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偷盗坑唬骗:方舟子“分析”韩寒《求医》一文的招术 (5114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May 31, 2014 04:30PM

偷盗坑唬骗:方舟子“分析”韩寒《求医》一文的招术

──《寒战》之一



亦明



【摘要】

2012年1月15日,网人麦田因与韩寒政见不合转而质疑其文章为他人代笔。正在与私敌罗永浩缠斗的方舟子于是趁机掉转枪口,打响了震撼中国网络的“寒战”。本文及下文通过重新审理“寒战”中的一个战役──方舟子“证明”韩寒《求医》一文的代笔之人是其父亲韩仁均──来剖析方舟子的“打假”招数,揭露其“假打假、真造假”的骗子实质。

【目录】

一、家贼难防
二、蠢贼抓狂
三、水军参战
四、骗中有骗
五、庸医诊断
六、挖坑自埋


2011年,海内外华人学者联手将学术骗子方舟子赶出了学术界。(亦明:《方舟子2011年十大要闻》)。在那之后,以“打”为生的方舟子开始四处寻找新的活动空间,并且在2012年初决定“进军文坛”,到那里去“装神弄鬼”。这是他在2012年大年除夕自己说的:

“看文坛装神弄鬼这么容易,我今年准备进军文坛,砰~。”(见:2012-1-23 23:41)。

方舟子所谓的“进军文坛”,当然不是说自己要舞文弄墨搞文艺创作,而是指自己要到文坛去当警察、当宪兵、搞“打假”。他的第一个攻击目标,就是有“鲁迅转世灵童”之称的青年作家韩寒。(亦明:《方舟子为什么狂咬韩寒?》)。

实际上,“打假斗士”方舟子最拿手的招术是“假打”:先把对手定性为“假”,然后通过群攻死咬的手段来“打”对方,对方如果不敢反抗,方舟子就直接宣布胜利:被打对象正在采用“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如果被打对象奋起反抗,方舟子就继续、永久地往死里打他(或她),直到对方精疲力竭,逼迫“装聋作哑”。也就是说,方舟子的“假打”是一个名副其实的self-fulfilling prophecy (自我满足的预言):只要他想“打”你,则不论你怎么做,在方舟子及其教徒眼中,你都肯定是“假”。而他整治韩寒的手段也是如此:他拼命“证明”韩寒此前所有的文字作品,包括中学生作文,都是他人代笔之作,因此“公民韩寒”=“人造韩寒”。


恶棍方舟子“打假”的流氓逻辑



一、家贼难防

其实,就像他在过去十多年间的所有“假打假、伪反伪、胡科唬”一样,方舟子用来攻打韩寒的枪支弹药也大都是他偷来的。比如,他射向韩寒的头两发子弹,即“卡门门”和“拉丁门”,就分别偷自新浪微博网友“南云楼”和凯迪社区网友Pelliot(后详)。而他的第一篇“韩学论文”,作于2012年1月21日的《“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更是完整地抄袭天涯社区网友“某客夜知闻”的一个帖子。(亦明:《方老偷,老是偷》)。在那之后,除了在大年初一方舟子“给韩家父子放一天春节假”之外,他连续十天,每天至少一文,显然是在模仿“亦明剥壳”的战术,要“挖坑”活埋韩寒及其支持者。

到了1月27日,大年正月初五,方舟子宣布“新的一季开始了”,其标志就是他的第六篇“韩学”文章,《“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可笑的是,这篇文章出炉不到五分钟,就被新浪微博网友发现是抄袭之作:

克里斯蒂娜马洛塔:“这个我昨天就看了啊 你抄谁的”? (2012-1-27 11:01)

青春之门-:“方舟子不厚道,这是根据一个别的网友的分析写的,人家比你先发,你应该引文献,否则是抄袭。” (2012-1-27 11:02)


原来,早在方舟子的“新的一季开始了”之前十个多小时,有一个叫“法律与科学”的方粉就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韩寒成名作〈求医〉蹊跷的三重门──韩寒代笔证据之二》(见:2012-1-27 00:11)。这篇文章提出的“韩寒代笔证据”共三条,第一就是作为“差生”的作者在《求医》一文中写下了弗洛伊德一本书的英文名称;第二是作为不读外国名著的作者引用了屠格涅夫的《父与子》和《烟》;第三是作为中学生的作者称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医生为“小姑娘”。而这三条证据,全都被方舟子完完整整地抄进了《“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之中。最好笑的是,为了掩盖抄袭痕迹,方舟子特意把该文的写作日期提前了一天,但他弄巧成拙,把1月26日写成了“2月26日”,可见此贼当时情急之一斑。


老贼行窃,当场被捉
上图:方粉“法律与科学”在2012-1-27 00:11发表《韩寒成名作〈求医〉蹊跷的三重门──韩寒代笔证据之二》一文,同时@方舟子;
中图:方舟子在2012-1-27 10:58以《“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一文开始“新的一季”,但“新季”开张不到五分钟,其剽窃劣迹就被网友揭穿;
下图:迫于网友压力,方舟子在2012-1-27 22:09,也就是“新季开始”之后十一个小时,转发“法律与科学”的微博,但暗示他们二人是巧合,或者是后者抄袭了自己。



教主方舟子抄袭教徒“法律与科学”的铁证
左侧为“法律与科学”的《韩寒成名作〈求医〉蹊跷的三重门──韩寒代笔证据之二》长微博截图,右侧为方舟子《“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的长微博部分截图。注意“法律与科学”提出的“三重”证据,连同推理,都被方舟子一一照抄。


二、蠢贼抓狂

其实,对于以“文抄公”自诩的方舟子来说,抄袭剽窃就像是日出日落那样“合情合理”,再正常不过,他如果不偷不盗,反倒会让人百思不解。但好笑的是,方舟子辛辛苦苦偷来的“证据”,竟然在121分钟之内就被众网友一一驳回,可见方舟子不仅仅是个贼,而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贼:他在偷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能力辨别真伪,他是见东西就偷。

首先,无数网友告诉方舟子,“小姑娘”乃是上海人对年轻姑娘的通称,并非像方舟子和他麾下的暴徒们所认定的那样,“只有像韩仁均这样的中年人或更年长者,才会这么叫。”事实是,不仅方舟子口中的“韩粉”这么告诉方舟子,连学术专著也是这么说的。据钱乃荣、许宝华、汤珍珠编纂的《上海话大词典》,在上海话中,“小姑娘”=“未婚女青年”。


小姑娘的大学问
《上海话大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7年版146页)截图。


实际上,即使韩寒不是上海人,他称呼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年轻女子为“小姑娘”也构不成“代笔”的证据,除非提出这条证据之人的目的就是要构陷。比如,一个新浪微博认证的东北人就在方舟子“开季”5分钟之后这样评论说:

“我高中年纪小,但是在旁观议论的时候也用小姑娘称那些看起来未婚活泼的女青年。”(见:2012-1-27 11:03)。

其次,写下弗洛伊德著作的英文名称和引用屠格涅夫,并不是像才疏学浅的方舟子所想象的那样“难于上青天”。就在方舟子“开季”之后两小时刚过,一个叫vladmier_b0z的网友这样评论方舟子的“韩学论文”:

“关于屠格涅夫那段选自弗洛伊德《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第五章中的一个注释,至于为什么书名用英文是因为这种翻译的心理 学著作在封面上通常会印有原书名(还有就是弗洛伊德的国内译本通常译自英文版而非德文版)。”


吴下阿蒙井底蛙,少见多怪闹笑话
方舟子连夜赶制出来的“韩学论文”,不仅在出炉之后就被揭是抄袭剽窃之作,而且马上被“证伪”。


果然,当天晚上,网友们就把这本《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找了出来(见:2012-1-27 22:07)。也就是说,韩寒只要读过这一本书,就足以完成那两项被方舟子判断为“不可能”的业绩。


“差生韩寒” vs. “语文状元方舟子”
韩寒在《求医》一文中写道:“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据此,方舟子“打假”道:“英语不及格的韩寒突然直书英文书名,书名中还有一个罕见的英语单词,似乎直接读的就是英文著作,可能吗?”《求医》一文还引用了屠格涅夫的两本长篇小说《父与子》和《烟》:“《父与子》里有一段:‘省长邀科少诺夫和巴扎洛夫进大厅坐,几分钟后,他再度邀请他们,却把他们当作兄弟,叫他们科少洛夫。’……屠格涅夫 《烟》里一段写拉特米罗夫忘记李维诺夫的名字……”,方舟子据此认为,该文作者“不仅读过这两部长篇小说,而且十分熟悉,显然不可能是韩寒写的。”也就是说,按照方舟子的“分析”,《求医》的作者不仅必须“通读”过弗洛伊德的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他还必须“熟读”过屠格涅夫的作品。但实际上,该文作者只需要看过弗氏著作的中译本《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即可。据韩寒的好友马日拉说:“刚才韩寒发来微信说,他家里现在可能还留着当年这本书。他早年看这本书,抄了一些好词好句,其实不是用来为了写文章而引用的,是为了引用而写文章的。”(见:2012-1-27 23:17)。上图左侧为上海文学杂志社1988年出版的《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封面,注意其中的英文标题;右侧为浙江文艺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同名著作第67页,显示《求医》一文引用的屠格涅夫文字的可能来源。


三、水军参战

方舟子当年之所以要把自己“假打”的主战场从新语丝转移到新浪微博,有很多原因,但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可以通过“造假”来为自己造势:首先,他可以通过购买僵尸粉来制造“方舟子影响很大”的假象;其次,他可以通过“拉黑”来制造“绝大多数人支持方舟子打假”的假象。据说新浪微博给每个账户的拉黑上限是两千个,但方舟子的上限,如果有的话,则远远超过此数。2012年1月27日上午10时56分,也就是在方舟子宣布“新的一季开始了”之前两分钟,一个叫“拖欠工资方是民”的帐号发帖子说:

“各位网友,本人长期为方是民(方舟子)担任微博管理专员,主要负责拉黑工作,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方舟子开出的工资是拉黑一个0.5元,但一直没有兑现,至今累积已近万元。方舟子长期拖欠我们管理、发贴团队的工资,望各位网友转发,帮助我们讨薪,谢谢!”(注:在方舟子的逼迫之下,“拖欠工资方是民”的帐号后来被新浪方面注销,但该条微博流传甚广,并保留有截图。见:2012-1-28 18:23)。

最奇的是方舟子的“回应”和“澄清”:

“我叫新浪删掉那个正被韩家军广泛传播的伪造我的签名的假合同微博,新浪居然回答说我没法证明那份合同是假的,拒绝删除。污辱人是不是?签名真假、合同真假我本人还没法确定?我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对此发出@微博辟谣。”



这个帖子的逻辑十分可笑,恰如无数人如此质问方舟子那样,“韩寒不能自证,你凭啥能自证?”但更可笑的是这个帖子在发出之后不到两小时──远远超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后,竟然被方舟子“自宫”了。(注:该贴被广泛转发,并且保有大量截图。见:2012-1-28 22:402012-1-28 23:012012-1-28 23:10)。比这“更可笑”还要可笑的是,尽管前方粉王志安“建议方舟子报案,如果这厮伪造假合同,这属于公开敲诈”(见:2012-1-28 22:29),并且方舟子也假模假式地答复说:“普了一下法,才知道有个罪名就叫合同诈骗罪,金额5000元以上就可追诉。让公安找找背后是什么人”(见:2012-1-28 22:43),但至今,我们也没有听到、看到方舟子报案或者起诉的消息,就像我们至今没有听到、看到方舟子“哪天我心血来潮(就起诉葛莘)”(见:2011-02-15 15:51:39)、“发起抵制杜蕾斯产品的运动”(见:2011-5-31 19:32)一样。自宫删贴,不敢报案,不敢起诉,这不正是方舟子所说的“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吗?

最最可笑的是,不到两年的工夫,方舟子就又老着脸皮自我标榜说:

“我几乎从不删微博(偶尔删了也会做说明)”。(见:2013-11-16 09:40, 2013年11月16日 09:41)。

请问方自宫:你的“说明”在哪儿呢?


自删与自扇


那么,上面这些事实,与本文有什么关系呢?原来,韩寒的粉丝众多,方舟子每发一条“倒韩”微博,都能够招来足以把他呛死的口水,而不仅他负责删贴的“微博管理专员”罢工要帐,就连新浪微博赋予他的“拉黑”优惠政策也已经被他使用得到了头。比如,一位医生就在方舟子“新的一季开始了”帖子下说:

“告诉你个小八卦,我当时因为肖氏弧的事一提反对意见,人家就拉黑了我。最近发现竟然又给放出来了。我才知道黑名单是有长度限制的。为了拉黑新的就必须放老的。这把我笑死了。”(见:2012-1-27 18:57)。

也就是因为如此,方舟子倒韩帖子的下面几乎是清一色的负面评论,难怪方舟子要像祥林嫂似的唠叨“韩家军”(见:2012-1-21 20:42)、“韩家骂街团”(见:2012-1-21 21:29)、“韩家水军”(见:2012-1-27 13:22)。方舟子最早指控韩寒动用水军是在1月19日。当天,铁杆方粉吴兴川宣称抓到了韩寒的水军,方舟子借机发难:

“从昨天开始我那里来的这种明显的水军轰炸就更多了,搞得评论都没法看了。韩寒有没有创作团队还有争议,有水军团队就没什么可争的了。”(见:2012-1-19 09:59)。


方舟子的“韩寒有水军团队”的证据


其实,真正动用“水军团队”之人恰恰是方舟子本人。我曾一再指出,方舟子最明显的心理特征就是“以己度彼” (亦明:《巨骗行骗心理探幽》):因为自己抄袭剽窃,就以为别人也是不抄袭剽窃就写不出文章;因为自己专门借打假之名报私仇,就以为别人揭露他的劣迹也是因为被他“打假”而进行报复。事实是,方舟动用水军的行径连“新浪网工作人员”都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人对他破口大骂:

“方傻逼,你找来诋毁韩寒的水军会不会太假了点?” (见:2012-1-26 16:24)。

也就在那一天,我活捉了一个名叫“一指压天下”的方舟水尸:

“在方舟子的《‘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微博后面,这位方粉在不到9个小时之内(1月25日 08:46 至1月25日 17:22)至少发表了97个评论,约占这个时段该微博评论总数的八分之一。而其评论内容几乎全部一样,主要是骂韩寒。”(亦明:《方舟水尸》)。

而在“新的一季开始了:《“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这个帖子后面,这个“一指压天下”总共发表了282条评论,占该微博评论总数(11827条)的2.4%,最频繁的时候,它在三分钟之内连发了11条内容相同的帖子(见下图)。如果这还不叫水军,什么叫水军?相反,在那一万多条、上百万字的评论中,我没有发现韩寒动用水军的迹象。

那么,“一指压天下”这个方舟水尸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呢?其内容只有两个:唱红方舟子,唱衰韩寒。比如,这条帖子及其变种被他发了65次:

“我现在才发现韩寒是自盘古开天以来最伟大的"天才"!鲁迅巴金金庸李敖加起来都不如他!他上天入地•白日飞升•装神弄鬼•无所不能!强烈要求韩寒入选《世界吉尼斯纪录》!!!!!!!!!!!!!!!”。(最早发表时间:2012-1-28 11:37)。

这条帖子及其变种被他重复发了62次:

“方舟子打假沒有害处!如果最终证明是真的-•会有更多人支持韩!如果是假的!也只是还原了一个真实的韩寒!只要静观真相就可以了!骂街只会衬托得韩更没素养!” (最早发表时间:2012-1-27 23:12)。

这条帖子被他发表了13次:

“回复@care彬:我最大失误是和你妈生了你个畜生!早知如此/直接把你射墙上'省得你像.疯狗到处乱咬”。(最早发表于2012-1-27 18:02)。

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方舟水尸”了吗?从其骂人的语言来看,操纵这个水尸帐号之人,极可能就是方舟子的保镖加亲戚方锦全,网名水舞刀。(见亦明《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八、匪巢被端,众离亲叛》)。


浩浩荡荡
在方舟子“新的一季开始了”帖子后面,共有11827条评论,这些评论分列于592个网页中,每个网页20条。在第44页,20条评论中有12条内容相同的评论来自方舟水军帐号“一指压天下”(后改为“山林耕读”),占总数的60%。注意:“一指压天下”的12条评论中,有11条是在三分钟之内发的。



洪水泛滥
从2012年1月27日11时29分起,到次日20时5分止,方舟水尸“一指压天下”(后改为“山林耕读”)在方舟子“新的一季开始了”帖子后面发表评论282条,占该微博评论总数11827条的2.4%;发帖高峰时,它每分钟可发四个内容完全相同的评论。上图为这282条评论集成(按照发帖时间排序),内容相同的帖子清晰可辨。文字版见附件
    

四、骗中有骗

方舟子心里非常明白,虽然动用了水军,但一再炫耀“语文状元”身份的自己却在“文本分析”《求医》之际出了天大的丑,这个事实用水军是无法洗去的。于是,在第二天,2012年1月28日,方舟子又匆匆忙忙地抛出了《对“天才”韩寒〈求医〉的医学分析》一文,其目的,就是要转移公众视线,同时是在施展其“这个假打错了,我就接着找你的下一个假来继续打,一直到把你打成假”的故伎。

实际上,了解方舟子的人都知道,这个为了推销那本抄袭剽窃而成的《科学成就健康》而假冒“生物医学出身”的方舟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生物医学出身”,他的那点儿医学知识,连江湖术士都不如。(详见亦明:《方舟子“生物医学出身”考》)。所以,这样一个人宣称自己搞“医学分析”,就像是一个在家庭土作坊炮制爆竹的工匠宣称自己在研制洲际导弹一样,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简言之,《对“天才”韩寒〈求医〉的医学分析》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要从“医学”的角度来证明,《求医》的作者是韩寒的父亲,而不是韩寒。这是该文的首尾两段:

“我在《‘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一文中,通过分析用语和用典,认为该文不可能出自17岁体育特长生韩寒之手,而是一位中年老病号的代笔。文章贴出后,几位医生网友给我留言,指出根据该文对病情的叙述,作者并非疥疮患者,而是肝炎患者。我得到启发,看了一些医学文献资料,对该文做医学分析,给证据链补上一环。”

“所以该文所写的,其实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或更早)一位肝炎患者在一家小医院的求医经历,而不是韩寒作为疥疮患者在1999年的大医院的求医经历。作者的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见:2012-1-28 10:53)。


方舟子所谓的“几位医生网友”,实际上只是一个新浪微博上叫“恨虚度”的匿名帐号,它在《“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下面发表了十几条“《求医》分析”。这是他的第一条“分析”:

“《求医》分析一,首先,疥疮这个疾病,一般是接触小动物感染,住宿学会感染机会不大,并且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卫生条件好了,感染的人也很少,所以小韩得疥疮的概率并不大。”(注:恨虚度这个帐号后来从网上彻底消失。但他的文字,尤其是“《求医》分析”系列,却被一个方粉完整地保留了下来。见: 2012-1-28 10:13)。

事实是,任何一本专业书籍、任何一个专业网站,都会告诉你,上面这段话足以证明这个“医生”对疥疮一窍不通。比如,全国高等医药院校教材是这么说的:

“疥疮……感染方式主要是通过直接接触,如与患者握手、同床睡眠等。……许多寄生哺乳动物的疥螨,偶然也可感染人体,但症状较轻。”(詹希美主编:《人体寄生虫学》,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1年第五版273页)。

“人的疥疮主要由人疥螨引起。……本病以和疥疮患者同床睡觉而被感染最多。……集体宿舍中由于互相坐睡床铺、穿用患者的衣服、甚至握手等也可以传染。寄生于兔、羊、狗等的动物疥螨亦可感染人,但症状较轻。”(张学军主编:《皮肤性病学》,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1年第五版84页)。


当然,对于方舟子这个闻名世界的美国水博士来说,中文书的价值等于零。那么,我们就看看英文材料。这是英国皮肤病医师学会2004年编制的一份宣传单上说的:

“The mites that cause scabies are ……usually picked up by direct skin-to-skin contact with someone who already has scabies, ……. Pets do not spread them.” (British Association of Dermatologists. SCABIES. Patient Information Leaflet, 2004.)【引起疥疮的疥螨一般通过直接的皮肤接触而传播。宠物不能传播它们。】

这是美国密歇根州社区卫生部2005年的一份资料说的:

“The primary mode of transmission of the human scabies mite is direct skin contact between two individuals.……It is unlikely that domestic animals are reservoirs of human scabies.” (Michigan Department of Community Health. Scabie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anual. May 2005. pp.6-7.)【人类疥疮的主要传播方式是两人之间的直接皮肤接触。……饲养的动物不太可能成为人类疥疮的来源。】

这是世界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旗下的《柳叶刀传染病》杂志2006年发表的一篇综述说的:

“In general, animal scabies is selflimiting in humans beings, since the mites cannot complete their life cycle.” (Hengge UR, et. al. 2006. Scabies: a ubiquitous neglected skin disease. Lancet Infect Dis. 6:769-79.)【一般来说,动物疥疮在人体上是自限的,因为动物疥螨在人体上无法完成生活史。】

这是美国联邦政府疾病控制中心(CDC)说的:

“Human scabies is caused by an infestation of the skin by the human itch mite (Sarcoptes scabiei var. hominis). ……The microscopic scabies mite almost always is passed by direct, prolonged, skin-to-skin contact with a person who already is infested. ……Humans are the source of infestation; animals do not spread human scabies.” (Link: [www.cdc.gov]). 【人类疥疮由人类疥螨侵染皮肤所致。……微小的疥螨几乎总是通过直接、持续的皮肤接触来传播……人类是侵染源,动物不能传播人类疥疮。】

所以说,恨虚度是一个百分之一百的医学二百五。但靠贩卖伪科学来行骗的伪生物医学出身方舟子需要的恰恰就是这样的二百五。这是他对恨虚度的高度评价:

“你从医生的角度分析指出《求医》写的是一个肝炎患者在年代久远的医院里的经历,很专业很有价值,可惜你的系列评论被韩家骂街团的刷屏淹没了,建议整理了贴到你的微博上,或转成长微博。”(见:2012-1-27 15:19)。


惺惺相惜,骗骗相怜
方舟子一面表扬一位医学骗子“很专业很有价值”,一面“建议”他奋勇杀寒。


可惜的是,方舟子的话音还没有落地,网友们就发现,这个“医生”是一个只有68个粉丝、发了7条微博、自命的“脑残病诊疗首席专家”。


方舟子倚赖的“医生网友”恨虚度
“恨虚度”在被方舟子表扬之后,马上将身份改为“作家”,再后来,他从网上彻底消失。
(截图来源:2012-1-27 16:03)。


事实是,这个“恨虚度”根本就没有提到肝炎会引起全身性瘙痒。所以,方舟子一面“建议”这个伪医生将他的“很有价值的系列评论……整理了贴到你的微博上,或转成长微博”,一面自己却不敢转发他的评论,实际上就是在故意欺骗公众,以造成“专业医生支持我”的假象。那么,方舟子所说的“几位医生网友给我留言,指出……作者并非疥疮患者,而是肝炎患者”,到底来自谁呢?原来,它最早是由一个叫“UFO出没”的匿名方粉提出来的:

“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说,这篇文章是韩寒根据自己得疥疮的一次真实经历写成的。文中也有‘她看看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的说法,说明叙述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经过。再问一次:疥疮还是肝炎? ”(注:该粉后来将自己的相关帖子全部删除,所引文字残存于其他人的转发和评论之中,下同。见:2012-1-27 11:43)。

“韩寒父亲肝炎,因此多次皮肤痒求医的可能性更大。注意原文(全身突发性部分之大痒……足、头、腹无处不痒),明确说是全身突发性痒。疥疮是有皮肤外表症状的,主要是身上褶皱处,且不存在突发之说。这个症状不应该是疥疮。”(见:2012-1-28 11:29)。

也就是因为如此,一些方粉一再“质问”方舟子:“老方为什么不提一下皮肤发痒也是肝炎的症状之一呢?”(见A靶子山伯爵A在《“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微博下面的评论,2012-1-27 11:20)。而事实,“UFO出没”自称毕业于外交学院,而“A靶子山伯爵A”后来承认“我本人不是医生”(见:2012-1-31 09:24)。所以说,方舟子所说“几位医生网友给我留言”,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而他之所以要这么做,既是要打出“专业”的旗号来欺骗公众,又是要掠夺教徒们的“创意”,因为方舟子在方舟科邪教徒面前一直冒充全知全能,所以他对于教徒的指教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接受。

五、庸医诊断

其实,伪生物医学出身方舟子的所谓“医学分析”,不过就是这么两下子:先从《求医》一文中找出片言只语,然后到网络搜寻能够将其“证伪”的证据。但即使如此,方舟子也感到力不从心,所以他还要同时作假。比如,方舟子从韩寒的《求医》一文中挑出来这么三句话:

“读书在外,身心疲惫,难免某日起床或腮边凸起一块或腿边红肿一片。”

“全身突发性部分之大痒……足、头、腹无处不痒……”

“而他却不日痊愈,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在印度创始而在中国发展。”


然后,方庸医“分析”道:

“疥疮是因为疥虫感染皮肤引起的。疥虫钻入皮肤,在皮肤中间穿行打隧道、产卵,引起过敏反应,导致皮疹、瘙痒。皮疹多发生在皮肤皱折处,包括手、腕、腹部、阴部等。只有幼儿患者才会在头部发生皮疹、瘙痒,少年和成年患者不会。所以该文说的‘腮边凸起一块’、‘足、头、腹无处不痒’,不是疥疮的症状。不把疥虫杀死,疥疮不会‘不日痊愈’。”(方舟子:《“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

第二天,腾讯评论的《今日话题》发表《方舟子打假韩寒方式错了》,其中指出:

“在方舟子所附的网址[www.scabiesweb.org]中,里面对疥疮症状的描写是与他的说法有明显出入的,这个页面原文是‘most common places where the scabies rash occures are on the knees, around the waist, on the webs between fingers, on the sides of the feet, on the areas surrounding the nipple, on the wrists and on the genital area. ’,明确提到常发区域是包括feet(足部)和knees(膝盖)的,并且前后文没有提到这是针对幼儿患者。而这个网站关于疥疮症状的详细介绍的页面 [www.scabiesweb.org] 中,还有这种说法:‘Scabies is most often noticeable on the head, neck, hands and feet. Generally, infants and young children are more affected in these areas than adults.’意指疥疮是多发于头部、颈部、手部和足部的,只是通常婴幼儿比成人更容易在这些区域被感染,与方舟子‘少年和成年患者不会头部发生皮疹、 瘙痒’的说法似乎不符。”

事实是,就在方庸医的“医学分析”出笼的前一天,就有一个真正的医生评论说:

“从医生的角度讲,只有芥[疥]疮患者才能写出其中关于病史主诉的第五段。那种无可言说的痒。”(见:2012-1-27 15:40)。

对此,方舟子当然是视而不见。

这位医生所说的(《求医》一文)“关于病史主诉的第五段”是这样的:

“那女医生也问我何病,我告诉她我痒。女医生比较认真,要我指出痒处,无奈我刚才一身的痒现在正在休息,我一时指不出痒在何处。医生笑我没病看病,我有口难辩。忽然,痒不期而至,先从我肘部浮上来一点点,我不敢动,怕吓跑了痒,再用手指轻挠几下,那痒果然上当,愈发肆虐,被我完全诱出。我指着它口叫‘这!这!这!’医生探头一看,说‘就这么一块?’这句话被潜伏的痒听到,十分不服,纷纷出来证明给医生看。那医生笑颜大展,说‘好!好!’我听了很是欣慰,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挠,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两只脚彼此不断地搓。”(韩寒:《求医》,《韩寒五年文集》下,万卷出版公司2008年版223-225页)。

对此,方庸医的“医学分析”是:

“疥疮的瘙痒局限于手、腕、腹部、阴部等特定部位,痒处会有皮损,包括皮疹、小水疱或结痂。所以要指出哪里痒,是很容易的,而不是像文中所述无法向医生指出痒在何处,而一痒起来又是全身无处不痒。该文的作者显然没有患过疥疮,至少不是在患疥疮期间写的文章。”

那么,事实到底如何呢?这是英国著名医生Joseph Adams(1756-1818)在十九世纪初用疥螨在自己身上接种之后记录下来的发病症状:

“In July 1801, I procured two oucoes from the young woman,whose aunt consulted me for the cure of her neice. The old woman, without spectacles,which she always used when working with her needle, but not without much diligence was felt. From that time began frequent itching in different parts of my body and arms but no eruption could be discovered. In less than a fortnight afterwards, my arms and belly were covered with a general efflorescence, but few vesicles appeared.”(Adams, J. Observations on Morbid Poisons, Acute and Chronic. J. Callow, London, 1807. pp.295-296.)【1801年7月,我从那个年轻女子那里得到两个疥螨……从那时起,我的身体和胳膊的不同部位就会经常发痒,但是,没有发现皮疹。不到两周,我的胳膊和肚皮就布满了红疹,但没有几个小水疱。】

无独有偶。43年之后,即1844年,奥地利皮肤科医生、维也纳皮肤科学学派创始人Ferdinand Ritter von Hebra(1816-1880)做了一个试验,他将疥疮病人分为两组,对第一组病人用药膏涂遍全身,但在疥螨侵染之处则不涂药膏;对第二组病人则只在疥螨侵染之处用药膏涂抹,其余部位不予处理。结果只有第二组的病人被彻底治愈。(Hebra F. On the Diseases of the Skin, Including the Exanthemata. Vol. II. Translated by Fagge, C. H. and Oye-Smith, P. H. New Sydenham Society, 1868. pp.232-233.)这个结果相当于用科学试验证明了疥疮的瘙痒来自疥螨侵染,但它同时也证明,局部疥螨侵染可以引起全身性瘙痒。

事实是,几乎所有的相关英文医学资料都会告诉你,每个疥疮患者的身上一般只有十余头疥螨,但这几个疥螨的局部侵染却可以造成全身性瘙痒。看看下面这些文字:

“The primary symptom of scabies is intense pruritus (itching), which often intensifies at night or after a hot shower. Pruritus is not caused directly by the scabies mite but is the result of a systemic allergic reaction to the mite, its eggs, and excreta (fecal pellets).” (Michigan Department of Community Health. Scabie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anual. May 2005. p.9.) 【疥疮的主要症状是强烈的瘙痒,夜间或在热水浴之后尤甚。瘙痒并非直接来自疥螨,而是来自对疥螨及其卵和排泄物产生的系统性过敏反应。】

“……a scabies mite can cause widespread persistent pruritus, even though only a dozen or so active scabies burrows are present.” (Buxton, P. K. ABC of Dermatology. 4th Ed. BMJ Books, London, 2003. p.24.)【疥螨可以导致大面积持续性的瘙痒,即使只有十余条疥疮隧道存在。】

“The most common signs and symptoms of scabies are intense itching (pruritus), especially at night, and a pimple-like (papular) itchy rash. The itching and rash each may affect much of the body or be limited to common sites such as the wrist, elbow, armpit, webbing between the fingers, nipple, penis, waist, belt-line, and buttocks.” (Link: [www.cdc.gov]). 【疥疮最常见的症状就是剧烈的瘙痒,特别是在夜间,以及皮疹。瘙痒和皮疹可以遍及全身,也可能局限于腕、肘、腋窝、指间、乳头、阴茎、腰、臀等部位。】



成人疥疮皮疹典型分布示意图
此图由美国犹他大学医学院皮肤科教授、贝赞特博士(John L. Bezzant)绘制。
(见:Michigan Department of Community Health. Scabies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anual. p.10.)。


我们是应该相信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医生呢,还是相信一个靠搞打、砸、抢、偷、盗、骗起家的科学骗子?

事实是,根据韩寒父亲韩仁均在方庸医搞“医学分析”之前一天发表的自述,他在1977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患有肝炎,而在华东师大治疗了将近一年之后,其化验结果也是“一份正常,二份不正常”(韩仁均:《说说我自己》),可见其肝炎的诊断,仅仅是根据免疫学化验,而不是临床症状。但这并没有阻止方舟子一口咬定“文章所述,是作者把自己初患肝炎的体验移植给了疥疮患者”、“作者的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 而按照方舟子的“医学分析”,“该文所写的,其实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或更早)一位肝炎患者在一家小医院的求医经历。”也就是说,按照方舟子,韩仁均在尚未得知自己有病之前的十几年就已经去“求医”问诊了,然后,在退学二十年之后,他又把这些“求医”经历转嫁到儿子韩寒身上,冒充韩寒写成《求医》一文。显然,韩仁均得不得病、什么时候得病、得的到底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到哪里去看病,都得由方舟子这个网络恶霸一个人说了算。

到了2月3日,韩仁均找到了韩寒当初因疥疮去医院就诊的记录,贴了出来,并且无奈地说:

“《求医》是韩寒根据自己的经历再夸张描写的文艺作品,当年《小说选刊》就 把它选在短篇小说栏目里的。看见有人苦苦考证,非要找出哪家医院查出韩寒是否得过疥疮什么的,现在就把当年的就诊记录贴上吧。就是韩寒没去过哪家医院也可以随意发挥虚构。回应各种误导性的欲加之罪真的很累,我也将少说此事了。”(见:2012-2-3 01:47)。

可是,对于一直口口声声告诉别人“实证”是“科学精神”的四大要素之一、并且一直要求别人“拿出证据”的科学骗子方舟子来说,这样的“实证”不仅一钱不值,反倒“恰恰证明了《求医》所写不是韩寒1999年在金山区中山医院看疥疮的经历,而是一个中年作者对七、八十年代看病的回忆。”(方舟子:《韩寒的就诊记录否证了韩寒〈求医〉》)。难怪“傻逼”、“疯狗”、“狗日的”、“神经病”、“疯子”、“臭大粪”的咒骂随着方舟子的“证否”而应声四起。(见方舟子微博后面的评论:2012-2-3 11:01)。


如山铁证也硬不过方舟子的铁嘴钢牙
韩寒父亲出示的韩寒疥疮就诊记录,证明《求医》一文是韩寒根据自身的经历所写。但是,在网络恶霸方舟子的眼中,这个记录不仅不能洗脱韩寒“代笔”的罪名,反倒“证否了韩寒《求医》。”


六、挖坑自埋

事实是,方舟子对韩寒的“打假”一直就是在众人的咒骂声中进行的。到了2012年1月26日,为了阻止网络名人公开挺韩,方舟子使出了“唬人”的招术,吓唬别人说,自己当时正在“挖坑”,谁挺韩谁就是在往坑里“扑通”。看看这个网络恶霸当时色厉内荏般的张狂:

“我才问了这个考试铅笔网是不是要给韩寒陪葬,它果然就往坑里跳。”(见:2012-1-26 17:12)。

“要是坑不慢慢地挖,会有财经网和一批名流跳下去要给韩寒陪葬吗?别急,好戏还在后头呢。”(见:2012-1-26 18:17)。

“你嫌现在这个坑还不够大?”(见:2012-1-27 14:22)。

“开复李carefully在坑边上跃跃欲试准备也往下跳。”(见:2012-1-27 17:14)。

“‘扑通’,‘微博女王’姚晨也下去了。反正我这个坑会挖得足够大。欢迎大家列举现在还在力挺韩寒的名人、名网名单,等这出连续剧结束了,我会在演职员名单中鸣谢这些不请自来的配角。”(见:2012-1-27 18:04)。

“没想到你也跳下去了,有些意外,看来这个坑挖得大了一点。”(见:2012-1-27 20:21)。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这串响声真好听,大家帮我数着。”(见:2012-1-27 19:58)。


实际上,就在方舟子扬言挖坑之前,网络众人已经开始了挖坑行动,那就是重新挖掘方舟子及其老婆的肮脏历史。比如,那部让方舟子闻风丧胆的《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就被“韩粉”们拿出来广泛传播(例见:2012-1-25 09:55),连被方舟子称为“罗装”、“装剽”的罗永浩都不再装了,高喊:

“天啊,网友爆料说方舟子抄袭、剽窃都足以支撑一个年谱了?这都‘是真的吗?’”(见:2012-1-25 12:28)。

方舟子对此虽然惊恐万状,但却故作镇静地如此“回应”和“澄清”:

“韩家军真听话,果然在刻苦攻读‘方学家’亦明的几百万字研究著作,要跟我算方舟子‘抄袭’的老账。这笔老账我早就多次回应、澄清过(感兴趣的可以到我博客或微博上找找),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转移目标再来跟你们算。你们慢慢折腾去吧,即使能把方某抹得和乌鸦一样黑,也不能帮你们的少主洗下一丁点的污垢。”(见:2012-1-25 17:20)。

这个“澄清”的亮点在最后一句话:我方舟子即使死了,也要拉上韩寒当垫背!

实际上,方舟子的比抄袭剽窃更为肮脏、更为邪恶的历史就是他赖以成名的“打假”。1月27日,就在方舟子装腔作势地数着“扑通”的次数之时,一个“哑巴”开口说话了。她大声向肖传国“问责”:

“肖传国当初为什么失手了。。。扼腕。。。”(见:2012-1-27 18:31)。



短短的几个字,实际上道出了广大网友的共同心声。这是该帖子的最初四个评论:

ted熊熊麻吉ted: 太坏了 其实偶也这么想 (2012-1-27 18:31)

泰达游侠:扼腕 (2012-1-27 18:32)

画下天籁:肖传国当初为什么扼腕了。。。因为失手。。。 (2012-1-27 18:32)

玉树临风new:我还真是喜欢你。连想的都一样。 (2012-1-27 18:32)


连那个最能装的方粉、伪博士袁越对此都抑制不住自己的“心酸”。

到了一月底,寒战双方的挖坑工程基本竣工,两个大坑融为一体,而光秃秃的坑底下只有孤零零的一根恶棍,那就是方舟子本人。1月29日,新浪文化发起投票,《方舟子VS韩寒,你支持谁?》。一周之后,结果揭晓:在八万多张“选票”中,韩寒的支持率高达81%,方舟子得票不足19%。


千夫指,万民骂


同是在1月29日,腾讯评论•今日话题发表《方舟子打假韩寒方式错了》一文,其结尾就是这么几个字:

“方舟子先生,你这次错了,回头是岸吧。”


恶棍方舟子的邪恶,连他的老搭档腾讯网都无法忍受了


无可争议的事实是,方舟子并不只是“这次错了”,而是“次次都错了”,因为他“打假”的初衷和目的不外就是报私仇、谋私利。这样恶狗咬人式的“打假”,怎么可能会有“打对了”的时候呢?



进入二月份之后,要方舟子“回头是岸”的呼声已经从网络进入了平面媒体。2月8日,深圳大学副教授孙海峰在深圳卫视向方舟子发出最后通牒:“我希望方先生回头是岸!


孙海峰博士在深圳卫视正告方舟子:“回头是岸!”



网络恶棍方舟子在2012年2月成为过街老鼠
《深圳晚报》2012年2月6日第五版新闻:《深大副教授质疑方舟子抄袭》。


到了2月9日,曾经和方舟子联手推销转基因的《南方周末》评论员李铁发微博说:

“自从韩寒事件以来,方舟子先后宣布,抹黑方舟子的媒体有《南方周末》、腾讯《今日话题》、《新京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齐鲁晚报》、 湖南卫视的《新闻当事人》、财经网 ,现在估计还会加上凤凰卫视《锵锵三人行》。在方舟子眼里,只有一个媒体是不抹黑他的,那就是‘新语丝’”。(见:2012-2-9 19:47)。

第二天,自认的方粉、腾讯评论部主任刘彦伟也“扑通”了,在《南方人物周刊》上发表《方舟子反对方舟子》一文,明确指出:

“方舟子惯用的手段是,只要是对他有利的说法,他都拿来用,而不辨其真伪。”

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之下,方舟子又使出了他的另一绝招,见人装鬼,见鬼装人,打出“科学”的招牌来吓唬“文科傻妞”,同时给自己那张邪恶的面孔贴金。

(待续)。      



被编辑3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5/31/2014 05:07PM。

附件: waterarmy.pdf (269 KB)   Hanly War_1.pdf (3.04 MB)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偷盗坑唬骗:方舟子“分析”韩寒《求医》一文的招术 (5114 查看) 亦明 05/31/2014 04:30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