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在2003年抄袭新语丝教友田牛 (3409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23, 2010 01:21PM

  

1、方舟子给刘兵“批改英译汉作业”

(1)、教徒跑步献礼

在《评清华大学刘兵教授对新语丝的漫骂》中,方舟子撂下了这样两句话:

“如果我本人,或新语丝要组织写稿揭露刘兵,肯定不会去找一本1987年出版的旧著,而且还是分不清谁该承担责任的合著,而会找刘兵新近的个人著作。只要以后他不只是在报纸上耍嘴皮,还要出什么专著、译著,我想是会有这样的机会的,这一点也请刘兵放心。”

这是在明示刘兵:老子这次吃了亏,但以后一定会报仇的,你等着吧!

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有一个ID是“田牛”的人,他一眼就明白了主子的意图,在方舟子贴出上文之后不到五个半小时,就找出了一篇刘兵和傅英凯在1999年翻译的斯蒂芬•霍金的Science in the Next Millennium,为方舟子提供“机会”。也许是要抢头功,或者是怕主子功夫不济,不能充分利用这个机会,田牛又从刘、傅的译文中挑出了11处毛病,然后小心翼翼地说,“我只看了刘兵教授这篇文章的前面一部分,对他的英文不是很有信心。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接着自行比较。”([www.xys.org])。

田牛上帖时间是在2003-07-15 02:23:12。三个半小时之后,2003-07-15 05:55:23,方舟子推出《也来给清华大学刘兵教授批改英译汉作业》。方舟子是这么开头的:

“清华大学刘兵教授针对有人批评其1987年一本书的翻译错误时,如此声称:‘如果根据这些错误来指责刘兵教授的英文水平,未免过于荒诞——因为那时我还不是教授。’感谢田牛,在网上找到了刘兵教授在1999年翻译的一篇英语文章。这时候刘兵已是教授,故可以评价其教授的英语水平。这篇文章是由刘兵教授和傅英凯联合翻译的霍金在白宫做的新千年演讲,收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1月出版的《美国白宫千年晚会演讲选集》一书,被《书摘》杂志摘录,如果与原译文有出入的话,刘教授应该去怪《书摘》的编辑‘捏造事实’。”

“这篇英文是很简单的演讲,翻译成汉语也不过六、七千字,却被刘兵、傅英凯翻译得错误百出。下面只举一些低级的翻译错误,以见刘兵的翻译态度和英语水平。”([www.xys.org])。

本来,方舟子说的是“如果我本人……写稿揭露刘兵,肯定不会去找一本1987年出版的旧著,而且还是分不清谁该承担责任的合著,而会找刘兵新近的个人著作”。而这篇被田牛找出来的、被方舟子拿来当靶子的译文却仍旧是“分不清谁该承担责任的合著”。可是,饥不择食的方舟子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自己的巴掌又煽了自己的嘴巴,他饿狼般地扑向猎物。

更可笑的是,这篇文章是方舟子本人在2001年8月12日亲手放到新语丝新到资料中的,可在两年后,他却要乾坤颠倒地“感谢田牛”。那么,方舟子当时为什么要把这篇“被刘兵、傅英凯翻译得错误百出”的文章收进新语丝来坑害自己的读者呢?一个可能就是方舟子当时要讨好刘兵,因此不管人家什么样的东西他都照收照录。另一个可能就是,那篇文章是他从别处“新盗”来的。偷东西当然不能挑三拣四,也无瑕顾及东西的好坏。

(2)、教主老少通吃

在《也来给清华大学刘兵教授批改英译汉作业》中,方舟子和田牛一样,也找出了刘兵的11个“低级的翻译错误”。而实际上,这11个“错误”中,有一半以上是田牛先找出来的,但方舟子却毫无愧色地把人家的“成果”据为己有。由此可见,在方舟子的潜意识中,新语丝论坛就是他的后宫,在那里面出没的人,不是自己的奴才就是自己的小老婆,他对这些人拥有予取予夺的权力。当然,这些人在遭到方舟子的强暴之际,很可能会觉得自己正在受到主子的临幸,因此会感到无上的光荣和自豪,不要说发出反抗的呐喊,即使是发出愉快的呻吟,他们也要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的脸色,生怕扫了这位喜怒无常的主子的兴致。下面,我们就看一看方舟子这个英语大师,在打刘兵的假的时候,是如何霸占田牛的“成果”的。其中英文原文、“刘译”(刘兵的译文)、“方评”(方舟子的评语)见:[www.xys.org];“田评”(田牛的评语)见:[www.xys.org]。

【英文1】The popular picture of science in the future is shown on television every night in science fiction series like Star Trek. They even persuaded me to take part, not that it was difficult.

【刘译1】我今晚所要讲的主题,是未来一千年中的科学。每天晚上,在像《星际旅行》这样的科学幻想电视系列节目中,都播映关于未来的科学的通俗影片。他们甚至说服我也来参加,但这似乎并不很困难。

【田评1】最后一句话的原意是:他们甚至说服了我参加演出,表演者事似乎并不很困难。

【方评1】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指的是霍金参加《星际旅行》的演出,而不是刘兵译文说的“也来参加(晚会)”:他们甚至劝说我参加演出,那并非难事。

亦明按:除了歪曲了刘兵的译文之外,方评与田评相同。

【英文2】 Because of the red alert I never collected my winnings. I approached Paramount studios but they didn't know the exchange rate.

【刘译2】由于身处“紧急戒备”状态,我从来没有去取我的奖金。我曾与派拉蒙制片厂联系,但他们不知道兑换率。

【田评2】原意是:处于“一级战备”的我从来没有去领过我的片酬。我和派拉蒙制片厂谈过,他们说不知道美元怎么换英镑。

【方评2】刘兵没读懂这句简单的话。霍金这里介绍的是《星际旅行》中的情节,在片中霍金与爱因斯坦等人赌博赌嬴了:由于(情节中出现)紧急戒备,我没能把嬴的钱收上来。我找到(拍摄该片的)派拉蒙制片厂,但是他们不知道(未来货币与现在货币的)兑换率。

亦明按:方评是在田评基础之上的发挥,可惜发挥过当而出丑(下详)。

【英文3】 The Star Trek appearance was great fun, but I show it to make a serious point.

【刘译3】《星际旅行》这部片子演得很有趣,但我播放它却是为了一个严肃的目的。

【田评3】第一句话应该是:参加《星际旅行》的演出很有趣,我在这里播放它却有一个严肃的目的。

【方评3】刘兵没读懂这句简单的话。霍金说的是他对自己出演《星际旅行》一事感到很有趣,而演示它是为了阐明一个严肃的观点。

亦明按:方评、田评相同。

【英文4】 For example, the film Two Thousand and One' showed us with a base on the Moon and launching a manned, or should I say personned, flight to Jupiter.

【刘译4】例如,在影片《2001年》中,就向我们展示了月球上的基地,以及发射一艘前往木星的载人——也许我应该说是个人的——飞行器的情形。

【田评4】大师的另一处幽默没有看懂,所以翻译出来走样:launching a manned, or should I say personned, flight to Jupiter. 在美国用manned会招致女权主义者的攻击,他便用了个中性的 personned, personned 被译者误解为personal了。

【方评4】刘兵没读懂这句简单的话。霍金在这里向女权主义开了个玩笑。近年来为避免性别歧视,英语中许多用man (例如chairman)的单词都改用中性的person (例如chairperson),所以霍金开玩笑说“也许我应该把表示载人的manned改称为中性的persnonned”。刘兵却把personned看成了personal(个人的)。

亦明按:方评、田评相同。

【英文5】 Certainly not by the time of Star Trek which is only about 300 years away.

【刘译5】显然,到只有300光年之遥的星际旅行的时代不会如此。

【田评5】应该是:到了300年以后的《星际旅行》时代也不会停下来。

【方评5】刘兵没读懂这句简单的话。霍金说的是“到距今只有约300年的《星际旅行》时代也肯定不会如此”。刘兵莫名其妙地看成“300光年之遥”,和李大师的光年笑话有一比。

亦明按:除了画蛇添足般地添加“距今”二字,方评与田评相同。

【英文6】 There is a sick joke that the reason we have not been contacted by extra-terrestrials is that when a civilization reaches our stage of development it becomes unstable and destroys itself.

【刘译6】有一个令人不快的笑话,说我们之所以没有与外星人接触,原因在于当一个文明达到了我们的发展阶段时,它就会变得不稳定并摧毁自身。

【田评6】我们有本事主动与外星人接触?大师的笑话原意指外星人有能力来接触我们。

【方评6】是外星人没来跟我们接触,而不是我们没能主动去与外星人接触。

亦明按:方评、田评相同。

可笑方舟子为了显示自己的评语不是来自田牛,就刻意制造了几个不同的评语。比如在“英语2”中,霍金不过是在开玩笑,说自己虽然在戏中打牌赢了,但并没有真拿到钱。“刘译”将“they didn't know the exchange rate”译为“他们不知道兑换率”,应该说是中规中矩的翻译,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挑剔的——他们是否知道这是一个玩笑话,是另一个问题。田牛把这句英文译为“他们说不知道美元怎么换英镑”就已经有画蛇添足之嫌了。可是,方舟子好象要和田牛比谁更能耐似的,把这句英文译成“他们不知道(未来货币与现在货币的)兑换率”。《星际旅行》固然是在讲24世纪的故事,但故事中与霍金打牌的人之一牛顿却是17世纪的人。霍金与古人和未来人玩牌,输赢用什么货币来计算,最后用什么来兑现,既然剧中没有交代,方舟子是怎么知道他们用的是“未来货币”的?所以说,田牛是画蛇添足,而方舟子则是画蛇添角。田牛被方舟子强暴不说,还被方舟子暗贬为(床上)工夫不好,心中自然不服,但他又没胆量和方舟子作“脸碰脸”地辩论,只好把《星际旅行》的相关章节贴了出来。但事过境迁,根本就没有人答理他。(见:[www.xys.org])。(据田牛自己透露,他与陈竺同庚。因此他比方舟子年长一旬。见:[www.xys.org])。

不过,方舟子还是能够分清亲疏远近的。几天后,有人嘲笑田牛把“under God”翻译成“上帝保佑”,方舟子赶紧做大师状出来拉偏架说:

“吵什么吵[!]under God直译是‘上帝之下’,意译是‘上帝主宰、保佑、指引、控制……之下’。”

那个人接着嘲笑方大师的英语:“感情你的英语水平与牛二不相上下”。([www.xys.org])。方大师这才知道自己碰到了茬子,赶紧把这个人给封了,并且连封两次。这才叫武大郎开店,比我高的概不录用!

(3)、方大师独立打假

其实,方舟子的英语水平连田牛都不如。而方舟子之所以能够容纳田牛,以及其他比自己强的人,乃是因为这些“强人”心甘情愿地给方舟子当通房丫环。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没有田牛在前面开路,方舟子至多能从刘兵的译文中挑出“一些低级的翻译错误”,诸如“the last few million years’是‘在最近的几百万年中’,而不是‘在随后的几百万年中’”。稍微“高级”一点儿的错误,他根本就看不出来。比如,方舟子指出刘兵把Chicago Cubs 翻译成“芝加哥俱乐部队”是误译,但他却不知道在同一个句子中,刘兵把World Series翻译成“世界系列赛”也是误译。“准确的翻译”应该是:“北美职业棒球冠军系列赛”。(详细解释见英文维基百科:[en.wikipedia.org])。实际上,方舟子独立于田牛找出来的错误,几乎全部是无中生有的吹毛求疵,在份量上没有一个能超过田牛所举的例子。是不是“高级”的例子都被田牛挑出来了呢?当然不是。因为田牛“只看了刘兵教授这篇文章的前面一部分”,他十分体贴地给主子留下了足够的发挥空间。但没成想,他高估了主子的能力。

下面,我们就看看方舟子独立于田牛找出的“低级错误”都是些什么货色。

在“英文6”中,方舟子挑出刘兵对“a sick joke”的翻译,说:“‘a sick joke’是指低级趣味的笑话,而不是令人不快的笑话。”方状元大概不知道,从逻辑上讲,“低级趣味的笑话”包涵在“令人不快的笑话”之内。

再看这段英文:

“It says that space and time are not flat like common sense once told us that the Earth was flat.”

刘兵的翻译是:

“这就是说,常识曾告诉我们大地是扁平的,但空间和时间并不像这般平直。”

这不过是把英语句子的结构在翻译之时做了一下调整,意思翻译出来了,文字也简洁易懂。可是方舟子却故做高深地说:

“刘兵没读懂这句简单的话。准确的翻译是:它说,空间和时间并不是像曾经告诉我们大地是扁平的常识所认为的那样是平坦的。”

我们真得佩服这位语文状元的勇气。他“居然有种”——这是方舟子骂柯志阳的话——把这么愚蠢的翻译拿出来纠正别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些没有羞耻感的人,或者是那些极度无知的人才会这么做。实际上,不是“刘兵没读懂这句简单的话”,而是这位中文状元、英语大师没读懂刘兵的简单译文。(刘兵把“It says”译成“这就是说”确实是误译。“准确的翻译”应该是“按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再看看这段英文:

“Unless we have a totalitarian world order, someone will design improved humans somewhere.”

刘兵的译文是:

“除非我们有一种集权的世界秩序,否则在某些地方一些人就会计划改良人类。”

而方舟子却说:

“‘design improved humans’是‘设计经改良的人类’,而不是‘计划改良人类’(design to improve humans)”

看来这个英语大师一定要把用作形容词的过去分词翻译成被动语态和完成时态才会心满意足。方大师何不把“设计经改良的人类”回译成英文,看看它能否还原成“design improved humans”。

方舟子曾这样“套用”爱因斯坦的话:

“没有人文的科学是跛脚的,而没有科学的人文是盲目的。”

亦明兄此时“不禁情不自禁”地要东施效颦,这样“套用”方舟子的话:

“没有教徒的教主是一个体残,而没有教主的教徒是一帮脑残。”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13/2011 06:15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在2003年抄袭新语丝教友田牛 (3409 查看) 亦明 12/23/2010 01:21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