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抄袭案例汇总(亦明)- 中国学术评价网
 
方舟子在2009年抄袭美国网站 (by 寻正) (3520 查看)
发布: 亦明
日期: December 09, 2010 03:44PM

  
说说民主小强

寻正

一、民主篇/p p民主与小强完全不搭边,不过,最近却因为方舟子的一篇科普给戏剧性地揉合在一起了,这一篇科普叫a href=”[www.de-sci.org]″《蟑螂的民主决策》/a,登载在《中国青年报》上,据方舟子称,此文乃是他依据一篇2006年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及一篇2007年发表在《科学》杂志的论文写作而成。不过,将民主与小强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始自方舟子,而是《探索频道》新闻的科学记者Jennifer Viegas,她专门负责写动物方面的科学报道,在Ame等人发表该论文约一周时间,她对该文第二作者Halloy博士及另外的生物学专家进行了采访,她的报道的文章标题是a href=”[www.de-sci.org]″《蟑螂以民主的方式生活》/a(a href=”[www.lobsa.org]”Cockroaches live in a democracy/a)。方舟子的文章基本上是在她的报道的基础上扩展而成,添加了一年后原研究小组的后续在《科学》杂志上的报道,这一份报道同样地迅速在普通英文媒体中被报道开了,方舟子不用查阅原文也可以获得所有信息与细节。/p p在Jennifer Viegas的文章中,除开标题,只有一处提到民主,那就是“蟑螂用一种很简单的民主方式管理自己”(Cockroaches govern themselves in a very simple democracy),通读全文,作者以幽默的笔调用简单民主来比喻蟑螂的群体行为模式,不失为一篇佳作。回到Ame与Halloy等人的原文,他们从未用民主来形容蟑螂的形为模式,因为作者们知道,那不是一种合适的科学描述方式。/p p在方舟子的《民主决策》一文中,他几乎是用蟑螂的群体行为在描述民主,比如下面一段:/p p“在蟑螂的社会中,没有领袖来发号施令,也没有蚂蚁那样的社会分工,每一个蟑螂都是平等的,决策过程完全民主。要集体做出合理的民主决策,并不需要有高深的思想和高超的智力,只需要大家都本能地遵循几条简单的原则:每只蟑螂都出去随机探索环境、发现隐蔽处,根据隐蔽处的质量好坏进行选择,各个蟑螂互相接触、相互影响,然后根据隐蔽处的拥挤程度来决定自己是留下还是离开。”/p p方舟子对Viegas的扩充显然做过头了,细节暴露学术修养,Viegas借用民主来描述Halloy等人的研究中所体现的行为模式是适当的,她点到即止,侧重于介绍学术成果,点明了学术成果的意义所在;但方舟子在关于蟑螂的科普中却不一样,长篇累牍地用蟑螂行为比附民主,用词轻率,根本就体现不出来一个科普作家对相关内容的了解与严谨。事实上,方舟子对蟑螂行为的理解不超出匆忙地阅读了Viegas及相关后续普通媒体的报道之后,作为一个外行对蟑螂行为的想像!/p p如果方舟子是他自己所宣称的那位“生物医学专家”,进化论的崇拜者,在生物学基础知识上没有欠缺,那么他应当注意到,蟑螂(Blattaria)、螳螂(Mantodea)、与白蚁(Isoptea)为分类学家归在一个超级目内,合称为网翅目(Dictyoptera),这三个类动物在社会性的分布上很有意思,蟑螂是无社会性(Asocial)或者前社会性(Presocial)动物,螳螂是反社会性动物(Antisocial),而白蚁则是社会性动物。一种无社会性动物,却频频用民主来比附,未免有些迂妄。/p p在Viegas文中多次提到可预测性,蟑螂的行为总是循着固定模式进行,因为作为低等动物,蟑螂就没有什么选择性。与脊椎动物比较,昆虫的外周神经节具有极大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蟑螂具有快速反应的能力的一个原因,蟑螂没有情感,没有主观意识,因此,它并不真正具有描述人类行为的“决策”、“选择”、 “喜欢”这些大量出现在方舟子的作品中的带有意识能动性的行为。蟑螂不会因为得到一个阴暗遮蔽场所而高兴,当然,也不会因为不得不居于一个明亮的环境而着急,一切,循本能而动。这是为什么现在的仿生学对蟑螂那么感兴趣的原因(简单,易于用机器模仿)。/p p蟑螂为机器蟑螂诱惑而聚集在它们“不喜欢”的场所,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民主”遭到“蛊惑破坏”的结果,早在数年前,科学家就观察到了,蟑螂可以用体味辨别同族,更“喜欢”聚于有着同族味道的场合而不是没有同族的场所。在Ame等人2006年的文章中,Viegas与方舟子举的例子正好是文章中举的例子,不过,那可不是实验观察的结果,而是数据模型的结果,Viegas引用时没说清楚,结果方舟子在Viegas原文的基础上以为是实验结果,大胆地叫人去养蟑螂试试,我可以打赌,你一试,几乎不可能得到方舟子所描述的那种均匀分配。在2007年Halloy等人的文章中就有足够的细节告诉你不是那么回事,比如在机器蟑螂的诱导下,蟑螂们聚在明亮处也只是机率性地增加,并非次次如此。/p p长话短说,蟑螂行为的非社会性,使得其生活方式跟民主这个人类社会现象不搭边,用来比喻一次尚可,过多地纠缠,就恐怕既不懂民主,也不懂蟑螂了。蟑螂的行为完全可以由个体本能冲动解释,所谓“协商”,无非是在当时条件下进行最佳选择,跟人类的意识活动的协商,可差远了,后者有着条件假定、逻辑推导、以及情感的推动。用动物世界观察来比附人类世界,无疑是愚蠢的,降低了自己意识的档次。/p p另外,蟑螂也不全是Viegas或者方舟子文章所描述的那样美满和谐地生活在一起,除开10余种居家的害虫外,超过3000种的大部分野生雄蟑螂还有领土概念的,主要是在蜕壳期,由于蜕壳时,其骨外壳变硬有一段时间,它们特别易于受到攻击,蟑螂饿极了会吃蟑螂的,蟑螂会在这段时间为了维护自己的安全而划分领地,表现得有“不民主”了,不过,那同样是本能。/p p二、蟑螂篇/p p方舟子宣称他读的是原文,寻正一读原文就发笑,因为如果我读了那两篇原文,就绝对不敢动笔,因为那意味着更多的东西需要搞懂,抱着探索方舟子误解蟑螂的足迹的目的,我扩大了阅读范围,方舟子以前在我眼中是属于很有学识的那种类型,这一次,让我彻底地失望了,生物学是他本行,他居然在普通媒体中抓住一些常见谬论,就得意洋洋地往科普中塞,这种科学态度,居然也宣称读了论文原文,方舟子有诚信么?/p p在我揭露方舟子抄袭Viegas以后,网友要求我翻译Viegas原文,我随后就动手,翻译完后发现方舟子也翻译了该文,以证明自己没有抄袭。本人英文能力自认为与方舟子还是有差距的,况且翻译的内容是他的本行,那就无论如何要学习一下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方舟子英文的确没有问题的,但于专业上却无知得很。/p p在Viegas原文中Halloy博士说过这样一句话:/p pquot;When they encounter each other they recognise if they [...]

转载自:[www.xzdg.org]    



被编辑2次。最后被亦明编辑于01/13/2011 06:22AM。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方舟子在2009年抄袭美国网站 (by 寻正) (3520 查看) 亦明 12/09/2010 03:44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