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老偷,老是偷 (5110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anuary 21, 2012 04:18PM

方老偷,老是偷



亦明



方舟子本名方是民,海内华人叫他“方老师”,海外同胞叫他“方小偷”。本人土洋结合、删繁就简,得出“方老偷”这个新的称呼。既然是土洋结合,当然得有对应的洋文。方老偷的洋文title是Tealer Fang。看官千万别去查字典,你查不到tealer这个词。它由teacher(老师)和stealer(小偷)两个英文单词合并而成,乃是亦明兄特意为“方老偷”到美国“陪妓”(陪新华社“妓者”刘菊花到美国行骗)而量体定制的一件新装。【注:“妓者”是方舟子对中国记者的通称。】

话说方老偷从高中一年就开始偷,偷到今天,被挖出来的赃物已经凑足了一本五十万字的大书(见亦明《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www.2250s.com])。由此可见,“老偷”这个称呼,既非虚名,亦非浪得。不过,“老偷”二字不仅仅是一个名词,它还是一个动词短语,意思是“总是偷”。而本文要说的,就是他的最近一起偷袭案。

2012年1月21日,方舟子与韩寒的口水战打到了第五天,韩寒早在一天前就已经鸣金收兵,宣布“在这篇文章以后,我不再理会方舟子先生了。”(韩寒:《孤方请自赏》,[blog.sina.com.cn]);而方舟子也宣布自己获胜了(见:[weibo.com]),并且马上就迫不及待地把枪口瞄向了下一个目标路金波(见:[weibo.com]、[weibo.com]、[weibo.com])。可是,21号这天一大早,似乎一宿未眠的方舟子突然又朝韩寒杀了一个回马枪,抛出一篇新文,《“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见:[blog.sina.com.cn]),指控韩寒没有读过二十四史,不懂自己的名著“三重门”是什么意思。这篇文章真的是显出了“网络奇才”的“文史水平”,把那些方粉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而在方舟子的老巢,新语丝菜园子,那些罹患更年期抑郁症将近一年的女粉们也发出了少有的尖声浪叫。

可惜的是,这篇雄文出世不到三个小时就被人指控是抄袭之作(见:[weibo.com])。原来,韩寒宣称读过二十四史的那篇文章,《正常文章一篇》,是1月18日 16:59:55在新浪博客上发表的(见: [blog.sina.com.cn])。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这篇文章被转到天涯社区(见: [www.tianya.cn])。19日下午2:20,天涯社区的“某客夜知闻”针对韩寒的这篇文章发了一个帖子,题目是《韩寒居然自称他高中读过〈二十四史〉等一大堆书》(见:[www.tianya.cn])。而方舟子在两天后写成的《“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就被指控抄袭这篇文章。

那么,这个指控是否能够成立呢?且看下面这段文字的比较:

某客夜知闻:“何况你在这里说三重门来自‘王天下有三重’,指礼仪,制度和考文三件重要的事,按朱熹注(这里韩寒承认朱熹的注解),‘重’应该读zhòng第四声,可是韩寒明明在所有场合都念的是三‘chóng’第二声。很明显,这个出处是他爸帮他找的。”

方舟子:“既然《三重门》的书名取自‘王天下有三重焉’,那么‘重’就应该读作zhong,《三重门》应该读做‘三众门’。然而,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却把《三重门》 读做‘三虫门’。如果是别人,不知道《三重门》的用典,想当然地读成‘三虫门’无可厚非。但是韩寒声称是知道《三重门》的用典的,为什么也读成‘三虫门’?难道他把‘重要’读成‘虫要’?”


除了文字相似、内容相同、时间前后衔接之外,还有没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方舟子确实抄袭了“某客夜知闻”呢?当然有。

首先,韩寒的《正常文章一篇》发表后,方舟子不到24小时就回敬了一篇《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这篇文章四千多字,洋洋洒洒,东拉西扯,可偏偏就是对韩寒说的二十四史、《三重门》没有提一个字。可是,在《“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中,方舟子又宣称,“我以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名的文言文功底,花了七、八年的时间才陆陆续续把中华书局的二十四史点校本翻了一遍”。既然如此,他岂不应该两天前就看出韩寒的破绽吗?他为什么不像“某客夜知闻”那样,马上做出反应呢?那不是人之常情吗?那不更能够显示出“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名的文言文功底”吗?可是,方舟子当时却什么都没有做。这是为什么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当时认同、认可了韩寒的说法。而他在两天后杀回马枪,则肯定是有了其他原因。而目前看来,这个原因只能是“某客夜知闻”的文章。

其次,前面提到,1月19日之后,韩寒鸣金收兵,方舟子单方面宣布胜利,他并且发出了“收拾”路金波的明显信号。那么,他为什么要突然间杀回马枪呢?一个二十多年前的“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名”、一个四、五十岁的美国博士,和一个高中肄业小青年捉对撕杀,不丢人吗?再者说,方舟子妻刘菊花的硕士论文抄袭率达90%都不算是个事儿,一个高中肄业生吹吹牛皮,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说,方舟子杀回马枪,肯定是“三只手”的老毛病又犯了,看见了“某客夜知闻”的文章,心痒难挠,手痒难抑,“不禁情不自禁”——这是“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名”自己造出来的词组,可见这位“语文状元”的“功底”到底如何——,于是就有了《“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一文。

第三,方舟子文章后半部分的结构和内容,与“某客夜知闻”的文章完全吻合。“某客夜知闻”说二十四史有多么厚,方舟子就说二十四史有多少卷、多少字;“某客夜知闻”说“三重”的重字“应该读zhòng第四声”,方舟子也说“应该读作zhong”;“某客夜知闻”说“韩寒胡说八道,《周礼》成书在礼记之后,怎样追溯?”,方舟子也说“我们姑且不去管《礼记》和《周礼》谁先出的争议”;“某客夜知闻”说韩寒把《管锥编》、《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并列一起不象样,方舟子也说这些书“都是当时附庸风雅的读书人喜欢挂在嘴上的”。

最奇的就是,方舟子竟然也和“某客夜知闻”一样,专门拿二十四史说事儿。因为早在1990年,也就是在方舟子“高八”那年(方舟子1985年高中毕业,然后进入“南七技校”——这是他对母校中国科技大学的蔑称。技校的等级与高中相同或略低,所以按照高中年级计算,到1990年,方舟子的学历相当于“高八”,由此可以方便地比较方舟子和韩寒的学历),曾给友人写信吹嘘说: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读一遍二十四史。……按我的读史法,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读完二十四史”。(方舟子:《凄风苦雨学彷徨 ——1989-1990书信摘录》,《新语丝》1998年11月号,[www.xys.org])。





而他的这个牛皮,早在两年多以前就被我捅破了:

“全部二十四史至少有四千万字,译成白话文,字数则要过亿。我们就算方舟子在三个月内每天读十个小时的书,马不停蹄地读了九十天,平均算来,他每天要读44 万字,每小时读4 万4千字,每分钟读740 个字——注意,这是文言文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速度呢?我们且举二十四史之首的《史记》为例。《史记》正文大约53 万字,占二十四史总字数的1.3%。按照方舟子的阅读速度,他只需要花12 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能把这本书‘读一遍’。但实际上,在1990 年以前,中国大陆通行的《史记》版本是中华书局1959 年出版的,除了正文以外,这套书还包含有裴骃的《集解》、司马贞的《索引》、张守义的《正义》,全书总共三千三百多页,数百万字。也就是说,方舟子实际上需要在12 个小时之内连续不停地每13 秒钟就阅读一页!此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扫描机大概也要向这位一等一全才脱帽致敬了。”(亦明:《文史畸才方舟子》151页,[www.2250s.com])。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韩寒提了那么多书,方舟子为什么不怕自己的暗疮被揭(事实也确实如此,他的疮疤被人揭了、捅了,见:[weibo.com]、[weibo.com]),而还是要贸然提二十四史呢?他完全可以拿《管锥编》来当靶子。中国古书分经、史、子、集,二十四史篇幅虽大,但都作于《史记》之后,文字最浅白,内容最易懂。而《管锥编》则可以说四库俱全,并且夹杂着大量的洋文,拿它当例子,说韩寒吹牛,那不更好吗?而方舟子竟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对《管锥编》一无所知,对二十四史也一无所知,所以他只能照抄别人。并且,在他的“窃癖”发作之时,他根本就顾不上任何其他的事情了——所谓的“肆无忌惮”。

其实,韩寒只是说自己当年“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既没有说自己“读完”,也没有说自己“读一遍”,而“某客夜知闻”却偏偏做这样的理解,质问韩寒:“你能读完几千页味同嚼蜡的旧唐书吗?何况二十四史几万页,你知道几万页是神马概念?有几米厚?用电子扫描还要扫几天呢!”而方舟子就像学舌的鹦鹉一般,絮絮地说:“《二十四史》并非一本书,而是24部历朝所谓正史的统称,共计3300卷,4700万字。韩寒以一年的时间阅读它,平均一天要读9卷13万字……”。

好笑的是,当罗永浩发了揭露方舟子抄袭的帖子之后(见:[weibo.com]),方舟子竟然这样回应:

“只要有点基本的文史常识,就知道高一阅读二十四史是扯淡,‘重’应该怎么读。只有像罗永浩这样的半文盲会对此惊为高论,发现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就说是抄袭,而完全不顾论证细节和写作方法的差异,还以为我现在会闲到去看什么天涯论坛。”(见:[weibo.com])。

既然“只要有点基本的文史常识,就知道高一阅读二十四史是扯淡,‘重’应该怎么读”,你方舟子为什么在1月19日没有扯这个蛋啊?而方舟子所说的“论证细节和写作方法的差异”,实际上就是他为了掩盖自己的抄袭痕迹而特意制造的一些假象——这是他惯用的伎俩。比如,2007年,我说他的一篇科唬转基因的文章抄袭了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贾士荣(见《科唬作家方舟子》114-123页,[www.2250s.com]),方舟子就狡辩说:“他无视二者表述上的细微差别”。(方舟子:《玉米花粉的妄想狂笑话》,XYS20071204,[www.xys.org])。2011年7月,方舟子的打手郝炘不知出于什么居心,突然发文暗指方舟子抄袭美国作家Timonthy Ferris。(郝炘《方舟子这样写文章不好》,[blog.sciencenet.cn])。对此,方舟子辩解说:“我文中一些历史细节与Ferris的书不一样”。(方舟子:《答郝炘〈方舟子这样写文章不好〉》,XYS20110720,,[www.xys.org])。事实是,方老偷的这一招术的秘密,他早在1995年就不打自招了:

“根据我在国内外青年诗坛蒙混多年的经验,写诗另有一个万无一失的绝招。古人云,写诗要句句甚至字字有出处,那是写古诗,写新诗也是可以照办的嘛。不过这出处要弄得让人不知有出处,那才叫水平。……我等一天一首诗,靠的是手中的剪刀,从沈阳某小诗人的诗作拉来当一句,从海南岛某打工仔的习作拉来当第二句,再从马来西亚的报屁股找出第三句……天马行空,让你找得到第一句的出处,楞是找不出第二句第三句第n句的来历,想指控我抄袭?证据的没有!当然,最好这第一句的来历也不能让你们瞧出来,作点加工还是必要的嘛,加上或去掉一两个形容词、副词,换下人名地名花名树名,掉一下头去一下尾,一首大作如是出笼,而且可以问心无愧,‘永不羞愧,永不道歉’。”(方舟子:《写诗蒙世绝招》,[www.xys.org])。



看到方舟子妻刘菊花的“问心无愧”是怎么来的了吗?

而方舟子经常身披马甲闯天涯,也是有前科的。早在2004年,方舟子就说,“我平时并不上‘关天茶社’,因为这个讲座的缘故,为了熟悉一下听讲的网友,以便能使人与网名对上号,特地去那里看了一下”(方舟子:《造谣是伪科学者的最后武器——评肉唐僧〈大豆里的阴谋——听方舟子的讲座〉》,XYS20040419,[www.xys.org])。当时关天茶舍有人张贴方舟子转基因讲座的录音稿,方舟子竟然亲口下令将其腰斩。(见亦明《科唬作家方舟子》126页,[www.2250s.com])。那年12月12日,有人在关天茶舍说方舟子是孟山都的雇员,方舟子马上就知道此事,当即发表《我与“转基因”关系的一点声明》(见:XYS20041213,[www.xys.org])。直到2007年9月,我在关天茶舍连载《我和方舟子分手、决裂的前前后后》一文(见:[www.tianya.cn]),方舟子的老婆刘菊花化名“大虫二”24小时站岗蹲坑,监视那个帖子,随时向方舟子通风报信。所以说,即使方舟子不亲自“去看什么天涯论坛”,天涯论坛的众多方粉们也会随时向他通风报信的。

总之,结合方舟子是一个有着将近三十年剽窃历史的“老偷”这个事实,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定:“方老偷这次又偷了”。


                                



被编辑7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24/2012 11:17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老偷,老是偷 (5110 查看) 亦明 01/21/2012 04:18PM
Re: 方老偷,老是偷 (690 查看) pisy 02/03/2012 10:19AM
拆到痛处了 (802 查看) 源泉流长 01/21/2012 09:38PM
方癞子看来是很“健忘”的主 (887 查看) 愚人 01/21/2012 08:09PM
心痒难挠,手痒难抑,不偷白不偷,于是就有了 . . . (1006 查看) 0121 01/21/2012 07:21PM
文普:关于读《二十四史》 (1236 查看) 星探 01/21/2012 06:27PM
冒傻气! (822 查看) 体卫艺子 01/21/2012 06:53PM
没关系,现在简单了! (718 查看) 星探 01/21/2012 07:02PM
怪不得三个月就能读完了。要是我,这样读法,一个月也够了吧? (753 查看) 孙恺钜 01/22/2012 03:49AM
这个更简单了! (721 查看) 体卫艺子 01/22/2012 12:29AM
大虫二是刘菊花? 难怪。 (827 查看) 圆排骨 01/21/2012 05:29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