑求真(大庆商江)- 中国学术评价网
 
  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在中国大陆为美国开辟“自由阵地”? (57 查看)
日期: November 03, 2017 12:40AM

  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在中国大陆为美国开辟“自由阵地”?

【仅供教育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完善】

2015年1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公布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中办发〔2014〕59号):》强调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和国家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高校作为意识形态工作前沿阵地,肩负着学习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的重要任务。做好高校宣传思想工作,加强高校意识形态阵地建设,是一项战略工程、固本工程、铸魂工程,事关党对高校的领导,事关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后继有人,对于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具有十分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以上你可以看到,中央指出“高校作为意识形态工作前沿阵地”,“加强高校意识形态阵地建设”,但是没有说高校是“自由阵地”。
2009 年 02 月18 日,上海交通大学新闻网(沪ICP备020861)[作者:黄屏、朱敏]《我校召开2009年第一次宣传思想工作会议》:2月17日上午,我校召开2009年第一次宣传思想工作例会,部署2009年学校宣传思想工作,进行思想政治工作舆论动员。党委副书记徐飞,宣传部部长刘玉祥,各分党委、党总支、直属党支部分管书记、宣传干事等60多人出席。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文明办副主任李心刚出席,李心刚主持会议。
读完以上信息得知,2009年2月17日,熊丙奇是上海交通大学宣传部副部长。
时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后被罢黜,或许不是“双开”)在博客发文,主张《大学应是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
举证如下:(暂举5例)
第1例
2008年11月25日,搜狐网“熊丙奇的博客”《大学应是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杨师群21日在博客上,贴出一则帖子《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帖子说,“今天被领导叫去谈话,说有上《古代汉语》课的学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说我在上课时批评政府……上面已立案侦查。”杨教授回忆了上课情景:“记得在上《古代汉语》课时,我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记得下课时有两位女同学找我,愤慨地指责我怎么能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甚至眼睛里已经含有泪水。这样热爱中国文化与中国政府的同学,我很敬佩,你们有这样的权利!但为什么我就没有批评中国文化和政府的权利呢?所以我告诉她们:我也有发表自己看法的权利,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的课,以后不要选我的课就是了。不料,她们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还添油加醋地给加我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真让我大跌眼镜。”在杨教授的博客中,诸多留言表达了对他的支持,并给予那几位女生无情的嘲笑。比如,“老师不要太在意啦,我们大多数还是头脑清醒的”,等等。在此,我不想分析这几个学生的行为和观点,受到我国教育的多大影响,他们是否有独立人格、自由意志。而是想知道,杨教授所在的大学会对他采取怎样的态度。这件事,让我想起上个世纪初美国芝加哥大学的一件事。1935年,百货大亨查尔斯 6 1瓦尔格林起诉芝加哥大学向他的侄女“灌输共产主义思想”。在这场风波中,芝加哥大学校长哈金斯坚定地支持本校教职人员,申辩公众通过分析和辩论自会看清共产主义的好坏,大学是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不容政治强力控制。他说,“教育是一种持续的对话,而对话本身就要求有不同的观点”,“一个缺乏对重要问题持续争议的文明就是通向极权主义和死亡的文明”。眼下这件事,与其颇为类似,学生可以因为他所接受的教育、思想“不好”,向学校告状,他们有这种权利,他人无法剥夺,但是,学校对此采取怎样的态度,却关乎学校能否捍卫学术自由,即允许大学成为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包括教师的思想和学生的思想——让不同的观点在大学这块土地上持续对话。事实上,我更觉得大学完全可以以此为一个好机会,组织老师和学生展开辩论,把各自的观点充分说出来,而不是简单判断对错,在辩论的过程中,学生们自会学会辨识,这其实是十分重要的教育过程。如果大学能采取这种方式加以对待,对于杨教授来说,学生的“告状”或许不是一件坏事,它增加了彼此对话沟通的机会,也可以让学生获得新的教育;而反过来,如果学校和有关部门“立案侦查”,那对杨教授,对学校以及对教育来说,则是悲剧,大学将难以承载自由观点的表达和交锋,失去生机和活力。
第2例
2008年12月1日,腾讯网“熊丙奇的博客”《大学应让各种观点自由表达和交锋》:近日,在各大论坛博客上,一条题为《有同学告我是“反革命”》的帖子引起网友热议。帖子转载了一篇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杨师群教授于11月24日的博客文章,博客透露两名女大学生到上海市公安局和市教委检举他在上课时有批评政府等内容,有关部门已立案侦查。(新快报12月1日)据报道,记者追踪到杨师群先生的博客时,相关内容已经被删去,无法得知最新的情况进展,但是有不少网友留言,支持杨师群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同时,也有网友表示学生宣示自己立场的做法也是无可厚非的。在此,我不想分析这两名学生的行为和观点,受到我国教育的多大影响,他们是否有独立人格、自由意志。而是想知道,杨教授所在的大学会对他采取怎样的态度。这件事,让我想起上个世纪初美国芝加哥大学的一件事。1935年,百货大亨查尔斯•瓦尔格林起诉芝加哥大学向他的侄女“灌输共产主义思想”。在这场风波中,芝加哥大学校长哈金斯坚定地支持本校教职人员,申辩公众通过分析和辩论自会看清共产主义的好坏,大学是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不容政治强力控制。他说,“教育是一种持续的对话,而对话本身就要求有不同的观点”,“一个缺乏对重要问题持续争议的文明就是通向极权主义和死亡的文明”。眼下这件事,与其颇为类似,学生可以因为他所接受的教育、思想“不好”,向有关部门告状,旁人可以评价他们的思想幼稚、偏激,也可以由此反思近年来教育的各种问题,但他们有这种告状的权利,他人无法剥夺。在这起事件中,有关部门和学校的态度与处理方式十分关键,关系到公民的言论权,和大学的学术自由,即不能“因言获罪”,允许大学成为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包括教师的思想和学生的思想——让不同的观点在大学这块土地上持续对话。事实上,我更觉得大学完全可以以此为一个好机会,组织老师和学生展开辩论,把各自的观点充分说出来,而不是简单判断对错,在辩论的过程中,学生们自会学会辨识,这其实是十分重要的、长期以来一直缺失的教育过程。如果大学能采取这种方式加以对待,对于杨教授来说,学生的“告状”或许不是一件坏事,它增加了彼此对话沟通的机会,也可以让学生获得新的教育,否则学生的这种思想将一直存在,无法通过教育而产生变化;而反过来,如果有关部门“立案侦查”,而学校却没有自己坚持学术自由的立场,那对杨教授,对学校以及对教育来说,则是悲剧,大学将难以承载自由观点的表达和交锋,失去生机和活力。
[blog.sina.com.cn]
第3例
2010年7月8日,腾讯网“熊丙奇的博客”《独立思考自由表达者不该贴上反叛标签》:去年4月23日华中师大第一附属中学举行语文期中考试,18岁的李红豪因身体不舒服,已打定主意交白卷。但拿到试卷后,作文题引起他的兴趣,于是,他放弃了其它题目,只以《草见人命》为题作文,措辞激烈地抨击现行教育弊端。其观点很尖锐、前卫、另类,个别段落甚至颇为偏执,与主流思想背道而驰。4天后,李红豪被数学老师兼班主任胡立松从教室叫出。胡老师要求他就这篇作文进行反思,在反思好之前不许回教室上课。不料,他真的再没踏进教室。随后,他以学校生活为素材,针对现实社会和现行教育,创作出版了15万字的小说《逃花园记》(武汉晨报7月5日)李同学是怎样的尖锐和偏执呢?媒体摘录了作文中的一段文字:“在学校里(专制主义)这种情况更是登峰造极。老师说的你不能反驳,不管他说的对不对,否则你便犯了‘顶撞’之罪。从放假、收费等等事可以看出,各学校总是能将圣旨变成剩纸。”说实在的,我从这段文字中,看到的是一个对现实有明确、独立的看法的身心健康的中学生,没有所谓的尖锐、偏执和另类。如果说这是尖锐、偏执的话,那是因为现在的教师和校领导,见多了听话的乖乖的孩子,学生们是不敢这样直接批评学校的,而李同学这样的做法,要是放在世界一流大学里,或者美国的中小学里,简直不值得一提。去年,由于近年来加州陷入财政危机,辖有十所分校的加州大学批准涨学费,上涨幅度为32%,此举引发学生强烈抗议。一些学生则在办公室外面挥舞着标语,敲打着手鼓,高声齐喊:“我们勃然大怒,忍无可忍”和“以你们为耻”等口号。你看,在堂堂加州大学,学生们是怎样的直接表达对母校的不满。著名画家陈丹青曾为我的一本书作序。序中谈到一则故事:“我有位中国朋友的女儿在纽约头牌高中‘斯蒂文森’当选学生会主席,那年海湾战争爆发,小布什纽约行,有意来校作报告。校长大高兴,可是学生头与大家一商量,说是校中各国移民孩子多,发动战争的总统来,欢迎不欢迎?于是投票,于是否决。校长恼怒,总统尴尬,结果还是听学生的,讲演取消了—这样的学生素质高不高?我看是校长总统素质还可以。”前不久走红的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的演讲,有一句引自该校的BBS—— “什么是母校?就是那个你一天骂他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地方”,虽然我不太赞成这个定义,但是,有一点可以表明,在华中科技大学,学生骂母校的不好,是不会被要求反思的。而媒体也曾报道,2007年时曾有学生发帖要求李培根校长为“学位门” 负责,帖子这样写道:“把烂人李培根揪下台!”李培根并没有动用手中的权力为难发帖者,可见他不是什么“烂人”。与之对比,李同学的作文还是很温和的,而没有被他骂为“烂人”的老师,确实烂得可以。我不知道学校班主任老师要学生反思什么,这种让学生反思的行动本身,不恰恰证明李同学的话说的是实情吗?而李同学就是“反思”了,“反思”的结果,也必然是学校确实“专制”得可以,只不过不再从自己的最终表达出来罢了。可以说,学校老师让学生为一篇作文进行反思,是十分愚蠢且守旧的教育思想。幸亏这个学生没有按照老师的意图去反思,而遗憾的是,他却失去求学机会。当前我国所有中小学都在号称推行素质教育,可有多少学校领导和教师,知道什么是学生们最重要的素质呢?——简单地说,一个学生最重要的素质,不是所谓特长,不是学科竞赛证书,不是艺术特长生、体育特长生,不是会懂琴棋书画,而是健全的人格,这就是独立思考、自由表达。而在现实中,学校教学和管理,却在想方设法“积极”地扼杀学生的独立思考、自由表达,这种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难以成为合格的公民,而只是诚信缺失、价值观淡薄、没有社会责任心的学习工具和惟利是图者。必须承认的是,在我国教育环境中,学生要独立思考、自由表达,是十分困难的,李同学的行为也由此显得另类。要让这种本应该十分正常的行为不再另类,需要建立保障受教育者权益的机制,这就是在学校里有代表学生权益的组织(对大学而言为学生自治委员会,对中小学而言为家长委员会),如果有这一组织,学校做的事、教师的话不但可以反驳,而且,学生(或者其代表)还有参与学校决策、教师评价的权利。这就为学生身心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的环境。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就不会打上“反叛者“的标签,而会成为学生的宝贵精神品格。
[www.360doc.com]
第4例
2011年3月28日,腾讯网《熊丙奇:会商“思想偏激”学生是干预思想自由》:事件回放:今年5月以后,北京大学将在全校推广实施对“重点学生”进行学业会商的制度,包括学业困难、思想偏激等十类学生将被纳入会商范围。其中对于“思想偏激”学生进行会商,引起了不少北大学生的争议。(新京报报)对于北大会商“思想偏激”学生,有舆论分析这是学生工作的创新,有助于帮助学生成长,而更多的媒体评论则认为,这种做法有违北大“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传统,是北大的堕落。在笔者看来,这些讨论并无触及该措施的本质,这一措施的最大问题在于,其侵犯了学生的基本权益。不仅倡导“思想自由”的北大不能做,就是其他大学,也不能对所谓“思想偏激”的学生采取“会商”制度。什么是思想偏激?谁来定性?据报道,在北大,之所以会商“思想偏激”的学生,主要是因为有一些学生经常夸大学校工作的一些细微漏洞,“比如动不动因为食堂饭菜涨两毛钱就批评学校。”学生对学校涨价提意见,怎么看都属于正常建议、批评范畴,怎么变成了思想偏激?难不成学校想涨价就涨价,学生不得有任何意见?以此推论,如果这都谈得上偏激的话,要是学生对学校的教育腐败、学术腐败发表意见,那不更加是思想偏激?如果学生还对校外的社会现象提出批评,是不是也属于思想偏激呢?依照这个“会商制度”,学生如果不希望自己被请去“会商”,就什么也不说,或者只能说学校老师们满意的、愿意听的。一些人之所以认为“会商制度”是“创新”,乃因这种做法表面上“饱含”着关爱学生的“深情”,而且,北大学生中,也有支持此项政策的。可是,如果细细想下去,当有“会商制度”高悬在学生头上,这就给学生在各个场合(包括校内外、网上和课堂上)发表意见带上紧箍咒,要想着这会不会被认定为“偏激”,会不会被老师找去“会商”。2007年,香港地区发生教院风波,虽然对于最后的调查结果,各方意见不一,但廉政专员、前教统局常任秘书长罗范椒芬,因为劝谕在传媒批评教改的教师停止批评,被指“干预学术自由”,而在调查结果认为此举对学术自由构成不当干预时,自动提出辞职。与之类比,学校“会商”思想偏激学生,不同样是干预思想自由、学术自由的行动吗?但两者的结果却不同,香港地区高校对此高度警惕,而内地高校却在校内倡导,加以发扬光大,还得到一些人喝彩。近年来,大学的各种丑闻高发,教育者和受教育者的矛盾、冲突加剧,对于这些问题,大学合适的做法,应当直面丑闻、矛盾,探索避免丑闻、化解矛盾的方法。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建立校内民主管理制度,推进教育和学术去行政化,实行学术自治、学生自治,构建维护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权益的现代大学制度。但是,建立这一制度,必然需要调整学校行政的既得利益,而这,是大学行政领导和行政机构所不愿意看到的,为此,所采取的办法是,利用行政的力量以及各种利益手段,让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对行政的决策无条件的服从。从教师的因言获罪、到“封口”、再到“会商制度”,可以看到清晰的治理逻辑。沿着这样的逻辑,“会商制度”很有可能与学生的评奖、评优、就业联系在一起,比如规定在评优中,取消因“思想偏激”被“会商”者的资格。还有可能用到教师身上,以关心青年教师的身心健康,也建立“会商制度”……经过这样的治理,校园内外将到处是莺歌燕舞,大学领导耳边只有赞歌,不再有丁点批评。包括此次部分学生对“会商”制度的赞成,某种程度说,也是过去治理所取得“效果”。可惜的是,如此“会商“之下,大学将难有独立思考、自由表达。去年1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与来自科教文卫各界的10位代表座谈时,颇有感触地说道:“一所好的大学须有自己独特的灵魂,这就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千人一面,千篇一律。不可能出世界一流的大学,大学必须有自己办学的自主权。”以此观之,要让大学有灵魂,还是少“创新”“会商制度”这样扼杀“独立思考、自由表达”的制度,踏踏实实地回到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轨道上来。
[edu.qq.com]
第5例
2012年4月13日,中国网山西频道《熊丙奇:有自由表达将无过激演讲》:“这种变味的教育,学了能有什么用呢?就是考上大学能如何?找到工作又如何……”“我们不是机器,即使是机器,学校也不该把我们当成追求升学率的工具!”这样内容犀利的言辞,不是出现在辩论赛上,而是一名中学生在3000多名师生众目睽睽之下的激情演讲。(扬子晚报4月11日)这是一次“意外”的演讲,是学校举行升国旗仪式时,这名学生在国旗下发表讲话时,悄悄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老师事后批评其“言论不当,用词过激”,然而在笔者看来,“言为心声”,事先经过审核的演讲稿,其实已经不能代表学生的想法——而是把学生做出传声筒——这个由学生“有备而来”自由发挥的演讲,才是属于学生的演讲。学校认为其“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只不过是采用了校方的标准,认为其不符合传统的口径,也没想到精心遴选的演讲者会不按常理出牌。临时换演讲稿,本就十分形象地印证了他在演讲中所称学校把学生作为机器。如果学生平时就能自由发表自己的看法,演讲稿不要求审核,那么换演讲稿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是超出机器作业手册之外的动作。与此同时,教师们也不会认为其言论有多偏激。道理很简单,在一所学校里,每个学生有自由表达的空间,很多想法早已呈现,完全用不着通过这种形式来一次“爆发”。从这名同学身上,每个教育者应该看到受教育者群体在发生转变,他们已经不再甘于做机器、做传声筒,受到摆布——哪怕是教师们认为的“优秀学生”——他们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欲望,有参与学校事务、公共事务的积极性,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应该给他们表达的空间。这是把他们从繁重的课业负担、从应试制度中解放出来的必需。有人对这名学生的做法表示反对,认为不应该采取过激方式,表达对现有教育制度的不满。毕竟,教育制度是很难一时改变的。这一观点,有两方面问题,其一,这种做法如果站在学生自由表达的角度看,并不过激,现在被视为“过激”,是因为教育者没见过、不习惯,而且,很多学生的正常想法,都以“过激”之名被扼杀;其二,教育制度确实很难改变,但改变的力量恰来自教师、学生,如果学生们只有对不合理的制度的忍受,改革的步伐就将十分缓慢。站在教改角度,学生勇于发表对教育制度的看法(包括毫不留情的抨击),正是用积极的方式参与到教改中来。还有人则把这名学生视为反“应试教育”的“旗手”,这是对学生行为不恰当地“拔高”与贴标签。这名学生的行为,或许在现实的教育环境中有点“出格”,但说到底,他不过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而且,他的发言,并不就代表其他学生也有这种想法,其他的学生完全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一个健康、多元的校园,是应该允许学生个性表达的。值得一提的是这所学校的态度。对于这名学生的发言,该校领导并没有打断、关掉麦克风;在事后也表示,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但本着宽容的态度,不会对其进行处分。这一定程度体现了学校的“风度”,不然,这所学校的做法,就给学生的演讲一个“完美”的注脚:学校正是以要求机器来对待学生。笔者所期待的是,学校根本不要对这名学生进行批评,而可以以此在学校内进行一次教育大讨论,倾听学生们的心声和想法,甚至可组织学生教育论坛,让学生主动报名,自由做大会主题发言。假如这所学校能采取这种措施,改变过去的灌输教育方式,倡导交互式、探究式教育,允许学生就某一事物表达自己的看法,就朝培养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公民方向,迈出重要一步。在这样的环境中,学生们自然会学会思考、学会表达。
[www.360doc.com]
读完以上文字给我的初步印象是: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在博客发文,主张《大学应是思想林立的自由阵地》。这令人疑惑不解。
第一、《百度百科》解释,阵地:①军队为了进行战斗而占据的地区,通常设有工事。②比喻工作、斗争的场所。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说大学是“阵地”,使读者嗅到了硝烟味道。这个阵地上,不会是敌我双方共用一个阵地吧,不会是专门给“鬼子”建设的掩体吧。
第二、《百度百科》解释,自由一词就其本意,指的是没有阻碍的状况。所谓阻碍,指的是运动的外界障碍,对无理性与无生命的造物和对于有理性的造物同样可以使用。自由是一种免于恐惧、免于奴役、免于伤害和满足自身欲望、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舒适和谐的心理状态。自由既有为所欲为的权利又有不损害他人责任义务。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说大学是“自由阵地”显得荒谬。阵地上怎么可能有自由?
第三、《百度百科》解释,思想,一般也称“观念”,其活动的结果,属于理性认识。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一切根据和符合于客观事实的思想是正确的思想,它对客观事物的发展起促进作用;反之,则是错误的思想,它对客观事物的发展起阻碍作用。思想也是关系着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和情感方法的重要体现。《现代汉语词典》第708页解释,林立:像树林一样密集的竖立着,形容很多。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说大学“思想林立”用词明显不当。“思想”就是正确的或者错误的两种,怎么可能“林立”?
现在的问题是: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在“自由阵地”上向谁开火?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熊丙奇最终决定辞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职务,自封为“教育问题专家”,穿上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的防弹衣,向中国政府教育管理体制开火。人们或许会问:熊丙奇是中国教育界的“人权斗士”吗?
2017年第3期《中国大学生就业》发表熊丙奇的《我这样走上教育研究之路》:在接受媒体采访,谈大学生就业、考研、出国留学时,我经常会说,这都是属于个体的选择,需要结合自己的个性、能力与兴趣,做出适合自己的规划。 听上去,这似乎是一句空话。但其实,这是我自己的切身体会,之所以有人认为这是“空话”,那是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谁,究竟想要什么,因此也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我的人生的最大转折,恐怕是2004年,我出版了专著《大学有问题》。这本书引起较大的社会反响,我也由此被媒体冠上一个头衔——“中国高等教育问题研究专家”。不太了解我的人,认为我“走红”,变为“名人”了,而熟悉我的人,却都很困惑,一直问:你为什么要出这本书? 这和我当时的工作有关。我是在大学行政岗位上,撰写这本书的。作为一名刚30岁出头,已有副处行政级别的高校青年干部,未来的路,其实很“明朗”,那就是好好工作,等着升正处,再看有无机会晋升厅级干部。在这个阶段,居然写出《大学有问题》这样批评大学、找大学问题的图书,不是自己与仕途过不去吗? 我的选择在他人眼里很“另类”,但于我自身而言,却是必然。
[mall.cnki.net]

2017年10月9日,《解放军报》 (■葛炬良)《言论自由不等于自由言论 要牢守政治立场底线》:言论自由,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然而,在行使这项权力的时候,却有少数人不知不觉地将言论自由等同于自由言论,这是非常错误的。
[www.chinanews.com]
2008年7月2日,搜狐教育(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我们需要更多的熊丙奇》:熊丙奇先生跟我素不相识,但他的文章我早就读过。他是一个教育界圈里的人,也是用心来盯着自己的这个圈的人,这样的人,对于我们的有关部门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令人愉快的存在。在某种意义上,他的命运,就是古希腊神话里那个报信的乌鸦,总之没有好果子吃就是啦。
2010年12月7日,腾讯评论《熊丙奇:复旦大学为何想着要占领媒体》: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分析智伯无德而亡时写道:“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我不禁要问:熊丙奇是什么人?圣人?愚人?君子?小人?熊丙奇可以自己选一个。你敢说你是“圣人”吗?就算“愚人”吧。

全国主流媒体从业人员应当能够识破披着民办非营利组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外衣的上海交通大学教育集团副总裁熊丙奇的真面目。尽量不要与其“同流合污”。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你如果想了解熊丙奇,请咨询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领导班子成员
宣传部部长、新闻中心/文明办主任 胡 昊 34206226
宣传部副部长(兼)、医学院宣传部部长 闵建颖 63846590*776346
宣传部副部长 谈 毅 34207614
文明办副主任 王琳媛 34206278
宣传部副部长 朱 敏 34206264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办公室迁往闵行校区宣怀大道行政B楼,
室号 部门 新电话号码 传真
717 党委宣传部、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34206221 34206231 34206278 34206223
708 党委宣传部 34206226 34206223
709 新闻中心(含交大新闻网、校刊编辑部)34206274 34206264 34206254
721 网络宣传与管理办公室 34206266 34205021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在中国大陆为美国开辟“自由阵地”? (57 查看) 大庆商江 11/03/2017 12:40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