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专栏(发布者 : 老刘)- 中国学术评价网
 
微评:方舟子建立了哪些游戏规则? (2733 查看)
发布: 老刘
日期: January 24, 2011 04:52PM

[www.rainbowplan.org]  


微评:方舟子建立了哪些游戏规则?


送交者: 遨游时空 于 2011-01-24 22:45:07



方瘪三微博:如果搅局是为了重新洗牌设更好的局,建立更好的游戏规则,那才有希望。

@八微:崔永元说 @方舟子 就是个搅局的人,人家按照潜规则相安无事其乐融融,他偏要跳出来东咬一口西咬一口,让人不得安宁。正是这种搅局的人让中国充满希望! 原文转发(125)|原文评论(31)

微评:方舟子建立了哪些游戏规则?总结起来有如下一些:

1、对人对己的双重标准游戏规则;
2、撒谎造假污蔑诽谤的游戏规则;
3、不干实事不搞创新的游戏规则;
4、大量抄袭剽窃的科普游戏规则;
5、死不认错威胁恐吓的游戏规则;
6、封堵删帖拉黑的专制游戏规则;
7、自吹自擂扮演正义的游戏规则;
8、欺软怕硬的打假揭伪游戏规则;
9、若是仇人没假也要打游戏规则;
10、若是朋友有假也不打游戏规则;
11、若给我钱我就帮你打游戏规则;
12、若跟我干包你不挨打游戏规则。



注:上述后面的四条游戏规则系亦明总结。


附亦明文。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09-27 23:34:57

方舟子打假的“四项基本原则”

方舟子“打假”,有“四项基本原则”:

第一, 只要是仇人,没假也要打;
第二, 只要是朋友,有假也不打;
第三, 只要给我钱,我就帮你打;
第四, 只要跟我干,包你不挨打。

下面,就举几个方舟子坚决不打假的例子。

一、饶毅
2010年7月17日,有人指出打假斗士方舟子根据自己的博士论文整理发表的那篇JBC论文有伪造试验结果的嫌疑。7月24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在自己的博客上透露,有人化名饶晕,冒充北大生科院的教授,给JBC编辑部写信举报。编委会向饶毅院长查证,饶毅院长说查无此人。并且,饶毅还宣布“编委会也发现方是民的论文没有造假。”人们震惊于JBC的工作效率,——饶晕的信是22号发出的,24号是周六——,于是纷纷要求饶院长出示编委会“发现方是民的论文没有造假”的信函。直到两个多月之后的今天,每天查看自己博客点击数的饶院长,却对这个要求视若无睹。好笑的是,饶院长的博文题目就是《猜猜谁造假》。有人在该博文下面留言道:“我猜是姓饶的勃主在造假”。([www.sciencenet.cn])。我猜也是。我还能猜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为什么打假斗士不打饶毅的假?

二、何祚庥

如果在所有的中国学人之中,找出一个“无耻学人”的典型,则非何院士莫属。这位政治打手出身的“物理学家”,在众人面前的形象就是一个“除了物理学我不懂、其余什么学我都懂”的学术混子。像什么“量子力学的运动规律符合三个代表精神”、“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陈晓旭就是中医害死的”这类话,一个人一辈子能够说出其中的一句,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而事实是,这三句话都出自何祚庥一人之口。那么,自称对事实真相有洁癖的方斗士为什么不打这个无耻之尤呢?这是因为,何院士是方舟子的主要靠山、何院士“总是支持方舟子”、何院士曾出面为方舟子非法圈钱。

三、何士刚

方舟子打假的主要手段就是查别人的简历,看其中有没有不实之词。可是,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何士刚的简历中,不实之词颇多,比如,他在获得博士学位之前,就有了“博士后”的经历;而那个“博士后”经历又被他放大了无数倍,成了大名鼎鼎的哈佛医学院 /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那么,方舟子为什么不打何士刚的假呢?有人猜测这是因为他爸爸是何祚庥。后来何祚庥出面否认此事。不过,方舟子在2005年冒充中科院物理所教授,伙同何士刚一起到河南大学走穴,却是不争的事实。另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饶毅当上北大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之后,何士刚为了压迫饶毅兑现以前的私下承诺,曾在自己的博客上以“待聘教授”头衔相要挟。无论何士刚是不是何祚庥的儿子,他肯定是方舟子和饶毅的密友。所以,即使他造再大的假,方舟子也不会打他。(详见:[www.rainbowplan.org])。

四、纪小龙

纪小龙武警总医院病理科医生,也是新语丝上的首席御医,主要学术贡献就是制造了脂肪肝不是病、宫颈糜烂不是病等惊世理论。他的学术腐败事例有:利用名人的病历炒作自己;自称是“世界上第一个AFM 病理医生”;搞招摇撞骗的“纳米医学”等等。实际上,新语丝读书论坛上就曾有多人打纪小龙的假,但因为他是“方的朋友”,方舟子自然不会对他下刀子。(详见《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五、张博庭

在新语丝新到资料上,发表文章最多的人除了方舟子之外,大概就是张庭博(笔名水博)了。至今,他在新语丝上发表了整整250篇文章。张庭博是中国水电工程协会副秘书长,也就是出面邀请方舟子、何祚庥到怒江做免费高级生态旅游的那个人。那么,张庭博为什么那么“高产”呢?原来,他和方舟子有共同的爱好:偷。实际上,他在新语丝读书论坛上有“抄袭老手”的美誉。也就是说,他抄袭剽窃,多次被人抓获,并且都是现行。而方舟子对他不仅不打,而且还把他抄袭剽窃的证据删得干干净净。(详见《dajia斗士方舟子》)。
六、林树坤

林树坤是最早公开支持方舟子炮制的那封《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的人。他后来还向方舟子的海外吸金会捐献了五百美元。不仅如此,他还教唆自己的教友如何瞒着自己的老婆偷偷给方舟子捐钱。对于这么忠心耿耿的教徒,方舟子当然不会打了。看看这位林树坤的劣迹:对中国海洋大学谎称自己是《分子》杂志的主编;在中文世界宣称自己是海洋大学的全职教授,在英文世界宣称自己是海洋大学的兼职教授——显然是为了“脚踩两条船”。(详见:[blog.sina.com.cn])。

七、Chiang Lee
这位是方舟子的中国科大同学,却用了个台湾式的英文名字。中文名字不详。到底是姓Lee还是姓Chiang也不清楚。他在《海内外知识分子关于肖传国诉方舟子案的公开信》上签名时,说自己是“美国Trinity 大学数学系系主任”、教授。但其真正的工作单位是“美国华盛顿Trinity 大学”、真正的职务是教研组组长(该校只有四名数学教师,很可能是轮流坐庄当“系主任”)。他的职称也不是教授,而是副教授。这样的大假,方舟子不但不打,他还蒙面出来为他作解释,结果越描越黑。(详见《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八、Liao Dezhong

这样的中文姓名也不详。他不仅在公开黑信上签了名,而且是方氏海外吸金会的理事,属于方舟子的亲信,即使犯了死罪都能豁免,搞点儿像“打工皇帝”那样的勾当根本就不必介意。2005 年,这位廖先生在美国美国Wayne 州立大学病理系担任助理教授,但到兰州大学讲学时,打的旗号却是“Tenured Associate Professor”。一个月后,他又到天津医科大学访问,此时,头衔又晋了一级,是Professor。(详见《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九、陈章良

陈章良是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博士,1990年回国,到北京大学任教。1994年,陈章良被卷入一起抄袭案中。1995年,他又成为恐龙蛋丑闻的主角。关于陈章良,还有其他丑闻。可是,尽管新语丝上要求打陈的呼声不断,但方舟子不仅不打,反倒多次出面为陈“站台”辩护。据笔者分析,方舟子之所以要力保陈章良,就是因为他们二人都在中国极力鼓吹推广转基因植物、食品。(详见《科唬作家方舟子》)。




附文1:方舟子一伙假打假、报私仇、谋私利的案例清单

送交者: 亦明 于 2010-09-27 01:24:04

方舟子一伙假打假、报私仇、谋私利的案例清单

亦明


方舟子“打假”,只有三个目的:第一,求名;第二,谋利;第三,报仇。他号称打假十年,案例上千,可是,他却从来就没有、也不敢开列这上千案例的清单。不错,在新语丝上,有一个“立此存照”,其中有一百多个“专辑”。但是,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之外,其余的都是他以假打真、以无知打有知、以无耻打高尚的案例,因此,它实际上相当于他给自己的丑恶嘴脸“立此存照”。笔者强烈呼吁所有的中国媒体,都要向方舟子索取这上千案例清单,并且将之公布于众。

下面,仅就笔者研究、分析过的几个案例,简要介绍如下。

1、杨焕明案

方舟子要打的第一个学术大假实际上是杨焕明,可是杨焕明却在方舟子、饶毅等人的合力围剿中,成就了一番事业。方舟子到底为什么要打杨焕明,我们不得而知。方舟子所谓的假,不过就是说基因组测序工作没有什么意义而已。但是,早在打杨焕明之前,方舟子曾极力吹嘘基因组测序工作的意义。由此可知,“意义”之争,不过就是他打人的一个借口。(见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2、吴柏林案

200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留美学者吴柏林的科普著作《人体革命》一书。方舟子马上在报刊上对这本书展开大批判,连带攻击吴柏林本人。这场所谓的“人体革命”辩论,恰恰暴露了方舟子自己的不学无术(即所谓的“中心粒”事件)。最后,他把打假的范围扩大到为吴柏林说话的所有媒体和个人,把对吴柏林的打假范围缩小到一小段话。吴柏林在揭露方舟子的无知、邪恶之后,不再搭理方舟子,此案不了了之。(见笔者《科唬作家方舟子》)

3、李载平案

李载平是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在方舟子打吴柏林的假的时候,李载平站出来支持吴柏林,因此被方舟子怀恨在心。2001年初,方舟子发现一篇介绍核酸营养品的宣传材料中有李载平的名字,于是借机发难。李载平立即出面澄清自己的名字被冒用,但方舟子仍旧继续自己对李载平的攻击。所以说,他打核酸营养品实际上是打李载平的副产品。(见笔者《科唬作家方舟子》)

4、吴国盛案

2000年,因为时任北大哲学系副主任的吴国盛反对方舟子到北大兼职,方舟子对吴国盛怀恨在心,先是把吴国盛打成反科学分子,后来把吴国盛打成不学无术分子,最后又从吴国盛的英文译著中挑毛病,结果暴露出自己的愚蠢和无知。吴国盛一直没有搭理方舟子。(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5、韩健案

2001年5月,《中国青年报》发表文章,介绍美国学者韩健回国寻求投资开发自己的唐氏综合症基因诊断技术。方舟子立即打韩健的假,说自己没有查到韩健的相关论文,吁请投资界人士对韩健“多留个心眼”,暗示人家是骗子。韩健马上致信方舟子为自己辩白,可是方舟子继续狡辩,说韩健的技术没有价值。韩健不再理方舟子。此案不了了之。韩健发明的技术后来被Qiagen公司巨资购买。

6、郭光灿案

2001年,方舟子因为回母校中国科技大学讲演没有享受到自己认为应该得到的礼遇,立即与母校反目成仇。恰好此时有人发匿名信,说科大物理系教授郭光灿的水平不足以当选中科院院士,方舟子于是率领徒众对郭光灿开始围攻。郭光灿于两年后当选为院士。

7、刘兵案

刘兵是清华大学科技史教授。2001年,因为他的学生柯志阳撰写系列文章,揭露方舟子在自己的本专业都不懂装懂、不学无术,扯下了方舟子这个冒牌专家的假面具,因此被方舟子视为死敌。2003年,有人匿名向方舟子举报刘兵的译著错误连篇,方舟子如获至宝,立即加按语在新语丝上发表。后来发现,这个举报译文是伪造的,整个过程就是要测试方舟子打假是否像他自己宣称的那么认真。结果明白无误地证明,他连核对原文这样的举手之劳都不做。(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8、野鹤案

2003年,野鹤在《探索与争鸣》杂志发表系列文章,揭露方舟子以假打假、不懂装懂的真面目。方舟子惧怕野鹤深厚的学术功力,不敢与之对阵,于是到法院以诽谤罪名起诉,想要通过法律手段封野鹤的嘴。后来别人学他的样子,也通过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声誉,方舟子却在《法制晚报》上高喊,“学术争端不能依靠法律解决”。(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9、环保人士案

2005年4月,方舟子伙同何祚庥等人,在水电势力的资助下,到云南考察怒江。主持此事的张博庭后来承认,水电势力之所以花钱供他们高规格免费旅游,就是要他们打击反对在怒江建坝的环保人士。方舟子果然不辱使命,考察尚未结束,就对环保人士大打出手。他给环保人士扣上伪环保、接受国外反华势力资助、要挟政府公布国家机密等等罪名。后来,他接受水电势力资助的事情被《纽约时报》报道,方舟子从此不敢再提此事。(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10、于建嵘案

于建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著名农村问题学者。2005年,新语丝发表署名严晋的文章,对于建嵘提出五大指控,但是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于建嵘马上致信新语丝为自己辩诬。但是,方舟子却抓住于建嵘的职称问题继续与于建嵘纠缠。于建嵘忍无可忍,于是对方舟子大骂。方舟子趁机转移视线,把这个事件演变成“于建嵘骂人”事件。方舟子一伙最终没有能够证明于建嵘职称造假,其他四大指控也都不了了之。(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11、潘知常案

2006年,方舟子的好友张远山在新语丝上发表文章,暗示南京大学教授潘知常抄袭了自己。潘知常马上给方舟子写信,证明自己没有抄袭。可是,方舟子拒不发表潘知常的辩护文章,导致潘知常的愤怒。方舟子于是效法于建嵘案故伎,转而指控潘知常恐吓他。此案最后不了了之。(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12、魏于全案

魏于全是四川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2006年3月,新语丝开始打魏于全的假,指控是他伪造了实验结果。方舟子及其徒众提出的所谓质疑,都被魏于全一一解答,但方舟子一伙就是揪住魏于全不放,即使拿不出证明对方造假的证据,仍旧一口咬定对方造假。海内外120名华人学者为此事撰写公开信,反对私人学术打假。(见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13、傅新元案

傅新元是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生物系教授。因为牵头120名华人学者公开信,被方舟子打为“学术腐败分子”。方舟子从来就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傅新元是如何腐败的。(见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14、中医案

从2006年起,新语丝将“打”、“斗”的矛头指向中医界。对医学一无所知的方舟子,对外界谎称自己是“生物医学出身”,拿自己抄袭密歇根州立大学教授的一篇文章当作理论基础,对中医界开展了狂轰滥炸。事实是,方舟子在2000年以前曾在新语丝上大肆贩卖中医书籍赚钱。直至2006年,他还在新语丝上贩卖中医保健品。(见笔者《dajia斗士方舟子》)

15、“天地生人”案

从2003年起,一个叫做“天地生人”的科学家组织开始公开反对方舟子自命科学警察,到处挥舞“伪科学”大棒,对科学探索指手划脚。方舟子对这个组织怀恨在心,一直寻隙报仇。汶川地震之后,这个组织中的地震预测预报人士耿庆国等人声势大振,方舟子于是抛弃自己以前的地震可以预测立场,转而坚决主张地震不可预测,伙同《科学新闻》的贾鹤鹏、方玄昌等人,将耿庆国等人打成“江湖骗子”、“伪国宝”。(见笔者《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附文2:地震学家方舟子——从全面支持地震预报到全面反对地震预报

摘自亦明:《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

《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全文下载

[ishare.iask.sina.com.cn]

1、地震学家方舟子

(1)、方舟子与地震科学

事实是,在汶川地震之前,方舟子从来就没有专门讨论过地震问题。 2004年 8月 18日《北京科技报》发表粟周熊、吕媛的文章,《动物精确预测地震发生靠 “第三只眼 ”》。这篇文章宣扬的不仅仅是地震可以预测,而且是可以通过“民科”的手段来预测。 2005年 12月 14日,《北京科技报》又发表题为《唐山地震曾准确预报专家过失无法弥补》的文章,介绍张庆洲宣扬地震可以预测的长篇报告文学《唐山地震警示录》。而从 2004年初,方舟子就开始给《北京科技报》写文章,并且时刻注视该报的“反科学”、“伪科学”倾向(分别见其于 2004年 10月 1日和 2006年 7月 26日在新语丝上发表的《对〈北京科技报〉的失望》,[www.xys.org];《北京科技报找了一批伪专家出了期谈鬼专辑》,[www.xys.org]),但他却对这样明目张胆地宣扬“伪科学”的文章一声不吭。

更严重的是, 2007年 1月 18日,方舟子还在新语丝上说过这样的话:

“謁把‘地震预测’一概说成‘迷信’?那样的话用不着‘天地生人’上场,地震局的人就该把我们给灭了。我们说的是那些号称能用易经、星相预测地震的人是在搞迷信,这些人能够代表正儿八经的地震预测研究?”(方舟子:《 “五无媒体 ”〈新世纪周刊〉》, [www.xys.org])。

总之,在汶川地震以前,方舟子认为,“复杂系统”是可以预测的,地震也是可以预测的,并且,在他的眼中,“地震预测”还是“正儿八经的研究”。可是汶川地震发生之后,方舟子突然脸色一变,拼命宣传地震不可预测论,不仅现在不能预测,即使是将来也不可能预测;不仅“用易经、星相”不能预测,即使是“正儿八经的”研究也不能预测。因此,那些搞地震预测预报的人,都被他一棍子打成了“江湖骗子”。而方舟子之所以坚称地震不可预测,其理论基础不过就是这样一句话:

“根据曾经很流行的复杂性理论,地震的发生是一种复杂现象,涉及很多偶然因素,是无法准确预测的。 ”(方舟子:《不应苛求地震专家》,新语丝 2008年 5月 13日新到资料, [www.xys.org])。

而实际上,对于“复杂性理论”,方舟子在 2000年曾这样说:

“断言复杂系统的突现性质不可预测,必然反对科学传统上对 ‘理论预测 —检验’的研究方法的重视,反对探求普遍规律,转而强调对特定现象的描述和对历史过程做倒叙的较为初级的研究方法。 ……跟对简单系统的预测不同,对复杂系统的预测,往往只是指出可能性,具有不确定性、概率性、偶然性、多解的性质。也不只是生命系统才如此,对复杂的物理系统,例如气象的预测,也具有类似的特点。只不过, ‘合理的未必存在 ’的现象在生物界表现得特别突出。但是,难以预测并不是不可预测。 ”(方舟子:《还原主义和整体主义述评》,《自然辩证法研究》 2000年第 9期)。

这不相当于方舟子用自己 2008年的巴掌打自己 2000年的脸吗?

实际上,方舟子并不仅仅前后矛盾,他还会左右互搏。看看他在 2008那 5月 28日《中国青年报》上发表的《地震预测的梦想与现实》一文中的这么两句话:

“1996年 11月,‘地震预测框架评估’国际会议在伦敦召开。与会者达成一个共识:地震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不仅现在没法预测,将来也没法预测。”

“1999年 2~4月,就地震能否预测这一问题,多位地震学家继续在英国《自然》网站上进行辩论。”([www.xys.org])。

既然已经达成“共识”了,怎么两年多之后地震学家还要就这个问题“进行辩论”?这个事实不正说明,那个“共识”不值几个大钱吗?

2008年 6月 4日,方舟子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了他的第三篇地震学论文,题目是:《像沙堆一样崩塌》。文章刚问世,质疑之声就来自四面八方,包括自家的“菜园子”。星湖沙龙的 mirror指出:

“像沙堆一样崩塌?还是像沙堆崩塌一样?‘一样’的位置可是不一样,意思也就不一样。镜某以为是后者,‘像沙堆崩塌一样’,而不是‘像沙堆一样崩塌’。因为地震变形的毕竟岩石不是沙子。

这是语文。”( [www.starlakeporch.net])。

在 mirror的启发下,后来的新语丝首席地震专家 Amsel也对教主发出质疑:

“地震‘像沙堆一样崩塌’是歪经 [。]Geller 97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地震不可预报’的文章之后 ,马上就有两篇文章反驳 .Geller在回复的文章里立场软化 ,改为地震预报不现实 .‘现在预报地震是不现实的’才是学界的主流观点 .……

“‘由于地壳的运动产生的应力逐渐积累,地球处于临界状态’也经不起推敲 .如果断层每处都‘处于临界状态’,那么大地震之前应当有很多小地震,而不是现在观测到的主震-余震型为主.”(ht t p://www.xys.org/forum/db/ 3/148/53.h tml)。



昀好笑的是方专家文章中的这句话:

“巴克也发现,沙堆崩塌规模虽然不是正态分布,但是遵循幂律:崩塌规模越大,则发生的频率越低,参与崩塌的沙子数目每增加一倍,其发生的频率则降低 2.14倍。”













有个教徒小心翼翼地这样问教主:(频率则降低 2.14倍)“是指频率降为原来的 1/(1+2.14)?”([www.xys.org] tm l)。对于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方舟子花了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才找到答案。他回答说:

“小学数学没有学好?人教社 2002 年版《数学第六册教师教学用书》:‘扩大几倍就是用几乘。缩小几倍就是用几除。’不过第一句和以前教的不一样,以前小学数学老师告诉我们要分清‘增加’和‘增加到’的区别。”(见 2998年 6月 6日新语丝读书论坛, [www.xys.org] forum/db/3/149/212.html)。

方舟子本以为自己的这个解答可以一锤定音,但是,教徒们却对这个“小学数学”问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人问:“那么增加一倍和减少一倍怎么办?”(http//www.xys.org/forum/db/3/150/138.html)。方舟子此时没有再花一天一夜的时间来思考,而

:

是仅仅花了两个小时就交出了答卷:

“增加一倍和减少一倍等于不变就是了”。( http: //www.xys.org/ forum/d b/ 3/ 150/177.html)。

对此,虹桥网友“巡抚”在 6月 8日质疑道:

“‘增加一倍和减少一倍等于不变就是了’,那‘参与崩塌的沙子数目每增加一倍’,‘等于不变’,又怎么得出‘其发生的频率则降低 2.14倍’的推论?方舟子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还自以为感觉很好,讥讽别人‘小学数学没学好’,这就是方舟子式的无耻。”(巡抚:《小学数学和语文都没有学好方 “科技界人士 ”》,[www.rainbow] plan.org/bbs/topic.php?topic=89351&select=&forum=1)。

所以说,这个方地震专家,与方转基因专家、方进化论专家、方生物信息专家、方生物医学出身,以及方反叛诗人、方明史专家等等,统统是一路货色,那就是不顾事实和逻辑、靠“东抄西凑”、临阵磨枪而来的“速成专家”,连“民科”的级别都够不上。而方舟子之所以要当地震专家,除了是为了自己的成名欲、得利欲所驱使之外,还有一个更直接的原因,那就是报私仇。

(2)、方舟子与“天地生人”

笔者在 2008年 6月曾撰文指出:

“在地震预报领域,领跑的、取得实质性进展的、认为地震可以预测的,几乎全部是被边缘化的非主流人士,都是广义的民科。汶川大地震,很可能使这些人、乃至整个‘民科’,成为中国社会的一股强大势力。方舟子迫不及待地打出‘地震不可预测’的旗帜,其实质就是要堵死这些人的崛起之路,让他们永久地给自己当垫脚石。也就是这样缘故,新语丝上关于地震不可预测的文章,对民科的谩骂,不仅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在内容上,也特别的刻毒阴损。”(亦明:《方舟子为什么要宣扬地震不可预测论》,见 2006年 6月 16日虹桥科教论坛, [www.rainbowplan.org] bbs/ topic.php? topic= 89740&selec t=&forum= 1)。



实际上,“民科”也好、“伪科学”也罢,都不过是方舟子用来打人的棍棒。而他所打的人,特别是那些他下死手毒打的人,又都是他的私敌、死敌。事实是,早在 2003年,与野鹤剖析“方舟子现象”几乎同时,一个叫做“天地生人”的组织也开始了对方舟子进行全面、系统的批判。到了 2004年 5月,“天地生人”又连续举办了两次“‘方舟子现象’系列学术讨论”,且看上阵的人员和他们的题目: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所研究员宋正海:《试析方舟子打假现象的实质》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任振球:《要害在于打击重大原始创新》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老院长、研究员张家诚:《谈谈方舟子的“打假”》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徐道一:《揭穿方舟子打假的骗局——以〈方舟子打假〉 64期为例》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研究员孙文鹏:《评方舟子打假第 64期“澄江初物群挑战进化论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张浩:《评方舟子打“假”的诡辩术》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所研究员徐钦琦:《方舟子以假反真的三种手法》总参工程兵第四设计研究院高工李世辉:《方舟子“打假”正在扼杀中国科技创新》航天部高工许少知、航空部资深工程师曲元春:《科学繁荣要靠学术争鸣、学术打假绝非人人打得》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李志超:《从科技文化学原理谈科学生活的自律和他律》中国专利局高工王文光:《批“伪科学”是政治行为还是学术行为》航天工业总公司高工蒋春暄:《方舟子为何明目张胆攻击蒋春暄成果》



这才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当时,方舟子与《探索与争鸣》杂志社的官司(即“野鹤案”)即将宣判,“天地生人”的喧嚣,对方舟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果然,几天后,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宣判方舟子一审败诉。“天地生人”的批方系列与方舟子败诉是否有因果关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格局太小”(《南方周末》记者李海鹏语)的方舟子对这些人能记恨一辈子,却是毫无疑问的。

2005年 5月 11日,《科技日报》刊登了一篇由九人联署的文章,《科学探索不需要也不可有 “科学警察 ”》,这九人之中就包括研究地震预测预报的任振球、耿庆国、徐道一。虽然这封信并没有提到方舟子的名字,但是,仅看这个标题,就足以使方舟子这个“自命的中国科学警察”坐卧不安了。(据执笔人之一孙文鹏后来说,“发表的稿子已经过删节,而原文的矛头直指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和以学术打假而成名的方舟子。”见李瑞先、柴爱新:《科学与伪科学謁说了算》, 2005年 5月 23日《瞭望东方周刊》)。果然,新语丝上马上出现反击的文章,其中包括老跟班陶世龙的《何必心虚——评发表在科技日报上的一封九人联名信》。这才叫做贼心虚,贼喊捉贼。而方舟子更是亲自出马,分别在《北京科技报》和《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中国需要 “科学警察 ”》和《如此反对反伪科学》两篇文章。不久, 2005年 6月 20日,方舟子在新语丝上将“天地生人”立此存照,建立“专辑 ·伪科学大本营‘天地生人’”。

笔者曾指出,方舟子的想象能力极差,所以他揣测别人的心理,一般都是根据自己的“亲心”体验为依据的。比如,他不厌其烦地告诉世人,那些反对他的人之所以反对他,都是因为这些人作假或者搞伪科学被他方舟子打过。这当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事实是,方舟子所毒打的对象,很多人倒真的都是打他方舟子在先,被方舟子疯狂报复在后——比如肖传国,比如野鹤,比如“天地生人”诸人。也就是因为自己“打假”的实质是报私仇,所以方舟子就以为别人也是如此。这才叫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在汶川地震之后,“天地生人”中的地震预测人士,突然间名气大噪,尤其是耿庆国,被舆论誉为“国宝”。这就像他的死敌肖传国要当选院士一样,让方舟子惊恐莫名。于是,他顾不上自己曾经说过的“断言复杂系统的突现性质不可预测,必然反对科学传统上对 ‘理论预测 —检验’的研究方法的重视,反对探求普遍规律”,立即断言地震不可预测,并且,连“正儿八经的地震预测研究”也不许别人搞了。所以说,方舟子之所以要抡出“地震不可预测”这根大棒,其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的仇人打成搞“伪科学”的“骗子”。

本来,“天地生人”的参与人员,都是在自然科学界中有专业、有职业、有职称的“三有”人员,他们与方舟子这个“三无”人员斗法,其实质就是专业人士与“民科”对阵。可是,方舟子却有本事把自己打扮成国际主流科学界的代言人,于是阴阳颠倒,乾坤挪移,他倒成了专业人士,而他的对手竟然不明不白地变成了“民科”和“伪科”了。

[www.rainbowplan.org]

选项: 回复引用


对不起,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帖。

This forum powered by Phorum.