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吃奶噬娘的王澄——中医黑方粉系列之二 (7357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May 12, 2012 12:06PM

吃奶噬娘的王澄——中医黑方粉系列之二




【目录】

(1)唐人街阿公
(2)“美国医生”
(3)老中医
(4)王澄为什么要粉方舟子?
(5)王澄为什么要黑中医?


“今天,照亮人类世界的有两样东西,那就是天上的太阳和地上的美国。”——王澄《中国大陆医疗体制的过去、现在及将来》

“是谁医治了人类世界,是我们西医大众。一切归西医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王澄《新国际歌》




如果说张功耀只是一个无知无畏、大脑短路的“土鳖”的话,那么,在方舟子的胯下还有一条狂咬中医的“洋狗”,这个人就是“美国医生”王澄。而这两个中医黑之所以能够一拍即合、“土洋结合”,其粘合剂就是方舟子。王澄说:

“湖南的张功耀教授和美国的王澄医生也是通过方舟子的新语丝在网上相识,一见如故。2006年10月,两人在系列讨论了中国中医问题之后,在网上发表了《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的建议,这个建议当时是写给发改委的。” (王澄:《〈建议中医退出国家体制〉发表五周年》,XYS20111003,[www.xys.org])。

前面提到,张功耀、王澄的那封公开信虽然没有几个人联署——据王澄两年后透露,只有243人签名(见:王澄《政府领着中医走,离“医院,疾病正规治疗”越来越远》,XYS20081206,[www.xys.org])——,但是,依仗着《祸国青年报》造谣记者董伟的炒作,傻里傻气的张功耀却一举成了“万人上书”的领袖,就连没有参与进去的方舟子也沾了不少的光,“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可是,远在纽约唐人街的王澄却落了个两手空空,啥都没捞到。难怪他要假惺惺地“向方舟子致歉”,其实是在给自己讨名分:

“方舟子,查看新华网看到批判废止中医的人就只有方舟子一人。张功耀和我的名字都被内部删掉了。本来是张和我提倡的签名,结果在政府的安排下,故意错挂在方舟子一人名下。我在这里特别向你致歉。挨批的时候不能站在一起,这不是男子汉应当作的事。特别是签名的事与你无关。”(王澄:《向方舟子致歉》,XYS20061014,[www.xys.org])。

不过,通过这封致歉信,我们大致地了解到了这个中医黑的底细。在信中,王澄还说:

“我是1953年生的。1968年以前我深受共产党的教育,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来到美国以后,又看到很多有创造性的人能够作出别人看起来是不可能的事,他们却最终努力成功。便悟出一个道理,只要是正确的事,就应当马上开始做。无论困难有多么大,每走一步都值得,都有意义。因为我早就看到了光明,尽管大多数人还没有看到。

“我从73年工农兵学员到博士,从临床到研究,从中国医学研究到美国医学研究,从外科到内科康复,从中国医生到美国医生,自己觉得后半生贡献给批中医本钱还算够用。作为一个中国人,能为中国的医疗事业拨乱反正做些事,让中国病人少受伤害,此生足矣。”


也就是凭借着这些“本钱”,王澄成了方舟子的二号打手、新语丝上排名第三的中医黑。截止到2012年4月底,王澄在新语丝上总共发表了119篇文章,几乎全部是骂中医的。听听他的狂吠:

“中药现代化完全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将一无所获。”(王澄:《反对中药现代化——和王彦峰商榷》,XYS20080709,[www.xys.org])。

“如果中国的医学教育中教过了,而中国大陆的医生只会把这个道理用在西药,不会用在中药注射剂,那你们就是猪脑子。”(王澄:《难道中国大陆的医生都是猪脑子》,XYS20081024,[www.xys.org])。

“中医讲究吃胎盘,因为中医是狼族,不懂人道主义,人肉和屎都吃。”(王澄:《绝对禁止食用胎盘,因为胎盘是人肉》,XYS20090811,[www.xys.org])。

“即将要开的全国第三届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野’就是全世界都不承认中医是医学体系,台湾把中医归为民俗技艺;‘狼’就是中药是虎狼药,中医骗钱骗命;‘嚎’就是这次大会以哭中医没有前途为主,以歌颂党为辅。”(王澄:《中医药发展大会是“野,狼,嚎”》,XYS20091108,[www.xys.org])。

“88岁的吴孟超临死前还要无视科学根据,为中医垫背说谎,把你祖先的脸都丢尽了。”(王澄:《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XYS20100102,[www.xys.org])。



中医黑王澄
2007年1月,王澄以“美国医生”的身份接受《多维时报》记者采访(见:[old.ganbaobao.com.cn])。


(1)唐人街阿公

那么,王澄自己说的“还算够用”的“批中医本钱”,到底有多少,它们都是啥呢?先看看这位“美国医生”对“美国”有多少了解:

“我80年代末到美国,才发现美国富人和穷人家的狗都穿衣服。美国流浪街头的人主要分两类,一类是非法移民,不是美国人。还有一类是精神有毛病的人,把他们送回居所或收容所又擅自跑出来。美国穷人的吃,住和医疗都是国家负担。美国穷人的吃,住和医疗水平和美国其他公民基本相同。比较明显的区别是穷人没有现钱去旅游。”(王澄:《驳章琦“为中医药平反正名”(之二)》,XYS20061017,[www.xys.org])。

对于美国的狗是不是“都穿衣服”,相信到过美国的人都能知道这位美国医生是不是在胡说八道。实际上,即使你没有到过美国,随便在网上搜索一下,也会略知一二。(见下图)。


纽约市街头的遛狗大军
二十多条狗中,只见一条狗穿衣服。
图片来源(左上起顺时针):[images.nationalgeographic.com]、[www.petswelcome.com]、[1.bp.blogspot.com]、[sadieshihtzu.com]。


那么,美国的无家可归者是不是除了非法移民,就是精神病患者呢?在新语丝读书论坛,有个叫sheepman的人这样反驳王澄:

“wiki上有一条很详尽的文章‘Homelessness in the United States’,其中系统的描述美国流浪汉的人口统计资料和无家可归的原因,从不同层面(如家庭组成,种族,就业,健康,教育等)对流浪汉进行了分类。Sorry,我通读了全文,没有发现流浪汉和非法移民有任何关系。健康一栏中的确提到有22%的人有严重的精神疾患或残疾,但更有46%的人有慢性疾病,55%的人没有医疗保险。”(见:[www.xys.org])。

事实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住房及城市发展部(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HUD)从2007年起开始公布关于无家可归问题的年度评估报告(Annual Homeless Assessment Report)。至今,已经公布的五份报告中,没有一份提到非法移民问题,更不要说与之相关的数据了。请问王美国医生,你说“美国流浪街头的人主要……是非法移民”,根据什么啊?

至于无家可归者是不是“精神有毛病的人”,根据HUD的2009年报告,美国的无家可归者之中,具有“残障”(disabilities)的人占37.8%。(HUD. The 2009 Annual Homeless Assessment Report. p. 25. Link: [www.huduser.org])。所谓“残障”,包括肉体(physical)和精神(mental)残障。显然,后者的人数要低于37.8%这个数字。实际上,就算这37.8%的残障全部都是“精神有毛病的人”,根据定义,那也不过是他们在无家可归之后的精神状态(关于“mental health problem”的定义,参见:Burt, M.R., et al. 1999. Homelessness: Programs and the People they Serve, Findings of the National Survey of Homelessness Assistance Providers and Clients Technical Report. Urban Institute. Washington, DC: Interagency Council on the Homeless. Link: [www.urban.org]),他们到底是因为“精神有毛病”而无家可归,还是因为无家可归而“精神有毛病”,都是未知数。事实是,根据前面提到的HUD报告,一个“典型”的无家可归者是中年男子,属于少数族裔,并且单身。(A typical homeless person is a middle aged, adult male who is a member of a minority group and is by himself. p. 22.)。该报告还特别指出,这个典型无家可归者没有特殊的需求——62%的人没有残疾。(No special needs—62 percent do not have a disability.)请问王美国医生:你说这些人“主要……是精神有毛病的人”,根据什么呀?

那么,是不是王澄这位“美国医生”所说的“美国穷人的吃,住和医疗都是国家负担”靠点儿谱呢?关于美国的医疗保险问题,王澄在另一篇文章中说得更为明确:

“中国人问我,为什么美国会有15%的人没有医疗保险?首先我要告诉大家这15%不是穷人。对于中国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不能搞错的事实。我重复一遍:百分之百的穷人由美国政府提供免费医疗保险。”(王澄:《美国为什么有15%的人没有医疗保险?》,XYS20060825,[www.xys.org])。

对此,我们不妨将方舟子传播谣言的手法反其道而用之,问一句:“这是真的吗?”答案是:当然不是真的。实际上,你根本就不需要是什么“美国医生”,你就可以知道,不论王澄“重复”多少遍,他都是在“重复”一个无耻的谎言。这是因为,从克林顿到奥巴马,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竞选纲领的主要内容就是提供全民医疗保险。假如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都“不是穷人”,而是富人,难道代表平民利益的民主党——维基百科说:“民主党在历史上倾向于农民、工人、工会”(Historically, the party has favored farmers, laborers, labor unions,见:[en.wikipedia.org])——是要为美国的富人们购买医疗保险吗?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调查,在2009年,美国总人口中,有16.1%的人没有健康保险,而在非西裔白人中,这个比例只占11.5%,黑人则高达20.3%。如果按照富裕程度来统计,在家庭年收入低于两万五千美元的人口中,26.3%的人没有健康保险,而收入超过七万五千美元的人口中,这个比例只有8.3%。这样的贫富差异,在2010年更为明显。(见:U.S. CENSUS BUREAU . Income, Poverty, andHealth Insurance Coverage inthe United States: 2010. p. 26. Link: [www.census.gov])。如果说数字显得太枯燥的话,那么就看看美国医学会一份报告中的一张图吧。


图片来源: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007.
Expanding health insurance: The AMA proposal for reform. (Link: [www.ama-assn.org])。



我们是应该听信一个自称的“美国医生”的空口无凭呢,还是听信“美国医学会”的专业报告呢?请问王医生:你能不能拿出证据来证明一下你一再“重复”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啊?

事实是,早就有人指出:

“在这位美国康复科医生王澄的文章中,不少论据都是来自自己狭隘的经验甚至可能是凭空的猜测。”(见:[www.xys.org])。

还有人说:

“看过这位王医生的一些文章[,]基本上就是真假参半,一些个人经历加一些臆想中国的外科(?)医生,来美国当了个康复科医生,然后觉得自己了不得了,吃饱了没事,估计每天的车祸颈子痛的病人也没几个,闲着也闲着,就开始凭着自己的老印象隔着太平洋对中国同行们指指划划起来了,搞笑”。(见:[www.xys.org])。

事实是,这个网友的“估计”大致不错,只不过是,王澄这个“觉得自己了不得”的“美国康复科医生”,在“凭着自己的老印象……对中国同行们指指划划”之时,并不是“隔着太平洋”,而是面对大西洋。

原来,王澄曾以“美国康复医师 纽约州医师执照”的身份,在网上发表过一篇近四万字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大陆医疗体制的过去、现在及将来——一个在美国的中国医生谈中国大陆的医疗体制及有关问题》。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站在美国纽约遥望大洋彼岸的神州大地,赵紫阳曾说到的那个‘礼仪之邦’今天在何方?我看到的是一个道德沉沦良心泯灭的中华民族。中医就是在这样一个低劣文化氛围中求得生存,而中华民族又因为中医的泛滥进一步走向堕落。”(见:[www.xys.org])。

稍有地理知识的人都会知道,美国纽约濒临的“大洋”是大西洋,它的“彼岸”是欧洲和非洲。就算王澄医生“遥望”的目光能拐弯儿,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地中海,它也还要再穿行大半个亚细亚大陆,最后飞越昆仑山脉,才能够抵达“神州大地”。问题是,王澄为什么要向东“遥望”呢?难道他乘飞机回国时,不是走太平洋航线,而是绕道欧洲?



显然,这个王澄就是一个老山炮,即使让他站到月球上,“道德沉沦良心泯灭的中华民族”也能闻到他那从骨子里渗出来的中土气息。可笑这位在纽约二流唐人街谋生的阿公,竟然自以为是高等华人,整日价为中华民族的“进一步走向堕落”而痛心疾首,破口大骂: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落后的低智商人种之一……”。(见:[boxun.com])。

“中国人像猪一样笨……”。(见:[boxun.com])。


真是“位卑未敢忘忧国”啊!

(2)“美国医生”

在《中国大陆医疗体制的过去、现在及将来》这篇长文中,王澄是这样介绍自己的:

“王澄, 英文名William Cheng Wang。 于1988年来美至今. 1977年毕业于中国新疆医学院。从1977年到1988年,曾在中国新疆医学院第一附院, 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第三附院, 武汉同济医科大学协和医院, 和北京安真医院, 作为医生,硕,博士生学习工作过. 1988年到1996年在北卡州Duke 大学,乔治亚州 Emory 大学,费城心脏研究所,纽约市 Maimonides 医院做研究。1996年到2000年在纽约市Maimonides 医院和哥伦比亚大学长老会医院做住院医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长老会医院康复专业。2000年至今在纽约市行医。墓志铭:给我机会,让我看让我想,我会和别人说的不一样。”(见:[www.xys.org])。

看过这份简历,我们也许会体谅“美国医生”王澄对美国的无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人家的专长是医学,虽然对“美国”不懂装懂,但对“医学”一定很懂真懂。所以,他在自己的短项出点儿丑,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如此,我们就看看这位“美国医生”的医学知识。

2008年6月,山东中医药大学校长王新陆在央视百家讲坛上主讲“解读中医”,共讲了五讲。对此,新语丝上的中医黑们气急败坏,对王新陆发起一阵猛攻。而美国医生王澄当然不甘人后,他写了两篇以“驳王新陆”为题的文章,其第二篇的题目是:《再驳王新陆,中国人预期寿命达到73岁之说有误导国民之嫌》。原来,王新陆在“解读中医”中,说了这样一句话:“中国大陆解放初(实际)人均寿命是三十几岁,现在的预期寿命到73岁。”对此,王澄先是牛皮哄哄地指出“中国领导人在谈到‘中国人预期寿命life-expectancy目前已经达到73岁’时犯了很大一个概念上的错误”,然后,他引用英文来给读者讲解“什么是‘预期寿命’”。王澄给出的“标准答案”是:

“‘预期寿命’是一个新生儿出生后对他/她的寿命的科学计算。这个数字是由出生国,该国的生活水平,和除去各种原因死亡的可能性发生在该新生儿身上的几率后得出的结果。这个数字完全是‘预期’。

“Life Expectancy— the number of years a child born in that nation can expect to live. Life expectancy at birth is also a measure of overall quality of life in a country and summarizes the mortality at all ages.

“从‘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的定义出发,可以认为2007年生在中国的孩子们,被去除各种可能使他/她们一生中致死的因素的几率后,我们估计他/她们可能平均活到73岁。这个数字是个虚假的数字。在统计的时候任何一个‘有意或无意’的错误都可以产生一个错误的最终结果。”(王澄:《再驳王新陆,中国人预期寿命达到73岁之说有误导国民之嫌》,XYS20080624,[www.xys.org])。


对此,有个叫“波一波”的人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发帖子骂王澄曰:“捣浆糊的,王澄也算一个”:

“王澄显然没看懂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英文。英文说预期寿命是衡量生活质量的指标,他以为生活水平是用来计算预期寿命的指标。……计算预期寿命依据的是比较客观的指标,不是象他说的‘这个数字是个虚假的数字。’”(见:[www.xys.org])。

那么,波一波骂王澄,到底有没有道理呢?王澄文章发表的第二天,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了署名“平心而论”的文章,《关于预期寿命,兼回王澄的〈再驳王新陆〉一文》(见:XYS20060625,[www.xys.org]),基本上把波一波的观点总结了进去。第二天,骄横的王澄发帖子说:

“感谢平心而论指出我的(6月24日)文章中对‘预期寿命’这一概念的解释中的错误。平心而论说的是对的,‘把各个年龄阶段产生死亡的可能性发生在该新生儿身上的几率计算后―――。’不是‘除去各种原因’。”(王澄:《感谢平心而论对“预期寿命”的正确定义》,XYS20060626,[www.xys.org])。

一个人能够坦白认错,应该得到称赞。但问题是,一个走过中美十多所医学院校、当了中国医生又当了美国医生的人,怎么会对“预期寿命”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概念都搞不明白呢?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一个“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对照着一个只有39个英文单词的定义,竟然还能把它的内涵搞拧了。这岂不比“低智商”、“像猪一样笨”的中国人还不如吗?

事实是,据联合国2004年人口报告,中国人在2000-2005年间的预期寿命是71.5岁(见: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04 Revision, Volume III: Analytical Report. p. 57. Link: [www.un.org]);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世界年鉴》(World Factbook),中国人2005年的预期寿命是72.27岁(见:[en.wikipedia.org])。这两份资料在王澄撰写“再驳王新陆”之前都已经存在,并且是免费向全球公开。可是,“站在美国纽约遥望”的王澄却对眼前脚下的这些数据置之不顾,而是对着“大洋彼岸的神州大地”疯狂叫嚣——这说明,这位唐人街阿公缺乏最基本的学术训练——他只会通过媒体,并且是中文媒体,来获得信息。

【注:据联合国2006年人口报告,中国人口在2005-2010年间的预期寿命是73岁、2010-2015年间的预期寿命是74岁。(见:United Nation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06 Revision, Highlights. Link: [www.un.org])。而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最新版的World Factbook,2012年中国人口的预期寿命是74.84 years。(见:[www.cia.gov])。】

实际上,就在公开认错之后不到三年,美国医生王澄就在寿命问题上再次出丑。2009年5月23日,美国的《世界日报》报道说,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表了2009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其中说,中国男性平均寿命72岁、女性75岁,平均74岁,高于全球的平均数71岁。对此,王澄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文章,指称“卫生部在国际上撒谎说中国人能活到74岁”。王澄根据什么这么说呢?他说:

“首先大家要明白一件事,世界卫生组织发表的各国平均寿命是各国自己提供的。这次说的是‘平均寿命’,不是‘预期寿命’,那就是真实寿命了。2009年的卫生统计应当说的是2008年,或2007年的统计数据。我在这里问问卫生部,中国2007年和2008年死的人到底有没有数?如果中国2008年或2007年没有数出死人数,那么中国人能活到74岁的数据是从哪里得来的?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除了非洲战乱国家,死人都有数,只有中国死人没有数,中国人没有最基本的科学态度,连西方国家100年前的水平都达不到。”(王澄:《卫生部在国际上撒谎说中国人能活到74岁》,[blog.creaders.net])。

也就是说,王澄的指控,是建立在“中国死人没有数”这个基本假定之上的。而在整篇文章中,王医生也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假定是事实。那么,事实到底如何呢?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有一个“全球卫生观察数据库”(Global Health Observatory Data Repository),其中的中国数据栏目明明记载着从1990年到2009年间中国各个年龄段的死亡人数及死亡率,统计数字精确到个位数,计算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五位。(见:[apps.who.int]#)。也就是说,王澄这位头戴“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帽子的唐人街阿公,放着权威的、详细英文资料不看,而是手持中文报纸,站在唐人街头,向中国卫生部要数字——好像中国政府有义务搭理他这个“美国康复医生”似的。

实际上,王澄确实以为中国的卫生部应该对他有问必答。2008年1月,王澄又以“美国医生”的身份对中国“半拉儿医生”陈竺叫板,针对陈竺说“中医药在某些领域有独特功效”这句话,大骂道:

“什么是‘独特功效’?今天的现代医学医生和科研人员已经没有人说自己的新的想法和治疗方法是‘独特功效’了。为什么?因为循证医学的方法和医学统计学的应用已经把很多很多个人的‘好的感觉’给否定了。今天敢说‘独特功效’的人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不明就里的傻子,被别人笑话的人;还有一种是和现有的方法比好很多的‘新方法’。好很多是好多少?大约临床实验二百到三百人就已经完全确定了这个‘新方法’的优越性,不需要再往下实验了。也就是说,‘新方法’对比‘现有方法’,(好处)差距大的吓人。并且,由于这样一个好得不得了‘新方法’的建立,‘现有方法’应声在临床上被废止了。这就是今天的医学领域里的‘独特功效’的概念,是全世界医学界的通用概念。”(王澄:《陈竺这个“半拉儿医生”也敢出来叫板》,XYS20080128,[www.xys.org])。

对于王澄这个说法,新语丝读书论坛上的“师太”撰写了长篇文章予以反驳。师太知道王澄是方舟子的宠佞,于是故意以方舟子之矛,攻王澄之盾:

“王澄的这番话使人怀疑他是怎么混入中国和美国医学界的。我不知道这个‘通用概念’从哪里来,有谁承认过这个‘通用概念’。在这借用方舟子的一段话,‘I期临床试验为短期小规模。试验对象通常为20-100人,健康志愿者或患者都可以。其主要目的是观察新药是否会出现急性毒副作用,检验合适的安全给药剂量,并初步研究人体对药物的吸收、代谢和排泄。时间持续数月。如果没有严重的问题,如不可接受的毒副作用,就可进入II临床试验。大约70%药物能成功地通过这一阶段的试验;II期临床试验为中期中等规模。试验对象是病人,通常为100-300人。主要目的是观察新药是否有疗效,也对短期的安全性做进一步观察。时间持续几个月到两年。大约只有33%的新药能成功通过这一阶段的试验;III期临床试验为长期大规模。试验对象是病人,通常为1000-3000人。目的是确认新药疗效和安全性,确定给药剂量。时间持续1-4年。约25%-30%的新药可通过这阶段的试验’。按王澄的说法,这33%的新药好得吓人,已经显示了‘独特功效’,‘不需要再往下实验了’。后面III期临床试验纯属多余。实际呢?通过三期试验被FDA批准的药还有被撤回来的。”(师太:《王澄的无知和狂妄让人惊讶》,[www.xys.org])。

师太引的“方舟子的一段话”,来自方舟子的《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它因为“抄袭颖河案”而把方舟子搞得焦头烂额。所以,师太把这篇文章拿出来批王澄,对于心中有鬼的方舟子来说,就像是阿Q听到别人说“灯”、说“癞”,即使说者无心,他这个听者也会有意——更何况这个师太总是对他冷嘲热讽,面露不屑。所以,方舟子忍不住了。他放过师太对王澄“通用概念”的质疑不提,专门从师太两千字文章中挑出“中药血脂康降脂防治冠心病的研究”这个例子来破口大骂:

“你的无知和弱智才让人惊讶[,]居然拿伪中药血脂康说事。你还不如拿保健品‘天曲’说事呢。他汀类降血脂药成了中医的发明了?这才叫无耻。像血脂康这种伪药根本就不该实验、上市欺骗患者,这才是王澄的逻辑。循证医学否定了某些西药的作用就能成为为中药辩护的依据?弱智。当然,你在这里显摆你的弱智已经够多了,这不过是比较严重的一次。”(见:[www.xys.org])。

也就是说,对于方舟子来说,中医黑王澄可以随意制定“通用概念”,就像方舟子本人可以随意编造“科学原理”一样,而别人一旦指出其中的无知或者是蓄意欺骗,那这个人马上就被定性为“无耻”、“弱智”。果然,在此之后不到三个月,师太因为揭露方舟子将“一篇宣传介绍针灸的文章……删去了一些段落,变成揭露针灸骗局的文章”,而被方舟子封了ID。(见:[www.xys.org])。

【关于血脂康是不是中药的问题:据血脂康胶囊说明书,血脂康的化学成分是红曲。而在《本草纲目》中,专门有“红曲”篇。李时珍说:“红曲,《本草》不载,法出近世,亦奇术也。” (卷二十五)。根据李时珍,红曲主治项目包括“消食活血,健脾燥胃,治赤白痢下水谷。”可是,方舟子为了否定中药,非要把血脂康说成是“伪中药”不可,这与他为了抹杀中医对发现青蒿素的贡献,非要说记载青蒿素的药方不是中药方(见:亦明《方舟子与青蒿素》,[www.2250s.com]),实际上是一个招数。更奇的是,就在方舟子发表《伪中药“血脂康”》四个多月后,方舟子的狗腿子Yush也发表文章,质疑“血脂康试验是否有医学伦理问题?”按照Yush,因为血脂康双盲试验的结果中,对照组有254人再次发作心血管疾病,而服用血脂康的病人中仅有139人再次发病,所以它认为,“在此情况下,试验设计者却不用他汀类药物作对照,这是连我这个大外行都能看出来的大问题。”(见:XYS20080612,[www.xys.org])。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就是,检验血脂康药效的双盲试验应该用有效的药物来当作对照,而不应当使用无效的安慰剂。因为对照是有效的,才能把血脂康的药效给淹没,才能证明血脂康无效,于是中药就无效了。这些中医黑的心就是这么黑。总之,中药如果不经过双盲试验,中医黑就宣布它无效。而一旦通过双盲试验证明有效,他们就使用各种手段来抹杀中药的价值,或者把这个中药说成是西药;或者说你拿这个药来做双盲试验侵害了病人的利益,是缺德。也就是说,你如果不“验药”,他们就说你是骗人;你如果“验药”,他们就说你是害人。这就是方舟子一伙倡导“废医验药”的真谛。】


《本草纲目》中关于红曲的记载


(3)老中医

按道理说,王澄在中国学的是西医,到了美国后,又当上了“美国医生”,由他来反中医,不仅比傻乎乎的“哲学教授”张功耀更有说服力,即使是和方舟子这个“伪生物医学出身”相比,他也占据相当大的优势。事实也确实如此。有人就在新语丝上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他听说自己的堂妹要学中医,于是马上把新语丝上黑中医的文章(包括方舟子的文章)发给堂妹和她的父母,极力劝阻她。可是,这些东西对他的堂妹毫无效果。此时,美国医生王澄派上了用场:

“事情转机发生在我看到王澄医生的文章《写给中医学院和中医药大学青年学生的一封信》,马上把文章发给我老妹。这篇文章火力十足,老妹还有她父母看了之后学习中医的决心就起了变化,打电话给我不学中医了,我这才舒了一口气。特别感谢王澄医生。

“王澄医生的文章里面的道理其他学者也讲过,可是从王澄医生讲出来对这些大多数老百姓影响更大。大多数老百姓好像不会根据一个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来判断对错,受权威人物的观点影响非常大,不太喜欢独立思考。要告别中医中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让大多数的老百姓改变观念需要很多社会知名人士来推动。”(死猴子:《要告别中医中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XYS20061004,[www.xys.org])。


难怪王澄总也舍不得脱下那身油乎乎的“美国医生”白大褂。可惜的是,从他嘴里喷发出来的大蒜味儿,以及从骨头里渗漏出来的土气,使人们对他的身世产生了好奇:他到底是干嘛的?

王澄的文章第一次出现在新语丝的新到资料上,是在2006年7月。8月4日,署名王澄的第二篇文章又上了新到资料,其题目是:《纽约市医疗保险公司给针灸付款情况》。这是这篇文章的第一句话:

“2006年7月24日王澄医生(纽约市)诊室就诊全部62个病人不同医疗保险给针灸付款情况:……”。(见:XYS20060804,[www.xys.org])。

也就是说,这位后来批中医批得口沫横飞、骂中医骂得天昏地暗的美国医生王澄自己不打自招,告诉世人,他的诊室向美国人提供中医服务。

实际上,不仅“王澄医生诊室”提供针灸服务,“王澄医生本人”也是一个针灸师。2007年6月底,有一篇题目是《说说我在美国考行医执照的经历》的文章突然间出现在网上。(见:[www1.bbsland.com])。这篇文章的作者署名王澄,而他所考的“行医执照”,就是针灸师执照。那么,这个针灸师王澄是不是中医黑王澄呢?奇怪的是,虽然在新语丝之外,总有一个“王澄”跟在这篇文章之后宣布,“我没有写过这篇文章”(见:[www.ywpw.com]),但是,在新语丝上,中医黑王澄却从来没有就这个问题作出过澄清。

更让人惊奇的是,就在《说说我在美国考行医执照的经历》出现的同时,网上还出现了下面这个匿名帖子:

“王澄其人其事:王澄2000年终于拿到了美国纽约州西医康复医生执照。初拿执照由于没有经验,没有钱,没有病人来源,他每天需开很长时间的车从Bronx来到Flushing为杨某人开的西医康复诊所工作。半年后伙同该诊所的物理治疗师另起炉灶开了一家名为‘博爱’的西医康复诊所,此诊所距离杨某人的诊所不远,期望能将杨某人的病人拉到自己的诊所来,可天不从人愿。初时他的诊所病人寥寥无几,几乎要关门大吉。还好他老婆有点见识,力挺他坚持做下去,因为象他这把岁数再不自己开业,这辈子恐怕再没机会了。他只好请老婆、儿子、女儿全家出洞拿着‘针灸一次仅10元’的传单到处张贴,连电线杆都贴。这样才吸引来一批喜欢针灸的老中病人,从而渐渡难关。现在,在华人区已开了三家康复诊所。这并不是他医术有多高明,事业有多成功。他不过是沾了美国西医为主流医疗保险体系的光而已。他之所以请执照针灸师,是因为针灸才能解决痛之根本,这样才能吸引新病人。仅靠他所学的西医那套康复方法(敷大热垫子、电刺激、牵引按摩)能解决什么?!虽然美国很多保险公司暂时不支付针灸治疗的费用,但自费接受中医针灸治疗的人越来越多。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医有着西医不可比拟的优点。现在支付针灸的保险公司越来越多,在不久的将来当保险同等支付中西医治疗费用时,首当其冲饿死的就是象王澄这类康复西医。好在他还算有远见,早在2001年他便花6000美元买了一个可做针灸的证书,虽然他对针灸一窍不通,到时也许还能混点钱。此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此人刚吃了几年干饭,就忘了自己姓什么,竟敢妄谈废除中医,真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见:[zhiyanle.blog.hexun.com]、[www.ngotcm.com])。

同样,美国医生王澄对这个帖子也是装聋作哑,视若无睹。那么,这个帖子所说是不是事实呢?2010年7月5日,在美国《世界日报》上有这样一篇“软文”:

“博愛復健骨外科醫療中心擴大喬遷

“博愛復健中心艾姆赫斯特新址位於百老匯大道上,近圖書館和金麟超巿,停車方便,公車Q53、Q58可達。

“位於艾姆赫斯特地區的博愛複健骨外科醫療中心,於日前擴大喬遷至百老匯大道新址,繼續提供完善、全面性的理療、骨關節復健、骨外科和矯正等痛症管理,接受大部分保險,自費者特價優惠,歡迎患者前往新址看診。

“該中心內有5位醫師,負責人王澄醫學博士為復健專科,欣浩醫師主治骨外科,關節置換術科;紐約執照物理治療師金美林和Rachel Cordero;執照矯形師本杰明.柏哥曼。該中心能從基本理療、復健、手術與手術(物理治療、藥物、牽引、針炙、推拿)治療骨關節,神經肌肉韌帶疾病、痛症、功能障礙、急慢性骨折、創傷,關節置換術及其它骨科手術,車禍工傷鑑定、矯定修復、保健術後用品等全方位服務病患。

“博愛復健中心經過多年的經營和完善的管理制度,集合了許多優秀的醫師人才,為廣大的華商、美裔患者提供有效、確實的服務。該診所7天開診,是身體有病痛者的最佳選擇之一。博愛復健中心艾姆赫斯特新址:85-23 Broadway unit D, Elmhurst, NY11373,電話:718-873-2303,傳真:347-730-5282;法拉盛地址: 43-73 Union St., Unit 1B&1C, Flushing, NY11355,電話:718-819-1022/347-438-1272。”(见:[eyp.worldjournal.com])。


用这篇文章提供的地址搜索网络,在该地开业的“王澄医学博士”就是WILLIAM CHENG WANG。(见:[www.hipaaspace.com])。也就是说,中医黑王澄、美国医生王澄不仅在自己的诊室提供针灸服务,他还和推拿师抢生意,提供推拿服务。他给自己的诊室起名叫“博爱”真是起错了,应该叫“专爱(美元)啥活都干中心”。


王澄纽约诊所的正门
(图片来源:[matchbin-assets.s3.amazonaws.com])


那么,王澄本人到底是不是针灸师呢?查纽约州教育部“专业人员认证办公室”(Office of Professions)的数据库(见:[www.op.nysed.gov]),在医师类人员中查到王澄的资料:他于2001年1月获得行医许可的,并且,他确实有针灸执照。不过,在“全美针灸和东方医学证书委员会(National Certification Commission for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NCCAOM)”的网站(见:[www.nccaom.org]),纽约州共有17位王姓医生拥有针灸证书,但王澄却并不在这些人之中。更让人不解的是,王澄用来申请行医执照的医学学位,竟然是1977年毕业于新疆医学院的证书,而不是他到处炫耀的“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而在另一家“纽约州医生档案”(New York State Physician Profile)网站(见:[www.nydoctorprofile.com]),王澄使用的医学学位是1982年毕业于中国白求恩医科大学,也没有使用他的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等一会儿再讨论。此时,我们只需要确认这个事实:王澄不仅本人是针灸师,他还一直是依靠针灸来养家糊口。




王澄在纽约州医生档案网站中的教育背景档案
注意:王澄登记的医学院教育是中国白求恩医科大学


在美国,靠中医来养家糊口之人,可以说成千上万——在美国NIH网站上,有一篇文章说,1997年,美国有大约一万名中医医师。(见:[nccam.nih.gov])。而在这些人当中,大概只有王澄一个人一边吃中医饭,一边骂中医。实际上,针灸师王澄不仅对中医恨之入骨,他好像还特别地痛恨针灸:

“针灸在实际医疗工作中到底有多大用处?……美国主流医学界认为针灸不能治病,他们把针灸狭窄地归为一种止痛的辅助方法。以后又发现无法证实穴位和经络的存在。”(王澄:《活见鬼,中医师也当上了“工程院院士”》,XYS20060826,[www.xys.org])。

“中医自四人帮时代‘得气’和泛滥,一直闹到今天:……诈骗国家的钱研究根本不存在的经络;假针麻骗外国人; ……美国主流医学在美国观察针灸20多年后,认为针灸不能治病,只能作为止痛的辅助治疗;……”(王澄:《中医能治非典?鬼扯》,XYS20060913,[www.xys.org])。

“美国把针灸放在自己的国家里观察了20多年,中国的针灸鼓吹者再也不能用‘洋夷不识我大清之宝’的鬼话来欺骗中国百姓了。美国医学界的结论是:针灸不能治病,只有做止痛方面的辅助治疗。我认为,作为临床医学家的美国医生对针灸的基本看法与中国老百姓的实际亲身体会很接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老百姓做针灸治疗只肯付几元钱或十几元钱。”(王澄:《美国临床医学界对针灸的科学评价》,XYS20061021,[www.xys.org])。

“维护皮肤的完整性,狗都知道的道理,中华劣等民族不知道。……皮肤的重要功能之一就是把人体内环境和外部环境隔绝开来,避免外部环境的有害因素侵入到人体内部来,比如,细菌和病毒。中国人发明的针灸是人类社会最荒唐的事,‘主动地’给自己身上打十几个(针灸)洞,放细菌和病毒进入中国人的身体内部,这种事连狗都不会做。狗有了伤口一直都用舌头舔,盼着早点好,中国人没有伤口,自己给自己制造伤口。”(王澄:《中国人的肝炎90%是针灸传播的,是医源性疾病》,XYS20110708,[www.xys.org])。


既然针灸是骗人的东西,往身上扎针是“连狗都不会做”的事情,为什么王澄要拿针灸执照呢?他为什么要开针灸诊所向美国人提供这项服务呢?事实是,就在存放王澄是“美国医生”的纽约州教育部“专业人员认证办公室”网站,就有一个网页是这样介绍针灸(见:[www.op.nysed.gov]):

“Many conditions may respond to acupuncture, including those related to the following: neurological system, musculo-skeletal system, respiratory system, gynecologic and reproductive system, digestive system, genito-urinary system. Acupuncture may also help with: acute and chronic pain, maintaining emotional balance, stress reduction and detoxification.”(身体许多系统都可能会对针灸有反应,如:神经系统、肌肉骨骼系统、呼吸系统、妇科生殖系统、消化系统、男性泌尿生殖系统。针灸还可能对以下症状有所帮助:急性和慢性疼痛、保持情绪稳定、减轻焦虑、脱毒。)

显然,如果仅仅是为了骗钱,王澄没有任何理由反中医。而如果他反中医真的如他所说,是因为中医“害人”,是因为“有一天他突然省悟到:‘全世界都衹有一种医学,那就是现代医学,衹有中国支持两种医学。要麼全世界错了,要麼中国错了。’”(见:万毅忠:《中医百年噩梦》,2007年1月26日《多维时报》),则他没有任何理由考针灸师执照,并且一边打中医,一边开针灸诊所。也就是说,王澄投靠方舟子反中医肯定是别有用心。而“方学家”的责任,就是把这个“用心”查个水落石出。

(4)王澄为什么要粉方舟子?

实际上,说王澄是中医黑,他可能会很爽快地承认。可是,你如果说他是方粉,他大概会非常不高兴。这倒不是因为方舟子现在臭了大街,当他的粉丝就像是在窑子铺当大茶壶,而是因为,这个在纽约开了三家针灸店的美国医生,其实还真有点儿看不起方舟子。不错,王澄曾经吹捧过方舟子,推举方舟子为中医黑领袖,如说“由方舟子发起的这场中医问题大讨论”(见《问陈竺,批评中医就是不民主吗?》,XYS20071201,[www.xys.org])、“21世纪初叶由方舟子和张功耀发动的反对中医运动声势浩大”(见《对中医不利的“被围剿信息”》,XYS20090831,[www.xys.org])。不错,尽管王澄知道“脊髓损伤的后果——‘瘫痪’无论是对个人,家庭还是国家,都是难以承受的巨大的灾难”(王澄:《葛宝丰院士说了四句话,错了三句半》,XYS20080526,[www.xys.org]),但他仍旧是方舟子炮制的《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第一批签名人,并且曾经大骂肖传国的导师裘法祖“支持肖传国拿中国人作伪科学实验”(王澄:《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XYS20100102,[www.xys.org])。但是,王澄他对方舟子的支持似乎到此而止。他既没有像张功耀那样,吹捧方舟子“打假”是“替天行道”,也没有跟在方舟子的屁股后面推销转基因、说地震不能预测预报。也就是说,除了“反中医”之外,王澄与方舟子几乎再没有任何交汇点。

事实是,即使是在反中医这件事上,王澄与方舟子也不完全一致,如前面提到的,他在那封“致歉信”中,明确地说,签名的事与方舟子无关。不仅如此,在方舟子提出“‘废医验药’是发展中医药的必由之路”之后,王澄还与人联名发表《和方舟子商榷:中医问题也有医疗体制问题》一文,要向方舟子提出“补充意见”。(见:XYS20070329,[www.xys.org])。在新语丝上,敢于公开和方舟子“商榷”,这颇像是在太岁头上动土,近乎造反了。与之相比,张功耀的《反中医:我和方舟子先生有什么不同?》则完全是一副奴才腔,刻意强调自己与方舟子的共同点。

问题是,王澄反中医,为什么非要投靠方舟子呢?并且,在他明知道方舟子与自己在反中医方面具有深刻分歧之后,还要向方舟子摇尾乞怜,推方舟子为中医黑领袖呢?

前面提到,尽管王澄到处炫耀自己的“哥伦比亚大学博士”这块招牌(比如,在网上就有“王澄医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获医科博士学位”这样的说法,见:[boxun.com]),但他的美国医师执照都是通过他的中国医科院校的证书获得的。这从侧面说明,王澄的那个“洋博士”学位有水分。按照他自己公布的简历,王澄“1996年到2000年在纽约市Maimonides 医院和哥伦比亚大学长老会医院做住院医生,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长老会医院康复专业”。而据“长老会医院康复专业临床教育项目”(New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 Rehabilitation Medicine Clinical Education Programs)的网页介绍,该项目只与哥伦比亚大学的“理疗博士学位项目” (Doctoral Degree Program in Physical Therapy)有合作关系,而这个项目授予的学位是“理疗博士”(Doctor of Physical Therapy, DPT。见:[cpmcnet.columbia.edu])。也就是说,王澄的那个“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博士”,几乎可以肯定是“哥伦比亚大学理疗博士”。

也许有人会不解地问道:“理疗博士”不是“医学博士”吗?答曰:差远去了。在美国,医师(physician)和理疗师(即王澄所说的“康复医生”,英文是Therapist)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在前面提到的纽约州教育部“职业人员认证办公室”数据库,他们是分别登记注册的。也就是因为如此,王澄才一再在新语丝上强调美国的physician有多了不得,中医师不是physician,针灸师不是physician,而他是physician。(王澄:《针灸在西方的败落》,XYS20090131,[www.xys.org];《答朋远来,中医师在美国不是医生physician》,XYS20090416,[www.xys.org])。实际上,在互联网上,就有这样的帖子:“Is the DPT (Doctor of Physical Therapy) degree a joke?”(理疗博士学位是个玩笑吗?见:[answers.yahoo.com])、“is physical therapist considered a doctor”(理疗师是医生吗?见:[forums.studentdoctor.net])。仅从这些问题的提出,我们就可以看出,理疗博士与医学博士之间、理疗师与医师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鸿沟。事实是,直到2011年10月,“美国理疗学会(American Physical Therapy Association)”的会长还在为理疗博士使用doctor这个名称的合法性进行辩护(见:[www.apta.org]),因为《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中说,“随着越来越多的护士、药剂师、理疗师自称医生,医生们开始反击。(As more nurses, pharmacists and physical therapists claim this honorific, physicians are fighting back.)”(GARDINER HARRIS. When the Nurse Wants to Be Called ‘Doctor’. New York Times. October 1, 2011. Link: [www.nytimes.com])。也就是说,在公众眼中,理疗博士和护士博士、药剂师博士大致是一个档次的,与美国公认的笑柄医生“推拿师”(chiropractor)有一拼。

那么,为什么理疗博士的地位这么尴尬呢?这是因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所谓的DPT不过是一个硕士项目,学习期限是六年(从本科算起)。但进入九十年代后,这个六年项目被增加了半年,学位也从硕士变成博士了。(见:[en.wikipedia.org])。而在英语中,博士与医生都叫doctor,但真正的医生是physician(需要医学博士MD学位),真正的博士是哲学博士(Ph.D)和医学博士(MD),获得这两个博士学位,不仅需要通过激烈的竞争和严格的训练,仅从学习年限而言,一般就要花费8-10年的时间(从本科算起)。难怪他们不屑与理疗博士为伍了。

看明白了吗?按照美国的习惯,王澄自称医生是可以的,因为他有新疆医学院和白求恩医科大学的毕业证书,美国人认为它们相当于美国的MD;王澄自称博士则有点儿作假的味道,原因在上面已经讲过;而他自称医学博士,则是百分之百的作假,除非他还有没公布的学历;他自称“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博士”则是假上加假。王澄心里明白得很,他要冒险使用“哥伦比亚大学(医学)博士”这块牌子,就必须购买保险,免得被人打假。而在这个世界上,出售“打假保险”的商号,只有一家,它就是方舟子开办的新语丝。也就是说,王澄当方粉,和饶毅、何士刚、何绍一之流当粉方,其原因和动机都是相同的,那就是通过卖身来投保。

(5)王澄为什么要反中医?

按道理说,王澄卖身投保,可以有许多方式,比如发文吹捧方舟子,比如给“打假基金”捐款,比如帮方舟子打击他的仇人肖传国,等等等等。可他为什么偏偏要挖自己的祖坟、砸自己的饭碗,反中医呢?并且,从他的文章来看,他对中医的仇恨是发自内心的,他打中医,也是专注的。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王澄第一次以“美国医生”的身份谈论中医问题,很可能就是前面提到的那篇长文,《中国大陆医疗体制的过去、现在及将来》。这篇文章的原始出处不详,但在2006年3月16日被一个自称是王澄的学弟、名叫力刀的人转贴到万维读者网络的“健康生活”论坛(见:[www2.bbsland.com])。两天后,它又被人转贴到新语丝读书论坛(见:[www.xys.org])。这篇文章共讨论了十个问题,而第十问题就是“废止中医”,其篇幅占全文的一半以上。平心而论,该文批评中医这部分写得相当不错。看得出来,王澄为这篇文章没少花费工夫。但奇怪的是,方舟子当时对它却既没有“新盗”,也没有“新到”。显然,这篇文章不合他的心意。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方舟子当时还在利用他的新语丝推销“中华保健饮食文化”,要人们“看中华医药,行自我保健”(见亦明《从汉林网上书城的兴亡看方舟子反中医的动机》,[www.2250s.com]),所以他当时对中医的态度是:一方面“否认中医理论的科学性,质疑中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一方面承认“某些中药、中医疗法就像其他民族的传统药物、疗法一样,可能有其价值,值得用现代医学方法进行挖掘、研究。”(方舟子:《科学地看待中医药》,2006年3月1日《第一财经日报》,[www.xys.org])。

到了2006年的下半年,方舟子在新语丝的中药铺彻底关闭了,所以,他对中医的态度也和张功耀、王澄完全一致了。只不过是,“废除中医”的立场被张、王二人抢先占领,“天下第一妒夫”方舟子不甘居于他们二人之后,于是精心打造出一块“废医验药”的招牌来和他们二人别苗头。2006年7月,王澄的文章终于登上了新语丝的新到资料。也就是从那时起,王澄就像是一个人来疯似的,骂中医、骂中国文化、骂中国人、骂中国政府的调门越来越高,好像不这样,就显示不出他这位唐人街针灸大师对中医的仇恨似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2009年2月,王澄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花盛开百花杀》。其中说:

“刚刚过去的2008年是反对中医运动全面占领舆论阵地的一年。鼓吹中医的‘炮楼’一个一个被我们端掉,每一个中医‘炮楼’被我们打哑了弟兄们才肯住手。整个中医界现在采用的是鸵鸟政策和‘不抵抗’姿态。……中国的知识分子最近最爱谈的话题是‘晚清如何如何,国民党垮台的时候如何如何’,其暗示性是非常明显的。毫无疑问,我们正处在一个重大的历史转型期。……公元2000年前后由方舟子等人率先发动的这场反对中医运动就是我上面讲的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三次思想大解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今后的中国的再进步就是‘连锅端’,中医垮则政府亡,或者是政府亡则中医垮。”(王澄:《我花盛开百花杀》,[blog.creaders.net])。

原来王澄反中医是隐藏有政治动机的。难怪尽管这篇文章这样吹捧方舟子:“公元2000年前后由方舟子等人率先发动的这场反对中医运动就是我上面讲的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三次思想大解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方舟子却没敢把它登到新语丝上。但他扶持王澄的态度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王澄继续是他打击中医和中国的利器,不管王澄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来陷害中医、辱骂中国。

2009年5月2日,王澄在新语丝上发表文章说:

“我在西方看得很清楚,中国医疗界的落后和中国人说谎在国际上路人皆知。当今的世界,如果中国人不说谎就没有说谎的民族了;如果中国卫生部不说谎,世界上就没有说谎的卫生部了,这已经是国际常识了。”(王澄:《卫生部推荐中药治疗猪流感把国格都侮辱了》,XYS20090502,[www.xys.org])。

中国人和卫生部又怎么惹着了这位唐人街阿公了?原来,中通社在4月28日发布了一条消息,说“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焕春二十七日向媒体披露,华中农业大学早已研製出猪流感疫苗,现尚待国家有关部门验收发文。”但是,美国人在5月1号却说,他们还需要好几个月才能够生产出猪流感疫苗。中国人跑到美国人的前头了,这怎么可能?王阿公于是断定“中国人说谎”、“中国卫生部说谎”。

那么事实到底如何呢?事实是,就在中通社发布消息的第二天,4月29日,陈焕春院士就已经通过《中国青年报》对这件事做出了澄清:

“陈焕春说:‘我们研制出来的,只是预防传统的普通猪流感疫苗。如今在人与人之间相互传播的猪流感病毒,肯定已经发生了变异重组,目前连变异后的猪流感病毒基因都没有掌握,研制出相关疫苗还得一段时间。’”(田国磊:《陈焕春澄清:中国科学家研制出猪流感疫苗系误传》,2009年4月29日《中国青年报》)。

也就是说,王澄在5月2号应该已经知道,“华中农业大学早已研製出猪流感疫苗”是中国“妓者”炮制的假新闻,就像《祸国青年报》妓者董伟炮制的“万人签名” 废除中医假新闻一样。可是,为了大骂“中国人不说谎就没有说谎的民族”,他竟然放过真说谎的妓者,而把扎枪投向被妓者坑害的科学家。也就是说,王澄对于谎言,有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只要谎言对他的政治目的有利,他就全盘接受;对他的政治目的不利,即使这种谎言不存,他也有本事造一个出来。

2010年4月,中国民主党在纽约成立,王澄“当选”首届执委会成员。(见:[www.cdpsfc.org])。2010年6月,王澄又以“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民主教育委员会主任”的身份亮相,讲演“颜色革命”(见: [cdpsite.dreamhosters.com])。2011年7月,在该党的“全委会理论学习会”上,王澄做了一个小结,其第一段是:

“全世界人民都在翘首盼望中国这头猪改掉吃草(药)的劣习,好宣布全人类共同进入了现代医学文明的新时代。就像世界上还有最后一个国家没有消灭天花病,就不能说人类已经全部消灭了天花病一样。和日本比,中国的中医药问题的解决就已经落后了120多年。负责医疗改革的北大教授李玲被我们骂的实在受不了了,站出来为中共封建等级制辩护,她说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在几年内完成对12亿人的医保任务。事实是,印度在1948年就实行了全民医保,中国比印度落后了63年,落后了三代人。我们有专人将写文章对李玲为中共等级制涂脂抹粉的言论进行彻底批判,请待读。”(见:[boxun.com])。

也就是说,对于王澄来说,废除中医中药不仅是一项“改掉中国这头猪”的政治任务,而且还是一项有组织的政治任务。

中国民主党不是宣称自己的政治理念是“公平、公正、天下为公”吗?(见:[www.hqcdp.org])。为什么在你们对待中医的态度和行动中,没有丝毫的公平和公正,反倒是从邪恶走向邪恶?请问中国民主党,既然你们宣称天下为公,你们为什么要出于政治目的来消灭中医呢?你们所说的、所代表的,是哪个“公”?通过邪恶的手段,能够达到正义的目的吗?


民运人士王澄
2010年6月,王澄以“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民主教育委员会主任”的身份讲演“颜色革命”(见: [cdpsite.dreamhosters.com])。


(7)小结

在中国的传统道德中,“孝”字占据着核心的地位,所以才会有乌鸦反哺、羔羊跪乳这样的传说。除此之外,知恩图报、感恩戴德,不仅在中国社会,而且在全世界,都是得到普遍认同的道德准则。无论怎么看,也无论从哪方面看,中医对于王澄都只有养育之恩,而全无加害之意,更无伤害之仇。就算中医真的如方舟子所说,是骗子,是骗术,那也改变不了她对王澄有恩这个事实。而王澄对中医的所作所为,颇像是在从“骗子”母亲那里学来谋生的“骗术”之后,一面利用学来的骗术谋生,一面把自己的母亲扒光了衣服,五花大绑拉上街头,在光天化日之下拿着皮鞭对她死命地抽打,并且边打边骂:打死你个臭婊子、大骗子!连邪恶成性的方舟子都要装模作样地保护自己的老婆,但王澄却敢打他的衣食父母。这种行为,连禽兽都干不出来,可是这位“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美国康复医生”、“中国民主党执委”却干得理直气壮,干得义正词严——这不就是所谓的“禽兽不如”吗?

我曾简单地论证过“方粉比方舟子还要邪恶”这个论点。(见:[www.2250s.com])。本文可以看作是给这个论点提供的一个个例论据。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5/12/2012 12:30P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吃奶噬娘的王澄——中医黑方粉系列之二 (7357 查看) 亦明 05/12/2012 12:06PM
变种了! (814 查看) 体卫艺子 05/12/2012 06:16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