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三) (1805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anuary 08, 2014 03:03PM

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三)



面对我的合理质疑,中科院研究员刘平生不但避而不答,自证清白,相反,他使用方舟子惯用的招术,倒打一耙,反咬我一口,说我“去孔子学院(在美国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是什么东东)教中文”、“卖‘大力丸’发家致富”、“躲在美国肆意造谣诬陷”(链接:2014-01-07 21:35)、“在国内推销‘戒酒药’”(链接:2014-01-07 21:56)。我已正式要求刘研究员提供证据证明自己所说属实,否则的话,他必将为自己造谣诽谤承担责任。(葛莘:《关于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刘平生造谣诽谤的严正声明》)。

实际上,刘研究员虽然没敢通过“实证”来直接回答我的质疑,但他却想用“思辨”来间接证明自己不是“三孙子研究员”:

“亦明要有4000多次引用,30的H因子,何至于不搞生物研究,去孔子学院(在美国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是什么东东)教中文?怎么跟我比?笑话。他也知道这点,所以才拿他自己都深恶痛绝的这种等级制度来说事。学生物的,去Google Scholar查查。”(链接:2014-01-07 21:35)。

我可能真的没有“4000多次引用”,因为第一,我早就不搞科研了;第二,即使在搞科研之时,我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应该通过统计“引用”多少次来计算自己的“价值”。实际上,在此之前,我连“H因子”是啥都懵懵懂懂。既然刘研究员认为这两个指标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三孙子,我们不妨跟着刘研究员的思路来考察一番。

所谓“引用”,就是一篇论文被其他正式发表的论文列为参考文献。一般认为,一篇论文被引用的次数越多,这篇论文的影响就越大。还有些人──比如刘研究员──认为,论文的引用次数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价。事实是否如此呢?事实是,与论文引用次数关系最大的,就是该论文研究问题的冷热情况:领域越热、意味着在该领域发表的论文也越多,因此互相之间引用的次数也就越多。刘研究员所研究的“脂滴”问题,据他所说,原先冷,后来热,因此可以断定,他的论文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沾了这个从冷到热的光。比如,在刘研究员一再炫耀他当“编委”的那份Journal of Lipid Research,1990年每年只发表2299页论文,但到了2010年,它的页数增长了55%,达到3567页。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脂质研究”的冷热变化。这个变化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来:那个专门跟踪热点的猪油博士方舟子闹猪油笑话,在1996年到2010年这十五年间,只有一个;但在过去三年间,他一口气闹了两个。所以,仅从这两个侧面,你就会明白脂滴研究员刘平生拿引用次数来炫耀自己的身份,他沾了多少猪油的光。

当然,“方学家”不能像中国科学院刘研究员那样毫无实证地“思辨”,我们还要“实证”。按照刘研究员的指示,我“去Google Scholar查查”,发现刘研究员总共发表了大约四十多篇论文(具体数目不详,PubMed搜索Liu Pingsheng是46篇),按他自己的“4000多次引用”,平均每篇一百次左右。按说,这个数字确实不错。可是,仔细一分析,其中的贵阳腊肉味道就出来了:我从刘研究员的四十余篇中,选取引用数量最高的20篇来分析。这20篇论文,最早的发表于1995年,最晚的发表于2010年,它们总共被引用了3475次,平均每篇被引174次。引用次数最高的论文是一篇综述(Minireview),Multiple functions of caveolin-1,2002年发表在JBC上,共被引用了443次;引用次数最低的论文是Presence of oxidized cholesterol in caveolae uncouples active platelet-derived growth factor receptors from tyrosine kinase substrates,2000年发表在JBC上,共被引用52次。

那么,贵阳腊肉的味道是什么呢?原来,刘研究员的主子方舟子在“打假”时曾经这么教导他的科邪教徒:

“按学术界惯例,通讯作者是一篇论文最重要的作者之一,是论文涉及的科研项目的负责人。”(方舟子:《向中国农业大学举报朱毅副教授期刊论文造假》,XYS20130927)。

而刘研究员对于主子的教导是一如既往地坚信不疑的。看看他帮助主子打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朱毅:

“她的论文问题是国内研究生普遍存在的问题,希望朱毅能站出来承认错误,也给其他研究生提个醒。通过这件事提高国内研究生整体水平,功莫大焉。”(见:2013-08-17)。

但实际上,在上面提到那20篇论文中,刘研究员只是2.5篇论文的通讯作者(一篇论文有两位通讯作者,每人算0.5篇),其余的17.5篇论文的通讯作者,都是别人(见下表)。显然,不仅刘研究员的“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有本事把外国著名公司的产品“涵盖”到自己名下,刘研究员本人也可以把“一篇论文最重要的作者”的劳动成果“涵盖”成自己的。你刘平生干脆改名叫“刘涵盖”得了!



事实是,刘研究员不仅有本事“涵盖”“一篇论文最重要的作者”,他还有本身把“一篇论文所有作者”给“涵盖”了:这20篇论文,总共有129位作者,平均每篇论文有6.45名作者,而刘研究员把这些论文的引用次数都拿过来当作自己的功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贪天之功”?

不错,刘研究员是在2008年以年过半百之高年资挤进中科院当上研究员的,在那之后,他大多“是论文涉及的科研项目的负责人”,大多“是一篇论文最重要的作者之一”。但也恰恰因为如此,刘研究员的这些论文才藏有更多的猫腻。比如,去年十月,刘研究员在Nucleic Acids Research上发表了一篇文章,Integrated omics study delineates the dynamics of lipid droplets in Rhodococcus opacus PD630。为了这篇文章,刘研究员还特意在网上吹牛皮说:

“现代科学研究很多都是多专业合作完成的。跨专业比比皆是。比如,我博后导师就是学数学出身的世界著名细胞生物学家。我虽然生物化学较强,几天前我的一篇刚被Nucleic Acids Research接收的文章是研究基因组,转录组及蛋白组的。”(见:2013-10-03)。

那么,这篇论文的猫腻在哪儿呢?它就在刘研究员吹牛皮的那个地方。原来,这篇论文的内容既不是刘研究员所擅长的“脂滴”,也不是他获得博士学位的“化学生物学”,更不是他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的“招生专业”细胞生物学,而是所谓的“基因组学”。难怪这篇论文的作者总数多达36人,而另一位通讯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于军。实际上,你只要拍拍脑门子就会明白这篇论文是怎么造出来的:刘研究员出钱,于研究员出力。也就是根据这篇相当于花钱购买的论文,对基因组学一窍不通的刘研究员就可以吹牛皮说自己是“跨专业”的全才,可以跟他的那个“学数学出身的世界著名细胞生物学家”博后导师比背齐肩了。其实,据我判断,刘研究员在那篇论文中不仅插不上手,他可能连那篇论文都读不懂。不信的话,就请刘研究员给我们现场演示一下,看看他能不能自己做出该论文中的某张图。

其实,如果刘研究员在今后某一天说自己跨专业都跨到物理学家何祚庥那里去了,我都不会奇怪。因为他走的是国内学霸、学术包工头们的共同道路:用钱招人当廉价劳工,用廉价劳工做实验、发论文,然后把这些灌水论文当作自己向上爬、获得更多金钱的资本。至于自己对发表的论文到底懂不懂,根本就没有人在乎。换句话说就是,刘研究员那四千多个引用,只能用于唬弄像宁波大学退休讲师夏健那样的脑残方粉,他连心黑方粉都唬不了。所以他才会一面在科学院内甘当三孙子,一面跑到网上充大爷。

那么,刘研究员说的那个“30的H因子”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所谓的“H因子”是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物理学教授Jorge E. Hirsch在2005年提出的一个指数,英文是“h-index”,其目的就是用它来衡量一个科学家的“成功度”(发表论文的多少、影响大小)。我不知道刘研究员的“30的H因子”是咋算出来的,但是,我知道早就有人指出这个“H因子”非常误导(There are a number of situations in which h may provide misleading information about a scientist's output),而其误导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不考虑一篇论文有多少作者(The h-index does not account for the number of authors of a paper)(见维基百科:h-index)。也就是因为如此,这个“H因子”在西方,尤其是在刘研究员自己的领域,化学,正在──甚至可以说“已经”──被人抛弃。(见:Phillip Broadwith. End of the road for h-index rankings. Chemistryworld, 27 November 2012.)想一想刘研究员每篇论文的作者人数,你就会明白为啥刘研究员会把这个非常误导的“因子”拿出来证明自己不是三孙子:因为它能够帮助刘研究员误导某些人。

最好笑的是,刘研究员无法正面驳斥我说他是“三孙子研究员”,就抱怨亦明兄“拿他自己都深恶痛绝的这种等级制度来说事”。亦明兄对“这种等级制度”深恶痛绝,亦明兄就主动远离“这种等级制度”;而你刘研究员却一面对“这种等级制度”深恶痛绝,一面老着脸皮拼命往“这种等级制度”里挤、在“这种等级制度”里爬。你“怎么跟我比?笑话。

再者说,刘研究员一面享受着“这种等级制度”的好处,一面对“这种等级制度”表示“深恶痛绝”,这不就是所谓的“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吗?你刘研究员还能要点儿脸不?

本人继续等待刘研究员答复我向他提出的质疑,以及提供他对我的指控的证据。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09/2014 07:36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三) (1805 查看) 亦明 01/08/2014 03:03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