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专栏(愚人+)- 中国学术评价网
 
圆明园焚毁前后事略 (2004 查看)
发布: 愚人+
日期: November 11, 2013 06:14PM

  圆明园焚毁前后事略

愚人

内容

一 游园惊梦
二 圆明园今昔概述
三 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北京的陷落
四 圆明园焚毁真相
五 圆明园的重修和残迹的彻底破坏



一. 游园惊梦

正月初三一大早,女儿就闹着要去圆明园逛庙会。说起来我对逛庙会兴趣缺缺,在我看来,这年头的庙会,无非罗列些民间小吃、杂耍,哄哄小孩子的零碎钱而已。小时候在故乡成都,年年四月初,都要去赶花会,虽说叫“花”会,应该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其实,还是落实在一个“吃”字上,何况每次花会总是拖着疲乏的身子归来,所以我对民间杂耍活动,向来提不起兴致,不过,这回圆明园的庙会我还必须去赶。

原来是网友易大旗兄一直在催我写一篇关于圆明园焚毁历史的文章。圆明园被烧毁和被抢掠的事,从中学起,学了历史教科书的人都是知道的,但其中的细节,和前前后后与圆明园相关的故事,恐怕知道的人并不多。老实说,在着手写这篇长文以前,我所知道的圆明园故事,除了中学生知道的知识以外,大约就是在《清朝野史大观》里读来的轶闻,而且阅读那类笔记的时间隔得太久,细节早已遗忘,实在是很难给易兄一个满意的交代。但易兄三番五次提起,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回国期间,收集了一些资料,心里才算是有了个数。可是对圆明园,总觉得欠了她一笔感情帐,原因是目前我在北京的家离圆明园不远,每日上下班都要坐公共汽车绕着她的两面行,有时甚至要在一天之內,绕着她的三面行,人就这么怪,对于身边的事物,往往是熟视无睹,熟视无睹到也是心无旁骛的一个好习惯,因为要做要想的事实在太多了。可是现在却要写人家,总不能像在美国写历史方面的文章一样,从书里来到书里去,那是没有办法的事,而现在圆明园既然就在眼前,所以实地观察一下,为了写作增加对园子一点感性认识,应该是必要的。

这一天的圆明园装饰一新,大宫门(注1)外挺立着一只巨大的黑鼎,状如殷商司母戊,给人一个厚重的历史感,宫门外红灯笼高悬,彩旗飘舞,一派盛会景象。时间大约是十点钟光景,我和女儿可乐兴致勃勃地进得了圆明园宫门。今天逛园子的人并不算多,还不拥挤。进得正门,就看见二三十个游客围着两个北京市曲艺团的相声演员,他们正在给大伙儿表演传统相声“双簧”,那两人中有一位七十来岁的老演员,表演得很卖力,也颇滑稽幽默,我觉得比春节联欢会里姜昆贫嘴似的无笑打哈还要吸引人一些。

相声看完了,便信步向正门西边走去,路边摆满了各种风味小吃和一些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意儿,我们匆匆走过,因为我的目标是福海,这里不是我要调查的地方。正门的这一块叫做“万春园”,是号称“圆明三园”:圆明园、长春园、万春园三园里最小的一个,建园时间已不可考,同治前称“绮春园”。从道光开始,万春园一直是清帝奉养皇太后的地方(参2),道光时的孝和皇太后,咸丰时的康慈皇太后,就住这里,其他后妃也有住此处的,如道光时的彤妃、成嫔、顺贵人就住在这里的东、西所。万春园的风格本是放浪自如,有胜景名:“含晖楼”、“四宜书屋”。含晖楼旧址在五十年代已被修建成一零一中学,女儿正好在这所学校读书,回国以后,我曾参加过两次家长会议,当然,旧时风物早已无影无踪。四宜书屋现在被公园当局租给一家四川打工的卖酸辣粉,我和女儿后来在那里吃了一碗,正好趁机欣赏了四宜书屋周围景致,实在是乏善可陈,完全看不出一点皇家建筑的影子。四宜书屋对面原来是“生冬室”和“庄严法界”等建筑所在地,现在则是红砖房院,乱七八糟的样子,像是过去的农村生产大队部,可能是公园管理处。

我们顺着石块镶嵌的小路向西走,不一会儿便到了一个分岔口,向东走,就是通往长春园的路,许多人向那边赶,我想,可能是去看偕趣园、大水法等西洋楼遗迹的。大前年冬天,回国探亲时,我和女儿曾去凭吊过,大概的景致都知道,今天就免了。分岔路修得很好,是柏油铺就的,北边属于圆明园,南边是101中学的后校园。我笑对女儿说,真羡慕你能在圆明园遗址里读书。记得几年前在这里曾经看见一队中学生小姑娘,穿着海军蓝条,白色衬底的校服,在通往福海的小河边试着过河,风吹着她们的头发,小姑娘们欢笑地跑着,就像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那时女儿还没有进初中,可惜那天我们到此止步,没有进一步去探幽。

福海到了!远望是一泓清水。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初春的太阳照耀在湖面上,一团一团亮晶晶地闪着光,湖的四周是石块和水泥彻起的堤岸,湖中心有一个三连岛,被称为“蓬岛瑶台”(注3),必须坐船才能上去(注4),现在的游船都停在湖东岸叫做“接秀山房”的地方,大约要等到五月以后才开放划船活动。福海是圆明园里最大的海子,据王威(顾颉刚门生)在1957年写的《圆明园》一书里介绍:其面积相当于颐和园昆明湖的一半,是城里北海的一倍。但据刚刚发行的北京市旅游图,现在的福海面积不过昆明湖的五分之一,小于北海,甚至不及玉渊潭。估计是王威的调查不确,因为经我仔细观察,并对照金勋在解放前所绘的清代圆明园全图,并未发现今日的福海有缩小的地方。福海确实曾淤凅过,陈文波在1925年著《圆明园残毁考》一文里说:“民国十二年(1923)海凅,。。。今海水几凅,芦苇甚多,远望若平原矣。”现在的福海估计是改革开放后政府淘挖后重新蓄的水。福海是人工修建的一个海子,几乎呈正方形,原来的湖水引自清漪园(今颐和园)西的玉泉山。

信步顺着福海的北岸走,岸边小路打扫得很干净,游人很少,大约都到大水法那边玩去了。现在是初春,小路边坡上的树枝还是光秃秃的,看不见一片绿叶,不免有些萧索。行过一座拱桥,就到了一处叫做“平湖秋月”的地方,想来是取法杭州西湖边一景的名字,要是在过去北京空气未曾污染的时候多好,秋高气爽的日子里,皓月当空,配衬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从这里远望西山,最是心旷神怡。紧临平湖秋月之北,是一块高坡,上面被用铁丝网栏住,这条铁丝网从坡的北面一直蜿蜒下坡,它顺着福海的西侧小路,把圆明园的整个西部,大约三分之二的面积全部围了起来。据文献记载,圆明园的精华都在被铁丝网围住的区域内,有多处殿宇,如“正大光明殿”、“保合太和殿”等(注5),还有几处小湖,其中较大者是“后湖”,北岸边有一处景致称“上下天光”,正对着水天一色,波平如镜的后湖,建筑十分精巧。后湖的东侧,是“天然图画”(注6)、“碧桐书院”。远西小湖里,是“万方安和”(注7)。西北角是“鸿慈永佑”、“紫柏山房”(注8)。上述这些建筑景点,今已不存,但可能还有片瓦残碑可寻。

为了看看被圈起来的圆明园遗址的真实面貌,我们从高坡上铁丝网的一处隐密的缺口钻进了“禁区”。爬进圈内很辛苦,全是在顶部窄窄的,高约七八米的土坡上小心翼翼地走。土坡上长满了小树和灌木,多刺的树桠把手刺得生痛,好容易才完成了“苦难的历程”,走到了平地上。平地上就是小路,小路多歧道,主道南北通。路的两旁,总是土坡,坡上总是小树,其中有些好像已经长到了十来年,但树龄都不大,估计大部分树木都是近二十年来种植的。我和女儿很想看看圆明园被圈部分的全貌,但爬上了几块相对高的土坡,大约就是当年叫做“廓然大公”的遗址上(注9),极目向西,视野却被一遍由密密麻麻的树枝组成的“灰雾”所遮蔽,只好放弃,转而沿着积满尘土的小路向西边踱去。走过一处林间空地,路边有几块大石,石中呈现方孔,估计是用来支持建筑物的柱子。这几块沙岩的石料之被移到路边,可能是当日有人在搬运途中放弃原计划才留下来的。地上很脏,除了厚厚的尘土以外,便是处处散落的“白色污染”—塑料废物,令人恶心。女儿指着地图对我说,你看这地图上处处都染上蓝色,好象到处都是池塘和小溪,可是除了那边福海以外,哪里看得见水?小溪确实曾经有过不少,路边就是一条,只不过是旱溪,溪里堆着垃圾!从元、明到清,北京城里大小湖泊、溪流里的水都来自玉泉山。那时北京的水源充足,尤以西郊为最,圆明三园的所有楼台亭榭,莫不依水而建,所以王闓运(注10)《圆明园宫词》里有:“轩堂四十皆依水”,这里的“四十”,就是圆明园的四十景,据王自注,系乾隆帝所定。

走了一阵,迎面矗立着一座黑压压的大坡,抬头望去,土坡上还竖着一堵墙,墙的气势还在,其雄壮可以和南京中山门外的城墙相比。我查了查手里的地图,才知道这就是“舍卫城”(注11)的废址。现在的舍卫城不过是一段断墙残垣,城墙上荒草随风摇曵,似乎在向人低低地叙说当年繁华极盛的日子里那段热闹的往事。舍卫城前当年有一条“买卖街”,这条买卖街完全模仿普通的市衢,特意为清朝皇帝建造出来取乐的(注12)。舍卫城实际上是圆明园里最大的建筑,曾经存放有数十万尊佛像(注11),曾经有游廊三百二十六间。女儿兴冲冲地爬上了高坡,顺着城墙的南城根小心的移着步子,我在下面大声叫她不可大意,也告诉她,倘若在上面看到远方景物的话,就告诉我,我再爬上去观察一番,因为我实在不想爬那么陡的陡坡。她大声地回答我,什么都看不见。我绕到城墙的北面,也就是原来的集市,街区,什么都没有了,现在是一座用红砖墙围成矩型的大院,院子里无任何建筑,估计院子有三、四亩地的面积。院子地上一片狼籍,到处都是解放后的碎砖,我向女儿解释,解放前的砖多为青砖;解放后的砖多为红砖,女儿说,红砖真难看!忽然听见公鸡“哦,哦”的叫声,我们向院子西南面的树林里看去,林木深处,是一排民居,还看见一缕炊烟,袅袅直上。在如今这个繁杂的大都会里,居然还有这番“暧暧远人村,墟墟垆里烟。”的景象,不知道住在这儿的人们可曾想到,一百五十年前,这里曾是帝王朝会之所,帝辇出入,冠盖云集,君臣唱和的地方。要是春和景明的时节,宫娥彩女一群一群漫步在树林间,荡舟在清池里,“金梯步步度莲花,绿窗处处留螺黛”(参13),到而今,只剩下这蔓烟荒草,连颓垣废壁都罕能见到。天命,竟然是如此的无常,盛世难恒久,难怪古代的文人骚客留下了那么多凭吊,怀古的诗赋,然而我想,那些文人所凭吊的古迹,可能都不能和这座历史上最大的,最美丽辉煌的园林媲美。

走了两个多小时,只看见了一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开始时,我们还有些担心,怕被管理员看见,说我们私闯禁区。已经是午后两点钟,人走乏了,肚子也走饿了,圆明园探幽只好到此为止。后来听说,实际上这块“禁区”里面只是圈起来作待恢复的打算,园里的建筑只有民舍和原来的土工厂,虽然树木是长成林了,但园里的垃圾遍地,光是收拾,都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回程路上,看见西洋楼遗址(注14)那边人山人海,好不热闹。现在这块原属长春园的风景要另外收费,收费也好,可以为圆明园的修复积累资金,但愿不要被管理人员中饱私囊。


注释与参考文献

1. 圆明园遗址公园正门,今天的圆明园遗址公园大宫门并不是原来的圆明园大宫门,而是圆明三园之一----万春园的大宫门,原来的圆明园大宫门旧址在101中学西面,北京民政汽车修理厂后面正北,清末已成民居,荒废已久。《日下旧闻考》:“园内门为十八,南曰:‘大宫门’东西皆有湖,是为前湖。湖今俗曰:‘扇面湖’。”。又据陈文波《圆明园残毁考》:“大宫门自咸丰十年八月二十二被焚后即雍塞,今(1925)有民房处,即昔之大宫门也。”。今之圆明园遗址公园正门,即万春园宫门,清嘉庆十四年(1809)建,庚子之乱(1900)中被破坏,文革以后重修。

2. 王威,(1957),《园明园》,北京出版社。

3. 福海旧时景色,法人格罗西曾随英法联军入圆明园,他回忆到福海的景色:“有一个巨大的湖,人们称它为海,这一片汪洋的大水,位于园苑的中心,它的直径约一哩半地,海的中心还矗立着岩石的小岛,上面建有宫殿(按:即”蓬岛瑶台),结构极为精美。这个小海的海岸,参差不齐,很有风趣;时而深藏为海湾,或伸出成为海峡或半岛。有的是形象狰狞的岩石所堆成的。也有翠绿如茵的细草,积成为天然的斜坡,通向大海。大道和小路的终点,修成各样的阶梯,便于攀登游船。我所看到的游船中,都是装饰得非常华丽的,大小不一,形式也各有不同,最大的船有长六丈六或八丈四的。”(参:M. Labbe Grosier, De La China Tome, VI pp.340-353转引自《北平图书馆馆刊》七卷三、四号)

4. 福海泛舟,按《清稗类钞》:“故事,皇帝在圆明园御舟徐行,则岸上宫人必曼声呼曰:‘安乐渡!’递相呼唤,其声悠扬不绝,至舟达彼岸乃已。文宗(咸丰帝)出狩时(指咸丰逃难热河前夕),穆宗(同治帝)尚在抱,戏效其声,上抚穆宗首曰:‘今日无复有是矣。’言迄潸然泪下,内侍相顾凄惶不已。”

5. 圆明园正门诸殿,按徐树钧《圆明园词序》,徐树钧与王闓运于清同治十年(1871)同游圆明园时,发觉前湖附近的几所寝宫已经荒废,“从瓦砾中,出入贤良门,而北指勤正、光明、寿山、太和四殿遗址,。。。坏壁犹立。”。

6. 天然图画,《乾隆九年御制题诗序》:“庭前修竹万竿,与双桐相映,风枝梢露,绿满襟袖。西为高楼,折而南,翼以重榭,远近胜概,历历奔赴,殆非荆关笔墨所能到。”

7. 万方安和,《日下旧闻考》:“万方安和在杏花春馆西北,建宇池中,形如‘卍’字。”王威《圆明园》:“它的建筑很奇特,房屋建在水池里,成一个卍字形,一共三十三间,可以达到冬暖夏凉的要求,雍正就喜欢在这里居住。”

8. 紫柏山房,《日下旧闻考》:“今屋宇无存,但见山石。石道犹能攀援,沟通清溪(即今清河),环绕徘徊其间,尚可想见当日胜迹,今已为农人所居。”今乘公共汽车933路、或749路沿圆明园西路过小清河站时,还能在车上望见宫墙角处有一突出的高坡,这就是紫柏山房。

9. 廓然大公,又称双鹤斋,在福海西北,乾隆时称菱荷深处,是因为地近一片荷池。王闓运《圆明园宫词》:“金梯步步度莲花,绿窗处处留螺黛”指明双鹤斋采芝径长廊至同治十年(1871)犹在,但谭延闓辛亥(1911)之游时业已荡然。

10。王闓运(1828-1916),字壬父,湖南湘潭人,晚清一代词宗,经史家。咸丰时举人,馆于
山东巡抚崇恩、大学士肃顺所,甚受顺礼遇,军事多谘之。未几,参曾国藩幕府。后掌长
沙校经书院,旋移掌衡山船山书院、成都尊经书院。民初,袁世凯聘修国史,遽卒。著作
甚丰,著《尚书笺》、,《礼经笺》、《春秋公羊笺》、《论语笺》、《湘军志》,又注《墨子》、《列
子》等。诗婉丽清新,多辑入《湘绮楼集》。

11。舍卫城,《日下旧闻考》:“今已毁。城南面为多宝阁,内为山门,正殿为寿国寿民,后
仁慈殿,又后为普福宫,城北为最胜阁。多宝阁祀关帝。舍卫城北有坊曰花界、曰香城,
东曰莲涌、曰金池,西曰昙霏、曰珠林,今皆不见,仅存城墙外南门外‘舍卫城’三字。
王闓运《圆明园宫词》:“佛城舍卫散诸方”,其注说:“园中舍卫城,旧供千佛。自康熙以
来,凡进佛祝寿,及皇太后上寿造佛像,皆送其中。董监云:‘几十余万尊,皆为民人所
毁也。至同治九年,犹有得之井中,寄库一夜,又为胥吏盗换之。’”

12。买卖街即景,按格罗西《De La China Tome》:“宫苑的另一部,有一个城,它的规模
很大。有墙垣、庙宇、法庭和公众集会的地方,也有市场、街道、店铺、商号、旅馆、码
头及其它一切等等,都具备着大城市的规模,与其它城市所不同的就是没有居民。宫监化
装成为士兵、法官、商人、驿卒以及各种手艺工人。。。。清帝到这里时,市场里已经充满
了食品和商品,整个市场的商号都门庭敞露,百市杂陈。街道上的人们是肩背相擦,络绎
不绝。各处商贩的叫卖声,喧嚣震耳。此外尚有卖技的和说书的,样样俱全。这一切很像
真实的情形。”

13. 王闓运,《圆明园宫词》,载《湘绮楼集》。

14.西洋楼遗址群,目前一般人所知道和所看见的圆明园遗址是西洋楼大水法遗址,它成为了
圆明园遗址公园的象征,其实并不是圆明园的主体建筑,它是在圆明三园已经基本规模就
绪以后修建在长春园里的。西洋楼是一组西式宫殿建筑,它包括谐奇趣(今已无存)、养
雀笼、方外观、远胤观、海宴堂、蓄水池、黄花阵、花园门、水法桥、线法山正门、线法
山、线法山东门、线法墙、方河等。目前只剩下游人所较能辩认的大水法了。西洋楼的建
筑设计与工程监工者是意大利人郎世宁、法国人蒋友仁和王致诚。郎世宁(J.Castiglione)
于1715年来华,蒋友仁(P.Michel Benoit)于1745年来华,王致诚(Jenn Denis Attiret)
于1735年来华,此外还有马国贤、艾启蒙、潘廷璋等外国人参予。西洋楼于1745年动工
,至1759年完工。1747年蒋友仁(数学家兼建筑学家)完成了第一个大水法(人工喷泉)
的工程,即谐奇趣。按王威《圆明园》:“西洋楼皆以白石砌成复加精细雕刻,房顶为中国
所特有的琉璃瓦盖成,建筑风格为,巴鲁克式,但并不完全模仿巴鲁克,其装饰点綴中仍
存在有不少中国的民族形式。例如,谐奇趣楼房石柱皆用汉白玉,柱头柱身皆仿罗马式, 花
纹刻工活泼美丽,为中国古代宫殿所未有。”又说:“虽然在这以前,圆明园内无西式建筑
, 也无大水法工程,但‘水木明瑟’一景,可用近代水力方法来推动风扇,乾隆为此题
诗称:‘用泰西水法引入室中以转飞扇。冷冷瑟瑟,非丝非竹,天籁遥闻,林光逾生净绿。
’由此可知,外国人参加中国宫殿建筑,当在乾隆初年,大规模起造西式宫殿当在一七四
五年。”


二. 圆明园今昔概述

圆明园遗址公园,在北京海淀区中部偏东,西北去西直门二十华里。其东南角为清华大学西门,今之正门昔为万春园大宫门,在清华西路上,街南临北京大学燕园(即前燕京大学燕园),北大北校门即在沿街的万泉河石栏杆间,向西则挂甲屯地区,街之南今为邮电部疗养院,街之北越过一层单位和民居,便是圆明园的南宫墙,其中包括原来的大宫门。顺清华西路向西接颐和园西路,这里就是西苑。过西苑转北偏西,接圆明园西路,东傍园西墙,过骚子营,即北大燕北园,路接清河,清河东西流,南岸为正在施工中之北五环公路,路南即园北墙。东墙则顺中关村北大街。总面积约达十平方公里。

圆明园的前身很可能是明代遗留下来的故园,今已不可考,它作为清雍正帝太子藩邸,于康熙四十八年(1710)营建。雍正即位以后,増修殿宇。乾隆帝复于园东扩建长春园(乾隆十四年,1749年建)、万春园(注1),以后三园总称圆明三园,历清康、雍、乾、嘉、道五帝经营,其规模备极宏大,这就是王闓运《圆明园宫词》里写的:

“纯皇缵业当全盛,江海无波待游幸。行所留连赏四园,画师写仿开双境。”

园至乾隆末,臻于极盛。其一丘一壑,一亭一阁,莫不精思构划,融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汇南北宫阙名园为一家,圆明三园约一百景(注2),二十门,堪称近古以来中国宫苑之冠,或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庞大,最华丽的宫苑。在圆明园被焚毁以前,自雍正帝始,到咸丰帝止,圆明园是清帝和诸大臣经常办工、休闲之所,而不是电视剧里误导及造成今人误解的紫禁城皇宫。自康熙起,清六帝中,嘉庆和道光逝世在圆明园里。园之南为朝会及大臣侍直之处,即军机处;北则游幸娱乐之所。景有四十,皆乾隆所题。“圆明园”系康熙所命名,已毁的“正大光明”殿额有康熙题字,已毁的大宫门额有雍正题字。“圆明”二字的意义按雍正解释:

“圆明意志深远,殊未易窥,尝稽古籍之言,体认圆明之德。夫圆而入神,君子之时中也;明而普照,达人之睿智也。”(注3)

前人的“园西则西山屏蔽,或迤逦相辏,或突兀相蹙。其内,则玉泉浥注,或辟稻畦,或引溉荷池。所谓:平原膴膴,嘉颖穰穰(雍正《圆明园题记》),林光晴霁,池影澄清,净练不波,遥峰入镜者也。”把圆明园的自然风景描绘得十分透彻。

圆明三园在咸丰末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焚毁,其中的古籍和珍宝主要被英法联军所抢劫,少数被国人趁机抢劫。圆明园的主要建筑物虽在1860年时被焚烧,但至1879年时尚保留大部分砖石结构,包括墙基甚至全貌(注4)。到1900年以后,特别是辛亥革命以后,这些建筑的砖石材料大量被军阀、政客,以及普通民人所盗劫(注4,本文后面还将进一步说明)。今天,人们所看见的圆明三园遗迹,基本上和王威在1953年所摄的18幅照片一致(注5),但文革中又有少许破坏。现今可查的关于圆明园未被破坏以前的风景描述,主要来自吴振棫《养吉斋丛录》、王闓运《湘绮楼日记》、徐树钧《圆明园词序》,以及载于《钦定日下旧闻考》里的雍正《圆明园题记》和乾隆《圆明园后记》。此外,亦见于西人对圆明园的回忆,其中包括圆明园西洋楼设计师蒋友仁的回忆录和侵华英法联军当事人的回忆文章和书籍,可见于欧阳采薇所译《西书关于焚毁圆明园记事八篇》(现藏北京图书馆,缉于《北平图书馆馆刊》第七卷,第三、四号圆明园专号)里。


注释与参考文献

1. 万春园,原名绮春园,建造时间不可考,仅知乾隆三十七年(1772)时曾置总领一人,隶
属圆明园总管大臣,嘉庆时,西并含暉园、西爽村等。

2. 圆明园景点,按王威《圆明园》考证,圆明三园共计九十五景,其中,圆明园按照乾隆所
定,共四十景,后续八景;万春园共三十景;长春园共十七景。现在能辩认出废墟的风景
点不到二十景。

3. 雍正,《圆明园题记》,载程演生《圆明园考》,中华书局1928年线装版。

4. 1869—1879和1900以后两段时期长春园西洋楼残迹照片取自滕固《圆明园欧式宫殿残迹》。

5. 1953年时圆明园和长春园残迹照片见王威《圆明园》。


三.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北京的陷落

圆明园之被焚毁,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清史稿》有载,殊简略。

第二次鸦片战争实际上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继续。

据《清史记事本末》和《清鉴易知录》,第一次鸦片战争停战协议的《南京条约》中,清政府许英人以“五口通商”的特权。英人于道光二十六年(1846)到广州,请求中国政府立约以执行南京条约有关协议,两广总督耆英和英人一致同意于两年后执行。两年后(1848),英舰悍然驶入广州湾,以武力威胁中国方面执行协议。时徐广缙总督两广,叶名琛巡抚广东,二人引民团拒不接待英方代表,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与英人签约,英人始去。咸丰六年(1856),英任巴夏礼为驻广东总领事,6月,有舟“亚罗”号载华人,上扬英旗,广东当局将船主李明太等扣留下狱,指为海盗,而巴夏礼不依,认为此船在香港办过护照,扣留人船是干涉英国事务,只能引渡,不能擅拘。由此纠纷引起中英关系紧张。英国于1856年10月以舰队进攻广州,挑起战争,史称第二次鸦片战争。而这时的两广总督叶名琛未作好战争准备,广州遂陷落。英人旋退,广东百姓纵火焚烧美、英、法驻广州商会。英国和法国于是结盟,派出联合舰队进攻中国。1857年春,广州再陷,联军执叶名琛去。英法舰队寻北上,攻击浙江定海和上海,1858年5月攻陷大沽,扬言直攻津、京。清廷命大学士桂良赴天津议和,1858年6月,清政府与英、法、俄、美四国政府签定《天津条约》。其时广州已陷入英法之手,而太平军又占据了东南数省,清王朝处于内外交困的窘境之中,英法利用清王朝的困难形势,欲乘胜掠取更多的利益,以军事压力迫使清廷改约,同时,俄(注1)、美两国也乘机想与清政府签定商约,于是再次有连舰北上的军事行动。

1859年6月,联军大批战舰麇集在大沽口外的渤海海面上,英、法公使在军舰的护卫下,到达大沽口,要求去北京换约。清政府同意英、法在北京换约,让他们在北塘上岸,经天津去北京,但随行人员不得超过二十人。然而英法联合舰队自持舰载火力雄厚,拒绝按照清政府要求的路线、方式和人数进京。1859年6月25日,英舰队司令额尔金之弟卜鲁士率战舰轻师冒进,向大沽守军发动猛烈进攻。先是,清军将领,蒙古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目击清政府外交上的失败,实际是军事上失败的结果,而军事上的失败又归结到海防上的疏于防备,因此奏请咸丰帝抢修海防,由是大沽要塞的防备比较坚固。僧格林沁指挥炮台守军以密集炮火回击联军舰艇,经一昼夜的激战后,毙伤英法军400余人,击沉英舰三只,虽然停泊在附近的美舰也加入了英法舰队的军事进攻,却难以挽回败局,翌日,联军舰队被迫退出大沽口海面,后撤退到香港。

英法舰队退至香港以后,在香港招募闽粤亡命之徒,准备再次北上。清政府方面,则狃于大沽保卫战的小胜,朝野沉湎在一遍虚骄的气氛中,咸丰宣称:“所有八年条款(即咸丰八年签定的《天津条约》),概作罢论。”1860年7月,英、法政府以“中国破坏条约,只有用武力征服中国,才能达到换约的目的。”为由,胜兵二万余人,组成联合舰队猖狂北犯。朝廷方面,鉴于僧格林沁增固北塘工事,业已花费百万两银,在轻敌的气氛下不愿再添钱加强防务。僧本人也很骄衿,乃尽撤北塘守备,目的是“诱敌深入,一举歼灭”。时北塘绅士,御史陈鸿翎密疏不可,不听;僧幕里的郭嵩焘也力劝僧格林沁保卫北塘,亦不听。8月,英将额尔金、法将葛罗率舰队突陷北塘,13日攻占新河军粮城,抄袭大沽,,僧王退保溏沽。22日,联军攻击大沽北岸石缝炮台,提督乐善阵亡,大沽遂陷。北塘和大沽相继失守以后,通往天津的白河成了平坦大道,英法军队直抵天津卫,25日,天津陷落,僧部退守通州张家湾扼联军要冲。联军占领天津以后,除了宣称《天津条约》全部有效以外,提出了更苛刻条件,以军事压力迫使清政府接受,被清政府拒绝。

9月10日,联军沿白河水陆并进,大举北犯,兵抵河西务,京师大震。清政府命怡亲王载垣到通州与联军使节巴夏礼议和,联军方面提出更加苛刻的条件,实则逼清政府签城下之盟,被清政府再次拒绝,事载陆克、斯温侯、巴夏礼等人的口述记录(注2,3,4)。按《东华录》(注5)载:“咸丰十年八月,丙寅,谕:我兵自撤退大沽炮台后,夷人以议和为名,由津至通节节进逼,所请各条,已皆允许。该夷必欲将该国夷书,亲呈御览,坚欲撤退僧格林沁张家湾之兵,狂悖殊甚!”。这段清帝上谕表明清帝已经接受联军方面议和条件,而联军方面则坚持要求撤走僧王通州驻兵,估计联军方面为减少人员损失,欲以最低代价,取得政治果实,所以要求中国政府撤走僧部通州防卫力量,因而使咸丰不快,卒未允其请。在通州,英法使节巴夏礼态度骄横,声言欲不跪而见咸丰,载垣答以候旨,于是载垣密使僧格林沁擒巴夏礼等十余人,解京拘于刑部,此咸丰十年八月初五事也(1860年9月19日)。僧格林沁拘捕巴夏礼等人三天后(9月22日),咸丰携皇太子、两宫皇后、肃顺等大臣从圆明园启銮到热河作“木兰秋狩”,30日,帝至热河。22日,联军兵薄通州,清廷急召正在江淮前线与太平军激战之曾国藩、袁甲三等部调川楚兵勇勤王,而事已晚。联军兵临北京城下,大学士周祖培、尚书陈孚恩会议守城,城门尽闭,联军声言攻城,索巴夏礼急,清廷被迫释放巴夏礼诸人。

此时僧格林沁已奉令退至海淀一线,9月30日弃海淀,按咸丰帝谕令退守古北口。联军转攻海淀,或以为咸丰仍在圆明园也,禁军不战自潰,10月5日,海淀陷于敌手。6日,联军进占圆明园。10月13日,英法联军进入北京城。

1860年10月6日、7日、8日、9日,10月17日,震惊中外的抢劫,焚毁圆明园事件发生了。


注释与参考文献

1. 俄国的角色,俄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趁火打劫,1858年5月,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逼黑龙江将军奕山签定《瑷琿条约》,侵占中国东北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以后,俄国又通过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与1864年的中俄《堪分西北界约记》,强占乌苏里江以东、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大片中国领土,至是,俄人共割占北中国144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俄人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不战而坐收暴利,对清王朝的报答是,充当清方与英法方之间的调停者,调停双方达成《北京条约》。

2.Loch, A narrative of events in China.

3. Swinhoe, Narrative of the North China campaign of 1860.

4. Parkes H., Sir Haviy Parkes in China 1860.

5.《东华录》,或称《十一朝东华录》,晚清蒋良骐、王先谦、朱筠撰。是蒋、王抄自设于禁城
东华门内实录馆里的《清实录》材料,“采摭甚富,史实略备,囊括以成一代之典,信足以
继前代正史之后,而资览者取资焉。”(金毓黻:《中国史学史》)。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圆明园焚毁前后事略 (2004 查看) 愚人+ 11/11/2013 06:14PM
圆明园焚毁前后事略(续) (775 查看) 愚人+ 11/11/2013 06:15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