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专栏(孙恺钜)- 中国学术评价网
 
姓名行运吉凶杂谈(八) (68 查看)
日期: January 19, 2018 05:33PM

  
孙恺钜 2018年1月8日



一个人的命,从出生那天起,就向着“西天”,恒速前进,有一句成语叫做“驾鹤西去”,说的就是一个人走完了自己的人生。这是一个人的横坐标,从生到死,随时间而推移。

一个人的运,因着各人的天赋和努力,自我向上,奋发图强,屡挫屡起,最终达到人生的顶峰。这是一个人的纵坐标,从无知到非凡,随着后天的因素而腾达。

这一横一竖,构成了人生的坐标系。

横轴,记录一个人生命的长度,在时间的长河中,截取一段,以其出生的时间为初始点。

纵轴,衡量一个人一生的成就,无论是谁,都是从“一无所知”开始起步。

横轴上的初始点,也就是一个人出生的时间,如果用干支法来记录,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八字”。

纵轴上的初始点,从哪里开始呢?

从“一无所知”开始,即人生始于“无”知。老子说,“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刚刚出生的婴儿,都是“一无所知”,干干净净的,故有“人之初,性本善”之说,但是,当新生儿有了名字,人与人之间,就有了差别,姓名,就是人生在纵轴上的起始点。故而一个人的一生成就,与其姓名密切相关。

很难设想,一个叫“楼阿鼠”的人,能官至庙堂。

曾经,有个叫“陈阿大”的,从一个普通工人而成为中央委员,但最终,他还是身陷囹圄(LING YU)。

所以,在人生的坐标系中,八字决定了一个人能走多远,名字则决定了一个人的人生高度。

谁能想到,女演员任娇的惨死,居然明写在“任娇”这两个字中。是“任娇”之名,使任娇和许许多多与她同一天生日的女孩子,明明白白地区分开来了。如果“八字”能决定一切,岂不是说那数不清的和任娇同一天出生的女孩子都是“短命鬼”?事实上,只有任娇一人,在那一天“驾鹤西去”了。

昨天看新闻时,无意中看到了香港演员陈锦鸿的消息。但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陈锦鸿的儿子陈驾桦的名字。

这个名字斧凿痕迹太重,有着明显的港台命名师的印记。是根据八字取用,然后硬凑笔画,属于五格剖相法的拙劣作品。

首先,这个名字文理不通,显示了起名者文字功底的薄弱。

“驾”者,驭也,“桦”者,木名也。

桦树,生根于大地,岂可“驾”乎?就算他能够爬上树顶,也不可能“驾”驶“桦”树出行的,倒不如“驾”一柄破扫“帚”,还可以去和《哈利波特》一争短长。所以,陈锦鸿先生如果想保留这个“驾”字,就不能在其后面接这个“桦”字,如果要保留这个“桦”字,那么很显然,前面这个“驾”字,就再也不能用了。

进一步深究这个名字的内涵,在恺钜眼前出现的景象是可怕的,好像有人卡住了“陈驾桦”的颈部一般,使其上下无法交流,头脑里虽然清楚明白,却无法向外表达,就好比有一个“水龙头”忘了开了,里面虽然有很多的水,但里面的水翻腾着要出来却出不来,而外面则干着急接不到水。所以陈驾桦小朋友睡觉睡不安稳,睡觉时透不过气来,抽搐惊醒,梦中哭醒,诸如此类,医生诊断其是“自闭症”,其实自闭症,也是内外交通不畅的缘故。不然,为啥叫“自闭”呢?

“陈驾桦”这个名字,就是陈驾桦小朋友一生的写照,就算陈锦鸿用父母之爱打开了一个“阀门”,那么不知不觉中,就会有另一个“阀门”悄悄地“关”上了。不管是哪一个“阀门”被关上,其表现的本质必然是一样的,这可以是心理疾病,功能性的神经疾病,也可能是器官梗阻,脑血栓等,总之,其必然是“交通阻塞”造成的。

说来也巧,前几天接到一封来自加拿大的信,是来咨询一个小女孩的名字,小女孩5岁了,在她一周岁的时候,由于接种疫苗而被抹去了记忆,一下子智力“归零”,几年来,历经医院检查而没有发现任何器质性的病变,故只能将其归类为“自闭症”,但通常对自闭症有效的治疗手段在这个女孩子身上却毫无作用。看着家长的叙述,对照女孩的名字,恺钜惊讶地发现,这个女孩子的名字居然就写着“由于其在幼年的时候被“腌制”了所以才变了味道”。试想,一棵大白菜被“腌制”以后自然就变成了“酸菜”,也就不会再继续生长了,那么,她的智力停止发育,也就是必然的了。

现在的小孩,似乎比以前更容易患“自闭症”,这毫无疑问与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有关,但姓名中暗藏的“警示”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够早一点介入,给孩子一个有针对性的好名字,那么,陈驾桦也好,那位加拿大的小女孩也罢,在他们的人生坐标系里,将会是一条不一样的“曲线”。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