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氏文贼的方式科唬: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八封公开信 (1716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November 29, 2014 09:34AM

方氏文贼的方式科唬
──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八封公开信



葛莘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



众所周知,方舟子及其麾下的科邪教团伙对慈善事业恨之入骨:他们不仅自己从来不向慈善事业捐款效力,他们还专门打击从事慈善事业的人。比如,2008年,因为王老吉集团向汶川地震灾区捐款一亿人民币,方舟子于是就撰文“证明”王老吉凉茶有毒【1】。2013年,因为李承鹏等人向雅安地震灾区捐献帐篷,方舟子于是就连篇累牍地撰写系列文章“证明”李承鹏是在“作秀炒作、捞政治资本”【2】。同年,因为崔永元揭露方舟子在转基因问题上行骗,方舟子于是就拿崔永元主持的“给孩子加个菜”慈善项目开刀,污蔑该项目“危害儿童健康”、“伪善”、“找了一帮骗子搞慈善”、是“骗子推销的慈善活动”【3】

实际上,方舟科邪教对慈善活动的仇视并非仅仅出于邪恶本能,而是有其理论根据的。一个曾向方舟子捐了三百万元人民币、并且扬言要花一千万元人民币聘请方舟子出任“公司监理”的方粉就这样劝告他人“别做慈善”:

“别做慈善,做慈善只有三种人,骗子、傻子、和上帝作对的。一人得重大稀罕疾病,大多是其基因隐含此缺陷,自然本身就在淘汰此。救助只是帮助中华民族拉低人均体质质量而已(锻炼是短期的,基因才是长期的)。对于这些不害不助即可,天地不仁。实在要助,就助那些车祸意外事故等外力损伤的。”【4】


劝恶宣言
方舟科邪教骨干、方舟子最大金主徐宥箴劝告他人不要行善。


一、以科学的名义作恶

2014年夏天,所谓的“ALS冰桶挑战”突然间风靡世界:参与者或者唤起他人对渐冻人疾病的关注,或者向相关机构捐款。对此,方舟子当然是左看不顺眼,右看气不忿。到了8月22日,“新浪名博医生哥波子”廖新波对方舟子发出了挑战【5】,方舟子哪肯应战,而为了遮羞,也是为了恐吓其他人,他于是在2014年8月29日的《新华每日电讯》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危险的“冰桶挑战”》的科唬文章。这是该文的摘要:

“潜水反射所有哺乳动物都有,是其共同祖先长期进化出来的一种本能。但当这种保护性反射被滥用时,结果却也会是致命的。”

简单地说,方舟子此文的全部逻辑就是这么点儿事儿:向头上淋冰水会引起人体的“潜水反射”,而“潜水反射”有可能是致命的,所以,冰桶挑战是“危险的”。为了给自己的论证设立一个合理的前提,方舟子举出了这样一个例子:

“新西兰一名40岁男子在完成冰桶挑战的同时,喝了一瓶酒,5个小时后因心搏骤停被送往医院,一天后不治身亡。当地警方认为他的死是因为喝酒引起,但是一名曾经在牛津大学研究过人体对冰水的反应现象的医生指出,这名男子的死可能与喝酒无关,光是往头上浇冰水就足以引发心搏骤停。”

实际上,据英文报道,方舟子所说的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Willis Tepania, a 40-year-old father from Kaitaia, took the ‘ice challenge’ on Saturday night. He is believed to have then consumed a large quantity of Jim Beam bourbon in a matter of minutes - sources told the Herald possibly as much as a full-litre bottle. Five hours later he suffered a cardiac arrest.”【6】
(译文:威利•泰潘尼亚,一个居住在凯塔亚的四十岁的父亲,在周六晚上接受了冰水挑战。据信他在几分钟内饮用了大量的波旁威士忌,本报的消息来源说可能是一公升的瓶子一整瓶。五个小时之后,他心搏骤停。)


波旁威士忌有40度和43度两种,按40度计算,一公升含有400毫升纯酒精,大约相当于一斤半二锅头。按照普通常识,即使没有任何其他因素,任何一个人在短时间内暴饮这么多酒精也会有死于酒精中毒的可能;而按照“科学”,酒精的“致死剂量”(lethal dose)按照“血液酒精浓度”(blood acohol concentration, BAC)来计算,一般认为这个致死剂量在0.4%到0.5%之间。这是美国克莱门森大学网站上说的:

“BAC .40 percent to .50 percent: You are probably in a coma. The nerve centers controlling your heartbeat and respiration are slowing down, and it’s a miracle if you survive.”【7】
(译文:当你的血液酒精浓度在0.4-0.5%之间时,你可能已经昏迷。控制心跳和呼吸的神经中枢逐渐衰弱,你如果能够活过来,那就是奇迹了。)


而按照BAC的估算公式,这位新西兰人当时的血液酒精浓度很可能高达0.66【8】,远远超过致死剂量。可是,只因为他在暴饮酒精的同时,参加了冰桶挑战,于是方舟子就想要把他的死因归咎于“往头上浇冰水”,可见此人之邪恶与歹毒。


威士忌vs.二锅头
一公升40度的威士忌大约相当于15两二锅头。任何人在暴饮了15两二锅头之后,都可能死于酒精中毒。


实际上,为了把这个新西兰人的死因归咎于冰桶挑战,方舟子煞费了苦心:他不仅隐瞒了上述事实和“科学”,他还编造了两个谎言:第一,他编造了一个“当地警方认为他的死是因为喝酒引起”谎言;第二,他抬出了一个“曾经在牛津大学研究过人体对冰水的反应现象的医生”来给自己站台。

事实是,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当地警方”曾经介入该死亡事件的调查。据最早报道该案的《新西兰先驱报》报道,死者在周日凌晨三时许被救护车和消防人员送往医院,于周一晚间死亡。消息见报之后,当地验尸官公开抱怨当地“卫生当局”(the Northland District Health Board)没有能够通知他进行验尸【9】。显然,当地“卫生当局”认为死因非常明显,没有验尸的必要。

至于那位被方舟子称为“曾经在牛津大学研究过人体对冰水的反应现象的医生”,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在牛津大学研究过人体对冰水的反应现象”。还是根据《新西兰先驱报》的报道【10】,这位名叫Stephen Wealthall的人于 1960年代曾在英国海军当医生,他当时注意到有些健壮的的士兵当头部首先进入冷水之后需要被拖上来抢救;而他在牛津大学从事研究时,发现老鼠对冷水也有过激反应。如此而已。

总之,在数以百万计的冰桶挑战参与者之中,目前只有一个人间接地死于“往头上浇冰水”。而这一事件就被科唬作家方舟子当作例证来证明冰桶挑战是“危险的”。实际上,比参加冰桶挑战更危险的是阅读方舟子科唬文章:已有大量证据表明:有人因为听信了方舟子的科唬而导致妻子流产、儿子罹患黄疸、肺炎【11】


“伪生物医学出身”方舟子的伪科普祸国殃民


二、以科普的名义行骗

实际上,方舟子的文章写了一大半,他也没有能够在“冰桶挑战”和“潜水反射”之间建立任何关系,更不要提什么“危险的”关系了。可是,在文章的剩余部分,方舟子却莫名其妙地讲了一个潜水反射“不仅没有危险反倒有益”的故事。而恰恰是这个故事,暴露出了方舟子这个老偷惯骗的无知和无耻。这是方舟子所讲述的故事梗概:

“2010年9月一个寒冷的晚上,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名21个月大的男童戈尔不意掉进冰冷的河水中。25分钟后,他被救出,送往医院抢救,到达医院时他心脏停止跳动已达50分钟。48小时后,他被救醒,身体未受到明显伤害。”

这三句话、87个字中,含有四个关键的事实错误。根据当时的英文报道【12】,第一,“男童戈尔”出事的时间不是在“2010年9月一个寒冷的晚上”,而是在那年盛夏7月6日;其次,戈尔掉进的不是“冰冷的河水中”,而是灌溉用的沟渠(irrigation ditch)中;第三,戈尔被“救出”之后,也不是马上被“送往医院抢救”,而是被他的退休医生外祖父和一位当护士的亲戚做了10-15分钟的人工呼吸,然后才被救护车接走;第四,戈尔并非“到达医院时他心脏停止跳动已达50分钟”,而是他的心脏停止跳动总共大约50分钟,他也不是在进入医院之后心脏马上恢复了跳动:在戈尔进入医院15分钟之后,医生才通知其家人他的心脏恢复了跳动。

那么,方舟子的这些错误到底是怎么来的呢?任何一个熟知方舟子在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文贼方舟子又偷错东西了。

原来,在2012年3月,美国达特茅茨学院的一份“本科生科学杂志”(《达特茅茨本科生科学杂志》,Dartmouth Undergraduate Journal of Science)发表了一篇文章,其主旨就是通过戈尔被救的例子来讲解“哺乳动物潜水反射”的好处,而这篇“本科生讲科学”的文章,就被举世闻名的美国生物学博士方舟子偷到了中国。这是该文的第一段:

“On a cold September night in Colorado, 21-month-old Gore Otteson fell into a freezing river. When his family pulled him out, he was unconscious, his heart had stopped, and he was no longer breathing. But almost an hour later, Gore was revived at the Denver Children’s Hospital and a few days later, he recovered completely—thanks to his mammalian diving reflex.”【13】
(译文:在科罗拉多一个寒冷的九月的晚上,21个月大的戈尔掉进了冰冷的河中。当他的家人把他捞上来时,他没有意识,心脏不跳,也没有呼吸。但在将近一小时之后,戈尔在丹佛儿童医院被救活了过来,几天后,他完全康复了──感谢他的哺乳动物潜水反射。)


看到“九月”了吗?看到“河水”了吗?注意到这段文字没有提到那长达十多分钟、也许对挽救戈尔起到了关键作用的人工呼吸抢救了吗?这两个错误和一个遗漏就是方舟子抄袭的铁证。

实际上,最初救治戈尔的医院是距离丹佛二百多英里的一家地方医院,甘尼森河谷医院(Gunnison Valley Hospital),戈尔是后来被用直升飞机转到丹佛儿童医院(Denver Children’s Hospital)的。 “达特茅茨学院本科生”的这个错误直接导致“密歇根州立大学水博士”方舟子犯下了他的第四个错误。


美国水博士方舟子偷窃美国常春藤名校本科生的文章在新华社搞科唬
上图为被方舟子抄袭的文章网页截图,显示该文第一段。这段话的三处关键错误被红色下线标出。


那么,为什么“达特茅茨学院本科生”说戈尔是在“几天后”完全康复,而“密歇根州立大学水博士”方舟子却说是在48小时之后呢?这是因为,按照这篇本科生杂志的说法,丹佛儿童医院在用低温处理戈尔48小时之后开始升温,方舟子据此以为戈尔在体温恢复正常之后所有生理功能也立即恢复正常。实际上,在那之后两天,戈尔仍旧不能抬头和使用手臂。他总共在丹佛儿童医院住了三周【14】

最好笑的是,在《危险的“冰桶挑战”》的“新语丝版本”中,上面这段话的第一句是这样的:

“2010年9月一个寒冷的晚上,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名21个月大的男婴戈尔趁母亲不备,打开别墅的后门跑出去,掉进冰冷的河水中。”【15】

显然,方舟子把戈尔一家当时在山里渡假时居住的小木屋“cabin”译成了“别墅”,可见这位动不动就向中国人民吹嘘自己是“一位留美十三年的美国博士”【16】、对“美国生活的内容我很熟悉”【17】、 “有在美国生活过的经验”【18】,并且时不时就要装腔作势地显摆一下自己“在美国生活时养成的习惯”【19】的美国水博士,实际上对美国人的日常生活一无所知。众所周知,《汤姆大叔的小屋》译自英文“Uncle Tom's Cabin”。如果请方舟子来翻译的话,他肯定会译成“汤姆大叔的别墅”。


“留美十三年的美国博士”方舟子笔下的“别墅”和“河水”
图片截自NBC Today (左)和dailymotion.com。左图右上角为戈尔和他的父母(见:dailymail.co.uk)。


三、老偷惯骗

当然,水博士方老偷不会只偷美国本科生文章的这么一小段。这是方舟子的接下来的一段:

“我们可以还原一下小戈尔的溺水过程。当他掉进河中、冷水触及他的脸部的那一刻,身体立即出现了潜水反射,减少了对氧气的需求。接着,由于新陈代谢缓慢,身体无法产生足够热量,体温迅速下降,他吸进去的冷水则让身体冷却得更快,当体温降到31摄氏度时,他进入昏迷状态。但此时新陈代谢还在缓慢进行,细胞在做无氧呼吸,产生乳酸这种代谢废物。如果小戈尔的身体体温马上回升、血管舒张的话,积蓄的乳酸会迅速释放到血液中,引起致命的酸中毒。所以他被慢慢地升温、唤醒,同时还往血液里注射了一些药物中和乳酸。”

方舟子所谓的“还原”,就是抄袭。上面这段话来自《达特茅茨本科生科学杂志》的这三段话:

“When Gore fell into the river, his body responded with the diving reflex as soon as the freezing water hit the trigeminal nerve of his face. His body rapidly cooled and his heart rate and metabolism slowed dramatically to decrease his body’s oxygen requirement; he lapsed into protective hypothermia as soon as his core temperature fell below 95°F. After an involuntary breath, the cold water that he inhaled helped cool his core temperature even faster, and Gore lost consciousness when his body temperature reached 88 degrees.”
(译文:在戈尔掉进河中、冰冷的河水触及他的面部三叉神经的那一刻起,他的身体马上做出潜水反射。他的体温迅速下降,他的心率和代谢显著变缓以减少对氧气的需求。当他体温低于95华氏度后,他进入了保护性低温状态。在不自主呼吸之后,他吸入的冷水使其体内温度进一步迅速降低,当体温低于88华氏度之后,他进入昏迷状态。)


“When doctors warm up hypothermic patients after near-drowning, they must accommodate the protective effects of the dive response, such as the decrease in metabolism and the increase in lactic acid. To prevent blood from becoming deathly acidic when warming up a patient, doctors use various chemical compounds to buffer the blood and prevent it from becoming too acid. After establishing a heartbeat, they warm patients from the core so that the blood is already flowing in the extremities when the lactic acid is eventually released.”
(译文:当医生使溺水的低温病人体温升高时,他们必须注意到潜水反应的保护性效应,如代谢的降低和乳酸的增加。为了避免病人在体温回升时的血液变成致命的酸性,医生使用各种化合物来缓冲血液。在稳定心率之后,他们使病人从内部开始升温,这样当乳酸被释放出来时,血液已经开始在四肢流动了。)

“Finally, when it was time to warm Gore up after 48 hours, they started slowly. If 21-month-old Gore had warmed up too fast, his metabolism would have kicked in before his cells had enough oxygen, and the lactic acid stores would have rushed into his blood, poisoning him.”
(译文:等到48小时之后,到了让戈尔体温上升的时间,他们一点一点地开始升温。如果21个月大的戈尔体温升高太快,他的代谢就会在细胞内有充足的氧气之前就开始了,那样的话,积存的乳酸就会冲进血液,毒害戈尔。)


实际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上面的文字是在讲述两件事情:第一就是戈尔溺水时可能发生的生理反应,即潜水反射;第二就是戈尔在丹佛儿童医院接受低温治疗(hypothermia treatment)。这两件事情并没有直接的、必然的联系:即使没有潜水反射的发生,医生也可能使用低温疗法来处理窒息的病人。据NBC 网站的一篇文章介绍,一个1岁半的男孩因面部朝下睡眠而导致心脏停止跳动40分钟,但被低温疗法彻底治愈。另一个两岁的儿童在被淹没的车中困了15分钟后,也被低温疗法治愈【20】。显然,水博士方舟子之所以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被“本科生”误导了。

事实是,即使是在讲述“潜水反射”时,“达特茅茨本科生”的话也不可靠。首先,他们认为戈尔之所以能够死里逃生,“潜水反射”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个观点充其量不过是他们的一个猜测,并且是毫无根据的猜测。而他们的这个猜测很可能来自最初收治戈尔的甘尼森河谷医院的医生舍曼(Roger Sherman),他也只是猜测“潜水反射”或许对戈尔的奇迹般的复活做出了贡献【14】

其次,真正让戈尔起死回生的是丹佛儿童医院的医生,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提什么“潜水反射”。相反,他们认为医生的治疗、特别是他们所采用的低温疗法很可能对戈尔的康复起了关键作用。这是该医院医生博宾斯(Emily Dobyns)对《丹佛邮报》记者说的话:

"We don't know what caused him to have the good outcome he did. Everything fell right into place, with a very active, purposeful and appropriate intervention. People did the right thing at the right time. I would like to think that the cooling we did played a role, but I'm not 100 percent sure."【14】
(译文: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这个良好的结果。在积极、有目的、适当的干预下,所有的事情都恰到好处。我觉得我们使用的冷却疗法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我不敢百分之百地肯定。)


这是该医生对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记者说的话:

“There is no way of knowing it that it [the cooling]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his remarkable recovery. It’s promising, but we don’t know it for sure.”【21】
(译文:我们无法知道低温治疗是否对他的惊人康复发生了作用。低温治疗前景很好,但我们无法肯定(它在戈尔病例中的作用。)


实际上,NBC晚间新闻相关报道的摘要就是这样两句话:

“Doctors aren’t sure whether an experimental treatment helped save Gore Otteson. The two-year-old’s heart stop beating for nearly hour after he drowned in an irrigation ditch.”【22】
(译文:医生不能肯定一项试验疗法拯救了戈尔。两岁幼儿在溺水沟渠之后心跳停止近一小时。)



戈尔的主治医生对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坦承不知道戈尔死里逃生的秘密


尽管连戈尔的主治医生都不敢肯定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个“医学奇迹”的发生,但绝代文贼、旷世奇骗方舟子却敢言之凿凿:

“心脏停止跳动50分钟还能被救活,是个医学奇迹,但也不神秘,得益于进化出来的保护性反射。但是当这种保护性反射被滥用时,结果却也会是致命的。‘冰桶挑战’就是挑战人的潜水反射的危险游戏。”

事实是,“潜水反射”只是溺水者逃生的生理反应之一【23】,如上所述,即使没有“潜水反射”,低温治疗也有可能治愈戈尔。所以说,方舟子把戈尔的复活完全归功于“进化出来的保护性反射”,完全是出于他的“贼人反射”──鹦鹉学舌、人云亦云。可笑的是,写到最后,方舟子这个“伪生物医学出身”也没有说明“当这种保护性反射被滥用时,结果却也会是致命的”,以及冰桶挑战与潜水反射的“危险”关系。


老偷巨骗方舟子在《新华每日电讯》上定期、定点行骗


四、结论

2006年11月,方舟子曾抄袭一份英国“研究生医学杂志”(Postgraduate Medical Journal)的文章,写成《达尔文得了什么病》,发表在《中国青年报》上,胡诌什么达尔文得的是“全身性乳糖不耐症”【24】。可笑的是,在“进化”了八年之后,方舟子这个文贼却等而下之,改抄一份美国“本科生科学杂志”的文章,胡诌什么“潜水反射”。令人感叹的是,方舟子抄袭对象的等级每况愈下,但他在中国的销赃渠道却逆势上扬,从“共青团中央机关报”《中国青年报》飙升到“国家最高新闻采集发布机构新华社主办、……中央级新锐主流大报”《新华每日电讯》。

事实是,从2012年7月至今,我已经给《新华每日电讯》写了七封公开信【25】,举报、揭露方舟子利用该报行骗作恶的事实。在第六封信的结尾,我是这么说的:

“方舟子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无耻、最不要脸的的骗子和强盗。《新华每日电讯》是这个骗子和强盗目前唯一的藏身和销赃之处。而在这个骗子强盗行骗劣迹屡屡被揭之 后,《新华每日电讯》仍旧对这个贼人不弃不舍,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家报纸本身就是一个匪窟贼窝,他们养活的强盗骗子肯定不会只是一个方舟子。”

可是,这份自诩“主流媒体风骨 市场媒体风格”的报纸,至今仍在装聋作哑,冒充缩头乌龟,不肯对我的公开举报做出任何答复。请问新华社和《新华每日电讯》的负责同志:什么样的新闻机构会如此恬不知耻地藏污纳垢?一份报纸得多么无耻才会心甘情愿地让一个窃贼拿它当贼窝、开黑店?你们与贼人方舟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的背后到底是谁?


2014年9月30日,文贼、恶棍方舟子在香港一家野鸡视频上炒卖自己的“新盗资料”



参考文献

【1】方舟子:《常用中成药的真相——王老吉凉茶》,新语丝2008年8月27日新到资料。

【2】方舟子:《李承鹏的帐篷之谜》、《再说李承鹏的帐篷之谜》、《三说李承鹏的帐篷之谜》、《李承鹏的坑——四说李承鹏的帐篷之谜》,新语丝2013年5月1日新到资料;《李承鹏的构陷——五说李承鹏的帐篷之谜》、《李承鹏的伪证——六说李承鹏的帐篷之谜》,新语丝2013年5月6日新到资料。

【3】方舟子:《我与崔永元关于转基因的争论(续)》,新语丝2013年9月18日新到资料。

【4】 原帖见“徐宥箴1”的新浪微博(原始链接见:2012-11-13 12:02),已被删除。

【5】 “我@ 三位大腕:@方舟子 因为他是网络科普的领军人物,虽然他看不起我支持中医,但是希望他的影响让方粉们多关心弱势群体;@崔永元 不只是他是著名央视主持,也不仅与我做过小崔说事节目,更因为他是一位公众人物;@郎咸平 也不仅与我做过财经郎眼,更因为他是网络经济学家,让更多经济学人关心他们。”(见“波子哥-廖新波”新浪微博:2014年8月22日 11:28)。

【6】Boyer, S. Man dies after ice, drink game. The New Zealand Herald, Jul 11, 2014.

【7】Clemson University Redfern Health Center. Blood Alcohol Concentration (BAC).

【8】据维基百科(Blood alcohol content),估算血液酒精含量的公式为:



其中,SD为含有10克酒精的饮料数量,BW为身体内水含量(男人为0.58),Wt为体重(单位:公斤),MR为代谢常数(0.017),DP为饮用间隔(单位:小时)。假设Willis Tepania的体重为100公斤,在10分钟(DP=0.17小时)内饮用一公升40度威士忌(SD=40),则他当时的血液酒精浓度为:0.664。

【9】Boyer, S. Ice game death: Coronor criticises DHB. The New Zealand Herald, Jul 11, 2014.

【10】 “Dr Wealthall studied exposure to ice cold water as a British Navy cadet doctor in the 1960s and found some of the fit, young volunteers who jumped head first into icy water had to be hauled out and resuscitated.”“When studying cot death while at the Nuffield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 at Oxford University, Dr Wealthall found similar reactions in rats when icy water was dripped on to their noses.” Akoorie, N. Doc's ice challenge warning. The New Zealand Herald, Jul 16, 2014.

【11】爱玩儿:《方粉听信方舟子“怀孕早期可以同房”的科唬导致老婆流产》,中国学术评价网,2013年6月19日。另见“中国新药与临床杂志倪力强”的新浪微博:“大谈特谈非自己专业能算科普么//@芋头微波:还有信教主而得肺炎的~//@医学翻译Jacob:在临床医学方面,方舟子乱科普的劣迹很多。@刘雨洲学内科:新生儿黄疸看不看医生不是靠感觉黄不黄的。开始黄的时间,黄了多少天,是否有黄褪后再发以及一般情况。这是鉴别诊断,方没有真正学过临床,说错了也死不承认”(见:2014年10月17日 16:06)。

【12】Colberg, S. Against all odds, toddler Gore Otteson survives a near-drowning and an hour with no heartbeat. [newsok.com], September 19, 2010.

【13】Anonymous. The Mammalian Diving Reflex. Dartmouth Undergraduate Journal of Science, Winter 2012.

【14】Blevins, J. Watery tragedy averted as Lakewood toddler's life "miraculously" revived. The Denver Post, Dec. 14, 2010.)

【15】方舟子:《危险的“冰桶挑战”》,新语丝2014年9月7日新到资料。

【16】方舟子:《为劣质翻译涂脂抹粉——五评〈怎样当一名科学家〉中译本》,新语丝2004年3月2日新到资料。

【17】 拾年:《对话方舟子:“青年导师”造假有害社会诚信》,搜狐《公民观察》,2010年7月8日。

【18】方舟子:《“网络作家”梦游美利坚》,新语丝2014年10月21日新到资料。

【19】方舟子:《你还敢喝牛奶吗?》,《健康管理》,2010年4期。

【20】Dube, R. Meet ‘Lazarus tot’ whose heart stopped for 1 hour. NBC Today, Sept. 17, 2010.

【21】NBC Today. Toddler's miraculous survival after heart stops. Sept. 17, 2010.

【22】见:[www.nbcnews.com].

【23】Gooden BA. 1992. Why some people do not drown. Hypothermia versus the diving response. Med J Aust. 157:629-32.

【24】亦明 :《方舟子四年前曾抄袭一家英国医学院学报》,虹桥科技论坛,2010年11月21日。

【25】见:

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解国记先生的一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7月4日。

方巨骗,还在骗──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的第二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9月21日。

老偷巨骗,先偷后骗── 就方舟子抄袭科唬问题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解国记先生的第三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10月17日。

方老偷,还在偷──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解国记先生的第四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11月2日。

〈新华每日电讯〉继续充当贼窟黑店──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五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11月30日。

〈新华每日电讯〉是方舟子的匪窟贼窝──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六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2年12月20日。

一种寄生虫引起的连环抄袭案 ──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七封公开信》,中国学术评价网,2014年6月12日。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11/29/2014 09:36AM。

附件: .pdf (1.35 MB)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氏文贼的方式科唬: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八封公开信 (1716 查看) 亦明 11/29/2014 09:34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