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在2006年抄袭新语丝网友颖河 (7739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09, 2010 03:41PM

  盗亦有盗,监守自盗——抄袭颖河案

(见亦明《科唬作家方舟子》第十五章)

方舟子的中文写作,很多是来自于抄袭。这一点,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笔者已经证明,方舟子在读大学时所作的诗歌,有些是模仿、抄袭顾城、梁小斌的诗作。他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所撰写的《大明小史》,大多是抄袭吴晗的《朱元璋传》和李贽的《续藏书》。他的《功到雄奇即罪名》,也是抄袭金庸的《袁崇焕评传》。(详见笔者《文史畸才方舟子》)。而他的所谓“科普”作品,更是劣迹斑斑。早在2001年,方舟子抄袭美国《科学》杂志的文章在《南方周末》上发表,结果被人抓住手脖子,肖传国等人并且给《科学》杂志社打了小报告。(详见《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下面,再介绍一个方舟子监守自盗的故事。

一、脆弱的发现

2006年12月11日,《经济观察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方舟子的文章,《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在当天的新语丝新到资料中,这篇文章排在首位。第二天,有人在三思科学论坛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方舟子的《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原来,一个笔名为“颖河”的人,于2001年3月至5月间,在新语丝上连载了九篇题为《认识药物》的系列文章,全长约18000字。而方舟子的《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只有2420百字。这位ID是“脆弱”的网友,在比较了方、颖二文之后,发现方文大约有一半抄自颖文。他不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莫非颖河是方舟子的另一个笔名么?”(该文原文已经被三思科学论坛被删,但被网友张三保存:[blog.sina.com.cn])。

那么,方舟子的文章,与颖河的文章,到底有多么相似呢?下面就是脆弱的比较:

方文1:生理学家研究人体在正常状态下的各种生理功能和变化规律,生物化学家研究生命过程中的化学变化,分子生物学家则研究参与生命过程的各种分子的功能和相互作用。这样,我们就能从分子、细胞、器官到人体不同的层次了解我们的身体在正常状态下都是如何运行的,而病变又是由于哪一方面发出了异常。

颖文1:生理学家研究机体在正常条件下的各种功能及其变化规律,生物化学家研究生命过程的化学,分子生物学家研究参与生命过程的各种分子和发生在分子水平的各种相互作用。研究人员试图从不同的层次--从器官水平到细胞与分子水平--去理解这些改变,去思索药物将如何从细胞和分子层次上纠正这些异常改变。

方文2:有时候,研究人员能很快地发现这种特殊的化合物,这是很幸运的。更多的时候,研究人员需要筛选成千上万种化合物,才能发现有效的少数几种。

颖文2:科学家们有时很幸运,可能较快地要找到想要的化合物--比如前面所说的那个酶抑制剂。但通常他们要在试验中一个个地检查几百个,几千个甚至上万个化合物。

方文3:这些是无法在离体实验中观察到的。但是,出于人道的考虑,我们也不能就直接拿人来做试验。因此,下一阶段,研究人员需要做动物试验。

颖文3:在离体实验系统中就无法观察药物作用的这些特征。因此,下一阶段研究人员需要采用另一套药物实验系统--动物实验,在动物身上进一步检验这几种化合物的效果。

方文4:常用的实验动物有小鼠、大鼠、兔子、猫、狗、猴子等。在做动物试验时,需要用到两种或更多种的动物,因为不同种类的动物对药物的反应可能会不同。

颖文4:常用的实验动物有小鼠大鼠狗猫或猴子等,当然这些实验动物--称为医学实验动物--的物种都经过特别甄别和培育,生物学特性相当明确,普通的同类动物并不能担此重任。因为药物对不同的种属的动物可能产生不同的作用,通常需要在两种以上的不同种属的动物身上进行试验。

方文5:有时候,人们会发现,一种药物的代谢产物甚至比药物本身还更有效。

颖文5:有时研究人员会发现,药物的某种代谢分解产物可能比正在进行试验的药物更为有效,或者药物必需经过机体代谢生成新的物质才能发挥疗效。

方文6:I期临床试验为短期小规模。试验对象通常为20-100人,健康志愿者或患者都可以。其主要目的是观察新药是否会出现急性毒副作用,检验合适的安全给药剂量,并初步研究人体对药物的吸收、代谢和排泄。时间持续数月。如果没有严重的问题,例如不可接受的毒副作用,就可进入II临床试验。大约70%药物能成功地通过这一阶段的试验。

颖文6:I期临床试验,短期小规模。初步观察新药的安全性并确定合适的给药剂量,也研究观察人体对药物的吸收,代谢和排泄。疗效观察不是这一期的重点。可以选用少量健康的正常人(志愿者)或病人进行人体试验,通常20-100人,持续数月。约70%药物可通过成功通过,并进入II期临床试验。

方文7:II期临床试验为中期中等规模。试验对象是病人,通常为100-300人。主要目的是观察新药是否有疗效,也对短期的安全性做进一步观察。时间持续几个月到两年。大约只有33%的新药能成功通过这一阶段的试验,进入III期临床试验。

颖文7:II期临床试验,中期中等规模。主要观察新药疗效,进一步观察安全性,调整并确定合适的给药剂量。试验对象是病人,通常100-300人。持续几个月到两年。平均约33%的新药可通过,进入III期临床试验。

方文8:III期临床试验为长期大规模。试验对象是病人,通常为1000-3000人。目的是确认新药疗效和安全性,确定给药剂量。时间持续一到四年。约25-30%的新药可通过这一阶段的试验。

颖文8:III期临床试验,长期大规模。确认新药疗效和安全性,确定给药剂量。试验对象是病人,通常1000-3000人。持续一到四年。约25-30%的新药可通过。

方文9:在完成III期临床试验之后,制药公司就可向药监部门提出上市申请,由药监部门组织专家鉴定。在美国,最后经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的新药,只占最初申请进入临床试验的新药总数的20%。

颖文9:完成III期临床试验的新药,在进行数据分析和总结之后,由制药公司负责提出上市申请,FDA组织专家进行审批。最后经FDA批准可以上市的新药,只有最初申请进入临床试验的新药总数的20%。

方文10:新药被批准上市之后,通常仍然需要进一步观察药物在大范围长时间临床应用时的疗效和安全性,并与其他已有药物进行比较,称为IV期临床。由于在做临床试验时,儿童、孕妇和老人常被排除在外,因此在新药上市后,特别需要观察药物对这些群体和某些特定的病人群体的安全性、疗效和剂量范围,以获得更全面的资料。

颖文10:通常,新药被北批准上市之后还要继续进行一期临床研究,称为IV期临床。主要研究新药的长期疗效与毒性,与其它药物的比较等。在新药经批准公开上市之后,需要进一步观察该药物在大范围长时间临床应用时的疗效和安全性。特别需要观察药物对儿童和老年病人,妇女和怀孕妇女,或者某些特定的病人群体的安全性和疗效以及剂量范围,以获取更为全面的资料。

方文11:有时候,在临床试验过程中,一种药物被发现能够有效地治疗恶性疾病,会提前中止临床试验而直接用于治疗病人。例如,第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AZT的临床试验在只进行了106天之后,发现它能显著增加病人的存活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立即提前中止了该临床试验,并在批准其上市之前允许它被用于治疗4000多名艾滋病患者。

颖文11:在实践上,一旦发现某药可能影响病人的生存状态,就可能立即停止试验。举例来说,当发现第一个治疗爱滋病的新药zidoculine--简称AZT--能明显增加病人存活之后,FDA就立即提前终止了该药的临床试验,并在批准该药上市之前授权允许四千多爱滋病病人使用它。该药的临床试验只进行了(大约)106天就获准结束。

总之,方舟子的文章中,至少有44%的文字与颖河的文章极其“相似”。

二、顽强的狡辩(之一)

北美时间12月13日半夜,也就是“脆弱”的帖子出现之后的第二天,方舟子匆匆地在新语丝读书论坛发了一个帖子,标题是《关于〈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全文如下:

“这是我刚刚写完的《我为什么反对中医》一书的一节,该书对参考文献都注明,该节的参考文献为:

From Test Tube to Patient: Improving Health Through Human Drugs, September 1999, FDA CEDR, Special Report

“我对了一下,颖河的‘药物’系列文章实际上也是根据这个材料写的,所以和我的文章有些段落相似,例子、数据都相同,只不过他的表达比较忠实于原文,我则采用复述。”([www.xys.org])。

显然,方舟子在当时以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所以张皇失措之间,他不仅没有说明他的这个“说明”所为何来,他还连“颖河的‘药物’系列文章”是怎么回事都没有交代。不明就里的人看到这个帖子,难免会一头雾水。确实,在当天,虹桥科教论坛上就此事吵翻了天,最后,把持该论坛的“元老”——此时,他们早已转变了明里“反方”的立场,转而暗中“挺方”了——,把这些帖子全部删去。而那些反方人士转身去了另一个“反方”、“挺方”杂处的论坛,“洗脚池”。而在方舟子发出了上面那个帖子之后不到十分钟,洗脚池的主人home——当时的方粉、两年后与方舟子翻脸——,把那里讨论方舟子抄袭的帖子也全部删去,并且到新语丝读书论坛来表功:

“那些恶心的帖子终于被删掉了。那些闲人在这里聒噪,烦死人了。”([www.xys.org])。

所以说,方舟子当时匆匆忙忙地表态,其目的就是要压迫自己的信徒封天下人悠悠之口。他当然不会意识到,那个短帖子把自己心怀的鬼胎如实地记录了下来。只是到了第二天,12月14日,方舟子才回过神来,把《关于〈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的最后一段修改了一下,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

“我对了一下,2001年新语丝网站上登出的颖河的‘认识药物’系列文章实际上也是根据这个材料写的,所以和我的文章有些段落相似,例子、数据都相同,只不过他的表达比较忠实于原文。”([www.xys.org])。

注意到最后的“我则采用复述”六个字不见了吗?问题是,他为什么要删去这几个字呢?答案是:这个打假斗士被人打了。

三、秀才造反

假如方舟子的仇人不是那么多,假如方舟子在人们心中还有一些信誉,事情到此,大概也就拉到了。可事情偏偏是,方舟子的仇人多如牛毛,方舟子的信誉寥寥无几。针对方舟子的狡辩,著名的反方健将白字秀才于12月15日在万维读者网的学术与教育论坛发了一个帖子,题目是:《神秘的106天——扒开骗子的画皮》。他说:

“世有谚云:骗子的唯一出路就是继续用谎言掩盖前面的谎言。

“方舟子被人揭露抄袭颖河的文章,方辩解说,他和颖河参考了‘同样的参考材料’,所以他的文章和颖河的文章‘有些段落相似,例子、数据都相同’,最后还说,颖河的‘表达比较忠实于原文’,而他方舟子是采用‘复述’。言下之意,一)方舟子在写方文时,没有看过颖文,二)所以,方文没有抄袭颖文,三)颖文属于直接翻译,方文是‘编译’?‘改写’?秀才实在不知道方所谓的‘复述’到底是什么意思。《现代汉语词典》里面关于‘复述’的含意有两个,1)把别人或自己说过的话重复一遍;2)把别人的讲话的内容用自己的话说出来。这个两个含意都是要求‘忠实于原文’,秀才实在不知道这个过期的语文状元在这里玩弄什么文字游戏:颖文‘忠实于原文’和方文‘复述原文’有何本质差别。”([bbs1.creaders.net])。

明白方舟子为什么要删去“我则采用复述”六字了吗?(注:白字秀才的文章,很可能先张贴在其他论坛。)

接着,白字秀才找出了方舟子抄袭颖河的两个铁证。第一个铁证是,虽然方文和颖文关于药物三期临床试验的文字都是来自那份FDA文件,From Test Tube to Patient: Improving Health Through Human Drugs,的一个表格,但方文却是抄袭颖文而来:

“很明显,颖文是根据FDA文那个表格而写的,而方文是抄袭自颖文!如果方文也是根据那个表格而写的话,基本不可能写得如此和颖文类似。因为FDA文不是文字,而是表格内容,任何两个人,独立叙述这个表格时,肯定有较大的差别。虽然方文在抄袭颖文时,有意改动了一些词句的前后顺序,但只有有点基本汉语知识的人,一看就知道,方文是参考了颖文而抄写的,绝对不是看了FDA文后‘独自’‘复述’出来的。”


FDA特别报告《从试管到患者:通过人类药物改善健康》
(From Test Tube to Patient: Improving Health Through Human Drugs)一文中的一个表格。
颖河和方舟子介绍药物三期临床试验的信息,全部来自这个表格。

不过,白字秀才的第二个证据更为有力。且看他是如何论证的:

“铁证如山的事实是下面这个AZT的例子。如果颖文和方文出现了一个相同的错误,而这个错误在FDA文里面没有的话,那么,方文再坚持说是独自复述自FDA文就是太欺负我们的智力了。

**********************************************************
颖文:
在实践上,一旦发现某药可能影响病人的生存状态,就可能立即停止试验。举例来说,当发现第一个治疗爱滋病的新药zidoculine--简称AZT--能明显增加病人存活之后,FDA就立即提前终止了该药的临床试验,并在批准该药上市之前授权允许四千多爱滋病病人使用它。该药的临床试验只进行了(大约)106天就获准结束。

方文:
有时候,在临床试验过程中,一种药物被发现能够有效地治疗恶性疾病,会提前中止临床试验而直接用于治疗病人。例如,第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AZT的临床试验在只进行了106天之后,发现它能显著增加病人的存活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立即提前中止了该临床试验,并在批准其上市之前允许它被用于治疗4000多名艾滋病患者。
**********************************************************

“请大家先只注意颖文和方文里面的‘106天’。

“颖文说‘该药(AZT)的临床试验只进行了(大约)106天就获准结束’。

“方文说‘新药AZT的临床试验在只进行了106天之后,....即提前中止了该临床试验’。

“颖文用了‘大约’106天,方文了肯定的‘只’进行了106天。查遍FDA文,在FDA文第33页:‘Zidovudine(AZT)wasapprovedin107days,withoutcuttinganycorners.’。

“看官,FDA文用的是‘在第107天[’]!!!!所以,颖文估计似地用了个‘大约106天’,如果方文是‘独自复述’FDA文的话,怎么也会来个奇怪的106天?难道颖河和方舟子两个一看到这里的时候,就会突然大脑感应,出现一致的思维模式?
“更糟糕的是,FDA文所说的‘在第107天’是指‘FDA批准AZT’!,也就是说,从AZT完成所有临床实验后,把收集的所有数据上报给FDA,而FDA从接收AZT的申请后的‘第107天’批准其上市,而不是说‘AZT的临床试验只用了106天’。

“颖文错误理解了FDA文的意思,有趣的是,方文也能‘独自复述’出同样的错误???欺负秀才没文化吗?

“方舟子抄袭颖河文章的‘铁证’就是‘方舟子连颖河文章的错误也照抄不误’!

“如果不是白痴的话,就不会相信药物的临床试验只会进行106天?!。

“事实上,在这个FDA文的第10页,关于AZT药物的临床试验,说得非常明白:

AZT的I期临床试验,用了33个病人,时间是从1985年的7月到12月;

AZT的II期临床试验,用了300个病人,开始于1986年的2月份,提前终止于1986年9月份。

在1987年3月份,FDA正式批准AZT上市,从其申请到批准,只用了大约106天。

所以,AZT的临床试验,I期用了大约150天,II期用了大约210天,总共用了大约360天。

“颖文错误理解了FDA文第33页的那句话,以为AZT的临床试验用了106天。可笑的是,方舟子抄袭颖文,连人家的错误也照抄不误。

“方文还有其他抄袭颖文的证据,只有基本汉语常识的人,肯定会得出方舟子抄袭了颖河文章的结论。”

四、顽强的狡辩(之二)

白字秀才的文章出现后的第二天,方舟子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了《对〈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的一点更正》,全文如下:

“‘有时候,在临床试验过程中,一种药物被发现能够有效地治疗恶性疾病,会提前中止临床试验而直接用于治疗病人。例如,第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AZT的临床试验在只进行了106天之后,发现它能显著增加病人的存活率,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立即提前中止了该临床试验,并在批准其上市之前允许它被用于治疗 4000多名艾滋病患者。’

“有一个网友来函对文中介绍的AZT临床试验时间提出了怀疑。此处的确有误。上文‘第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AZT 的临床试验在只进行了106天之后’一句应改为‘第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药AZT在还在做II期临床试验时’。

“该例子依据的原文(见后)没有提到临床试验天数,在另一处有‘Zidovudine was approved in 107 days’的说法,经仔细核对,天数(第107天,即106天后)应该指的是批准时间,而非临床试验时间。之所以出现这个误读,是因为以前读过颖河《认识药物》介绍的同一个例子提到临床试验只进行了106天,留下的印象导致先入为主的误读。实际上整个临床试验进行了大约一年,到II期临床试验时发现显著提高了艾滋病患者的存活率,即提前终止。

“特此更正。

“In any trial in which a possible effect on survival is being assessed, it’s important to monitor results as they emerge. That way, if a major effect is seen—positive or negative—the trial can be stopped. This happened in the first clinical study of the AIDS drug zidovudine (AZT), when a clear survival advantage for patients receiving zidovudine was seen well before the trial was scheduled to end. The trial was then ended early, and within a week FDA authorized a protocol allowing more than 4,000 patients to receive zidovudine before it was approved for marketing. ...These are examples of the ethical principle that if a lifesaving or life-extending treatment for a disease does exist, patients cannot be denied.”([www.xys.org])。

显然,方舟子所说的“有一个网友来函”,又是在装神弄鬼。看他那架势,颇像电影《地雷战》中那个化妆成贫下中农的汉奸,前去偷窃地雷的秘密。不同的是,方舟子只是把白字秀才揭露的秘密当成了“有一个网友来函”。这和他几个月后公开偷窃网友luye的“发现”写成《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造骨牛奶蛋白”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一个模式。也就是说,方舟子暗中偷颖河的文章在先,明着偷白字秀才的文章在后。

五、顽强的狡辩(之三)

1、教徒的悲哀

方舟子上述辩解发表之后,由于是岁末年初,此事大有不了了之的架势。可是,到了2007年1月14日,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公布了他的新书《科学成就健康》的目录,《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赫然出现在该书第四章。于是烽烟再起,反方派旧事重提,新的一轮揭批又开始了。有人再次把白字秀才的《神秘的106天》转到关天茶舍。2月2日,方舟子的一位重要粉丝,活动于各大论坛为方舟子摇旗呐喊的zeroyear,在这个帖子后面发表意见说:

“1,参考的英文原文没有读全,但是根据揭发者说明的‘106数字’和‘表格描述’这两个线索来对比阅读,我认为方先生《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存在抄袭颖河《认识药物》系列文章的说法是成立的。

“2,方先生的两个更正声明和解释有回避心态,不可取,此事不宜低调处理,应该勇于承认抄袭和疏忽,严正道歉,吸取教训。张功耀因为妄批农历却据不认错已是前车之鉴。盛名之下承认错误很难,即便有难言之隐也希望方先生能够坦然对待。
  
“3,出了错误应该接受批评和可能的惩罚。本人至今仍然支持方先生和新语丝,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能够更快更有效的得到揭发和更正。”([www.tianya.cn])。

一般的情况是,方舟教徒们如果认为方舟子没有抄袭,他们会竭尽全力捍卫主子。反之,如果他们认为方舟子确实抄袭了,他们就不再对这个话题发表意见,保持沉默。所以说,zeroyear的这个行动,在方舟邪教徒中是极为罕见的。这也说明,方舟子抄袭得如此明显,连铁杆信徒都看不下去了。

2、教主的悲哀

很可能zeroyear给方舟子写了信,要求方舟子道歉,方舟子在2月3日发表了《对“方舟子抄袭颖河”一事再说几句》一文。他说:

“因为《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收入《科学成就健康》,有人近日又别有用心地再提‘抄袭’,到处张贴。我本来懒得去理的,因为说得再多,也挡不住这些相信谎言千遍成真理的人继续唠叨个不停,比如我‘抄袭’《科学》论文一事,我澄清了多少次,那些骗子和帮闲们不是还在继续诬陷我吗?北大哲学系的刘华杰不还继续用捏造事实的手法写成一篇论证我‘抄袭’《科学》论文的‘论文’,被杨玉圣拿去发表在国内一份名叫《社会科学论坛》学术期刊上吗(那份期刊的编委个个都是瞎了眼)?但这几天有人自称是我的支持者,断定我的确‘抄袭’了颖河文章,发email要我为此道歉,还有人在blog上贴文,也自称是我的支持者,为我的‘抄袭’而感到‘悲哀’。这倒要让我为这些被误导的‘支持者’感到悲哀了,就再浪费时间多写几句吧。”([www.xys.org])。

那么,方舟子是如何为自己辩解的呢?当然又是重操“玉米花粉”的故伎,说自己的文字与颖河的文字有细微的差异,从这些差异中,可以看出他写作时是根据英文,而不是颖文。看看这段:

“对I期临床试验的介绍,颖河称其‘初步观察新药的安全性并确定合适的给药剂量’,我则更精确地说‘其主要目的是观察新药是否会出现急性毒副作用,检验合适的安全给药剂量’,我根据的就是FDA文的说法,‘These phase 1 studies assess the most common acute adverse effects and examine the size of doses that patients can take safely without a high incidence of side effects.’所以出现了颖河用‘安全性’而我用‘急性毒副作用’,颖河用‘确定’而我用‘检验’的差异。我的这部分介绍中还有一句话为颖河所无:‘如果没有严重的问题,例如不可接受的毒副作用,就可进入II临床试验。’这也是根据的FDA文:‘If phase 1 studies don’t reveal major problems, such as unacceptable toxicity,...’

其实,在为抄袭辩解时,不针对相同之处做出解释,而专门寻找不同之处,恰恰就是抄袭的确证。当年胡适为了替戴震洗清抄袭赵一清的罪名,曾专门作了一篇《戴震未见赵一清〈水经注〉校本的十组证据》。他不从戴、赵的《水经注》的校本“十同九九”这方面进行分析,却专门从那1%的差异处下手,来证明戴震没有抄袭赵一清。显然,这么做是徒劳的。他没有想到的是,62年后,有个闽南后生方舟子竟然与他不谋而合。

3、不愧是教主

其实,方舟子做贼心虚,从下面这段话中已经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

“其实即便我这篇文章完全根据颖河的系列文章写成,只要不是整段地照抄,也称不上什么‘抄袭’,因为科普文章和论文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有人(那些骗子和帮闲们)为了诬陷我抄袭,故意混淆科普文章和论文的区别,比如那位一贯靠造假来打假的杨玉圣竟为此将我比作汪铭铭,也有人(我的‘支持者’)则是不懂这二者的差别。对后者,我抄一段我在《如何避免学术不端行为》(收入《研究生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的话,希望以后别再以我的‘支持者’的身份来为我‘悲哀’”。(《对“方舟子抄袭颖河”一事再说几句》)。

这不相当于承认“我这篇文章完全根据颖河的系列文章写成”了吗?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抄袭呢?原来,这位“打假斗士”、“反腐英雄”刚刚给自己量体定制了一个全新的界定抄袭的“标准”:

“……三、科普文章和学术论文的标准不完全相同。因为科普文章一般是在介绍他人的成果,即使未做明确说明也不会被读者误会为是作者自己的成果,因此没有必要一一注明观点的出处。科普文章必须着重防止的是表述方面的剽窃,必须用自己的语言进行介绍。”

《如何避免学术不端行为》一文在《中国青年报》上的发表的时间是2007年2月14日。而方舟子抄袭被抓是在2006年12月12日。也就是说,方舟子在自己偷东西被捉之后,马上就赶制出了一个“抄袭”的新标准。

可笑的是,这个自定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标准”,也只适用于方舟子自己——其他剽窃犯是享受不到这个“标准”的好处的。原来,就在方舟子亮出这个标准、并且告诉自己的支持者“别再……为我‘悲哀’”之后四天,2月7日,方舟子在《法制晚报》上发表了一篇短文,题目就是《抄一小段也是抄》,全文如下:

“西谚云:‘抄一个人是抄袭,抄多个人是创作。’这本是笑谈,却还真有人信奉。有一位安姓女青年出了两本讲解古诗词的畅销书,被一位网络作家指控书中多处逐字照抄自他贴在网上的诗词赏析文章,该女青年辩解说只是借鉴而非抄袭,并有律师出来作证说涉嫌抄袭的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因此不能说是抄袭作品云云。

“实际上,后来又有多位网友发现,这两本书不仅大量地抄袭网人作品,而且还大量地照抄《先秦诗鉴赏词典》等由专家撰写的正式出版物。可以说,此人的两本书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剽窃别人的文字拼凑而成的。

“如果真的只有一小部分抄袭,甚至只抄了一、两段的话,就不能算抄袭吗?答案是否定的。2002年,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安布罗斯的一本畅销著作被发现有几小段直接抄自另一位历史学家的著作,虽然他用脚注注明了出处,还是全美舆论大哗,被指控是抄袭。可见,即使注明了出处也必须对引用别人的部分用自己的语言进行复述,才不会被视为抄袭。如果要照抄,就必须用引号括起来表示是直接引用。

“而这位女青年的书甚至连出处都没有注明,而且至少照抄了几十处,怎么不能算抄袭?其实通俗著作与学术著作不同,本无需对资料来源一一注明出处,关键是你的文章的结构和文字不能照搬、照抄别人的,否则即使只照抄了一小段,仍然是抄袭。

“美国的安氏不幸没有在生在中国,抄袭事件后名声大损,身心交瘁,当年就去世了。而中国的安氏仍然在热卖其剽窃之作,到名牌大学办诗词讲座,继续当着‘古诗词代言人’,还有无数的人为她辩护,新著也马上就要推出了。而且她反过来指责被剽窃者是在炒作,她本人反而成了受害者了。一切倒成了被剽窃者的不是,剽窃者继续风光无限。是的,中国自有特别的国情,变成剽窃者的天堂正常得很。”

对自己,“只要不是整段地照抄,也称不上什么‘抄袭’”。对别人,“抄一小段也是抄”。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双重标准吗?

六、人体试验

话说方舟子的第三个声明发表之后第二天,2月4日,那个zeroyear在关天茶舍发了一个帖子,题为《因仓促断言“方舟子抄袭颍河”向方舟子道歉》([www.tianya.cn])。它的开头一段是:

“在关天茶社《当方舟子抄袭的时候(转载)》帖[1]的回复中,我没有读全原文就仓促下了方先生抄袭事实成立的结论,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是基本原则,所以这两天耐着性子细致阅读了直接相关的完整原文,并就嫌疑处做了一些分析,结论是:

1,该揭发者所指嫌疑处不足以说明方先生抄袭事实成立,在此向方先生和网友道歉。但这不等同于我认为方先生在这个文章上就一定没有抄袭,对此我不做结论。

2,该揭发者采用了令人反感的误导和欺骗方式。

“发此文时我看到方先生已经在新语丝上发表了第三次声明[2],相同意思的话语我就不在此重复。下面的内容是关于我这两天抽时间所做的事情,感兴趣的网友不妨一读。‘翻译测试’是为了观察受试者在根本无法抄袭的时候,关于‘三期临床试验’的表格内容会被翻译成什么样子。‘版本异同’是对比《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两个版本的异同,起因是揭发者指出方先生因心虚而修改证据,对此我不做结论。”

原来,这位zeroyear利用自己在浙江大学任教的机会,做了一个“人体试验”,就是要看一看不同的人对FDA文件中那个表格的翻译,会不会像方文与颖文那样相同。接受试验的是二男一女,“均为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的研究生”。在接受完试验过程个结果之后,zeroyear总结说:

“我设计这个测试的目的是观察揭发者所指的关于‘三期试验’的抄袭嫌疑是否有实质的意义,如果各自独立翻译的结果都雷同,那就根本谈不上抄袭。然而由于受试者人数太少,测试非常简单,也非常不完整,甚至没有测试受试者在阅读颖河文章而受影响之后的译文,所以无从对比,这个测试仅仅是粗浅的参考而已,下面就从这个参考意义上对结果做些讨论:

“1,三位受试者译文的特点是:A的译文最为简洁明朗,错误最少。B的译文有多处明显错误。C的译文稍显拖沓。但很明显的相同点是,都会自然按照一、二、三的顺序逐一介绍各个阶段,而且受试者B和C显然还试图加入更多句子,由此猜测颖河和方先生的思路也都是一样的。可以肯定颖河和方先生的文章都不可能仅仅是依据表格而来。

“2,若仅依据表格和一节原文,可以看出,计算机专业学生的译文中不会出现‘I、II、III期临床试验’以及‘短期小规模、中期中等规模、长期大规模’的字样。而颖河和方先生的文章中这些字样完全相同,乍看起来的确是有口难辩,因此揭发者所指的这处嫌疑极具误导性和欺骗性。关于误导和欺骗,方先生已经专门指出[2],这里不再重复。”(zeroyear:《因仓促断言‘方舟子抄袭颍河’向方舟子道歉》,[www.tianya.cn])。

也就是说,根据这位浙大教师自己设计的试验,他完全应该得出“方舟子抄袭了颖河”的结论。可笑的是,他的结论却完全相反:第一,对方舟子是否抄袭,他“不做结论”;第二,对于指控方舟子抄袭的人,他却做出了“误导”、“欺骗”的结论。这就是方舟教徒的风采!可笑这位教徒在为主子辩护时,竟然说出了这么无知的话:

“在争论‘抄袭’的时候,请不要与‘剽窃’混淆,这里根本不涉及研究成果,就算‘抄袭’成立,也谈不上‘剽窃’。”(链接同上)。

显然,这位教徒根本就不知道中国国家版权局明确规定,“著作权法所称抄袭、剽窃,是同一概念(为简略起见,以下统称抄袭),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

在文章的第二部分,zeroyear比较了方舟子《现代药物是怎么开发出来的》一文的不同版本,证明方舟子在自己控制的新语丝上篡改了这篇文章的底稿。当然,对于方舟子篡改文稿的原因是不是要掩盖自己抄袭的痕迹,这位教徒一如既往,“在此也不做猜测。”

七、铁案如山,永世难翻

方舟子的无耻诡辩,以及方舟教徒的无赖狡辩,激起了众怒。一个ID是“难度五级”的人,于2月8日在万维读者网的教育与学术论坛发表了一篇题为《方舟子确实抄袭了颖河的文章》的文章,算是给这桩抄袭案钉上了最后一枚钢钉。全文如下:

“认真读了一下FDA的文字,From Test Tube To Patient,对比了颖河和方舟子的文字,也看了浙大某教授的文章。笔者得出的结论是:方舟子确实抄袭了颖河的文章。

“下面,我准备按确定抄袭难度从易到难分五个级别,对方舟子抄袭颖河这个问题进行分析。

“难度一级:文字分段相同

“对比颖河和方舟子的文字,可以看出他们在介绍三期临床实验时,同样都用了三段文字。这确实会引起读者的怀疑。但是,经过那位浙江大学教授的实验,某位博士生也在叙述表格内容时,进行了相同的分段。所以,可以认为仅仅用相同的文字分段,还不足以确
证方舟子抄袭了颖河的文章。

“方舟子通过了难度一级的检验。

“难度二级:内容组织相同

“注意看颖河对第一期临床实验的描述,不难这段文字在内容的组织上,超出了FDA
表格的内容,引用了在FDA文中第27页的相关描述,即在实验对象的选择,以及实验
的目的等等方面补充了第30页上表格中第一期临床实验的内容。这种文字内容的组织,
应该说是比较特殊的,在浙大某位博士生和其它两位硕士生的翻译里,都没有出现;
但方舟子的这段文字却与颖河的文字再次完全相同,他同样引用了27页上对一期临床
实验的描述,用来补充表格的内容。如果这是巧合,那应该比上边难度一级的‘分段
相同’,概率低多了。

“另外需要指出,方舟子在最后一次‘说明’中,说FDA文除了表格以外,在文字中也对三期临床实验有描述,这是不准确的,有误导的嫌疑。因为FDA文中,只在27页上有一句涉及到第一期临床实验,也就是颖河所引用的内容,此外就没有对三期临床实验有什
么分别的描述了。

“方舟子没有完全通过难度二级的检验,我们不得不存疑了。

“难度三级:自创措词相同

“颖河在介绍三期临床实验时,在三段的开始分别用了‘短期小规模’,‘中期中规模’,和‘长期大规模’。这三个措辞并没有出现在FDA的表格中,也没有出现在其文字描述里,显然是颖河自创的。在三个研究生的翻译里,自然没有出现这些词汇;但是,方舟子却使用了同样的这三个词汇。难道又是巧合吗?虽然也许方舟子有能力对三期临床实验进行这种概括,但与颖河的文字如此一致,确实令人难以想象,可能性太小了。

“方舟子基本没有通过难度三级的检验,很有可能他抄袭了颖河的文章。

“难度四级:引用数字相同

“注意FDA表格里第二期和第三期临床实验的患者数目,第二期是‘数百人’,第三期是‘数百至数千人’。在三个研究生的翻译里,对此做了忠实的翻译。但在颖河的文章里,却把二期的‘数百人’改成了100 - 300人,把三期的‘数百至数千人’改成了1000 - 3000人。这些具体的数字并未在FDA的文字里出现,估计应该是颖河参考了其他的文献,或者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写出来的。不幸的是,方舟子也在这里舍弃了FDA文里有关参加实验人数的大概数字,而使用了与颖河完全一样的100 - 300人和1000 - 3000人!这已经不可能是巧合了。

“方舟子没有通过难度四级的检验,基本可以肯定他抄袭了颖河的文章。

“难度五级:理解错误相同

“这点已经在之前被其他网友指出,这里只是复述。应该说:鉴定抄袭的一个铁证,就是对原文的错误照抄不误。方舟子的文章里就存在这样的铁证。

“颖河的文章里举例说,某种治疗癌症的药物,临床实验只进行了106天,因为发现有疗效,即告结束。颖河在这里犯了两个错误:一是把FDA文里的107天误读成106天;二是把FDA文里所说的批准申请用了107天,错误地理解成实验只进行了106天。同样
不幸的是:方舟子也犯了与颖河丝毫不差的错误。

“方舟子没有通过难度五级的检验,他确实抄袭了颖河的文章。

“综上所述,如果说第一和第二级难度的问题所涉及的内容因为基本没有超出FDA的文字,方舟子的文章还有可能与颖河的文章巧合的话,第三第四和第五级难度的问题已经完全超出了FDA的文字内容,属于颖河的文章独有的,恰恰是在这些完全超出FDA文字内容的方面,方舟子与颖河的文章完全一致——同样的措词,同样的数字,同样的错误。可以肯定,方舟子文章的这部分内容,是来源于颖河的文章。也就是说,方舟子剽窃了颖河。(难度五级:《方舟子确实抄袭了颖河的文章》,[bbs1.creaders.net])。

方舟子从此不敢再提颖河案。  



被编辑1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13/2011 06:20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在2006年抄袭新语丝网友颖河 (7739 查看) 亦明 12/09/2010 03:41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