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在1988年抄袭梁小斌诗作《雪白的墙》 (4047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07, 2010 04:27PM

  
在方诗中,“墙”不仅是一个重要的主题,而且是重要的意象。在《方舟子诗选》中,以“墙”为标题的诗有三首:《墙》、《墙上的阳光》(均作于1988年2月)、《墙外的独白》(作于1992年4月);而以墙为意象的诗句,至少有二十多个(如《诗•棋琴书画•剑在深夜的变奏》中的“惨白的墙”、《绿房子》中的“墙上的油彩已经剥落”、《古长城》中的“绵绵不绝的围墙”、《最后的预言》中的“绿树红墙守护的古老梦境”)。三首“墙”诗中,后两首属于所谓的“散文诗”,显然是在模仿鲁迅的《野草》——在《墙上的阳光》中,模仿的痕迹更为明显。《墙上的阳光》全文如下:

“现在,太阳升起来了,莞尔笑着的小窗送来它那亮晶晶的呼唤。一束被幽禁的阳光,照出了雪白的墙上的斑斑点点,痰迹,泪痕,红字在薄薄的白粉下散发着血腥,我曾经用五颜六色的幻想在墙上涂抹的未来神圣的图像啊,被一个个黑洞吞噬了,而过去风风雨雨点点滴滴冲洗着我的眼睛。墙上,爬满了密密的黑点,渐渐扩大,终于融成一片……

“原先我以为这墙是多么的洁白,现在没被照到的角落依然那么洁白。

“我惊叫着从床上坐起。墙上出现了我模糊然而硕大的头颅,笼罩着一轮惨淡的光环,一个献给发现者的光环。

“人们将膜拜那丝令人想起阳光普照的屋外世界的残余之光,也将敬畏那吞噬阳光的头颅,这是日环食的骄傲与悲哀。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把阳光堵在屋外。

“现在,一切又都显得那么洁白。

“但是,我知道阳光聚集在我的背上。总有一天我将被它点燃,也许连这堵墙,这座小屋,一起燃烧,漫飞的灰烬将在淡淡的阳光中拼成未来的现实图像。”([www.xys.org])。

方舟子能够从“雪白的墙”上看到“斑斑点点,痰迹,泪痕”,颇象鲁迅从中国文化的字里行间看到“吃人”二字(见鲁迅《狂人日记》)。显然,“墙”在方诗中具有不言而喻的象征意义,与“象形文字”一样,都代表中国的历史和文化。问题是,这个“雪白的墙”意象,是怎么来的呢?

1980年,著名朦胧诗人梁小斌在《诗刊》上发表了一首题为《雪白的墙》的诗。它不仅是梁小斌的代表作之一,还是朦胧诗的代表作之一,后来被收入高中语文课本。全诗如下: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早晨,
我上街去买蜡笔,
看见一位工人
费了很大的力气,
在为长长的围墙粉刷。
他回头向我微笑,
他叫我
去告诉所有的小朋友:
以后不要在这墙上乱画。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这上面曾经那么肮脏,
写有很多粗暴的字。
妈妈,你也哭过,
就为那些辱骂的缘故,
爸爸不在了,
永远地不在了。
比我喝的牛奶还要洁白、
还要洁白的墙,
一直闪现在我的梦中,
它还站在地平线上,
在白天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我爱洁白的墙。
永远地不会在这墙上乱画,
不会的,
象妈妈一样温和的晴空啊,
你听到了吗?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与方诗相同,在梁小斌的笔下,“墙”也具有象征的意义,而“雪白的墙”和“写有很多粗暴的字的肮脏的墙”分别代表不同的、对立的文化和时代。这与方舟子从“雪白的墙”中看出了肮脏有异曲同工之妙。问题是,梁诗发表在前,方诗写作在后,因此,梁小斌抄袭方舟子的可能性为零,而方舟子抄袭梁小斌的可能性却趋近于百分之一百。假如方舟子辩解说,他在1988年使用“雪白的墙”这个意象的时候,对八年前发表的梁诗一无所知,则笔者只好盗用北岛那著名的诗句来做回答:

“我——不——相——信!”

(见《文史畸才方舟子》第九章,《方舟子为什么没当成诗人?》)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13/2011 06:34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在1988年抄袭梁小斌诗作《雪白的墙》 (4047 查看) 亦明 12/07/2010 04:27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