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了专栏(zhiyan-le)-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的“科普”是邪教活动(例一)。 (2389 查看)
日期: January 19, 2011 10:14AM

  方舟子的“科普”是邪教活动(例一)。
直言了,2011-01-19。 (January 19, 2011 10:09AM)
[www.2250s.com]
|
|
中青报发表的方舟子之《爱因斯坦信不信上帝?》被该报社和方某自己称为“科普”的“精华”。其实,稍微具备美国等西方社会常识的人,就能看到那文章都是垃圾文字,反映的是方某与西方社会格格不入的状态(因此方某在美国混不下去而不得不回国)。多说颇有费时感觉,这里就简单说。
|
方舟子那篇文章试图说明爱因斯坦不信上帝和批判宗教,试图推翻社会流传的爱因斯坦信上帝的故事。可是,那些文字证明了方某根本就不懂西方社会里的宗教基本概念和基本内容,所以,他那些文字是抄也会抄错、反映的是他的严重病态心理发作的现实。
|
譬如,方某那文章说:“最近发现了一封爱因斯坦在1954年写给一位犹太教哲学家的信,信中对这位哲学家的著作表示了不同意见,指出‘对我来说上帝一词不过是人类弱点的表达和产物’,而《圣经》则是‘原始’和‘非常孩子气的’,不管后人对《圣经》做如何精巧的诠释,都‘不能改变我的这个看法’,因为这些诠释和《圣经》的原文几乎毫无关系。”
|
在西方社会,承认人类如同孩子一样软弱、原始和幼稚,正是宗教感的典型表现。许多弥撒活动和教堂歌曲就直截了当说“我很软弱”和“我还是个孩子”等等,盼望上帝帮助自己、使自己坚强起来和继续成长。本人信奉基督教、且参与社区教堂弥撒等活动。通过知识积累和生活实践,本人的人类软弱感、原始感和幼稚感是越来越强。或许正因为如此,本人更深地理解到为什么老布什总统的前线动员能感动所有的美国军人,----他对前线官兵说:我们都是软弱的;要知道,男人的眼泪比女人的眼泪更软弱。
|
不言而喻,爱因斯坦那些话说的是他对基督教和《圣经》的充分尊重(绝大多数西方公民的生活情操)。可在方某嘴里,那种尊重成了贬低,哈!那足以说明方某根本没有、也不知道宗教和宗教感是什么。
|
在爱因斯坦的文字里,有时说到不信、有时说到信宗教,那是有明确针对性的,特别是:
|
[1] god(s):古希腊罗马的“神”或“神人”;今日话说,是具有自然力量的超级人类。
[2] personal god:“人格化的上帝”或“人格化的神”;凡人可充当神的甚至充当上帝的角色。
[3] God:基督教所信奉的、超越人类和超越人类所知宇宙的至高无上的力量。
|
就三者而言,西方近现代科学来自第三者的“经院科学”、“经院医学”、“经院哲学”等等(譬如,当今高等院校来自“经院科学”机构、医院来自宗教组织医学机构,等等)。因而,不奇怪,西方社会的许多科学家(包括数理化医学等‘自然科学’的科学家)都是基督教教徒,且他们的科学造诣越深越广、其信奉上帝的信念程度也越深或越高。
|
就上述第一者,近现代科学(家)基本立场是充满尊敬但不评价,缘故很简单:那属于艺术想象力,而艺术想象力往往是新科学的开始和终局,可科学本身是过程、不是开始也不是终局。
|
近现代科学(家)所明确甚至坚决反对的是第二者,即“人格化上帝”或“人格化的神”,缘故:那种宗教信仰往往是对某凡人或人间社团组织搞“神化”崇拜活动。“人格化上帝”往往跟政治利益和政治权势结合在一起、并以政治权势去审判科学。这是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社会里的科学和宗教的冲突的主要缘故和主要内容。
|
19世纪末期以后,“人格化上帝”的一个主要潮流是“科学教”,即以科学审判一切、以“科学主义”当作信条,自以为是“科学的代表”和“真理的代表”而可以充当审判一切的权威,试图用科学替代中世纪宗教地位来统治一切。因此,在西方,包括“科学教”在内的“人格化上帝”属于邪教范围。
|
在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相对虚弱的地方,最容易发生或流行“人格化上帝”和“科学教”,譬如纳粹德国和前苏联,那甚至成为国家意识形态和发动内战外战的思想武器。中国社会的宗教感本来就很虚弱,数百年来几乎就没有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当然,就更容易发生和流行“人格化上帝”和“科学教”。
|
在中国,“人格化上帝”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历史例子是“人皆可成佛”;当代例子是马列斯毛的个人崇拜和当代尊孔拜儒活动。而至今历经过30来年的所谓“反伪科学”则是典型的“科学教”活动的例子;因而,不奇怪,那个活动中充满了“人格化的神”的色彩,譬如,宣传部门对凡人何祚庥方舟子等人的神吹、把他们描绘成“科学”“科普”的代表而捧到前台、到处插手和审判一切,就是“科学教”活动的典型突出之表现。--- 用美国驻华大使馆2000年公告的说法,他们那活动是以“科学”“科普”为名而搞世俗宗教的“厚颜无耻的假冒”,因此,拒绝给他们当中的中国人士颁发旅美签证。
|
正因为这种历史背景,我多次说过一个观察看法:中国并不缺少科学精神(否则,发达农业社会及其工商军事等等怎么可能?),而是严重缺少宗教感、特别是缺少至高无上的上帝力量的宗教感,如此,中国社会特别盛行对某人或某权势集团的神吹,就是十分符合历史逻辑的必然了,--- 跟所有人类一样,中国人也需要上帝;但是,跟权势结合的儒家盛行且排斥宗教感,那中国社会就只好把人搞成神仙来崇拜了。
|
爱因斯坦和霍金等等,跟历史上的牛顿和迦里略等文艺复兴及以后的科学家一样,都是充分承认至高无上的上帝的存在的,同时,明确地不承认和坚决地反对“人格化的上帝”。
|
若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所谓“主流社会”有足够的日常工作生活经验,看到这一点并不难:在爱因斯坦和霍金的文章书信里,“神人”的写法是god(s)/goddess(es),是有性别的;“人格化的上帝”或“人格化的神”的写法是 “personal god”,十分直截了当;而至高无上的和唯一的上帝的写法是“God”或“GOD”。
|
如此,不奇怪,爱因斯坦写到“personal god”是明确表示反对的,而写到“God”则是明显充满尊重(包括自认他认说人类如同孩子一样软弱幼稚)。要详细了解,可参阅纽约时报子公司ABOUT的通俗介绍:
|
Albert Einstein Quotes on a Personal God:
Einstein Denied Personal Gods, Prayer
Albert Einstein Regarded Belief in Personal Gods as Fantasy, Childish
By Austin Cline, About.com Guide
[atheism.about.com]
|
对比看,方舟子的文字说明,他根本就不具备西方社会日常生活的常识,对西方宗教根本就是完全不懂,甚至他可能都不知道他自己实际上是个为“科学教”邪教活动而卖命的可怜虫,他的关系媒体中青报和光明日报等等则是在充当“科学教”邪教活动的媒体平台。换句话说,大陆一些媒体把方舟子及其直接带领人何祚庥等人用“科学”“科普”的名义批判基督教的活动列入“打假”政绩列单,实际上是清楚地表明了“反伪科学”那帮人(特别是其中前宣传部科技处那帮人)都是些权欲熏心的“科学教”的邪教信徒,而方舟子则是后来追随者之一。如此而已。
|
###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