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伪科普专辑(希波克拉底的学生)- 中国学术评价网
 
鲁迅同时代的最激烈的反对中医人士,真的持“废医存药”的观点? (1752 查看)
日期: August 01, 2014 10:50AM

  最近方舟子揪住罗永浩吃速效救心丸的事情,批评罗以前反中医,现在去吃中药,要做中医“卧底”。方舟子试图在证明罗永浩言行前后不一、人格分裂了。

但是本人找出方舟子的文章《鲁迅晚年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吗?》,反证方舟子在这件事情上似乎有点“双重标准”(具体参见: 请问方舟子:在你眼里,罗永浩、鲁迅,谁是“中医的卧底”? )。鲁迅晚年同意许广平吃乌鸡白凤丸调节月经,并且还介绍给萧红服用。方舟子替鲁迅辩解道:“使用某种中成药,也不等于是在肯定中医,因为在当时即使是最激烈的反对中医的人士,也持‘废医存药’的观点,承认某些中药有其治疗价值”。

棒棒医生等人更进一步,认为鲁迅所处的时代,反中医最高或主体认识是"废医存药",“对药物疗效评价远没有现在深刻”。鲁迅反中医,却承认中药疗效,只是时代的局限。无论是方舟子所说的“最激烈的反对中医人士”,还是棒棒医生所说的“反中医最高或主体认识”,都是废医存药。

“废医存药”与“废医验药”,在对待中医理论的观点上是相同的,但在对待中药的观点上则有较大差异:

“废医存药”支持者认为中药是经验医学的结晶,与中医理论是分离的,疗效值得肯定,可以保存。

“废医验药”支持者认为中药所谓的疗效都值得怀疑,确认中药疗效只能利用现代医学的方法。

事实真是如此吗?

那我们看看鲁迅时代“最激烈的反中医人士”对中药到底持什么观点。代表人物就是余云岫。

余云岫,民国时代著名的反中医人士,代表著作为《灵素商兑》,曾在1929年以南京中央卫生委员会委员身份提出《废止中医案》,名噪一时。他的观点是:医学无中西之分,只有新旧之分。解剖、生理、病理是医学的根本,中医对这几个学科都没有靠得住的学说,整个中医理论不成立,应该废除。

那么余云岫对中药的态度,真如方舟子、棒棒医生所说的那样,是“废医存药”吗?

余云岫在《科学的国产药物研究之第一步》里提出一个问题:“中医的治病,究竟靠着什么?”他归纳为四个原因:

一部分中国药品的确有用。比如麻黄能发汗,车前子能利尿。余云岫所谓的“有用”,根据他的解释,结合我们现在的知识,其实就是“药理作用”。直到今天,现在“废医验药”的支持者也不能否认一些中药的确有药理作用吧?

中医用药是全靠经验的。余云岫认为一种药物被使用几十上百次后,“就可以略略知道它的性质”,单凭经验,的确能预料哪种病可以用哪种药治好。跟中医理论没什么关系。好比出海打渔的老渔夫,能够凭经验预料天气的变化,而他并不知道什么天文地理知识。

许多疾病,经过一定时日后,自然能慢慢儿治愈,并非药物的功效。这不就是我们现在经常提到,中药靠“治愈”自愈性疾病,来吹嘘疗效吗?
中药有暗示的作用。这就是现在反中医人士经常提到的安慰剂效应。

由这4点综合看来,余云岫对中药疗效的主要观点是持怀疑的。具体说,他并不否认某些经验性用药的疗效,但自愈性疾病、暗示作用,却让中药的疗效值得怀疑。余云岫的观点,即使在今天看来,还是非常先进的,没有所谓“时代的局限”。

更厉害的是,余云岫还在《研究国产药物刍议》里设计了研究中药的方法。

第一步,预备选择及其方法。也就是从中药典籍(本草)里面寻找那些跟中医理论没多大关系、却有经验医学证据的药物。他认为宋朝之前的本草受阴阳五行的中医理论干扰较少,因此有经验医学证据的中药多来自宋朝之前。这一步类似于现在的研究前文献综述。

第二步,动物试验。余云岫想通过动物试验,来研究中药的“奏效成分”和“毒性”,是研究药物“最重要之事”。

第三步,化学研究。目的是阐明药物奏效之理。也就是提取药物的有效成分,从分子水平上予以研究。

虽然余云岫还没有正式提出“临床试验”,也没有提出随机、对照、盲法的原则,但是余云岫对中药研究的观点已经具备了现代药物研究的雏形。余云岫的中药观点和现在反中医认识的中药观点并无很大区别。也许余云岫的验药观点有这样那样的幼稚与不足,但不能否认,他的观点是验药,不是存药。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鲁迅同时代的最激烈的反对中医人士,真的持“废医存药”的观点? (1752 查看) 希波克拉底的学生 08/01/2014 10:50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