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明剥壳(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注水猪肉贩子方舟子 (9048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06AM

  
方舟子从1997年开始反中医,到了2007年,他终于修成正果,出版了一本反中医的“专著”,这就是这年3月由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批评中医》。那么,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呢?

《批评中医》全书,从封面到封底,总共228页。翻开这本小册子,你就会发现,出版社好像是故意要浪费纸张似的,每页都留出大片的空白。这本书的规格为700X1000毫米纸张16开本,每页竟然最多只能印600字(每页24行,每行25字),连通常的32开本都不如。笔者的《从哈佛到斯坦福》和《漫步美国大学》均为大度(850X1168毫米)32开本,每页面积只有《批评中医》的70%,但每页容量却分别为756和812字。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亦为大度32开,每页容量为783字。700X1000毫米纸型并不常见,但笔者手头有一本吴国盛的《科学的历程》(第二版),为730X980毫米16开本,规格与《批评中医》相似,但是它的每页容量为1140字,相当于后者的1.9倍。所以说,仅从页面上看,《批评中医》就被注入了将近一半的水分。


注水猪肉
左侧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吴国盛《科学的历程》(第二版)第六页,
右侧为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方舟子《批评中医》第58页。
两本书的页面积相似,但字数相差近一倍。



其实,即使《批评中医》的228页纸全部是文字,没有空格、空行、空页,它最多不过能印136800字。可是,在这本书的版权页上,它却明明白白地告诉读者:“字数:210千字”。也就是说,从字数上看,《批评中医》又被注了35%的水分(136800/210000=65%)。

也许方舟子和他的粉丝可以把贩卖注水猪肉的责任推给出版社。但是,下面这些责任,却明明白白是属于作者的:在这本228页的书中,属于方舟子的文字,只有160页,不足十万字。其余的部分,绝大多数是“附录”,也就是方舟子把别人的文章,以“近代名人批中医名言”、“近代批中医名文选”的名义,塞进了自己“著”的书中(共56页)。换句话说就是,这本号称21万字的“方舟子著作”,在被出版社注了35%的自来水之后,又被方舟子注了30%的强盗水(96000/136800=70%)。

实际上,除了往自己的“著作”中大量填塞空白、硬塞“名人名言”和“名人名文”之外,方舟子他还强拉硬扯地塞进了31张插图。而这些插图中,都没有图片来源的说明,也没有一幅看上去像是方舟子自己制作的。显然,它们都是方舟子从互联网上盗来的。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些插图绝大多数与书中的内容没有什么必然的、直接的关系,真可谓加之不显多,减之不觉少,因此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假如这本书的读者是少年儿童,这些插图或许能够为之增添一些阅读趣味。可惜的是,它的读者对象却是成年人。由此可以断定,方舟子之所以要“插”这些图,就是要凑够一本书的篇幅,也就是再次注水。(这些插图,合计占大约10页的篇幅。)

问题是,互联网上的图片很多都是拥有版权的作品,它们的使用,受世界版权公约的约束。而在方舟子使用的32幅插图中,至少有两幅插图被人宣称拥有版权。它们是,第50页中插入的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雷斯顿(James Reston)的照片,和131页插入的美国探险家丹尼尔•布恩(Daniel Boone)的画像。

根据Google图像搜索,雷斯顿的照片出自一个著名摄影家G. Paul Bishop之手。至今,在他儿子主办的网站上,这幅照片还标有“© g. Paul Bishop 1958”这样的字样。


《批评中医》第50页中的插图




g. Paul Bishop的原作照片

(见:[www.gpaulbishop.com]。注意原作下面的版权标记。)。


同样的,布恩的画像也是来自一家叫做“存档早期美国”(Archiving Early America)的网站(见:[www.earlyamerica.com])。在这个网站的“使用规则”(Rules of Use)中,有这样一段话:

“The materials used and displayed on the Site,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text, movies, images, photographs, graphics, illustrations and artwork, music and sound, and names, logos, trademarks and service marks, are the property of Archiving Early America and/or The Early American Digital Library and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trademark and other laws. You agree not to modify, reproduce, retransmit, distribute, disseminate, sell, publish, broadcast or circulate any such material without the written permission of Archiving Early America. UNAUTHORIZED USE OF THESE IMAGES CONSTITUTES COPYRIGHT INFRINGEMENT AND SHALL ENTITLE ARCHIVING EARLY AMERICA AND/OR THE EARLY AMERICAN DIGITAL LIBRARY TO EXERCISE ALL RIGHTS AND REMEDIES UNDER APPLICABLE COPYRIGHT LAW, INCLUDING AN INJUNCTION PREVENTING FURTHER USE AND MONETARY DAMAGES.”(本网站使用和展示的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影视、图像、照片、图画、演示和艺术品,音乐和声响,姓名,标记,商标和服务标志,均属存档早期美国和早期美国数字图书馆的财产,受版权法、商标法、和其他法律的保护。在没有获得书面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对这些作品进行修改、复制、传播、扩散、贩卖、出版、广播。没有经过授权使用这些图像构成侵犯版权,将使本网站运用法律所赋予的所有权利来获得补偿,包括防止进一步的使用和金钱损失。)(见:[www.earlyamerica.com])。

在另一个网页,他们还特别说明:“Commercial use of these images is strictly prohibited.”(严格禁止用于商业目的。)(见:[www.earlyamericanimages.com])。



《批评中医》第131页中的插图



Archiving Early America网站的图片
(见:[www.earlyamerica.com])



那么,除了明抢中国“名人”的作品、暗盗外国网络图像之外,方舟子还有其他的法子来拼凑这本书吗?当然有。这就是他的拿手绝活——偷。在这本书中,至少有以下文字是方舟子抄袭自他人的:

一、第一章第一节《科学是什么》抄袭他的母校密西根州立大学教授Robert Root-Bernstein的文章,On defining a scientific theory: Creationism considered. (详见笔者《科唬作家方舟子》第十六章,《盗亦有盗,尊师重盗——抄袭Root-Bernstein案》)。

二、第三章第一节《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抄袭新语丝网友颖河的系列文章,《认识药物》。(详见笔者《科唬作家方舟子》第十五章,《盗亦有盗,监守自盗——抄袭颖河案》)。

三、第七章《参的神话与现实》抄袭易华发表在1999年第8期《民族团结》上的文章,《人参崇拜》。

除了抄袭他人的文章之外,方舟子还在《批评中医》中大量抄袭自己:

一、《科学是什么?》出现在2000年出版的《方舟在线》之中,而在《批评中医》中则属再次出现。

二、《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最初发表在2006年12月11日的《经济观察报》上。2007年2月,也就是在《批评中医》出版之前一个月,这篇文章又出现在《科学成就健康》之中。也就是说,这篇偷来的文章至少重复发表了两次,最短的间隔只有一个月。

三、《参的神话与现实》一文最初发表在2003年1月17日的《环球时报》上。一个月后,这篇文章又改头换面,以《人参与西洋参:历史与现实,神话与事实》为题,发表在2003年第2期的《科学世界》上。四年后,它们又分别出现在《批评中医》和《科学成就健康》之中。也就是说,这篇抄袭的文章,为方舟子带来了四次稿费。

四、除了上面的三篇文章之外,在《批评中医》有以下的章节的题目与《科学成就健康》完全相同:《为什么要做对照试验》、《不可轻信中药的疗效》、《如此“中西医结合”》、《中药毒副作用种种》、《如何看待中药的毒性》。经核对,在这两本书中,上述文字的内容完全相同,只不过是在衔接部位做了一些字句调整,或者是在格式上做了一些改动,如重新分段或者加个小标题,再就是在文章中间穿插一些插图。显然,方舟子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掩盖自我抄袭的痕迹。

大致算来,这些抄袭他人、抄袭自己的文字,共占40余页,即全书“方舟子文字”的四分之一。

总之,这本228页、号称21万字的书,是一本名副其实、中外罕见的注水猪肉之作。其中,有他明着抢来的别人文字,有他暗中偷来的别人文字,还有他那已经炒馊了的剩饭,更有他盗窃自国内外网站的图片。假如我们把这些偷来的、抢来的东西刨去,并且慷慨大胆地假设,那些没有找到出处的文字真的是出自方舟子之手,而不是尚未发现物主的赃物,那么它们也不过六万多字而已,不足宣称字数的三分之一。换句话来说就是,吴国盛一本《科学的历程》,至少相当于十本方舟子的《批评中医》。明白为什么方舟子总是要扳着手指头告诉世人他一共出了多少“本”书了吗?他的书,只有论“本”来计算,才能计算出价值。除此之外,它们一钱不值。

最为可笑的是,就在《批评中医》出版之际,方舟子还在新语丝上编发了一篇文章,攻击于丹的《论语心得》是“一本薄薄的注水猪肉似的小书”(littlezebra:《作为教授的于丹和我们时代大学的耻辱》,XYS20070312,[www.xys.org])。用微软的word计算,《论语心得》全文六万余字,印张字数10万3千字,700X1000 mm纸型10.5印张(16开168页),卖20元人民币一本。《批评中医》也是由六万余字凑成,但号称21万字,700X1000 mm纸型14.25印张(16开228页),卖25元一本。到底谁在卖注水猪肉呢?由此可见,方舟子这个人简直就没有一点儿羞耻。实际上,像方舟子这样的“作者”,我们只能用“全才”来形容——偷、抢、盗、骗、吹五毒俱“全”之才。      



被编辑2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2/28/2011 12:53PM。

附件: .pdf (406.1 KB)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注水猪肉贩子方舟子 (9048 查看) 亦明 01/13/2011 09:06A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