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了专栏(柯华)- 中国学术评价网
 
张颖清遗言说明邹承鲁涉嫌作假。 (3371 查看)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7:16AM

 以诺贝尔奖的名义打政治棍子
---张颖清遗言说明邹承鲁涉嫌作假。
[直言了,2007·06·03。原创 2007-06-04 17:48:46]

[zhiyanle.blog.hexun.com]




看到了《张颖清给邹承鲁院士的遗言》。那些文字,是在周慕瀛先生文章发表后、是对“反伪斗士”们伙同一些官方媒体给张某教授带上“伪科学”政治帽子的反抗和申辩。张颖清的遗言至少提出几个重要问题:

一、邹承鲁说,他主持开会给张颖清研究定性为“伪科学”,可至今拿不出任何学术证据证明,也说不出哪些行内中医专家参加了定性会议、是啥“信息”专家参加了会议,更说不出以什么科研实验为根据、做了什么学术分析、用的是什么学术分析方法。这些都是任何学术成果鉴定和推翻某个研究所必须具备的起码条件。就是说呢,邹承鲁召开主持的会议是违犯学术规范要求的行为,他们给张某教授带上“伪科学”政治帽子的行为是无端指控和政治陷害。


一、到目前为止,邹承鲁及其同伙所能拿出的唯一“证据”,就是周慕瀛先生的文章。然而,周慕瀛并不是中医专业,也没从事中医研究,对“信息”科技学术方面则更是个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周慕瀛的文章是讨论中学几何推理的,不但跟中医、就是跟整个医学科学,也是驴唇不对马嘴地胡言乱语。邹承鲁拿那种烂货当证据向国务院做工作报告,岂不是涉嫌严重的欺骗政府的行为?若周慕瀛的文章是经过中国科学院组织鉴定同意而成为向国务院报告的证据的,那么,咱只好直言不讳地说,中国科学院的水平连中学毕业都不如,它的存在是徒有虚名和浪费国家资金。


一、前计委中高层负责人披露了何祚庥等人联手对张颖清搞政治迫害的真相之后,邹承鲁为了给自己辩护和逃避责任,就试图把注意力转向诺贝尔奖,说是他查询了该奖、该奖金并没有提名邀请张颖清云云,好象张颖清及一些单位表达了张某科研发明有可能得诺奖,就是借诺奖抬高自己、就成了“作伪”证据、进而可以给张某教授扣着“伪科学”的政治帽子了,----照邹承鲁他们的说法,就是不许张某翻案,而是要继续鞭尸打棍子。


问题是:每年,全球有数千名科学家被单位、媒体和个人认为有可能获得诺奖,甚至诺奖基金会还鼓励大伙参与猜测谁是候选人和获奖人呢。可每年获奖人数,在某门类里只有几个人、有时候只有一个人。照邹承鲁的逻辑,每年至少有数千名科学家都是“伪科学”了?哈!邹承鲁那是典型的伪造证据和无端指控做法。

用诺奖搞欺骗抬高自己的,恰恰是邹承鲁自己。很长时间里,新闻媒体流传一说法,说是邹承鲁因胰岛科研而两次与诺奖擦肩而过。对此,邹承鲁是欣然接受、广为重复张扬传播,直到死前也没说句实话真话。嘿嘿,海内外学子早就调查核实,发现两个事实:首先呢,搞胰岛科研是全国集体科研、最大贡献者并非邹承鲁;提名候选者更不是邹承鲁。就是说呢,所谓“邹承鲁因胰岛科研而两次与诺奖擦肩而过”,纯属是弥天大谎,邹承鲁自己才是利用诺奖名义搞欺骗的人。就这么个撒谎作伪的人,却被官方媒体涂脂抹粉、成了“道德卫士”和“反伪斗士”。



一、为逃避责任和减少可能面临的法纪调查,何祚庥和邹承鲁等“反伪斗士”们纷纷在人民网科技频道发表文章,包括邹承鲁的弟子王志新也在政协会议及之后发表文章,说他们给张某教授扣“伪科学”政治帽子和打政治棍子的行为是“学术质疑”和“学术讨论”;还说,张颖清自己没有对“学术质疑”提出反驳,云云。


问题:国家法规规定,“反对伪科学”,就是说,“伪科学”是犯法的事情。嘿嘿,指控别人犯法,那是“学术质疑”?再说了,真相大白之前,何祚庥多次说,“反伪科学”是“捍卫马列主义”、“捍卫社会主义”、“真假马列主义”等等、等等的最大政治事情。咋一转脸,那么重大政治事情成了“学术质疑”了?看看全球,那个“学术讨论”是跟带着犯法罪名的人讨论的?哈!既然是“学术讨论”,为何坚持给对方张某教授继续扣着犯法的“伪科学”政治帽子?


问题:既然是“学术讨论”,那就按照国家法律,实行自由讨论。可是,至今,那些重复宣传邹承鲁“两次诺奖擦肩而过”的官方媒体、还有何祚庥和邹承鲁等有关系后门的宣传媒体,至今严厉封杀张颖清的申辩、严厉封杀任何为张颖清说说话的文章;人民网科技频道甚至还发表流氓文字、对支持张颖清科研的人搞公开谩骂。赫赫,那叫“学术讨论”?哈!


张颖清的遗言还说明,邹承鲁等人说张颖清没有反驳、那是当众对社会搞撒谎欺骗。事实是:张颖清不但做出了反驳,而且要求掌权者邹承鲁发表反驳文字,而邹承鲁是一边利用工作之便扣压张某教授申辩和反驳,一边对社会造谣说张某教授没做反驳!以“打假”名义作假、以“反伪”名义作伪,这就是那帮“反伪斗士”的真相。



好了,张某遗言所披露的和可以说明邹承鲁涉嫌严重作伪的问题还有,以后再说。现在呢,请您看看张颖清的遗言吧。


------


天地生人学术讲座 快讯 第301期(共6页)(2007年5月23日)
本期责编:宋正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
主题:张颖清给邹承鲁院士的遗言
*

[编者按:这是张颖清先生逝前交给一位探视者的一篇文章,十分宝贵。现“生物全息现象与全息生物学复兴研讨会”临近召开,这位先生为支持研讨会特将此文送给我们。此文是张颖清在周慕瀛先生文章发表后的驳斥文章,但可惜的是《中国科学报》并未理会。我们在本期《天地生人学术讲座快讯》上首次发表此文。同时为便于大家分析比较,本期附录了“邹承鲁、何祚庥、王志新三院士谈张颖清全息生物学是伪科学问题”。



全息生物学·驳邹承鲁院士·爱国主义与诺贝尔奖

山东大学全息生物学研究所 张颖清

1995天4月3日《中国科学报》发表了邹承鲁院士的一封信。我对该信中涉及全息生物学的内容,有着强烈的不同意见。但因当时我见到该报时,正要启程去美国参加国际会议和讲学,未及立即有所反应。回国后,虽科研工作很忙,但为澄清事实,维护科学尊严,我特写本文,希望能予照登。本文中所引述的内容,凡在公开出版物中不能查到的,都在所引述的内容后加注了“附件几”字样。附件提供给编辑部在审查我所引述内容的真实性时使用,不供发表。但我文中的“附件几”字样本文发表时请保留。

一、国际学术界对全息生物学的高度评价

经过自1972年以来的23年研究,我创立了全息生物学,全息生物学是研究全息胚生命现象的科学。我所发表的全息生物学内容,主要有:全息胚学说、人体生理病理相关部位分布的全息胚律、全息胚诊疗法或生物全息诊疗法、穴位全息律、泛胚论、生物全息律、生物全息电图诊断仪、生物全息治疗仪、全息胚针灸理论、全息胚针麻理论、在基因组中cDNA返接与缺失动态平衡论、子基因组理论、子基因组扩增形式新基因组并建成细胞的理论、强化期望性状转基因组合工程理论、全息胚定域选种法和全息胚定时选种法、由全息胚复式跟随发育建成生物个体的理论、泛控论、癌机制的全息胚胎癌区滞育论、艾滋病的HIV病毒和佐剂所致免疫超敏论等。

我已出版的专著有《全息生物学》上册(1989)、《生物体结构的三定律》(1982)、《全息胚及其医学应用:生物体不同结构单位的统一性和人体生理或病理相关性的新发现》(1992)、《新生物观:全息胚学说及其对生物学、医学前沿若干疑难问题的解决》(1991)、《生物全息诊疗法》(1987)。等五部专著,上述后三部专著已出版了英文版。《生物全息诊疗法》的英文版是在中文版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内容,1987年以《全息生物学与医学》(ECIWO Biology and Medicine)为书名出版的。其他两种英文版书名和内容与中文版相同,《全息胚及其医学应用:生物体不同结构单位的统一性和人体生理或病理相关性的新发现》英文版比中文版早一年出版,《新生物观:全息胚学说及其对生物学、医学前沿若干疑难问题的解决》英文版比中文版晚一年出版。上述三本英文版的情况可以在由美国权威机构ISI出版的Current Contents:Life Sciences第36卷第48期和第37卷第3期查到。

世界卫生组织科学组成员、波兰国家卫生部顾问嘎纽斯赞乌斯基教授在1988年给我来信说:“我详读了您的杰出的书《全息生物学与医学》,我被您的绝妙的理论所深深打动。”(附件1)他在瑞典出版的英文《针灸的复兴》一书用整章篇幅介绍、高度评价我的发现。
当时还是苏联的拉脱维亚功勋科学家、医学博士波特诺夫教授1988年读了我的书的英文版后,给我来信说:“我被您的基础的和意义深远的对对该问题的研究深深地打动。”(附件2)他后来把我的书的一章译成俄文在苏联的《АСЭАМ》杂志发表。
埃及国家卫生部顾问、全国医学会主席戈嘎瑞博士1988年给我来信说:“我读了您的书《全息生物学与医学》,我的一些同事也读了。你付出了许多艰苦努力,取得了杰出的极其重要的结果,实际上,这是科学中的伟大工作。……我认为,全息生物学将对医学和对人类健康作出伟大贡献。”(附件3)

仅据我得到的材料,国外8国16种外文医学刊物几年来发表了30篇专门文章,评价、介绍我的发现。我的关于人体生理或病理相关性的新发现,以及我在此基础上发明的生物全息疗法,已被译成英、德、日等9种文字,已被30余个国家的医生临床应用。由于有国际上的这些反响和应用。1990年5月在新加坡、1992年在挪威奥斯陆召开了两次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这将于1996年9月在美国洛杉矶召开第三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这从一个方面显示了全息生物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和强大的生命力。已开过的两次国际大会,每次都有100多人参加。大会上每一位代表的发言都首先表明他们是应用我的理论所取得的成果。来自几十个国家的外国学者,不远万里前去参加这一以中国人的发现为主题的大会,这是因为在这个领域是中国人的发现走在了他们前头。这两次国际大会,我国使馆都有负责科技的参赞参加,中国驻挪威大使王桂新还出席了挪威奥斯陆大会。奥斯陆第二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大会全体代表正式通过的宣言指出:“全息胚学说对生命科学的进步具有重大贡献,在生物学的众多领域都具有重要意义。”“建立在全息胚学说基础上的治疗方法的的确具有惊人的疗效,可以用于治疗人类所患的众多疾病。”“根据大会所报告的大量病例,我们相信如果这条方法能得到进一步的研究并能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应用,那么这套方法对促进全世界的健康事业将能起到重大作用。

1990、1991、1992年,我三次访问了评定颁发诺贝尔奖的瑞典。对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的评选颁发机构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的科学家介绍我的理论。也与许多对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具有永久提名权的教授(瑞典各医学院校的教授有这种永久提名权)进行学术交流,向他们介绍我的发现,也了解到他们对我的研究的看法。

我第一次访问瑞典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科技处给国家教委发(91)典科字第06号文指出:“我们把张颖清教授的有关材料介绍给了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医学营养系副教授瑞福特先生。瑞福特先生是该系主任的得力助手。本人是结肠癌专家,目前正致力于癌与食物关系的研究。他对张的全息生物学很有兴趣。认为这是一种新的理论,作为对现代生物学的补充很有意义。因此愿意与张教授进行学术交流。”(附件4)第二次和第三次访问瑞典。由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院长、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1982年获奖者萨谬尔安排我在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生理一系作了学术报告。此外,我还在卡罗琳斯卡医学院肿瘤系、医学微生物生态系、医学营养系以及斯德哥尔摩大学生物学员、隆德大学医学中心、乌普萨拉大学国家儿童保健组织、斯图日贝医院、麦地瓦登亿元、国家残疾人组织、中国赴瑞典留学生组织共作了十二次学术报告。

我在瑞典的讲学访问活动都有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科技处或教育处的同志在场。我第二次访瑞之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科技处给国家科委、国家教委发了(91)典科字第39号文介绍了我的访问和讲学的情况指出:“根据张颖清教授此次访问活动的情况,我们认为,只要进一步做好全息生物学理论的科学论证和推广工作,加强宣传,这一理论的发明者张颖清教授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获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附件5)第三次访瑞之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科技处和教育处给国家科委、国家教委又发了(92)典科字第31号文,指出:“在访问过程中,这些教授与张颖清教授进行了友好热情的交谈,就全息生物学作了学术讨论,并对张的理论给于了很高的评价。五人评委之一的格瑞讷教授祝贺取得已有的成就,希望能看到张取得更大的成就。诺贝尔会议成员费尔克曼教授认为,作为整体理论,张的理论是辉煌的。张的理论为二千多年的针灸提供了理论解释。隆德大学健康中心的斯彻斯滕教授还安排张教授在他的研究机构作了一次学术报告,并表示要在他们那里开展全息生物学的应用工作。”(附件6)

1992年去瑞典之前,我已将我的两部英文版著作和上海科教电影厂拍的关于我的理论的三部科教电影的英文版录像带,给了生理学与医学诺贝尔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评选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五位委员之一的格瑞讷教授(他是该委员会中唯一的一位生理学家,又是诺贝尔神经生理学研究所所长)。我并在给他的信中明确说,我个人认为,我的全息胚学说和关于生理病理相关性的发现值得获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我在此信中还谈到,“回顾诺贝尔奖的历史,还无一位中国人获生理学与医学奖。这对占世界四分之一的中国是一个重大的遗憾,这对诺贝尔奖这一最重要的国际大奖也是一个重大的遗憾”。我到斯德哥尔摩之后,他在卡罗琳斯卡医学院诺贝尔神经生理学研究所会见了我。我们谈了2个小时。他给了我的理论以热烈祝贺,说我是这一理论的创始人,并进一步详细了解了我的理论。我回国后,他又给我来信说:“我非常赞赏你提出的你的那些技术。”(附件7)

我1991年12月访问瑞典,正赶上诺贝尔奖90周年庆典,1963年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获得者、英国赫胥黎教授恰来瑞典参加这一庆典。他在瑞典就读了我的书,并在其下塌的宾馆12月9日给我了信,寄到中国使馆我的住处,指出:“若被充分证明,你的理论显而易见地将具有非常伟大的重要性。”(附件8)

我第二次访问瑞典时,卡罗琳斯卡医学院肿瘤学系主任瑞沃兹教授主持了我的报告会,听了我的报告后,他说:“这一理论是很令人振奋的。”“你的报告引起了我学习你的理论的兴趣。”第三次访瑞典时,在我们的会见中,他表示:西医在抗癌方面已没更好的办法,你的全息胚学说有希望突破这一难题。

我在斯德哥尔摩的麦第瓦登医院的报告会后,报告会主持人瑞斯谬森教授说:“这个理论非常新颖,你的理论似乎是西方思想和中国传统方法的结合。你的研究方法是非常新颖的,是新思路,是非常好的思想,表达清楚,富有系统性。”


二、驳邹鲁院士

4月3日《中国科学报》发表了邹承鲁的信,其直接针对全息生物学的是:“过去几年,所谓‘全息生物学’的文章时有所见,国内生物学界对此有强烈的不同看法”。由此不难看出,邹承鲁对全息生物学的了解只是来自“时有所见”的新闻媒介的报导文章,显然他没读过我的专著,不了解我的全息生物学的内容,也没有读过几百篇国内外已经发表的对我的发现的验证和应用论文。

事实上,不仅国际学术界的科学家对我的发现给予了高度评价,国内生物学界科学家对我的研究的看法,有文字可查的也是:很好;而并非如邹承鲁所说“有强烈的不同看法”。早在1987年8月8日,著名生物学家贝时章院士就在他给我的亲笔信中道:“多年来,您刻苦钻研,取得了优异成绩,创立了全息生物学,在科学上作出了重要贡献,深为敬佩。”(附件9)早在1988年,在中国政协七届一次会议第1804号提案中指出(该提案由两位医学届政协委员宋鸿钊教授和王贤才主任医师提出):“我们应有问鼎诺贝尔奖的雄心壮志,而且从现在情况看来,诺奖对我们,绝不是高不可攀的东西。……对有诺奖苗头的科研工作,应给予重点支持。象山东大学张颖清教授的全息胚学说和应用该学说控制癌瘤的观点,就是很有前途的学说。”(附件10)武汉大学生物系杨弘远教授(现为中科院院士)也曾在1987年给我来信说:“全息生物学是一个崭新的学说,对医学和生物学将产生重大的影响,拜读之后,不胜钦佩。生物界千变万化,一个重大的学说要得到普遍事实的支持,当然还需要一个曲折的过程和艰苦卓绝的工作。我祝您取得进一步的成功!我本人是从事植物胚胎学的,兴趣集中在本学科的实验上,过去很少思考更广泛的生物学问题。您的许多新颖观点,将对我的工作有启发。”(附件11)我的发现还被编入由上海中医学院、南京中医学院等四院校合编的《医学生物学》、天津中医学院编的《俞穴学》等医学院校教课书。为了交流国内学者在医学、农学、古生物学、植物学、中草药学等领域对我的理论的验证和应用,专门讨论我的全息生物学理论的全国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已召开了四届。每届大会都有大会一致通过的纪要,都对我的理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的《生物全息诊疗法》一书1987年和1988年两次印刷,共发行7万5千册。读了该书的医生,很快用于临床,即取得了很好的诊疗效果,甚至在许多疑难病例,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疗效。我的《全息胚及其医学应用:生物体不同结构单位的统一性和人体生理或病理相关性的新发现》一书附录的61所医院的正式应用证明,经统计诊疗病例数是332708例。在《全息胚学说医学应用--第二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文集》(高等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一书的168篇医学应用论文中,据统计有253389例。这样,至1992年的统计,对生物全息诊疗法的应用已达586097例。治疗有效率和诊断的符合率一般都在90%以上。治疗的病种已有250种左右。全世界已有千千万万人由于我的这一发现和发明而受益。作用一个科学工作者,我毕生的追求就是,探索自然,造福人类。现在看到自己的发现和发明发表之后,能够被众多的学者重复和验证,并得到了广泛的实际应用,解除了千千万万患者疾病的痛苦,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直接地造福于人类。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我高兴的呢?国内许许多多医生对我的科学发现的大量的成功应用和验证,这难道不是国内学术界对我的发现的最好的看法吗?

邹承鲁的信还说:“关于‘国际全息生物学会’,我查过‘国际科学学会联合会(ICSU)’下属的全部国际性学会名单,没有所谓的‘国际全息生物学会’;……一个没有取得权威的‘国际科学学会联合会(ICSU)’承认的所谓国际学术组织,也只能认为是一种私人组织。”邹承鲁所说的这个“国际科学学会联合会”,事实上恰恰是非政府组织,只不过是外国人主持的。国际全息生物学会如果不愿意或还没来得及参加这个国际组织,当然邹承鲁在那里就查不到。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项规定说,一个国际学会非要参加这个“国际科学学会联合会”才算合法。国际全息生物学会绝不是像邹承鲁所说的“一种私人组织”,而是严肃的、正规的国际学术组织。只不过这一国际学术组织是由一个中国人张颖清担任主席。这一国际学术组织的严肃性和正规性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第一,国际全息生物学会总部设在中国经过了中国政府的批准。中国国家教育委员会于1991年6月8日发了《国家教育委员会文件》教外际(1991)254号,这份发给山东大学的正式文件中说:“你校张颖清教授创立的全息生物学,作为一门新兴交叉学科,已在国内外学术界引起很大关注。我委同意国际全息生物学学会总部设在你校。对该学科在中国的发展,我委在可能条件下将继续给予必要的支持。也希望你校加强管理并积极协助解决其工作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及有关问题。”(附件12)第二,国际全息生物学会进行的是合法和正规的学术活动,举办了在新加坡和挪威奥斯陆召开的两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每届大会都有近30个国家的代表参加。第一届国际大会由高等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了论文集的中文版(共440页)和英文版(16开,共639页),93篇论文目录全部刊登在著名的在美国出版的《近期目录:生命科学》第36卷第48期13至16页上。此外,这93篇论文还被《科学技术会议录索引》(ISTP)全部收录。而众所周知,《科学技术会议录索引》(ISTP)与《科学引文索引》(SCI)、《工程索引》(EI)一起是国际上最具影响的三大检索工具。第二届国际全息生物学学术讨论会也由高等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了论文集的中文版(共771页)和英文版(16开,共779页),188篇论文的目录也已被收录于《科学技术会议录索引》(ISTP)。第三,国际全息生物学会的会费都入了山东大学财务处,帐目都由山东大学财务处管理。

邹承鲁的信中还说:“又据我国科协的资料,所属的全国性学会中也没有‘中国全息生物学会’。”因为这一学会从来没有成立,如果能查到不就奇怪了吗?

邹承鲁的信中还说:“现寄上周慕瀛同志的一篇文章,希望予以照登”。4月3日《中国科学报》在发表邹承鲁此信的同时,也“照登”了山东肥城矿务局职工医院周慕瀛的所谓《全息生物学质疑》一文。周文一开头就说道:“全息生物学立足于三个定律,三者灵魂乃生物全息律。”这充分地表明,周慕瀛并不明白什么是全息生物学,却想对全息生物学质疑,这岂不荒唐。凡是系统读过我的著作的人都知道,全息生物学是由我的很多发现、很多理论、很多发明组成的系统的科学体系,既不是立足于三定律,也没有三者灵魂乃是生物全息律之说。这篇被邹承鲁荐登的文章,实在不值得理会。


三、爱国主义与诺贝尔奖问题

一个科学家是应该知道自己的研究领域成果科学史上的地位的。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巴顿也说,“科学家通常都知道在国际的啄食桌上自己的位置在哪里”。科学家应该发表他的发现的同时,也应将对这种发现的看法告知人类。如果隐瞒这种对自己研究的看法,无论是由于谦虚还是胆怯,都是一种对人类科学极不负责的态度。达尔文、牛顿、哥白尼等伟大的科学先行者,都在他们的著作的序言或总结中,直述对自己的发现的看法和评价,毫无隐晦。我一直以这些伟大先行者的高尚行为作为自己行为的表率。所以我不想隐瞒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我的发现给出了一个全新的生物观,使人类对生物体的认识,发生了根本性的和观念性的改变。我的发现不仅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已给人类带来直接的重大利益,特别是在医学上的应用,将使人类人人享有医疗保健成为可能。同时,我也认为,我的全息胚学说和关于人体生理病理相关部位分布规律的新发现,有获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的价值。

受到美国国立科学基金会资助的哥伦比亚大学乍克曼关于诺贝尔奖问题的研究指出:“新获奖者和他的同事们很少会感到是出其不意的喜讯。……在主要候选人脑子里考虑的不是能不能获奖,而是何时获奖的问题。”我深知我的发现有获诺贝尔奖的价值。我也愿意为实现中国在诺贝尔奖方面的零的突破作出自己的努力(这种努力包括对该项成果的深化研究、更多的验证和应用)。但我也深知获诺贝尔奖是件不容易的和复杂的事。这也许是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如劳斯1911年发现用病毒可以培养恶性肿瘤(劳斯肉瘤),但他在五十六年之后才获奖。我也深知一项应该获奖的项目最后也可能并没能获奖,这在科学史上不乏其例。但这并不应该使我们预先就放弃争取获奖的努力。

我十分同意赵红州教授“诺贝尔精神与爱国主义精神”一文中(6月28日《中国科学报》),对我国科学界时弊的揭露,也同意他说的“诺贝尔精神的核心是鼓励科学创新”。我认为,科学创新既应是科学家的最高理想,也应是科学家追求的最高目标,又应是科学家的最高责任。科学家应将自己作为人类的代表去探索自然,去发现自然界人类尚未发现的现象,去揭示自然界的人类尚未认识的规律,去解释自然界中人类尚不能解释的事实,并且用这些新发现、新理论去造福人类。这也是我一直遵循的人生准则。我也同意赵红州教授将诺贝尔精神与爱国主义精神相联系的看法。我认为,一个科学家又是一国公民,完全应该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爱国精神。一个科学家应责无旁贷地为本国争取大的科学荣誉。诺贝尔奖毕竟是科学界的一种很高的荣誉,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国家基础研究的水平。如果一个科学家发现自己的成果有获诺贝尔奖可能时,就应为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积极创造条件,作出使这种获奖可能转变为现实的。我建议国家应该有个“诺贝尔奖计划”,以便对有获诺贝尔奖可能的项目如何去争取获奖,统筹管理,重点扶持,加快发展。我们中国人在科学领域,应有强烈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古代的中国人,创造了悠久而丰富的传统文化,作出了伟大的四大发明,作出了大量的科学发现;现代的中国人也一定能在中国本土上,创造出惊人的科学业迹,使中国的现代民族科学自立于世界现代科学之林!



[附录]邹承鲁、何祚庥、王志新三院士谈张颖清全息生物学是伪科学问题

一,邹承鲁院士谈张颖清全息生物学是伪科学问题

(1)给《中国科学报》的一封信,邹承鲁(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院士)
  《中国科学报》编辑同志:
  过去几年,所谓“全息生物学”的文章时有所见,国内生物学界对此有强烈的不同看法。现寄上周慕瀛同志的一篇文章,希望予以照登,以利百家争鸣。
  关于“国际全息生物学会”,我查过“国际科学学会联合会(ICSU)”下属的人全部国际性学会名单,没有所谓的“国际全息生物学会”;又据我国科协的资料,所属全国性学会中也没有“中国全息生物学会”。
  在国际上创建一门新学科,首先要在国际上有影响的学术刊物上发表正式学术论文,以取得国际同行广泛承认。用报纸、广播、电视或科普刊物进行广泛宣传是不能作为科学依据的。一个没有取得权威的国际科学学会联合会(ICSU)承认的所谓国际学术组织,也只能认为是一种私人组织。希望在科技新闻宣传中予以注意,藉以维护科学尊严。
  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没有在严肃的国际性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而是依靠报纸、广播、电视或科普刊物的宣传而获奖的。(1995年3月20日)
  [原载《中国科学报》1995年4月3日,转引自何祚庥主编,《伪科学曝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第213页]

(2)邹承鲁:关于张颖清问题的情况说明
进来新语丝连续刊载有关张颖清问题,何祚庥院士说他是用我提供的材料,完全属实。科学时报所载反对全息生物学文章也确实是我推荐发表的。虽然已经事过多年,但就我现在仍能清楚记得的情况,简述如下:
  当时媒体广泛烘炒“全息生物学”,我对此颇有看法,适值有人寄我一篇反对“全息生物学”的论文,我觉得至少从百家争鸣的角度看也完全应该发表。为此推荐给科学时报予以发表。
  大约也在此时,山东大学向国家领导推荐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应该得到国家重点支持,李岚清副总理批交科学院审查讨论,科学院又将李岚清副总理批件转生物学部处理,我当时任学部主任。责无旁贷,因此组织了一次学部常委扩大会研究此事,还特别邀请一位信息学专家(院士)参加会议。并将张颖清有关材料复制印发给与会人员。由于张颖清在材料中声称他在瑞典Karolinska医学院做学术报告时诺奖委员会医学及生理学组秘书在座,不仅对他的报告评价很高,并声称将推荐他为诺奖候选人。因此我给诺奖委员会医学及生理学组秘书写了一封信核实此事,不久就收到回信,大意是张颖清在Karolinska医学院的报告不是应邀报告,而是由我国驻瑞典使馆推荐的,他在报告后只不过是说了一些常规的客套话,完全没有推荐他为诺奖候选人的意思。此信我也复印发给与会人员。
  学部常委扩大会讨论后完全否定了张颖清所谓的“全息生物学”。信息学专家也认为张颖清的“全息”和信息论毫无关系。我们将学部常委扩大会讨论结果上报给科学院并转报李岚清副总理。
  会后我给张颖清写了一封信,并附学部常委扩大会讨论结果和诺奖委员会医学及生理学组秘书给我的回信。我在信上说,为了爱护你的声誉,如果你不继续在媒体进行炒作,此事就到此为止,所有材料都不会公布。如果你再继续进行炒作,我保留公布全部材料的权力。
  事后张颖清既没有给我回信,我也没有在报刊上看到他对全息生物学继续进行宣传。我相信科学院生物学部仍保留有该次会议的材料。


(3)最近,中科院院士,著名生物学家邹承鲁在网络上发表了题为“关于张颖清问题的情况说明”公开信,首次披露了10年前他所组织的一次中科院生物学部常委扩大会的详情。
  北京科技报: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张颖清及其全息生物学的?
  邹承鲁:1995年,我收到一封质疑张颖清全息生物学的文章,当时媒体都在炒作全息生物学,我对此也颇有看法,我觉得至少从百家争鸣的角度看也完全应该发表,就推荐给《中国科学报》发表。
  北京科技报:10年前您为什么组织中科院生物学部常委扩大会对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进行讨论?
  邹承鲁:当时是李岚清副总理下达任务要核实关于全息生物学的相关情况,因为山东大学向国家领导提交报告,要求重点支持全息生物学的研究,李岚清副总理批交科学院审查讨论,科学院又将李岚清副总理批件转生物学部处理。我当时任生物学部主任,组织了一次学部常委扩大会专门研究此事。
  北京科技报:这次会议得出了什么结论?
  邹承鲁:通过调查和会议讨论,完全否定了全息生物学。会后,我还写信给张颖清,告知他不要继续炒作,否则将保留公布全部调查材料的权力。此后,通过山东大学的朋友了解到,张颖清也没有继续炒作全息生物学,跟着他做研究的人也纷纷离开。
  北京科技报:那您觉得这个研究应该属于哪个领域?
  邹承鲁:哪个领域都不是,是他自己瞎编的。
[原载《北京科技报》:2005中国十大科技骗局]


二,何祚庥院士谈张颖清全息生物学是伪科学问题

(1)曾于1996年在《伪科学曝光》一书中质疑全息生物学的“著名院士”何祚庥在网易聊天时则这样表示:“张颖清这样一个全新生物学,一篇文章就被打倒,甚至为此含冤而死,诸如此类,是不是冤案,就可以怀疑了,太脆弱了,真科学怎么会打得倒?”

(2)近日,何祚庥院士接受晨报采访时说:“我没有写过关于他(张颖清)是伪科学的文章,最早对他这一理论提出质疑的,是邹承鲁院士。我所编著的《伪科学曝光》编进了邹推荐的相关文章——我介入伪科学有一条原则:不是我(所研究的)行业中的事情,我都要问专家。像生物,我就要找邹承鲁和方舟子,他们说的我相信。在张颖清之前生物学上没全息这个名词,我觉得他对全息这个词在生物学上的概念没做任何解释。”
  对于张颖清的成就,何祚庥评价:“不是说我何祚庥说他站不住脚他就站不住脚。如果他的工作的确是好的,国内得不到支持国外也能获得支持,总归有人承认,他死后还会有人支持他,继续他的工作。”
[原载《新闻晨报》的“反伪斗士被指制造冤案 科学家质疑私人科学打假”,2005-11-02 05:03:00新闻晨报]


三,王志新院士谈张颖清全息生物学是伪科学问题

  关于张颖清事件,因为我是邹承鲁先生的学生,所以对于事件的整个过程也比较了解。1993年,邹先生(时任科学院生物学部的主任)接到周慕瀛的一封信,大意是这样的:现在关于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宣传得很厉害,致使许多人都认为中国人将会因此获得诺贝尔奖,请邹先生关注这件事,制止伪科学的泛滥。信后还附了周慕瀛本人的简历和他质疑全息生物学的两篇文章。后来,邹先生推荐了周慕瀛的《对全息生物学的质疑》一文在1995年的《中国科学报》上发表。在给《中国科学报》编辑部的信中,邹先生写道:“过去几年,所谓‘全息生物学’的文章时有所见,国内生物学界对此有强烈的不同看法,现寄上周慕瀛同志的一篇文章,希望予以照登,以利百家争鸣。”

  周慕瀛的文章发表后,张颖清给邹先生寄了一堆的材料,其中包括他的著作,还有1988年政协会上,两位医学界政协委员提出的要重视我们国家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两个项目(其中之一是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另一个就是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提案。在给邹先生的信中,张颖清写道:“1992年去瑞典之前,我已将我的两部英文版著作和上海科教电影厂拍的关于我的理论的三部科教电影的英文版录像带,给了生理学与医学诺贝尔委员会五位委员之一的格瑞纳教授。我在信中明确说,我个人认为,我的全息胚学说和关于生理病理相关性的发现值得获诺贝尔奖。”

  此事还惊动了中央高层,宋健同志做了批示,要求科学院学部认真研究这个问题。当时,邹先生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召开学部常委会,请了一些生物学家和信息学家一起来研讨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是否有道理,答案是否定的。邹先生本人并未参加这个会议,会议是由当时生物学部的一个副主任主持的;第二件事,邹先生给诺贝尔奖委员会写了一封信询问此事,很快就收到了回信。这封信当时我也看到了,大意是说张颖清确曾来瑞典访问过,但并不是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动邀请的;在接待张时,也说过一些客套话,但没说他的理论能得诺贝尔奖。信中还申明:如果我们曾经有任何言论对你们造成了不良影响的话,你可以把这封信公开。后来,邹先生给张颖清去信告知学部讨论的结论和瑞典方面的来信内容,并说如果他不就此事继续炒作的话,就不公开这封信,如果他还接着炒作,给社会、给科技界造成不良影响的话,就公开这封信。此后,张颖清本人就不再公开发表言论了。

  据我了解,邹先生所做的事情也就到此为止。我认为,从邹先生的做法来看,他既没有不懂装懂,也没有压制新生事物。所以,目前外界关于邹先生处理此事的一些评价和中伤是不客观、不公正的。先生已经去世了,作为学生,我觉得有义务澄清此事。
[原载《民主与科学》2007年第1期]

选项: 回复引用
知道张颖清和全息生物学是在80年代。当时是有不少宣传。张是在内蒙插队的知青,被山大破格录用的。 (3153 查看)
发布: 柯华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27AM

没看过这方面的论文。

选项: 回复引用
我认为,张颖清是中医界的肖传国,他们的科研都很有成就,也都受到“反伪”那帮人的严重迫害。 (2695 查看)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44AM

    



被编辑1次。最后被zhiyan-le编辑于01/13/2011 09:56AM。

选项: 回复引用
据我看到的消息,美国国防系统全面采用张颖清耳针疗法,不但列入军医必备、且部署到全军和前线。 (2975 查看)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42AM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