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在2003年抄袭新语丝网友白开水 (3005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23, 2010 01:23PM

  
2、方舟子论证刘兵抄袭

2003年7月23日,方舟子在“搜狐方舟子专栏”发表了一篇题为《岂能拿翻译凑文章》的文章,然后转贴到新语丝读书论坛,并且在次日发表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这篇文章主要说的是,刘兵的文章,《穿行在科学发现的历史丛林中——伦敦科学博物馆撷英》,实际上是翻译该博物馆的网页介绍,并且翻译错了:

“这篇文章,据称是刘兵教授在伦敦用半天时间,‘极为粗略地、走马观花式地匆匆在科学博物馆和自然博物馆走上一圈’后,对伦敦科学博物馆中‘若干给我留下较深刻印象的东西’的介绍。我们也许会感到奇怪,在如此匆忙的参观之后,何以能对其中某些展品记得这么牢,甚至连年月都记得清清楚楚?感谢互联网,让我们不必亲到伦敦,也能在网上参观伦敦科学博物馆。刘兵声称给他留下较深刻印象的东西,其实就是该网站重点介绍的展品,而他那些‘印象记述’,大部分是该网站对展品所做的介绍的翻译,由于英语水平有限,有的地方还翻译错了。我们用该网站的资料,也可以写出一篇类似的‘印象记’,而且如果英语水平胜过刘兵教授,效果只会更好。”(见:[www.xys.org])。

也就是根据这篇文章,方舟子后来一直称刘兵为“剽窃教授”。[见方舟子《我何曾认为科学不可质疑绝对正确?》(新语丝新到资料2004年6月6日)、《谁和你玩了?——评田松〈我们为什么不和方舟子玩〉》(2005年3月28日)、《清华剽窃教授刘兵又造谣了》(2006年4月6日)、《清华大学剽窃教授刘兵又来找打了》(2007年9月2日)]。问题是,方舟子的这篇文章作于7月20日,他为什么要等了三天才发表、并且是在搜狐网的博客上“首发”,而不是在自己的大本营新语丝首发呢?这是因为,这篇文章又是方舟子重操几天前强暴田牛的故伎,强暴了另一个新语丝投稿人而写成的文章。

原来,早在《岂能拿翻译凑文章》写作之前两天、问世之前五天,2003年7月18日,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了署名“白开水”的文章:《这是印象记述还是抄袭?——评刘兵教授的〈穿行在科学发现的历史丛林中——伦敦科学博物馆撷英〉》。方舟子还给这篇文章加了三句按语:

“方舟子按:有什么样的导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有把拙劣的翻译当成自己的‘印象记述’的清华大学刘兵教授,自然也就有照抄别人论文的文献表的柯志阳学生。这师徒俩,真是一对活宝。”([www.xys.org])。

白开水的文章主要是说两件事:第一,刘兵的那篇文章是翻译博物馆的网页(提供了五条证据);第二,刘兵的翻译存在错误(提供了六条证据)。而方舟子在两天后写《岂能拿翻译凑文章》,也找出三个翻译错误,可是它们都包括在白开水找出的六个翻译错误之内。难怪方舟子要等候三天才把自己的文章公开,他那是在等待别人把白开水的文章忘却。可是,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偏偏有人不识趣,对方舟子的文章这样评论说:“舟子这篇文章象是新语丝前几天发表的一篇文章的再编辑版”。猜猜方舟子怎样回答?他说:“用了相同的原材料不等于‘再编辑’。文字不同,观点也不尽相同”。([www.xys.org])。

下面我们就看看方舟子的文章到底是白开水文章的“再编辑”,还是“文字不同,观点也不尽相同”。(下面引文中,【刘兵】【原文】【精彩翻译】来自白开水的《这是印象记述还是抄袭?》;【方按】来自方舟子的《岂能拿翻译凑文章》。)

【刘兵1】1896年,英国就有了第一篇关于X射线的报告。这些发现引起了一个名叫雷诺兹(Russell Reynolds)的人的兴趣。在他的父亲,以及朋友克鲁克斯(William Crookes,也是阴极射线现象的开创性研究者)的参与下,他于同年制成了在这里展出的那套X射线装置。

【原文1】Reynolds' X-ray set, 1896.... Russell Reynolds was enthused by the first British report of the discovery of X-rays in January 1896, and set out to build his own X-ray apparatus. While still at school and working with his father, John, a general practitioner and a friend of William Crookes (also a pioneer investigator of cathode-ray phenomena), he completed the apparatus within a year.

【精彩翻译1】 a friend of William Crookes -->朋友克鲁克斯; first … report -->第一篇……报告

【方按1】由于对英语语法结构不熟悉,刘兵译错了几个地方。原文说的是:在1896年1月,英国首次报道了(伦琴)对X射线的发现;刘兵给看成了英国在这一年有第一篇关于X射线的报告。原文说的是:雷诺兹与其父一起工作,其父是克鲁克斯的朋友;刘兵给译成了克鲁克斯是雷诺兹的朋友,并参与该项工作。

亦明按:白开水指出了两个错误,方舟子也指出了这两个相同的错误。

【刘兵2】就是在1937年制造的百万伏粒子加速器。按照说明,它可以产生加速粒子所需的125万伏的高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被用来研究铀和钋的性质,为制造第一颗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做出了贡献。

【原文2】One Million Volt Particle Accelerator, 1937....to produce the high voltage (up to 1.25 million volts) required to accelerate the particles. During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machine was used to investigate the properties of uranium and plutonium as a contribution to the Manhattan Project which manufactured the first atomic bombs

【精彩翻译2】high voltage (up to 1.25 million volts ) required -->所需的125万伏的高压

【方按2】有一处译错:原文说的是“产生加速粒子所需的高压(可达125万伏)”,而不是非要125万伏不可。

亦明按:白开水指出了一个错误,方舟子也指出了这个相同的错误。

【刘兵3】1901年12月12日,马可尼成功地将一系列无线电信号传过了大西洋。在此试验中传输的信号,是由一个被称为“意大利海军”探测器的小装置收到的。这里展出的,就是在那个著名的日子里所用的两个小装置之一,而且很可能是实际探测到了历史性信号的那一个装置。

【原文3】On 12 December 1901 Guglielmo Marconi successfully transmitted a series of signals across the Atlantic, from Poldhu in Cornwall to Signal Hill, Newfoundland, heralding the birth of transatlantic radio communication. The signals (a succession of three morse dots, forming the letter ‘S’) were picked up by a tiny device known as the ‘Italian Navy’ detector.

【精彩翻译3】a series of signals (a succession of three morse dots) -->一系列……信号

【方按3】有一处望文生义,译错了:那次发射的是一组由3个莫斯点组成字母“S”的信号,而不是“一系列”信号。

亦明按:白开水指出了一个错误,方舟子也指出了这个相同的错误。

总之,说方文是白文的“再编辑”,就象把“偷的”说成是“看不见拿的”一样,实在是太客气了。而方舟子却连这样的说法都不肯接受,说什么他的文章与白文“文字不同,观点也不尽相同”。这就象他在抄袭颖河和贾士荣的文字被抓之后,非要强调什么“二者表述上的细微差别”一样,以为只要自己在剽窃之际制造一些“表述上的细微差别”、制造一些“文字不同”,他的抄袭就不算是偷了。

不过,方文确实存在与白文“观点也不尽相同”的地方。原来,白开水自己承认,他对刘兵文章的挑剔,“基本属于鸡蛋里面挑骨头”——例2和例3确实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刘兵的译文根本就不算错——,所以,他只敢这样小心翼翼地问读者:刘兵的文字“算不算有抄袭嫌疑?”而方舟子呢?他哪里需要什么小心翼翼。在文章的结尾,他这样说:

“像这样翻译外文资料,拼凑起来就当成自己的文章的,在当前中国学界,是并不罕见的现象。诚然,写普及性文章,不必像学术论文那么严格,可以参考、引用别人的资料,甚至也不必一一注明资料的出处。但是应该用自己的话加以归纳、复述,而不能够照抄、照翻。如果是翻译,不仅应该说明出处,而且应该把翻译的部分用引号括起来。把整段整段的翻译当成自己的创作,与抄袭无异。”

诸位在阅读方舟子上面这段话的时候,一定还要把方舟子在20个月前为自己抄袭《科学》上的文章而作的辩护辞拿出来比较一下:

“我的文章没有注明参考文献,因为那是大众报纸上的通俗文章,无须注明出处。我的文章除了个别的评论,在观点上的确没有多少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做为科普文章,并不需要介绍自己的新观点(那应该去写论文),完全可以百分之百地介绍别人的工作,甚至只介绍学术界的定论,而不必在内容和观点上有任何自己的东西。只要是用自己的语言、用自己的文字、用自己的写法做的介绍,就是我的文章。如果边建超不能证明我在文字方面有抄袭,不能证明我是在对原文做逐字的翻译,而否认那是‘我的文章’,声称‘绝对应该算是编译’,甚至要剥夺我署名的权利,也同样是诽谤。”(方舟子:《智力正常地解决“编译”问题——答复旦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边建超》,[www.xys.org])。

方舟子这个“打假斗士”,真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大假斗士”。他可以一面明目张胆地干着“与抄袭无异”的活计,一面对其他干同样“与抄袭无异”活计的人大打出手。而在打这些人的时候,他还必须再干“与抄袭无异”的活计,否则他连假都打不成。

笔者长这么大,见过的各色人等不少。但是,我向上帝起誓,像方舟子这样的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13/2011 06:14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在2003年抄袭新语丝网友白开水 (3005 查看) 亦明 12/23/2010 01:23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