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巨骗,还在骗──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的第二封公开信 (5857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September 21, 2012 07:30AM

方巨骗,还在骗──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解国记先生的第二封公开信



尊敬的解主编:

两个多月前,7月4日,我曾给您写过一封公开信(见:[www.2250s.com])。虽然没有收到您的回信,但我却发现,那封信似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从8月1日起,方舟子在贵报《草地》周刊的专栏,被从首页挪到了次页,彩色头像不见了,“知名科普作家”的封号也变成了“科普作家”。


从招摇撞骗到不动声色:方舟子在《新华每日电讯》上的地位每况愈下
左图为2012年7月27日《草地周刊》首页,右图为2012年8月3日《草地周刊》第二页。


《新华每日电讯》能够接受批评,做出相应的改进,值得称道。但是,必须指出,贵报做出的改进还远远不够,其效果,也不过就是把一个臭名远扬的流氓骗子行骗的场所,从正厅挪到了卧室,他仍旧在继续行骗,他仍旧靠行骗来赚取名利。因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把这样一个流氓骗子彻底扫地出门,断绝一切关系。否则的话,人们就不禁要问:你们为什么对这样一个流氓骗子恋恋不舍?

说方舟子还在利用贵报继续行骗,是有大量证据的。方舟子的一大特点就是嘴尖皮厚。所谓嘴尖,就是什么话题热,他都要冒充权威地插几嘴;所谓皮厚,就是不管自己出了多大的丑,露了几多的怯,他都会面不改色地继续冒充全知全能。比如,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从来没有研究过哪怕是半点儿地震学的方舟子马上摇身一变,成了全中国最著名的地震学家。2011年日本核电站发生泄漏事故之后,方舟子又摇身一变,成了核辐射专家。可想而知,在2012年9月黄金大米丑闻曝光后,这个中国最著名、最狂热的转基因食品推销贩子又会变成什么──当然是营养学家了。

2012年9月7日,方舟子在《新华每日电讯》上发表《话说转基因大米》一文(见:[news.xinhuanet.com]),无非是重弹“天然食品不健康、转基因食品有营养”的老调。这篇文章刚出现三天,其中的无知就被人揭了个底朝天。(白字秀才:《方舟子的伪科普:金大米中真转入了来自5个物种的7种基因吗?》,[weibo.com])。

到了9月14号,方舟子继续冒充营养学专家,又发表了一篇《吃得少能否活得老?》,介绍国际上流行的“限制热量”(Calorie Restriction)的研究历史。而方舟子对这个内容到底有多少了解,从这篇文章的第一段话中,就可以彻底看清。下面,我就根据方舟子的这段话来揭露他的骗子嘴脸。

不计标点符号,《吃得少能否活得老?》第一段的字数正正好好是250:

“1917年,奥斯本等三位美国生物学家在用大鼠做营养实验时,发现那些没有喂饱的老鼠,生长迟缓,而其寿命似乎也延长了。受到这个结果的启发,1935年,美国康奈尔大学的麦克凯等人直接验证是否动物寿命真的与发育速度成反比。在大鼠断奶后,他们给其中的一组提供完备的营养物质,但是严格限制其饮食,让它们一直处于饥饿中,而另一组老鼠则任其吃饱。饮食受限制的老鼠发育几乎停止,身体也不再长大,一些老鼠夭折了,但是存活下来的老鼠中,寿命明显增长了。雄鼠所受的影响更显著,寿命平均延长了约50%。喂食正常的老鼠中,寿命最长的为965天,而限制喂食的老鼠,有的活到了1800多天(相当于人活到200岁)。” (方舟子:《吃得少能否活得老?》,2012年9月14日《新华每日电讯》,[news.xinhuanet.com])。

这250个字所折射出来的,正正好好是一个250的形象:在这250个字中,方舟子犯下了至少十个错误,涉及的领域,并不局限于营养学,而且还包括初级生物学和初级英语。分述如下。

一、“麦克凯”

方舟子所说的“美国康奈尔大学的麦克凯”,其英文名字是Clive Maine McCay (1898–1967),其中的姓,McCay,英语发音应该是“麦kei”。由于汉语普通话中没有kei这个发音,因此可以把McCay译成“麦克艾”,也可译成“麦凯”,但绝无译成“麦克凯”的道理。这是因为,在英语姓名中,Mc这两个字母,确实一般发音为“麦克”,但当它后面跟随另一个c或者k时,前面这个“c”就不再发音了。最简单的例子就是2008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John McCain,中文就译为马侃。如果让方舟子来翻译,那岂不成了“马克侃”了?其他的例子如上世纪中叶美国反共狂人Joseph McCarthy,正式翻译是麦卡锡,而“方式”翻译则是“麦克卡锡”;美国第25任总统William McKinley,正式翻译是麦金利,“方式”翻译则是“麦克金利”。实际上,由于Mc中的那个“克”发音很轻、很短,连McDonald's® 都被译成“麦当劳”,而不是“麦克当劳”,由此可见“方式”翻译到底有多么无知、可笑。

其实,方舟子搞出的这类英语笑话多了去了,比如他把美国的Arkansas州译成“阿肯萨斯”(应该是阿肯萨,最后的s不发音)、把Brigham Young译成“伯里格汉•扬”(应该是伯格•杨或者是伯雷格姆•杨,其中的h不发音),以及把Milgram译成“米尔格兰姆”,等等。(详见笔者《追踪文贼方舟子的行骗轨迹——以〈世界是如此的小〉为例》,[www.2250s.com])。这些笑话说明了什么呢?它们说明,方舟子这个一直面对国人口口声声说自己在美国生活了多少多少年、在美国养成了如何如何生活习惯的人,不但从来就没有进入过美国的主流社会,他实际上连美国的非主流社会都不曾进入,所以他才会对一些连小学生都知道的基本常识茫然不知。

二、“1917年”

按照方舟子的说法,“麦克凯”在1935年的研究,是受到“奥斯本等三位美国生物学家”1917年试验结果的“启发”。但事实是,在“麦克凯”等人那篇发表于1935年的著名论文中,根本就没有提到奥斯本等人1917年的论文,更没有把它列为参考文献。相反,他们列出的是奥斯本和孟德尔1915年发表的一篇文章。(见:McCay CM, Crowell MF, Maynard LA. The effect of retarded growth upon the length of life span and upon the ultimate body size. J Nutr.1935;10:63–79.)实际上,任何一个对生物学稍有研究的人都会知道,要观察到“生长迟缓,而其寿命似乎也延长了”这种现象,需要长期的积累,而不可能像方舟子所说的那样,“1917年……在用大鼠做营养实验时,发现”。确实,“奥斯本等三位美国生物学家”在1917年发表的论文,但其报告的内容就是他们在过去几年中试验的结果。并且,他们的论文发表在1917年3月出版的Science上,因此他们的投稿日期应该早在1916年。(Osborne TB, Mendel CB, Ferry ER. The effect of retardation of growth upon the breeding period and duration of life in rats. Science.1917; 45:294–295.)

三、生长与发育

在生物学中,生长(growth)和发育(development)是一对最基本的概念,其“基本”的程度,类似于物理学中的压力与压强、化学中的当量浓度和克分子浓度、数学中的一元二次方程和二元一次方程。也就是说,即使是一个中学生,他也应该知道,生长是指生物个体在体积和重量方面的变化,而发育则是指细胞和组织的分化、器官的形成,以及整体性状的改变。而方舟子这个整天头戴“美国生物学博士”破毡帽的“知名科普作家”,却恰恰就搞不明白生长和发育的区别。原来,“麦克凯”的试验内容,是通过限食来抑制大鼠的“生长”,然后观察生长被限的大鼠寿命是否延长。他们的整个试验,只测定了体重、器官重量等生长指标,而没有涉及任何发育指标。用“麦克凯”自己的话说就是:“本实验的目的就是确定延缓生长对寿命以及对最终体重的影响。”(The object of this study was to determine the effect of retarding growth upon the total length of life and to measure the effects of retarded growth upon the ultimate size of the animal's body.)实际上,这个实验目的与他们论文的标题完全一致,因此只要看论文的标题,对此也会一目了然。事实是,“麦克凯”在论文中使用“生长”这个概念(grew, grow, growth)上百次,但却只提到“发育”这个概念一次,因此可知,这篇论文与发育确实没有一丁点儿关系。而方舟子却说:“麦克凯等人直接验证是否动物寿命真的与发育速度成反比。”这不就是所谓的“咄咄怪事”吗?

四、两组还是三组?

早在十二年前,方舟子就如此这般地给别人制定了这样的科普写作原则,“科普著作应该由专家撰写,因为只有专家才可能具有必要的学科知识,并能阅读原始论文,根据第一手的材料写作。” (方舟子:《虚妄的“人体革命”》,2000年11月1日《中华读书报》,[www.xys.org])。而根据上面的分析,我们几乎可以断定,方舟子在写关于“麦克凯”的文章时,连人家论文的标题都没有“阅读”。当然,对于方舟子这位在“中央级新锐主流大报”上坐堂问诊的“知名科普作家”,仅仅“断定”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实证。而这个实证,就是该文第一段的第三句话:按照方舟子,“麦克凯”们将试验动物分为两组:“他们给其中的一组提供完备的营养物质,但是严格限制其饮食,让它们一直处于饥饿中,而另一组老鼠则任其吃饱。”可是,当我们打开“原始论文”之后却发现,“麦克凯”们实际上把动物分成了三组:第一组不限食,第二组从断奶之日开始限食,第三组从断奶两周后开始限食。假如方舟子真的阅读了原始论文,他能说“一组……另一组”吗?

五、“让它们一直处于饥饿中”

如前所述,“麦克凯”的实验有两个目的,其中一个就是要明确“延缓生长对对动物最终体重的影响”。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巧妙地设计了试验,不仅将动物分成了三组,而且在第766天,对限食的两组动物再进一步分组:一组停止了限食,让它们放量取食,看它们最终的体重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另一组则继续限食到第911天,然后不再限食。也就是说,那些活到911天的长寿老鼠中,没有一只如方舟子所说是“一直处于饥饿中”的──在断奶之前,它们可以充分饱食,在活到911天之后,它们仍旧可以继续饱食。

六、“发育几乎停止,身体也不再长大”

按照方舟子的说法,“麦克凯”的试验结果真可谓立竿见影:“饮食受限制的老鼠发育几乎停止,身体也不再长大,一些老鼠夭折了,但是存活下来的老鼠中,寿命明显增长了。”这句话几乎全部都是错误的。

如前所述,“麦克凯”等人根本就没有检测发育指标,所以方舟子所说的“发育几乎停止”完全是他不懂装懂的呓语。而所谓的“身体也不再长大”也与事实不符,因为两组限食大鼠,仍旧按照每两三个月体重增长10克的速度生长。(“Usually a growth of 10 gm. was permitted to each individual of the retarded groups at intervals of 2 to 3 months.”)

按照方舟子的说法,限食导致“一些老鼠夭折了”。事实是,非限食组的“夭折率”比限食组还要高(下详)。而且,限食组动物的夭折,据“麦克凯”论文所说,也不是死于饥饿,而是死于酷暑(These were lost during a period of extremely hot weather.)

方舟子说的“存活下来的老鼠中,寿命明显增长了”,至少一半是错误的,因为如果按照平均寿命而言,限食只对雄性动物才有寿命增长效果,而在雌性动物中,断奶后即限食的动物,平均寿命比非限食组降低了3%,而断奶两周后限食动物平均寿命仅仅比对照组增长了3%,因此可以说是不相上下。连“麦克凯”也说,“三组雌性大鼠的平均寿命可能是一样的。”(The average life span of the females of the three groups is probably the same.)这个结论,通过下面这个图表更是一清二楚。


“麦克凯”试验结果(雌性动物)
图片来源:McDonald RB, Ramsey JJ. Honoring Clive McCay and 75 years of calorie restriction research. J Nutr. 2010 Jul;140(7):1205-10.



七、“算术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方舟子最喜欢嘲笑别人缺乏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比如,他动不动就说什么“小学生都知道”,“初中生就能发现”, 以及“算术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见:[t.sohu.com]), “这位教授算术不行……地理不行,……表达也不行”(见:[weibo.com])。但事实是,方舟子现在每周都在《新华每日电讯》上表演“方舟子不行”这个活报剧。

原来,方舟子在文章中说了这样的话:“雄鼠所受的影响更显著,寿命平均延长了50%。”事实是,根据“麦克凯”的论文,非限食组雄性老鼠的平均寿命是483天,限食两组雄性动物的平均寿命分别是820天和894天,任你的算术是食堂大师傅教的,也计算不出“寿命平均延长了50%”这样的数字。

【注:“麦克凯”这篇论文中,雄性寿命与雌性寿命相差太大,原因之一可能是样本数较小,而其中有两个“夭折”的个体,结果影响了平均寿命。“麦克凯”自己承认,他饲养的雄鼠,平均寿命在500天左右,但是当时有报道说,雄鼠的平均寿命可达767天和635天。应该说,“麦克凯”雄鼠平均寿命缩短,是他的试验“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他们后来的实验中,雄性和雌性寿命的差异都没有这么大。见:McCay CM, Sperling G, Barnes LL. Growth, aging, chronic diseases
and life span in rats. Arch Biochem 1943;2:469-79.】

八、“寿命最长的为965天”

实际上,方舟子不仅“算术不行”,他数数也不行。按照方舟子,“喂食正常的老鼠中,寿命最长的为965天”。可是,在“麦克凯”1935年的论文中,每个老鼠的寿命都有记载,但却偏偏没有一只老鼠的寿命是965天。不仅如此,在“喂食正常的老鼠中,寿命最长的”也根本不是965天,而是1189天。(见下图红框标记)。


“麦克凯”论文中的表二,记录三组大鼠中,每一个动物的寿命(单位为天),以及各组雄性和雌性动物的平均寿命


那么,方舟子的这个“965天”到底是怎么来的呢?原来,老鼠的寿命不仅仅受食物数量的影响,而且还受食物质量的影响。因此,饲喂不同食物的老鼠,寿命会有很大差异。1939年,“麦克凯”在一篇论文中报告说,对照组的最长寿命是965天,而限食组的最长寿命是1320天。(McCay CM, Maynard LA, Sperling G, Barnes LL. Retarded growth, life span, ultimate body size and age changes in the albino rat after feeding diets restricted in calories. J Nutr 1939; 18:1-13.)在1943年的另一篇报告中,“麦克凯”报告的最长寿命则是,非限食组1154天,限食组1456天。(McCay CM, Sperling G, Barnes LL. Growth, aging, chronic diseases and life span in rats. Arch Biochem 1943;2:469-79.)也就是说,那个“寿命最长的为965天”,既不是1935年的数据,也不是什么具有代表性的数据。显然,方舟子抄袭了别人的文章,并且错误地以为这个数字是1935年的,并且是一个绝对的最高值。

九、“有的活到了1800多天”

如果说“965天”这个例子让我们见识到了这个宣称“我妻子写学位论文时还不是我的妻子,跟我更没关系,不然我就用最严格的国际标准帮她把把关”(见:[weibo.com])的“知名科普作家”的“最严格的国际标准”到底是个什么东东的话,那么他的接下来的半句话,“限制喂食的老鼠,有的活到了1800多天”,就让我们见识到了这个因为 “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而被互动百科聘请为首席科学顾问(见:[weibo.com])的方舟子脑袋里到底有多少科学。原来,如上所述,在“麦克凯”的1935年论文中,寿命最长的老鼠活了1421天,在他1939年的论文中,寿命最长的是1320天,在他的1943年论文中,寿命最长的也不过1456天。笔者把能够找到的署名“麦克凯”的论文查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他们曾经养出过一只寿命超过1500天的老鼠,更不要说“1800多天”了。有请方首席“用最严格的国际标准”,拿出证据来,证明你在“中央级新锐主流大报”没有造谣撒谎!

十、“相当于人活到200岁”

好像制造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活到了1800多天”的老鼠还不足以耸人听闻似的,方舟子接着写道:这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老耗子的寿命“相当于人活到200岁”。1800天相当于4.9年,我们权且把它当作五年,那岂不是等于说,老鼠的1岁,等于人类的40岁吗?问题是,“脑中有科学、心中有道义、手中有最严格的国际标准”的“知名科普作家”,根据什么这么说呢?

事实是,早在1908年,一手将大白鼠建立为模式生物的美国著名生物学家Henry H. Donaldson (1857-1938)就指出,三岁的大鼠相当于九十岁的老人。(Donaldson, H. H. The rat: reference tables and data. Memoirs of the Wistar Institute, No. 6. Philadephia, 1915. p. 20.)这个估算,老鼠的1岁相当于人的30岁,至今还被人们信奉。(见:[www.ratbehavior.org])。实际上,“奥斯本等三位美国生物学家”1917年在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中,就引用了Henry H. Donaldson的这句话。请问方博士:你有什么资格篡改一个被普遍接受的“科学原理”啊?


不计标点符号,《吃得少能否活得老?》一文共有1906个字,按照每250字出现10个错误的比例计算,这篇文章很可能含有76个错误。实际上,就算这篇文章的全部错误只有本文指出的这10个,那也相当于每190个字就出现一次错误。失误率如此之高的文章,怎么能算是“科普文章”?它分明就是在欺世盗名,毒害社会。更加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方舟子的文章不仅失误率奇高,而且失误的水平奇低──他连一些普通常识、基本概念都搞不明白。大致说来,方舟子在《吃得少能否活得老?》第一段中所犯的错误,其根源主要有两个:第一就是无知,第二就是懒惰。因为无知和懒惰,所以他才不敢、也不肯“阅读原始论文,根据第一手的材料写作”,因为他既看不懂,也没有对“原始论文”进行综述的能力。所以,他的写作模式,就是抄袭某些躲藏在犄角旮旯中的三、四手英文文章,既是因为这类文章“简单易懂”,也是因为它们不易被人找到,因此他抄袭的把柄不易被人抓住。可惜的是,方舟子的那些独特的“方氏无知”印记,却恰恰就是他抄袭的铁证。

请问解国记总编:为什么号称“中央级新锐主流大报”的《新华每日电讯》还要给这样一个骗子提供行骗场地?


附录:《方舟子的伪科普:金大米中真转入了来自5个物种的7种基因吗?》(by白字秀才,[weibo.com])。


          



被编辑2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9/21/2012 07:32AM。

附件: .pdf (2.14 MB)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巨骗,还在骗──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的第二封公开信 (5857 查看) 亦明 09/21/2012 07:30AM
还真没有比亦明兄更较真的了grinning smiley (690 查看) 天舞寻龙 09/21/2012 09:47PM
小方现在越来越没出息了 BY 六指 (914 查看) 爱玩儿 09/21/2012 05:29PM
哈哈、和抄颖河那篇一样方是民这次也是抄中文来源文章 (557 查看) redox 09/22/2012 07:04PM
这个笨蛋FZZ,抄都不会抄、抄错 (658 查看) 爱玩儿 09/21/2012 05:31PM
那个“生物圈2”抄的也很有意思 (652 查看) redox 09/22/2012 07:29PM
俺会,抽时间做! (574 查看) 爱玩儿 09/22/2012 08:13PM
写了,发了! (581 查看) 爱玩儿 09/24/2012 08:54AM
出手不凡,又见亦明兄评FZZ的科普了,顶!!! (577 查看) 爱玩儿 09/21/2012 07:56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