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专栏(孙恺钜)- 中国学术评价网
 
“伪科学”正是反科学的狼牙棒 (2853 查看)
日期: January 20, 2011 10:47PM

2011年1月16日首发搜狐博客


科学是什么?

多少年来,科学一直想为自己下一个定义。

《辞海》说:科学是“运用范畴、定理、定律等思维形式反映现实世界各种现象的本质的规律的知识体系。”

法国《百科全书》说,“科学首先不同于常识,科学通过分类,以寻求事物之中的条理。此外,科学通过揭示支配事物的规律,以求说明事物。”

科学的基本定义:科学是崇尚真理和真实的人们的,永无止境地探索、实践,阶段性地趋于逼近真理,阶段性地解释和揭示真理的阶段性、发展性、历史性、辩证性、普遍性、特殊性、信息性等特点,尽可能不包含自相矛盾的知识体系,且是一项永远造福人类社会的高尚事业。

最近,英国科学委员会又为“科学”一词下了新定义,“科学是以日常现象为基础,用系统的方法对知识的追求、对大自然的理解以及对社会的理解。”

据说,这可能是“科学的首次官方定义”。

对照这条定义,恺钜突然发现,三千年前的《易经》,正是以日常现象为基础,“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用“五行生克制化”等系统的方法对知识的追求,对大自然的理解以及对社会的理解。

因此,《易经》完全符合科学的定义,从而可以堂堂正正的步入科学的殿堂。

但我们都知道,《易经》不是科学。

可见,科学界至今还拿不出一个象样的科学定义。所以科学的概念至今仍然是模糊的。

因此,根据科学的定义界定出来的东西,也很可能是错误的。

比如:人是什么?恺钜在《易话闲说(二)》分析过,根据科学定义,人和猩猩并没有区别,难道我们会承认猩猩就是人?那岂不是笑话了。

既然“科学”本身的定义都不清楚,那么,如何来定义“伪科学”呢?

有人望文生义,说伪科学就是“被说成是科学的非科学”。

既然科学的定义是不清楚的,非科学也顺理成章的定义不清了,所以,伪科学的定义也是不可能清楚的。

如果我们真的就这样来定义“伪科学”,那是很可怕的。

这不仅仅是逻辑上的幼稚可笑,这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甚至会对国家对人民对科学发展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恺钜为什么这么说呢?

为什么非要提到这么一个高度来说呢?

尽管科学定义无法分清人和猩猩,但我们谁也不会把人和猩猩混淆。

尽管科学的定义,至今还是不能令人满意,但科学界自有一套公认的规范,来界定一个理论是不是“科学”。

但是,很遗憾,所谓的科学规范,虽然能保证一事物是不是科学,但却不能保证这一事物是不是正确。

举个例子来说,假如某个有“洁癖”的人,在写博士论文的时候,严格按照科学规范来写,但是实验数据却是拚凑抄袭的,由于这篇论文是符合科学规范的,可以被认为是科学的,因此,这个某人就能顺利地通过论文的审查,拿到博士学位。

由此可见,符合科学规范的,并不是一定正确的。

但我们大可不必对某些人的造假行为耿耿于怀。

科学是容许有渣滓存在的。一篇掺假的论文,绝不会有损于科学的尊严。

理由很简单,连博士论文都要作假的人,是没有真才实学的,在社会上,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是找不到工作的。说的文绉绉一点,就是经不起时间检验的。

改革开放以来,有多少人留学国外,而找不到工作的人,尤其在早期出国的人中间,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这些人,如果不在国外领救济金,基本上也都海龟了。

科学是通过不断的去伪存真的过程来逐步的接近真理,所以,科学本身并不是绝对的真理!她自始至终带有“伪”的成分,也就是说,科学和伪科学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可分的!

说到反伪科学,很多人会想到历史上有名的布鲁诺。

在布鲁诺的时代,“地心说”是公认正确的理论,他的“日心说”就成了“伪科学”。

因此,他被架在火上活活烧死了。

科学的发展,证明了布鲁诺的“日心说”是比“地心说”更先进的理论。当初的反“伪科学”实际上是对科学的犯罪。

但是,恺钜仔细研究了“日心说”和“地心说”的区别,发现它们其实只是坐标原点的不同。

数学中,我们知道,坐标的原点是可以人为的按照一定的法则移动的。

物理学中,我们也知道,物体之间的运动是相对的。

如果我们把坐标原点放在太阳上,无疑“日心说”正确,“地心说”错误。

但如果我们把坐标原点放在地球上,那么结果正好相反,“日心说”就是错误的。

事实上,太阳系也是在围绕着银河系的中心在旋转,把坐标原点放在银河系的中心,“日心说”毫无疑问仍然是错误的。

但不管怎样,“日心说”把人类的眼光拓展了,在当时的条件下,它是相对正确的。

这个例子,很有力地说明了科学和“伪科学”其实根本不存在一条明确的界线。

很可能今天的“科学”就是明天的伪科学,而今天的“伪科学”,恰恰是明天的科学!

所以根据所谓的科学来打伪科学,很可能是用错误的东西来打击正确的理论!

中国这最近几年,很流行一个词,就是反伪打假。

许多人由于个人情绪的宣泄,对此而大声叫好,但恺钜一向不以为然。

咱们还是以事实来说话。

有个叫张颖清的教授,发明了一个理论,叫做“全息生物学”。

当时没有人能够看懂他的学说,在方舟子等打假斗士的穷追猛打之下,他的研究遭到重创。

在他的学说成型十二年之后,克隆羊多利诞生了。这一铁的事实,已经证明了他的理论决不是“伪科学”!

但是,张颖清教授在打击之下,一病不起,呜呼哀哉了。去世时,才五十七岁。

克隆羊多利的诞生,在生物学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而其理论基础,正是张颖清教授的“全息生物学”。

克隆羊多利的成功,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拿到“诺贝尔奖”。但可惜的是,作为这一领域奠基人的张颖清,却再也不可能有这一天了。

中国人,再一次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

还有个人,也算是2010年的风云人物了。他叫肖传国。

肖传国发明了“肖氏反射弧手术”,专门用来解决脊柱裂病患者的排尿问题。

这个手术是肖传国首创的,其意义不仅仅局限在医学上,他在智能计算机,以及军事上的用途都是不言而喻的。

毫无疑问,这和张颖清的“全息生物学”一样,是个前无古人的新生事物。

也同样的,被人贴上了“伪科学”的标签,整整的打了十年的“假”!直到肖传国被打昏了头,做出了“扔锤子”的不智之举,把自己送进了监狱,才算告一段落。

但是,这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因为肖传国不同于张颖清。肖传国还活着,只是进了监狱而已。早晚他有出狱的一天。

法院判肖传国入狱,是因为他打了方舟子,并不是因为“肖氏反射弧手术”。

所以,一旦肖传国出狱,有关部门一定要就他的“肖氏反射弧手术”给出个说法。如果这个手术确实是个可以减轻病患痛苦的创举,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这种无休无止连续十年的打假?可不可以说这种“打假”已经构成了对科学家的疯狂迫害?已经造成了扼杀科学成果的严酷事实?

肖传国没有步张颖清的后尘,说明肖传国的神经够坚强,他的鲁莽行为也就情有可原!

当然,肖医生可能会再次选择出国,到美国继续他的研究,继续他的“诺贝尔奖”的美梦。如果真有那一天,恺钜已经为肖传国拟好了领奖感言:“感谢美国,让我站到了领奖台上;感谢中国,让我明白了孟母三迁的必要。”

中国人一直想要拿诺贝尔奖,但是,请不要忘记,我们首先要为诺贝尔奖的未来得奖人创造一个良好的创造发明的条件。

诺贝尔奖的得奖人,没有一个在出生时额头上就写明了,他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员,在他没有长成参天大树前,你就把他打死了,你只是打死了一棵小草,但实际上,参天大树都是从萌芽开始长起来的。所以,为了我们的未来,我们要保护好每一棵的小苗苗。

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反“伪科学”其实并不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情!

而从实际效果来看,反“伪科学”正是反科学、扼杀科学进步的狼牙棒!

而高叫着反“伪科学”的人,往往都是一些盲目的偏激狂,或者是别有用心者故意的蛊惑人心!
  



被编辑1次。最后被孙恺钜编辑于04/25/2011 02:49AM。

选项: 回复引用
Re: “伪科学”正是反科学的狼牙棒 (729 查看)
发布: 龙炎
日期: May 31, 2012 03:41PM

  说得很对。时间证明著者的确有预见性!  

选项: 回复引用
转贴直言了文章:在中国当“伪科学”打,在美国获诺贝尔奖 (1065 查看)
日期: February 12, 2011 08:09PM

  在中国当“伪科学”打,在美国获诺贝尔奖。
----再揭“反伪斗士”以“反伪”名义搞作伪的真相。
直言了,2006·10·03。[原创 2006-10-03 17:05:26]
[zhiyanle.blog.hexun.com]


今年的诺奖给了两位美国科学家安德鲁·法尔和克雷格·梅洛,公告说了颁奖主要根据:1998年,两位科学家发表了论文,就他们“发现了RNA控制遗传信息流动的基本机制”做了详尽讨论。具体内容呢,用附在后面的诺贝尔奖公报地址可以看到,简介细解都有。

若您是多年来经常阅读科技报道文章,那您就不难回想到,1990年代中期、特别是1998年前后,生物基因研究领域发生了一个转折,那就是科学家们看到和发现RNA研究能说明许多DNA研究所难以说明的问题,而法尔和梅洛两位科学家的成就呢,特别代表了那个转折,正如美国一些报刊发文所说:那是个革命性的发展。从此呢,RNA水平的研究越来越成了“热点”。在那转折时候,中国(包括香港)的一些科研部门和实验室,也开始把各方面的RNA研究提上了日程。若是照那时候的想法一路搞下来,赫赫,咱敢说,中国学人也能跟美国同行一样在RNA研究方面取得革命性的实质进展,而不会是现在状况,一些领域主要还在DNA水平研究上做文章、一些领域则是RNA研究差了一截。

可是呢,宣传政工出来的院士何祚庥和长期把持生物学界行政大权的邹承鲁院士等人呢,鼓捣支持赴美留学后无业人员方舟子,通过他们的宣传部门同伙媒体,在中国学界挥起了“反伪科学”和“打假”的棍子到处乱打,居然把RNA水平研究说成是“邪教”和“伪科学”、试图在政治上打死。前两年和去年,几位朋友曾转寄来“反伪斗士”和“打假人士”在1998年以后搞出来的那些打棍子文字,那些文字说“RNA不过是以DNA为模板复制出来的”,造谣说“DNA水平”和“RNA水平”研究的不同是“杜撰”、“痴人说梦”和“招摇撞骗”云云,接着呢,还诽谤说“RNA水平”是属于某某某“邪教”搞的“伪科学”。赫赫,一些宣传部门呢,争先恐后地发表那些乱打棍子的文字,甚至一些官方媒体(譬如人民网科技频道)后来还给发表那些文字的私人网站建立了连接做广泛传播、攻守同盟搞的舆论轰炸做法比文革大字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国内学界朋友告诉咱说,在文革式的“反伪”和“打假”的气氛条件下,您根本就别想做科研分析和学术讨论,您能避免成为宣传媒体搞舆论轰炸的对象和少惹些挨政治棍子打的麻烦、就算不错啦。于是乎呢,中国学界刚刚起步的RNA研究就大部分被搁浅了,一些致力于RNA研究的人在国内难有机会、就跑到海外寻找机会了。去年,几位从大陆出走到北美和香港搞RNA研究的朋友先后给咱来信说:他们的病毒细菌等研究实验充分证明了1998年前后的DNA-RNA研究转折的重大意义,RNA水平研究已成了他们的主攻方向、且成果不菲。

那些朋友还说:若在10多年前,您说“RNA不过是以DNA为模板复制出来的”、不知道DNA水平/RNA水平的研究不同,那还说的过去,因为那时还没公开发表具有充分验证的RNA控制机制的实验发现;可1998年以后呢,验证RNA控制机制论文都发表了、受到学界极大热情关注和支持,甚至不久以后、大学本科生都知道RNA/DNA两个不同水平研究的重大意义、且纳入教学实践了,可是呢,身为“博士”和“院士”却还那么说、甚至把那研究说成“邪教”“伪科学”,那就只能说明两个可能:一是那种人的“博士”“院士”连大学本科生毕业水平都没有、令人怀疑他们得到那些学术头衔的背后是否有作弊行为;另一个可能呢,是为他们为某种既得利益而故意对中国学界搞无端指控和乱打政治棍子、通过搞内斗而破坏中国科技学术的发展。

甭管咋地吧,中国学界搞内斗是一浪接一浪,而人家的科研学术却是长驱而进,RNA研究更是获得了诺贝尔科学奖。这发展,给那帮“反伪斗士”“打假人士”及其宣传部门的同伙媒体们,是又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被他们打成“伪科学”的东西,不但获得诺奖了、且已经在全球许多科研实验室成为主攻或主要手段了。谁受到损失了?嘿嘿,还用咱说么?就是中国学界和中国的科技学术呗。

回顾看看吧:“反伪斗士”“打假人士”多次试图对袁隆平的水稻研究搞“打假”和“反伪”、在政治上给打死,可是呢,人家袁某先生的研究成果得到联合国和国际粮食的关注和全球推荐、他个人也被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他们诬蔑诽谤中国的水稻基因研究和人类基因测序是“骗局”和“学术腐败”等等,可那些研究成果得到全球同行的高度评价和赞赏。他们造谣诽谤说中医中药是“伪科学”“欺骗”“迷信”等等,可是呢,被他们打成“伪科学”的中医中药不但在“非典”期间发挥了治病救人的重要作用,而且呢,还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赞赏肯定,全球许多医学研究机构跟中国建立了研究中医中药的合作交流关系。如今呢,被“反伪斗士”“打假人士”及其宣传部门同伙媒体们打成“邪教”和“伪科学”的RNA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一个个事实披露了“反伪斗士”“打假人士”们的真相:他们就是以“反伪”的名义作伪、以“打假”的名义作假的和近乎“黑社会”的一个既得利益帮派,他们在发挥着国际上一些试图把中国科技学术自主创新掐死在摇篮里的人所难以发挥的破坏作用。被他们打成“邪教”“伪科学”的RNA研究如今获得诺贝尔科学奖,再次披露了他们的那个真相,再次说明“反伪斗士”们搞的那一套才是真正的“伪科学”和“邪教”。更重要的问题是:为啥他们能在中国猖狂到肆无忌惮地乱打棍子对中国科技自主创新搞破坏的程度,不但没个管制治理、反而是一些官方宣传部门和报刊媒体想方设法地给他们的破坏活动提供方便、甚至同流合污?###


诺贝尔基金会颁奖公告:
[nobelprize.org]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2006 "for their discovery of RNA interference - gene silencing by double-stranded RNA"

诺贝尔基金会颁奖简介:
[nobelprize.org]
Summary ---
This year's Nobel Laureates have discovered a fundamental mechanism for controlling the flow of genetic information. Our genome operates by sending instructions for the manufacture of proteins from DNA in the nucleus of the cell to the protein synthesizing machinery in the cytoplasm. These instructions are conveyed by messenger RNA (mRNA). In 1998, the American scientists Andrew Fire and Craig Mello published their discovery of a mechanism that can degrade mRNA from a specific gene. This mechanism, RNA interference, is activated when RNA molecules occur as double-stranded pairs in the cell. Double-stranded RNA activates biochemical machinery which degrades those mRNA molecules that carry a genetic code identical to that of the double-stranded RNA. When such mRNA molecules disappear, the corresponding gene is silenced and no protein of the encoded type is made.

RNA interference occurs in plants, animals, and humans. It is of great importance for the regulation of gene expression, participates in defense against viral infections, and keeps jumping genes under control. RNA interference is already being widely used in basic science as a method to study the function of genes and it may lead to novel therapies in the future.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