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在2001年抄袭美国《时代》周刊 (2809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09, 2010 03:22PM

方舟子从2001年8月30日开始在《南方周末》发表科唬文章,到12月6日,发表了第四篇,《储存脐带血的是是非非》。我们已经知道,方舟子的前三篇文章分别抄自《纽约时报》、《自然》杂志、《科学》杂志,因此,对于这篇“脐带血”,我们可以省去一个逻辑链条,不去问“这篇是不是抄袭的?”这个问题,而直接问“这又是抄袭谁的?”在直截了当地给出答案之前,让亦明兄把破案的技术路线先透露一下,以便有志于方学的网友能够效法,人人都来打方骗子的假。如果那样的话,用不了一年,我们就可以出一套《中国科学的良心科学界鲁迅打假斗士一等一全才网络奇才生物化学家生物信息学家分子生物学家分子遗传学家生物医学出身方舟子博士抄袭剽窃大全》。那该是多么爽的一件事情!

原来,在《储存脐带血的是是非非》一文中,方舟子先是讲了一大套脐带血的好处,然后话锋一转,说道:

“脐带血移植既然有这些好处,是否在分娩后要保存起来,“为孩子投一份生命保险”呢?并不需要。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低于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为这么低的概率花那么高的储存费用,是不值得的。而且,万一需要脐带血移植,一般也不能用自己的脐带血,因为如果所要治疗的疾病是遗传导致的话,脐带血同样携带着突变的基因,移植自己的血液是无济于事的。”(方舟子:《储存脐带血的是是非非》,2001年12 月6日《南方周末》,[www.xys.org])。

在《关于方学研究的几点个人看法》一文中,我曾说过这样的话:

“方舟子所撰写的文章,尤其是那些语出惊人、偏离常识、论题超出他所学范围的文章,都有抄袭的嫌疑。” (见:[www.rainbowplan.org]; amp;forum=1)。

而上面这段话,就充满了“语出惊人、偏离常识”的言论。首先,假如方舟子所说的“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是真的,那么,一个三十万人的中等城市,每年会有十人“被雷电打死”。而像北京、上海、纽约这样的巨大都市,“被雷电打死”之人则会成百上千。可是,“被雷电打死”一般会是媒体社会版的“奇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新语丝上的Hunhunsheng也对方舟子所说的“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这个说法产生了怀疑,从2007年3月起,到2008年11月,连续追问方舟子大约十次,这个数据是怎么来的?(例见:[www.xys.org]、[www.xys.org] /2/32/232.html、[www.xys.org]、 [www.xys.org])。而方舟子呢?他就像是刻意隐藏他的那个“美国生物信息公司”的 ID一样,对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拒不回答。更让人不解的是,Hunhunsheng还以方舟子不懂数学、不懂概率论来激方舟子,可是,这位总是要摆出一副全知全能面孔的方全才,仍旧拒不中计。

最好笑的是,在2008年5月的一次关于脐带血的讨论中,狗腿子Yush竟然出面,为主子的“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找出了概率计算根据:

“版主说‘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很明显指是的是一个孩子一生中,而不是一年内。而你说的是一年内雷电致死率。

“如果按中国2006雷电致死717人作为年均死亡人数,中国人口14亿,人均寿命72岁计算,人一生中雷电致死的概率是 717*72/1400000000 = 3.7万分之一。”(见:[www.xys.org])。


假如狗腿子Yush是正确的,我们就会遇到这样两个逻辑难题:第一,既然概率是“3.7万分之一”,方全才当年为什么不四舍五入,说“四万分之一”呢?第二,按照狗腿子的计算方法,是不是72岁的老人被雷击的概率是一岁幼儿的72倍啊?或者,按照新语丝网友波一波的说法:

“我还以为你是小学算术专家呢。你这是不懂概率的经典例子[。]遭雷劈是独立概率事件。一个人今年被雷劈,不意味着他今后再遭雷劈的概率会增大或减小。你如果按人均寿命72岁算,总人口基数就不是14亿,而是14亿乘72。”(见:[www.xys.org] /143/147.html)。

“一个中国人在一年内雷电致死的概率是二百万分之一。如果没被劈死,在下一年遭雷劈死的概率仍然是二百万分之一,这是极小概率独立事件,不能累积。难道一个70岁的老头没被劈死,他71岁那年被劈死的可能性就增加了70倍?这不扯淡么。”(见:[www.xys.org] /143/167.html)。

那么,方全才的这两个数据,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亦明兄好奇大炽,于是就用这两个数据google互联网,Bingo!一找就到。原来,1998 年12月21日出版的美国《时代》杂志有一篇署名Christine Gorman的文章,题目是“Miracle Blood”。这篇文章讲的就是脐带血。与方全才一样,在介绍了脐带血的好处之后,这位作者写道:

“So, in light of all this, do you need to bank your newborn's cord blood? Again, probably not. The odds that you would use it are on the order of 1 in 100,000--compared to a 1-in-30,000 lifetime risk of being killed by lightning. In addition, you can't use a child's own cord blood to cure him. If he had a genetic condition, you'd be giving him back his old disorder. If he had cancer, you'd be giving him the same immune system that failed to defeat the cancer in the first place. ”(见:[www.time.com])。

应该承认,在网上确实能够找到“被雷电打死的概率(三万分之一)”这样的说法。但是,把这个数据与“一个孩子需要进行脐带血移植的概率极低,只有十万分之一”混到一起来比较的文章,却只此一家。实际上,根据美国National Lightning Safety Institute的数字,一个人被雷击的几率为1:280,000 (见:[www.lightningsafety.com]),显然,“被雷电打死的概率”应该更低。所以,方全才的这段抄袭,相当于把人家的错误也抄了过去。而按照方打假专家,这又是抄袭的“铁证”。(见:[web.archive.org])。

中国科学的良心方舟子在看到了美国的资料之后,当然不会只抄这么“一小段”。看看下面这段话:

方舟子:“如果你生过患白血病或其他遗传性免疫疾病的儿子,或有这类遗传病的家族史,储存脐带血才有意义。在这种情况下,你的亲属用到脐带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手术也更可能成功。”

《时代》:“The only cases in which it clearly makes sense for you to bank cord blood are if you already have a child with leukemia or lymphoma or there's a family history of a genetic condition like severe combined immunodeficiency (the Bubble Boy disease). Here the chance that you will use the cord blood is much greater, and it's more likely to be used successfully.”

实际上,在这篇“科普”文章中,方博士不仅会抄人家的错误,他还大量制造“方氏”品牌的错误。看看这句话:

“人体共有6对主要HLA基因,每对基因由两个等位基因组成,HLA的等位基因多达30几种。”

既然“每对基因由两个等位基因组成”,那么“6对主要HLA基因”岂不应该是12个吗?怎么会“多达30几种”呢?原来,所谓的“等位基因”概念,比较含糊。根据维基百科,“在一個個體裡,某個基因的基因型是由該基因所擁有的一組等位基因所決定。例如,二倍體生物,也就是每條染色體都有兩套的生物,兩個等位基因決定了該基因的基因型。”(见:[zh.wikipedia.org] %9F%BA%E5%9B%A0)。应该说,这个说法并没有错:就人类来讲,所谓等位基因就是指来自父母个一方的同种基因,也就是方生物医学出身所说的 “每对基因由两个等位基因组成”。但是,等位基因的另一个含义就是,相同基因的不同变异类型,比如A基因可以有A1到An不同种变异体。也就是因为对等位基因的含义稀里糊涂,所以方生物医学出身才写出了上面那些稀里糊涂的“科唬”文字。

方生物医学出身对遗传学的不懂装懂,还可以从下面这段话中看出来:

“HLA基因位于第6染色体上,两位兄弟姐妹各从父母双方得到同一条第6染色体,因而有相同的HLA基因的概率只有25%。两个人如果没有亲缘关系的话,他们的组织配型可以很好地配对(12个等位基因中有6个相同)的概率则只有400分之一。”

事实是,目前用于组织型鉴定的“主要HLA基因”只有三对,而不是方舟子所说的“六对”。这三对基因是:HLA-A、HLA-B、HLA- DR。(见:[www.ucdmc.ucdavis.edu] /learn_hla_type_match.html)。由于每个基因有两个等位基因,所以,一个人的细胞中,含有“六个”“主要HLA基因”。(HLA基因的总数超过200个,见:[ghr.nlm.nih.gov])。而要“他们的组织配型可以很好地配对”,必须是“6个等位基因中有6个相同”,而不是“12个等位基因中有6个相同”。只有一半相同,怎么能够算是“很好地配对”呢?

那么,方生物医学出身所说的“400分之一”概率是怎么来的呢?当然是抄来的。只不过他不懂装懂,抄错了。原来,网上有一个传说是,人的一生中大约有四百分之一的可能会经历干细胞移植手术,而使用自己的干细胞来做移植的可能性是1/435;使用其他人的干细胞的可能性是1/400。这个说法到底来自何处,连维基百科都语焉不详(见:[en.wikipedia.org]),但却被方生物医学出身理解成了 “两个人如果没有亲缘关系的话,他们的组织配型可以很好地配对的概率则只有400分之一。”一个人得需要多么的无知和无耻才能够做出这样的“移植”啊!

另外,根据孟德尔的遗传学定律,在人后代中,其第六染色体可以有四种不同的组合(来自父亲的A1和A2与来自母亲的B1和B2可以“自由组合”成 A1B1、A1B2、A2B1、A2B2四种),因此兄弟姐妹之间具有完全相同的HLA的几率只有25%。这样的计算,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两位兄弟姐妹” 这样的莫名其妙的先决条件。而方舟子之所以要这么说,乃是因为网上还有这样的说法:

“If you have brothers or sisters, there is a 25% chance that you will have inherited the same six antigens as one of them, a 50% chance of having three of the same antigens and a 25% chance of having none of the same antigens.”(见: [www.ucdmc.ucdavis.edu] /learn_hla_type_match.html。注:这个网页最后更新是2010年,因此它不会是方舟子“参考”的原始网页。但类似的说法在 2001年就已经存在。)

在方生物医学出身看来,既然是四分之一的概率,就必须至少有四个人。因此,他就自作聪明地把“brothers or sisters”改成了“两位兄弟姐妹”。

总之,如果方生物医学出身真的挂牌行医的话,他的问题绝不会仅仅是神源医院那样的“无效”或者“致残”,而是“庸医杀人”。显然,方博士靠偷洋人的东西来搞沽名敛财的科唬,比他身披白大褂行凶杀人,对中国老百姓的危害要小得多。所以说,还是让这个对别人“骗子”不绝于口的真骗子继续行骗吧。 (截止到2010年11月15日,在新语丝读书论坛,方舟子发的300个帖子中含有“骗子”这两个字。在新语丝新到资料,方舟子发的181篇文章含有“骗子”这两个字。显然,方舟子对骗子的痛恨,是出于“同行是冤家”的心理。)

* 《时代》文章


阅读次数:638

所有跟贴:

o 还是那句话: 方公公不抄袭才是怪事。 (无内容) 西山 (0字节) 11/17 10:06 (130331)
o 呵呵,方舟子生不逢时,遇上大克星亦明。方瘪三抄袭剽窃 遨游时空 (31字节) 11/17 09:21 (130327)
o 粥粥最近被香港选入中学生语文教材的一篇有关荧火虫的 wqpw (24字节) 11/17 00:43 (130292)
+ 那个真不像是抄的。如果是,丫死定了。 (无内容) Amalgamator (0字节) 11/17 02:32 (130310)
# 看了一下,不好说是不是抄的,有嫌疑 爱玩儿 (86字节) 11/17 04:15 (130314)
+ 现在看来,抄袭仍然是他面临的最棘手问题,可能90%是抄袭的。 柯华 (35字节) 11/17 00:51 (130296)
o 最后搞一本《方舟子先生抄袭剽窃大全》会很有意义 保护科学家 (77字节) 11/16 23:54 (130279)
+ 亦明先生宅心仁厚,功德无量 高立判 (37字节) 11/17 00:29 (130287)
# 以后父母教育孩子会说, 保护科学家 (442字节) 11/17 00:57 (130298)
* 这丫挺的让人哭笑不得。 柯华 (67字节) 11/17 01:19 (130301)
o 第一次和辩论问题感觉他像个中学生。 (无内容) 柯华 (0字节) 11/17 01:21 (130302)
+ 漏掉一个“他”字。 (无内容) 柯华 (0字节) 11/17 01:22 (130304)
# 我也有过相同经验(感觉他有一定的智障) 明天会更好 (132字节) 11/17 02:12 (130308)
* 老柯还是一个非常nice的人 Python (117字节) 11/17 09:21 (130326)
o 他的文章中用了多少“弱智”两个字,也应该统计一下 (无内容) 爱玩儿 (0字节) 11/16 23:10 (130275)
+ 更早是用“农民”,我亲眼看到有个网友劝他—— 贼有意思 (483字节) 11/17 00:40 (130291)
# 不明白,这么一个自大、粗鲁、偏执的人会有这么多的追随者 (无内容) 爱玩儿 (0字节) 11/17 00:48 (130295)
* 你得承认他码字功夫比一般人厉害很多 贼有意思 (138字节) 11/17 01:04 (130300)
o 方剽窃论抄袭和弱智--『如此鼓吹抄袭才叫弱智』 iamback (6882字节) 11/16 22:58 (130274)
o 可怜的娃 高立判 (17字节) 11/16 22:23 (130272)
o FXX处于2难境地 i--dear (644字节) 11/16 22:18 (130271)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13/2011 06:29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在2001年抄袭美国《时代》周刊 (2809 查看) 亦明 12/09/2010 03:22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