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罗永浩果然“剽悍” (6516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une 22, 2012 02:14PM

罗永浩果然“剽悍”



亦明



我的《给罗永浩的一封公开信》(见:[www.2250s.com])发表两天之后,罗永浩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对之做出了六点回应,外加一条评论。罗文不“罗嗦”——不计标点符号,不到五百字——,照录如下:

“1.嗯,是我的错,怪我说话不够严谨,亦明老师没有‘专门黑老方’,他还抽空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特别是当我知道亦明老师打老方的文章不是一百多万字,而是二百八十多万字的时候,更明确了这一点。我向亦明老师道歉。2.好,巨大,深远。3.简单搜了一下,发现是我错了,亦明老师给老方起过‘方老偷、科唬作家、绝代文贼’之类的外号,说老方是‘恶狗、疯狗、癞皮狗’,还提到‘方舟子在过去的八九年间,一直在和一头蠹虫、一条粪蛆同床共枕...他们二人还卿卿我我云雨氤氲,产下了杂交后代’之类的,但确实没用过‘方肘子’这么严重的词。4.至于‘方傻子’,可能是因为亦明老师在批方文章中提到彭剑时经常用‘彭大傻子’这个词,所以我记混了,也是我的错。5.亦明老师不啰嗦,我试着缩写过亦明老师的文章了,发现‘删一字而不能’。我啰嗦,我可笑。6.‘事实和例子’,是我口头表达有误,道歉。我本想说的是亦明对老方的分析经常是简单粗暴,经不起推敲的,比如‘47天之内,方舟子的粉丝数增长了十万,平均每天两千。而这十万新粉,就像是在排队入场似的,在那47天之内秩序井然地鱼贯而入。还用猜这是什么原因吗?这是方舟子付费定期购入的僵尸粉。’亦明写的揭方文章,有些看起来还是挺靠谱的,比如‘从汉林网上书城的兴亡看方舟子反中医的动机’:[t.cn]但下面这样的文章,写它做什么呢?唉。[t.cn]方圣人过情人节(二)”。(见:[weibo.com]、[weibo.com]、[weibo.com]、[weibo.com]、[weibo.com]、[weibo.com])。

本来,罗永浩先生是名人,而我却“没有什么名气”。尽管罗先生非常大方地宽恕了我,说“这不是他的错”,但是,以无名之身纠缠有名之人,总有些像是方舟子当年的作为。但我冒着这个风险来写这篇文章,却有如下理由:

首先,对于“名气”这个问题,我早在五年前就做过声明,“我对虚名,既害怕,又不感兴趣。”(见:[www.tianya.cn])。我想,本人在过去五年间、甚至十年间的言行,应该能够证明这一点。所以,对我来说,“沾名气”不是问题。否则的话,岂不是任何一个“名人”都可以拿一个“没有什么名气的人”来开涮?

其次,罗先生的所谓“道歉”,实际上是在对我进行冷嘲热讽,这本来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其中涉及到方学研究的基本方法,所以不容不辨。

第三,我写《公开信》的本意,并不是要为自己讨名分。我认为,我的名分不需要讨,也没有讨的必要。我不过是在投石问路而已。这一点,详见本文的后半部分。

一、再问罗永浩

罗先生大概对自己的“口才”十分自信了,所以才敢跑到北展为自己打广告,并且还敢打收费广告,最高票价达到一千元人民币。但实际上,“口才”的背后是“脑才”。“口才”高于“脑才”,开口说话就相当于两片嘴皮瞎呼扇。只有“口才”与“脑才”相匹配,甚至“脑才”大于“口才”之时,“口才”才真正是“才”。遗憾的是,这样的道理,年届不惑的罗先生似乎还没有搞明白。

罗先生的第一点“道歉”,用的是这样的“逻辑”来讽刺我:“我根据亦明写了100多万字的方学文章说他是‘专门黑老方的’,可他却一面对此矢口否认,一面自报写了280万字。这不是自打耳光吗?”那么,这个逻辑暴露出了罗永浩先生的什么“脑才”呢?答曰:概念不清。我之所以对“专门黑老方”这几个字不爽,不在“专门”二字,而在“专门黑”三字。我承认自己是在“专门研究方舟子”,但我坚决否认自己是在“专门黑”方舟子。我所作的一切,不过就是揭露“方舟子黑”这个事实而已。请问罗永浩先生,难道可以把揭黑、扫黄说成是黑揭、黄扫吗?【注:“方黑”一词,是我首创的。当时正在分析方舟子的明史文章,知道关于袁崇焕问题,有袁粉、袁黑的称呼,于是借用过来。并无深意。】

罗先生的第三点“道歉”的讽刺路数是这样的:“你亦明虽然没有说过‘方肘子’、‘方傻子’这样的话,但你却说过比那还要严重的‘方老偷’、‘科唬作家’、‘绝代文贼’、‘恶狗、疯狗、癞皮狗’这样的话,并且坏骂过刘菊花是‘蠹虫’、‘粪蛆’。我说你‘一口一个方肘子,一口一个方骗子,一口一个方傻子’,那不是为你遮羞吗,你还矫情啥呀?”这暴露出了罗永浩先生的什么脑才呢?答曰:诡辩。实际上,这是方舟子“打假”时所惯用的手法:“第一个指控被驳回了,就接着提出第二个指控;第二个指控被驳回,就接着提第三个、第四个、第N个——不把对方打成‘假’,绝不罢休。”(见亦明:《〈南方周末〉为什么要陷害肖传国?》,[www.2250s.com])。名人罗永浩面对着价值六十万元的门票,外加数以百万计的优酷视频观众,口口声声说亦明“一口一个方肘子,一口一个方骗子,一口一个方傻子”,而当亦明对此予以否认时,你却找出其他证据来证明“亦明确实骂方舟子了”,你不觉得这和你的“理想主义者”的“剽悍人生”不大般配吗?

事实是,我从来就没有否认过自己曾大骂方舟子。实际上,我还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来为自己“辩护”。(见亦明:《对不起,我做不到》,[www.2250s.com])。所以说,罗先生用这样的诡辩逻辑来讽刺我,颇像是在屎盆倒扣。再者说,我骂方舟子是“方老偷”,不仅有五十余万字的《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当佐证(见:[www.2250s.com]),而且还另外专门写了一篇四千多字的文章来直接证明他“老是偷”(亦明:《方老偷,老是偷》,[www.2250s.com])。同样,我“骂”方舟子是“科唬作家”、“绝代文贼”、“恶狗、疯狗、癞皮狗”也都是在提供了大量的证据证明他确实名副其实之后。(见亦明:《科唬作家方舟子》,[www.2250s.com];《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www.2250s.com];《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www.2250s.com])。请问罗永浩先生:您自己没有骂过人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您可曾像亦明这样证明过被骂之人该骂吗?再问一句:方舟子不该骂吗?

不过,最能够显示罗先生“脑才”的是,他在讲演中,明明说“他举的很多事实和例子,有一半以上是站不住脚的”,可是,在明知自己连1%“站不住脚的事实和例子”都找不出来之后,罗先生又改口说“我本想说的是亦明对老方的分析经常是简单粗暴,经不起推敲的”。而他千辛万苦找出的,也不过是一个例子而已。请问罗永浩先生:您的“一百多万字……一半以上是站不住脚的”也是“口头表达有误”吗?如果不是,何不按照亦明的要求,找出不到1%的10个例子来证明一下自己“本想说的”?

那么,罗永浩先生找出来的那一条证据,能否“站得住脚”呢?事实是,我的那篇文章,《方舟水尸》(见:[www.2250s.com]),全文一万多字,即使刨除附录,也有四千多字,外加四幅插图。其中一幅插图是我根据自己收集的数据制成的(见下):



众所周知,方舟子每日在新浪微博“上班”的目的就是“制造话题”,以吸引眼球。所以那位“需主子”才会眉飞色舞地对《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说,“他提出话题的能力,在微博上应该没有人比得过。”(见陈晓:《方舟子的微博舞台》,2011年12月23日《三联生活周刊》,[www.lifeweek.com.cn])。而从本质上来说,制造话题的结果必然是制造一波又一波的轰动效应,而粉丝数量的增加,也必然会呈现浮动性和波动性,而不会是匀速增长。也就是根据这样的推理——我以为这个推理是不证自明、不言而喻的,为了避免“罗嗦”之嫌,所以没有说得那么明确——,我说:

“也就是说,在47天之内,方舟子的粉丝数增长了十万,平均每天两千。而这十万新粉,就像是在排队入场似的,在那47天之内秩序井然地鱼贯而入。还用猜这是什么原因吗?这是方舟子付费定期购入的僵尸粉。”

也就是说,如果亦明兄言简意赅,罗永浩就指责我“简单粗暴”;而一旦我不厌其详,他就会嘲笑我“罗嗦”。请问罗先生,亦明得怎么做,才能够让您满意?

事实是,罗永浩为了讽刺我而找出的那些证据,都是一些只有几百个点击的帖子。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罗先生确实如方舟子在今年年初所说,

“罗永浩这段时间大概正在刻苦攻读亦明几百万字的方学研究著作。”(见:[weibo.com])。

而“理想主义者”罗永浩的“剽悍”之处就在于,他一面暗中“刻苦攻读亦明几百万字”,一面当着全天下人的面贬损亦明的“一百多万字……没什么效果”。请问罗先生:你知道方舟子是怎么变成“疯狗”的吗?(参考答案见《方舟子为什么狂咬朱学勤?》,[www.2250s.com])。你知道你自己是怎么变成方灰(外黑内粉故谓之灰)的吗?(参考答案见《方舟子为什么狂咬韩寒?》,[www.2250s.com])。

二、我为什么要“纠缠”罗永浩

实际上,我早就说过,我研究方学,目的是给历史留下一份记录,文章是写给后人看的。所以,今人对它们的褒贬,以及它们在今人之中能够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有没有“效果”,我并不十分在意。我的新浪和网易博客(“亦明剥壳”)在被新浪和网易方面封杀之前,每篇文章的点击数不过百余,而我受到的冷嘲热讽甚至恶毒咒骂却从来没有间断过。但这些并没有影响到我研究方学的热情。那么,为什么罗永浩先生说了我两句,我就跟他没完没了啊?这个问题的简单答案是:罗永浩先生的身份不一样。我所说的“身份”,指的是他的“名人”加“方灰”双重身份。

话说去年三、四月间,随着方舟子夫妻双剽案在中国平面媒体上的曝光,方舟子及其团伙颇有顷刻间土崩瓦解之势。但是,阴差阳错,方舟子竟然支撑到了现在。很有一些方黑把方舟子“还阳”的责任推到我的头上,指责我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甚至说我趁机为自己捞取名誉,而不全力倒方。对于这些指责,我无法辩解。我能说的是,我当时的“权力”和“能力”,与任何一位其他方黑是相同的,方舟子不是我想打倒就能够打倒的。这一点,在今天应该说已经无需证明了。

但是,我在当时确实有一个私心,那就是不希望方舟子立即垮台。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第一,我的方学研究心得之一就是,方舟子现象是一种社会现象,和方舟子本人的关系并不很大。方舟子之所以能够成了气候,最根本的原因是方粉的存在。方粉不除,即使方舟子倒了,也还会出现圆舟子、扁舟子。那岂不是前门驱狼,后门入虎吗?以暴易暴,何苦来哉!我当时的另一个担心就是,方舟子的真正面目尚且没有被世人所知晓,因此,方舟子倒台后,那些手握话语权的方粉们——包括罗永浩以及《南方周末》——肯定会跳将出来为方舟子鸣冤叫屈、扬幡招魂,并且把方黑打成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所以,2011年5月22日,我在虹桥科技论坛曾发了这样两条帖子:

“所以我说要留着方舟子这条疯狗,让他继续咬那些装13的混蛋[,]看看这些混蛋在被这条疯狗咬烂裤裆之后,还怎么装13.”(见:[www.rainbowplan.org])。

“烂货患的是狂犬病,你打它它死,不打它它也死。他咬人是找死[,]不咬人是等死。总之,死路一条。 我的希望是,在它死之前,或者咬死几个混蛋,或者咬醒几个糊涂蛋。既是废物利用,也可以把方黑扼杀圣人的罪名减轻。”(见:[www.rainbowplan.org])。


现在看来,这岂不是颇有先见之明吗?而我当时所指的“那些装13的混蛋”之中,就包括罗永浩先生。也就是要使罗永浩先生能够猛醒,我在《方舟子为什么狂咬韩寒?》一文之中,对罗先生极尽挖苦奚落之能事。可惜的是,罗先生不仅没有被亦明兄“打”醒,他至今也没有被疯狗咬醒,所以他才会继续“装13”。

那么,我为什么对罗永浩先生这么“一往情深”呢?其原因就是罗永浩代表了一大批方粉。这些方粉的主要信念就是:方舟子的主流是好的,打假是对的,那些被打之人,都是活该的。而只有在方舟子“打假”的棍棒抡到他们自己或者是他们的朋友头上之时,这些方粉们才会认为“方舟子打错了”,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仍旧会认为,方舟子打错的对象仅限于他们自己和他们的朋友,其他人还是活该被打。也就是因为这样的信念,罗永浩才会在和方舟子闹翻之后,还要在2007年向方舟子的黑基金捐献一千大洋,支持方舟子抗法。不仅如此,他还在2010年以后继续向方舟子捐献了一笔或者若干笔款子(数额未知),供方舟子“打假”、“安保”之用。而实际上,方舟子建立这两个黑基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肖传国。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罗永浩是方舟子陷害肖传国的铁杆支持者。事实是,直到今日,罗永浩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对肖传国进行辱骂:

2011年12月28日:“你打假导致肖传国这样的流氓买凶砸人,用基金会的钱雇保镖是合情合理的,怎么会是‘滥用’?舟子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几天总是胡言乱语?”。(见:[weibo.com])。

2012年2月25日:“我还帮肖锤子‘残害儿童’了?”(见:[weibo.com])。

2012年3月7日:“忍无可忍,可以拎块砖头去找方舟子单挑嘛,干嘛偷偷雇凶砸人?自己打不过只好雇人代打也行,那事后也可以大大方方承认嘛,为什么要等警察来破案?肖传国把场面弄成这样,基本上是活该。”(见:[weibo.com])。

2012年4月26日:“我到现在都不确定肖到底是不是骗子”。(见:[weibo.com])。


实际上,肖传国的冤狱内幕早在2010年9月就已经大白于天下(见光明网根据我的《方舟子陷害肖传国始末》一书制作的专题节目《方肖十年血仇反思录》,[topics.gmw.cn]),而“肖到底是不是骗子”的问题也早就不是一个问题了。而“理想主义者”罗永浩先生却一面在暗中“刻苦攻读亦明几百万字的方学研究著作”,一面在明里大声贬低亦明的文章,一面又继续对肖传国进行辱骂。这不能不使我产生一个这样的疑问:这一系列行动之间是否有必然的、内在的联系?

三、结语

我的五年方学研究,最重要的心得却让易天女士一语道破:

“人人内心都有潜藏的方舟子”。(见:[weibo.com])。

我首先承认,我的内心也有“潜藏的方舟子”。我也会嫉贤妒能,我也会幸灾乐祸,我也希望别人以为我无所不知、道高才大、一贯正确。但是,值得庆幸也值得自豪的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会狠下心来,把自己内心中的那个“潜藏的方舟子”活活地掐死。也就是因为如此,尽管肖传国先生曾经恶狠狠地骂过我,尽管我对肖传国先生的一些做法感到不太高兴,尽管肖传国先生在专业上的成就和地位让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但我还是要毫无顾忌地承认下面的事实:

肖传国先生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是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外科医生。更重要的是,肖传国先生是我的同胞、是我的同类。他曾被一伙流氓恶棍长期迫害,而我却曾经袖手旁观看热闹,并且曾经产生过某种快感。

所以,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一定要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肖传国先生做一些事情。不是为了立功,而是为了赎罪。

那么,罗永浩先生,您呢?您什么时候能够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方舟子活活掐死?您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向肖传国先生道歉?事实是,不论您现在怎样努力地打方舟子,不论您能造成多大的“黑方”声势,它们都不能证明您不是一位方粉。这就像您砸电冰箱,没人知道您是在炒作,还是在为消费者维权,是同样的道理。能够证明一个人的,必须,也只能,是在他彻底地与个人利益划分界限之后。简言之,在到底是方黑还是方粉这个问题上,罗永浩只有在敢于彻底地否定自己之后,只有在肖传国这个问题上表明态度之后,人们才能看出您的底色。

罗先生,剽悍一下吧!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7/02/2012 06:37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罗永浩果然“剽悍” (6516 查看) 亦明 06/22/2012 02:14PM
冷饭重炒,再加鸡蛋,花椒大料>grinning smiley<,生姜大蒜! (989 查看) 体卫艺子 06/30/2012 04:33AM
这位选不上的 (754 查看) 星探 06/30/2012 04:03PM
Re: 罗永浩果然“剽悍” (865 查看) KutabareElite 06/30/2012 01:14AM
实话说,亦明兄在解释僵尸粉这点做的确实不太细致 (1057 查看) 天舞寻龙 06/23/2012 12:41AM
抨击别人时考虑自己 (1001 查看) 源泉流长 06/23/2012 03:24AM
请问我哪句话“抨击”亦明了? (916 查看) 天舞寻龙 06/25/2012 09:41AM
天舞不是抨击,说一点看法而已。 (781 查看) 爱玩儿 06/23/2012 08:50AM
没有漏洞?这本来就是谬论。 (928 查看) 源泉流长 06/23/2012 03:19AM
你知道我为什么敢这么说吗? (835 查看) 天舞寻龙 06/23/2012 02:28PM
欲加人罪何患无词? (1058 查看) 源泉流长 06/23/2012 08:43PM
你到底听得懂我说什么吗? (1197 查看) 天舞寻龙 06/25/2012 01:16AM
你自己不理解自己的话,你连你自己是什么都不知。 (970 查看) 源泉流长 06/25/2012 06:32AM
我从没说过我的文章影响力很大,我只说可令方粉无法狡辩 (990 查看) 天舞寻龙 06/25/2012 08:15AM
老罗应该真诚给亦明兄道个歉,他剽悍的人生会得到加分 (973 查看) 爱玩儿 06/22/2012 03:12PM
你不要指望他会升华 (1002 查看) 星探 06/22/2012 05:33PM
五月时方舟子发微博说韩天才要自证啦,我就知道是你在担保 (961 查看) 驅闇燄 06/22/2012 07:55PM
有病赶紧治病 (858 查看) 星探 06/22/2012 11:09PM
哪来的病人?和方秃一起找个病院团治一下 (988 查看) redox 06/22/2012 08:15PM
剖析人的“恶性”的经典文章!上猫眼!thumbs up (1926 查看) 体卫艺子 06/22/2012 06:51PM
哈哈哈,非常喜欢您的这张图,希望老罗看到 (865 查看) 爱玩儿 06/22/2012 07:50PM
再来一张更彪悍的图,drinking smiley男人们要小心了! (940 查看) 体卫艺子 06/24/2012 08:53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