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脑残心黑的孙文俊——中医黑方粉系列之三 (6391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May 20, 2012 06:58PM

脑残心黑的孙文俊——中医黑方粉系列之三



说张功耀、王澄分别是“中医黑方粉”的状元和榜眼,这是得到众人公认的,也能得到他们的自认。但是,如果想要找出“中医黑方粉”探花,却没有那么容易。这是因为,第一,到了2006年前后,方粉们都知道,方舟子最恨的就是中医。因此,如果哪个方粉想要讨好主子,他的捷径就是骂中医。而实际上,讨好主子是方粉的心理本能和生理需要,否则他们就不是方粉了。所以,在新语丝上,方粉们几乎个个都是中医黑。要在这些芸芸众黑中找出领头的,谈何容易!第二,到了2006年前后,天下的中医黑们——尤其是那些主张废除中医的中医黑们——都知道,新语丝是世界上最大的黑中医平台,能登上这个平台表演一番,那就像是男女优伶登上了央视春晚的舞台。而通往新语丝的捷径,就是先当方粉。总之,在过去的五、六年间,新语丝如同一块巨大的磁石,它把方粉和中医黑这两类社会渣滓紧紧地凝聚到了一起,并且将他们合二为一了。也就是因为如此,新语丝的“中医骗子”专辑才能成为“立此存照”中最大的专辑,其中有将近3400篇文章,“作者”人数,如果没有上千,也有数百。

那么,如何从这些中医黑方粉中找出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第三号”人物呢?光按照发表文章数量来排座次,显然不合理。因为有些人的文章,就如同在暴风骤雨中放的屁一样,别人听不见声响、闻不到气味——屁放得再多,对这个世界也没啥影响。而一个人要在新语丝上有影响力,他必须具有以下三个特点:狠、毒、邪。所谓狠,就是要发自内心地恨中医,其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改善中医,还是要彻底铲除中医;所谓毒,就是黑中医不择手段,栽赃陷害、诽谤谩骂,无所不用其极;所谓邪,就是在黑中医的同时,一定要兼顾粉方舟子,给方舟子当帮凶、当打手、当师爷。也就是说,“中医黑方粉”是一个偏正结构词组,“中医黑”是“偏”,“方粉”是“正”。所以,我们只要先把新语丝上那几个核心方粉找出来,然后再分别看看他们各自黑中医的疯狂程度,则这个“中医黑方粉三号”就脱颖而出了。而这位隆重脱出的人物,就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孙文俊,绰号太蔟是也。

(1)方粉太蔟

提起太蔟,在新语丝之外,知道的人并不太多——他的新浪微博至今也不过有一万多粉丝,还不及方舟子有时一天的进货量;提起孙文俊,在中国的大约八十万海归大军中,他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简直可以说让人瞧不起。可是,在新语丝上,在方粉圈中,这位太蔟却是鼎鼎大名。当年罗永浩请方舟子进驻牛博网,怕他觉得孤单,就点名把太蔟请去(见罗永浩《我为什么讨厌方舟子》,XYS20070608,[www.xys.org]),大概是既要他给方舟子当通房丫鬟,又当贴身保镖。由此可见此人狐媚粉方的“功夫”十分“到家”。

事实是,太蔟是方舟子最为倚重的师爷。确实,在新浪微博上,方舟子至今只关注了23个人,而太蔟名列第五——他之所以没能得到方舟子的“处女关注”,唯一原因就是他开博比方舟子晚了三个多月。实际上,从2003年8月起,太蔟就是方舟子核心圈子——《新语丝月刊》编辑部——的成员。能够进入那个圈子,比能够进入方氏打架基金会还要有脸面、有地位,因为前者需要做实事,并且连续不断地做;而后者不过是当傀儡,盖橡皮图章,并且每年只发作两三次。

太蔟在方舟子心中的地位到底如何,还可以从下面这件事反映出来:2008年,方舟子出面召集了四个人写环保方面的文章,他们是程鹗、太蔟、碧声、柯南。按照方舟子的说法,他们五人之中,“其中三个在美国拿过理科方面的博士学位,……他们在科学素质方面没有问题,也有科普写作的能力和兴趣。……除了有科学的背景,搞过科研或者做科技报道的背景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英语都非常好。”(方舟子:《对环保科普写作的四点看法——2008年12月28日在SEE环保写作奖征稿交流会上的发言》,XYS20081230,[www.xys.org])。一年后,方舟子又“组织”这四个人合伙翻译了“HOW & WHY美国经典少儿百科知识全书”。到了2011年5月,就在方舟子夫妻双双被剽窃丑闻纠缠得喘不过气来之际,方舟子透露,他曾考虑到哈尔滨“会会太蔟”(见:[weibo.com])。由此可见两人私交之深。

总之,如果让新语丝众方粉选举“方粉一号”的话,太蔟和人妖Yush将会是遥遥领先的候选人。但是,如果让方舟子从这两个人中亲自圈定获胜者的话,他会毫不犹豫地挑选太蔟,因为对于Yush,方舟子总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种像是对待走狗那样的蔑视。

那么,太蔟到底有什么“功夫”,能让“天下第一妒夫”对他青眼相看呢?

太蔟在新语丝上的处女作,是2002年1月30日在读书论坛上自行张贴的《谐星侯白》(见:[web.archive.org]),讲的是一个隋朝人的逸事。太蔟在新语丝上一举成名,则是靠20天后张贴的《猪肉、酸菜炖粉条》一文(见:[web.archive.org])。这篇文章显然是在模仿图雅的《吃鸡三境界》,并且模仿的很成功,因此受到新语丝上那些理呆们的大力吹捧,并在第二天被方舟子送进新到资料(见:XYS20020221,[www.xys.org])。实际上,方舟子不仅把这篇文章送进新到资料,他还在次日把众人对这篇文章的评论也整理到一起,以《众人对〈猪肉、酸菜炖粉条〉一文的补充》为题发表。(见:XYS20020222,[www.xys.org])。众所周知,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表的“众人评”,实际上是“众人批”,其目的一般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众人”对他的死敌群起而批之,批倒批臭。而《众人对〈猪肉、酸菜炖粉条〉一文的补充》可以说是仅见的“众人赞”——尽管在“妒夫”心理的作用下,方舟子为它起了一个略含贬义的标题。

在奠定了自己的“文史奇才”地位之后,太蔟继续孔雀开屏,展示自己还是一个“文理全才”。《猪肉、酸菜炖粉条》发表后一周,太蔟在《替刘海洋说句公道话》一文中,“不小心”把自己小时候“年级第一第二的名次”给抖了一下(见:XYS20020228,[www.xys.org])。再过18天,他又在《是谁在拉北京学生下水?》一文中把自己“好歹曾在燕园里晃悠了不少年头”这个经历得瑟了出来。(见:XYS20020318,[www.xys.org])。实际上,《是谁在拉北京学生下水?》和两天后的《和风细雨话高考(儒雅版)──与nuance兄求同存异》(见:[www.xys.org])这两篇文章,其隐含的核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老子从穷乡僻壤凭本事考入北大,老子当年真的很牛!太蔟的这个心结,直到十年后的今天,仍旧没有解开。2012年5月6日,太蔟在新浪微博上发了这样一个帖子:

“想考上北大清华,天分最重要,运气次重要(比如遇到不算太差的老师,考试那几天没因生理心理状况发挥失常),头悬梁锥刺股打吊针最不重要。这可能会伤一些人的心,但这是没法子的事情。”(见:[weibo.com])。

看出太蔟所谓的“天分”,就是方舟子所谓的“智商高超”了吗?看出太蔟曾“晃悠了不少年头”的“燕园”,类似于方舟子口中的“状元学校”了吗?注意到他们二人都是在十几、二十多年后还把当年高考成绩看作是自己一生的最大骄傲资本了吗?这样的心理,再加上都是“奇才”、“全才”、“通才”(太蔟在微博上给自己加的标签就是“贯通文理,融会古今,博采中外”,见:[weibo.com]),成了他们二人惺惺相惜的坚实基础。

从《猪肉、酸菜炖粉条》一炮打响之后,太蔟开始了向方粉方向的迅速演化。2002年4月5日,方舟子开始对杨焕明等人领导的水稻基因组测序工作大加挞伐,发表《国际科学界高度评价我国水稻基因组“工作框架图”(附方舟子、岳麓山、JZ等评论)》(见:[www.xys.org])和《水稻基因组中国科学家打破西方私营公司垄断梦想(附方舟子、JZ评论)》(见:[www.xys.org])。十天后,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发帖子说:“谁能把Nature那篇评水稻基因组的社论译一下?我这几天很忙,抽不出时间”。四个小时刚过,太蔟就急匆匆地把作业本交到方舟子的手中:“Here you go: 生米尚未煮成熟饭”。(见:[www.xys.org])。方舟子之所以对Nature的这篇“社论”如此感兴趣,原因就是这篇评论说水稻基因组计划还没有全部完成,而按照方舟子的理解,这证明杨焕明的成就和贡献没啥了不起。太蔟把主子的这点儿心思揣摩得非常透,所以他费尽心机,把原文标题“Rice Must Be Perfectly Cooked”(米饭必须煮熟)翻译成“生米尚未煮成熟饭”。真是一个天生的奴才!

也就是说,太蔟的方粉潜质在2002年4月,也就是在他成为“新语丝之友”之后三个月,就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仅仅凭借自己的鼻子,他就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干啥。2003年1月,方舟子发狂一般批北大教授吴国盛的“学术”,并在23日发表了一个“众人评”:《鹏归、疫苗、看好戏评论吴国盛的“学术”》(见:[www.xys.org]),它实际上就是一个方粉找茬批吴国盛的“气功的真理”。太蔟以为方舟子要对气功下刀子,于是在1月29日写了一篇《好汉司马南》,一面对司马南进行肉麻的吹捧,一面“但愿司马南公能早日跳出三界外,不在气功中。”(见:[www.xys.org])。不久,非典大爆发,新语丝上先后出现了《又到了该批中医的时候了》(见:XYS20030422,[www.xys.org])、《喝中药——非典时期大笑话》(见:XYS20030511,[www.xys.org])等文章,太蔟于是在5月19日发表《非典期间为虎作伥的中医》一文。这是方粉太蔟黑中医的处女作。2003年11月,方舟子当原告的“野鹤案”开庭审理,太蔟于是写文章骂野鹤“公然鼓吹向‘腐败’妥协屈服、且不顾事实与逻辑诽谤打压与‘腐败’做斗争的学人”。(太蔟:《闲云探索、野鹤争鸣》,XYS20031111,[www.xys.org])。也就是凭借着这样的鼻子、嘴巴、舌头、拳头并用的功夫,太蔟在2003年后半年一举成了新语丝的核心人物之一。

事实是,与Yush等癞皮狗方粉相比,北大出身的太蔟当走狗的“天分”确实不凡。2007年5月,方舟子终于找到机会纠缠上了CCTV的柴静,二人在牛博网上展开大战。柴静是美女,是名人,因此是方舟子咬人的最佳目标,众粉们自然兴奋得如同刚刚被注射了过量的鸡血一般,对柴静进行狂攻死咬。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太蔟怎敢闲着。可是,太蔟当时是一个拥有多重身份的人——方舟子对他有主仆之分,罗永浩对他有知遇之恩(罗永浩不仅把他请到牛博网,而且让他成了牛博网的大博主之一,见:[www.xys.org]),他自己还是一个海龟教授——,使他不敢对柴静太过放肆。于是他就把挺方倒柴文章写得千回百转,柔肠寸断,一面表明自己坚决挺方,一面对柴静的“失误”表示“无以复加地无奈、扼腕与痛心”。不仅如此,他还有能耐把方舟子借狂咬名人出位的这场烂仗,说成是 “科学文化与前科学文化之争,是两种世界观之争。”(太蔟:《方柴之争:一场战争的一次战役的一次战斗》,XYS20070525,[www.xys.org])。人妖Yush有这个本事吗?

“方柴之争”直接导致“方罗之争”。前面提到,罗永浩相当于太蔟的半个主子。两个主子互相打仗,奴才必然左右为难。但天下事难不倒高“天分”奴才。太蔟虽然选择跟随方舟子,但他却不愿意和罗永浩搞掰,于是装神弄鬼般地写了一篇《放不下姑娘的小和尚》,绝口不提罗永浩,但却暗示罗永浩放不下方舟子。(见:XYS20070616,[www.xys.org])。眼看方罗大战旷日持久,一篇“放不下”无法使自己蒙混过关,于是他就从几个旧帖子中各摘几句话,凑成一篇《旧话重提》,说“对近日发生的纠纷,我不想做新的评论,因为类似的话,我早已说过”(见:XYS20070706,[www.xys.org])。太蔟说过什么了?当然是什么科学理性啊,科学知识啊,科学方法啊,科学素养啊,科学精神啊,等等这些云遮雾绕般的虚无缥缈。也就是通过这样的忽悠功夫,太蔟避免了与罗永浩发生直接冲突,因此能够在方舟子离开牛博网之后,继续赖在那里几个月。到了2011年5月,方舟子与罗永浩的恶斗到了第N个回合,有方粉逼太蔟表态。太蔟回答说:

“方舟子立世,靠的是毫不妥协地求真,而罗永浩的立世,主要靠的是做人。求真原则冰硬无情,做人原则则如流水。不是一个道上的。”(见:[weibo.com])。

这样的一仆二主功夫,不仅新语丝上的那些蠢货们只能望洋兴叹、高山仰止,即使是与中国整个历史上的那些“名奴”、那些“贰臣”们相比,也毫不逊色。

太蔟虽然在方柴、方罗大战时藏有小心眼儿,但他对方舟子算得上是忠心耿耿。大致来说,方舟子指哪儿,太蔟打哪儿,方舟子啥时努嘴儿,太蔟啥时咬人。比如,方舟子打吴国盛出了丑,太蔟就在他后面给他揩屁股。(见亦明《方舟子棒打吴国盛》,[ds-1210.appspot.com])。方舟子恨文傻,太蔟就作《文科的用处》(见:XYS20070702,[www.xys.org]),对纳粹党卫军当年不杀理工科人士,但却把文科人士直接送进毒气室这样的行为流露出赞赏之情。方舟子和西风独自凉打起来了,太蔟就作《不能让新语丝读者网成为非理性喧嚣的场所》(见:(XYS20081101,[www.xys.org])、《不要滑向非理性的黑暗》(见:XYS20081103,[www.xys.org])。方舟子和寻正打起来了,太蔟就作《欢送寻正到文傻集散地》(见:XYS20081123,[www.xys.org])、《寻小草的呓语》(见:XYS20081128,[www.xys.org])。方舟子狂咬施一公了,太蔟就作《施一公的“科学精神”》(见:XYS20080813, [www.xys.org])。

当然,在新语丝上,跟随方舟子的指挥棒而狂吠狂咬之人,多如过江之鲫,有太蔟不多,无太蔟不少。而太蔟之所以能够在这些方粉之中显得高人一头,就在于他能够“拔高”,把疯狗咬人说成是科学之争、文化之争、甚至涉及民族大义。比如那个人妖Yush打肖传国,只会揪住反射弧不放,只会盯着肖氏手术病人的鸡鸡会不会撒尿、肛门能不能屙屎。可是你看看太蔟是怎么打肖传国:

“肖传国不管是用未经临床检验的手术方法骗人钱财,还是买凶谋杀,都是在挑战人类文明的底线。一个号称有5000年文明史的民族如果能容忍这些行为,让他仅受小惩,那么这个民族是很难与其他民族并肩屹立于地球之上的。”(见:[weibo.com])。

“肖传国案审判结果意义重大,直接影响到人们对中国司法体系的信任程度。如果罚不当其罪,人们会在司法体系之外寻求公正,就象在当年美国西部,比的是谁的枪快,谁的心狠。”(见:[weibo.com])。


同样是办基金骗钱,那个傻乎乎的方粉、北大校友eddie只会在新语丝上搞个什么有奖“抛丸”活动,搞了大半年,也不过搞了几百美元。而人家太蔟,利用2011年3月底的《法治周末》事件,不到十天就忽悠了十七万人民币:

“4月2日-4月10日捐款:235人,¥173,020.25。我的更新到此为止(但希望大家继续向基金捐款),更权威和全面的汇总要等打假基金网站(@彭剑律师)公布。谢谢大家的参与。关于网站的技术问题我会和彭律师沟通。下一步让我们拭目以待,看彭律师的团队如何用法律的武器讨回公道。”(见:[weibo.com])。

什么样的主子,会不喜欢这样的奴才?

海龟教授孙太蔟当然不会甘心于只当咬人的走狗骗钱的托儿,他还要当新语丝上的首席方学理论家。方舟子是还原主义的坚定信徒,于是太蔟就《还原快乐》(见:XYS20080119,[www.xys.org])、《还原道德》(见:XYS20080227,[www.xys.org])、《还原奥运精神》(见:XYS20080819,[www.xys.org]),恨不得把世间的万事万物都还原到何祚庥的“毛子”水平。汶川大地震后,方舟子高举地震不可预测的大旗,告诉国人“不应苛求地震专家”(见:XYS20080513,[www.xys.org]),太蔟于是就作《科学地看待汶川大地震》(见:XYS20080523,[www.xys.org])。因为王老吉凉茶在汶川地震之后名声鹊起,方舟子就打它的假,说“夏枯草有毒,几年前被禁止用来做凉茶”(见:[www.xys.org]),太蔟于是马上写出《凉茶背后的蒙昧》(见:XYS20080711,[www.xys.org])。方舟子倒行逆施,祖宗八代整天被世人诅骂,太蔟就作《方舟子不必悲哀》(见:XYS20080802,[www.xys.org])。

实际上,太蔟不仅仅在口头上、笔头上甘当方舟子的走卒,他在行动上也极力与方舟子保持一致。2008年后半年,方舟子与新语丝的附庸网站“新语丝读者网”闹僵,方舟子在11月宣布,“新语丝不再考虑接管读者网,停止更新读者网上方舟子博客”,太蔟也随之宣布,“即日起太蔟……在读者网的博客也停止更新。”(见:XYS20081126,[www.xys.org])。2009年4月起,方舟子把自己的活动阵地从新语丝转移到了新浪微博,三个月后,太蔟也随之做出了相同的战略转移,几乎不再回新语丝。

总之,太蔟对于方舟子,像狗一样的忠心,像猫一样的体贴——他简直就是一个独特的宠物,一个全新的物种,比国宝熊猫还要金贵,因此亦明兄将之命名为“人狗猫”(因为长着两条腿,所以冠以人字),拉丁学名:Homocanifelis sapienslupucatus。亦明兄还极力向那家聘用方舟子为“咨询科学家”的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建议,把这个新物种给克隆了,大量繁殖,推向市场,因为其价值将会远远超过转基因食品。

(未完待续)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脑残心黑的孙文俊——中医黑方粉系列之三 (6391 查看) 亦明 05/20/2012 06:58PM
脑残心黑的孙文俊(2):中医黑太蔟 (2212 查看) 亦明 05/20/2012 07:17PM
脑残心黑的孙文俊(3):大师太蔟 (4198 查看) 亦明 05/20/2012 07:41PM
脑残心黑的孙文俊(4):海龟太蔟 (6592 查看) 亦明 05/20/2012 08:12PM
亦明兄的这一系列,好看,象讲故事,读着轻松。这一个个 (1008 查看) 爱玩儿 05/21/2012 07:12AM
刘夙攻击太蔟很像太监宫女争宠 (1285 查看) 星探 05/20/2012 08:11PM
某个女人的裙子——长! (1065 查看) 体卫艺子 05/21/2012 08:24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