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了专栏(zhiyan-le)- 中国学术评价网
 
“好斗的母鸡”杨沫:您没白辛苦! (2711 查看)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39PM

  “好斗的母鸡”杨沫:您没白辛苦!
----从一件扼杀中医中药的恶性案件说起。
直言了,2006·09·14。[原创 2006-09-14 14:54:19]
[zhiyanle.blog.hexun.com]



文联的司机说:“杨沫为人打官司,把人大常委委员给打没了。”
老作家萧乾说“杨沫是只好斗的母鸡”。
聂华苓说她是一个傻大姐。
----《母亲杨沫》。



13日,光明日报网转载了篇署名“石希生”的文章《邹承鲁与刘亚光事件》( [www.gmw.cn] ,2006-09-13 06:06。文摘报)。其实,那篇文章是《母亲杨沫》(作者:老鬼,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删节摘录,却不说明来源,也不知“石希生”是否是原作者另一笔名。甭管咋样,那摘录文章是有意识地铲除了许多重要细节,而专捡可以奚落杨沫的内容。

那事件的故事大致是:文革结束后没多久,刘亚光研究中药“生脉散”的项目,被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制造舆论和向领导部门打报告,称之为“作假”“欺骗”和“学术腐败”;而作家杨沫呢,为刘亚光的中药研究能独立自由地继续搞下去而忘我奔波,甚至不惜被摘掉人大常委委员的官员头衔,连自己亲友平反问题都顾不上了。可是,她的努力最终失败,刘亚光的中药研究夭折,个人也被迫于1982年远走高飞到了美国。

“生脉散”是啥?是中药经典古方之一,专门用作治疗某些大病的药方,在“非典”时期发挥了重要的治病救人的作用。后面再多说。这里先问问:刘亚光的中药方“生脉散”的研究项目究竟“作假”和“欺骗”“腐败”在什么地方?请耐心看看那篇文章给的描述:

一、文章说:刘亚光能打动杨沫和某些领导的缘故是:他抓住老干部岁数大了、对癌症和冠心病异常关注,既重视现代科学,又相信我国传统医学的心理,多次宣称自己在用分子生物学研究中医药方面有重大突破,自己实验的那些药品对癌症和冠心病有神奇疗效,从而很轻易地博得了他们的支持。

二、文章说:这一套却糊弄不了科学家。他们多次发现刘亚光的论文缺乏科学性并提出了否定的意见。邹承鲁就是因一次专门鉴定刘亚光工作的会议而卷入此事的。时为1978年1月25日,在有50多位专家参加的鉴定会上,邹承鲁做出了尖锐的批评:刘亚光的实验方法不能保证他的实验结果。问题在于缺乏严格的对照实验,例如酶实验,两种溶剂不同,实验温度不同,处理也不同,怎么能叫对照呢?这些在大学生化课都讲过,刘亚光却不懂。

 
三、杨沫在不同场合提出了反对邹承鲁等人压制刘亚光的意见。邹承鲁回应质问杨沫:科学成果只能由同行审查予以评价。以种种手段造成政治上或新闻上的压力,都是极不正常的;以“首长批示”的方式来解决科学争端,也不能使谬误变成真理。汪德昭、何祚庥、樊洪业等人也发表文章和打报告支持邹先生。
这么一来,刘亚光研究中药经典古方“生脉散”的项目终于被封杀。文章结尾说:杨沫为了自己的声誉,还不肯退让。结果不但没得到满意的答复,反而在1983年的第六届人大会议上,丢掉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身份。刘亚光见在国内不再可能有出头之日,便在杨沫帮助下,于1982年11月24日去了美国。刘亚光事件就这样草草收场。



[直言了]看法:

一、许多药品的研究上马,就是基于人们对某种疾病或健康问题的极大关注。当前全球对艾滋病的关注,就是刺激许多药品研究和巨额投资的巨大动力。“伟哥”研究的缘故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对生育机能和性生活的关注和需要。抗衰药研究兴盛,那不但是因为社会老龄化而引起全人类普遍关注,而且,美国前总统里根的老年病症状况更是激发了对那个研究的大量投资。
因为人们关注而搞起研究的药品多了去了,都是“作假”“欺骗”和“学术腐败”吗?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把实用科研满足人们的关注和需求当作“作假”“欺骗”的根据,哈!扯淡到家了,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医疗研究工作为民众健康服务的起码意识?他们的那个根据十分荒唐,只能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把民众对医疗健康的需要放在眼里。


二、邹承鲁说:“问题在于缺乏严格的对照实验,例如酶实验,两种溶剂不同,实验温度不同,处理也不同,怎么能叫对照呢?这些在大学生化课都讲过,刘亚光却不懂对照实验”。那好,请问邹承鲁等位先生:药品研究对照实验仅仅是条件完全相同的试验吗?哪个大学课本是那样说的?请拿来看看,哈!美国食品药物管理署(FDA)、中国药检标准部门、还有其他国家的同类部门,批准一个药品研究成果申请的基本要求之一,就是申请人必须提供有相同条件和相异条件下两方面的药品作用效力和副作用的统计数据,若您只提供一方面的数据,就很难获得批准。邹承鲁和何祚庥的说法,不是造谣惑众,就是缺乏药品研究法规过程的起码常识。

至于邹承鲁所谓的“酶实验,溶剂”等等,是西医手段。中医西医是两股道上跑的车,用西医概念判断中医往往搞笑话。举个例子。邹承鲁和何祚庥的同伙,搞了个所谓“国家重点项目”,他们用西医“肾”概念理解中医“肾”概念,得出了女人不添个睾丸就是“呓语”“伪科学”的荒唐结论。哈哈哈!邹承鲁自己呢,指使周某用中学几何判断中医经络学,说是经络不合几何学逻辑,所以中医经络是“伪科学”!哈哈!邹承鲁那搞笑到家的做法,就好比是拿尺子测量体重,说:“你的体重不是10公里,所以你的体重是‘伪科学’”。简单说呢,邹承鲁的所谓科技证据,都是些驴唇不对马嘴的伪造证据。按照学术不端规定,伪造证据就是严重的作假行为。杨沫说邹承鲁是个“不懂装懂”的“学阀”,一点不错!


三、邹承鲁和何祚庥批判杨沫的一个重要理由是“科学成果只能由同行审查予以评价”,而杨沫是位文学作家,由此封杀杨沫的发言权。好啊!那就按那理由问问:“生脉散”是中医中药,您邹承鲁和汪德昭、何祚庥、樊洪业等人,有哪个是搞中医中药的同行?一个没有:

----邹承鲁是搞生化的,中医知识也就是那种用中学几何学看经络的搞笑名堂。

----汪德昭是水声学物理学专家,跟中医中药毫不沾边。他一向专攻本行学问而特有贡献,可为啥突然卷入了那次(也仅仅那次)刘某中药评价,尚且是个未解之谜。

----何祚庥呢,是他自己说的他都不知道怎么就从政工干部一转脸当上了物理院士,哈!他的物理学就是一会儿说“毛子”“无产阶级子”、一会儿说“三个代表衡量量子物理”,哈哈!不管他咋搞笑吧,他也不是搞中医中药的。

----而樊洪业呢,搞化学的,也不是搞中医中药的,而且,他的理解水平就是把英文的“相识强奸”理解成“无缘强奸”,哈哈哈!

按照邹承鲁和何祚庥说的“只能由同行审查予以评价”的说法,他们几个没一个人具备审核中药“生脉散”的研究的起码资格,他们搞的审核结论是建立在违犯院士守则和谎言编造的基础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明白,杨沫批评他们“霸道”是完全正确,嘿嘿。



四、科学是要实事求是的。若咱的看法没说服力,那就请看看事实:

----“生脉散”是经典药方,在历史过去发挥了治病救人的重要作用,而在当今“非典”事件中又发挥了治病救人的重大作用。这一点,您可参考广东省中医院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文字报告等资料。还有呢,不光有钟某先生,还有“广州中医药大学邓铁涛教授,长春中医学院任继学教授,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焦树德教授、晃恩祥教授,中国中医研究院路志正教授、陆广莘教授,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颜德馨教授,南京中医药大学周仲瑛教授等全国著名中医学家”的集体研究,确定了那些中医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他们的努力得到国际同行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赞赏肯定。嘿嘿,难道那么多医学和中医的专家、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还没您邹承鲁和何祚庥几个根本就不是搞医学的人更有资格和权威来评价中医中药么?
 

----您查询一下,不难发现,国家“六五”攻关项目,也包括“生脉散”经典药方研究;广东省中医院院长吕玉波教授,江苏省肿瘤医院的顾奎兴,中国药科大学的严永清,还有台湾的几个医学机构的行家里手,甚至还有老外搞医学医药研究的,都对“生脉散”经典药方有深入研究,异口同声地肯定了“生脉散”的疗效。邹承鲁和何祚庥您几个说那研究是“欺骗”“作假”和“学术腐败”,难道那么多海内外的医学医药专业机构都在搞“欺骗”和“学术腐败”?扯淡吧,您哪!

具体技术问题,还能说许多,咱就暂且这里打住。简单说呢,全球和全国的重大医疗事件的事实,还有真正专业领域内的行家(不管老中老外),都充分肯定了经典中药“生脉散”的疗效,而根本就是外行的邹承鲁和何祚庥等几个人却滥用职权、联手合伙把那打成“作假”“欺骗”和“学术腐败”。哈!个中谁是谁非,不言而喻。


五、纵观邹承鲁和何祚庥几个人的作为,他们是把中医中药当作敌人往死里打的。“生脉散”是一个案例,他们合伙攻击打杀山东大学张某的经络研究也是个案例。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说法是追随美国仇华组织“科技警察”及其活跃成员美国娱乐演员兰迪的,而且,他们当中有的干脆就加入了那个组织。譬如,兰迪他们说中医中药是伪科学、中国文化该叫“巫术文化”,何祚庥他们就说“中国传统文化90%是垃圾,看看中医气功就知道了”;兰迪他们说中医中药是“心理暗示”,邹承鲁和何祚庥他们那帮人也说中医是“心理暗示”。为了吹捧他们的美国“老师”兰迪,他们甚至把兰迪请到中国,鼓吹用兰迪式的魔术表演替代科研实验,还把娱乐演员兰迪吹捧为“著名国际学术界人士”、说是要让那样的“科技警察”控制中国科技学术,哈!到底谁在搞欺骗作假?!

此外,据咱在朋友指导帮助下所得到的了解,中国有明文规定,国家政府官方人员,未经授权批准,不得加入海外组织和参与海外组织活动。那伙扼杀中医中药的人里,不少就是国家政府官方人员,他们参加美国仇华组织“科技警察”和参与那组织的活动,经过谁的授权和批准了?就咱目前所知,没任何授权批准,他们的行为是以权越法和涉嫌触犯国家法规的。


六、光明日报网转载的“石希生”的文章《邹承鲁与刘亚光事件》,取材于《母亲杨沫》,却砍掉了一些重要内容。譬如,《母亲杨沫》中说,中央办公厅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等机构曾接到指控做过调查,没发现刘亚光有啥政治问题或腐败行为。这一点,人民日报当时的领导层也可以证明。

赫赫,那删节行为说明啥?文章指控刘亚光作假欺骗的理由之一是他借杨沫“走上层路线”,为此奚落贬低杨沫的人格。可是,若邹承鲁和何祚庥几个人自己没“走上层路线”吗?中央办公厅和中央纪检收到的指控又是谁搞的?那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是您几个的美国老师兰迪先生变魔术变出来的?哈哈哈!您几个自己就没“走上层路线”吗?在为水电集团当枪手搞舆论的时候,何祚庥不止一次表白自己有给“上层路线”打报告的渠道而津津乐道,甚至还拿来吓唬人、好象谁批评他就是批评“上层路线”了似的。嘿嘿,若杨沫“走上层路线”就是“作假欺骗”的根据,那您邹承鲁和何祚庥等几个人不早就是多次搞作假欺骗的啦,哈!
“石希生”的文章吹捧说:“邹承鲁院士是我国著名的生物化学家,在胰岛素人工合成、蛋白质化学结构与功能关系等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在从事科学研究的同时,邹先生还十分关心科学道德建设问题,曾多次与那些具有通天手腕或善于蛊惑人心的违规者进行针锋相对的战斗。”

嘿嘿,前些时候报道清楚说明,胰岛素人工合成是中国学界的集体劳动成果,领衔科学家并非邹承鲁;在中国学界和政府接受建议而推荐诺奖提名人的时候,被提名者也不是邹承鲁。可是呢,邹承鲁却说是他“与诺奖擦肩而过”,哈!面对媒体多年弄虚作假把胰岛素人工合成说成好象都是邹承鲁一人作为的肉麻吹捧,邹承鲁不但不出来澄清,反而享受那个虚假美名。哈!究竟是谁“沽名钓誉”和搞“作假”“腐败”呢?究竟是谁“违规”呢?治理学术不端行为规定有那么一条:把别人的东西当成自己的就是涉嫌剽窃,属严重不端行为之一。


七、总而言之呢,封杀刘亚光的“生脉散”中药研究项目,是反映中国科技为啥落后的典型案例之一。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滥用职权伪造证据封杀中医仅是一方面,他们以“打假”“反伪”为借口合伙伪造证据扼杀中国科技学术自主创新的行为,说是泛滥也不为过。

譬如,邹承鲁对袁老先生的水稻研究,也是试图利用职权之便搞阻挠和封杀,他的伙伴甚至发文把袁的水稻研究作为“伪科学”和“作假”而乱打一通。可是,袁老先生的水稻研究不但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粮食等国际权威机构的充分肯定和全球推广,而且,袁老先生也被接纳为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外籍院士。这给邹承鲁滥用职权伪造证据封杀中国科研发展的言行是狠狠地煽了一大耳光。

再譬如,邹承鲁当权期间,使中国本来接近国际先进水平的生物学研究大大落后了。逢到全球人类基因测序合作,国家把1%测序机会给了海归杨某。那工作成果得到国际学界的高度评价,大大改善了中国生物学的地位和竞争能力。可是呢,那机会没给邹承鲁他们,于是乎,邹承鲁又挥舞起“打假”“反伪”的棍子,说那个研究是“作假”和哄骗国家基金!哈!面对国际学界公开承认和高度评价实际成果,他们也敢于编造谎言搞诽谤。这还不够说明中国科技学术总落后一步几步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吗?

何祚庥等人一些政工宣传干部和技术官僚们不用做科研实验,说说话、发个舆论文章和开会搞个文件打报告,就可以把别人的科研学术探索研究打死、甚至政治和道德声誉上也给置于死地,---这样残酷内斗的事儿,在科技学术发达的美国,别说做了,就是想象都很困难,----而他们自己呢,却可以把别人的学术功劳拦为自己有和自吹自擂,甚至伪造证据欺骗社会和封杀对他们既得利益有妨碍的科研项目。他们以“打假”名义作假、以“反伪”名义作伪的行为,实际上是在发挥着国际上试图扼杀中国科技学术自主创新的人所难以发挥的破坏作用。


八、看了光明日报网转载的奚落杨沫的文章《邹承鲁与刘亚光事件》,让咱想起老早前受朋友影响和建议,拜读过杨沫的《青春之歌》,还找了同名电影老片子看了看。且不说她的政治信仰吧,反正咱看了那些作品,深深为她献身民族独立自由的遭遇而感动,觉得她不但是位出色的中国女作家,也是位中国的巾帼英雄。为了祖国中医中药事业的再兴和学术独立自由,杨沫给一位素不相识的学人做尽了帮助努力,甚至因此而丢掉了人大委员官位、她也没放弃努力,----跟那些滥用职权扼杀中医中药的“院士+官员”的既得利益者们比较,那简直是天壤之别的情操品德。为这缘故,作品《母亲杨沫》说,杨沫被称为“好斗的母鸡”。

“好斗的母鸡”杨沫的个人努力失败了,当然,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的媒体同伙们可以在多年后继续发文奚落杨沫的失败。但是呢,“好斗的母鸡”杨沫,您的努力没有白辛苦:中医针灸已经在许多国家如雨后春笋一样蓬勃发展,得到了许多国家科学界和政府的承认、并成了新兴行业。世界卫生组织和78个成员国政府把包括中医在内的传统医学作为全球和本国的医疗保健战略而推荐推广。而中药研究呢,也早已走出亚洲而进入了西方世界。且不说美国吧,就瑞典来说,邹承鲁曾把负责医学诺贝尔奖机构的一位秘书的话做了违背事实的夸张,试图制造个舆论、好象人家对中医中药没兴趣,他就可以用那作个封杀中医中药的借口了。可是呢,咱跟那机构做了核实,那家机构的负责人(也是前诺奖大会主席)给咱的回信明白说明:他和他的机构对中医中药不但有浓厚的研究兴趣,且早已跟中国建立了各种中医中药研究的合作交流渠道。明摆着,邹承鲁的行为涉嫌伪造证据和欺骗社会。

“好斗的母鸡”杨沫,您的个人努力失败了,但您没有白辛苦:中国已经成立了中医科学院,说明中国政府看到了中医中药面临着全球蓬勃发展的前夜,且要“抢救性”地发展中医中药研究了。更不要说,您支持的“生脉散”中药研究,在“非典”时期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重大医疗事件的事实证明您的支持对了、证明邹承鲁和何祚庥他们伪造证据搞封杀的行为才是“作假”“腐败”,证明了他们近三十年时间里给中医中药事业造成了多么巨大的损失和破坏。就当时的当事人之一人民日报呢,那个时候,他们受“上层路线”的约束,不敢发表您支持中医中药研究的文章、对刘某采取了严厉的封口手段而不许他申辩,可如今呢,面对中医中药在全球发展的趋势和在故乡的颓势,人民日报他们也发了篇评论《中医还姓‘中’吗?”》,为抢救和发展中医中药研究做出呼吁了,----尽管那声音十分微弱,媒体还是屡屡发表诬蔑诽谤中医中药的文章,却也表明某些媒体中人在事实面前发生了认识转变,开始站到您的立场了。

“好斗的母鸡”杨沫,您的努力失败了,您再次受到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的媒体同伙们的奚落。然而呢,自前三两年开始,前中央政府部门的司局长和一些知情人,披露了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滥用职权和伪造证据封杀中医科研的真相。自那以后,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和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学人看清了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的以“反伪”名义作伪和以“打假”名义作假的真实面目,再也不买他们的帐。他们狼狈到啥程度?一天不“打假”不“反伪”,他们就手痒痒,可找不到买帐的靶子,他们就拿小狗算数的娱乐表演和女性美容店当“打假”和“反伪科学”的靶子了,哈哈!而当初您对他们的批评,譬如“学阀”和“学霸”等等,也已成为许多学术人对他们的看法共识。而您当初提出的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他们“学术人+当官”做法滋生腐败的看法,如今已被普遍接受、且已提到社会公开讨论了。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他们可以利用工作之便继续奚落您,但笑到最后的是您、而被历史奚落嘲笑的将是他们,----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医中药形成全球发展的趋势足够说明一切。


没有学术独立自由,一个国家就不可能真正强盛起来。“好斗的母鸡”杨沫,当年,您冒着生命危险参加了民族独立自由的事业;后来,您又不畏学霸权威、舍弃官位而为民族的中医事业和学术独立自由而忘我奔波,您是真正为国家强盛和值得歌泣的巾帼英雄。让那些学霸既得利益者们在您身后奚落您的个人失败吧!中医中药再次兴旺发达之日,就是中国再次强大之时。那时候,享受民族国家强盛的人们将为您献上一朵鲜花。“好斗的母鸡”杨沫,您崇敬毛泽东,这里就让咱送您一首毛泽东的诗词:


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关于“生脉散”的几个查询参考。

看看事实和行家咋说的,就不难看到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封杀“生脉散”研究的行为是如何荒谬和横行霸道,也可以看到到底是杨沫错了、还是他们自己搞了作假欺骗。


医学教育网:

生脉散注射液治疗心律失常----中医传统用生脉散(人参、麦冬、五味子)于危重病人,有益气固脱,生脉强心作用,临床应用效果较好。70年代末,将其改为注射剂,名为生脉注射液或生脉散注射液,具有强心升压、益气复脉作用。本品升压作用缓慢而持久。在中西医结合抢救危重病人时,与一些升压西药同时应用,可达升压快而作用持久、稳定的效果。


非典型肺炎中医诊治方案----广东省中医院报告:
迄今为止共治疗多例本病患者,通过患者临床资料的初步观察表明,中医药治疗本病有较显著的疗效。我们在不断总结临床经验的基础上,制订了中医治疗本病的有效方案,现将治疗本病的中医方案汇报如下。
……此期(非典)病情较为危重,变化也快,常出现疫毒内传心包、或热动营血,甚至内闭外脱等险证,须及时救治。……(3)若邪盛正虚,出现内闭外脱,症见身热,昏聩不语,蜷卧,或汗出喘促,脉细无力,或面色苍白,汗出如雨,四肢厥逆,脉微欲绝等,用参附汤或生脉散(汤)送服安宫牛黄丸或紫雪散。
严永清(中国药科大学):
生脉散是一个有817年历史的著名古方,最早记载于《医学启源》(金,公元1186年),我们曾在“六五”“七五”期间研究开发为口服液等剂型,用于气阴两虚的冠心病、心绞痛等症病的治疗,具有良效。近些年来,有10多家医院报道,用生脉散制剂(颗粒剂、注射剂、煎剂等)治疗病毒性心肌炎,均疗效肯定。
  为了发扬中医药的优势,我们拟在过去研究生脉散10多年的基础上,研究开发治疗病毒性心肌炎的新药,使之成为对该病优于西药的中药二类新药。为此,我们加强了对生脉散方剂的基础研究,……为进一步确定和分离提取有效部位群,研制成二类新药心得康奠定了基础。
###
=========================
   



被编辑1次。最后被zhiyan-le编辑于01/13/2011 09:41PM。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