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四) (1941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anuary 10, 2014 01:16PM

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四)


亦明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刘平生博士在2014年的头十天里上演了这么几出戏:

2014年1月1日,因为我在前一天将《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群发给大约三百名方粉,其中包括刘研究员,他于是第一个实名给我回信:“中国缺方舟子。对不起,你是多余的。”见我没有反应,刘研究员益发得意,接着把其他匿名方粉辱骂我的邮件都在他的搜狐微博上发表了出来(见:01-02 09:0401-02 09:2501-02 09:3601-02 09:5101-02 11:3601-03 09:48)。

2014年1月3日,我将《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通过电子邮件群发给同一群方粉。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收到刘研究员的回信,只见到他在微博上猥猥琐琐地响应主子方舟子的号召要“加入”碰瓷崔永元的方粉大队。(见:01-03 21:51)。第二天早晨,他又期期艾艾地要众方粉给他“比较比较”,说我“骚扰”他,而他对我却非常“礼貌”。(见:01-04 09:26)。

1月6日凌晨,我将《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二)》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刘研究员,逐条正面驳斥他的谎言和狡辩,并且要求他回答我的质疑。1月7日晚,刘研究员在龟缩了三十多个小时之后,开始对我进行反咬,说我“去孔子学院(在美国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是什么东东)教中文”、“卖‘大力丸’发家致富”、“躲在美国肆意造谣诬陷”(见:01-07 21:35)、“在国内推销‘戒酒药’”(见:01-07 21:56)。

1月7日晚,我发表《关于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刘平生造谣诽谤的严正声明》,要求刘研究员提供证据,证明他对我的反咬属实。至今,刘研究员没有任何表示。

1月8日,我第五次给刘研究员发邮件,寄送我的《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三)》一文,证明他在反咬我的同时所做的自我吹嘘,不足以证否他的“三孙子研究员”身份。同样,刘研究员还是默不作声。

总之,从刘研究员在过去十天中所作的表演中,我们可以看出,他使用的那一套把戏,完全是方舟科邪教徒们行骗的典型招术:先是搞群攻死咬,在被扒皮之后,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接着撒泼倒打一耙,最终使出教主方舟子总结出来的“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

万幸的是,刘研究员的主子不仅行骗,他还“打假”,而他在打自己的对手时,曾说过这样的话:

“在受到合理质疑时要自证清白并不难,只要把能说明问题的证据拿出来即可。”(方舟子:《李承鹏的构陷——五说李承鹏的帐篷之谜》,XYS20130516)。

刘研究员不是最看重“证据”吗?下面这些话不是你说的吗?

“我有时为一些人的无知无赖感到遗憾,……看看谁在讲事 实,摆证据,讲道理,谁在胡搅蛮缠,无礼,骂人。时间长了,大家自有公论。”(见:2013-07-31)。

“希望大家重证据,重事实,理性,文明。”(见:2013-10-08)。

“我还是建议大家理性文明,就事论事,用事实证据说话。”(见:2013-10-10)。


请问刘研究员:

我质疑你通过当方粉才挤进中科院当研究员,你能把自己当年申请入院的材料“拿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吗?

我质疑你的公司涉嫌走私,你能把相关的证据“拿出来”证明自己的公司没有违法吗?

我质疑你的公司涉嫌贩卖假药,你能够“拿出来”证据证明我的质疑是“肆意造谣诬陷”吗?

我质疑你为了掩饰自己的非法行径而对我进行造谣诽谤,你能“把能说明问题的证据拿出来”自证清白吗?

最好笑的是,刘研究员在被质疑了五天之后,竟然空口无凭地说了这样的话:

“我注册这个公司是应邀为高新区作贡献(海外博士挂名),至今从未用过公司一分钱,从未用该公司谋过私利,也从未参与过公司的任何经营。”(见:01-07 21:56)。

刘研究员真是21世纪的活雷锋、“革命的大傻子”啊。这是《贵阳日报》报道:

“2007年,贵阳市着力引进外脑,建立起刘平生等三位知名留美生物学博士领军的贵阳•国际生命科学实验室。目前,实验室承担国家一类新药神经生长因子的产业化关键工业技术的优化研究,该项目的成功实施将新增产值2亿元。”(见:《贵阳市:科技平台建设更上层楼》,2008年1月24日《贵州日报》)。

也就是说,那个“应邀为高新区作贡献”的“公司”叫做“贵阳•国际生命科学实验室”,它由“刘平生等三位知名留美生物学博士领军”,与刘平生出任独家法人的“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刘研究员这不是瞪着眼睛撒谎吗?

问题是,刘平生自称是“一穷书生”,可他干嘛要注册一家二百万人民币的公司,投入四百万人民币,然后搞年营业额仅为31-50万元人民币的“经销批发”生意呢?那么一大笔钱,足够你开几百家淘宝店了。所以说,“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这笔账,无论怎么算,都让人感到油腻油腻的。请问刘研究员:你到底是真穷,还是装穷?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事实是,本人已与Sigma公司美国总部取得联系,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也从来没有授权它来代理该公司产品;该公司产品在中国大陆由“西格玛奥德里奇(上海)贸易有限公司”独家全权代理。所以,“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不论怎样“涵盖”该公司产品,均属非法。

另外,“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丁香园网站销售的“PEG20000聚乙二醇”号称是Amresco的产品。经核实,美国Amresco公司并没有PEG 2000这种产品(只有PEG 8000);并且,该公司在中国大陆有自己的代理商,其中没有“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据此认为,“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涉嫌商业欺诈。



还有一件蹊跷的事情,2007年6月28日,也就是在“贵州平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半年之后,贵州贵阳一位叫刘平生的人,以发明人和申请人的双重身份向中国专利局递交了一份专利申请,《原态基因组生命信息芯片及制作方法:CN 101334852 A》。而就在同一天,贵州汉方制药有限公司也提出了一个相同的专利申请,发明人是戴礼贵和肖志坚(见:《原态基因组生命信息芯片及制作方法:CN 101334851 B》)。贵州汉方的申请在2011年5月被批准,而刘平生的申请在两年后被拒绝。我在1月6日就曾询问刘平生研究员,那个专利申请人贵阳刘平生是不是他,可刘研究员至今仍在装聋作哑。不就是“把能说明问题的证据拿出来即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你为啥要藏着掖着的呢?

本人继续等待刘研究员答复我向他提出的质疑,以及提供他对我的指控的证据。

本文直接寄送刘研究员的电子信箱。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铁杆方粉刘平生的平生(之四) (1941 查看) 亦明 01/10/2014 01:16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