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戳破老偷巨骗方舟子的新谎言 (2440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une 27, 2015 07:30PM

  
戳破老偷巨骗方舟子的新谎言


亦明


2010年12月1日,我在虹桥科技论坛发表《方舟子抄袭剽窃100例之25──〈达尔文的兰花〉》一文,揭露方舟子于2006年7月19日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的文章《达尔文的兰花》抄袭自一家法国网站上的文章,《马达加斯加“预测到的蛾子”:隐匿动物学中一起不广为人知的成功案例》(Michel Raynal. MADAGASCAR "PREDICTED MOTH": AN ILL-KNOWN SUCCES OF CRYPTOZOOLOGY. Last update: 14 July 1999)。几天后,中国学术评价网开通,我把这篇文章以《方舟子在2006年抄袭法国科普网站》为题发表在该网站的《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专栏。至今,这两个网页被点击将近六千次;如果再加上这篇文章在其他网站被阅读的次数,则读过这篇文章的人数应该是成千上万。可是,在2015年6月27日之前,也就是在四年半、一千六百多天的时间里,自称患有洁癖、眼中容不下沙的方舟子,却一直对这篇文章采取“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来应付。实际上,不仅老偷惯骗方舟子装聋作哑,他手下的那些铁杆方粉们也都一直在装傻──直到2015年6月26号。这是怎么回事呢?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破解这个世界之谜。


老偷巨骗方舟子在《祸国青年报》上祸害中国青年长达七年



一、困兽之斗

原来,从今年年初开始,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穷途末路的方舟子开始了一场规模空前的自戕行动──专门撕咬自己的铁杆粉丝(其中的原因将另文详述)。第一个遇难之人就是那个被亲生方粉水舞刀(方锦全)誉为“方舟子的两大护法”之一的三思柯南,起因就是上海外滩踩踏死人事件。不用说,真正的铁杆方粉应该紧紧跟随主子撕咬任何人。果然,在那些残存的方粉中,有一个自称是“方粉中打酱油的”人,新浪微博ID“不发V”,他在1月6日先写了一篇长达一万二千字的《架是这么吵起来的——方柯之争始末》;接着,又写了一篇八千字的《架就是这么吵起来的——方柯之争的技术分析(论文版)》,其目的就是要论证方舟子不仅伟大光荣正确,而且一往无前所向无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柯南完败”。而按照方舟子的一贯说法,他咬人(他自己使用的名词是“辩论”、“争论”、“打假”)的唯一目的就是咬给旁观者看的。所以,不管他输得多惨,只要他觉得在旁观者(即方粉)眼中他是赢家,他就赢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所以,方舟子马上推荐了不发V的“论文”。(见方舟子推特:6:45 PM - 6 Jan 2015)。而另一个叫Jun Teng的方粉也附和道:

“这文章把来龙去脉都讲很清楚了,经常看这些东西,才能提高自己的逻辑思考能力啊 。”(见:8:33 PM - 6 Jan 2015)。


灭顶之灾
三年前,方舟子的家丁水舞刀(方锦全)认定三思柯南和虚逐子是“方舟子的两大护法”。现如今,虚逐子已经自宫出教,三思柯南则变成了“弱智”、“人渣”、“方黑”,而方舟子本人则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水狗、丧家犬。(截图来自水舞刀的心微博:2012-6-18 18:08)。


可惜的是,方教主那张爬满老年尸斑的脸上的得意笑容还没有消失,不发V就贴出了“论文修正版”,其结论是:

“综上所述,方柯之争,可以说方舟子已经输了。在中盘阶段,方舟子出现了臭棋,相当于围棋中两个活眼的大龙自填一气,变死棋了,痛快点的,当直接推盘认输了。当然,如果没有出现这招臭棋,最后会输的,是柯南,只是可能会时间长一点而已。”(不发V:《架就是这么吵起来的 ——方柯之争的技术分析(论文修正版)》,patroon的博客,2015-01-07 10:14:39。)

这不仅相当于用鞋底子狠抽方教主的脸,还相当于用手指头强揪着方教主的上眼皮迫使他眼睁睁地看着最让他恐怖的画面。所以,方教主马上宣布这个不发V是个精神病:

“比较搞笑的是,这个人随后又出了一个版本,说犯了基本逻辑错误的是我,说我满盘皆输,并向柯南道歉。此人还自称方粉,对我表示失望云云。翻手云覆手雨,思维能力能在一夜之间来个大转弯,精神状态大概不太正常。”(见:10:24 PM - 6 Jan 2015)。

在那之后,这个在“方粉中打酱油的”不发V就开始了向“方黑”的转化,接连发表《辩论和逻辑问题》及《论〈方柯之争〉中的辩论和逻辑问题》、《方舟子是否会犯逻辑错误及其他》等系列文章。(见:patroon的博客)。


方云秋、方云环、方云雨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旷世巨骗方舟子过去二十多年间在网上行骗的惯用伎俩。


二、爆炒馊饭

话说到了今年6月,显然是受到方舟子指控袁腾飞和孙立平抄袭自己事件的诱发,新晋方黑不发V的“黑方”脚步迈进了“方舟子抄袭剽窃”这个方舟科邪教的最大禁区。这是不发V发的第一个含有“抄袭”二字的微博:

“有关方舟子抄袭颖河文章(有关FDA药物开发)一篇,@re_dox 的博文(O神秘的106天—-扒开骗子的画皮 (转贴))指出一条铁证,我已找到FDA原文,原文至少证实@re_dox 的博文中的证据是成立的。有关FDA原文下载地址见:O网页链接。”(见:2015年6月23日 08:54)。

第二天,不发V发表了长文《关于方舟子〈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之考证》。


伤口撒盐、心窝捅刀
不发V在被方舟子诊断为精神病将近半年之后,开始专门朝教主的痛处下刀子。


在至今已经鉴定的上百起方舟子抄袭案中,“颖河案”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子。该案爆发于2006年年底,在最初,方舟子曾极力狡辩,发表了三篇文章为自己辩护。但最终,在如山铁证面前,他不得不采取了“一切造假者在事情败露后的最后一招”──装聋作哑。2011年3月,《法治周末》开始发表《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颖河案就是“总调查之一”中的三个案例之一。尽管方舟子对《法治周末》的“总调查”又是发声明、又是打官司(详见笔者《方舟子2014年十大要闻·九、法制钝刀,阉割人渣》),但他至今没敢在自己的声明和诉状中提及颖河案一个字。2011年年底,《羊城晚报》给方舟子颁发了一个“最乌龙的打假”大奖,其唯一证据还是颖河案:

“‘打假斗士’方舟子今年4月身陷‘抄袭门’。方舟子发表在2006年12月11日《经济观察报》上的《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被指出涉嫌抄袭‘颖河’的九篇系列文章《认识药物》。对此,方舟子的辩护是:‘即便我这篇文章完全根据颖河的系列文章写成,只要不是整段地照抄,也称不上什么“抄袭”,因为科普文章和论文的标准是不一样的。’真可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黄咏梅:《这些人让我们念念不忘》,《羊城晚报》2011年12月25日B3版。)

对此,方舟子除了在微博上破口大骂“《羊城晚报》编辑黄咏梅又再用断章取义的方法炒‘方舟子抄袭’的馊饭。她懂‘即便’两字是什么意思吗?”(原始链接:2011-12-25 17:23)之外,再就是接着装聋作哑。可想而知,方舟子对不发V“再用断章取义的方法炒‘方舟子抄袭’的馊饭”会是什么反应。


颖河案使方舟子祸得《羊城晚报》“年度人物奖”
与方舟子同时获奖的还有他的老冤家李开复和罗永浩。


不过,不发V炒馊饭还真的炒出了一点儿新鲜的味道,因为他迫使铁杆方粉“反中医-林本淮”承认方舟子确实抄袭了:

“其实这等于还是退一步承认了有参考河的文章。改写的那些,表达确实比河强。但性质却和清华孙教授前几句抄他的美国皇帝类似了。只是改写一下。”(见:反中医-林本淮2015年6月25日 18:28在不发V的微博6月25日 18:14下面发表的评论。)


心知肚明
在不发V的逼迫下,铁杆方粉“反中医-林本淮”终于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认为方舟子的狡辩“等于……承认了有参考[颖]河的文章”,其性质和清华孙教授的抄袭一样。注意:该粤粉没敢把这个回复发表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主页。


所谓“清华孙教授前几句抄他的美国皇帝”,就是指方舟子在2008年2月指控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教授在《有感于美国“皇帝”与“海螺共和国”》一文中抄袭了他的《假做真时——美国皇帝诺顿一世传奇》一文(方舟子:《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之剽窃》,新语丝2008年2月19日新到资料)。这个案子在七年后因“袁腾飞抄袭方舟子”一案被方舟子翻出来再次爆炒──直到被网友jrry86证明方舟子的那篇文章也是抄袭来的。(jrry86:《网传被袁腾飞抄袭的方舟子〈假做真时——美国皇帝诺顿一世传奇〉一文本身就是剽窃之作》,新浪微博2015年6月24日 11:02)。由此可见方舟子行骗的招术真的和“黔之驴”差不多──技止此耳。


迎头一闷棍
就在方舟子疯狂炒作“袁腾飞抄袭方舟子”之际,网友jrry86考证出方舟子的原文本身就是赃品。在此之前,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也曾指出:“方也是根据老报纸复述的”。(见:2015年6月20日 18:12)。在jrry86的文章问世之后,方舟子马上停止了“袁腾飞抄袭方舟子”的炒作。


三、再接再厉

很可能是受到了jrry86文章的鼓舞,不发V在25日又发了下面这条微博:

“又一篇涉嫌抄袭的,《达尔文的兰花》,发表在2006年7月19日《中国青年报》,大约三分二与法国科普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具有很高的相似度,最神奇的是: 连三个惊叹号都一模一样。‘方舟子:其喙长达38厘米!Michel Raynal:with a proboscis 15 inches (38 cm) long !’,笑死我了。O网页链接”(见:2015年6月25日 19:41)。

不发V说的这个案子,就是我在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个《方舟子抄袭剽窃100例之25──〈达尔文的兰花〉》。他给出的“网页链接”就是该文在中国学术评价网上的《方舟子在2006年抄袭法国科普网站》。不过,不发V显然还阅读了其他帖子,所以才会说出“最神奇的是: 连三个惊叹号都一模一样”这样的话,因为在我的文章中,根本就没有提到这个“最神奇”。

不发V至今只有220个粉丝;他的帖子,绝大多数没有任何评论和转发,少数帖子被评论和转发的次数也大多在个位数,能够达到双位数的帖子极少。但是,上面的这个帖子却被转发了上百次,比很多方舟子的推特在新浪微博的“直播”还要火。不过,我当时判断,方舟子对不发V的帖子肯定还会采取装聋作哑的态度,一直到死。不幸的是,我失误了。为什么?因为两个SB方粉跳了出来。

首先跳出来的方粉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中医黑林本淮,他发了下面这个评论:

“我当年容忍著名搅屎棍朝花一年有余,最终也是取关拉黑。就是因为他持久特别关爱老方的真相,常常跑偏偶尔靠点谱。老方的这些所谓小小问题不影响我对他的尊重。我一直清楚他是人,不是神。在中国,没有第二人比他更坦荡更牛逼。靠自己坚实的科学底蕴编译几篇外文科普又怎么了?”(见:2015年6月26日 11:15)。

傻方粉林本淮的“更牛逼”之处就在于:他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主子方舟子确实是“编译(了)几篇外文科普”;只不过是,他认为主子的所作所为不仅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而且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见此,健康中国人网主编、齐鲁医学院毕业的“中西医杂种博士”李长青坐不住了。他在傻方粉林笨坏的帖子下骂道:

“真是可怜我认真阅读方黑给出的抄袭证据,结果又一次被骗了。方黑看来只能欺负一下看不懂英语的白痴了。几处所谓的抄袭从结构到内容都有很大差别,所谓的感叹号相同,因为那都是引述别人的话。”(见:2015年6月26日 12:05)。


方粉三人行
在任何一个方粉身上都可以发现他“或者脑残,或者心黑,或者二者兼而有之”的特点。上面这个对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


“看不懂英语的白痴”林笨坏马上哑巴了。见此,“打架逗士”方舟子才鼓足了勇气,对这个“兰花抄袭案”作出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评论:

“方黑的意思是,我在引用达尔文、华莱士等人的话时,必须改动标点符号,不然就是抄袭。我就不信方黑不懂什么叫引用,不过是有意造谣,连三处感叹号都相同,抄袭的铁证啊,就蒙那些不去核对原文不知是引文的,蒙一个算一个。亦明的‘证据’都是这种玩意儿”。(见:8:46 PM - 26 Jun 2015。注:北京时间2015年6月27日 11:46)。



千年走一回的老偷巨骗
在被揭露抄袭法国人的文章四年半之后,方舟子才敢壮着胆儿、借着奴才李长青(微博ID:lw56102)搭的梯子,第一次对我的揭发做出了间接的“回应”和“澄清”。


四、亦明剥壳

1、惊叹号的故事

前面提到,我在文章中,根本就没有说过什么“连三处感叹号都相同,抄袭的铁证”这样的话。最早注意到“感叹号都相同”的人应该是虹桥科技论坛网友iamback,即“白字秀才”。他在2010-12-01 09:28:19发的评论是:

“方剽窃抄袭最传神的是最后一句的那个惊叹号‘!’
方舟子:其喙长达38厘米!
Michel Raynal:with a proboscis 15 inches (38 cm) long ! ”(注:白字秀才的原帖已经丢失,但内容被我保持在《方舟子在2006年抄袭法国科普网站》中。)


只是在白字秀才发表上述评论四个小时之后,另一位虹桥网友“六指”才评论到:

“呵呵,这篇抄得有情趣,把人家的三个感叹号都搬过来了”。(见虹桥科技论坛,2010-12-01 13:32:09。)

紧接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物理学博士岳东晓根据方舟子“兰花抄袭案”发现了方舟子的“裸鼹鼠抄袭案”。2010年12月4日,岳东晓向中国学术评价网正式提出举报,其文章是这样开头的:

“据亦明博士揭露,发表在《中国青年报》的《达尔文的兰花》是抄自Michel Raynal的‘预测的马达加斯加蛾子’一文。经亦明的逐句比对,确实是抄袭,连原文中三个惊叹号都抄了。”(岳东晓:《识别抄袭的方法与实际案例》,中国学术评价网2010年12月12日。)

岳博士的文章,成为中国学术评价网组织“学术不端行为评议团”来评判方舟子抄袭案的导火索,而“裸鼹鼠抄袭案”,即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的《推测出来的动物》抄袭美国华盛顿大学生物系Stan Braude博士的文章The Predictive Power of Evolutionary Biology and the Discovery of Eusociality in the Naked Mole Rat ,是被评议团评议的第一起案子,结果是一致认定指控成立。(详见:《方舟子抄袭剽窃专辑001号案件档案》)。这起抄袭案很可能是英语世界中最广为人知的方舟子抄袭案,因为我介绍该案的英文文章,Fang’s Plagiarism History: The Naked Mole-Rat Case,至今被阅读了七千多次,阅读次数在我给英国《自然》杂志系列公开信中,仅次于我揭发瑞士奸商林树坤的文章,Shu-Kun Lin and His Predatory MDPI Journals,该文被阅读了九千余次。

2、故伎的故事

也就是说,方舟子之所以要借着李杂种博士的帖子当梯子,说“亦明的‘证据’都是这种玩意儿”,就是要通过造谣来诋毁亦明的方学研究,尽管他至今不敢接受我的数十次公开挑战──或曰公开悬赏──,要求他对我的研究作出反驳。实际上,方舟子的这一招术是他的“故伎”。

原来,早在2012年9月21日,我曾以《方巨骗,还在骗》为题,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解国记写了第二封公开信,揭露方舟子在该报发表的《吃得少能否活得老?》一文的第一段话250个字至少含有十个错误。根据这个线索,虹桥的“六指”指控方舟子的文章抄袭北大教授田清涞在2009年发表的《长寿之门——需限制热量,增强营养》一文。没想到方舟子借机发飙,发表了《关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田清涞抄袭的说明》,反咬田清涞抄袭了他方舟子,并且趁机反诬“亦明……等资深方黑更是跳得厉害。”而我则根据方舟子在其“说明”中透露的信息,按图索骥、顺藤摸瓜、追根溯源,查清了方舟子从2002年起就抄袭美国韦恩州立大学教授阿金(Robert Arking)的一本书,总共抄了6次,一直抄到2012年。(亦明:《老偷巨骗,先偷后骗──就方舟子抄袭科唬问题给〈新华每日电讯〉总编辑解国记先生的第三封公开信》;Fang’s Plagiarism History: The Longevity Case)。我的这个系列公开信一共写了八封,一直写到去年年底。(见:《方氏文贼的方式科唬:给〈新华每日电讯〉的第八封公开信》)。而就在今年2月,方舟子在这家报纸上的专栏、也是他在中国媒体上的唯一专栏,被砍了。

也就是说,每当方舟子反诬谁谁谁抄袭了他本人之时,那十有八九是方舟子在贼喊捉贼。而方老贼的奇特之处就在于,他总是试图在贼喊捉贼之际,给“专捉方贼”的亦明抹一把黑;并且,尽管每次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但方畸才仍旧痴心不改,无怨无悔地故伎重施──真是一个记吃不记打的下贱胚子。可想而知,方舟子这次也不可能捞到任何稻草。

3、“克里茨基的惊叹号”考

原来,在《达尔文的兰花》中,方舟子的前两个惊叹号分别译自达尔文和华莱士的引文,惊叹号位于引号之内。我料定方舟子会狡辩说自己翻译的是原文,所以就没有在那上面做文章。同样的原因,白字秀才也只是说“方剽窃抄袭最传神的是最后一句的那个惊叹号‘!’”,而不提前两个惊叹号。那么,为什么最后的那个惊叹号会那么“传神”呢?因为它是法国人Michel Raynal用自己的话来介绍美国昆虫学家Gene Kritsky的一个预测时所使用的,理所当然地,那句介绍并没有使用引号:

“Consequently, Gene Kritsky predicted in the American Entomologist of Winter 1991 the existence of another unknown large moth in Madagascar, with a proboscis 15 inches (38 cm) long

所以,方舟子的这个“最传神”的惊叹号只能是来自Michel Raynal:

“1991年,美国昆虫学家基因•克里茨基(Gene Kritsky)学达尔文做出预测:在马达加斯加还存在着一种未知的大型蛾类,其喙长达38厘米

不过,这个惊叹号后面的故事才更为让人惊叹。原来,“美国昆虫学家基因•克里茨基”确实在1991年做过一个预测,而他在做这个预测时也确实使用了一个惊叹号:

“For somewhere in Madagascar is a gigantic moth with a proboscis even longer than Darwin's Madagascan hawk moth”(Kritsky, G. 1991. Darwin's Madagascan Hwak Moth Prediction. American Entomologist 37(4):206-210.)【译文:在马达加斯加的某处,有一种巨蛾,其喙的长度比达尔文的马达加斯加鹰蛾的喙还要长!】

这说明,老偷惯骗方舟子至今还不曾读过“美国昆虫学家基因•克里茨基”的文章,否则的话,他就不会说“我在引用达尔文、华莱士人”这样的话、而应该说“我在引用达尔文、华莱士、美国昆虫学家基因•克里茨基……”了。

也许有方粉会为主子辩护说,方舟子的那个“等”字就是指“美国昆虫学家基因•克里茨基”,你亦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徒增笑耳了。可惜的是,这样的洗地毫无用处。这是因为,克里茨基的预测与Michel Raynal的介绍大不一样:前者根本就没有预测过那个巨蛾到底会有多大──所谓的“15 inches”或“38 cm”都是法国人Michel Raynal杜撰的。也就是说,方舟子的“38厘米!”只有一个来源,那就是Michel Raynal的文章。不仅如此,15英寸相当于38.1厘米,而在《达尔文的兰花》一文中,方舟子对其他数字都精确到小数点后面一位,为什么偏偏这个数字他却要四舍五入?

方舟子抄袭Michel Raynal的另一个铁证就是,基因•克里茨基预测存在的是“一种巨蛾”(a gigantic moth),而方舟子却说是“大型蛾类”,这除了来自Michel Raynal的“large moth”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可能。


东施效西子、畸才效东施
1991年,美国昆虫学家基因•克里茨基(Gene Kritsky)根据马达加斯加岛上存在一种花蜜管长达40厘米的兰花而效仿达尔文做出预测说,在该岛存在一种巨蛾,它的喙比达尔文预测的那个鹰蛾的喙还要长。但是,克里茨基并没有说这种巨蛾的喙到底应该有多长。1999年,法国人Michel Raynal在介绍克里茨基的这个预测时,说这个巨蛾的喙应该长达15英寸,即38厘米。2006年,美国华侨方舟子抄袭法国人Michel Raynal的文章写成《达尔文的兰花》,科唬中国人,其中也说克里茨基预测的一种“大型蛾类”的喙应该长达38厘米。上图为克里茨基原文截图,显示标题和结尾部分。


4、“华莱士的破折号”考

其实,方舟子的另外两个惊叹号也抄自Michel Raynal的文章。原来,Michel Raynal在引用华莱士之时,犯了几个小错:如把其中的“confidence”拼成了“confidance”、省略了原文中的一个破折号,等等。虽然她的前一个失误在方舟子的文章中没有留下痕迹,但其第二个失误却让方舟子露出了抄袭的马脚。按照方舟子,华莱士的话是这样说的:

“可以很安全地预测在马达加斯加存在这样的蛾;访问那个岛屿的博物学家应该抱着和天文学家寻找海王星一样的信心去寻找它,我斗胆预测他们将会同样成功!”(见《达尔文的兰花》)。

但根据英文原文,方舟子的译文应该是这样:

“可以很安全地预测在马达加斯加存在这样的蛾;访问那个岛屿的博物学家应该抱着和天文学家寻找海王星一样的信心去寻找它──我斗胆预测他们将会同样成功!”【注意其中的破折号。】

除了是抄袭Michel Raynal,方舟子有什么理由把原文中的破折号删去吗?

实际上,方舟子最不喜欢使用惊叹号,动不动就嘲笑别人使用感叹号,说“我写文章、写微博很少用感叹号。” (原始链接:2012-12-04 15:39)。相反,方舟子特别喜欢使用破折号,在新语丝网站发表的方舟子的文章中,仅标题就含有破折号的文章有147篇,正文含有破折号的文章有1066篇。可是,在《达尔文的兰花》中,方舟子却反其道而行之,不必使用感叹号的地方他偏偏用,应该使用破折号的地方他却偏偏不用──除了是在做贼,还会有其他的解释吗?!


一个破折号戳破了方剽棍的秘密
1999年,法国人Michel Raynal在其介绍达尔文预测天蛾存在的文章中,引用了华莱士的一段话(上图)。据她说,这段话最初发表在1867年的《科学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Science)上(中图),1871年该文被收入华莱士的文集Contributions to the 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下图)。虽然华莱士的这段话在这两个版本中不尽相同,但是,在“海王星”(Neptune)这个单词之后的那个破折号却始终如一地存在。Michel Raynal的引文省去了这个破折号,而方舟子的译文也没有这个破折号。唯一合理的解释:方舟子在“引用达尔文、华莱士等人的话时”,实际上是在“引用”Michel Raynal的文章。



方舟子的破折癖
到新语丝网站用破折号搜索方舟子的文章,可以找到标题含有破折号的文章147篇,正文含有破折号的文章1066篇。可是,在《达尔文的兰花》一文中,患有破折号癖的方舟子却对华莱士的破折号偏偏不用。


五、“杂种博士”考

最后,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称李长青为“杂种博士”。大量事实表明,李长青不仅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学术水货,他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水博士:他学的是西医,而他的博士论文由三人评阅,其中两人是中医;他的博士论文答辩委会由五人组成,其中三人是中医。(详见:希波克拉底门徒:《自相矛盾的反中医人士@lw56102》,新浪微博2013-9-13 23:26)。可是,他却丧心病狂般地反中医。所以,说他是个“杂种博士”有两层含义:一层是生物学意义的“中西医杂种”,即通过杂交而获得的果实;另一种是社会学、民俗学意义的、“弑父烝母、专刨自家祖坟”的“杂种”,普通话就是畜生,东北话就是王八犊子。实际上,也只有这样的双料杂种,才会死心塌地地跟着恶棍方舟子闹革命、打天下。


铁杆方粉、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主治医师李长青和他的搜狐微博首页台头
    


来源:希波克拉底门徒的新浪微博2013-9-13 23:26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6/28/2015 06:25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戳破老偷巨骗方舟子的新谎言 (2440 查看) 亦明 06/27/2015 07:30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