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专栏(愚人+)- 中国学术评价网
 
南風之薰兮 (1679 查看)
发布: 愚人+
日期: October 29, 2014 03:26PM

  我觉得,现代人最不熟悉的传统文化分支的一个方面,就是古代礼乐制度及其乐曲了,很难使我相信,现在所谓恢复的楚人《编钟乐舞》真的是当时的音乐曲调?且不谈这个,就连秦汉时期的曲子名我们现代文化人都搞不清楚。下面易韦斋先生的这首词大量使用古代人熟悉的乐曲名及其典故,用词高古晦涩,很难用现代白话文得到准确的解释,所以我不揣冒昧,把拙译帖出来,请高手指教。
  
  『祝音楽教育中興』 易韦斋 词
  
  琴瑟以詠思夔於虞!
  簫韶九成,都! 俞!
  盡美盡善,低徊尼父,
  自衛返魯,雅頌各得所!
  
  六國陵遲贏秦窳,
  三侯之章起漢祖,
  大風歌留四時舞,
  習常隸舊存樂府,
  制氏何如聲樂楚。
  
  延年律相如賦,
  千年鐘起三唐鼓。
  太常教化;孝孫宮羽。
  吁! 沈沈旋宮,坊司失職;
  幾許虛懸暗無語。
  哈! 太和光兮朝陽初!
  明盛長兮根荄敷!
  助流政教民俗愉!
  南風之時,南風之薰兮!
  樂云樂云!! 其斯為權輿。
  
  下面是逐句译文
  
  琴瑟以詠思夔於虞!
  
  --和美的琴弦詠出了对舜时夔乐的向往!
  注:相传夔是舜时乐官
  
  簫韶九成,都! 俞!
  
  --《萧韶九成》美音,何其绚丽!乃如斯!
  注:相传《簫韶九成》即《韶》是中国最古的礼曲,出现在唐虞时。
  
  盡美盡善,低徊尼父,
  
  --听那低吟着的孔老夫子,他感叹尽善尽美礼乐奏出的仙境,
  注:《论语•八佾》:“子谓:‘《韶》,尽美矣,又尽
  善也。’”
  
  自衛返魯,雅頌各得所!
  
  --西游卫国还鲁,仲尼使民歌在《雅》、《颂》里找到了位置。
  
  六國陵遲贏秦窳,
  
  --六国的衰落,礼乐再被秦火毁灭了!
  注:儒家六经之一《乐经》在秦始皇焚书运动中被焚毁,今不存
  
  三侯之章起漢祖,
  
  --而后,《三侯》之章起于汉高祖。
  注:《史记。乐书第二》:“高祖过沛,诗《三侯》,令小儿歌之”。《三侯》曲名可能取于楚国三侯;麋侯、翼侯、魏侯,这三人侯都是兵战中著名的军事理论家,高祖楚人也,嗜战,大约是用三侯来自诩其用兵的赫业。

又,“三侯”取名来历可作下述解释:<舆地志.沿革.卷一>:"安汉(今四川南充市)置于何年?史无明言.任瀚<南充志>序谓: 汉世高纪信之勋,以劳名国,置安汉县也.愚案范目纪信皆县境人,并能召集人立功立事,范目名最高,高祖为之徙封三侯..."
  
  <华阳国志.卷十.先贤士女总赞论.巴郡士女>:"(高祖)封(范)目为长安建章乡侯,...乃封渡沔乡侯,...故世谓三秦亡,范三侯也."
  
  <华阳国志.卷十>这段里还谈到了高祖因范目对其封侯的固辞不受,范目要回自己的家乡巴郡,所以高祖就只好顺其主意而曰:"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耳."
  
  大風歌留四時舞,
  
  --歌《大风》,舞《四时》,流播宇内,
  注:《大风》为汉高祖所作《大风歌》;《四时》为汉文帝时出现的《四时舞》曲
  
  習常隸舊存樂府,
  
  --风俗依旧,制如秦时,绝代的春秋乐府官采风也继往开来。
  注:汉武帝时恢复西周的乐官在民间采风制,称“乐府”
  
  制氏何如聲樂楚。
  
  --制氏记录的铿锵却难以达到先秦乐曲的和美。
  注:《史记。乐书第二》:“汉兴,乐家有制氏,以雅乐声律,世世在太乐宫,但能记其铿锵鼓舞,而能言其义。”从这段文字里可以看出,制氏应该是姓。
  
  延年律相如賦,
  
  李延年的轻歌曼律,乐声里司马相如的长赋,
  
  千年鐘起三唐鼓。
  
  --千年的钟鼓荡响着唐朝的辉煌。
  注:三唐指盛唐、中唐、晚唐
  
  太常教化;孝孫宮羽。
  
  --那是有了太常寺的教化,有了祖孝孙对乐声的正音。
  注:周制有太常官职,专司对礼乐执行的督察和训导,历代相沿。太常:秦时称奉常,汉景帝中元六年(公元前144年)更名为太常,掌管礼乐社稷、宗庙礼仪。其属官有太史、太祝、太宰、太药、太医(为百官治病)、太卜六令及博士祭酒。九卿之一。宫羽指“宫、商、角、变徵、徵、羽”,系古代中国对音色的划分。。“孝孫”指唐太宗时的太常寺卿祖孝孙,他受太宗之命校正宫羽,就是为宫廷礼乐正音。
  
  吁! 沈沈旋宮,坊司失職;
  
  --哎!沉闷的旋宫转调,深锁了音乐,都是音乐教育机关的失职。
  注:旋宫指旋宫转调,即“宫、商、角、徵、羽”配十二律的音调转换。
  
  幾許虛懸暗無語。
  
  只留下了些许的弦曲在茫茫岑寂的黑夜里。
  
  哈!太和光兮朝陽初!
  
  --啊!和煦至极的光明又照耀在旭日之晨!
  
  明盛長兮根荄敷!
  
  --它照耀到音乐繁荣兴盛之路和民族文化的深广的根!
  注:“荄”,草根
  
  助流政教民俗愉!
  
  --音乐可以协助政教的施行,让人民身心愉快。
  
  南風之時,南風之薰兮!
  
  --又到了南风起时,南方吹来温煦的和风,响起了风中舜的琴声!
  注: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夔为歌作曲。《诗。南风》:“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樂云樂云!! 其斯為權輿!
  
  --音乐啊音乐,你在唱着什么曲?这才是你的开始!
  注:《论语。阳货》:“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大戴禮記•誥志》:“于时冰泮发蛰,百草权舆。”
  
  附:刘勰[文心雕龙] :夫乐本心术,故响浃肌髓,先王慎焉,务塞淫滥。敷训冑子,必歌九德;故能情感七始,化动八风。自雅声浸微,溺音腾沸,秦燔《乐经》,汉初绍复,制氏纪 其(鉴)【铿】锵,叔孙定其容(与)【典】;于是《武德》兴乎高祖,《四时》广于孝文,虽摹《韶》《夏》,而颇袭秦旧,中和之响,阒其不还。暨武帝崇礼, 始立乐府,总赵代之音,撮齐楚之气,延年以曼声协律,朱马以《骚》体制歌,《桂华》杂曲,丽而不经,《赤雁》群篇,靡而非典,河间荐雅而罕御,故汲黯致讥 于《天马》也。至宣帝雅(颂、诗)【诗,颇】效《鹿鸣》;(迩)【逮】及元成,稍广淫乐;正音乖俗,其难也如此。暨后【汉】郊庙,惟杂雅章,辞虽典文,而 律非夔旷。至于魏之三祖,气爽才丽,宰割辞调,音靡节平。观其《(兆)【北】上》众引,《秋风》列篇,或述酣宴,或伤羁戍,志不出于滔荡,辞不离于哀思, 虽三调之正声,实《韶夏》之郑曲也。逮于晋世,则傅玄晓音,创定雅歌,以咏祖宗;张华新篇,亦充庭万。然杜夔调律,音奏舒雅,荀(最)【勖】改悬,声节哀 急,故阮咸讥其离声,后人验其铜尺,和乐【之】精妙,固表里而相资矣。故知诗为乐心,声为乐体,乐体在声,瞽师务调其器;乐心在诗,君子宜正其文 。好乐无荒,晋风所以称远;伊其相谑,郑国所以云亡。故知季札观(辞)【乐】,不直听声而已。
  
  愚按:《文心雕龙》这段讲道,春秋的典乐自从秦始皇把《乐经》焚毁以后,就失传了,西汉初,朝廷发动了抢救典籍的行动,制氏回忆记录下先秦的乐声,叔孙通制定了礼乐的形式。高帝时有《武德》曲出现,文帝时有《四时》曲出现,这就是易韦斋说的“大风歌留四时舞”,虽然想摹仿《韶》(就是箫韶九成)和《夏》,然而还是效法秦时的陋音。及至到了武帝时,由于他提倡恢复先秦的礼乐,才设立了乐府,恢复了先秦的在民间的采风制度。这时候,西汉宫廷里有李延年制定的曼妙的曲律,而唱的则是司马相如等模仿《离骚》体的赋辞。流行的《桂华》、《赤雁》都是靡丽的非正宗的曲子。河间王推荐的雅曲不为所用,所以汲黯讥刺《天马》曲的不正宗。情况到了汉宣帝时好了一些,因为宣帝很推崇雅颂的《鹿鸣》(见《诗。鹿鸣》)。可是到了元帝和成帝时,曲调又向鄙俗的淫靡方向发展了一些,正音又乖离了。东汉虽然在郊庙致祭时的礼乐杂以雅颂,但仅及于文章的典雅,而音律却非先秦的舜夔之正声了。三国时期的曹魏三帝(指魏武帝曹**魏文帝曹丕,魏明帝曹睿)虽然才气爽然,却姿意乱改曲调,曲调显得靡靡音节显得平铺,看一看这个时代的《北上》、《秋风》的乐章,不是讲到饮宴的酣畅,就是述及军旅的苦愁,表达的不过是胸怀的浩荡,或者就是哀思,虽然也努力作过三次正音,到底只是《韶》、《夏》正音的郑风变种(郑风指《诗经》里的郑风篇,由于充斥了男女性爱欢乐而受到后代评论的贬斥)。到了西晋创立,由于有了傅玄、张华、杜夔、荀勖、阮咸等人对音律形式的改进,才使得华夏正声得以表里一致了。
  
  刘勰最后把音乐的形式和内容进行了总结,他认为诗(大约更强调《诗经》的诗)是音乐的精髓,所谓诗为乐心,声为乐体,也就是说,音乐应该有诗那样的精神内在,而声则是音乐的外在表现。由于郑风精神的荒漫,所以兆衰亡之象;而晋风内在强健的精神,所以才能传得悠远。(晋风里最重要的代表作就是相传为舜作的《诗。南风》,这就是易韦斋后面要引“南风之熏”的深意)。

选项: 回复引用


主题 发布者 已发表
南風之薰兮 (1679 查看) 愚人+ 10/29/2014 03:26PM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2250s.com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by users.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