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言了专栏(zhiyan-le)- 中国学术评价网
 
唐骏事件:中国需要“野鸡大学”毕业生。 (3002 查看)
日期: February 18, 2011 10:06AM

唐骏事件:中国需要“野鸡大学”毕业生。

这是旧文。强国论坛并没做什么推荐,但点击量为6720多,足见读者关注程度。此文的观点恐怕很难被国内不了解美国的读者接受,譬如,有读者反馈说哈佛耶鲁全球著名、它们怎么可能在创办时期是“野鸡大学”呢?

然而,那是事实。别说现在著名的美国大学开始的时候都是“野鸡大学”了,就是美国这个国家、开始的时候就是个“野鸡国家”:至少,从建国开始,美国就是西欧社会十分看不起、而许多美国人也自以为卑贱的,譬如,美国学生能到英国等西欧国家留学、美国好莱坞演员能到法国拍电影,都简直是个极大的荣誉。

举例:前总统肯尼迪中学时代到西欧“镀金”,前总统克林顿年轻时候到英国留学,早些时候的哈佛大学法学院前院长年轻时候到法国读研究生,等等,都是以能够到英国法国等西欧国家留学而为履历上的光辉一页。而前总统卡特等人因年轻时代大体没有西欧留学经历、而被社会看作“土里土气”的人。

美国的那种“野鸡国家”的状态,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马歇尔计划开始后多年、甚至直到1960年代和1970年代,才发生了根本变化。就是说,美国摆脱“野鸡国家”状态的历史、最多不过50年。

如果您能深入美国“主流社会”的生活,您不难看到,美国多数家庭中的第一代人就是冲着美国的“野鸡”社会价值观念和“野鸡”发展机会而抛弃过去的一切、来到美国重建新生活的。美国社会是西方工业革命最彻底的平民社会,其一大特点就是抛弃过去等级社会的观念和生活、白手起家重建新生活,而该新生活不是等级社会而是平民社会里的新生活。对此有疑问吗?看看美国联邦政府赞助的介绍美国历史文化的读物,就能知道个大概。

中国是等级观念根深蒂固的国家,是讲究家庭地位来历而看不起白手起家的社会,因此,听到“野鸡大学”就很容易发生一种看不起它、进而认为它是假货的看法。方舟子就是那么看美国的“野鸡大学”的和那么指控唐骏“野鸡大学”文凭是文凭造假的,而许多国人因历史偏见而很容易接受方舟子的观点。这就是炮轰唐骏能成气候的文化缘故。然而,那种指控和共鸣,不过是中国历史文化等级观念的当代再现而已,不过是已经过时的以愚为荣的“愚民政策”的回光反照而已。换句话说,方舟子在美国留学是个空头学位,他什么美国东西都没学到,不过是戴了个可以蒙骗比他更愚蠢的某些国人的光环而已。


当然,应该说明,本文不是试图为抬举唐骏。正如本人在事件爆发时候说的:

[1] 此事件本质是利益集团利用方某的“打假”搞政治搅局,名在指控唐骏,实际上是要改变十七大五中全会的人事安排。

[2] 我不赞赏唐骏的微软市场经营做法,但工商界是用市场的“结果倾向”(result-oriented)来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即唐骏推销成功,不承认也得承认);然而,本人一直认为,不管工商学界政界,可以不赞赏某人做法,但对其人格要有充分尊重。

[3] 据我看到的事实,唐骏没有学历造假问题,正如事实和他自己所说:唐骏获得的学位及其学校是美国教育部所覆盖的,没有证据证明唐骏课堂作业或考核等有造假行为(指控者方昼子倒有不少);而且,唐骏自己也说的明白:他不是搞学问的,上的就是三流甚至三流都不是的大学(即:凑够了美国工商界需要的学历训练就成了。更何况,当时,许多跟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并不欣赏名牌大学毕业生、而是更欣赏有实际经验的“野鸡大学”毕业生帮助他们开辟中国市场)。


下面是本人的旧帖,再拿来分享:


唐骏事件:中国需要“野鸡大学”毕业生。
[ 直言了 ] 于2010-07-09 12:56:08 上帖 [ 发短信 ] [ 表状 ]
[bbs1.people.com.cn]
唐骏事件:中国需要“野鸡大学”毕业生。
直言了,2010-07-08[原创 2010-07-09 12:13:54]..
[zhiyanle.blog.hexun.com]


事实已经说明,方舟子指控唐骏“加州理工博士”学位作假,那是方某搞的捏造诽谤。于是,方某又在唐骏的“西太平洋大学”学位上做文章,说那是“野鸡大学”、所以学位也是作假。于是乎,一些媒体盲从跟着起哄,搞起了“野鸡大学”学位就是“作假”的宣传鼓噪;当他们看到更有许多商界人士也来自那类大学的时候,就说中国那些商界人士差不多都是学位“欺骗”,等等。

本人在美国所谓“主流社会”生活许多年了,且有足够称为世界名牌的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的经历、完全接受了美国教育价值观念,您可以说本人是“西化”了吧。就从“西化”角度看,上述议论充分说明肇事人方舟子满脑袋是中国等级社会的腐朽思想、根本不了解美国的平民教育体系;而那些媒体的盲从起哄,则是充分暴露了中国社会教育观念的落后(或说是暴露了中国软实力落后),因而尽管所谓“人才济济”却难出创新成果。

一句话:观察判断一个人的品德和生活能力,是看他的实践存在而不是看他有什么学位招牌。在美国社会实践过日子,本人是从所谓世界名牌大学毕业的,但不少“野鸡大学”毕业生比本人竞争力强得多;而不少从更大世界名牌大学毕业的老美却没本人的竞争力强。学位如何不能证明实践如何,事情就是如此简单明了。


一、美国大学几乎都是从“野鸡大学”而来的。

美国社会里,教育是全民的“宗教”,即不管个人宗教信仰是什么,所有公民都把教育作为神圣的事业看待。对比:在中国,行政区划是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教育为政治服务;而在美国,行政区划是以学校为中心的、政治为教育服务。这区别足以反映出两国教育价值观的不同。

正因为如此,在美国,多数人想做些公益事业或慈善事业,首先想到的往往就是为教育事业捐献。而有些富裕的人,则更喜欢拿出相当资金自己开办各种学校,规模小的多是职业训练,而规模大的则开办新的私立高等院校,即所谓的“野鸡大学”。美国许多著名大学当初都是“野鸡大学”,譬如哈佛和耶鲁。一些多年前开办的“野鸡大学”,如今成为美国甚至西方社会的重要“智囊团”,此类事情不少。譬如,纽约的亨特大学,开办时候是典型的县级地方的“野鸡大学”之一(即连超出本县的招生能力都没有);后来和如今,它是美国的“智囊团”大学之一,例如克林顿、布什和奥巴马三届当局的一些政策顾问就是那大学的毕业生或教授,其中包括对华政策的高级顾问。

简单说,在中国那些媒体和某些国人眼里,“野鸡大学”意味着学位“作假”或“欺骗”;而在美国社会,那意味着未来的创新发展和年轻一代的创业史。


一、您想搞学问、还是想搞实业?

在申辩中,唐骏有句话说:“我不是搞学问的。”这句话几乎被所有参与议论的媒体忽略了。本人如此说,没有为唐某做辩解或表彰之意,而是此话更是引发了本人讨论美国“野鸡大学”的兴头。

在美国社会,对年轻人来说,将来谋生是搞学问或搞实业,那是两大块不同境界的人生选择,起码,那是选择上什么大学的前提。您想搞学问研究密切相关的工作,那您最好去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而若您想搞实业谋生,特别是若您想搞金融贸易或房地产、或是新兴科技之类的实业,那么,您最好去比较新的“野鸡大学”。这对比,毫无“高级”“低级”的等级观念,而纯属谋生领域和谋生机会的选择。简单说吧:

作为年轻人,初进谋生阶段或为谋生打基础,少不了导师和“开门人”的帮助,--- 在美国,那叫找到您的“mentor”(导师、师傅、引路人)来为您打开“career-path”(生涯道路、职业道路)的大门。那以后如何,就看自己的能力和运气了。

对学问学术生涯来说,大部分导师或引路人来自且聚集在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那状态跟中国的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差不多、形成了各种学派。因此,您想将来搞学问学术,就不得不去那类大学,而且要找对适合自己的学派导师,否则,您的校园时光可能就是浪费。

而对搞实业来说,大部分导师或引路人来自实业而集聚在“野鸡大学”,且多数是一边搞教育、一边图谋人才;或者说,那些导师几乎就是为再创业和寻找创业人才而来学校搞教育的。所以,若您想将来搞实业,就往往不得不去“野鸡大学”寻找自己的导师和引路人,否则,您的校园时光就可能是浪费。

当然,上述对比并非绝对。在美国社会,“野鸡大学”和历史悠久名牌大学的“官鸡大学”的毕业生,从事学问和实业的彼此交叉情况是十分常见的。

就实业来说,对员工要求的不是学术辩论口才,而是实际的操作本领(特别是独立操作本领),且“时间就是金钱”、而实业界又是瞬间万变的,不允许没完没了地搞学术辩论。对实业公司来说,没那么多时间资金做长期的课堂教学培训新员工,他们希望的是新员工到了就能上岗工作,而“野鸡大学”的教育恰好能满足那样的人才要求。由于这些缘故,“野鸡大学”的毕业生往往比历史悠久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更受实业界的欢迎。

对个人而言,若选择实业,那也是“时间就是金钱、机会就是利润”,错过就是大错特错。因此,长期泡在校园里攻读而没创业活动,对实业学生来说,往往是十分痛苦的折磨。如此,若没创业机会,绝大多数实业学生是能早毕业就早毕业;若面对实业机会与校园攻读发生冲突而没办法了、就干脆退学。

比尔•盖兹是个例子:实业机会不允许他继续泡在校园里,他就干脆退学了,--- 哈佛大学的学术名气再响亮,对实业机会来说也是毫无意义,--- 实业看的是您的实际竞争力,而不是看您有什么学位招牌。而若当初他上的是“野鸡大学”,教师和学生都是奔着创业机会而来的,那么,机会到来之际,盖兹未必退学,而很可能是“近水楼台”、就在校园里召集伙伴搞半工半读的创业了。换句话说,当初比尔•盖兹上哈佛大学而没去“野鸡大学”是个错误的选择,结果不得不以退学来纠正自己的错误。大概正是这种生活经历吧,微软公司开始阶段,很欢迎“野鸡大学”的人而不是历史悠久名牌大学的毕业生,甚至该公司招工的面试问题都是“野鸡大学”风格的、使许多应试的学问式毕业生感到不知所措。

简而言之,在许多中国媒体那里,“野鸡大学”意味着“低级”和“作假”;而在美国社会,那意味着十分真实的寻找创业机会和职业探险的人生道路。


一、“野鸡大学”毕业生可做的积极贡献毫不逊色。

知道了上述背景知识,不难想到也不难理解,包括唐骏在内的许多中国大陆实业者为什么到了美国要选择“野鸡大学”,特别是其中不少完全有财力交学费的人不去名牌大学而偏偏选择“野鸡大学”。他们中间的多数人不是为虚荣心而去搞个学位的,而是为实业机会去下海冒险的。再说了,对实业人来说,再高的虚荣心学位也没有一分钱的利润更有意义,因而,仅从成本效益角度看,任何一个正经八百的实业者,都不会为了有个虚荣学位而浪费自己的时间和消耗自己资本。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也是检验“野鸡大学”的好标准。唐骏等不少“野鸡大学”毕业生回国后,不但自己创业成功,而且还为别人就业创造了机会;不但给自己创造了财富,也给别人的收入增加和给社会创造了财富。对目前阶段的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安定来说,还有什么比兴办实业来保障就业机会、提供发展机会和增加个人收入更好的民生贡献吗?

对比看看“官鸡大学”毕业的方舟子,他毕业10多年了吧,别说给别人创造就业机会和民生贡献了,他自己至今连个工作都找不到,严重缺乏自力更生的生活能力养活自己。难怪有议论说,方某自己没本事没出息,就以“打假”为名而攻击名人和炒作自己、在伤害别人的基础上赚些糊口钱;而那种生活,无异于堕落为黑社会打手的痞子生活。就此而论,别看方某多么嘴硬,其实,他的生活是很空虚和很可怜的。

不管怎样,这个鲜明的实践对比说明了一条真理:“野鸡大学”毕业生对社会的积极贡献丝毫不亚于“官鸡大学”毕业生;而在“官鸡大学”毕业生里,不乏象方舟子那样、没自力更生的生活能力、连个工作都找不到(没人想要的)就堕落为依靠伤害别人过日子的没出息的人。


一、中国需要大量的“野鸡大学”毕业生。

就唐骏事件引起的“野鸡大学”问题,跳出该指控冲突来看看中国教育和就业,本人必须说,中国需要大量的“野鸡大学”毕业生。这可说的太多了,仅说几点:

一方面,中国“官鸡大学”毕业生可说是“人才济济”之众多,可另一方面,许多企业单位却找不到合适的人才、有些实业机构甚至连个能上岗操作的技术人员都找不到。一方面是失业威胁、一方面却是找不到员工,这怪胎或病态现象说明什么?说明目前“官鸡大学”培养的人多是口才而不是人才,即只有僵死的校园书本知识而没多少社会需要的实际本领。(还有,前阵子,“官鸡大学”毕业生应招当了掏粪工或养猪,居然也有议论说那是“浪费人才”,--- 能正经就业、经济独立和自力更生地养活自己就很好,谋生之后再讲从业口味是再正常不过的生活途径,还有什么“浪费人才”可说的呢?)。

在中国,那种劳力市场的“供非所需”和“需无所供”的现象说明,在许多国人心目中,“官鸡大学”文凭就意味着高人一等,就不该做工商农业的实业工作。那纯属是孔儒的“书中自有黄金屋”和“唯有读书高”的等级社会的病态思想的反映。或者说,当前的“官鸡大学”教育,不但不能提供社会需要的足够人才,且还给学生灌输了不少腐败腐朽的病态观念,以至于给社会就业带来了严重的消极影响。

如果中国有足够数量质量的“野鸡大学”和毕业生,那些怪状病态问题就可大部分迎刃而解。譬如,至少,“野鸡大学”可以把企业招工、学生就业和学校教育三者直接联系起来,企业出钱出教师,培养的人才跟企业发展的招工规划直接相关,教育知识跟工作能力直接挂钩,或者三者互动直接为创业提供人才,--- 那不但能扩大公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又为毕业后就业提供更多更广的选择机会,那有什么不好的?时间长了,某些“野鸡大学”可能被淘汰,有些可能幸存发展而成为更高质量的、甚至类似美国那样发展为“智囊团”的大学,那有什么不好的?

若中国有许多不同专业倾向的“野鸡大学”,那就可以使年轻人在步入社会前、就有找到自己的机会和纠正道路选择错误的机会,从而减少谋生道路选择的风险成本。譬如,至少,他们可以在做学术工作和从事实业方面做出初步选择,并有充分的时间发现错误和纠正错误。而当前只有“官鸡大学”的教育体制,使年轻人几乎就没有在进入社会前找到自己的机会,更没有纠正道路选择错误的机会,譬如,许多人毕业出了校园进社会、简直就是一场理想和现实的搏斗折磨,生活风险和心理风险都很大,导致的是社会风险十分巨大。而减少这些风险的最佳选择就是建立众多的和不同专科倾向的“野鸡大学”,让年轻人在步入社会前、就能大体完成理想和现实的搏斗阶段。

若中国有众多“野鸡大学”,那么,由于该类大学是私办民办的、经营管理资金主要来自私人或企业的捐献,那就可为国家减少财政负担,同时能保障公民有充分选择的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由此,国家财政教育开支就可把更多资金放到资助公民上学和教学科研方面、而不是放到行政消耗方面,无疑,这才是资助教育的根本(或是名副其实的“以人为本”)。顺便说,美国政府的教育财政开支的相当一部分是资助公民上学或教学科研、而不是学校行政消耗;美国之所以能如此,就是因为大多数高等院校都是私办民营的,其中不乏各种专业倾向的“野鸡大学”。当然,无须多言,开办“野鸡大学”对中国当前的“官本位”垄断的教育体制是一个严重的体改挑战和思想挑战。

至于“野鸡大学”的教育内容的正规规范高质量,那是一步步来的。看看美国那些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哪个不是由不规范不正规而逐步发展为规范正规高质量的?都是,没一个不是的。如果要求新办大学一开始就完全正规规范高质量,那么,美国可能是到今天连一所大学都没有。


一、以问题作结语。

在“新文化运动”中,中国有一批实干家学者,他们改造中国的一大努力,就是借鉴美国教育经验、在开办“官鸡大学”的同时也开办了许多不同专科倾向的“野鸡大学”,极大地改变了中国文化面貌、培养出了一批批人才(其中不少成为至今颇有影响的国家栋梁)。这历史经验可套用邓先生的话说,不管“官鸡”或“野鸡”,能下蛋的就是好鸡。

或有说,“野鸡大学”文凭明码标价,那不是假文凭、还能是什么?我要说,请您看看“官鸡大学”,不也是文凭名码标价吗?不同程度学位文凭不同学费的“明码标价”,哪个大学不如此?都是假文凭?文凭真假不是看“标价”,而是看教学实际,譬如是否有符合学位要求的教学实际。如果没有符合学位要求的教学实际,那么,尽管是“官鸡大学”的文凭、那也是假货。譬如,方舟子自称有美国名牌大学博士学位,可是,他连英文基本词法语法都经常搞错,本科基本知识也严重欠缺,那就很令人怀疑他是否具有符合学位要求的教学实际,即令人很怀疑他的文凭是否真实,而跟他所在大学是“官鸡”或“野鸡”无关。

结束本文前,想问问那些以为“野鸡大学”就意味着“作假”和“欺骗”的媒体们:


中国教育部在海外推行的“孔子学院”及其结业证书,在许多地方是不被当地教育体系承认覆盖的,且那些证书也是所谓“明码标价”的、甚至整个就是“产业化”的商业操作而实行资金入股投资制而不是公益事业捐献制,即“孔子学院”是个典型的“野鸡大学”。如此,那是否意味着中国官方在海外推行“作假”和“欺骗”呢?

回复关系:(跟贴总数:20)
唐骏事件:中国需要“野鸡大学”毕业生。
[ 直言了 2010-07-09 12:56:08 ] 5788字 [ 1/6287/20 ]


###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