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 (7613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29, 2011 03:01PM

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



亦明





要问清单:

一、绝代文贼认栽了
二、网络恶霸不敢恐吓“对手们”了
三、讼棍不敢打官司了
四、“真相洁癖”没影了
五、恶狗变成疯狗了
六、疯狗变成赖皮狗了
七、背后的主子忍不住了
八、无良的媒体挺不住了
九、邪教的内幕遮不住了
十、方舟二号阿歪夭折了




2011年1月,方舟子一手控制的《新语丝》月刊曾经搞了一个“新语丝网站2010年十大新闻”,把方舟子一年来的“打假”业绩一一排列了一番。不用说,“十大新闻”的头条就是“肖氏手术彻底破产”,而最后一条则是“‘方学家’现形”。现在回过头来再看一下这个“十大新闻”,我们发现,“彻底破产”的不是“肖氏手术”,而是“方氏打假”;“现形”的不是“方学家”,而是被“方学家”们剥壳剥得一丝不挂、解剖解得鲜血淋漓的方舟子、刘菊花这两口子,以及依附于他们二人的流氓恶棍、骗子强盗——包括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阿歪。正是: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确实,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2011年都是网络恶棍方舟子遭受天谴最为严厉的一年,也可以说是他走向彻底覆灭的正式起点——连从不认输的方舟子自己都承认:“方黑优胜”。(见:XYS20110414,[www.xys.org])。为了给历史留下一份记录,也是为了给那些邪恶之徒送上一份新年大礼,亦明兄“抄袭”方舟子的创意,也总结出了一份“十大”,名之为“方舟子2011年十大旧闻”。亦明兄希望、支持、并且鼓励方舟子及其徒党把“新语丝网站十大新闻” 继续搞下去,以便让世人、让后人能够比较鉴别,看看到底是上面有“大领导”罩着、下面有粉丝捧着、前面有黑媒体开道、后面有师爷出谋划策的方舟子能够站得住脚,还是手无寸铁、两袖清风的“方学家”们能够站得住脚;也让全世界人民见识见识,中国的历史,到底是谁写的、怎么写的;中国的耻辱柱上,到底是谁在上面挂着;中国人的子孙后代,为什么会有人“每到坟前愧姓秦”!


(见方舟子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



2010年初,我在开始撰写《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原名《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时,写下的第一段话就是:

“从2000年以‘少侠下山’的飒爽英姿亮相于中国社会的大舞台之上,方舟子在十年的时间内基本上完成了一个学术骗子的生命周期。在这十年之中,方舟子的表演不仅花样繁多,而且高潮叠起,——如假打假、伪反伪、胡科唬;如当原告、当被告、当老赖;如骂法官、骂记者、骂中医。但是,当历史的浪潮平静下来之后,这些闹剧的本质和共性也慢慢地显露了出来:所有这些表演,所有这些花样,都不过是在疯狂地追求名利,同时也是在发泄对整个中国社会、对所有中国人的满腔仇恨。”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在这两年期间,方舟子命运的戏剧性变化远远超过了他过去十年的总和:打唐骏,让方舟子 “从一个‘小众名人’变成一个‘大众名人’”(见:XYS20100913,[www.xys.org]);而羊角锤击案的爆发,则让他成了闻名世界的“正义人物” 、“打假英雄”。但乐极生悲,物极必反。进入2011年以后,方舟子就如同被噩梦缠身,至今无法摆脱。

一月,中国学术评价网正式成立,这是全球华人学者建立的第一个与方舟子及其背后邪恶势力相对抗的专门网站,其宗旨就是:

“中国学术评价网由分布在世界各地的中国学者自发组成,旨在保护中国学者免受来自跨国网络恐怖、暴力团伙的人格侮辱和人身攻击,保护其职业生涯和家庭生活免遭肆意破坏。我们为学者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观点提供平台。目前,我们致力于对方舟子现象的研究,对方舟子的不端及非法行为进行记录、揭发、评议和举报。”(见:[www.2250s.com])。

至今,这个网站已经评议、举报了五起方舟子抄袭案,向多家版权所有人通报了方舟子盗版侵权的罪行,并且记录了方舟子的抄袭剽窃、崇美反华、迫害中国科学家、搞伪科普、通过诈骗的手段推销转基因、以及盗版图片等等劣迹。(见:[www.2250s.com])。可以毫不含糊地说,中国学术评价网是方舟子的最大克星,也是华人学者抗拒以方舟子为首的网络、媒体邪恶势力的中流砥柱。

二月,《深圳商报》以《“打假”名人方舟子被曝剽窃他人著作》为题,发表揭露方舟子抄袭剽窃的文章。(见:[szsb.sznews.com])。这是中国平面媒体首次揭露方舟子抄袭剽窃事件。

同月,亦明悬赏至少六万元人民币,通过电子邮件和网络论坛连续向方舟子提出二十多个挑战,要他开列“打假”清单,要他证明自己没有抄袭剽窃。(见《亦明给方舟子的挑战书》,[www.2250s.com])。至今,方舟子没有接受其中任何一项挑战。

三月,《法治周末》用四个整版的篇幅刊登《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揭露三起方舟子抄袭案,并且披露方舟子美国母校密西根州立大学曾经在2010年调查方舟子抄袭该校教授一案。(见:[www.legalweekly.cn])。这是这起举世罕见的跨国界(中美)、跨语种(英汉)、跨辈份(师生)抄袭案首次被中国平面媒体曝光。

四月,一直充当方舟子前台打手、吹鼓手、后台大老板的“方舟子妻”、新华社记者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案大爆发,三万字的论文90%的文字抄自他人的文章,堪称史无前例。(见:《方舟子后院起火:妻子硕士论文涉嫌抄袭》,2011年4月27日《法治周末》,[www.legalweekly.cn])。这个消息瞬时见传遍了全世界。至今,人们仍在翘首期待“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最高学术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对这起抄袭案的处理结果。

同月,出狱不久的肖传国在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详细介绍肖氏反射弧的研究状况,并且揭露方舟子一伙通过给每个病人五万元人民币的手段,阻止他们出面为肖氏手术的有效性作证。(见:[v.youku.com])。曾经造谣污蔑肖氏手术的中央电视台以及为美国《科学》杂志撰稿的郝炘等拒绝出席这个新闻发布会。

五月,方舟子在“方舟子妻”抄袭案曝光之后的一系列表演,导致《中国网友报》发表题为《“打假专业户”后院着火,方舟子被指玩弄双重标准》头版文章,把方舟子“打假斗士”的画皮扒了个精光。(见:[paper.cnii.com.cn])。

六月,方舟子盗版上千幅图片问题被正式举报。据信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大一起个人侵犯版权案件。此案至今仍被多方调查,为方舟子销赃的出版社正在受到追究、索赔。

七月,中国某“全国性大报”记者当面采访美国博蒙特医院泌尿科主任彼得斯博士(Dr. Kenneth Peters)、密西根州立大学生理学系教授鲁特-伯恩斯坦博士(Dr. Bob Root-Bernstein)。彼得斯教授证明,华中科技大学肖传国教授发明的肖氏反射弧手术不仅有效,而且是重大科技创新。彼得斯教授还直言不讳地指称方舟子一伙“是在对我们搞网络恐怖主义”(cyber terrorism)。鲁特-伯恩斯坦博士则向该记者明确表示:“方舟子偷了我的文章!”(stealing my work)。

同月,方舟子博士论文涉嫌伪造数据问题被人揭露。(见:[blog.sina.com.cn])。

八月,鲁特-伯恩斯坦博士发表公开信,指责方舟子16年前抄袭自己,要求方舟子赔礼道歉。(见2011年8月21日《深圳商报》,[szsb.sznews.com]; 2011年8月23日《法制晚报》,[www.fawan.com.cn])。这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迄今唯一一起外国教授跨洋公开指责中国留学生抄袭自己的事件。

九月,方舟子利用维基泄密文件,在新浪微博上造谣生事,妄图利用政治势力消灭对手贺卫方、于建嵘等人。这个企图被美国《华尔街日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福布斯中文网等国外媒体揭露。新浪方面出面拉偏架,为方舟子遮掩。

十月,方舟子盘踞了七年之久的《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一言堂”专栏被砍。同月,方舟子被贵州卫视的“亮剑”节目一脚踢出。至此,十年前的“网络奇才”方舟子回归自然,正式成了每天到新浪微博点卯上班、滋事咬人的“网络逗士”。

十一月,方舟子被“大领导”表扬“为党分忧”的消息传遍网络。至此,方舟子是官府鹰犬、爪牙、打手的“理性”考证和推测(见:[www.2250s.com])终于得到了“实证”。(见:[weibo.com])。

十二月,《时代周报》发表孙海峰的文章,《流氓式打假是一场社会瘟疫》,指称方舟子是“文化流氓”,指控“方舟子妻”刘菊花“靠造假论文骗取硕士学位”。(见:[www.time-weekly.com]);网眼八分斋发布网络视频评论《方舟子的菊花》,直言不讳地指出,方舟子的所谓打假,实际上就是将自己肮脏的菊花肛门暴露于世。(见:[www.56.com])。

也就是在这风云变幻的2011年,方舟子及其同伙出现了以下十大变化。




一、绝代文贼认栽了

方舟子抄袭剽窃历史,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年。目前,已经发现的方舟子抄袭剽窃作案总数超过80起;抄袭中外文章、书籍不下一百篇;这些抄袭而来的文章被方舟子在国内报刊图书中发表了大约二、三百次。可以毫不含糊地说:方舟子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也是最不要脸的文贼——所谓“绝代文贼”。(见《方舟子抄袭剽窃数据库》、《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

方舟子做贼被抓,始于2001年10月爆发的《科学》杂志抄袭案。为了掩饰那个劣迹,方舟子在几年间先后写了至少六篇辩护文章,他甚至把自己的“人格的力量”都拿了出来。2006年底,“颖河案”爆发,方舟子也是发表了三个声明来为自己狡辩。直到2009年4月,方舟子还这样声嘶力竭地为自己抄袭剽窃行为辩护:“‘德赛公园’寻正、疯和尚等人如此造谣污蔑我‘抄袭’”。(见:XYS20090410,[www.xys.org])。可是,进入2011年之后,方舟子为自己辩护的“勇气”没有了。

2011年2月,笔者连续向方舟子发出了如下挑战(见《亦明给方舟子的挑战书》,[www.2250s.com]):

“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开专栏、搞科唬已经十年有余,发表的科唬文章有三、五百篇。亦明兄请方舟子从这三、五百篇文章中,挑出一百篇,宣布它们之中没有任何偷来的东西。如果核对属实,亦明兄将按每篇一百元人民币的稿酬给方舟子发放二次稿费。”

“你如果能够撰文证明你的那篇文章[注:指方舟子的《科学是什么》]不是剽窃文章,并且,你的这个证明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认可(可以以你在新浪博客的跟贴为据,或者根据你自己提出的任何一个客观的、合理的标准为据),亦明兄在国内主要报纸购登广告向你道歉,并且赔偿你的名誉损失一万元人民币。”

“我请方舟子从学术界中找出一百名粉丝,真名实姓地公开宣布,中国学术评价网的评议程序不合理、评议标准不公正、评议结果不可信、那四起抄袭案不能成立。假如方舟子能够做到这一点,本人将向每位粉丝发放一百元人民币劳务费。”

“请你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开列‘纯净书目’清单,宣布清单上的书中没有任何偷窃来的东西。如果核对属实,本人将按每本书一千元人民币的赏格给你发二次稿费。”


不用猜,刚刚被“选”为“2010年度中国正义人物”的方舟子对此的唯一回应就是装聋作哑,当缩头乌龟。

到了2011年8月以后,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教授鲁特-伯恩斯坦发表公开信指责方舟子抄袭,“方舟子是个文字窃贼”这个事实,在中国,乃至世界,已经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此之后,方舟子不再为自己的偷窃行为辩护了,用方舟子自己的话说就是:“以后有人再问一概拉黑。”(见方舟子2011年8月22日新浪微博,[weibo.com])。

也就是说,面对着如山的铁证,方舟子认熊了,认慫了,认栽了。

二、网络恶霸不敢恐吓“对手们”了

方舟子“打假”的最大特点就是:只许他对别人打假,而绝对不许别人对他打假。但事实是,他是中国有史以来的最大假货。所以,从他登上中国社会大舞台那一刻起,网友们揭发批判其恶行劣迹的行动就没有停止过。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十余年间,广大网友们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冒着被方舟子疯狂报复的风险,孜孜矻矻,兢兢业业,把方舟子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对网友们不求名利、只求正义的打假行为恨之入骨,恨不得把他们彻底消灭。

那么,被他的老婆刘菊花和粉丝们称为“两袖清风”、他自己也宣称“我打击学术腐败,主要靠的是一种人格的力量”的方舟子,到底是用什么法术来对付“方舟子的对手们”呢?对于这个问题,我在2011年年初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方舟子一伙打击对手的主要方式,就是以暴露对方的隐私相威胁。而要使自己的威胁看上去非常可怕,他们就需要不断地通过人肉搜索、跟踪监视IP、袭击对方的电脑来搜集隐私材料,并且不时地泄露一些这样的材料来恐吓其他人:与我们作对,这就会是你的下场。”

“方舟子整治对手最狠的招术就是砸对手的饭碗。任何人与方舟子作对,不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方舟子及其同伙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其‘下岗’。”(亦明:《方舟子的力量源泉是邪恶》,[www.2250s.com])。


方舟子一伙的恐怖主义手段,在羊角锤击案爆发之后,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当时,方舟子一伙还妄图利用那起“部督大案”把肖传国全家,以及所有与肖传国有联系的网友按照“杀人(未遂)”罪一网打尽。(见《方舟子的力量源泉是邪恶》)。不仅如此,他们还动用国家机器,挖出了死敌白字秀才的真身;他们每天24小时监视亦明的行踪,连他几点钟起床都搞得一清二楚。在当时,诸位网友人人自危,大有“谈方色变”之势。曾有人私下召集网友讨论营救肖传国事宜,但在风闻方粉混入之后,这个讨论组突然间就被解散了。可以这么说,在2010年年底,对于方黑们来说,方舟子比塔利班、本拉登还要恐怖,还要可怕。

实际上,在当时,方舟子一伙的恐怖主义魔爪已经伸到了美国,把那些与肖传国合作搞研究的美国科学家们也搞得人人自危。博蒙特医院泌尿科主任彼得斯就说,他当时就像是在看恐怖电影。

但是,进入2011年之后,方舟子不再搞这一套了。大致说来,在整整一年之中,方舟子一伙再没敢挖方黑的真身,再没敢曝方黑的隐私。实际上,他们连用这套手段来威胁对方的胆量都没有了。这是为什么呢?是邪恶之徒们良心发现、改邪归正了吗?当然不是。方舟子之所以不敢再动用恐怖主义手段来对付自己的“对手们”,根本原因就是这个招术不灵了。

方舟子一伙之所以可怕,其原因有四:“打着正义的旗号,通过恐怖主义的手段,干着邪恶的勾当,必欲置对手于死地的狠毒”。(亦明:《方舟子的力量源泉是邪恶》)。可是,2010年夏天的羊角锤不仅砸断了方舟子的裤腰带,不仅把他那脏兮兮臭烘烘扁平平的丑恶屁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还把他的“正义的旗号”砸了个稀巴烂。而随着中国学术评价网的建立,方舟子一伙的“邪恶的勾当”被一笔一笔地记录在案,并且被一笔一笔地追究清算。更重要的是,方舟子每挖出一位方黑的真身,就相当于给自己挖了一座坟墓:从2001年的边建超(柯华),到2005年的肖传国(昏教授),到2008年的廖俊林(寻正),再到2010年的陈廷超(白字秀才)、葛莘(亦明),他哪次占到了丝毫的便宜?

也就是因为如此,恐怖主义恶棍方舟子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屠刀。2011年9月,中国学术评价网网友星探曾填了一首词,《江城子•一年间》,记录了恶魔方舟子的这个“变化”(见:[www.2250s.com]):

去年今日菊花香,处处见,上房梁。
野渡无人,淫雨阴风狂。
虎落平阳人不识,村妇笑,智叟谤。

回首才知梦一场,花非花,雾茫茫。
一塔湖图,龟郎现蟹相。
黔驴技穷归期至,长夜尽,迎春光。


三、讼棍不敢打官司了

方舟子靠无良媒体的追捧、吹捧而成名,但他也深知媒体既能浮舟、亦能覆舟。因此,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网友们搜集整理的揭发批判材料进入平面媒体,让他的原形在中国全方位地曝光。而他阻止此类事情发生的一大利器,也是恐怖主义手段,那就是以打官司来威胁:谁敢发表揭露我方舟子造假的文章,我就到法庭告你诽谤!

事实是,就在2011年2月,方舟子还曾气势汹汹地发声明说:

“曹明华声称她将把造谣文章投给国内报刊发表。如果哪家报刊敢发表曹明华的造谣文章,我就起诉该报刊和曹明华。”(方舟子:《曹明华造谣说我的一篇文章被密歇根州立大学校方认定剽窃》,XYS20110216,[www.xys.org])。

一个月后,风闻《法治周末》要发表揭露自己的文章,方舟子马上派出自己的御用律师、专职打手、洗钱工具彭剑给《法治周末》的上级《法制日报》社发“警告函”,宣称:

“倘若你报社下属的《法治周末》刊登任何针对方是民先生的诽谤、侮辱文章,则我方一定依据事实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等有关法律规定,要求你报社承担相应的停止侵害、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彭剑:《律师警告函》,2011年3月30日《法治周末》,[www.legalweekly.cn])。

其实,谁都知道,方舟子玩这套把戏的唯一目的就是搞恐吓,对方一旦不听邪,他就束手无策了。确实,方舟子刚刚恐吓完“国内报刊”,《深圳商报》就发表了揭露他抄袭的文章,《“打假”名人方舟子被曝剽窃他人著作》。但方舟子除了骂街之外,采取的唯一行动就是把该文作者列入新语丝上的“中国不良记者名单”。(见:[www.xys.org])。

同样,《法治周末》在3月30日发表了四版“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之后,方舟子虽然马上宣布“我必追究其法律责任”(方舟子:《关于〈法治周末〉造谣诽谤的声明》,XYS20110401,[www.xys.org]),但方舟子真的“追究”,是在网友们的揶揄、嘲讽、刺激之后的不得已行为,并且,立案之后,方舟子马上自打嘴巴,对自己起诉的官司自己提出“管辖异议”,要更换审理法庭。当法庭驳回他的异议、并通知开庭之后,方舟子马上又以其他理由拖延开庭。显然,方舟子的唯一目的就是把这起官司拖垮、搅黄。也就是因为如此,这个案子至今尚未得到审理,也似乎永远也得不到审理——假如方舟子能够得逞的话。

也就是说,方舟子抡板斧,最终把自己的脑袋瓜子砍开了瓢;方舟子下套子,最终把自己的脖子勒得喘不过气。所以,从那以后,任凭中国媒体潮水般地刊登揭露方舟子的文章,方舟子最多只敢在新浪微博上嘟囔两声,但更多的时候是装聋作哑,也就是所谓的“装死”。看看方舟子发的这条微博:

“雅虎资讯和淘宝门户资讯的造谣、诽谤我、家人和学术诚信基金会的专题是方黑做的?专门收罗《法治周末》、亦明等的造谣诽谤文章,却美其名曰‘本着公正客观的立场’。淘宝做为商品交易网站,却以造谣、诽谤他人为业,真是天下奇闻。”(见2011年10月30日方舟子新浪微博,[weibo.com])。

不是“斗士”吗?不是“眼中容不下沙”吗?不是“一个都不放过”吗?就这么感叹一下“真是天下奇闻”就拉倒了?

四、 “真相洁癖”没影了

早在1999年,方舟子就宣称自己患有“洁癖”。(见:XYS19990712,[www.xys.org])。到了2006年2月,方舟子正式宣布“我对事实真相有‘洁癖’”。(方舟子:《造谣“粉丝”成了蒙古大夫》,XYS20060228,[www.xys.org])。再过15个月,方舟子不仅自己患病,他还把自己的病菌传染给CCTV女优柴静。(方舟子:《记者对事实的真相要有洁癖》,XYS20070522,[www.xys.org])。到了2010年,方舟子的“真相‘洁癖’”变成了“道德‘洁癖’”。(见:贺莉丹:《方舟子:我要打掉这个虚假的偶像》,《新民周刊》2010年28期,XYS20100714,[www.xys.org])。事实是,随着方舟子亲朋好友——如“方舟子妻”刘菊花、“方舟子妹”柴静、“方舟子粉”土摩托袁越——的卖命宣传(见:方舟子妻:《活着》,XYS20100901,[www.xys.org];柴静:《方舟子遇袭》,XYS20100829,[www.xys.org];土摩托:《真正的赛先生更难请》,XYS20100505,[www.xys.org]),到了2010年底,全中国人民都知道方舟子患有“洁癖”了。

可是,到了2011年4月,随着方舟子妻刘菊花硕士学位论文抄袭案的大爆发,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了一个这样的“事实真相”:“真相洁癖”和“道德洁癖”双重患者方舟子在过去的八九年间,一直在和一头蠹虫、一条粪蛆同床共枕——何止是同床共枕,他们二人还卿卿我我云雨氤氲,产下了杂交后代。也就是因为如此,尽管方舟子本人还在恬不知耻无病呻吟地说自己患有“洁癖”,但连刘菊花、柴静、袁越这些“家属们”都知道,他是在没病装病。

菊花案暴露出的不仅仅是这位名为“方舟子妻”、实为“方舟子夫”、“方舟子主”刘菊花之丑恶、邪恶和肮脏,而且还暴露出了名为“打假斗士”、实乃“刘菊花妻”的方舟子的“事实真相”:这个所谓的斗士不过就是一条走狗、恶狗、疯狗而已。用八分斋网友的话说就是:

“方舟子俨然是中国互联网上娇艳绽放的一朵菊花,他有猎狗一样的敏锐,也有野狗一样的蛮横,更有疯狗一样的狂妄,还有走狗一样的卑劣。方舟子戴了顶正义的帽子,下面扣着一颗护短的心,老婆刘菊花抄袭视而不见恐吓挖料者。”(见:[weibo.com])。

事实是,在新语丝上,那些奴才们连“洁癖”这俩字儿了都不敢再提了——只有大脑“失血量可能要超过2000CC”、因此很可能已经脑瘫的前《科学新闻》执行总编方玄昌还在不知好歹、自作聪明地告诉世人:方舟子确实患有“洁癖”。看看这位脑瘫是如何论证的:

“但对方还有指责:‘你方舟子对事实真相有洁癖,为什么不出来揭露自己的老婆?’

“姑且不论指责这篇论文‘抄袭’的证据是否成立,退一万步说,即使方舟子妻子的论文确实构成抄袭、并且方舟子此前就已经发现其抄袭,他应该不应该、能不能主动站出来揭发?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维护其形象,这是道德底线之下的底线;即使是在法学上,故意隐匿对自己亲属不利的证据,在多数先进国家的法律中也是被原谅、允许的。

“方舟子的对手们,自己先突破道德底线、以卑劣为荣,然后设立一个底线的底线之下的标准,要求方舟子下水,‘否则就是没种!’”(方玄昌:《方舟子的对手们(一)》,XYS20110430,[www.xys.org])。


难道方玄昌的大脑壳里装的不是脑浆,而是血肠?难怪一个小小的轻微伤就能使他顺着脑门子流出两公升黑乎乎的脏血。人们用“脑子进水”来形容脑残,对于方主编,似乎应该用“脑子灌血”才最合适。他直接说方舟子的“洁癖”只是针对“方舟子的对手们”,不就结了吗?绕这么大圈子,得消耗掉他多少脑细胞啊?难怪他的那个“方舟子的对手们”系列写了大半年也没写完!

五、恶狗变成疯狗了

方舟子名为“打假斗士”,但其实质就是受背后政治势力、利益集团支使的一条恶狗。但是,菊花抄袭案的爆发,使这条恶狗变成了一头名副其实的疯狗:也就是说,在菊花案之前,方舟子咬人,大致是按照主子的意愿来行事;但在菊花案之后,他则碰到谁咬谁,咬着谁就不撒口。

那么,方舟子是如何从恶狗转变成疯狗的呢?笔者相信,即使达•芬奇和莎士比亚双双走出坟墓,他们的生花妙笔的描摹也不如让疯狗自己的表演来得传神。因此,亦明兄乐得藏拙、守愚、偷懒,让疯狗自己来现身说法吧。下面的引文来自方舟子的新浪微博,它们是方舟子在看到《法治周末》文章《方舟子后院起火:妻子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之后52个小时之内肆无忌惮的疯狂表演。请注意“刘菊花妻”方舟子的疯狂程度在“方舟子夫”刘菊花出场之后的微妙变化。

4月27日15:45:《法治周末》执行总编郭国松公报私仇,又把气出在我妻子身上,用“方学家”亦明的黑材料搞“方舟子妻子涉嫌抄袭总调查”,接下去可能要搞方舟子祖宗18代调查。殴打维权老人,欺负揭假人妻子,这就是《法治周末》执行总编的英雄行为。据亦明的调查,左边的(我妻子的硕士论文)据说抄了右边的。

4月27日19:59:回复@韩敏改:财新赵何娟又跳出来了?谁把她的学位论文发给我,我抽空用亦明发明的抄袭标准比对一下,也证明其从头抄袭到尾。//@韩敏改:妈的!刚才我就看了赵何娟的微博了,完全是只有立场,不讲道理和真相!

4月27日20:23:我妻子写学位论文时还不是我的妻子,跟我更没关系,不然我就用最严格的国际标准帮她把把关。不过再严格亦明和法治周末都可说是抄袭,他们有自己定的标准//@率周圆:我认为不是抄袭。另外,就算是抄袭也应该是个人负责,关方舟子啥事儿?江青是江青,毛泽东是毛泽东,不能都判死缓吧?

4月28日00:06:如果属实,这可严重多了。再查查《法治周末》记者宋学鹏、李秀卿的学位论文。郭国松好像没写过学位论文。//@快乐阡陌:服了,赵何娟的硕士论文仅参考了21篇文献,文中仅对直接引用作了标注(大部分是引用张载的文言文),无任何间接引用标注,如果全是赵记者自己的文字和观点,赵记者真是神人

4月28日00:28:《法治周末》的报道还承认“文章共有注释79条”,@郭国松在微博上就敢胡说“没有任何注释”,看来这位《法治周末》执行总编认为在微博上是可以随便造谣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忘了当年如何报道假新闻被我揭穿而破口大骂了?还没有“私仇”呢,装什么清纯嘛。

4月28日07:58:既然财新记者赵何娟对我妻子硕士论文“涉嫌抄袭”幸灾乐祸,我就对硕士论文破例“洁癖”一回。赵的硕士论文共68条注释,66条都是古文引文出处(主要是张载文集),对前人有关研究没有任何引用。如果赵何娟不是以一人之力开创了张载研究,就是百分之百的剽窃,不必用到亦明、法治周末的鉴定标准即可判定

4月28日08:36:我妻子的回应:《问心无愧》全文:[t.cn]

4月28日16:47:原来在《法治周末》造谣记者李秀卿看来,查别人的学位论文暴露了“肮脏的心理”,那么你们查我妻子的学位论文暴露了什么心理?真是不打自招。郭国松说其记者非常优秀,不怕查?怎么李秀卿、宋学鹏的学位论文都设置了不能下载?只许你们查别人的,不许别人查你们的?

4月28日17:08:本来我对查没有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特别是文科论文毫无兴趣,几年来我一直在强调,对学生要宽容。但是我现在对查那些鼓噪我妻子硕士论文“涉嫌抄袭”的媒体人的学位论文很有兴趣。征求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民主与法制造谣记者李蒙和郑州晚报首席记者张锡磊的论文。

4月28日17:57:《法治周末》执行总编郭国松接受采访时口口声声说:“我们有提出合理怀疑的权利。这是新闻报道,这不是一个鉴定结论。我们的动机基于公共利益,我的动机很简单很单纯”,但在微博上则叫嚣“揭露方舟子的劣行”,毫不掩饰其恶意动机。今天已在北京朝阳区法院正式立案起诉法制日报社(法治周末的主管)。

4月28日18:56:财新记者赵何娟当过枪手替人写论文,现在认为自己从良了,所以虽然自己的硕士论文通盘剽窃,也敢于对别人的硕士论文被指控“涉嫌抄袭”幸灾乐祸了?

4月28日19:16:起诉《法治周末》主管法制日报社名誉侵权一案,十几天前已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交诉状,接待法官说要请示上级。今天法院通知已正式立案。这是起诉状全文:[t.cn]

4月28日20:57:我揭露造假11年,经手一千余起案件,没有一起出于私心。现在为妻子名誉,就私报公仇一回,在这里撂一句狠话:如果以后郭国松还留在《法治周末》,我就追究法制日报社的领导。如果郭国松去了别的媒体,我就追究那家媒体的领导。哪位媒体领导认为郭国松是合格媒体人且自己一生清白,大可收留他。

4月28日22:46:回复@stonefly莹:如果是黑社会,就应该反过来整郭国松的妻子。郭国松公器私用公报私仇,表明其不配干媒体这一行,敢重要他的媒体领导说明有问题,值得追究。我用公民的合法权利来追究。这个道理哪一点让你觉得黑了?

4月28日22:54:回复@李伟-Attorney:我要用合法手段追究重用一个公器私用公报私仇的媒体人的领导的责任,叫敲诈勒索?你就是这么学法律的?还敢干律师这一行?//@李伟-Attorney:转发此微博:可先按敲诈勒索展开侦查,建议交由重庆警方办理。

4月28日22:58:回复@谷龙:媒体人公器私用罪及家人你不觉得是笑柄,我要追击领导的责任你认为是笑柄,就这点见识难怪搞得博客中国要关门,还是赶快把你那里的方舟子博客关了,那是非法镜像,懂吗?//@谷龙:打假变成了胡揭老底,都快成笑柄了老方。//@斯伟江://@武汉张绍明律师:这口气像是在威胁啊!

4月29日15:40:深圳大学新闻系副教授孙海峰的硕士学位论文在网上找不到。另,谁有黄鸣奋《网络艺术:世纪之交的学术热点》(《福建日报》2000.4.14.)这篇文章,请发给我。

4月29日15:59:《鲁中晨报》助理总编?不就是长篇捏造对我的专访的那个下流媒体吗?也敢来代表全国媒体“发出狂妄的叫嚣”?//@李科2009:方舟子关键时刻露出疯狗本色,向全国媒体发出狂妄的叫嚣。

4月29日16:14:方黑们已经开始在造谣我是通过我妻子的关系在媒体上频频露脸,我妻子是我幕后策划人云云。实际上我妻子从来不参与我的学术揭假,也没有多大兴趣。

4月29日16:23:回复@宁波阿文:我最感愧疚的就是由于我的揭假让妻子也成了被打击报复的对象,所以我对那些由于我而攻击我妻子的人绝不心慈手软,一个都不放过。//@宁波阿文:我们社会欠方太多,方欠他妻子太多!

4月29日16:45:九成以上都有。这是缺乏学术规范教育和训练造成的,几乎没人可幸免。如果我妻子的硕士文凭因此出事,我就把下半生贡献给为中国清理硕士、博士文凭,从相关人员开始清理。比如深圳大学新闻系孙海峰,其硕士论文还未找到,但博士论文已可认定抄袭//@abc3xyz:深挖的话,硕士文凭的,我想8成要出事吧...

4月29日17:40:郭国松、葛莘(亦明)、廖俊林(寻正)、宋学鹏、李秀卿这些人要么没有家人,要么不爱家人,要么相信别人不会像他们那样没有道德底线,所以不担心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4月29日18:54: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硕士论文未找到,但其博士论文也抄袭:虽然注明了出处,但未作转述或加引号,按照他们用来指责我妻子的国际学术规范标准,当然属于文字抄袭。而且孙海峰是博士学位论文,理应用比硕士学位论文更严格的标准来衡量。比对见:[t.cn]


六、疯狗变成赖皮狗了

无论怎么看,也无论从哪方面看,方舟子在2011年4、5月间狂咬深圳大学新闻系副主任孙海峰都是“方氏打假”的年度第一大戏。而孙海峰之所以被咬,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在菊花案爆发之后发了这么几条微博:

4月12日 23:37:真的假的?你让方舟子情何以堪啊。//@怀孕的海马:这有什么奇怪的?方舟子自己的太太刘菊花的硕士论文绝大部分是直接抄袭,不照样从青年报记者升迁到了新华社记者?[t.cn] 方舟子啊,别人说你身边睡了个赫鲁晓夫,呵呵,迟早会把你修正了。赶紧休了吧,我们对真相有洁癖。(见:[weibo.com])。

4月27日00:03:“建议[方舟子]在闲得蛋疼的时候,关心一下刘菊花同志论文抄袭问题吧。”(见:[t.sina.com.cn])。

4月27日19:11:“又一个闲得蛋疼的,拜托查查方夫人剽窃要依据什么法?”(见:[t.sina.com.cn])。

4月27日22:40:“我下载几篇相关论文验证过,确有大量抄袭。自己看吧,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这些文章,或者干脆不认识字。”(见:[t.sina.com.cn])。


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先是把孙海峰“拉黑”,然后重操他陷害肖传国的故伎,通过造谣构陷的手段来陷害孙海峰,一直搞到向深圳大学正式举报孙海峰博士学位论文抄袭——其目的显然是要砸孙海峰的饭碗。(详见:《网络恶霸方舟子陷害孙海峰始末》,[www.2250s.com])。

可是,方舟子对孙海峰疯狂至极的撕咬,到5月17日却嘎然而止了。这是为什么呢?原来,孙海峰抄起了方黑的打狗棒:他转发了一条方黑揭露方舟子抄袭盗版的微博(见下图)。结果,疯狂得如同“天狗”一般的方舟子,马上变得比孙海峰老家的土狗还老实巴交,他夹着尾巴一溜烟地逃跑了——连回头叫唤两声的胆量都没了。


让方舟子闻风丧胆的微博


至今,孙海峰的新浪微博中,有五百多条微博含有“方舟子”三个字,几乎全部是揭批痛骂方舟子的;而在方舟子的微博中,含有“孙海峰”三个字的微博仅有56条,绝大多数作于5月17号以前。由此可见,方舟子这条疯狗不是真疯,而是装疯,就像他没病装病,假装患有“真相洁癖”、“道德洁癖”一样。

最好笑的是, 12月8日,孙海峰在《时代周报》上发表文章,骂方舟子是“文化流氓”,说“方舟子妻”刘菊花“靠造假论文骗取硕士学位”。(见:[www.time-weekly.com])。这要是在一年前,不,在七个月前,方舟子还不得一跳八丈高,把孙海峰生吞活剥了?可此时的方舟子,对《时代周报》无计可施——不敢以打官司相威胁——,于是假装没看到那篇文章,转而乞灵于新浪网管,要他们出面“拉兄弟一把”:

“请问@微博辟谣,既然你们对孔庆东被造谣一事做了处理,那么对一直在造谣说我妻子没有上过大学、靠给高官当保姆上研究生的深圳大学副教授@孙海峰又该如何处理?又请问深圳大学学术委员会,对我在7个月前举报孙海峰论文剽窃一事调查得如何了?何时能让我们知道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见2011年12月8日方舟子新浪微博,[weibo.com])。



这才叫“穷途末路”!

其实,方舟子不仅害怕孙海峰,他还害怕所有敢于拿出“事实真相”当作武器来和他这个“洁癖”患者对抗的人。2011年2月,《大河报》记者亮冰娜在微博上透露了一些方舟子陷害肖传国、污蔑肖氏手术的内情,方粉们以为一个女子软弱可欺,于是一拥而上,对亮冰娜展开了轮番攻击。可是,当亮冰娜发出下面几条微博之后,不仅方舟子变哑巴了,连方粉们也跟猢狲似的,呼啸逃去。






方黑打狗金箍棒的威力屡试不爽。2011年8月,美国教授指责方舟子抄袭的新闻传遍中国大地,方舟子为了转移视线,开始狂咬贺卫方。被纠缠得脱不开身的贺教授于是抄起方黑的打狗棒,朝方舟子比划了一下。猜猜方舟子的反应?疯狗又变成癞皮狗了。(见《方舟子为什么要投靠孔庆东?》, [www.2250s.com])。

到了2011年底,八分斋发表“方舟子的菊花”视频评论,该视频仅在新浪微博转发量就将近两万。而方舟子呢?他连哼哼都不敢了。显然,他的“真相洁癖”又犯了,只不过犯病的症状和以前大不相同:在以前,他一犯病就钻进别人的肛门找屎渣,现在,他一看到的粪水淋漓、臭气熏天的刘菊花,他就耳聋眼瞎鼻子不通气儿。

从方舟子由疯狗变赖皮狗的几个例子来看,我们大致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被方舟子狂咬而不敢抄家伙与之抗衡、并且还要高呼“坚决支持方舟子打假”之人,只有两类:一类是天生的败类、贱种、装逼犯,喜欢被咬;另一类是屁股上有屎,自知理应被咬。实际上,这两类人恰恰是方舟子存在的重要社会基础,方舟子倒台,最先给他披麻戴孝扬幡招魂的,肯定就是这些人。所以,对他们目前的狼狈处境,亦明兄只有两个字来表示假惺惺的同情:活该!

七、背后的主子忍不住了

方舟子号称自己能够“破解世界之谜”,但他本身就是一个“宇宙之谜”:这么一个无才无德无学无识的无耻无赖,到底是怎么变成“打假英雄”、“正义人物”、“网络奇才”的呢?他是怎么从福建云霄的地主大院走进北京的新华社大院的呢?这个天大的疑问,在2011年也得到了完美的解答。从内因来讲,方舟子的无才无德无学无识无耻无赖恰恰是他成名的最大本钱:因为无知,所以无畏;因为无耻,所以无敌。但是,其他无知无耻之徒,你们千万不要痴心妄想,以为“方舟子的成功可以复制”。方舟子的“成功”,外因所起的作用在九成以上。

方舟子登上中国社会大舞台的垫脚石就是那伙所谓的“科学文化人”,是他们,通过网络,通过《科学时报》、《中华读书报》、《牛顿-科学世界》杂志,以及所有他们能够想得出的手段,把方舟子包装打扮成“少侠”、“奇才”、“科学界鲁迅”。凭借着他们,方舟子与何祚庥、邹承鲁、于光远搭上了关系。在此之后,科学文化人基本上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他们也随之成了方舟子的死敌。可恨这些人至今奉行所谓的“三不政策”,不仅把自己“养虎”所遗下的祸患留给中国社会,而且,即使方舟子到他们自己的地界——科学史、科学哲学——去胡搅蛮缠,他们也会假装浑然不知,“不理睬、不反驳、不吵架”。莫非他们肚子里的那几滴墨水真的被方舟子看透了?

无论如何,科学文化人的接力棒交到了何祚庥、邹承鲁、于光远手中,再加上刘菊花,他们组成了方舟子幕后的“新四人帮”。靠着他们的运作,方舟子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全国性大报”《中国青年报》,并且一举成了该报“冰点周刊”的太上皇。还是靠着这个四人帮的运作,方舟子成了能够在中国媒体上呼风唤雨的人物,也成了中国学术界的首席宪兵。

实际上,假如没有羊角锤击案的爆发,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方舟子幕后势力到底是谁,到底有多么强大。且不说北京石景山区党政领导专程登门探望连“轻微伤”都没有受到的方舟子,也不说那三个比蚊子叮咬都不如的伤疤是如何演变成震惊全国的“部督大案”的,仅凭刘菊花在锤击案之后发表的那几篇要挟、咒骂中国政府、中国人民的“反党言论”,她就足以被新华社开除公职好几次了。可是,这个刘菊花真的就是“菊残枝傲”:惊天动地的“菊花案”之后,人家不仅照样能够“笑傲群芳”,并且还可以红杏出墙,要被新华社派到美国继续行骗。在整个中国社会,除了方舟子之外,谁能够找出第三人吗?

确实,和刘菊花相比,方舟子毫不逊色。羊角锤击案之后不久,方舟子公报私仇,蓄意迫害、陷害肖传国的“事实真相”就已经大白于天下:光明网开辟专栏,将这个真相向全世界公布。(见:[topics.gmw.cn])。但是,上至中央电视台,下至《南方周末》,整个中国媒体就像是在上演齐声大合唱似的,对肖传国展开一轮又一轮的狂轰滥炸,对方舟子展开一波又一波的吹捧赞扬。到了2011年4月,方舟子前院发水,后院失火,夫妻二人双双是剽贼的消息传遍中国,可就在这时,方舟子却成了中共杭州市委的师爷,被专程请去给杭州市的党员干部讲党课。11月,就在方舟子百无聊赖,终日在网上寻找撕咬猎物之际,“大领导”又出面了,表扬方舟子“为党分忧”。至此,“方舟子现象”这个宇宙之谜的谜底才被彻底揭开。

简言之,就方舟子个人而言,他不过就是一具僵尸,一个木偶,他实际上连刘菊花都不如——菊花有血有肉,拿得起放得下,尽管谤满天下,但仍旧能够脸不变色心不跳地“问心无愧”,是个真汉子;而方舟子不过就是一只走狗、一个打手、一个被刘菊花豢养、控制、操纵的“新华社家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方舟子现象”而言,方舟子的背后是全世界最强大、最专横的势力,所以他才可以在中国社会公然犯罪而不受任何惩罚。恰恰相反,方舟子越是猖狂犯罪,他的名气就越大,声望就越高,出面扶持他的后台就越强、越硬。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对我们方黑的“力量”——它不过是“真相”二字而已——之强大而感到万分的惊诧。兄弟姐妹们,面对着镜子,给自己敬个礼吧!我们在创造奇迹,我们在创造历史!

          



被编辑2次。最后被学评网编辑于12/30/2011 07:20PM。

附件: Fang‘s 2011 Top 10 News.pdf (1.79 MB)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 (7613 查看) 亦明 12/29/2011 03:01PM
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续) (2284 查看) 亦明 12/29/2011 03:03PM
昨天在微博上见识了一位“五毛方粉” (1145 查看) redox 12/29/2011 07:47PM
饶毅没有预计到他的国籍造假会这么快暴露。 (1006 查看) PE0001282 12/29/2011 07:07PM
饶毅的“复籍证书”是 2009 年签发的 (893 查看) PE0001282 12/29/2011 06:34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