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了专栏(zhiyan-le)- 中国学术评价网
 
请人大为杨沫恢复名誉。请科学院调查邹承鲁等人的作假行为。 (2812 查看)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45PM

请人大为杨沫恢复名誉。请科学院调查邹承鲁等人的作假行为。
直言了,2006·11·10。 [原创 2006-11-11 13:14:39]
[zhiyanle.blog.hexun.com]




九月十四日,咱发了《好斗的母鸡”杨沫:您没白辛苦!----从一件扼杀中医中药的恶性案件说起》,收到一些网友的来信,建议咱看看杨沫写的《不是日记的日记》,有位网友则干脆给咱寄了一份。看了那作品之后,嘿嘿,咱是更佩服杨沫的正义感和为祖国中医药发展而宁可丢弃官位的高尚人格,咱也更看清了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披着“院士”外衣、搞伪造证据和打压中国科研的真面目,----他们口口声声讲“学术道德”和“反伪科学”、还被媒体吹捧成“反伪明星”和“道德卫士”,其实那些人自己才是地地道道的作假作伪的。

事情大致经过是:文革结束后,在“迎接科学的春天”大气候到来之际,年轻科研人员刘亚光试图通过DNA科研手段研究经典中药“生脉散”,探索出一条用生物基因方法来认识和研究中药原理的新途径。当时那情况,按部就班的科研都刚刚在“拨乱反正”的恢复之中,那搞创新式的科研就别提了、困难得很。一个偶然机会,杨沫认识了刘亚光、了解到了他的科研志向和困难。于是呢,在“迎接科学的春天”的鼓舞下,杨沫开始为这位毫不相识的年轻人争取用现代手段发展中医药的科研探索机会而奔波忙碌起来,终于使刘亚光的研究多少上马和有了些条件。


可是,刘亚光的研究触犯了所在单位微生物所既得利益者们以及邹承鲁与何祚庥等人的既得利益,于是,他们硬是通过手中有权、活活地把刘亚光的创新科研掐死在摇篮里,还给他戴上了“伪科学”和“学术腐败”的帽子。可是呢,看看微生物所和邹承鲁何祚庥等人的指控呢,啥科研实验分析证据也没有,拿出来说道道的就是些“生活腐败”、“政治上有问题”和“道德品质不好”等等文革政治宰人的话。再看看那些政治指控呢,哈!文革刚结束,有几个年轻人能“生活腐败”?那时候,刘亚光是个年轻的穷光蛋,也没成亲,整个一大活人过着没家没所的流浪日子,他能咋个“生活腐败”法?他除了搞研究,别的不闻不问,更不是当官儿的、甚至还被迫下岗了,根本就是个政治方面的局外人,那是个啥“政治有问题”或“道德品质不好”?明摆着,邹承鲁何祚庥和微生物所一些人在搞政治诽谤和无端指控。


看了杨沫写的《不是日记的日记》,里面记载了许多细节,哈!原来,邹承鲁何祚庥和微生物所一些人对刘亚光的指控所提供的所谓“专家评价”的证据,都是伪造的!譬如,为了贬低和否定刘亚光研究中的“生脉散对心肌DNA代谢和影响”的发现,邹何等人说日本早就做了“提高心肌DNA”研究云云。可是呢,杨沫请卫生部门、药理研究、制药专家和了解日本方面的人员帮助核实,发现了两个事实:一呢,人家日本方面做的是“睾丸和骨髓DNA”的研究,根本就没做“提高心肌DNA”研究;二呢,日本方面看了刘亚光的论文,非常感兴趣,提出了合作要求。可见,邹承鲁何祚庥和微生物所一些人搞的是捏造和谎言编造。

邹承鲁何祚庥和微生物所一些人扼杀刘亚光用现代手段研究中药“生脉散”机理的一个根据呢,是所谓“经过调查和同行专家审议,其成果均不属实”。哈!难道只有在您邹承鲁手下的几个生物所研究了,才算是“行家”和“成果”、别人搞了就不是“行家”和“成果”、就成了“学术腐败”和“伪科学”?解放军所属的大医院大研究所的人、肿瘤医院、卫生部和中华医学会、还有全国其他医疗机构和医学研究的人,就都不是行家、他们的临床试验分析就不是科研成果?在邹承鲁手下控制的杂志发表才算论文,而在别的地方和在海外学术刊物发表就不是论文了?邹承鲁等人的做法,跟黑社会的地盘霸道作风有什么两样?说实在的,邹承鲁等人把国家赋予的重任领域当作自己作威作福的私人领地,那才是地地道道的腐败、且是严重腐败。

其实呢,要说“行家评价”,邹承鲁等人没一个是行家。首先呢,邹承鲁对中医是连屁都不懂,居然能闹出那中学几何推理审判中医针灸经络学的大笑话;作为生物学院士,除了几十年前参与过的胰岛素研究,就再没任何象样科研成果了。何祚庥呢,是政工宣传干部一转脸而成的物理学院士,根本就不是搞医学的,甚至在他自己物理学本行也是几十年毫无任何象样科研。根据杨沫的《不是日记的日记》记录看,根据新华社等的汇报及报道看,微生物所里正经搞业务的人都回避当时发生的事儿,而出面扼杀刘亚光研究和企图干扰其他单位搞生脉散研究的人,都是些不敢公开自己的政工宣传或行政人员,他们甚至还数次打匿名电话、对其他科研单位搞骚扰和政治威胁,有一次还拿着虚假单位介绍信跑上门去搞骚扰。更恶劣的是,在中华医学会组织的一次学术讨论会上,他们不搞学术讨论,却对刘亚光大搞政治诽谤和人身攻击,譬如下面记录的与会代表杨复兴院长的信件对当时场景的描述:

---- “78年1月25号所谓中华医学会召开的那一次学术讨论会,本来打算想通过学术讨论,研究一下有关生脉散动物实验提高心肌DNA的问题,万没有想到变成了一个对一个青年学者人身攻击的会。这次会议是由中国医学科学院黄家泗院长主持,中国科学浣学术委员会顾德华同志亲临参加的。我们军区后勤卫生部马丁副部长,我院有我和赵菁医生参加。北京军区总医院林辉同志,解放军312等一些专家和同志们。微生物所党委查书记也亲自参加了。发言的人都承认这一次研究方向是正确的,但是他们就是不承认刘亚光和我们作的实验,他们所提出来的问题也不是学术上研究上的问题,而是对一个青年科学工作者的人身攻击。会后我找微生物所党委查书记交谈过,就连查书记也承认这样作不大好。以上这些人都可以建议他们去调查。

---- “这里我认为应特别要提出的是刘亚光同志,在那次会议上刘亚光表现的非常镇静、沉着。在回答了一些提出的有关生脉散问题后,严正的声明,他们所说那些事,我都没有,请组织上去调查,我相信组织上会作出正确的处理的。

---- “会议最后由科学院黄院长作出总结,也说大方向是正确的。科学的东西应继续实验下去。开了会以后刘亚光同志和我们实验室的同志,按照黄院长总结时说的,一直是在继续搞实验,至今我们也没有停止过。而且还有所发展,实验从77年7月28号至今两年多,作了七十余次。仅用小白鼠7830只,小白兔近二百只。以上都是事实。刘亚光和我们实验室同志们一起作了大量艰苦的科学实验,怎么他们就不承认呢?又怎么能说是‘吹牛’‘夸张’‘招摇撞骗’呢?

---- “最后我认为这件事不是一件小事,也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这是关系到党的政策,对党的政策的态度问题。所以要把它搞清楚,是谁在说谎话。再说,刘亚光以及和我们的实验文章早已公开在有关杂志上发表了。微生物所的同志们有意见,有看法,这当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为什么不把他们的意见、看法拿出来公开在杂志上发表呢?为什么老是在背后搞呢?就连刘亚光写的文章(实验报告)已送在中华医学杂志社,而且是原业务组盖了单位公章送去的,他们那些所谓有权的人给《中华医学杂志》打电话,把文章要了回来,不让发表。”


就是说,正经专家们都很支持刘亚光的研究和主张学术讨论的,而且有多次的科研实验分析证据。而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的所谓“专家评价”呢,没一个是正经八百的专家,却是些“背后搞鬼”的一帮人,且没一个科研实验作证据,----没证据就下个所谓“科学”结论,那是典型的伪科学表现。一句话,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的所谓“专家评论”之说,是欺骗国家和欺骗社会的谎言编造和伪科学活动。


最有说服力的是事实。在惊动全球的“非典”重大医疗事件中,经典中药“生脉散”发挥了重大的治病救人的作用,其疗效不但得到全国各地许多医学专业机构的分析论证,而且得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肯定和赞赏。而用现代生物学手段研究中药呢,别的不说,世界著名的美国政策研究中心“兰德公司”就把那作为战略课题研究,而且呢,他们完成的几个项目都证明了中药的疗效;此外呢,负责诺贝尔医学奖的瑞典医学机构负责人(也是前诺奖基金会大会主席)明确表示,他们对中医中药有浓厚兴趣,且已经跟中国建立了研究交流的合作渠道。


国内外的事实都证明,刘亚光的科研和经典中药“生脉散”是正经八百的科学学术、且大方向完全对路,杨沫支持他的研究也是完全正确和正当的,更不用说,支持科研学术自主创新发展是任何一个名副其实的人大代表都该履行的义不容辞的责任。而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呢,他们搞的是伪造证据、欺骗国家和欺骗社会,采用捏造诬陷的手段迫害刘亚光和扼杀带有创新意义的科研学术。不幸的是,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伪造证据陷害人的做法得逞,而杨沫因支持科技学术自主创新而被摘掉人大委员的职务,甚至被作为支持“学术腐败”和“伪科学”而受到宣传媒体的批判!更恶劣的是,事到今天,事实已经证明谁是谁非是明摆着了,可邹承鲁和何祚庥他们的人还在宣传媒体上继续散播经典中药“生脉散”研究是“学术腐败”的谎言、甚至对已经去世的杨沫还要搞政治鞭尸和打棍子!


这是一起有代表性意义的重大冤案,反映的是中国科技学术有没有自主创新所需要的民主法制和学术自由的重大问题。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的要求,按照“和谐社会基本条件是公正公平”的要求,人大常委会有义不容辞的法律责任恢复杨沫的政治名誉,科学院则有义不容辞的法律责任调查邹承鲁和何祚庥等人伪造证据陷害人的行为、并做出严肃处理,宣传媒体们也有法律责任向杨沫和刘亚光做出赔礼道歉和一定赔偿。看看吧:美国官方和一些媒体指控李文和盗窃数据;后发现那是没根据的无端指控,于是呢,按法律规定,美国官方和那些媒体公开承认错误、恢复李某名誉、并公开做出赔礼道歉和经济赔偿。中国方面,对自己的公民就做不到有错必纠吗?###


========

 

选项: 回复引用
Re: 请人大为杨沫恢复名誉。请科学院调查邹承鲁等人的作假行为。 (2345 查看)
发布: 柯华
日期: January 14, 2011 10:34AM

邹和何是棍子。  心理阴暗,有才无德。

选项: 回复引用
那你应该和老鬼联系一下 (2299 查看)
发布: 星探
日期: January 13, 2011 11:32PM

  他在《母亲杨沫》一书中的描写显然是轻信了这些科学大拿的论断。袁隆平当不成院士应该就是邹学霸作梗,说他没有论文。

选项: 回复引用
您说的很有意思!给我发《杨沫日记》的大概就是杨沫直系家人(譬如知道许多具体细节)。但追问,就是不说。 (2377 查看)
日期: January 14, 2011 05:33AM

您说的很有意思!给我发《杨沫日记》的大概就是杨沫直系家人(譬如知道许多具体细节)。但追问,就是不说。
我也大概阅读了“老鬼”的文字,很有同感。

选项: 回复引用
杨沫这人应该是很耿直的 (2298 查看)
发布: 星探
日期: January 14, 2011 08:23PM

 王稼祥的遗孀朱仲丽胡编乱造了那么多关于江青的文字,诽谤徐明清,没有人敢替徐明清说话,只有杨沫徐然母女托人在香港发了文章。

对错不管,交朋友大概需要交这样的。

选项: 回复引用
陈竺等在美国科学院发了论文,就是用DNA-手段研究中药。若他们科研在杨沫时候,恐怕同样被打成‘伪科学’,……。 (2529 查看)
日期: January 13, 2011 09:59PM

  陈竺等在美国科学院发了论文,就是用DNA-手段研究中药。若他们科研在杨沫时候,恐怕同样被打成‘伪科学’,……。
而如今,美国卫生部等把那种科研成为“系统医学”的一部分。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