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菊花抄袭剽窃专辑(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杨丹荷:方舟子如何利用刘菊花宣传自己? (2439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uly 15, 2012 04:04PM

方舟子如何利用刘菊花宣传自己?——方舟子与刘菊花关系真相探微(之四)

杨丹荷

时间:2012年6月14日 作者:杨丹荷(旅美学者) 来源:学术批评网



与刘菊花一相识,善于“乾坤大挪移”法术的方舟子便开始利用刘菊花的记者名分为自己的“学术打假”与“科学普及”名利事业服务。

在网络传媒上署名起初署名“刘菊花”、后来署名“方舟子妻”者是方舟极为得力的知己干将,在现实世界中影响很大,能量不可小觑。 “她”“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依照方舟子的现实需要,关键时刻刀笔上阵,兴云布雨,煽情造势,引导舆论,夫唱“妇”随,默契配合、勇敢卫护本尊方舟子。

初遇刘菊花时,方舟子急需提高他在中国的知名度,也需要推销其“科普”新书《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署名“刘菊花”的介绍赞颂方舟子、宣传促销其新书《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的长篇报道《网络奇才方舟子》很快出笼。刘菊花实习的《中国青年报》没有刊发这篇露骨的吹捧之作,于是,取其精华,改换标题,2001年7月18日,《工人日报》刊出了署名“刘菊花”的《读<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一文,文中大力宣传方舟子的新书,称其为“打假英雄”、“科学斗士”、“学界警察”与“当代鲁迅”。

凑巧的是,在《工人日报》刊发署名“刘菊花”者文章的同日,《中国青年报》刊登了“沙林”采写的长篇报道《谁玷污了象牙塔》,报道介绍了杨玉圣创办学术批评网及其学术打假事迹,说杨玉圣是“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文中还用不少文字介绍了方舟子的打假事迹和其新语丝网站,提到其新书《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称方舟子是打海龟华人学者假的“第一人”,赞扬“杨玉圣的网和方舟子的网成了揭丑台,谁被弄到上面都要掉一层皮,出三身臭汗。”

此文对杨玉圣的肯定表彰显然让方舟子不快,当日他就在新语丝上发文,说杨玉圣不负责任地转述了新语丝和《溃疡》,指责杨玉圣“想要当‘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就应该自己根据第一手的资料揭露,而不是根据第二手资料,别人的揭露,乃至传闻揭露”,声明“我们打假是实实在在地进行的,有多少证据就说多少话,不是为了哗众取宠,不是为了出风头,更不是为了争当‘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请中国青年报澄清。”

自称“不是为了争当‘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的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刊登《谁玷污了象牙塔》一文的10天后,即2001年7月28日,把署名“刘菊花”的全面介绍赞美他自己的长文《网络奇才方舟子》发表在了新语丝网站上。

《网络奇才方舟子》刊出不久即引发了批评。2001年8月6日,新华网刊登了元贞题为《荒唐又荒唐,造假再造假》一文,文章写道:“最近,看到《中国青年报》刘菊花在海外发表的《网络奇才方舟子》,不禁为这位媒体记者炒作功夫叫绝,同时也看到这位记者连起码的工作道德品质都没有了。”文章为陈晓宁辩护,批评《中国青年报》记者刘菊花造假,指出刘菊花在不做核实的情况下炒作“以假打假”的方舟子,指出其报道“字里行间充满了肉麻的吹捧”。

方舟子当日即在新语丝上发布了署名“刘菊花”的《令我深深同情的元贞先生》一文,“刘菊花”称自己的长文《网络奇才方舟子》不过是“我这无名小辈的一篇读书笔记”,又称“我不是中青报的记者,只是在它的一个子报做过几个月的实习生而已”,并说“我的一切叙述的确倾向方舟子,因为我被他说服了,因为他的证据实在确凿得掷地铿然有金石声,我没有办法不同意他的说法。”文章讥讽元贞“逻辑混乱”,“精神状态很危险”。

自2001年夏天与刘菊花相识起,配合方舟子的“学术打假”与“科学普及”名利事业需要,署名“刘菊花”和“方舟子妻”者发布了一篇篇欣赏、赞美、崇拜、爱慕、忠于、卫护本尊方舟子的“美文”。

以下为服务于方舟子名利斗争需要的署名“刘菊花”与“方舟子妻”者的文章列表。

署名“刘菊花”的文章:
《读<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2001年7月18日《工人日报》
《网络奇才方舟子》(2001年7月28日 新语丝)
《令我深深同情的元贞先生》(2001年8月6日 新语丝)

署名“方舟子妻”的文章:
《活着》(2010年9月1日 方舟子博客及新语丝)
《苟活着》(2010年10月14日 方舟子博客及新语丝)
《新闻业务探讨:转发微博需不需要动脑子?》(2010年12月21日 方舟子博客及新语丝)
《问心无愧》(2011年4月28日 方舟子博客及新语丝)
《过洁世同嫌》(2011年3月5日 方舟子博客及新语丝)

上述各篇文章的主旨前后一贯,都以赞美、宣传、炒作、卫护方舟子为己任。

署名“刘菊花”的《读<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与《网络奇才方舟子》二文赞美方舟子是“打假英雄”“科学斗士”“学术警察”“当代鲁迅”,宣传其新书《溃疡——直面中国学术腐败》,其中《网络奇才方舟子》 长达八千字,是一篇全面介绍颂扬方舟子的文章;署名“刘菊花”的《令我深深同情的元贞先生》一文就《网络奇才方舟子》所引发的署名“元贞”的批评文章《荒唐又荒唐,造假再造假》为方舟子进行辩护。

2010年8月29日,方舟子遭袭,这一事件致使方舟子在中国成为几乎家喻户晓的名人,事发后迅速通过方舟子的微博发布消息、引导媒体和网上舆论的的人物是“方舟子的爱人”。

2010年8月29日下午5时许,方舟子在北京石景山寓所附近公共场所遇到人身袭击,他的后腰部出现几处皮肉轻伤。据他对媒体讲述,事发地点距他家只有三四分钟步行距离,他当即跑回了家。18点18分,方舟子微博以“方舟子的爱人”名义发布了消息:“我是方舟子的爱人,代替他发布这条微博。刚才在北京住所附近,方舟子遭到两个埋伏歹徒的辣椒水和铁锤袭击,受轻伤。方舟子两袖清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抗拒群魔的那一天。”

一个多小时后,19时45分,已有7955人转发了该篇微博,还有4582人针对此事发表了评论。

正如“方舟子的爱人”所引导的,北京警方、中国社会和各路媒体都为“两袖清风,铁骨铮铮,为民除害,无怨无悔,更无所畏惧”“以一己之力抗拒群魔”的“打假英雄”方舟子所感动,很快如“方舟子的爱人”所期待的那样行动起来。

事发第二天,2010年8月30日下午,方舟子在北京石景山的住所附近召开媒体见面会,称袭击者的目的是欲置自己于死地。

事发第三天,2010年8月31日,《现代快报》发表题为《近身搏命不应由一个人承担》的社论,社论说:“方舟子的妻子在微博中说,‘期待北京警方早日缉拿凶手,更期待中国社会不再需要方舟子以一己之力抗拒群魔的那一天。’这般话语,有如杜鹃啼血,大有深意……在微博的推动下,方舟子获得了绝大多数网民的支持。这种支持反映了希望国家力量冲破阻挠打击不法者的民愿。方舟子有足够的理由获得整个中国的尊敬,更有足够的理由获得整个中国的保护。”

此事成为公安部督办要案,北京警方高度重视,快速侦破此案,缉拿袭击者,从中央到地方各家媒体争相报道方舟子遇袭事件,致使方舟子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新闻人物,“打假英雄”“科学斗士”立时家喻户晓,誉满天下。

为此立下汗马功劳的“方舟子的爱人”此后便开始使用“方舟子妻”这一新笔名。

署名“方舟子妻”的《活着》与《苟活着》二文借方舟子遇袭事件宣传造势,赞美方舟子是“民族英雄”。以煽情语言在方舟子微博首发方舟子遇袭消息的“方舟子的爱人”和这两篇不失时机出笼以博取同情、引导舆论、左右司法的惑众博文使得刘菊花本人名气大增,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与“方舟子的爱人”所发微博口径一致,发表于方舟子遇袭第四天的《活着》称方舟子是为了“社会更健康”“国家更美好”而与“无边黑暗进行战斗”的“英雄人物”,呼吁读者不要相信方舟子借机炒作自己的“谣言”,要坚信并追随方舟子,“让他握紧你的手,让你的图腾烙在他的手上”;《苟活着》发表于方舟子遇袭案正在审理之际,说腐烂的中国社会是口“黑乎乎的酱缸”,方舟子正在“容不下”他的中国“奋力砸烂这个酱缸”,宣称方舟子的十年宿敌肖传国背后有“一股神秘的强大力量”,为此,“方舟子妻”“再也不相信祖国的法律和法庭”,要“官逼民反一下”,呼吁方舟子和“她”一同“逃”离“这个不可爱的国家”。

2010年12月12日,方舟子发微博揭发“史上最牛的记者”新华社黑龙江分社颜秉光,称颜秉光2004年迄今发表的30多篇新华社报道分别报道了自己的丈夫、女儿、婆婆等家人甚至自己,新华社迅速做出处理,将颜秉光调离记者岗位。

12月15日,《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李蒙发微博指出:“新华社记者刘XX的处女报道作是《网络奇才方舟子》,新华社记者刘XX是@方舟子的老婆,新华社记者刘XX是新华社记者颜秉光的同事,新华社记者刘XX的老公方舟子在微博发帖揭露新华社记者颜秉光老是采访报道家人,新华社记者颜秉光被清除出记者队伍。”

方舟子随即回复:“李蒙翻出我妻子十年前报道我的一篇文章,意指我妻子和颜秉光一样滥用职权。实际上我妻子接到采访任务写这篇文章时还不认识我,这篇文章后来也没有被采用,只是登在网上。”

李蒙的微博引起了媒体人士的注意并被转发。方舟子称李蒙“造谣污蔑”,将那些“协助造谣记者李蒙造谣污蔑我妻子的媒体人”一一点名,列出一份二十多人的名单,点明他们供职的媒体单位,称众记者“协助造谣”,把“协助造谣”的一位负责人供职的一家媒体称为“谣言小报”。方舟子指斥某刊物主编道:“在转发损人声誉的帖子之前,先去当事人那里查证一下,这点基本素质应该有。”还说:“在转发该谣言之前已经知道了我的澄清,之所以继续传播谣言,就是为了恶心我和我妻子了?就算你和那些传谣的记者一样以前和我有什么恩怨,我妻子和你有什么仇?你还是个男人吗?更别说当媒体主编了。”

署名为“方舟子妻”的《新闻业务探讨:转发微博需不需要动脑子?》即产生于此际。此文发表于2010年12月21日,夫唱“妇”随,文章口径逻辑与方舟子本人毫无二致。文中先是愤恨指责媒体人在转发记者李蒙关于刘菊花的微博时暴露出了刘菊花新华社记者的身份,继而赞美方舟子“不仅是奇才,而且是圣人,方舟子是他老婆见过的最理性、干净、悲悯的好人”,是理应“得到普遍认可、支持和推崇”的“没有缺点的战士”,是“匡扶正义的英雄”。文章暗示方舟子是当今中国活着的鲁迅,暗斥愚昧的国人不知道拥护、爱戴、崇仰方舟子,文章用郁达夫《怀鲁迅》中的一段话结尾: “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因鲁迅的一死,使人自觉出了民族的尚可以有为,也因鲁迅之一死,使人家看出了中国还是奴隶性很浓厚的半绝望的国家。”

2011年4月28日,在刘菊花硕士论文抄袭全貌被《法制周末》曝光的次日,署名“方舟子妻”的《问心无愧》一文面世,文中称自己通篇抄袭的硕士论文只是“也许引用不妥、不规范”,自己“清清白白”、“问心无愧”,威胁要让“打了几十位部级高官、学界大佬假的方舟子的剑”去打认同质疑并协助向社科院举报自己的陈力丹教授。

2012年年初,尽管方舟子把打假之火引向了韩寒,可是自家后院之火不仅没有熄灭,反而越烧越旺。刘菊花读硕士前的学历、经历、背景、与于光远的关系、作为新华社记者伪造民意数据挺“绿坝”、与方舟子的真实关系等问题均遭到众人强烈质疑,网上传言蜂起,不仅如此,一百多人联名签署的公开信发表,要求社科院查处刘菊花论文造假。2012年3月5日,署名“方舟子妻”的《过洁世同嫌》一文面世。

文章通过说明“方舟子妻”的父亲德高望重、曾惨遭迫害、本人才华出众、文理兼通、中学大学一贯学业优异、本科毕业论文优秀、特有思想、爱好哲学、擅长数学和逻辑、又纯又美、没有过真正的恋爱经历、非方舟子不嫁、赶写内参、以一己之力阻止了“绿坝”实施、自己心甘情愿为方舟子受辱、以做方舟子妻为荣等来回应对刘菊花的种种质疑和“谣传”。

此文亦真亦幻、虚实结合,文中描述的“方舟子妻”,并不是现实中的刘菊花本人,而是自恋的方舟子心目中的理想爱人——女方舟子,其中参杂了不少反映方舟子本人情况的内容,如父亲在当地有势力有影响,本人学习出色,中学时是文科突出的理科生,以学哲学、懂数理逻辑和高等数学为荣,没有正经谈过恋爱,一直期盼又纯又美的女孩,自称喜欢随性自由的生活等。

《过洁世同嫌》是完成网络公众人物“刘菊花-方舟子妻”自我美容整形手术的盖棺“美文”,文章的主旨仍然是为了卫护、衬托、推崇其本尊方舟子。“方舟子妻”在文中称自己撰文“如实自夸”的原因在于:“既然一切谣言的目的都是要败坏方舟子的声誉,这使得我又有了公开说几句的必要。”

针对网上关于“刘菊花是方舟子背后的女主子”“方舟子依仗在新华社工作的党员刘菊花出名”“方舟子吃软饭”“方舟子是党的五毛”等传言,“方舟子妻”特地声明:“其实我本人太微不足道了,之所以成为热点,是因为把我搞得背景神秘,就可以构陷方舟子是五毛是所谓‘傀儡’,方舟子批评的人也就有了正当性。方舟子堂堂男儿,顶天立地,谁控制得了他?”

针网上传播的“刘菊花来历不明、与大人物关系暧昧”“方舟子戴绿帽子”的说法,“方舟子妻”在文中赞扬自己“又纯又美”,清高孤傲,只对方舟子一人动情:“世上又纯又美的女孩,如果我不算,那就真没了。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为了执手方舟子,呵呵。”

“方舟子妻”在文中阐明了“她”与男方舟子的主人与辅佐关系,“她”写道,对于其本尊方舟子,自己“无论为他承受多少侮辱和谩骂,都值得。因为有了他,我的生活更美满幸福。因为支持他,我的生命更有意义。”这句话不仅反映出方舟子与网络人物“刘菊花”“方舟子妻”的本尊与分身关系,也反映出方舟子与现实中的刘菊花的主人与仆从关系。

2011年1月11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题为《方舟子:沉沦中的挣扎和抗议》的赞美吹捧方舟子文章,文章的作者署名为“令狐补充”(方舟子以令狐冲自喻,笔者怀疑这很可能是方舟子的又一个笔名)。文章开篇道:
“爱转基因,爱打假,也爱刘菊花
不爱唐骏,不爱中医,也不爱李一
不爱童话大王,也不爱南方人物周刊
我不爱的比爱的多得多
我不是愤怒的斗士,只是想在文学和科学间荡舟
我是方舟子
我和你不同在于,我实在沉默不下去了”

在“不爱的比爱的多得多”的方舟子列举的三项所爱中,“刘菊花”与“打假”“转基因”并列其中。

方舟子爱“刘菊花”,因为这位使用现实中的刘菊花之名的网络人物是他一手制造的极为得力的“另一个我自己”——女方舟子,他的绝配,他的真爱。

方舟子对现实中的刘菊花的“爱”与他对现实中国的“爱”一样,是自私而虚伪的。无法突破自我中心囚笼的枭雄方舟子缺乏爱的能力,他既无力爱民族,也无力爱妻子。方舟子声称他“内心深处可悲地无可奈何地深爱着一点也不可爱的中国”,他之所以回到“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中, 长居“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在“奴隶性很浓厚的半绝望的国家”大有所为,苦苦奋斗,是因为他需要利用乱世酱缸来“笑傲江湖”,以“英雄”“大侠”“民族救主”自居,使自己成为被奴隶们“拥护”“爱戴”“崇仰”的“伟大的人物”;方舟子声称刘菊花是自己深爱的妻子,他之所以与不纯不美不是才女的刘菊花结合,是因为他需要利用役使缺乏人格尊严与独立思想,甘愿曲己从他的刘菊花,需要借刘菊花之名来赞美卫护自己,帮自己成就在“奴隶之邦”——中国——的名利大业。

(感谢杨丹荷女士惠寄)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首发 2012年6月14日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杨丹荷:方舟子如何利用刘菊花宣传自己? (2439 查看) 亦明 07/15/2012 04:04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