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揭露铁杆方粉、瑞士奸商林树坤造假作恶情况最新进展 (3233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anuary 28, 2014 01:06PM

揭露铁杆方粉、瑞士奸商林树坤造假作恶情况最新进展


亦明



2014年1月19日,我将英文揭发材料“The Fangansters (III): Shu-Kun Lin and His Predatory MDPI Journals”(《方舟子团伙黑干将之三:林树坤和他的掠食性MDPI杂志》),做为给《自然》杂志的第三十三封公开信Shamelessness Shouldn’t Be Anyone’s Nature(《任何人都不得拿无耻当自然》)在中国学术评价网公布,随即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自然》杂志及包括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科学》杂志、《纽约时报》、《泰晤士报》在内的国际主流新闻媒体,抄送林树坤本人、MDPI管理团队、以及MDPI部分杂志的编委。【截止到昨天,2014年1月27日,我已经通过电子邮件将该文发送给了MDPI杂志的所有编委会成员,共四千余人。除此之外,该材料还发给了瑞士中国学人科技协会、中国科协学会部副部长刘兴平、关注“公开存取出版”(open access publishing)动向的美国学者Jeffrey Beall、林树坤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前导师Dr. Charles A. Trapp等机团体和个人。】

1月20日,MDPI的CEO 迪特里希•鲁道夫(Dietrich Rordorf)给我发信,要求我把他的名字从邮件列表中删除,宣称自己来自瑞士高贵家族,其祖先曾与瑞士王室沾亲带故并被封爵,自己连同他的父亲曾多次调查林树坤的背景,绝不会和骗子为伍。鲁道夫同时指出,我的文章不是基于事实,因此构成诽谤。他的证据就是我在文章中出示的MDPI公司外景照片错了。最后,鲁道夫扬言他会向林树坤建议对我提出诉讼。

由于MDPI公布的编委会成员电子信箱有非常多的“死箱”,鲁道夫的回信夹杂在一些反弹回来的邮件之中,我到22日才发现这封来信。我当即回信,要求他允许我公布其来信,并且表示欢迎林树坤起诉。鲁道夫几乎是马上回信,不许我公开他的私信。而我则回信指出:第一,鲁道夫发给我的来信,涉及该公司董事长的个人品德和该公司的商业行为,不属于私信内容,我有权随时公布。第二,做为公开存取出版商的CEO,鲁道夫无权拒绝接收我揭发该公司董事长品德和该公司商业行为的信息。恰恰相反,他应该寻求这方面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来展开调查,并且根据调查结果做出正确的决定。第三,我认为,林树坤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如下犯罪行为:支持、资助以方舟子为头子的跨国网络恐怖主义团伙;洗钱;非正当商业竞争;商业欺诈。我将继续搜集有关信息,并且在适当的时候向瑞士和中国政府举报。第四,既然关于林树坤的信息已经送达鲁道夫及其下属,他们今后与林树坤为伍的行为将被视为主动、自愿。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对自己的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第五,我劝告鲁道夫,为了瑞士王室、鲁道夫祖先的名誉,他在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之前,最好先请教自己的律师和父亲。

很可能是在我给鲁道夫发出第一封回信之后,他给我第二封回信之前,MDPI在22日公布了Statement on Libelous Allegations against MDPI and Its Founder and President Dr. Shu-Kun Lin (《关于对MDPI创始人和董事长林树坤诽谤攻击的声明》)。该声明首先说“一个叫葛莘的博士”通过谷歌电子信箱向其下属杂志的编委会成员散发诽谤攻击林树坤的材料,他们已经要求谷歌当局封杀他的信箱(shut-down of this e-mail address)。接着,该声明指控我的信息含有谎言和误导(lies and misrepresented facts),其根据就是说我的文章中很多议论与主题无关。该声明的第三点是说,我之所以散发该材料,是因为林树坤和他的MDPI一直坚决反对中国学术界的腐败和伪科学,并且从2013年1月开始赞助了新语丝科学精神奖,而新语丝是由著名的反伪、打假人士方舟子所主持。该声明的第四段最重要,主要是说,方舟子的打假反伪得罪了很多人,而那个“葛莘博士”很可能就是受到方舟子打击的目标之一(The sender of the message "Dr. Xin Ge" might be one of the targets of Dr. Fang)。方舟子是国际公认的人士,获得过《自然》杂志和“理解科学”联合颁发的“约翰•马道克斯奖”,而葛莘攻击林树坤的文章,就是他给《自然》杂志的系列公开信之一。该声明由MDPI CEO鲁道夫、MDPI的制作主编莱特曼(Martyn Rittman, Chief Production Editor)、MDPI董事长林树坤联合签署。

奇怪的是,MDPI的这个针对我个人的声明,并没有直接发送给我,而是仅仅在该公司的网站公布。1月24日,方舟子在其微博发帖子说:

“因为瑞士mdpi出版公司赞助了新语丝科学精神奖,崔永元、亦明(真名葛莘)等人最近就一直在造谣、诋毁mdpi公司及其创办人林树坤。mdpi公司已为此发表声明:[url.cn] 。林树坤决定在中国起诉崔永元损害名誉权,并正考虑在美国起诉葛莘。”(见:1月24日 17:4401-24 17:44)。

至此,我才知道这个声明的存在。我当即在中国学术评价网发表了A Statement on MDPI’s Statement(《关于MDPI声明的声明》),并且立即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MDPI所有雇员,指出MDPI的声明指控我的文章含有谎言和不实之词,但他们连一条谎言或不实之词都没有举出来。我的文章,正文含有五千多单词,外加14张图片、74个尾注、上百个链接,句句属实、铁证如山,难怪他们要拼命阻止我把这个材料发送给他们的编委,并且要求谷歌封杀我的信箱。这对于一个“公开存取出版商”来说,真是极大的讽刺!我同时指出,从2007年9月开始研究方舟子现象之时起,我就一再公开邀请方舟子的反驳和诉讼,最近一个诉讼邀请发表于2014年1月4日,并且将邀请对象扩大到所有方粉(【特别声明】)。但至今,包括“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内,没有一个人胆敢接受我的邀请。所以,我欢迎林树坤的诉讼。反之,如果他不起诉,则该公司在声明中暗示我因为被方舟子打假而报复方舟子,即构成对我的诽谤。我保留起诉该公司的权利。我最后用我在23日给鲁道夫的五点回信结尾。

最奇的是,就在我发出《关于MDPI声明的声明》之后,方舟子又越俎代庖般地提林树坤宣布:

“林树坤除了决定在北京起诉崔永元,还决定在美国起诉亦明(葛莘)。我觉得在亦明所在的南卡罗莱纳州或邻近州找个律师,有推荐的吗?”(见:1月25日 15:0701-25 15:07)。


网络巨骗方舟子为瑞士奸商林树坤站台洗地


可事实却是,林树坤先是把自己在MDPI网站上的中文、英文简历一股脑地全都删除,接着,把该公司的《关于对MDPI创始人和董事长林树坤诽谤攻击的声明》从首页上撤了下去。这哪里像是要打官司的架势,明明是在使用“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显然,方舟子之所以要代林树坤发消息,就是因为他本人对我一直不敢“心血来潮”,而他在中国兴起的讼狱,几乎全部面临着失败的命运。因此,方舟子逼着林树坤替他在美国打官司,就是要让这个替死鬼为他逃亡美国试探水的深浅。而奸商林树坤之所以是奸商,就在于他的狡诈:他的本意是利用方舟子,他怎肯让方舟子利用自己?


瑞士骗子林树坤认怂了
在2014年1月23日前后,林树坤将自己在MDPI网站上的中、英文简历删得一干二净(见图中黑框显示找不到红框内网址指示的网页),但这两个文件早已被美国的“档案”网站存档(见背景图,截于2014年1月28日)。



瑞士奸商MDPI认怂了
2014年1月22日,瑞士出版商MDPI发表声明,指控我的揭发文章撒谎、误导,暗示我揭发林树坤,是为了报复方舟子打我的“假”。(见上图红框,2014年1月24日截图)。1月27日,MDPI将该声明从其网站主页撤下(中图,1月28日截图),但仍旧保留该网页(下图,1月28日截图,图中三人从左至右分别为鲁道夫、莱特曼、林树坤)。


其实,对于方粉,我一直本着“无罪推定”原则,在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助舟为虐是在故意作恶之前,都先假定他们是受到了方舟子的蒙蔽,行凶作恶出于无知。而对MDPI的鲁道夫,我也是如此。但很快,我就发现,他与林树坤的合作,很可能就是蓄意行骗。因为第一,他们公司的网站曾在2013年7月专门发布该公司外景照片,其地址与我在揭露文章中公布的图片完全一致。可是,鲁道夫在给我的信中却拿该照片当作我的文章不实的唯一证据。这不就是在耍无赖吗?


MDPI CEO鲁道夫自扇耳光
图中背景为MDPI公司2013年7月22日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的“MDPI新办公室的地点和地址”,其照片及地址链接(View Map)均与我在《方舟子团伙黑干将之三:林树坤和他的掠食性MDPI杂志》一文中公布的照片一致(箭头所指红框内)。但是,鲁道夫在给我的来信中指责我的文章不是基于事实,因此构成诽谤,其全部证据就是我把他们公司的办公室照片搞错了(You even did not get the picture of our office at Klybeckstrasse 64 right.)上图黑框内为鲁道夫发给我的“正确”图片。


第二,就在方舟子向阿歪饶毅颁发“新语丝科学精神奖”之前一个多月,2013年11月,鲁道夫曾率领MDPI代表团到中国科协活动,要“为中国科技期刊建设提供质优价廉,定制化的合作出版服务。”而在那之前5个月,2013年6月,MDPI在瑞士接待了中国科协代表团。(见MDPI:《中国科协学会部副部长刘兴平与MDPI出版公司CEO Mr. Dietrich Rordorf举行工作会谈》)。


瑞士野鸡出版商MDPI打入中国科协
MDPI网站2013年12月9日发表的《中国科协学会部副部长刘兴平与MDPI出版公司CEO Mr. Dietrich Rordorf举行工作会谈》:11月26日,中国科协学会部副部长刘兴平,在中国科技会堂与瑞士MDPI出版公司CEO Mr. Dietrich Rordorf一行举行工作会谈,听取了MDPI出版公司在中国开展的合作出版项目计划。中国科协国际联络部双边处处长何巍,中国科协学会学术部期刊处处长李芳,中国科协学会学术部期刊处副调研员张建国,中国国际科技会议中心项目主管孙跃等参加会谈。……MDPI出版公司人员随后介绍了MDPI公司,及在合作出版项目上可以提供的相关服务,希望MDPI出版公司能为中国科技期刊建设提供质优价廉,定制化的合作出版服务。MDPI出版公司希望能与中国科协所属学会的期刊进行合作。本次会谈是继2013年6月中国科协代表团访问MDPI瑞士出版公司巴塞尔总部之后,双方本年度第二次高层会面。




中国科协网站发布的MDPI CEO 访问中国科协的消息


事实是,2012年8月,也就是在向党棍、政客何祚庥颁发第一届“新语丝科学精神奖”之前5个月,方舟子在搜狐微博亲自对林树坤和MDPI的主要商业竞争对手、武汉大学的周怀北大打出手:

“【揭假时间】武汉大学国际软件学院院长、千人计划入选者周怀北敛财有术,一是在中国(主要是在武汉)举报所为“国际”学术会议,几年来达六七十场(保守估计)之多,以牟利为目的,收取巨额的会议注册费和版面费(不做审稿,网友曾选了三个会议投了机器论文,全被接受)。平均每场会议的收入高达数百万。二是在美国注册两个出版公司出版一百多种“学术”期刊(这样就不受国内新闻出版总署管辖),交钱就发稿,这两个出版社一个月至少赚150万元。证据见:[t.itc.cn]”(见:2012-08-19)。


立此存照
网络巨骗方舟子借“打假”之名搞商业敲诈、勒索。


由于“新语丝科学精神奖”的两次颁发都由610办公室控制的凯风网首发报道,以及何祚庥与610办公室(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中国科协(两科联盟副主任委员)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可以断言,方舟子、何祚庥、饶毅、林树坤一伙学术骗子已经与中国政府内某些人结成了一个跨国利益共同体,而MDPI就是他们行骗谋利的一个载体。

好笑的是,就在今天,2014年1月28日,方舟子又发微博为林树坤洗地。原来,一个方粉发出了这样的哀叹:

“唉,老方也许在林树坤的事上真失误了。 如果独钓属于编造,那他彻底破产,希望老方辟谣。”(见:01-28 16:40)。

这个帖子遭到众方粉们的评论,于是方舟子发话了:

“这是什么人,居然认为已被无数次揭露过造谣、撒谎的独钓还没有彻底破产?还要求别人认真对待一个匿名网络恐怖分子的每一条谣言?我举个例子好了。独调不是 说没有诺奖获得者当mdpi的编委吗?我随便举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Steven Weinberg是mdpi旗下Symmetry杂志的编委:[t.itc.cn] 。现在方黑和方学家们要去骚扰他了。独调之所以能兴风作浪,就是有人还把他太当回事,居然还怀疑到我头上。”(见:01-28 19:36)。


抻脸找抽帖


事实是,“独调”早就已经“骚扰他”了。1月21日,独立调查员公布了自己的调查结果:十位被MDPI列为编委的诺贝尔奖得主,一人已经去世,五人没有回信,四位回信之人,两人说早已不再视事,另外两人则明确说自己没有答应给MDPI的杂志当编委,而这两个人之中,就有“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Steven Weinberg”。(独立调查员:《方舟子:从“学术打假斗士”到“学术造假帮凶”》)。难怪“独调”立即打方舟子的老不要脸:“@方舟子收图。谁‘彻底破产’?不解释,看图。啪!


剥鸭、剥鸭、剥鸭,泼鸭、泼鸭、泼鸭
独立调查员在方舟子为林树坤洗地之后不到一小时就发布了这个打脸帖,证明“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Steven Weinberg”否认自己是MDPI杂志的编委。(见:01-28 20:22)。该帖经崔永元转发,一小时内阅读人数超过20万。(见:1月29日 00:03)。


事实是,“不懂英语”的崔永元还曾公开请“很懂英语”的方舟子翻译这段英文:

“...His former research advisor in China claimed that Lin got the idea for this project while working in his research laboratory...Lin was dismissed from our Chemistry Department for a variety of reasons...”(见:1月28日 02:29)。

这段英文是哪儿来的呢?它是林树坤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前导师Dr. Charles A. Trapp给“独调”的回信。而方舟子呢?他至今、并且永远、都会对之继续装瞎。既然如此,亦明兄只好班门弄斧献丑了:

【他在中国的前导师说林(树坤)在他的实验室从事研究时获得了思路……林(树坤)因种种原因被化学系开除了。】

林老板,你到底还起不起诉了?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揭露铁杆方粉、瑞士奸商林树坤造假作恶情况最新进展 (3233 查看) 亦明 01/28/2014 01:06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